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翠烛(22)

楼主 (文学城)

 

*

本来苏小小一直是相当默默无闻的。她的名字仅在南朝徐陵编撰的《玉台新咏》中出现过一次,《玉台新咏》中录有一首《钱塘苏小小歌》。之后,她便在中国历史中沉寂了二百余年。直到唐代韩翃在《送王少府归杭州》的诗中才又一次提到了苏小小,“吴郡陆机称地主,钱塘苏小是乡亲。”从此,苏小小就从历史黑暗的风尘中复活了。后来,到了清朝,那个“放鹤去寻三岛客”的大才子袁枚将“钱塘苏小是乡亲”刻了一枚私章随身携带。《随园诗话》还记载一段趣闻,说当年一位尚书慕名向他讨要诗集,袁枚一时兴起将这枚章盖在书上,结果大人不解风情,觉得有辱身份,竟非常不悦。袁枚只好赔罪,不想尚书抱怨起来竟没完没了,袁枚毕竟是一风流才子而非官场政客,他一下子不高兴便当众告诉尚书大人,说你虽官居一品,苏小小地位卑贱,但恐怕百年之后,人们只知道苏小小,而不知道有你这个尚书大人呢。后来果真如此。

不过,真正让苏小小成为偶像的还是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因为是他信口开河八卦了一下,说苏小小是妓女。结果就不得了了。因为,中国历史上的妓女都是光彩夺目最耀眼的女性,而苏小小便成为其中最清纯飘逸的一个了。

 

*

可能是在任杭州刺史的日子里,白居易发现了苏小小,随后就迷恋上了她。在恍惚的喜悦之中,他把苏小小当成了妓女。《余杭形胜》诗白居易写道:“梦儿亭古传名谢,教妓楼新道姓苏”,并自作解人注曰:“苏小小,本钱塘妓人也。”

唐高祖武德年间(618年-626年)始设教坊,时称内教坊,属太常寺管理。武后年间,一度改称云韶府。中宗时又恢复旧称,开元二年增设外教坊四处,二在洛阳,二在长安,并使教坊直接由宫廷派教坊使、教坊副使领导,不再受太常寺管理。教坊为管理负责宫庭中演出歌舞、散乐等的艺人,即艺伎,有男有女,分不同等级,一般女艺人称“官人”,较高等称“内人”或“前头人”,招募的女性要学习各种乐器包括琵琶、筝、箜篌等乐器,被称作搊弹家。唐朝太乐署、鼓吹署等以演奏仪式雅乐为主,教坊艺伎演奏的是较为民间的娱乐音乐。而在民间的妓女平日也主要是陪同男性访者聚会宴乐,聊天,弹唱,甚至作诗唱和,并不是专门提供性服务,这和今天很不相同。不过,白居易的注释实际上是毫无依据纯属造谣。

“杭州苏小小,人道最夭斜。”在杭州时的白居易对于苏小小好像陷入了一场幻觉之中。

 

*

一些人认为中国历史上妓女起源于女巫。在上古存在一个巫娼时代。最早妓女的记载见于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当时的妓女是在神庙中为神服务,所以又叫神妓。后来的巴比伦王朝保留了这一习俗。直到公元前5世纪希腊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还在他的那本著名的《历史》里记录了巴比伦神殿的妓女:“每一个当地的妇女在一生中有一次必须去神殿里,坐在那里,将她的身体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直到有一个男人将银币投在她的裙上,将她带出与他同卧,否则她不准回家,女人没有选择的权利,她一定要和第一个投给她钱的男人一同睡去。当她和他共卧,尽到了她对女神的职责后,她就可以回家。”从希罗多德的描述来看这更类似于女性的一种成人礼仪式。然而,甲骨文中有许多关于商殷时代巫事的记载,却并没有巫娼的记述。中国人在宗教感上比较独特。中国历史是否存在一个巫娼时代是值得怀疑的。

关于中国历史最早妓女的文字记载,主要见于几处:一是《史记·匈奴列传》记载的“夏桀蓄女乐、倡优。”这些女性主要更多是从事歌舞乐剧的表演;一是《吴越春秋》记载:"越王勾践输有过寡妇于山上。使士之尤思者游之,以娱其意。”她们就是后来的营妓,安慰妇;一是《战国策·东周策》记载的“齐桓公宫中女市七,女闾七百”。这就都属于后世通过交易购买性服务。女市,属于国家妓院,女闾属于民间妓院。

