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翠烛(23)

楼主 (文学城)

*

唐代知识分子阶层和妓女的关系十分密切,这已多有考证、论述。而且,唐代对于官员和妓女的接触并无限制。许多唐代诗歌里会写到与妓女的交往。李白、白居易可能是写的最多的诗人。李白的妓乐诗写的直白,奔放;白乐天的妓乐诗写的平易,怡然。李白写过不少双飞诗;白居易更有“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他还以迫切的心情给元稹写信告知:“报君一事君应羡,五宿澄波皓月中。”老杜严肃,忧国忧民,每天为国家大事和沧桑忧愤,但也写过与妓女小聚之诗,《携妓纳凉晚际遇雨》:

雨来沾席上,
风急打船头。
越女红裙湿,
燕姬翠黛愁。

与唐代不同,宋朝对于官员与妓女的关系开始有所限制。限制一方面来自于体制内官员的批评,同僚弹议;另一方面是朝廷的法规。例如《广元条法事类》规定,记监类和相类官员不得参加妓乐宴会,否则将予以处罚。同时,州教授、学职事也是禁止参加这类娱乐活动的。到宋朝晚期已经开始有官员提出废除官妓制度。不过,政府只是对公开场合严肃活动中的妓女的参与有所限制,但也并未特别认真的禁止。虽然时有处罚,但处罚并不重,采取“郡县官公务之暇,饮食宴乐,未为深罪”的宽容态度。所以,宋朝官员公开与妓女的聚会宴乐仍然盛行。这些从苏东坡的许多诗词故事可以了解。那时的官员有时简直忙得像今天明星走穴,《青琐高议》载温琬“被籍其名府中,自府主而下呼叫频数,日不得在家”。这位叶适的日常生活中的所接触的妓女姑娘是“过客如云,无时不开宴,望顷刻之适不可得”。不过,各种限制也并非完全没有作用。宋龚明之《中吴纪闻》说:“乐天为郡时,尝携容满、张志等十妓,夜游西湖虎丘寺,尝赋纪游诗。为见当时郡政多暇,而吏议甚宽,使在今日(指宋代),必以罪闻矣!”即在宋代已经不能像唐朝的官员那样为所欲为了。

中国的文化就在这样的改朝换代中绵绵不断的延续着,同时也在慢慢的改变着。

 

*

唐朝的人那么宠着进士,这样一来进士就很自恋了。

白居易在给好友元稹的书信《与元稹书》中说:

“及再来长安,又闻右军使高霞寓者欲聘娼妓,妓大夸曰:‘我诵得白学士长恨歌,岂同他哉?’由是增价。

又足下书云:‘到通州日,见江馆柱门有题仆诗者,’何人哉?又昨过汉南日,适遇主人集众娱乐,他宾诸妓见仆来,指而相顾曰:‘此是《秦中吟》、《长恨歌》主耳!’自长抵江西三四千里,凡乡校佛寺逆旅行舟中,往往有题仆诗者,士庶僧徒孀妇处女之口,每有咏仆诗者。此诚雕篆之戏,不足为多。然今时俗所重,正在此耳。”

唐代这位妓女姑娘多么可爱。那时白居易的长恨歌刚刚写出不久,她就把它背下来,并引以自傲。

白居易也真牛啊。这样的夸耀自己,不仅洋洋得意,而且毫无顾忌,还特别罗嗦没完没了。人家元稹是谁啊,那可是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千古绝唱的大诗人啊。这要是放在今天,可就不一样了。你没完没了对着朋友或同僚这样自恋,大家就不和你玩了,都开始沉默,什么也不说,就是不理你了,把你边缘化了。

可是,唐代的气度开阔,和今天是不一样的。

元稹在白居易的诗集《白氏长庆集》的序中,这样写道:

“二十年间,禁省、观寺、邮候、墙壁之上无不书,王公、妾妇、马走之口无不道。缮写模勒,炫卖于市井中,或持之以交酒茗者,处处皆是。”

简而言之,就是白居易在向元稹描述,神州大地,从城镇到乡野,从闹市到驿站,到处都在诵读他的诗歌。而元稹证实,是这样的。

然而,当年科举考试时,先要拜码头,士子要把诗作送给考官。今天是要忌讳或偷偷摸摸做的,当时是规矩。所以,有时一件事情不同的思考会产生不同的判断,各有利弊。那时,白居易来到京城长安,见到考官顾况,把自己的诗作递上。顾况刚一看到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就扑哧一下笑出声。这人是谁呀?怎么叫这个名字啊?白居易。顾就说:长安大米很贵啊,白居可非常不易啊。谁给你免费的午餐啊,白吃白喝,哪那么容易呀。可一读到白居易17岁时写下的诗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马上又说:有诗如此居亦不难。

