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翠烛(25)

楼主 (文学城)

*

宋代妇女开始拥有了在市场中工作就业的权利。到宋代民间私妓进一步职业化,成为社会中下阶层女性的一条出路。而且,当时女性就业较为普遍,出现多样化的选择。所以,那时中下层的贫困家庭甚至出现重女轻男的情形。宋·洪巽《旸谷漫录》:“京都中下之户,不重生男,每生女则爱护如捧璧擎珠,甫长成,则随其姿质,教以艺业,用备士大夫采拾娱侍。名目不一,有所谓身边人、本事人、供过人、针线人、堂前人、剧杂人、拆洗人、琴童、棋童、厨娘,等级截乎不紊。”不要简单的理解“用备士大夫采拾娱侍”,有工作的权利才会逐渐改变自己的地位。在宋代许多餐馆、酒店、茶坊都是以家里女主人命名的。女性普遍工作就业时,其自我意识必然开始形成,改变社会地位的要求也会随之产生。所以,唐朝有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皇家爱情悲剧故事,而宋朝则是宋徽宗从地道爬进李师师的闺房的世俗爱情闹剧。不过,在宋朝留在历史中最拉风最让人晕眩的女性则是一位厨娘。

宋朝流行妇女做大厨。

宋人有许多关于厨娘的记载。其中一则记录的这位厨娘堪称厨神。

说一位老干部某太守离休了,却想念在京城曾经品尝过的京城厨娘的手艺。宋朝可是中国历代公务员薪金最高的朝代,于是老太守就托朋友去找一个手艺好的厨娘。钱咱不在乎,人老了钱还舍不得吗?还能享受多久啊!享受又能享受点啥呢,不就是一点口福了嘛。而老太守的这个朋友非常给力,不久就给老太守找来了一位厨娘。

首先,人家这位厨娘可不是一招呼就来的呀。人家先是亲自提笔,给老太守写了一封信。可见我们的这位厨娘是有文化的。信中厨娘表示要想让她接受这份工作,就要以四驱的大轿把她接来。如果再加四个人那就是新娘了。待到老太守展开信来一看,哎呦,这才知道这不是写信来表决心今后要努力工作的啊!但是,人家厨娘的这信写的是“辞甚委曲”。也就是说人家这信写的是一种文学的表达!“乞以四轿接取,庶成体面”。所以,老太守皱起的眉头就展开,人又笑了,“守为之破顏”。随即来了个逆向思维:这,不是个一般人儿啊!

等到厨娘入门,老太守看见:“容此循雅,翠襖红裙,参视左右,乃退”。哎呀,美女啊!老太守可就“大喜过望”了。什么是过望呢?我感觉就是老太守甚至有可能产生了非分之想。接着,太守马上办事儿,召集“亲朋集贺”一下。结果,厨神就写下了一张备料的单子。这单子里光是羊头就要准备十个!你要知道,在宋朝这羊肉可是极贵的。老太守光是准备这食材可就出了点血了。

宴会那天,在要开始料理之前,先由丫鬟摆放厨娘的用具。这位厨娘不仅自备成套的德日刀具,连案板都要用自己的,一块是比铁桦木,据说比钢铁还硬,前苏联红军困难时期用来做子弹;另一块是更硬的南美洲的白坚木,“斧头终结者”。不仅如此,人家还带来了自己的锅碗盆盘。那可不是一般的容器,都是“灿烂耀目”,那都是真东西,“皆黃白所为,大约已该五七十金”,如果是足赤的金银就太软了。于是,老太守这时才明白,自己备料花的这点钱多吗?那是一点也不多啊!其实宋代制瓷业兴盛,宋朝的官窑在今天是四大名瓷之首,只要是真品件件都是天价,赝品没有被揭穿也是天价。许多时候文物界不是不知道是假的,但问题是你不能给它揭穿啊。可当时有身份的人家里根本不会考虑用什么官窑的瓷器,丢不起这人。要用就是非金即银。

