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翠烛(7)

楼主 (文学城)

(这篇文字,就像我的所有文字,都是虚构性质的。但是,我并没有特意虚构其中涉及的历史事件。无论正史野史我都尽力保证引用准确,而不同说法尽力在行文中说明。但仍然可能有错误。如果大家发现错误,可以留言指明。我将非常感谢。如果有人发现错误就是不说,我就不感谢啦。那就让我的错误烂在你的肚子里吧。)

 

 

*

《檄英王鸡》这篇文奇文对于中国文学史可能没有产生过太大的影响,但他对于王勃的人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今天许多人读过《滕王阁序》,但是读过这篇奇文的人可能非常少,这里我们不妨把它细细解读一下,毕竟它是改变了一个才华洋溢的神童一生的走向,是一篇有趣的文章。今天细读此文有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过去的年代和我们的人生。

《檄英王鸡》

1.  啊,鸡!你是在天二十八星宿中之昴日星君,为太阳神所钟爱。你在人间能沟通神明,显示国家运兴衰之征兆。

“盖闻昴日,著名于列宿,允为阳德之所钟。登天垂象于中孚,实惟翰音之是取”

这里开篇涉及到星相术。唐代的星相术就是今天仍然风靡世界的星相术。

星相术起源于两河苏美尔文明,后来经由古巴比伦传到世界,流行至今。而在唐朝许多有文化的人都精通此道,喜欢根据星宫推算自己的命运。中国早在商代的甲骨文中就有观星占卜的记载,当时的占卜都是关于国家族群的大事。苏美尔人的星宫算命术则是推算个人的命运。像唐代的吐槽大王韩愈就写过一篇悲观而著名的《三星行》,诗中他推算自己的星命,认为自己命在摩羯,因此一生注定倒霉。

后来宋代苏轼读到这首诗,大为感慨。因为他也是摩羯星座,因对韩愈顿生相惜之心,于是为《三星行》写跋,慨叹自己的命运和韩愈同样的不济。但在他的那本堪称阿Q日记的《东坡志林》中,他对自己的摩羯星命有了全新的相对论式的认知。是的,人的星命是不可改变的,但如果一个人能主动的进行广泛的比较就会发现,你的生活肯定是比较惨的,但你永远不是最惨的。结果一天苏轼在日志中记下了他的令他兴奋的重大发现:“马梦得与仆同岁月生,少仆八日,是岁生者,无富贵人,而仆与梦得为穷之冠;即吾二人而观之,当推梦得为首。”我们或许已经可以感觉到苏轼的激动使得他的叙事语气都有些急迫了。原来,他发现他的好友马梦得和他同属一个星座,但比他早生了几天。结果马梦得一辈子就总是会比苏轼更穷困。所以,苏轼就不算那么苦逼了。这真的像是梦得的好友啊!哥德巴赫是否也曾仰望过星空?如果做人谦逊,就不应该认为自己是最牛逼的;如果是积极的生活也会发现自己永远不会是最不幸的。所以,我希望你能选择积极的生活方式。然而,另一个严肃的问题是,如果这些人真的相信星命能决定命运,那么就应该推算出最佳的星相交配时间,发展出按星相交配的幸福星相学性生活指南——观星做爱。

明德,就是太阳。谢庄《月赋》:“臣闻沈潜既义,高明既经,日以阳德,月以阴灵。”昴宿在西方,是太阳落下的方向。所以说“为阳德之所钟”。

“翰音”是古代鸡的代称,典出《礼记.曲礼下》:“凡祭宗庙之礼。羊曰柔毛,鸡曰翰音。”

