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翠烛(15)

楼主 (文学城)

*

自宋玉作《高唐赋》后,“巫山云雨”就成为中文里性爱最经典的象征。渐渐的后来几乎每一个诗人都曾使用或至少引用过这一典故。而且这一意象一经宋玉写出便使人生性爱永久的带上了深深的感伤和追逝迷离。“巫山云雨”绝对可以算上中国历史最为经典的词语了。由于历史上这一典故使用太多了,所以难以综述。然而,其中最为著名的或许是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了。否定中的肯定,肯定里的否定,重重叠叠纠缠不清。不过,也是因为元稹写情事太好了,结果身受其累。他写了一部中国最好的爱情小说,结果被千年指控他玩弄然后抛弃了他的表妹;他写一首极好的情诗,却又被后人附会出一段与薛涛的姐弟恋。他又被控做了对不起涛姐的事情,成为了负心汉。但据学者考证,可能元稹根本没有见过薛涛。情感奔放细腻的女诗人薛涛当然会写过“巫山云雨”啦。据说中唐名臣韦皋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时,一次酒宴中他命一名诗妓赋诗助兴。只见这名诗妓不慌不忙,拿过纸笔,随手写下了一首怀古诗,《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但后薛涛就成为军旅艺术家,韦皋的“秘书省校书郎”女官。可能类似今天的少将级女歌手。后来,有演绎出许多恩恩怨怨的故事。《全唐诗》此诗收在薛涛名下,但《唐诗鼓吹》中此诗的作者是韦庄。总之,关于爱情的故事虚构的总是太多。后来,唐朝的状元诗人,铁血宰相武元衡曾给薛涛写过《赠道者》诗一首: 麻衣如雪一枝梅,笑掩微妆入梦来。若到越溪逢越女,红莲池里白莲开。唐朝另一个著名的状元诗人就是王维了。而。薛涛也曾作《送友人》给武:“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 再后来她又写了《上川主武元衡相国二首》诗曰:“落日重城夕雾收,玳筵雕俎荐诸侯。因令朗月当庭燎,不使珠帘下玉钩。”似乎是渐渐的有巫山云雨式的故事了。李白《宫中行乐词》中“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据说是最早将巫山云雨拆开指代,所以纪昀评论说“用巫山事无痕迹”。之后,人们就开始以云、朝云、楚云、乌云,或者单独雨来指代“巫山云雨”的性爱了。

 

*

苏东坡的一个爱妾就叫朝云。与苏轼感情深厚。

王朝云原为西湖名妓,当年苏轼被贬杭州,在一次与友同游西湖的宴乐中见到她。据说当时苏轼灵感顿至,挥毫写下:“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朝云与苏轼共同生活二十多年,陪伴苏轼度过了贬谪黄州、惠州的艰难岁月。《东坡笔记》记载:东坡一日退朝,食罢,扪腹徐行,顾谓侍儿曰:“汝辈且道是中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东坡不以为然。又一人曰:“满腹都是机械。”坡亦未以为当。至朝云曰:“学士一肚皮不合入时宜。”坡捧腹大笑。 赞道:“知我者,唯有朝云也。”朝云曾为苏轼生下一子,取名苏遯,曾作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遯” 是遁的异体字,音“顿”,意通“遁”。隐士也称 “遯士”。《易·遯卦》有“天下有山,遯,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高天之下立着大山(犹如天远避山),象徵“退避”。君子因此远避小人,不显露憎恶而表现庄严。所以,中国文化有远小人的传统。结果到处都是小人,最后无处可逃而生活其中。但后来苏轼的这个儿子也亡故了。苏轼哀伤至极,写诗题目:《去岁九月二十七日,在黄州生子遁,小名干儿,颀然颖异。至今年七月二十八日,病亡于金陵,作二诗哭之》,

吾年四十九,羁旅失幼子。
幼子真吾儿,眉角生已似。
未期观所好,蹁跹逐书史。
摇头却梨栗,似识非分耻。
吾老常鲜欢,赖此一笑喜。

贬谪惠州时,因为惠州是当时最为偏远之地,人皆畏惧,苏轼遣散姬妾,那时只有朝云执意相随。

苏轼当年风流文雅,曾自称帅哥:“三十年前,我是风流帅。”两人当年一定有个许多巫山云雨的美好性爱,但到流放贬谪惠州时,苏轼已是人生晚境,朝云的身体也不好。这一期间苏轼曾作《朝云诗》,诗中又一次引用巫山云雨的典故。但此时两人都参佛修道,对于性欲充满恐惧,再也不做爱了:

不似杨枝别乐天,恰如通德伴伶元;
阿奴络秀不同老,天女维摩总解禅。
经卷药炉新活计,舞衫歌板旧姻缘;
丹成逐我三山去;不作巫山云雨仙  。

最终朝云在岭南因病去世,年仅三十四岁。

 

*

白居易写过一首《花非花》,其中也有“朝云”暗用“云雨”之典。白居易的诗歌多浅近直白,但这首小词非常飘渺,不是晦涩,写美好往事,但如浮云夜梦,且飘然逝去不复可得,但到底在说什么又朦胧模糊难以言明。如梦似幻,让人想起《龙城录》中《赵师雄醉憩梅花下》:

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一日天寒日幕,在醉醒间,因憩仆车于松林间,酒肆旁舍。见一女人,淡装素服出迓师雄。时已昏黑,残雪对月色微明。师雄喜之,与之语,但觉芳香袭人,语极清丽。因与之扣酒家门,得数杯,相与饮。少顷,有一绿衣童子来,笑歌戏舞,亦自可观。顷醉寝,师雄亦懵然,但觉风寒相袭。久之,时东方已白,师雄起视,乃在大梅花树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顾,月落参横。但惆怅而已。

《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

韩愈当年在长安下棋赢得一幅珍贵画作,看来棋艺不凡。

唐朝人王方庆《魏郑公谏录》中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强行逼迫魏征和他下围棋赌博的故事:

“太宗命公围棋赌,公再拜曰:‘臣无可赌之物,不敢烦劳圣躬。’太宗曰:‘朕知君有物,不须致辞。’”

唐太宗要赌棋,魏征说自己什么都没有,没法赌。太宗说我知道你有货,来吧。

“公固言无物堪供进者,太宗曰:‘朕知君大有忠正,君若胜,朕与君物;君若不如,莫亏今日。’”

可见,李世民是真的爱下棋。

“遂与公棋,才下数十子,太宗曰:‘君已胜矣!’赐尚乘马一匹,并金装鞍辔勒,仍赐绢千匹。”

这时,我们既知道了魏征棋艺的厉害,也可以想见唐太宗可能棋艺很臭,“就是喜欢型”的。不过,对比之下,太宗和玄宗的气度立见高下了。不过,对于像李世民这样的大政治家,很难说他是真的下棋不行还是在把下棋继续当作政治。

唐朝盛行赌博。下围棋通常是带彩的。而围棋赌博最出名的是南北朝时期谢安的“赌墅”。

当时,大战正酣,谢安却毫不在意。召集亲友,坐车外出去了山间别墅。在别墅里,他以别墅为注与谢玄下围棋。谢安平时棋艺不如玄,但这天谢玄心中害怕,竟然不能取胜。谢安下完还外出游玩,到了夜里才回来。回来之后接着下棋。这时接到战报,打败劲敌。客问时,谢安轻描淡写的回答道:“小子们打败了敌人。”不过,戏演的太过,就太压抑了。结果,下完棋回房间时,心里的高兴难以压抑,过门槛的时候把木屐齿弄折了都不知道。

“客问之,徐答云:‘小儿辈遂已破贼。’既罢,还内,过户限,心喜甚,不觉屐齿之折”。

所以,《晋书》的作者实在看不下去了。最后说:

“其矫情镇物如此。”

“装 逼装到了这个地步,他可真行啊!”

