冷翠烛(32)

楼主 (文学城)

*

学校与教坊

隋炀帝不仅在制度建设、领土规划上为中国后世一千多年奠定了基础,在开科取士上为唐朝“贞观之治”准备了一批优秀人才辅国重臣,而且他可能是中国历史上对于教育认识最为深刻,最为重视教育的君王。就在杨广即位当年,公元603年,下诏全国:君民建国,教学为先,移风易俗,必自兹始。这一诏文是具有相当高度的。在杨广看来教育才是根本,考试只是手段。随后的诏书还说出“尊师重道,敦奖名教”。尊师重道一词就是始于杨广,而奖励教师也是始于广。正因为对于教育的重视,杨广即位还即恢复了学校。

注意,“移风易俗”,当年伟大领袖也提到过。不过,伟大领袖后来关闭了中国的学校。

而隋文帝杨坚曾下诏“废学”,全国只留太学一所,置博士5人,学生72人,其余中央和地方学校统统废弃。考中国历史的逆向的文化工程有焚书,废文(文字狱)和废学(关闭学校)。许多朝代都有焚书、废文,但废学这样的举措可能只有隋文帝和伟大领袖。关于隋文帝废学的讨论似乎很少,而伟大领袖的废学呢,用伟大领袖的观点就是关闭了小学校的校门,但敞开了一扇通往更广阔的大学校的大门。所以,伟大领袖是也废学也兴学也。这实是与当年整个世界的社会主义波澜壮阔的兴起以及反资本主义的思潮有关。当时社会主义中国的官方正统观点是,工人阶级才是先进的阶级,农民是落后的具有封建意识的阶级。那么为什么不让年轻学子进工厂向工人学习,而要下农村向农民学习呢?这就是伟大领袖的思考。这时中国面临的问题就已经远远较之隋朝复杂。

而从大淫邪隋炀帝尊师重教、恢复学校这一角度来观察,我们似乎能有一个新的理解,为什么会是他在中国历史上首先开设了教坊,对宫廷乐女进行系统化的教育与专业化的培养。隋炀帝精通音律,不是一般的听听流行音乐爱唱两句卡拉ok,一晚上紧攥麦克不让大臣和嫔妃们夺去。隋炀帝在音乐方面可是相当专业的,他亲自参并与指导了修正宫廷音乐的调性和音律。所以,从这一点来说,隋炀帝又为后世中国的音乐定了音。不过,我不懂音乐,对中国音乐史也不了解,这个是我个人的观点,很可能是无知妄谈式的。

当然人们可以说,开设教坊的目的是为了满足统治阶级的淫欲。不过,一则至少从夏就开始“蓄养女乐”,历代沿袭,那时可能也对她们进行一些培养,但蓄养和开始教坊性质仍然不同。过去,没有人想到要培养、教育。而隋炀帝杨广开设教坊的客观意义在于:这是中国历史上开始由社会对女性的制度化的教育与培养。这可能在世界范围内很长一段历史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宫廷教坊的开设还促进了民间妓女业对于培养妓女的才艺与素质的重视。尽管妓女一直处于社会底层,被歧视,但因为教育,在中国随后的历史中,妓女也成为受到较为良好教育,见多识广,所谓具有开阔视野的女性。从此,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姓名和事迹的女性就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王公贵族的世界中的女性,她们的事迹多是残忍血腥的争权夺宠;另一类就是名妓,她们的故事则要有才有情有趣的多了。

唐朝继承了教坊制,后来唐玄宗又开设了梨园,并亲自调教。《新唐书·礼乐志》载:“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在我看来,这和后来宋徽宗亲自调教王希孟从而画出《千里江山图》,都是历史上感人的时刻。而这也与中国的儒家文明有关。这些在前面已经有所论及了。

 