《幽闲鼓吹》云:尚书白居易应举,初至京,以诗谒著作顾况。况睹姓名,熟视白公曰:“米价方贵,居亦弗易。”乃披卷,首篇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却嗟赏曰:“得道个语,居亦易矣。”因为之延誉,名声大振。唐朝人对于诗歌的喜爱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

什么才是最可怕?长诗啊。

也许,元稹其实也受不了白居易的。他写那么长的信在他的面前来自夸自恋。一个男人过于自恋怎么说都是对另一个男人自尊心的伤害,对于女人可能也是一样的。

后来,元稹就给白居易写了特长的一首诗,叫《酬翰林白学士代书一百韵》。就是酬谢翰林白学士,也不写信了,给写一百句诗吧。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元稹在报复白居易。而且,这首诗是写在白居易的那封信之前还是之后,其实我也搞不清。我觉得如果是之前,那么报复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因为,在这个时间报复,白居易是很难察觉的。

《酬翰林白学士代书一百韵》

昔岁俱充赋,同年遇有司。八人称迥拔,两郡滥相知。
逸骥初翻步,鞲鹰暂脱羁。远途忧地窄,高视觉天卑。
并入红兰署,偏亲白玉规。近朱怜冉冉,伐木愿偲偲。
鱼鲁非难识,铅黄自懒持。心轻马融帐,谋夺子房帷。
秀发幽岩电,清澄隘岸陂。九霄排直上,万里整前期。
勇赠栖鸾句,惭当古井诗。多闻全受益,择善颇相师。
脱俗殊常调,潜工大有为。还醇凭酎酒,运智托围棋。
情会招车胤,闲行觅戴逵。僧餐月灯阁,醵宴劫灰池。
胜概争先到,篇章竞出奇。输赢论破的,点窜肯容丝。
山岫当街翠,墙花拂面枝。莺声爱娇小,燕翼玩逶迤。
辔为逢车缓,鞭缘趁伴施。密携长上乐,偷宿静坊姬。
僻性慵朝起,新晴助晚嬉。相欢常满目,别处鲜开眉。
翰墨题名尽,光阴听话移。绿袍因醉典,乌帽逆风遗。
暗插轻筹箸,仍提小屈卮。本弦才一举,下口已三迟。
逃席冲门出,归倡借马骑。狂歌繁节乱,醉舞半衫垂。
散漫纷长薄,邀遮守隘岐。几遭朝士笑,兼任巷童随。
苟务形骸达,浑将性命推。何曾爱官序,不省计家资。
忽悟成虚掷,翻然叹未宜。使回耽乐事,坚赴策贤时。
寝食都忘倦,园庐遂绝窥。劳神甘戚戚,攻短过孜孜。
叶怯穿杨箭,囊藏透颖锥。超遥望云雨,摆落占泉坻。
略削荒凉苑,搜求激直词。那能作牛后,更拟助洪基。
唱第听鸡集,趋朝忘马疲。内人舆御案,朝景丽神旗。
首被呼名姓,多惭冠等衰。千官容眷盼,五色照离披。
鹓侣从兹洽,鸥情转自縻。分张殊品命,中外却驱驰。
出入称金籍,东西侍碧墀。斗班云汹涌,开扇雉参差。
切愧寻常质,亲瞻咫尺姿。日轮光照耀,龙服瑞葳蕤。
誓欲通愚謇,生憎效喔咿。佞存真妾妇,谏死是男儿。
便殿承偏召,权臣惧挠私。庙堂虽稷契,城社有狐狸。
似锦言应巧,如弦数易欺。敢嗟身暂黜,所恨政无毗。
谬辱良由此,升腾亦在斯。再令陪宪禁,依旧履阽危。
使蜀常绵远,分台更嶮巇。匿奸劳发掘,破党恶持疑。
斧刃迎皆碎,盘牙老未萎。乍能还帝笏,讵忍折吾支。
虎尾元来险,圭文却类疵。浮荣齐壤芥,闲气咏江蓠。
阙下殷勤拜,樽前啸傲辞。飘沈委蓬梗,忠信敌蛮夷。
戏诮青云驿,讥题皓发祠。贪过谷隐寺,留读岘山碑。
草没章台阯,堤横楚泽湄。野莲侵稻陇,亚柳压城陴。
遇物伤凋换,登楼思漫瀰。金攒嫩橙子,瑿泛远鸬鹚。
仰竹藤缠屋,苫茆荻补篱。面梨通蒂朽,火米带芒炊。
苇笋针筒束,鯾鱼箭羽鬐。芋羹真底可,鲈鲙漫劳思。
北渚销魂望,南风著骨吹。度梅衣色渍,食稗马蹄羸。
院榷和泥碱,官酤小麹醨。讹音烦缴绕,轻俗丑威仪。
树罕贞心柏,畦丰卫足葵。坳洼饶尰矮,游惰压庸缁。
病赛乌称鬼,巫占瓦代龟。连阴蛙张王,瘴疟雪治医。
我正穷于是,君宁念及兹。一篇从日下,双鲤送天涯。
坐捧迷前席,行吟忘结綦。匡床铺错绣,几案踊灵芝。
形影同初合,参商喻此离。扇因秋弃置,镜异月盈亏。
壮志诚难夺,良辰岂复追。宁牛终夜永,潘鬓去年衰。
溟渤深那测,穹苍意在谁。驭方轻騕袅,车肯重辛夷。
卧辙希濡沫,低颜受颔颐。世情焉足怪,自省固堪悲。
溷鼠虚求洁,笼禽方讶饥。犹胜忆黄犬,幸得早图之。