 

*

中国人从很早就赌博了。不过,赌博是人类的。

地球上各个地方的人群都喜欢赌博。而且,有一些人对于赌博会像吸毒一样成瘾,难以自制。维基百科的“中国赌博史”条目说:博弈即赌博,是人类最容易上瘾的行为之一。赌博的工具可以是动物,有斗鸡、斗鹌鹑、斗画眉、斗鹪鹩、斗蟋蟀以及斗鸭、斗鹅,还有赛马、走狗等。也可以是棋牌类。

或许,围棋和骰子是人类发明的智力游戏中最为迷人的两个。围棋远比国际象棋简单,但又远比国际象棋复杂。而相比之下,骰子则更加神秘。围棋的变化虽然接近无穷但尚可穷尽,而宇宙中只要还有时间,骰子便可以永远的投掷下去。围棋让人联想到人生世事,而骰子永远象征着命运,它的奇妙之处在于随机、概率和无限的重复。概率是人类最伟大的数学发现之一,如果人的大脑不能理解概率,那么今天的现代科学和我们的世界图景将完全不同。我们将不会想到上帝掷骰子,也永远不可能拥有一台疯狂的粒子计算机。所以,这里有必要小议一下骰子。

骰子的发明可能和一种非常古老的刻印有几何符号的小块状物——陶筹(clay tokens)有关。

陶筹的理论是一个女性提出的。1969年,法国32岁的三个孩子的妈妈贝瑟拉(Denise Besserat)跟随丈夫来到美国,在哈佛大学皮博迪博物馆做助理时,注意到一些无人问津的陶土块——陶筹。这些陶筹来自古代美索不达米亚苏美尔人的乌鲁克城(今伊拉克境内),距今已有约4000年的历史。出土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没有被考古学家重视,只是被当成“小孩的玩具”、“护身符”或者“棋子”。然而,贝瑟拉研究后惊讶的发现,从土耳其东南部到现在的巴基斯坦,整个西亚的考古场都有类似物件,并且在形状和尺寸上有一定共性。她天才的想到了文字。中国上古和美洲的古印第安人曾结绳计事,《易经》:“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但绳子无法保存下来。后来,贝瑟拉提出,这些长期被忽视的手工制品可能是一种“对应计数”方法中用到的代符。

不过,考古一直是完全的男性的世界。所以,一开始贝瑟拉的发现受到强烈的排斥和嘲笑。但是,科学是人类最公平公正的行为。随着贝瑟拉的理论被越来越多的研究支持,最终她被学术界接受了。现在认为,最早在公元前8500年前,苏美尔人就发展出一套由陶筹代符组成的复杂计数法,用来记录不同类型和数量的大宗商品:有锯齿的圆锥体代表面包、椭圆体代表油、平行六面体代表啤酒等等。在之后的5千多年的时间里,这套体系并没有太大改变。直到公元前3000年左右,人们终于又迈出重要一步,由三维的陶筹系统变成使用芦苇杆在泥板刻写代符的二维记录系统。而人类最早的楔形文字就是从这些商业活动的记账的陶筹符号产生的。

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苏美尔人发明了类似陶筹的最早的骰子。

 

*

中国在春秋时代就有六博。六博有大博、小博,都是类似骰子的博戏。大博用“著”,即条签,小博用“茕”。著有六支,每支刻一字,称为彩。周代有六艺,六礼,六气,而到秦汉五行学说开始流行,所以著到秦汉之际又变成木质的五枚,称为五木。这就是李贺诗中曾提及的唐代著名的五木。茕后又称琼,为橄榄形有五个平面的骰子,每面分别有一字。到晋朝开始出现正六面体的骰子。到唐代骰子定型。后世中国的骰子“一”和“四”分别用红字写成。据说“四”字描红也是起源于唐玄宗。一次杨贵妃与唐玄宗掷骰子时只能赢“四”,当骰子投出后,玄宗就大喊“四”,结果果然是“四”。于是,玄宗就给“四”字赐红。而日本的骰子只有“一”是红色的。概是于玄宗之前传入。温庭筠有《南歌子》就有写到中国骰子的红字:

一尺深红胜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
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

元稹在被贬多年回到东京洛阳走在街上时不仅一阵恍惚:

自从胡骑起烟尘,毛毳腥膻满咸洛。
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
火凤声沉多咽绝,春莺啭罢长萧索。
胡音胡骑与胡妆,五十年来竞纷泊。

现在洛阳街上音乐都是西洋的摇滚乐,连女人的打扮都是胡里胡气的胡妆。在元稹从小苦读的史书里中国不是这样的:

吾闻黄帝鼓清角,弭伏熊罴舞玄鹤。
舜持干羽苗革心,尧用咸池凤巢阁。
大夏濩武皆象功,功多已讶玄功薄。
汉祖过沛亦有歌,秦王破阵非无作。

唐朝诗歌兴盛,赌博也十分兴盛。其实,唐代各种娱乐都十分兴盛。这可能与唐代异族血统混入中华有一定关系。文化的交融激发文化的发展。唐代十分开放,胡风大受欢迎,成为长久的时尚。那时唐朝几乎被胡化变成胡朝了。

所谓胡风许多来自古波斯。古波斯大帝国曾经十分盛大,富庶,文明昌盛,而且极其懂得享乐。后来被兴起的阿拉伯伊斯兰大帝国灭亡,但那时的阿拉伯人文化落后,不仅需要靠波斯人来做官辅助治理国家,还要从波斯人那里学会享乐享,葡萄酒和波斯美女的肚皮舞,还有无穷无尽的美食和夜生活。古波斯人很像唐朝人,极其喜爱诗歌。他们一直与唐朝关系亲密。被阿拉伯人攻打的危急时刻还请求大唐救援,最后大唐没有去救,他们就亡国了。可亡国的国王带着妻儿和一些臣子竟然千里迢迢来到唐朝,还入朝做官了。而征服了古波斯的阿拉伯人呢,到了一千零一夜的时代,阿拉伯大帝国的哈里发和苏丹、贵族们就已经十分会享乐了,日夜奢华日夜奢靡,纸醉金离。他们又继续创造出极为璀璨繁复的伊斯兰古文明。其实,当年年轻的亚历山大也倾心古波斯的文明,一经征服波斯,他就换上了波斯人的白袍子和腰带,打扮的像一个古波斯的帝王。而中国人的很多享乐也是源于波斯。古代中国的乐器可以说大部分都是来自西域。

然而,诗歌和赌博却是中国的。

中国没有从古波斯学习过诗歌。而唐代还天才的发明了两个新的赌博游戏,将诗歌、欢宴与博戏结合起来,日后终于发展成中国人的国粹——麻将。这就是诗牌和叶子。唐人太爱写诗了,最早喜欢写诗于板上,称为诗板,后来又发展出在板上写韵字,抽取来进行赛诗。唐代诗人也喜欢赛诗,文人雅斗乐死不疲。后来诗牌越来越复杂,加入了骰子,诗歌的成分越来越小,最终荡然无存,发展成纯粹的赌博——牌九了。而叶子则是中国最早的纸牌,用于欢宴时助乐行酒,类似划拳,或许赌的也是作诗吧。同样,叶子开始很简单,在整个唐代非常流行,后来不断复杂化,到明代发展成马吊。到了清朝最终催生出了麻将,并迅速风靡一度征服了整个中国。

唐代真是一个有意思的朝代。我们的印象里似乎它非常强大,但如果认真考察就又会发现,唐代大部分的时间都处于混乱、动摇内乱外扰之中,疲于应付。但在这种状态下竟然拥有强大的凝聚力,延续了那么长的时间并创造出璀璨的文化。所以,唐代有一种气度,它没有文字狱,相当来说,各种自由较多,唐代官员与妓女的交往也无限制,“赌博”一词最早出现于唐代,唐代是最早关于赌博立法,并禁赌的时代,但从皇帝到民间又全民好赌,各种娱乐层出不穷。总之,唐代是一个矛盾而迷人的时代。它的生命力和文化上的创造力或许正是源于它的开放、宽容、自由的社会的环境,它有着一种优美的从容与自信,有着一种大国的恢弘的气度。但在如果微观的考察这个时代的个人命运,则仍然充满了古老的痛苦和忧伤。

 

*

不过,唐朝诗人有很多是贫困交加,所以也就有了刘禹锡《观棋歌送儇师西游》中的“蔼蔼京城在九天,贵游豪士足华筵。此时一行出人意,赌取声名不要钱。”下完之后,起身拍拍屁股,说:“啊,夜晚的天空真美。”就完了。