时间离宴会开始还早,可那天来看厨娘做饭的人就已经站满了院子。刚才看到丫鬟摆放厨具的时候,众人就已经惊得“观者啧然”了。也就是说看了厨娘的这套家伙,大家就已经都受不了,超过了心理的承受能力。然而,这时厨神登场了:“厨娘更围襖围裙,银索扳膊,掉臂而入。据坐胡床,徐得切抹批臠,方正慣熟,条理精通”,那把刀用的是“真有运斤成风之势”,那是乒乒乒,乓乓乓,咔咔咔,嚓嚓嚓,不过,我们的这位厨娘用刀可不是周星驰的电影里那样的特技镜头,一把刀眼花缭乱,我们的这位厨娘用的刀那是“徐得切抹批臠”,徐疾有致,条理不乱,优雅从容,且刀法分门别类,横竖都有讲究的。可接着众人才看到真正震撼的一幕,终生难忘。“其治羊头,洒置几上,剔留脸肉,余悉掷之地。”那么昂贵的羊头,往案板上一摊,然后,只是抹上两刀,轻轻片下脸上的几片嫩肉,接着就随手把那个还满脸是血带肉的羊头就扔到地上,连炖个汤都不用它了。

这时众人都看傻了。

过了很久才有人想起来问,你这么干是为什么呀?习主席都指示了要节约粮食啊。人家厨娘只是淡淡的说:“非贵人所食也。”可见中国人什么都吃至少那是宋朝以后的事情了。但你要知道在宋朝那羊肉有多稀罕呀。当年苏东坡被贬到惠阳,给弟弟写信:惠州市井寥落,然犹日杀一羊,不敢与仕者争买,时嘱屠者买其脊骨耳。整个惠州市里一天就杀一头羊卖,由官家富人买走肉后,苏轼再买剩下的羊脊骨,然后回来挑脊骨上残留的肉丝吃。为此他还琢磨出一套精细加工和食用的方法:“熟者热漉出,不乘热出,则抱水不干。渍酒中,点薄盐炙微焳食之。” 其流程是先把羊脊骨煮熟煮透,捞出沥干后,再用酒和盐腌制,然后放到小火上烤得滋滋作响,等到羊肉色泽微微焦黄,透出香味,就可以开吃了。吃当然是挑肉丝细细咀嚼。而肉丝的味道,苏轼吃完说:美极了。

于是,等众人一旦醒过味儿来,可就不顾那么多了,开始抢起了地上扔的羊头来。这是厨娘噗哧就笑了,随口说出:“汝辈真狗子也!”当时“众虽怒”,却“无以答”。一则,人家说的有道理啊,吃什么补什么,饮食决定命运。捡人家扔在地上的羊头,就必然在被扔羊头的人骂时“无以答”,这也是一种价值观;二来,厨娘手里还拿着刀呢。好像宋代大厨的手艺好,但厨娘的素质堪忧。例如,南宋宫廷中的一位女御厨,“敏于给侍,每上食,则就案所治脯修,多如上意,宫中呼为‘尚食刘娘子’,乐祸而喜暴人之私。”女御厨持才傲物。但是,就事论事的说,老太守的这位厨娘绝非浪得虚名。最后,那顿饭做的是“馨香脆美,济楚细腻”已经达到了“难以尽其形容”的境界。

然而,欢宴结束后的第二天,厨娘却又向老太守要小费,以证明对她的价值的肯定,对她的劳动的尊重。而且,还给老太守看了她以前办宴席时人家主人给的小费单。老太守一看:“其例每展会支赐,或至三二百千。”这时老太守的笑可就非常勉强了。“守破悭勉从”。所有的念头都打消了。老干部终于认识到自己还是个穷人啊!暗自叹息:“吾辈力薄,此等厨娘不宜常用”。只叹息少不努力,虚掷了多少宝贵的光阴。这个级别的老干部应该找其他的厨娘。这位厨娘那只是马云或者马化腾才用的起啊。于是,终于抛弃幻想,“不两月,托故遣还。”

“吾辈力薄”的时候,未必不能想入非非。但要梦想成真需要有来日方长的底气,那都是给年轻后生励志用的。人老了则要心态平和,不要志在千里了。不过,好歹老太守也算曾经沧海了一回。只是不知道厨娘遣还时是否还是风光依旧用着四驱的大轿子,也不知道老太守在今后一日三餐的平淡饮食的间隙和日减月消的昏昏岁月的洪流里,是否还会偶尔想到那位厨娘,想起那次梦幻般的宴会,厨房中闪闪发亮的盆碗,阳光里美艳的厨娘,那时的“厨娘更围襖围裙,银索扳膊”,手中一把锋利的菜刀运用得徐疾有致,地上扔了一地的羊头,每一只的脸上都片去了几肉,其余的地方完好如初,羊眼看着前方。“据坐胡床,徐得切抹批臠,方正慣熟,条理精通,”……

