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翠烛(24)

楼主 (文学城)

*

然而,宋代工商业极为发达。北宋时出现了世界最早的制造工厂和加工厂。宋朝商业税首次超过农业税。具有接近现代意义的城市市民生活开始出现。唐朝的里坊制在宋朝被打破,景佑年间政府下令只要缴纳商业税即可在各处开设店铺,于是商行在宋朝的城市里得以自由布局发展,宋朝开始有了商业街,商行的种类由唐的170种增加至400余种。宋太祖时就取消了唐朝的宵禁制度,所以夜生活也是在宋朝的城市中开始兴起。在这样的背景下,宋代形成了城市市民的酒楼文化。酒业是宋朝的支柱产业之一。宋朝政府支出的五分之一来自于酒税,而酒楼所带动的各种附加消费对于推动宋朝经济的效果是相当可观的。在宋朝的城市中,酒楼成为市民日常生活中消费、娱乐和信息交流的中心。

妓女这时成为发展经济的手段。而酒楼消费的兴旺也带动妓女业的发展。

宋朝酒楼和妓女关系密切。宋朝的城市里不仅妓院发达,许多酒楼都有妓女提供服务。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中写道:

“凡京师酒店门首,皆缚彩楼欢门,唯任店入其门,一直主廊约百余步,南北天井两廊皆小阁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妓女数百,聚于主廊檐面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

官府酒库也设置官妓售酒。吴自牧《梦粱录》说:

“诸库皆有官名角妓,就库设法卖酒,此郡风流才子,欲买一笑,则径往库内点花牌,惟意所择,但恐酒家人隐庇推托,须是亲识妓面,及以微利啖之可也。”

那时要想见到大牌,没有名气或官位,还是要很费一点周折。

而且酒库不仅有官妓也有民间私妓:

“自景定以來,诸酒库设法卖酒,官妓及私名妓女数内,拣择上中甲者,委有娉婷秀媚,桃脸樱唇,玉指纤纤,秋波滴溜,歌喉婉转,道得字真韵正,令人侧耳听之不厌。”

可见宋朝的酒楼真是“望之宛若神仙”、“听之不厌”,而且酒店的布局也撩人“诸酒店必有厅院,廊庑掩映,排列小阁子,吊窗花竹,各垂帘幕,命妓歌笑,各得稳便”。难怪酒业成了宋朝的支柱产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许多酒楼的妓女并不直接提供色情服务,至少不会在酒楼里发生。她们的作用只是招揽顾客陪酒娱乐以刺激消费。如耐得翁《都城纪胜》中记载有许多店面有妓女招揽顾客,“茶饭店”、“包子店”、“散酒店”、“菴酒店”,有些店里提供色情服务但不是公开的,而是具有隐匿性质,“云有娼妓在内,可以就欢,而于酒阁内暗藏卧床。其他大酒店只伴坐而已,要买欢则多往其居。”

 

*

从宋朝酒业妓女辅助卖酒可以让我们得到许多有趣的思考。性吸引是生物最基本、最重要的吸引方式之一。所谓的引人注目其本质大部分都是性吸引,只不过被不同的文化因素所掩饰化妆。色情实在是现代人们生活中的一个基本要素。

宋代开始对于唐朝覆灭进行反思。所以,他的整个文化气质内容都出现了调整变化。进而达到一种平衡。

而人类对于性的制度设计,对于婚外的性行为的社会态度的形成,始终是为了建立和维护生殖秩序以及家庭对于个人的权威、控制,进而构成社会的秩序和权威。人类对于性的态度建立起忠诚的美学价值,这样在根本上有利于维护社会的稳定和统治者的统治。

今天,因为新中国对于传统的中国儒家文明的否定,对阶级斗争的强调,和对旧社会的妖魔化,人们往往会简单的认为旧社会的包办婚姻都是不幸的,女人受到压迫是不幸的,而妓女在社会更是受到歧视、迫害。

包办婚姻和自由恋爱的婚姻本身和幸福无关,和正义人权也无关。只是人类进化中发展出的两种婚配模式。然而,人类愿意选择自由恋爱的婚姻模式并不是因为自己选择会更加明智,相反有时旁观者的选择会客观考虑到各种因素的匹配,反而有可能更适合两人,但自由恋爱的婚姻模式更加纵欲。所以,人类个体会倾向自由恋爱,而世界各地的传统的专制社会因为强调秩序和权威统治而发展出的普遍是包办婚姻的模式。

