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性、副作用...“抄近路”的疫苗风险有多大?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8月23日 3点35分 PT
  返回列表
16113 阅读
16 评论
VOA

俄罗斯在进行了不到2个月的人体试验后,宣布开发出世界上第一支新冠疫苗,让世界震惊。大多数国家的科学家指责说,这是“愚蠢”和“危险”的做法,可是,也有一些国家表示对俄罗斯疫苗有兴趣。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这个星期初(8月16号),在“中俄合作新冠疫情防控学术交流会议”上表示,中国计划和俄罗斯共同开展临床试验,研制疫苗。这个声明被看作是对俄罗斯的支持。

那么,在全球疫苗竞赛中,要如何权衡紧急使用药物的利弊?这种“抄近路”的疫苗有哪些风险?又会给全球疫苗开发造成什么影响?

首先,目前被世卫组织看好,正式登记在册的全球开发中疫苗有165种,其中有29个新冠疫苗进入了临床试验,7种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而俄罗斯的疫苗被没有列入其中,那么,俄罗斯疫苗何以横空出世?台湾国家卫生研究院感染症与疫苗研究所生物制剂厂执行长刘士任博士说,俄罗斯的疫苗和英国、中国研发中的疫苗相似,并非独特。

刘士任说:“俄罗斯疫苗基本上属于重组腺病毒疫苗,重组腺病毒疫苗基本上利用腺病毒来替代一段新冠病毒的基因,来做成疫苗,所以它本身也是一种活病毒的疫苗。世界上也有几个国家也都是在做,包括牛津大学的也是腺病毒,在中国大陆也是一样有腺病毒载体的疫苗。”

专家指出,这种疫苗通常更难测试,更难确保机体对感染的特异反应,因此临床研究阶段耗时更长。

美国一些专家指出,俄罗斯疫苗跳过了三期试验,就获得政府批准,并将在10月份进行大规模接种,这是在迈出愚蠢和危险的一步。前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专家林晓旭对美国之音说,俄罗斯这个叫作“斯普特尼克一号”的疫苗只对30多人进行了临床试验,而且试验的数据都没有公布,完全是黑箱作业,是出于政治和商业利益的决定。

他说:“最大的问题当然就是它的一期二期临床结果完全没有对外公布,那不就是政府说了算吗?没有经过整个科学界的客观评估,怎么知道这个疫苗到底在一期二期中的安全性,还有免疫性如何呢?这就是一个黑匣子操作,总统说行就型。没有三期试验的话,你根本不知道在不同年龄段的大规模人群中抗体能有多长的持续性,能有多大的保护性,更大程度的安全性如何,会不会有长期的副作用等等,这些数据都没有出来,怎么会一下子就批准它呢?所以这里面要么有非常重要的政治考量,或者就是有什么其他的商业利益背后驱动,作出的一个比较愚蠢的决定。”

刘士任指出,紧急使用疫苗要有计划的,在可控制的人群中试打,要有医疗支持和保护,跟踪接种后的反应和副作用。他说,理想的疫苗的副作用要低于千分之一,而俄罗斯的临床试验人数远远不能确保疫苗的安全性。

针对钟南山宣布中国计划和俄罗斯共同合作开发新冠疫苗,前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专家林晓旭说,钟南山的说法只是一种政治上的宣誓而已。

林晓旭说:“实际上俄罗斯和中国合作也说明了他们的一个共同的政治目的,就是想要抢占疫苗的市场,尤其是俄罗斯开发的和中国开发的疫苗都面临着如何能够更有效地推广到其他国家去的问题。所以中国也在巴西、阿联酋等等做三期临床试验,其实它做这个事情的目的本身也为了疫苗将来的市场考虑的。俄罗斯觉得也许自己进入疫苗市场比较慢,所以它就想要抢先放一个‘卫星’上去。”

俄罗斯把研制新冠疫苗的计划以1957年发射的世界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克一号”的名字来命名。为俄罗斯疫苗研发提供资金的“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的主席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采访时,把研发疫苗的竞赛比作太空竞赛。