 

*

苏轼被流放到海南后给弟弟写信诉说生活的艰辛:到海南后,“五日一见花猪肉,十日一遇黄鸡粥。”宋代极为富庶。前面的那位厨娘也并非全是夸张。宋代官员待遇极为丰厚,即便到新中国成立后的许多年里,绝大部分也达不到五天吃一顿五花肉,十天吃一只鸡的程度,但苏东坡对此还不满足,随后他又告诉自己的弟弟:“土人顿顿食署芋,荐以薰鼠烧蝙蝠。”也就是说在没有五花肉和鸡的日子里,苏轼就向当地人学习吃熏老鼠和烧蝙蝠。这绝对会让今天的地球人难以忍受,尤其萨斯和新冠之后。蝙蝠体内有大量病菌病毒,但由此也可见,虽然中国人食用蝙蝠的历史很久,但仍然是偏僻荒野之乡的陋习,并不流行。然而,接下来苏轼又津津有味的说:“旧闻蜜唧尝呕吐,稍近虾蟆缘习俗。”原来苏轼还一直惦念着吃蜜卿。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的了。也就是说苏轼吃了熏老鼠和烧蝙蝠之后还不满足,他还要吃癞蛤蟆。不是青蛙而是蟾蜍。而这里的蜜唧相传为新生稚嫩无毛的乳鼠喂以蜂蜜,吃时小鼠会发出唧唧的叫出声,即今天广东的“三吱”。我们不要以为苏轼说过去他听到吃蜜唧就恶心,便以为苏轼不吃蜜唧。实际上从他后来的诗中可以我们可以推断苏轼最终成就吃到了这次极限美食的向往。因为据他的“闻正辅表兄将至,以诗迎之”一诗,我们可以读到:“生逢尧舜仁,得作岭海游。虽怀跫然喜,岂免跕堕忧。暮雨侵重膇,晓烟腾郁攸。朝盘见蜜唧,夜枕闻鸺鹠。”他说把我贬到人间地狱真好啊,现在每天早晨都可以来一盘蜜唧。然而,苏轼在诗中说到夜晚,他就听到了猫头鹰的叫声。这里我们不知道那时他是想到了白天吃的吱吱叫的小鼠,还是在想把猫头鹰也给炖了吃了。

“但恨参语贤,忽潜九原幽。万里倘同归,两鳏当对耰。强歌非真达,何必师庄周。”

当然,即便日啖荔枝三百颗,即便在黄州觉悟之后,苏轼的内心仍然是痛苦的。

 

*

而可惜,这样一位神仙厨娘在大宋朝竟然没有一位诗人词人为她写点浪漫的文字。苏东坡那么爱吃,写过老饕赋、猪肉赋却没有写过厨娘赋。

关于宋朝名妓李师师的记载就非常多了。不过,可惜大都是野史。根据各种资料来看,许多历史名人都和李师师有关交往。像北宋著名词人张先、晏几道、秦观、周邦彦以及宋徽宗赵佶等人。据说罗忼烈在《两小山斋论文集》中有考证,张先曾专为李师师创作新词牌《师师令》,李师师初出道时,张先足有80余岁高龄了。而此时秦观30岁左右,文采风流名动一方,李师师对他也曾一度迷恋,二人交往比较频繁。晏几道曾作《生查子》词写李师师的容色,最后有“遍看颖川花,不似师师好”。这个14岁就考中进士的风流痴情的才子还作过《一丛花》赠李师师:

年来今夜见师师。双颊酒红滋。疏帘半卷微灯外,露华上、烟袅凉口。簪髻乱抛,偎人不起,弹泪唱新词。
佳期谁料久参差。愁绪暗萦丝。相应妙舞清歌夜,又还对、秋色嗟咨。惟有画楼,当时明月,两处照相思。

“当时明月,两处照相思。”才子佳人,互相爱慕,或者,是这个曾有万贯家财却一生落魄潦倒的痴情才子以为两人是相爱的。

与李师师交往密切的还有周邦彦。周初见李师师,即堕入情网,填写了一首《玉兰儿》:

铅华淡伫新妆束,好风韵,天然异俗。彼此知名,虽然初见,情分先熟。
炉烟淡淡云屏曲,睡半醒,生香透玉。赖得相逢,若还虚度,生世不足。

“虽然初见,情分先熟。”类似今天热恋中的人说:我们一定是前世见过。“赖得相逢,若还虚度,生世不足。”既然见了,若不追求,那就是虚度了人生。

传说中在与周相恋时,李师师又遇到了中国历史上最有艺术才华的书画家宋徽宗赵佶。此时宋徽宗28岁李师师都48岁了!当28岁的宋徽宗从由皇宫通到李师师的青楼闺房的漫长黑暗的地道,爬出来时,据说看到了著名词人周邦彦。

 

*

不过,宋朝依然留言我们的这位风姿绰约的厨娘,但在唐朝就没有这样的职业女神了。在唐朝如果不是公主,又不是有才情的妓女,女人想要留于青史还有一种方式,或者只有一种方式,就是做一名悍妇。

唐朝有许多怕老婆的事例。这可能与儒家文化的儒雅有关。总之,民国时期的胡适也是著名的怕老婆。他通过研究发现,中国历史上有文化的男人普遍怕老婆。唐朝的著名的宰相房玄龄惧内不敢娶妾,而流传下来“吃醋”的典故。房的儿子房遗爱后来做了驸马,也是怕老婆。唐朝还有一位怕老婆的宰相王铎更有趣。

《北梦琐言》记载说,黄巢作乱时,王铎正出让荆州都统。去时带着小妾,把夫人留在家里。因为夫人凶悍且不喜欢小妾。所以,王铎以为这下可能过两天安稳日子了。不料到达后不久,一日有探子忽然来报,说夫人正向荆州赶来。王当时吓得脱口而出:这黄巢从南边越来越近,这夫人又从北边赶来。一旦夫人和小妾朝夕相处,我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幕僚这时就开玩笑说:不如投降黄巢算了吧。王一听自己都笑了出来。但我想王这一定是苦笑。因为,不久夫人将抵荆州。那时候王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啦。

 

*

而有时抵抗都是无效的呢。

因为,当老婆太凶悍时,你所有的抵抗和希望就都是无效的了。

《朝野佥载》记载唐贞观年间发生了一件非常黑暗的事件:“唐贞观中,桂阳令阮嵩,妻阎氏。极妬。嵩在厅会客饮,召女奴歌。阎被发跣足袒臂,拔刀至席。”就是说,这个阮县令阮召集宾客与妓女宴乐。就像当年的王羲之。“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我们说过这在唐朝男人在社会上的聚会聘请妓女参加是一种很正常的社交生活。但阮的老婆不认同。

结果可就不得了了。

就在阮县令宴乐的高潮,门突然“咣当”一下打开了。阮的老婆进来了。

顿时间,当时的宴会厅就乱套了。

按说阮县令的老婆来找回她的老公,也不至于把宴会厅吓乱套啊。原来,众人忽然看见:阮夫人是披头散发,手里拎一把明晃晃的剔骨尖刀,眼睛放光,瞳孔发直走进来的。这是要来玩真的了。

话说这唐人穿衣本就暴露,那日阮夫人黑鬒鬒鬓儿散乱,细弯弯眉儿倒竖,虎目圆睁,赤着脚儿,光着个流圆白嫩,骄横散香的膀子,这阮夫人是恨恨的咬住牙,兀自发狠,左手里却提了一只鎏金的夜壶,右手拔出尖刀,挑开席子,一伏柔软光滑的身子,钻将入来,用那把夜壶望阮嵩脸上掼将过来。阮嵩当然认得这来人是自己的夫人,便吃了一惊,叫声:“哎呀!娘啊!”遂跳到凳子上去。一只脚跨上窗槛,要寻走路。见下面是街,跳不下去,心里暗自叫苦。老婆又在身后逼的紧,阮嵩只得转头,这阮夫人于是进步上前不说话只咬牙扭头一刀便劈将下来,却砍了个空,但见阮嵩那厮却在右边,于是咬牙扭头又向右一劈,却又见这厮在自己的左边,气得阮夫人一跺脚,闭了眼,只是左一刀,右一刀,上一刀,下一刀,前后左右东南西北的一通乱砍,一对肉嘟嘟白胖粉嫩的奶子在胸前,活似塞进两只脱光了毛的白胖的小兔子,在胸衣兜里胡乱的扑腾,乌黑浓密的头发也乱了,汗出了一胸脯,把那胸前那软香薄透的锦罗肚兜兜儿都浸透,皱皱的搭在那对乱颤的奶子上,可待到阮夫人停下刀睁开眼时,却不见了那该死的阮驴。众客官这时要问了,那阮县令去了哪里呢?这时阮县令早就伏于牀下,刚才硬硬的身子,现在全软得一塌糊涂啦。那时节,厅中大乱,杯盘交坠,诸客惊散。女奴尤哀嚎狼奔。尤其是那些妓女,更是吓的发着娇嗲嗲鲜肉颤颤的尖叫,狼奔啦。