2. 每天黎明时分,公鸡就会发出嗷嗷高声的啼叫,把人们从梦中唤醒;在风雨交加的日子里,母鸡就会发出胶胶的低鸣,引发人们的悠悠情思。晋朝处宗窗下的那只常鸣的鸡啊,喔喔喔!你曾那样快乐的与处宗交谈;祖逖床前的那只鸡啊,你有多少次目睹青年的起舞。周朝报晓之人,被称作“鸡人”,而不是“鸟人”,他们清晨报晓时,总打扮成公鸡的样子;孔圣人的弟子子路,勇猛的像一只好斗的斗鸡,而不是猛虎。孟尝君逃离秦国时,听到函谷关清晨带着露水的鸡鸣而心情激动,总算跑出来可怕的秦国了,可那时其实还是黑夜;而齐国国家兴旺的时候,境内到处都可以听见公鸡母鸡的令人欢快的叫声。每当人们有疑惑时,就用鸡来占卜;每逢朝廷大赦时,就把一只金鸡立在长干之上。一人得道的汉代刘安的鸡犬都随他一起升天;宋卿看到屋顶房梁上的鸡窝里有一只小脑袋的公鸡向下注视,就恍惚间以为那只鸡是他的九代的祖宗,每天在陪伴着他。

“历晦明而喔喔,大能醒我梦魂;遇风雨而胶胶,最足增人情思。处宗窗下,乐兴纵谈;祖逖床前,时为起舞。肖其形以为帻,王朝有报晓之人。秦关早唱,庆公子之安全。节其状以作冠,圣门称好勇之士。齐境长鸣,知群黎之生。聚决疑则荐诸卜,颁赦则设于竿。附刘安之宅以上升,遂成仙种。从宋卿之窠而下视,常伴小儿。”

晦明,《诗经·郑风·风雨》有“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处宗事典出南朝宋刘义庆《幽明录》:“晋兖州刺史沛国宋处宗,尝买得一长鸣鸡,爱慕之至,恒笼著窗间。鸡遂作人语,与处宗谈论,极有言智,终日不辍,处宗因此言巧大进。”三人行必有我事,人要虚心学习别人才能进步,而且,人也要向鸡学习。

子路事典出《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

孟尝事引用的是著名的“鸡鸣狗盗”的故事。孟尝君入秦被困,想逃回齐国,半夜至函谷关。按照规定,鸡鸣始开关门,孟尝君门客学鸡叫,附近的鸡也跟着叫,诈开关门乃得逃出,躲过了劫难。

齐国事见诗经《齐风·鸡鸣》:“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又见《孟子·公孙丑上》:“夏后、殷、周之盛,地未有过千里也,而齐有其地矣;鸡鸣狗吠相闻,而达乎四境,而齐有其民矣”。

决疑则荐诸卜:古人用鸡占卜,根据鸡头骨在火上炙烤后裂开的纹理来判定所卜事情的吉凶。

颁赦则设于竿:唐朝有天鸡星移动人间就要大赦之说,所以在大赦日竖起长竿,竿上立一金鸡,把该赦的罪犯集中在一起,向他们宣布赦令。

宋卿事见《东征记》:“见梁上一鸡窠,中有一小儿,头下视。宋卿曰:‘此吾九代祖也,不语不食,不知其年,朔望取下,子孙列拜而已’”。

3.公鸡,你是道德崇高的家禽,绝不是平庸的俗鸟。你头戴文士的凤冠,鸡距上挂着武士的利爪。你的五色美德由田饶的介绍而为世人所知,你的雌雄祝福的神异能力借两仙童子之口而将瑞祥于秦王嬴氏。

“惟尔德禽,固非凡鸟。文顶武足,五德见推于田饶;雌霸雄王,二宝呈祥于赢氏。”

古人认为鸡有五德,典出西汉刘向《新序·杂事》:春秋时鲁国大夫田饶对鲁哀公说:“鸡乎,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同伴,仁也;守夜不失时,信也”。

二宝呈祥于赢氏典出晋朝干宝《搜神记》:秦穆公时,有一个人捉到一个怪物,名叫媪,农夫想把它献给秦穆公,在献宝的路上遇到两童子,媪告诉农夫说:“彼二童子名为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伯”,农夫就追上两童子,“童子化为雉,飞入平林。陈仓人告穆公。穆公发徒大猎,果得其雌”。最后果然成为春秋五霸之一。又有传说说东汉光武帝刘秀之所以能灭莽兴汉,是因为在南阳捉到了雄雉的缘故。