总之,在中国艺妓与妓女的区分不是很明确。

妓女的本质是人类性与生殖的一种人为的分离。它是性欲的工具化。

由此可见在最早的时候就有两种不同性质的妓女。一是伴随暴力和国家制度的产生而产生的,一是伴随交易和市场而产生的。暴力与交易,国家与市场,一直就是人类发展的两条重要的途径,同时并存,相互促进,又相互竞争排斥。从《史记》记载中可知,到战国时就已经有了民间的妓女。当然,是否在更早的时候中国就已经有了民间自发的妓女是一个饶有兴趣的问题。

 

*

如果在上古有民间的妓女存在,那么很可能在上古的诗歌中有所反应。可惜孔子当年收集有3000首诗,最后只留下了300首。我们不知道什么样的诗被他删去了。这真是可惜。但我们这里不妨从妓女的角度,假如那时有妓女,来阐述诗经中的一首诗。

女曰鸡鸣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

《女曰鸡鸣》是《诗经》郑风中的一首诗。“郑卫之声”。朱熹对整个郑风可谓深恶痛疾,唯独对这首诗是高度赞扬是完全肯定的。所谓鸡鸣即起,以警卫其夫。首先,该诗以“女曰鸡鸣,士曰昧旦”起:

女的说:鸡叫了。
男的说:还没叫呢。

这似乎是应该在床上,睡得朦朦胧胧的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但是然后的诗文就非常奇怪了:

那个女的突然一抬手指向还没有亮的天空,说:你快看。

于是,两个人看到了还没有亮的天空中竟然星光灿烂。然后呢,就更奇怪了:“将翱将翔,弋凫与雁”,我手头的这本《诗经》是这样解释的,大意是说:

这时有鸟儿飞过天空,然后那个男的突然说来射只鸭子、大雁给你尝尝,然后,我想应该是那个男的去取了弓箭,狂奔着去追逐鸟儿去了。

接下来的这一句,我的这本书的解释是:“射中鸭雁拿回家,做成菜肴味道香。”首先,这样的翻译的文字真的不是诗。其次,这个男的要多久才能回来。天还没有亮呢,就去追猎大雁。那奔跑的能力就不讨论了。而最后,这大早晨的又是打鸭子,又是大雁的,大吃大喝。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所以,历代学者对于这首诗的理解都出现困难,可谁也不说理解不了。

《毛诗序》谓:“刺不说德也;陈古义以刺今,不说德而好色也。”

方玉润《诗经原始》说:“此诗人述贤夫妇相警戒之辞。”

现代钱钟书似乎也发现这首诗的问题,在《管锥编》中曾尝试进行了一下合理化:“‘子兴视夜’二句皆士答女之言;女谓鸡已叫旦,士谓尚未曙,命女观明星在天便知。”但这个解释仍然没有解开疑团。

而后面的诗文就更不好理解了。

 

*

那么,这里让我们假定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次贵族或者官员的夜晚宿妓的记录,来解释一下这首诗: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

那天,晚上男的来和女的过夜。凌晨,女的问:我听见鸡叫,天要亮了?(那时,男人就要走了。)男的说:天还没有亮呢。

《齐风·鸡鸣》有“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当时鸡鸣官员就要上朝了。在鸡鸣前的昧旦就走,可能是要赶着上朝。

“子兴视夜,明星有烂。”

那个女人看到他兴致很好,昨夜满足了,他现在下了床,去看夜晚的天空,他说:夜晚的星星很亮,星光灿烂。

“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她想象着,自己和那个男人像天空中鸟儿和大雁一样,比翼齐飞,自由翱翔。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她想到,昨天他来时带来了珍贵食物送给她。或许刚打猎来的肉食,小鲜肉!先秦吃肉不容易。可能本来是他想晾干了拿去给孔子做学费。结成为嫖资了。女的说太好了。你对我真好。她烧给他吃,吃饭时她告诉他:她喜欢他。她说想能一起白头偕老。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她知道他要来时,准备了一块佩玉,她知道他对她好,她要把佩玉送给他,以玉向他询问,以玉报答他。她希望自己能像那块佩玉时时在他的身边。。