*

世家、士大夫与士

根据一些研究,考察“士”的概念,在魏晋南北朝至唐,主要是指世家大族(aristocrats)。当时在唐朝取得进士并不意味着就成为了士。由唐朝科举制度开始对社会阶层的构建产生影响,“士”的观念概念逐渐发生变化。到了宋代,“士”变成士大夫的指代(scholar-officials)。北宋到南宋,“士”就是指士人(literatus),即读书人。士的阶层的扩散对于中国的深远影响是不容忽视的,而它是始于隋炀帝杨广的。

由此可见,科举制的建立培养出中国的官吏阶层和知识阶层。由世家大族向官吏阶层转变,本质上是人际关系的改变和人际关系的复杂化。人际关系的复杂化导致权力的分散和社会的发展。而官妓制的出现上也是与这些变化相匹配的。这样,单一男性的士的阶层的生活的性质就改变了。妓女成为男性社会公生活中的一种平衡和调节。这种社交活动也是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人是两性动物,如果男权社会中的男性所有的社会活动都是单一的男性构成,那么很可能会产生出一种变态的文化,并不一定有利于健康社会的形成。这样官妓的作用和意义就凸显出来了。中国历史上的妓女和现代意义上的妓女是非常不同的。她们并非是仅仅是简单提供性服务的工具,她们实际上是一种国家社会调节的工具,是社会结构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国家社会的社交生活中起到平衡、调节和和谐的作用。

在这样的公共的社会活动中,既有个人的性情,也受到儒家礼的制约。因此,中国的文化具有较少的偏激、极端,比较中和,稳定。当然,宋朝之后,进入明清,儒家礼教异化也趋向极端,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

以诗取士的唐代

隋朝科举重视综合素质,开始是“十科举人”,后来精简为“四科举人”。到了唐朝,科举设:秀才,明经,进士,明法,明字,明算为常科。其中以进士最受重视,考试有:帖经,墨义,口试,策问,诗赋。简单来说就是考写诗。以诗取士。到公元659年,唐高宗首开殿试。应该说唐朝的以诗取士对于诗在唐朝全社会范围内的兴盛是有着十分重要的促进意义的,而以诗取士与唐朝的兴盛是否存在内在关联,这却很难轻易回答。“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其实,唐朝的盛大有时细想起来却颇为令人费解。

 

*

裴思谦

《唐摭言 》记载,唐文宗时,宦官仇士良掌有重权,非常强势。裴思谦不知道怎么和他关系很铁。后来,裴想做状元,那一年高锴做主考官,裴就找到高锴亮出和仇的关系,却叫锴当庭训斥一顿。结果,“思谦回顾厉声曰:‘明年打脊取状头。’” 这个裴思谦挺有意思的。“打脊取状头”可能是唐代的口语吧,也真好玩。“打脊”,我查了一下,是:鞭笞背部。古时肉刑的一种。亦用作詈词。犹今人云该死。《水浒传》中鲁达骂周通时说过:“腌臜打脊泼才,叫你认得洒家。”还有张保骂石秀也说:“那张保睁起眼来,喝道:‘你这打脊饿不死冻不杀的乞丐,敢来多管!’”但这里裴思谦似是在说他明年打断脊柱也一定要拿个状元。状头就是状元,《资治通鉴·后周世宗显德六年》:“凡羣臣有才能及进士状头或僧道可与谈者,皆先下蚕室,然后得进。” 胡三省注:“进士第一人,谓之状头。”

正是这个高锴在开成二年录取了李商隐。那时,李商隐已经考了两次,都为考官所憎而落榜。这次考前高锴问令狐楚的公子令狐绹令狐八郎:“八郎之友,谁最善?”令狐绹说了三次“李商隐”。