这么长的诗要读下来,可真是一种,

折磨啊。

不过,当年白居易和元稹的诗歌唱和是中唐的一大盛事。元白之间的友谊也是人世间的美妙奇迹。

 

*

李白、白居易和元稹都以风流闻名,写过许多情色之诗。但是,李白和白居易,有性无爱,有欢无爱,对于他们性只是性。所以,他们会更轻松,比较单纯,只有欢愉,而不会有伤痛。但有性也有爱时,常常会因爱成伤。所以,元稹的诗有时就非常伤痛。李白写欢爱有时情感是悲凉的,但写来气质仍然轻而俗,他不可能写出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样的痛彻;而白居易写的《长恨歌》,那么长,里面也有伤痛和愤懑,但是香艳情色冲淡了伤痛愤懑,他也写不出元稹的“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那几近无言的苍凉。

 

*

唐朝人那么宠着进士,热爱诗歌。不过,《北里志》中还记载过一个可爱的妓女姑娘,王苏苏。她可根本就没有把进士当回事。

《北里志》中说这个苏苏,“在南曲中,屋室宽博,卮馔有序。女昆仲数人,亦颇善谐谑。”昆仲就是兄弟的意思,女昆仲就是女姐妹。唐代民间的妓女业已经发展成规模,有了老鸨这样的角色,那时称为“假母”。苏苏的嘴很厉害,爱挖苦人,“亦颇善谐谑”。当时有些名气。从记载唐代安史之乱前的妓女事迹的《北里志》可知,当年唐朝的文艺男青年最喜欢嘴皮子厉害,“善谐谑”的犀利女。相貌并不重要,当时有些说话犀利幽默的妓女甚至貌丑年老。曾经,唐朝著名的诗人出家做道士的李冶曾在与文艺男青年的欢聚上调戏当时的名士刘长卿。因为刘患有疝气,李冶看见他随口就吟出陶渊明的一句诗:“山气日夕佳。”先生的疝气好些了吧?刘长卿反面不改色,当即回以陶渊明的诗句:“众鸟欣有托。”当年没有手术,露出的疝核只能用布托着。说完之后,可能还会说:谢谢妹妹的关心。而一时间众人已是拍手爆笑了。

苏苏的名声被一个叫李标的进士知道,就开始对她朝思暮想了。李标不仅是新科进士,而且可是正经的红二代。“自言李英公勣之后。”李勣原名徐世勣,是当年力破东突厥拿下高句丽的名将,后来被高祖赐李姓。所以,李标才老是爱对人自我介绍时说:我是李勣的后代。李标想苏苏想的厉害,结果有一天他进士导师王致君就带着他和自己的一个弟侄去找苏苏。看来王导师和苏苏相熟。

 