而韩愈这次搏杀可能还是比较严肃的。赢得的这幅画也就非为一般的画作。韩愈得到后十分喜欢珍视。后来在一次与朋友聚会时,他拿出画来与大家一同欣赏。古代和今天不同,今天是一个视觉泛滥的时代,每天人们生活在各种视觉冲击之中,而古代是一个视觉匮乏的年代,书少画更少,但是那时的人们对于书、画有着更强烈的渴望。然而,就是在这次赏画中却发生了一件奇事。当时在座中有一位姓赵的客人,看到画后就大为悲伤。原来这幅画是他年轻时临摹的,他极为珍爱。可是,二十年前他把画丢失了。这二十年里他一直想念着这幅画,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意外见到,自然悲喜交加难以抑制。现在他已经无力将它再次临摹下来,所以他请当时在座有善画者替他临摹一幅。韩愈是一个豪爽义气之人,他听过之后就慷慨答应将这幅画送给赵某。但他自己对这幅画也是十分珍爱啊,于是在送出之前就先用文字把画细细描摹下来,今后想念时就可以拿出文字读一读,在想象中重新观赏此画,然后再次回味这段奇缘轶事。

《画记》

杂古今人物小画共一卷。骑而立者五人,骑而被甲载兵者十人,一人骑而执大旗前立,骑而被甲载兵行且下牵者十人,骑且负者二人,骑执器者二人,骑拥田犬者一人,骑而牵者二人,骑而驱者三人,执羁靮立者二人,骑而下倚马臂隼而立者一人,骑而驱涉者二人,徒而驱牧者二人,坐而指使者一人,甲胄手弓矢鈇钺植者七人,甲胄执帜植者十人,负者七人,偃寝休者二人,甲胄坐睡者一人,方涉者一人,坐而脱足者一人,寒附火者一人,杂执器物役者八人,奉壶矢者一人,舍而具食者十有一人,挹且注者四人,牛牵者二人,驴驱者四人,一人杖而负者,妇人以孺子载而可见者六人,载而上下者三人,孺子戏者九人: 凡人之事三十有二,为人大小百二十有三,而莫有同者焉。马大者九匹,于马之中又有上者、下者、行者、牵者,涉者、陆者,翘者、顾者,鸣者、寝者,讹者、立者,人立者,龁者,饮者,溲者,陟者,降者,痒磨树者,嘘者,嗅者,喜而相戏者,怒而蹄啮者,秣者,骑者,骤者、走者,载服物者,载狐兔者: 凡马之事二十有七,为马大小八十有三,而莫有同者焉。牛大小十一头,橐驼三头,驴如橐驼之数而加其一焉。隼一,犬、羊、狐、兔、糜、鹿共三十,旃车三两。杂兵器、弓矢、旌旗、刀剑、矛楯、弓服、矢房、甲胄之属,瓶、盂、簦、笠、筐、筥、锜、釜、饮食服用之器,壶矢博奕之具,二百五十有一,皆曲极其妙。

贞元甲戌年,余在京师,甚无事,同居有独孤生申叔者,始得此画而与余弹棋,余幸胜而获焉。意甚惜之,以为非一工人之所能运思,盖丛集众工人之所长耳,虽百金不愿易也。明年,出京师,至河阳,与二三客论画品格,因出而观之。座有赵侍御者,君子人也。见之戚然若有感然,少而进曰:“噫,余之手摹也。亡之且二十年矣。余少时常有志乎兹事,得国本,绝人事而摹得之。游闽中而丧焉。居闲处独,时往来余怀也。以其始为之劳而夙好之笃也,今虽遇之,力不能为已。且命工人存其大都焉。”余既甚爱之,又感赵君之事,因以赠之,而记其人物之形状与数,而时观之以自释焉。

所以,这第一段大段的唠唠叨叨可能只对韩愈自己是有意义的。

 

冷翠烛(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170.html

冷翠烛(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382.html

冷翠烛(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732.html

冷翠烛(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1211.html

冷翠烛(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2106.html

冷翠烛(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3903.html

冷翠烛(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387.html

冷翠烛(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890.html

 冷翠烛(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5546.html

冷翠烛(1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6310.html

冷翠烛(1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7367.html

冷翠烛(1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8197.html

冷翠烛(1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9433.html

 冷翠烛(1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0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