第二年,思谦真的又揣着仇的条子来啦。

不知道是这个裴思谦成了条 子,还是写条子的仇士良是条 子啦。但是,看来他和仇的关系可真是不同一般。而且,这次裴思谦化了妆,换了一身紫衣服,这应该是行政人员的制服,或许,类似保安或城管,而且,也可能把发型改了,留一个中分或者光头。总之,这次他到时就是,“白锴曰:‘军容有状,荐裴思谦秀才。’”可见,这次裴可不客气了。高锴可能开始还没有认出裴思谦,或者没有想起来,后来认出来了,或者是想起来了,没办法,只好皱着眉头接过条子来看。展开一看:“书中与思谦求巍峨,”首先,是仇士良的条 子,可能是亲笔。而且,是要状元啊。锴曰:“状元已有人,此外可副军容意旨。”这个高也真可以,公开说:状元已经有人啦。已经内定了。给你个别的什么吧。比如,老 二。没想到这次裴思谦可牛大了,他说:小的我是奉仇大人的命来的。“裴秀才非状元,请侍郎不放。”裴秀才必须做状元,要不然,不是我,是您交不了差啊,高大人。

高锴挠了半天脑袋,最后真的给了他一个状元。可见这个仇士良真的很可怕。

我在看网上文章找到一些文章讲这个裴思谦,但它们都没有把《唐摭言 》的故事的结尾讲出来。《唐摭言 》最后说:锴俛首良久曰:“然则略要见裴学士。”

原来说了半天,高锴还是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个裴思谦啊。他想既然要给这个裴一个状元,也要先看看这个裴思谦啊。他于是对裴思谦一说,结果看见眼前这人一拍胸脯说:“卑吏便是。”我就是!原来,高一直把他当成跑腿送信的衙役了。然而,“思谦词貌堂堂,锴见之改容,不得已遂礼之矣。”可见,这个裴可能还是一表人才的。网上的文章都是一味嘲笑讽刺,并不客观。实际上,当高知道了他就是裴思谦,立刻改容,以礼相待了。这也有些矛盾,因为那么刚才是把他当成跑腿的衙役就不是词貌堂堂,而现在是内定的状元突然间就词貌堂堂?其实,社会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词貌堂堂就是前面讲的王慧龙的烂鼻头。

总之,这一年裴思谦终于当上了状元。而至少从唐朝开始中国人办事就都要拖关系了。

 

*

从此不知兰麝贵

《北里志》载:

裴思谦状元,及第后作红笺名纸十数,诣平康里,因宿于里中。诘旦,赋诗曰:“银缸斜背解鸣珰,小语低声贺玉郎。从此不知兰麝贵,夜来新惹桂枝香。”

银缸,就是烛台。鸣珰,又作明珰,女子耳饰。

桂枝香,前面说过,就是折桂取得状元第一名啦。西方也有桂冠诗人。据说源于奥维德的《变形记》。阿波罗因为惹恼丘比特,丘比特于是射出两箭:一支箭射中阿波罗,使他深深爱上河神的女儿,美丽少女达芙妮;第二只箭射中达芙妮,使她不会接受异性之爱。结果阿波罗疯狂的追逐达芙妮,但达芙妮崇尚月亮女神,想追随她成为一个永恒的处女。后来,当阿波罗快要追上达芙妮时,达芙妮在慌忙中变成了一棵月桂树。这样,阿波罗就把月桂作为他的标志,并把月桂枝编成桂冠给最优秀的诗人作为奖赏。Poet Laureate,桂冠诗人就由此而来。而这个故事还说明,爱能伤人。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丘比特有两支箭。所以,他不仅仅是爱神,还是不爱神,或者,是同性恋之神。甚至,你爱上张桌子,可怕一些的,爱上其他物种都和这个屌孩子有关呢。

我曾经爱上过一张桌子,数十年。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我过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

几乎无限的幸福

裴思谦挺好玩的。不过,后来做官也还算平稳。也不能算坏人,也没有什么奇才,就是挺好玩的。其实,对人真的不要太苛求。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可笑,而谁又不可笑呢。做人只要别太贪,别太恶,适可而止,有点趣味,有点善心,也就已经可以啦。《全唐诗》好像只有他的这首被称为《及第后宿平康里》的诗。其实,这首诗写的还是不错的。后来,桂枝香还成为了一个词牌。这首诗全无孟郊诗的轻狂,有的只是压抑着的但压抑不住的欣喜和几乎无限的幸福。