至少从李标的故事我们看见看到唐代士人与妓女关系的另一面。实际上,唐宋中国妓女行业中性与文化娱乐的界限非常模糊,那时妓女的首要和主要的角色不是提供性服务,而是文化娱乐。就像李标思慕名妓苏苏后,他的导师带着他和自己的侄儿一起去找苏苏。这显然不是要进行性交易,而只是一次类似沙龙的聚会。这和今天的嫖妓是完全不同的。但和现代的沙龙、聚会也不尽相同,因为妓女又的确会提供性服务。这些不同发生在不同的社会文化和制度中,使得相互之间难以比较。在中国的等级制度中,女性仍然处于男性的统治之下,并不平等。而妓女更处于社会的下层。但也并非像今天宣传和人们想象的那样悲惨,缺乏尊严和尊重。相反在从另一方面来看,今天社会中谈到妓女时反而充满了一种虚伪的语调,下流刻薄的言语,普便存在着性别歧视、职业歧视。

其实,人类情感与处境始终具有难以调和的矛盾性。

在古代中国人们生活在儒家文化系统中,既有其文明优雅和谐的一面,又有痛苦不幸和混乱。我想这些始终是世俗生活的两面性。本来儒家文明有着宽容,平和,务实,弹性的一面。因此,这造就中国社会的一种和谐有序。中国的儒家文明这种文明发展到唐宋时达到顶峰。之后,进入明清就开始走向极端发发生畸变病态。就对于女性的态度而言唐宋时期总的来说女性在社会中拥有一定的保障,具有一定的尊严。其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不无情趣。今天有学者通过研究发现,唐妇女具有离婚的权利,而到宋朝,妇女离婚率还上升了。

 

*

宋代女性可以改嫁,也可以主动提出离婚。在宋朝女性拥有一定的财产继承权。因为家庭内财产继承的纠纷,还有女性打官司的情况发生。有学者通过墓志研究发现,唐朝寡妇流行守寡,改嫁很少。但宋代寡妇改嫁很常见,而且,《袁氏世范》记载,丈夫“作妻名置产,身死而妻改嫁,举以自随者亦多矣”。就是有很多寡妇把持财产,坐在家中招纳新夫。在宋朝还有不少妇女三次嫁人,非但没有因此受到社会歧视,甚至能够受到社会肯定。丘濬《孙氏记》记载过一个三次嫁人的女性孙氏,第一次嫁给了一个轻狂少年,后来离婚,第二次就嫁老成持重的老秀才张复,不知道是还是不满意,或者老秀才自身有问题,或者是自然死亡,总之,最后又第三次嫁给官员周默。三嫁的经历并没有影响她受封为命妇。

宋朝可能是离婚率,在中国历史直至新中国改革开放前,最高的时代。李清照就是两次嫁人,第二次因为丈夫家暴提出离婚,并将老公告上官府,并成功离婚。不过,宋朝有个奇怪的法律,就是女方告老公,要被判三年徒刑。这样做可能是为了防止女性频繁的告发老公吧。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南宋末应俊在《琴堂谕俗编》记录了民间婚姻的一些问题:“今尔百姓婚姻之际多不详审,闺闱之间恩义甚薄,男夫之家视娶妻如买鸡豚,为妇人者视夫家如过传舍。偶然而合,忽尔而离。淫奔诱畧之风久而愈炽。”由此可见那时婚外恋也是比较普遍的,而且私奔的比较多。中国人的实用主义在民间表现的则更为透彻。庄绰《鸡肋编》记载:“两浙妇人皆事服饰口腹,而耻为营生。故小民之家不能供其费,皆纵其私通,谓之‘贴夫’。”

 

*

宋代是中国儒家文明达到顶峰的一个时代。过去我们往往有一个错觉,觉得这个朝代非常孱弱窝囊,其实不然。不谈论文化,宋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市场化重视经济的一个时代。其对外以经济手段维持和平。须知,当年蒙古铁骑横扫欧亚,令所到之处的欧亚国家处于深深的恐惧之中,而宋却是抵抗时间最久,最顽强的国家。宋朝是蒙古人最后征服的国家,而灭宋之后不久,蒙古大帝国也就覆灭了。宋代还是古代中国个人最自由、最平等的一个时代,也是女性最自由、最平等的时代。当然,这是相当于历史而言的。今天我们生活的现代文明转型之中,我们今天对于人、社会,生活,和什么是幸福的认识和古代已经是非常不同。