 

*

《开元遗事》载:长安名妓刘国容与进士郭昭述相爱,后来郭得升迁,与国容分别。诘旦赴任,行至咸阳,国容使一女仆追至,送来短书一封:“欢寝方浓,恨鸡声之断爱:恩怜未洽,叹马足以无情!使我劳心,因君成疾,再期后会,以冀齐眉。”

注意刘国容所说的:“以冀齐眉”,和“恨鸡声之断爱”。与女曰鸡鸣的心情的相似。

刘真是很有才华。不知道进士郭昭同志看了有何感想。恐怕打消不了还要继续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公仆的念头。中国的男人都是先做官后作爱,为了做官可以放弃做爱。所以,做作的很。

鸡声断爱,遂成长安之佳话,女曰鸡鸣,实开远古之先声。

 

*

需要注意的是,上古时女子未嫁称女,男子未娶称士。《易·大过》有“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及 “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国语》有:“罢士无伍,罢女无家”;《列子》有:“思士不妻而感,思女不夫而孕”;以及《荀子》:“妇人莫不顾得以为夫,处女莫不顾得以为士”。这样“女曰鸡鸣,士曰昧旦”中的“女”与“士”是否是夫妻就很值得疑问了。士,在古代似乎从来不指丈夫。

“因君成疾”,多痴情的女子。而孔子在整理《诗经》时把他不喜欢都删掉了。于是,我们现在再也不知道当初上古时我们的先人在那些诗歌里都写了些什么,他们都是怎么写的,是什么让孔子不喜欢他们写的那些诗的。“恨鸡声之断爱。”

 

 

*

公元前645年,管仲在齐国由国家设办妓院,“女闾”。

管仲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天才的政治家,在他的治理下齐国得到空前的繁荣和强大,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中的一个霸主。管仲办国家妓院的目的是为了增加税收,吸引各国人才,满足国内男性的性需求。

管仲今天既广为人知,同时又很大程度上被众人忽略。人们知道管仲主要是因为他射了那个传奇人物齐恒公小白的一箭,以及他和鲍叔牙间的友谊。后世所说的管鲍之交,就是来源于他俩。

有趣的是,管仲是一个经济天才。他甚至有可能是犹太人。因为他非常善于经商,会赚钱,重视经济。而且,管仲还是经济战的始祖。而且,是最早运用低价战略的政治家。今天made in China的廉价策略,就是管仲当年最早使用,并且已经被他玩的出神入化,搞残了一个又一个国家。所以,廉价是无敌的。

话说,当年鲁国很盛大,它生产一种细白的绢布“鲁缟”,以薄闻名,“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说的就是这种绢布。管仲建议齐桓公和众大臣带头穿用鲁缟做的衣服,在齐国掀起一股穿鲁缟的时尚。所以,管仲还是时尚业的先驱。接着他又下令,禁止齐国人织缟,所有布料全部从鲁国进口。如此一来,鲁缟开始供不应求,价格上涨。鲁国百姓见织缟有利可图,就放弃农桑,全民织缟。这就像今天美国把制造业都放弃了一样。而这还不够,管仲再下猛药。他对贩卖鲁缟的鲁国商人施以重奖。于是终于把鲁国搞的狂热了,掀起“织缟潮”,而田地全被撂荒。一个国家一旦狂热就会出问题。这时,管仲突然下令,停止进口鲁缟。世界最早的经济战爆发了。鲁国经济崩溃,鲁缟大量积压,粮食极度短缺,价格飞涨,只好向齐国购粮,而管仲又抬高粮价。鲁国经济雪上加霜,只能屈从于齐国。