 

*

片时辉赫胜图形

说到桂枝,和唐朝那些中了进士的文人在及第后写的诗,有一个人还值得谈谈,他就是韩偓。和孟郊一样,他也是四十多岁才中的进士。他在中进士后写下《及第过堂日作》:

早随真侣集蓬瀛,阊阖门开尚见星。
龙尾楼台迎晓日,鳌头宫殿入青冥。
暗惊凡骨升仙籍,忽讶麻衣谒相庭。
百辟敛容开路看,片时辉赫胜图形。

麻衣是古时的朝服。

“片时辉赫胜图形”。这是一首气质很奇异的诗。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暗惊凡骨升仙籍,忽讶麻衣谒相庭。”

写下此诗之后,韩偓又写下《别锦儿(及第后出京,别锦儿与蜀妓)》,韩偓年轻时沉迷写情色之诗,是唐朝情色诗写的最好的,而从此之后他就开始了完全不同的跌宕起伏的人生。所以,这首别锦儿也真是值得玩味:

一尺红绡一首诗,赠君相别两相思。
画眉今日空留语,解佩他年更可期。
临去莫论交颈意,清歌休著断肠词。
出门何事休惆怅,曾梦良人折桂枝。

 

*

中国最神奇的枪手

像唐朝这样的考试方式最后必然发展到唯关系和个人喜好而任用,进而产生非常严重的弊端。因为古代中国取得士是文化人的唯一出路。

到晚唐,有一些考生在当时诗文已经满天下,是比考官牛的多的牛举人,但由于种种原因就是不能录用。而到了考试的时候,考场上老师学生一片熟人,气氛也就不那么严肃了。我们不谈最后引发秀才造反导致唐朝的灭亡的黄举人了,这里我们只讲讲晚唐的这样的考试风气就催生出了中国历史上最牛的枪手——温庭筠。

 

*

老温

老温堪称中国历史第一神枪手的枪手。

要论中国历史上的神射手,那纪昌,熊渠,楚国的养由基可就都和老温没法比了。因为,老温是枪手。而且,他们再牛也只不过是一次射中一个目标。太史公称赞熊渠说:“弈名善射,不如雄渠、蠭门”,刘向《新序·杂事》记载“昔者楚熊渠子夜行,见寝石以为伏虎,关弓射之,灭矢饮羽,下视,知石也。却复射之,矢摧无迹。”说熊渠也就是一箭射中石虎,而且箭头都射进石头里了。后来这个故事不知道怎么变成李广了。但不管是谁,射进石头那也不过就是劲大,况且再射时就连痕迹也在石头上留不下来了。而人家老温不仅每次都能得手,而且一次都是帮着七八个人作弊呢。

温庭筠是个大天才,开启花间派的诗词流派,被后人尊称为“花间派鼻祖”。但就是性格不好,可是性格决定命运。老温不把世俗评判和游戏规则当回事,像美国人。同时,他写的诗写的又艳丽缠绵,不符合主旋律,像法国人。而且,老外不注意形象,酗酒,像俄罗斯人,说话还特别随便,还是像美国人。不过,这也正是温庭筠的天才之处,可给老温带来的是困窘。

老温身处晚唐,伟大的唐代诗歌已成定局,到了需要有所变化而变化的空间又有所局限的时候了。那么,这个破局的人就既要有很大的天赋,又要有不羁的个性,不仅要有天赋,还要有独特性。可是,这样一来往往就不见容于中国社会了,因此注定成为一种悲剧性的人物。这样,老温这么大的才气,但是考试老是不被考官待见。于是,老温就生气了。一生气就产生了与制度斗争的自我毁灭式的念头,进而有了反社会的倾向。