宋代妇女开始拥有了在市场中工作就业的权利。中国的儒家思想本来是介于世俗和宗教之间的,因此有着一种灵活务实。所以,平和的佛教进入中国不仅被接受而且被中国化,但极端严厉的基督教就不能在儒家文明的中国社会生存发展。到宋代妓女已经发展成为一种职业,是社会中下阶层女性的一条出路。而且,那时女性的就业选择也是较为多样的,这样一来,对于中下层的贫困人家,到了宋朝甚至出现重女轻男的情形。宋·洪巽《旸谷漫录》:“京都中下之户,不重生男,每生女则爱护如捧璧擎珠,甫长成,则随其姿质,教以艺业,用备士大夫采拾娱侍。名目不一,有所谓身边人、本事人、供过人、针线人、堂前人、剧杂人、拆洗人、琴童、棋童、厨娘,等级截乎不紊。”不要简单的理解“用备士大夫采拾娱侍”,有工作的权利才会逐渐改变自己的地位。在宋代许多餐馆、酒店、茶坊都是以家里女主人命名的。

在宋朝女孩儿是可以和男孩一起上学读书成为同学的。刘宰在《故孺人项氏墓志铭》记载项氏:“六岁从句读,师授《内则》、《女诫》、《列女传》,及韩、柳、欧、苏诸诗文,历耳辄成诵。稍成,深居无事,取司马公《资治通鉴》阅之。”好家伙,这位芙蓉不仅“韩、柳、欧、苏诸诗文,历耳辄成诵。”出嫁后在家里无事可做,就像伟大领袖那样看《资治通鉴》消遣。这学养可能比姚顺可还要深厚呢!

这样,宋代就不仅涌现出一批才气与容姿绝佳的妓女,一批一流的女人诗人,还在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出现了女进士、女童生,还有女书法家。宋代的女诗人不仅数量众多,而且水准高于唐代。唐代最优秀的女人如薛涛、鱼玄机、李冶放在男性诗人中,也就是二三流的水平。而宋代李清照放在男性诗人中也是一流的。女书法家更有意思。刘斧《青琐高议》:“曹文姬,本长安倡女也。生四五岁,好文字戏。及笄,姿艳绝伦,尤工翰墨。自笺素外,至于罗绮窗户可书之处,必书之。日数千字,人号为‘书仙’。笔力为关中第一。”这简直可以算是书法狂人了!衣服、被面、床单、窗户反正能写字的地方都用来练习书法啦。不知道会不会在客人脸上身上也练字了。不过书中作者对于她的说法是高度肯定的。好像历史上的女性书法家不多,比女诗人、女画家好像少。而今天的女明星社会女名流,写字好的更不知道有谁。似乎著名女明星徐静蕾的书法还可以,不过估计拿到宋代肯定还是不行。晁补之记载才女李仲琬:“于书无不读,读能言其义,至百家、方技、小说皆知之。其为诗,晚益工,至它文皆能之,而书尤妙丽。” 书尤妙丽,可惜许多宋代女性书法家的作品似乎都没有能流传下来,不能一睹芳容真是可惜。

今天女星的才艺和综合素质和古代的妓女相差太远,如果今天的女星和宋朝的妓女比,我觉得除了比发育剩下也就只有比体能了。

 

*

谈到身体,唐宋女性的身体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宋朝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宋朝不仅相扑很流行,而且还很流行女子相扑,非常受到广大群众的喜闻乐见。我认为不能把它仅仅看成一种市井间的庸俗无聊。女性的社会地位的变化,参与社会的程度的改变,也会影响到社会对于女性身体的审美标准。

唐代女性的身体以丰腴为美,宋代人们喜欢看女性在街上习武卖艺,表演相扑,到了明清就流行林黛玉式的美女了。那么说到身体,我们就不妨极为简单的谈谈宋代另一个谜一样的现象,就是中国女性的裹小脚。

中国女性裹脚始于五代,但流行于宋朝,从宋之后才成为了中国女性的一种规范。那么为什么恰恰是在女性解放程度最高女性社会地位最高的宋代反而会兴起女性裹小脚呢?这似乎不是男性对女性的压迫。因为,在裹小脚刚刚兴起时,恰恰是社会中的男性予以反对。这就颇为意味深长了。宋代裹小脚的兴起,恰恰反映出女性对身体的权力的一种诉求,所以,它又与宋代女性的自由有一定的内在联系。宋朝由唐代的阔大丰盈走向精致素雅的审美转变也是影响因素之一。其实,唐朝的春宫画中,女性已经开始出现明显的裹脚的足型,显示那时对于裹脚的男性审美取向。