*

到了苏苏那里,李标喝酒,一高兴就提笔在家苏苏的窗纸上写下一首诗:“春暮花株绕户飞。王孙寻胜引尘衣。洞中仙子多情态,留住阮郎不放归。”这唐代可真的是不得了。人人吟诗,处处有笔墨,一高兴就往墙上窗纸上写。而且个个都有学问。这个“阮郎不放归”的典故,简单来说就是,阮郎和朋友刘晨在放假时去山里自驾游,结果迷路了。后来也不知道走到哪了就遇到了两个女子。结果就在女子的家中住下。这样一日游就改成了农家乐七日游了。在女人子家中好吃好喝,和女孩子们一起玩。

如果经常读格林童话或者聊斋志异就会知道,这多危险啊。而书中的确用了这样的句子来描述:“酒酣作乐,刘阮欣怖交并。“这里已经有了一些异样的气氛。结果到了晚上,两个人去了各自的帐中休息。但是,这时那两个女子也分别走进了他们的帐中。形色妖娆。这时是在深山中,外面夜色森黑,帐中灯火昏明。 “至暮,令各就一帐宿,女往就之,言声清婉,令人忘忧。”

就这样他们一玩就过了十多天,那时没有手机微信,阮郎想回家,可那个女的却说:“君已来是,宿福所牵,何复欲还邪?”听了这句话,阮郎后背发凉,就不敢回去,然后又留下来。这一留就又是半年过去。

接着,春天来了。

“遂停半年。气候草木是春时,百鸟啼鸣”,这下阮郎可真的想家了,想的很伤心,“更怀悲思,”于是就跪下苦苦哀求要回家。这时那个女人说:“罪牵君,当可如何?”那个女子说的这句话挺神秘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说完,那个女的就一挥手叫进来三、四十个女子,这简直像是黑帮片。她们是要暴打阮郎吗?或者和阮郎玩性虐的游戏?

不是的。她们走进来后,那个女子让她们集体奏乐,然后,把阮郎和刘晨送回去了。

可是,这一回到家,两个人就感觉非常的恍惚。离开短短半年,家乡的样子全变了。

“既出,亲旧零落,邑屋改异,无复相识。”

村子里的人他们一个都不认识,那些人也不认识他们。于是他们就打听。结果说出自己的名字后,村里的老人中有知道的,告诉他们说,在上一辈村子里的爷爷奶奶中,的确有一个叫阮郎和刘晨的人,但是那两个人有一次去山里一日游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个故事的结尾更有意思,和桃花源记完全不同。

两个人在村子里平静的住了几年之后,又一次出走了,而且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人们也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至晋太元八年,忽复去,不知何所。”

 

*

苏苏开始读李标写的诗。唐代给妓女写诗非常普遍,所以那时的妓女,尤其是有点名气的,可不是你随便给写首诗就会激动得想到永远会有多远啊,诗的远方啊。所以,开始苏苏读了更本没在意,可能觉得李标的夸奖还不够劲,但马上苏苏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夸她,是李标在自恋!白居易或许可以在苏苏小姐面前自恋,我们不是非常肯定。但可怜的红二代李标不可以。“先未识,不甘其题,”因为诗句中是说阮郎不想留要走,而是那个女子留他的。所以,苏苏小姐就生气了。她马上说:谁要留你了。你别乱说啊。

“阿谁留郎君,莫乱道!”

这可能是唐朝时的口语吧,听着很好听。有些像江南口音。可惜文字能把苏苏的故事留下来,却留不下苏苏的声音和容颜。我们今天就不知道当年苏苏在说这句话时是如何的声音,如何的神情,是让人忍俊不禁,还是心生怜爱,还是“欣怖交并”。

结果苏苏说完了还不解气,就拿起笔咬着牙在窗上也写下了一首诗:

“怪得犬惊鸡乱飞,羸童瘦马老麻衣。阿谁乱引闲人到,留住青蚨热赶归。”

这个唐朝真的是不得了,每个人那是随口就能说出来的就是诗啊。从诗经时代到盛唐风光,中国人对诗是如此的热爱呢。中国在历史上是一个诗的国度。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在任何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能像个中国古代,把诗变成一种生活,并且融入整个民族的血液里,变成一种民族的精神。在西方,诗歌仅仅是一种文体而已。