前面已经说了人都是制度的牺牲品,可是老温突然决定他就要用自己的胳膊去扭社会的大腿。

这样,他就下定决心要做个搅局的人。于是就在考场上开始做枪手,帮助那些抓耳挠腮写不出东西的弱 智考生。而且,老温嘴还特碎。比如,曾经宰相令狐绹很欣赏老温,就让他跟在自己的手下办事,准备先让老温在圈里混个脸熟,然后好提拔他啊。可是,有一次宣宗爱听宫女唱《菩萨蛮》,就让宰相令狐绹写一个新曲《菩萨蛮》让宫女们唱。令狐绹就把这事儿交给老温办。这对老温当然是小菜一碟啦。结果词写好呈献给皇帝后,当即就得到了赞赏。令狐原本吩咐过老温不要把这事泄漏了。事实明摆着,本来根本不用领导多说。但结果老温还是给大话了出去,而且是到处吹嘘,说时还又是嘲笑又是挖苦宰相没本事,还说宰相是武将,“中书府里坐将军”。这样一来,狐绹就大怒,没有把老温给水煮了就已经够意思了。不过,不再搭理老温了。

作弊这事也是这样。本来大家都知道老温,拿他也没办法。可是,他自己把事儿给整的特大。在考场上,开始时一次帮一个人,后来,不行,一次帮了一群人。而且老温从考场上一出来就四处张扬、吹嘘,反正知道自己也不会被录取。结果,事情最终搞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以至于后来每次要考试前,长安城里的人都相互询问说:这次老温参加不参加?如果听到说:老温这回家里有事来不了了。那询问的人就会若有所失,觉得特沮丧。结果,那是在唐宣宗九年温庭筠最后一次走进了长安城的考场。

 

*

一叶叶,一声声,空滴到天明

这一次温庭筠一走进考场就感觉到气氛不对。考了这么多回,帮人作弊无数,老温培养出直觉了。这一次,考场的气氛,很异样。

大家看见他就都不说话了。但立刻上来了两个巡考官,为老温引座。老温被夹在当中,特不舒服,身不由己往前走。他感觉自己是被两个巡考架着在走。他注意到当他经过时,那些考生就都停下来,抬起头注视着他。老温能感觉到等他走过之后,那些考生就立刻开始交头接耳,有的对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有人暗自摇头,有人似乎发出叹息。但老温仍然很牛,他感觉莫名其妙啊。心想:怎么了?出事了吗?我靠,不至于吧。整的像要被双规似的。我又不是官员。不是说是大唐盛世吗?会不会说是给我引座,其实是把我带到那边的门然后给推出考场?难道是要剥夺我的考试权?我靠,不至于吧,政府会这么脆弱?老温是话痨,即便自己心里自言自语,也是对着两个巡考官一路唠唠叨叨个没完。最后他被带到一席幕帘前站住。老温感觉就更奇怪了。这不是考试的地方啊。像是等待着要进澡堂子似的。但巡考官让他就坐在这里。老温于是坐下,心里却还在纳闷,丈二的和尚。怎么会坐这儿呢?东西刚一放好,这时面前的幕帘卷起来,老温忙抬头一看,原来帘子后面坐着本场主考大人沈询。哎呦,熟人啊。不过老温当然也是向来看不起沈司儿的啦。沈询今天对老温倒特别温和,问老温今天怎么样啊,还好吗。然后,问吃了吗?最近身体怎么样啊?最后说,这次你就坐在这儿,哪儿也别去啊。我陪着你考。说时指了指老温面前的桌子。然后,突然又面露威严,说道:这次要老实点。别忙着救别人了。说到这儿脸上又露出似笑非笑。接着放下了幕帘。