管仲又把瞄准了楚国。楚国强大,是齐国称霸最大的威胁。管仲建议齐桓公养鹿,并从楚国大量高价收购,同时,以低价出售粮食。又来了。于是,楚人纷纷进山猎鹿,良田大量荒芜。等到时机成熟时,管仲禁止粮食出口,同时禁止养鹿。这样一来,楚国粮食告急,粮价飙升,楚人无钱买粮。管仲又将粮食运到南部楚国边境低价贩卖,楚人纷纷逃奔齐国。公元前656年,齐桓公帅齐、宋、陈、卫等八国联军陈兵楚境,楚国士兵无心恋战,楚王只好在召陵与齐国媾和。这便是史上著名的“召陵之盟”。

可见管子的思想和后世儒家的思思想不同。所以,孔子小管仲的这个典出《论语·八佾》:子曰:“管仲之器小哉!”而司马迁在《史记》中说:“管仲世所谓贤臣,然孔子小之。岂以为周道衰微,桓公既贤,而不勉之至王,乃称霸哉?”

 

*

《战国策》记载的管仲开办国家大妓院的真实性有待证实。不过,在记载的中国开办国家妓院之后50年,古希腊城邦的著名政治家梭伦也在所进行的政治改革的过程中,创建了国家妓院。这实在具有深远的意义。

这是人类的自然的性关系被纳入社会的性关系的规范的过程,而社会对于个人性关系的规定就是对社会性质的确定和社会的构建的一个重要步骤,是国家社会对于个人性生活的调控。不应该脱离历史的发展,简单的在今天把妓女的产生看成男性对于女性的残酷的压迫和剥削。诚然,国家妓院的出现是男性主导的国家把女性的身体作为一种工具来达到国家的目的。但同样在男性主导的国家中,士兵的出现不也是把男性的身体和生命作为一种工具为国家服务吗。国家出现后,人就由基因传播的工具衍生出国家意志的工具。人是创造工具的动物,在人创造的工具中,有一种最强力的工具就是人自身,它既包括女人也包括男人。

北宋王安石变法推出的一系列变法政策中就有一项,让妓女在酒店以身体招揽顾客以促进市场经济。曾国藩为了促进扬州的经济则兴建青楼的办法。那么,在这时不仅妓女成了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的工具,那些被吸引来的嫖客同样也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工具。直到今天,人仍然是国家和市场的工具。今天世界各国都想尽办法促进消费,而根本目的是让人沉嗜于消费以促进生产,发展国家经济。

 

*

由酒再回说到雨。

进入农耕文明后,人类的性就逐渐变成一种社会工具。中国的远古时期,女巫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祈雨。

中国古人一直以取类比象为重要的思维方式,认为下雨的过程与性交有关。

《老子》中有“天地相合,以降甘露”的说法。所以,才有后来宋玉的巫山云雨。而这又导致一种想象,认为性交可以祈雨以及女性可以祈雨。所以,到汉代董仲舒在《春秋繁露·求雨》中记载,求雨的关键在于“令吏民夫妇皆偶处”,以及为了求雨“可令吏妻各往视其夫,到雨为止。”这是中国最早的计划性交。

后世还形成以女性祈雨的习俗,唐代《相雨书》中也说“凡少年妇女,仰天大号,泣不语,则雨降。祈晴:大潦欲止者,使三寡妇、七孤儿,持捣米杵。孤儿仰天号,则雨立时而止也。”这里并不特需妓女,关键是女性。

另外,在远古的农耕时代,还很可能在丰收的庆典上还会发生的公共性的性活动。《周礼》中提到的“女酒,女舂抭,奚以下千人而弱”,可能就与此有关。总之,人类的文化形成,社会形成之后,性开始衍生出非生殖的功能。

 

 

*

如果管仲在历史上第一次兴办了国家妓院,但一个合理的推断是在此之前一定已经存在民间自然发生的交易性的性行为流行过。而且这类活动很有可能诗经中就有所记载,但被孔子在整理过程中删除了。

现存最早关于民间妓女的记载是《史记·货殖列传》郑姬,“今夫赵女郑姬,设形容,揳鸣琴,揄长袂,蹑利屣,目挑心招,出不远千里,不择老少者,奔富厚也。”从太史公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赵女已经颇有商业催生出的商业道德,服务不择老少,(岁月如漏,现在读到这样的文字,不禁都有些感动了。不过,市场中的爱多是一种移情,)而且还“出不远千里”。如果说当年的齐国是春秋时期的阿姆斯特丹,那么赵女的“不远千里”可能就是世界最早的跨国色情服务了。