4. 啊,鸡啊!当年祝鸡翁一生养过数千只鸡,他给每只鸡都取了一个名字。祝爷爷一呼唤,他们就依名而至。后来人们就把鸡又叫作“祝祝”了。而应劭《风俗通》又说,有一位名叫朱氏翁的老爷爷,他愿意做鸡,所以,鸡是朱爷爷化生的。因此,后世人们又把你们唤作“朱朱”。这样一来,你们就再也不会和讨厌的苍蝇混同,蟋蟀也不能窃取你们的美名。

“迈种首云祝祝,化身更号朱朱,苍蝇恶得混其声,蟋蟀安能窃其号。”

“祝鸡翁”典出西汉刘向《列仙传》:“祝鸡翁者,洛阳人,居尸乡北山下,养鸡百余年。鸡有千余头,皆有名字,暮栖树上,昼放散之。欲引呼名,即依呼而至。”“ 朱朱”典出应劭《风俗通》:“呼鸡曰朱朱。俗说鸡本朱氏翁化而为之,今呼鸡皆朱朱也”。

5. 啊,沛王的雄鸡啊,你们纵横扑腾,尽显雄飞之势,哪里会有《左传》中懦夫鸡的自断其尾以逃避角斗的耻辱,你们身披战甲,脚配金钩,荣耀至极,个个展翅,挥舞利爪,渴望出征。那因为斗鸡两族交战的季平子和郈昭伯在你们面前就变成臣子,你们雄立在木桩上就像出征的国王。斗鸡阵上不容两鸡并里,雄鸡相争,必决出雌雄方休,所以,仅仅一次啄击得手那是毫不值得自夸的。

“即连飞之有势,何断尾之足虞。体介距金,邀荣已极;翼舒爪奋,赴斗奚辞。虽季郈犹吾大夫,而埘桀隐若敌国。两雄不堪并立,一啄何敢自妄。”

 “断尾之足“典出《左传·昭公二十二年》:“宾孟适郊,见雄鸡自断其尾。问之,侍者曰:‘自惮其牺也’”。

季平子与郈昭伯因斗鸡交兵事出自《史记·周鲁公世家》:“季氏与郈氏斗鸡,季氏芥鸡羽,郈氏金距。季平子怒而侵郈氏,郈昭伯亦怒平子”。

6. 啊,你们平时蓄积威风,战斗时发出令鸡胆寒的呼啸,你们平时个个看似呆若木鸡,战斗时突然反应敏捷,挥动尖爪,斗志激昂。这时你们尾巴高高翘起,低头直接冲向敌鸡,锐不可挡,志在必得。村头或店中,在无论什么样的斗鸡场上,只要遇到对手你们便立刻开斗,一往无前,如果你们做鹳做鸭,你们也会在鹳鸭同类中脱颖而出,凭借枭雄矫健的身手击败一切敌人的攻击。即便敌众我寡,也依然勇猛搏击,一毛也不容被拔,即便敌强我弱,也绝不退缩畏惧,用尖爪利喙战斗到底。当胜利归来时,他们昂首阔步如立鸡群之鹤,扇动翅膀,来回扑腾,仿佛是鸿飞的大鹏。在搏斗中他们撕下对方身上的肉,就大口吃下。对于还奄奄一息的败鸡,他们不容得他们低声声哀啼,不用等主人把他们送到厨房料理,就凶猛的扑上去,如滚汤烈火一般。

“养威于栖息之时,发愤在呼号之际。望之若木,时亦趾举而志扬;应之如神,不觉尻高而首下。”