苏苏的这首诗写得很活泼,但也的刻薄,的确是“亦颇善谐谑”。因为这最后一句就是:你留下钱来赶快走人吧。这是对李标给予了价值观上的否定。

古代的士大夫的价值观轻视钱财,不愿意轻易的谈论到钱。一方面有钱时,他们会很大方,毫不在意钱财。《北里志》记载进士中举后狎妓,“所赠资则倍于常数”。《因话录》:“睦州刺史柳齐物少而俊迈,家富于财,因调集至京师,有名娼陈娇如者,姿艺俱美,柳诣悦焉。陈云:第下锦帐二十里,即奉事终身。本易其言戏之耳。翌日遂如数载锦帐以行。陈大惊,且赏共奇特,竟纳入柳氏家执媵仆之礼。”可见柳齐物狎妓时喜欢上了名娼陈娇如,陈开玩笑说:你要娶我就铺下锦帐二十里,结果柳齐物真的用车载着如数的锦帐来接陈娇如了。

另一方面呢,他们也不太在意生活的窘迫,因为士人之间并不太会以有钱没钱进行价值判断。这种价值观客观上造成了古代文人阶层的一种节气。比如,明清时,中国的许多儒医看病时不会向你收费,因为耻于言钱,都是你看着给。所以,有钱人往往会给的很多,没钱的人会给一些东西,比如几个鸡蛋。而且,对于非常贫困的病人,儒医还会送药甚至送钱。今天有中医史学博士研究,发现清代江浙一代的儒医普遍并不富裕。至少在唐宋时,士人狎妓也是如此所以。据说,李白、温庭筠当年玩时没钱了,就以诗替代嫖资了。

 

*

关于青蚨。青蚨是古代铜钱的代名词。

青蚨的故事见于刘安 《淮南万毕术》,干宝的《搜神记》中也有记载。青蚨是传说中的一种飞虫,一子一母,“形似蝉而稍大,味辛美,可食。”。据说,如果把子虫抓走,无论你把它放在哪,母虫晚上都会飞来找子虫把它带走。于是有聪明人就想出一个主意:把虫子抓来杀死,然后把母子的血分别涂在不同的钱上。这样拿涂了子虫血的钱去买东西,比如一只昂贵的黄金夜壶,晚上你花掉的钱就又飞回来啦。梁元帝《乌栖曲》中有“金壶夜水讵能多,”可你总是在晚上起夜,夜水又很多,但是今夜你却越急越是找不到那把你白天刚刚买来的黄金夜壶。因为它也被涂上了青蚨的血。

我经常就会思想青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的虫子呢?如果我把一只虫子捉住带走,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藏起来,翻山越岭,地角天涯,异国他乡。可是,到了晚上另一只虫子依然会飞来找到它。无论我藏在哪里,走的多遥远。超越时空,和物理的局限。这是什么?

像是量子纠缠。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这就是思念。

 

*

这首诗写完了可就不好玩了。那时苏苏写罢,放下笔,不再去看李标,而是扭着头看着窗上诗句的墨迹渐渐变干。李标呢,看完了苏苏写的诗,就把头扭了过来,不看苏苏,也不说话,而是两眼看着前方,眼神发直。那么,李标这时是否是在“欣恐交并”呢?不是的。如果是“欣恐交并”,那么李标坐在那脸就会一会儿发白一会儿发红,阴晴不定。而《北里志》记载:“标性褊,头面通赤”。也就是说,李标坐在那儿满脸通红,一言不发。这是自信心在崩溃的表现。然后,李标就突然站起来,什么话都不说,向外走。走到了外面,苏苏当然没有来送他了。而李标一头钻进自己的车子里,对司机说:回家。所谓“命驾先归”。老王还纳闷呢,一边赶快发动车子,一边问:哎,今天怎么这么快?身体不舒服吗?

“标性褊”就是说李公子不够圆通豁达,爱急。不过,那时的士大夫毕竟经历儒家文化熏陶,社会世子与妓的关系还是比较和谐,相互尊重。如果是今天,苏苏胆敢如此调笑红二代李公子很可能会被暴打一顿然后被强暴了。

 

 

冷翠烛(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170.html

冷翠烛(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382.html

冷翠烛(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0732.html

冷翠烛(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1211.html

冷翠烛(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2106.html

冷翠烛(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3903.html

冷翠烛(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387.html

冷翠烛(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4890.html

 冷翠烛(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5546.html

冷翠烛(1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6310.html

冷翠烛(1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7367.html

冷翠烛(1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8197.html

冷翠烛(13)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39433.html

 冷翠烛(14)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0152.html

 冷翠烛(15)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015.html

 冷翠烛(16)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1927.html

 冷翠烛(17)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457.html

冷翠烛(18)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2970.html

 冷翠烛(19)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540.html

冷翠烛(20)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3965.html

冷翠烛(21)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4290.html

冷翠烛(2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6451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