女性主动裹脚当然有女为悦己者容的重要因素。但须知,女性对于男性的吸引,和男性对于女性的吸引,是生物进化选择的更本动力。取悦异性是男人女人共同的深层行为驱动的重要力量。从对身体的控制来看待男女也很有意思:女人描眉化妆,男人就留胡子;女人丰胸垫臀,男人就练肌肉。对了,宋代男人盛行头上插花,花插在帽子和方巾上。不知道这是不是和宋代官帽有两个铁耳朵的修饰,像花儿一样的颤颤盈盈的有关。宋代官帽上的这对两个铁耳朵的来历颇有意思。据说当年和宋太祖赵匡胤一起打天下的,没有文化的战友们,革命成功后就变成每天要朝九晚五上朝的官员了。他们哪适应这种生活啊,于是就经常在朝廷上打瞌睡、聊天。而太祖也有办法,就设计了这款帽子。而且,赵匡胤是一个武功高手,远比李白的花拳绣腿厉害,不仅得了天下,做皇帝后还经常暴打大臣,大臣被打怕了,所以才要求写奏折,而不直接汇报了。不过,一旦女性缠足成为一种社会规范,则又变成了一种社会对于女性身体的控制。

身体和思想都是社会对人的控制,也是人对社会的反抗。

宋代是一个对于身体感兴趣的时代。在宋朝出现了世界第一部法医著作宋慈的《洗冤集录》,那时宋慈断案已经开始尸检了。而且,宋朝还进行了两次官方对人体的解剖学研究。一次是公元1041一1048年,广西起义领袖欧希范、蒙干等人被捕后,56人斩首于市。当时宜州推官吴简进行了解剖,并与画工将所见绘成名为《欧希范五脏图》的解剖图谱。另一次是宋祟宁中,杨介根据泗州处死的犯人尸体解剖材料,并绘成《存真图》。至唐代中国社会仍然秉承“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的教条,《南史•顾颚之传》 记载:唐赐病死前,吐出二十多条虫子。于是嘱咐妻子在他死后被他解剖来看看肚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妻子胆子也非常大,老公死后和儿子一起把唐赐解剖了,“从赐临终宫,死后亲刳腹,五脏悉糜碎。”结果县官不孝罪,把 母子斩首于市。这其实是世界最早记载的人体病理解剖。所以,在中国的历史上,身体不是你的个人的事情,性也不是。留一个特立独行的发型吧?那并不是每个时代的男人都能做到的。关键是,很多时候,在中国历史上社会会让一个男人不会去想弄个与众不同的发型。而到了这个时候,社会就和谐了。那个标准发型的脑袋里通常也都是统一的思想了。

对于身体的关注是自我意识的觉醒,宋朝时男人不仅带花,而且知识分子喜欢在屋中悬挂自己的画像。

宋代还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选美。北宋熙宁年间,汴京出现了妓女的“评花榜”活动。最美的妓女称为“花魁”,又叫“女状元”,所以后来还有了“女榜眼”,“女进士”。当时汴京名妓郜懿以美貌著称,被文人词客品评为“状元红”,曾红极一时。

 

*

宋代,词开始兴盛。我认为宋词不是简单的唐诗的发展,或者世俗文化所催生的结果。这里我们可以以妓女为切入点,深刻考察宋词的文化、社会意义。在词的创作中,诗人与妓女形成了一种新的合作的关系。词的产生正是在这种合作中,由诗人和妓女共同完成的。但当个诗人写出一阙词后,只有被妓女唱出这一创作活动才完整而告结束。不同妓女的演唱本身也是一个个体化的创造过程。其重要性在词的时代里增加了。而这一过程发展到现代就此诗人的时代变成歌者的时代,作者的时代变成演员的时代。

所以,妓女在中国文化史上既是一个文化的创造者,也是文化传播者。有时一首词不仅要写的好,还要通过名妓的演出才能得以广泛流行。据说,由于名妓楚楚一唱,《望海潮》一词广泛传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另一个例子里,

晏殊当年的一个侍儿和夫人的关系不好,为“王夫人浸不容,公即出之。一日,子野至,公与之印。子野作《碧牡丹》词,令营妓歌之,有云“望极蓝桥,但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公闻之抚然,曰:“人生行乐耳,何自苦如此!”亟命于宅库支钱若干,复取前所出侍儿。这里,妓女的歌唱激发了人的同情心,从而使人的精神得到了一次提升。

 

*

子野,即张先。曾做《一丛花令》,中有“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句,贺裳在《皱水轩词话》中评此词尤为“无理而妙”。他活到八十八岁,而《石林诗话》说他“能诗及乐府,至老不衰”,所以,他八十岁时还娶了一个十八岁的姑娘,然后又活了八年。张先的词作意韵恬淡,意象繁富,是词由小令转向慢词过程中的一个的非常重要的词家。宋祁曾惊叹于他的“云破月来花弄影”,而称他做“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清末词学理论家陈廷焯评张子野词云:“才不大而情有余,别于秦、柳、晏、欧诸家,独开妙境,词坛中不可无此一家。”

