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云端豪宅住户的烦恼:漏水、噪音,电梯停运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5日 13点48分 PT
  返回列表
20763 阅读
10 评论
纽约时报

纽约出现了一连串打破纪录、达到新高度的公寓塔楼,然而不到十年,第一批关于缺陷和投诉的报告开始出现,这让人担心,其施工时使用的方法和材料,不足以支撑千尺公寓成为可能的工程突破。了解其中一些纠纷的工程师表示,许多同样的问题正在其他新建大楼悄然发生。 https://t.co/Rg31LIQmSf

—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February 5, 2021

公园大道432号大楼高度近1400英尺,一度是世界上最高的住宅楼,也是五年前纽约豪华共管公寓热潮的顶峰——这股浪潮主要由寻求谨慎和高额回报的外国买家推动。

六年后的现在,这栋高端大楼的居民与开发商发生了争执,而且自己内部也存在分歧,这表明即使是动辄数百万美元的价签,也不能保证生活不出现问题。根据业主、工程师的描述和《纽约时报》获得的文件,这些索赔包括管道和机械故障造成的数以百万美元计的漏水损失;电梯故障频繁;以及像奴隶划桨船一样吱吱作响的墙壁——所有这些可能都与这座建筑的主要卖点有关:它那耸入云霄的高度。

纽约出现了一连串打破纪录、达到新高度的公寓塔楼,然而不到十年,第一批关于缺陷和投诉的报告开始出现,这让人担心,其施工时使用的方法和材料,不足以支撑令这些彰显身份的千尺公寓成为可能的工程突破。了解其中一些纠纷的工程师表示,许多同样的问题正在其他新建大楼悄然发生。

纽约的所谓“亿万富翁街”是中央公园附近一排重新定义城市天际线的超高大厦,公园大道432号的纠纷也凸显了这里鲜为人知的景象,几乎所有买家的身份都被空壳公司掩盖着。

这座细长的大楼因其高度争议,被批评人士比作竖起的中指,目前楼盘已基本售罄,预计价值31亿美元。2016年,第96层的顶层公寓以近88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代表沙特零售巨头法瓦兹·阿尔霍凯尔(Fawaz Alhokair)的一家公司。2018年,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和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Alex Rodriguez)以1530万美元的价格在那里买了一套4000平方英尺的公寓,大约一年后又卖了出去。

现在,这些居民——世上最富有和最有影响力的一群人——之间的通信往来,披露了如何在房子价值不受重创的情况下解决问题的刺耳争辩。

“我曾坚信这将是纽约最好的建筑,”公园大道432号最早的居民之一萨琳娜·阿布拉莫维奇(Sarina Abramovich)说。“他们至今视它为上帝给世界的礼物,而事实并非如此。”

开发商之一CIM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建筑物“是一个得到成功的设计、建造且几乎售罄的项目”,并且他们正在与公寓委员会“合作”,直到1月由选出的居民接管前,委员会一直由开发商运营。(开发商通常在大楼投入使用的最初几年控制公寓委员会。)“就像所有新建筑一样,在此期间还存在维护和收尾工作,”他们说。另一家开发商麦克罗威地产(Macklowe Properties)拒绝置评。

施工管理公司Lendlease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们“一直在与开发商保持联系”,“关于住户的一些意见,我们目前正在进行评估。”

该建筑多次出现走水问题,包括2018年11月的两次漏水,大楼总经理伦·查纳内奇(Len Czarnecki)在给居民的电子邮件中承认了这一点。第一次漏水发生在11月22日,原因是60楼一根高压上水管的法兰盘“爆裂”,也就是连接管道的一种端部凸起部件。四天后,74楼的“水管故障”导致电梯井道进了水,使四台住宅电梯中的两台停运了数周。

这两起事件都发生在设备层,这些设备层被批位置过高——这种设计特征允许开发商建造超过可容许高度上限的建筑,因为设备层不计入建筑物的允许尺寸。

在通过电话联系到查纳内奇后,他表示“不便发表评论”。

阿布拉莫维奇说,在第一次事故发生后,水流到距离渗漏处几层的她的公寓,造成了约50万美元的损失。

SOM建筑设计事务所主任卢克·梁(Luke Leung,音)说,在超高层建筑中最常见的投诉之一是噪音。他听到建筑物摇摆时墙壁之间的金属隔板吱嘎作响,以及风吹入门口和电梯井道中的幽灵般的哨声。