老温傻眼了。因为过去考完试,往往那些被老温帮助了的弱 智考生,就会一拥而上,围住老温握手感谢。所以老温在江湖上不仅是及时雨更被众人称赞为“救数人”。连朝廷都知道了。沈询也是没办法,这次被点名要看好老温。而老温看着幕帘后面的那个影子,心里这个郁闷啊。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怎奈夜长衾枕寒。

想到刚才沈司儿那似笑非笑的屌样子,心中仍然恼火,道是:你到讷什么逼啊。你那两把刷子,我还不知道嘛。老温从小聪颖,会吹笛弹琴,诗词温婉细腻,辞藻华美,当然,不一定会像我这样说粗话。但基本上他是谁也看不起的。不仅曾经到处挖苦宰相令狐,有一次还在街上遇见一个人衣冠楚楚器宇非凡。自以为是啊,结果被老温遇到,他当街把此人挤兑一番,让那人灰头土脸的走了。老温当时感觉特好,站在街上很兴奋,大家都围拢他看着他,老温不想回家,但这时有个人上来小声问他,刚才那个人你熟吗?知道他是谁吗?老温还兴奋着呢,大声说:我知道他是谁干嘛啊。我需要知道他是谁吗!那个人就告诉他,说:那个人是微服私行的唐宣宗。老温的仕途从此就结束了。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滴到天明。

 

*

莫抛心力作词人

这次考完试,就没有过去那样一群人激动的跑过来和老温又是拥抱又是握手表示感谢了。幕帘卷起,倒是沈司长出一口气,然后面露欣喜走到老温面前,拍拍垂头丧气的老温的肩膀,喜洋洋的说:温庭筠同志,这次你救了几同志啊?老温也有抬头也没有没说话,只是伸出手做出了一个八个字。可能是有钱的考试买通巡考官传递纸条吧。总之,孙光宪《北梦琐言》说温庭筠“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这样就有了“八叉手”的绰号。

后来,老温做过一些小官,但因做事刚正不知圆通,而处处得罪朝臣,一再次被贬。《唐才子传》云,最终“竟流落而死”。曾著《握兰》、词集《金荃》二集,均已散亡,现存《花间集》收集词作66阕。温庭筠词风婉丽、情致含蕴、辞藻浓艳,今存310余首。

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都不过是工具而已。想当年郭沫若写《李白与杜甫》时,也一定不是只想谄媚伟大领袖,他在写李白时心中也许压抑着一股波澜。中国历史上的知识分子,都想做官,不甘心写诗作画,企盼着明主之爱。“学成文武艺,卖于帝王家。”但像李白抱负极大,到了唐玄宗身旁,又不甘心做一个附庸文人。而温庭筠可能没有那么大的抱负,他生于晚唐,盛唐气度已经过去。与李白相比可能反而要轻松一些,所以他的诗词倒也并无狂放。当然,这也是性格使然。

《蔡中郎坟》

古坟零落野花春,闻说中郎有后身。
今日爱才非昔日,莫抛心力作词人。

 

 

冷翠烛(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170.html

冷翠烛(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382.html

冷翠烛(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732.html

冷翠烛(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1211.html

冷翠烛(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2106.html

冷翠烛(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3903.html

冷翠烛(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387.html

冷翠烛(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890.html

 冷翠烛(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5546.html

冷翠烛(1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6310.html

冷翠烛(1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7367.html

冷翠烛(1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8197.html

冷翠烛(1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9433.html

 冷翠烛(1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0152.html

 冷翠烛(1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015.html

 冷翠烛(1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927.html

 冷翠烛(1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457.html

冷翠烛(1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970.html

 冷翠烛(1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540.html

冷翠烛(2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965.html

冷翠烛(2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4290.html

冷翠烛(2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5107.html

冷翠烛(2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5550.html

 冷翠烛(2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6165.html

 冷翠烛(2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6769.html

 冷翠烛(26)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teatime/647356.html

冷翠烛(2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8224.html

冷翠烛(2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8677.html

冷翠烛(2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9178.html

冷翠烛(3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9464.html

冷翠烛(3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9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