太历公短短的记录中透露出一些重要的信息。首先,赵女是自由的。其次,赵女做妓女很可能并非是为了脱贫,而是“奔富厚也”。这其实和今天在共产党取得政权后人为消灭了妓女这个行业,但改革开放不久,当人在社会中重新获得一定的自由后,妓女有迅速的自发的产生,是十分相似的。在今天妓女同样绝不仅仅是因为贫困,而更多的是希望能够更快、更多的赚钱。妓女和性奴是不一样的。妓女是自由人之间的一种交易的结果,它是供求关系催生的必然。今天那些从事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的上层精英的女性们,一样是妓女,她们就更谈不上贫穷,只不过是为了谋取更多的财富。

从一个方面来看妓女的产生就是,国家对于人的奴役。早在春秋时中国就出现了慰安妇的制度。《吴越春秋》记载:"越王勾践输有过寡妇于山上。使士之尤思者游之,以娱其意。”《越绝书》则说:“独妇山者,勾践将伐吴,徒寡妇致独山上,以为死士,未得专一也。去县四十里,后说之者,盖勾践所以游军士也。”到汉,变成制度化的营妓。和远古贵族蓄养的“女乐”一样,它们都是一种性奴,严格来说已经不能算是妓女的范围了。

到了隋朝,隋杨广设置十二教坊,由国家培养宫妓。这些女性应该称为伎,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艺妓,也属于官奴,不是妓女。从客观角度观察,这是中国对于女性的最早的社会化专业化的教育与培养。到唐朝,唐明皇在禁中开设梨园。《新唐书·礼乐志》载:“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可见当时的精选出的官妓接受的是皇帝亲自的教育。在这之后,上行下效,各级地方政府开始形成了地方性的官妓制度。清龚定庵《京师乐籍说》说:“昔者唐、宋、明之既宅京也,于其京师及其通都大邑,必有乐籍,论世者多忽而不察。” 而且,民间的妓女也开始重视素质的培养。这种培养对于女性素质的提高有积极意义的。

中国历史上留下许多光彩照人的妓女形象。而在整个中国的历史上,留下姓名的女性也多半不是皇室的妇女,即是妓女了。同时,这样一来逐渐形成了中国的妓文化,形成士人与妓女的一种特殊关系。

中国古代婚姻为家长包办,夫妻关系是外界强制型的,并没有感情基础。同时,家庭中的夫妻关系要严格遵守封建礼教的等级伦理,丈夫也不能与妻子共同参加社会活动。因此,男人在社会中接触到的女性主要就是妓女。妓女也因此成为平衡和补充男性世界的重要因素。在隋唐之后许多社会活动中都常规的要有妓女参与。因此,妓女在古代社会中承担多种功能:既可以是社会活动中的歌舞表演者,也可以构成某种仪式的一部分;还可以是与士人成为好友,相互聚饮聊天;其中有些会发展成为恋人,这时往往才伴随有性关系。

然而唐朝似乎士人与妓女交往并不是以性交为首要目的。这一点与后来的简单付费性交的交易非常不同。所以,只有理解了这样的历史环境,才可以理解为什么白居易会把苏小小自然而然的一下子想象成为妓女。就像我们今天读到妓女,不会首先想到妓女与嫖客坐在一起为嫖客背诵海子的诗歌一样。然而这样的情景在唐朝士人与妓女的相处中是经常发生的。这些都是时光的变幻。

 

 

冷翠烛(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170.html

冷翠烛(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382.html

冷翠烛(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732.html

冷翠烛(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1211.html

冷翠烛(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2106.html

冷翠烛(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3903.html

冷翠烛(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387.html

冷翠烛(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890.html

 冷翠烛(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5546.html

冷翠烛(1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6310.html

冷翠烛(1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7367.html

冷翠烛(1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8197.html

冷翠烛(1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9433.html

 冷翠烛(1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0152.html

 冷翠烛(1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015.html

 冷翠烛(1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927.html

 冷翠烛(1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457.html

冷翠烛(1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970.html

 冷翠烛(1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540.html

冷翠烛(2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965.html

冷翠烛(2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4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