根据2019年业主会议的记录,公园大道432号的居民抱怨他们的公寓里发出吱吱作响的声音、敲打声和咔嗒声,以及将垃圾扔进垃圾道时“听起来像炸弹”。

建筑物中的问题带来大量新的支出。来自管理处的电子邮件提到,由于保险费和维修费等费用的上涨,2019年的年度普通费用增长了近40%。

公寓居民爱德华·斯林宁(Eduard Slinin)在去年年底当选管委会董事,他在2020年发送给邻居的信件里报告该建筑的保险费用已在两年内增加了300%。管委会发出的一封信函表示,保费暴涨的部分原因是消防喷淋系统的一次触发,以及2018年发生的另外两次“与水有关的事故”,使该建筑的承保损失约达970万美元。

一些居民还就该建筑由米其林星级厨师肖恩·赫加特(Shaun Hergatt)掌勺的私家餐厅涨价提出了抗议。大楼于2015年底投入使用时要求房主每年在该餐厅花费1200美元;到2021年,尽管由于大流行而导致营业时间有限,但这一要求跃升至1.5万美元。早餐不再免费。

居民分成了小组,他们许多人在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都住在别处。身为公司运输集团(Corporate Transportation Group)总裁的斯林宁在一封给居民的信里写到,他正在与103个公寓单位(不包括员工公寓)中的40位“利益相关业主”一起,尝试控制建筑的维护费用以及潜在的危险状况。

这些业主委托了工程公司SBI咨询来研究机械和结构的问题。初步发现显示,观察到的机械、电气和卫生设备组件中有73%不符合开发商的图纸,并且有近四分之一“存在实际的生命安全问题”,斯林宁写道。

SBI没有回复请求置评的电子邮件或电话。斯林宁随后在电话中表示不需要过分在意SBI的发现,称设备问题“是小事情”。

居民在如何解决该建筑的问题上存在分歧。房地产投资公司JSF资本(JSF Capital)的负责人、最近获得董事会席位的房主杰奎琳·芬克斯坦-勒博(Jacqueline Finkelstein-Lebow)在给居民的一封信中称,有居民试图“找律师”告开发商,这是不明智的。她还否认她的管委会董事竞选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她的丈夫是维克多集团(Vector Group)董事长贝内特·勒博(Bennett Lebow),维克多集团是道格拉斯·埃利曼地产公司(Douglas Elliman Real Estate)——公园大道432号的销售经纪公司——的控股公司。道格拉斯·埃利曼的执行主席霍华德·洛伯(Howard Lorber)也是大楼居民之一。

芬克斯坦-勒博未回应置评请求。

阿布拉莫维奇说,这座大楼里的紧张状态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

她说:“这里的每个人都互相讨厌。”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居民都希望让争吵远离公众的视野。

I
InNorthTexas
1 楼
住得高, 愁得远。
w
wbkds
2 楼
噪音是正常的。这种高度的建筑必须随风左右摇摆,房屋就会发出吱吱声。
g
gameon
3 楼
所谓的高端人有高端烦恼,低端人有低端苦恼。 人生是否幸福不光看银行里躺着多少钱,晚上能睡个踏实觉最重要。
z
zhongguoren8
4 楼
花这么多钱,住的这么高,完全依靠电梯,上下全是邻居。。。 没有各种纠纷才怪呢。
客观陈述
5 楼
一帮穷b就别操心富人了,楼顶有直升机坪,电梯算个毛?
b
bashfulx
6 楼
If a fire alarm goes off at 2:00am. Nobody is allowed to use the elevators. Everyone has to go down the stairs.
g
gameon
7 楼
不知楼下银行有多厚,说话到挺嚣张。 直升机摔死名人,富豪不是一两个了。呵呵
g
gameon
8 楼
云端写字楼,许多公司一起办公,省时,省地,高端气派。但云端住宅,每天晚上大楼左右摇摆,嘎嘎响,担惊受怕,睡觉质量完全不能保证。 若遇上停水停电,痛苦不堪,更不用提火灾了。
t
tz2000
9 楼
是不是美国高层建筑的质量已经不行了,是不是应该请中国公司设计施工?
a
apache2000
10 楼
那黄瓜的日子不是更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