“呆若木鸡”出自《庄子·达生篇》:纪渻子为周宣王驯养斗鸡。过了十天宣王问:“鸡驯好了吗?”纪渻子回答说:“不行,正虚浮骄矜自恃意气哩。”十天后宣王又问,回答说:“不行,还是听见响声就叫,看见影子就跳。”十天后宣王又问,回答说:“还是那么顾看迅疾,意气强盛。”又过了十天周宣王问,回答说:“差不多了。别的鸡即使打鸣, 已不会有什么变化,看上去像木鸡一样,它的德行真可说是完备了,别的鸡没有敢于应战的,掉头就逃跑了。”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的智慧,大智若愚。但这个词后世就逐渐变成嘲笑讽刺的贬义的词汇。不过,在唐朝王勃的这篇文章里,还是一种褒扬。

7. 啊,战斗的捷报传来时,鸭和鹅闻讯一片惊叹。血战功成,众人纷纷围拢争睹你矫健的英姿。主人为你颁发锦旗勋章时,你的嘴里还嚼着对手的肌肉;主人为你树碑立传时,你的口里死死衔着对手的鸡肋不肯松放。没有尽力战斗的斗鸡全部押解到鸡坊行刑。正如母鸡胆敢在清晨打鸣败家者立斩夫,斗鸡在战场上投降者更要用牛刀宰杀。因为这些在斗鸡场上投降的败类必然会败坏我们的队伍为我们带来耻辱。特此发布檄文。

“羽书捷至,惊闻鹅鸭之声;血战功成,快睹鹰鹯之逐。于焉锡之鸡幛,甘为其口而不羞。行且树乃鸡碑,将味其肋而无弃。倘违鸡塞之令,立正鸡坊之刑。牝晨而索家者有诛,不复同于彘畜。雌伏而败类者必杀,定当割以牛刀。此檄。”鸡碑典出《晋书.戴逵传》:“少博学,好谈论,善属文,能鼓琴,工书画,其余巧艺靡不毕综。总角时,以鸡卵汁溲白瓦屑作《郑玄碑》,又为文而自镌之,词丽器妙,时人莫不惊叹。”大意是说,戴逵少年博学,诗琴书画无所不通,童年时就用鸡卵汁搀合白瓦屑做碑牌,又写上文章,文章之美妙,人们特别惊叹。鸡塞,指鸡鹿塞,古代西部边关,汉族和匈奴曾经在这里大战过。违鸡塞之令喻指战败。母鸡报晓典出《尚书·牧誓》:“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意指如果母鸡早晨啼叫,这个人家就会衰落。“雌伏”典出南朝宋范晔《后汉书·赵典传》:“大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

 

*

王勃的开篇第二句“登天垂象于中孚,实惟翰音之是取”,十分值得玩味。

“登天垂象于中孚”,出自《周易·中孚》上九爻辞。“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何可长也”意为,鸡非能登天之禽,翰音怎能闻于天,故曰何可长也。

然而,中孚卦第六爻,爻辞曰: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上九以阳爻居于阴位,不能持中守正,又与九五相敌逆比。虽然可能取得一定名声功绩,但都像鸡鸣登天,公鸡并不具真正有登天的能力,却高声鸣叫好像登天,所以非常凶险。“何可长也”,就是说这样的名声成绩无论当时多么显赫,是不可能长久,非常危险的。

王勃写的这篇奇文,今天我们如果粗读可能不知所云,如果细致研究里面又有许多有趣的典故,很有意思。而当年王勃写下这篇文字时只有十七、八岁。不过,虽然王勃是少年天才确定无疑,但对于周易可能只是做到流利背诵,知道但并没有深刻的理解。这里他引用中孚的卦文来歌颂公鸡,结果却恰恰应了卦文的预言。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正在做着他所力不能及的事情,他就是卦辞中的那只鸡。所以文章写成后立刻引起他们的喜欢,被广泛传阅,但因此为他的灾祸埋下伏笔。“翰音登于天,贞凶。”

 

 

冷翠烛(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170.html

冷翠烛(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382.html

冷翠烛(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732.html

冷翠烛(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1211.html

冷翠烛(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2106.html

冷翠烛(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3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