情有余,张先年轻时就曾和小尼姑约会,遂演绎出一出中国式的罗密欧的浪漫。

传说张先年轻时, 与一小尼姑相好, 但庵中老尼十分严厉,把小尼姑关在池塘中一小岛的阁楼上。为了相见, 每当夜深人静,张先偷偷划船过去,小尼姑悄悄放下梯子,让张先上楼。后二人被迫分手,临别时, 张先不胜眷恋,写下《一丛花》词一阕。

中国式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和西方有什么不同?中国式的结局往往是一种个人向家庭与社会的妥协。

苏轼的那句非常著名的色情诗句“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写的也是这个张先。

张先在八十岁时娶十八岁的女子为妾。一次家宴上,张先春风得意赋诗一首:“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苏轼也即兴附上一首:“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梨花雪白,海棠猩红。

海棠红,陆游有“千点猩红蜀海棠,谁怜雨里作啼妆。杀风景处君知否,正伴邻翁救麦忙。”梨花,元代王冕有“玉骨清癯怯素妆,春风一醉九霞觞。绿房午夜娇云暖,不梦梨花梦海棠。”不过,我更喜欢宋朝王珪写海滩花影,“到得经筵春讲罢,海棠花影数砖移”,胜过了张先的无影杨花满天飞。

“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飞无影。”

 

*

宋代女性可以上学,也喜欢出游、踏青,还逛夜市。《东京梦华录》说汴梁的潘楼东街巷,"街北山子茶铺,内有仙洞仙桥,仕女往往夜游,吃茶于彼"。宋朝纺织业极为发达,苏州宋锦、南京云锦都是宋代出现,那时女性还穿丝袜,而男人则头上插花,并且还像今天美国青少年流行的那样,把短袖T-恤套在外面。宋朝的男女情侣和夫妻走在街上还会勾肩搭背。宋时有一首佚名的鹧鸪天,“月满蓬壶灿烂灯,与郎携手至端门。贪看鹤阵笙歌举,不觉鸳鸯失却群。天渐晓,感皇恩。传宣赐酒饮杯巡。归家恐被翁姑责,窃取金杯作照凭。 ”你看,小两口手拉手看灯走丢了,那时只是担心“归家恐被翁姑责”,要是现在恐怕还会怨恨,“手机打爆无人听”。而且,宋人也和我们今天一样,动不动就会感谢党感谢伟大祖国。所以,我们的今天和历史有着无法割裂的勾连。《清明上河图》中就曾画了一对青年男女正在买花,女方将胳膊搭亲昵的搭在男方的肩膀上。而想当年刚改革开放时,男女青年在街上勾肩搭背还会被我们视为流氓行为,是社会不良青年。男女抱着跳舞,在80年代的严打中,会被判刑,如果跳舞后发生性关系甚至会被枪毙。世事如变幻的怪兽,变幻之中吞噬下多少懵懵懂懂鲜活的生命和韶华的青春。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李清照在宋朝年间用诗词记录下自己的少女怀春,朱淑贞在元宵节之夜,灯火中则吟诵出: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在同样的月光下,张先划着小船,去与住在池心小岛上他心中爱恋的小尼姑约会。船桨声荡起层层水波,笑皱过了水中月亮明亮的容颜。几多年后,张先做官一直到尚书郎,八十岁时娶下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为妾,那时他被苏轼写诗打趣,“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但那时,当年的那个的小尼姑哪里?是否早已埋入黄土?还是在某座深山的小屋里对着一盏青灯枯坐诵经?她是否还会想起当年那个划着船来与她偷偷相会的青年?她是否曾经悄悄看见那船影身影和池心水波荡漾中的月光?后来,张先失恋写了一首《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

一杯酒,倒入河水,往昔便俱已成烟。

 

冷翠烛(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170.html

冷翠烛(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382.html

冷翠烛(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732.html

冷翠烛(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1211.html

冷翠烛(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2106.html

冷翠烛(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3903.html

冷翠烛(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387.html

冷翠烛(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890.html

 冷翠烛(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5546.html

冷翠烛(1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6310.html

冷翠烛(1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7367.html

冷翠烛(1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8197.html

冷翠烛(1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9433.html

 冷翠烛(1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0152.html

 冷翠烛(1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015.html

 冷翠烛(1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927.html

 冷翠烛(1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457.html

冷翠烛(1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970.html

 冷翠烛(1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540.html

冷翠烛(2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965.html

冷翠烛(2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4290.html

冷翠烛(2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5107.html

冷翠烛(2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5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