“阎被发跣足袒臂,拔刀至席。诸客惊散。嵩伏牀下。女奴狼狈而奔。”

这件事不久传到刺史那里时就严重了。上纲上线。“刺史崔邈为嵩作考词云。妇强夫弱,内刚外柔。一妻不能禁止,百姓如何整肃。妻既礼教不修,夫又精神何在。阮嵩者,软怂也!考下。省符,解见任。”

结果,小阮被免官了。不知道在被免官的那天晚上,小阮回到家中,夫妻俩人是如何相对,度过那个夜晚以及今后的漫长的生活。中国的男人都那么想当官,而以小阮的才能显然从此做官的路就断掉了,再也不用去指望了。

《太平广记·卷二百五十八·嗤鄙》

阮嵩  

唐贞观中,桂阳令阮嵩,妻阎氏,极妒。嵩在厅会客饮,召女奴歌。阎被发跣足袒臂,拔刀至席。诸客惊散,嵩伏床下,女奴狼狈而奔。刺史崔邈为嵩作考词云:妇强夫弱,内刚外柔。一妻不能禁止,百姓如何整肃?妻既礼教不修,夫又精神何在?考下。省符,解见任。(出《朝野佥载》)

不过,唐朝还有一个怕老婆的官员遇到的却是皇帝。结果可就大不相同了。

《国史异纂》:“杨弘武为司戎少常伯,高宗谓之曰:“某人何因,辄授此职。”对曰:“臣妻韦氏性刚悍,昨以此见属,臣若不从,恐有后患。”帝嘉不隐,笑而遣之。

杨老先生惧内。老婆很凶悍,让他给某人封官,他就只好乖乖的听话。而皇帝到为什么给那人封官,他竟然也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其实,本来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随便找几条理由。想必是杨老先生受老婆的气太多,心里憋屈的厉害,最后干脆破罐破摔了。但皇帝竟然没有生气,反而嘉奖了他的诚实。这件事儿也就这样了了。

可见,在很多时候,总是屌丝斗屌丝最狠啊!

 

*

但唐朝也有真刚烈女子。

《新唐书》载:唐樊彦琛妻魏者,扬州人。彦琛卒,值徐敬业难,陷兵中。闻其知音,令鼓筝。魏曰:“夫亡不死,而逼我管弦,祸由我发。”遂引刀斩指。

魏女是一位弹筝高手,被叛军掳去令她弹筝,她竟引刀斩指,最后不惧被叛军杀害。这才是真正的烈性,而非凶悍。

 

冷翠烛(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170.html

冷翠烛(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382.html

冷翠烛(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732.html

冷翠烛(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1211.html

冷翠烛(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2106.html

冷翠烛(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3903.html

冷翠烛(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387.html

冷翠烛(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890.html

 冷翠烛(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5546.html

冷翠烛(1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6310.html

冷翠烛(1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7367.html

冷翠烛(1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8197.html

冷翠烛(1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9433.html

 冷翠烛(1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0152.html

 冷翠烛(1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015.html

 冷翠烛(1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927.html

 冷翠烛(1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457.html

冷翠烛(1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970.html

 冷翠烛(1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540.html

冷翠烛(2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965.html

冷翠烛(2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4290.html

冷翠烛(2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5107.html

冷翠烛(2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5550.html

 冷翠烛(2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6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