林晓旭说,从中俄两个国家的权力架构来看,普金做这样一个政治宣誓以后,估计疫苗紧急使用对象是俄罗斯军人,或者是一小部分临床的人士,他也不敢大面积在全国范围内用,因为对于他来说这个政治风险也是非常大的,估计俄罗斯的医疗人员也会阻止他的“疯狂”举动。

台湾国家卫生研究院感染症与疫苗研究所生物制剂厂执行长刘士任博士指出,除了政治层面外,俄罗斯仓促上阵的疫苗可能带来副作用,会给全球造成寒蝉效应。

他说:“如果不是政治面的话,你其实可以想象说,没有经过非常严谨地去大量试打,有可能产生的影响就是万一没效,或者有副作用,可能会对将来产生一种Anti(抵抗)的心理。因为过去在欧美有一些人士就开始提出来,疫苗不好,不要试打疫苗,至少小部分的人有这个声音,事实上这是最危险的声音。但是如果现在俄罗斯外面有传出来任何一个不好的消息,或一个不好的副作用,我想多多少少会影响到全世界其他人未来对这一类的疫苗会产生犹豫。”

刘士任举例说,就像当年最早腺疫苗用来做基因治疗的时候,因为产生了副作用,长达好几年没有人敢再用腺病毒当作医疗手段,后来发现并不是腺疫苗直接造成的影响,人们才逐渐恢复了信心。

一些政府官员说,新冠疫苗渴望在今年秋冬诞生,不过专家告诫说,不要让民众对疫苗抱以过高的期望,还是要等到三期临床试验完成后,安全性和有效性才能明朗。

S
Stareye
1 楼
川总羡慕俄罗斯快速疫苗羡慕得要发狂,他已经做出指示必须大选前出疫苗,结果FDA不听他的,不肯草菅人命,为速度放弃安全标准。气得他在推上大骂FDA。
t
tudoutudou99
2 楼
弯道超车,必须点赞
相信事实
3 楼
普京当然不会和床铺一样发疯,那根本不是普京的性格。他就是在忽悠床铺,逼床铺出牌,这样才可以让美国混乱。想想看,床铺为了争先,命令FDA必须马上批准使用未经试验的疫苗,那么结果是怎么样?无论是否美国真的使用,这混乱就够热闹啦。
天涯不此时
4 楼
中俄疫苗发生副作用致命一点儿不奇怪,意料之中。也不会影响人们对美国,欧洲国家按操作流程生产疫苗的信任。俄国咱不知道,中国的疫苗就是害人的。
平安之夜
5 楼
钟南山是科学家吗? 首先他是带私货的利益相关者,其次他是中共患养的政客,再次他才是某种层次的学者。他的良知早被野狗吃了。
I
InNorthTexas
6 楼
不管黑苗白苗,活下一半就是好苗。
d
duty
7 楼
不得不说普京有些急功近利,他竟然宣称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做了试验!有评论说有这么当爹的吗?有种的话应该在自己身上试验而不是在女儿身上试验,这才能显示父爱和为国献身的精神。
北美浪人
8 楼
俄罗斯疫苗到底质量如何?不是前阵子有报道:普京的女儿打疫苗死了!真的假的?
S
Science_东岸01
9 楼
Stareye 发表评论于 2020-08-22 19:11:00 川总羡慕俄罗斯快速疫苗羡慕得要发狂,他已经做出指示必须大选前出疫苗,结果FDA不听他的,不肯草菅人命,为速度放弃安全标准。气得他在推上大骂FDA。 ======================== 美国moderna疫苗三期实验7月底就已经开始为30000人接种了 正常情况临床三期为3-5个月左右,所以该疫苗如果进展顺利10月理论上可以拿到结果 由于美国政府已出资数十亿为量产做好准备,10月如结果不错11月确实可以开始量产 现在谁也不能保证11月一定能拿到疫苗,但如果有人说11月一定没疫苗,那这个人也有问题 10月底-11月初是出结果的时段,好坏消息都有可能 俄罗斯的疫苗全球没有一家会羡慕,moderna是全球最早进入三期的疫苗之一,没必要羡慕别人
j
jmszuo
10 楼
如果俄罗斯的疫苗成功了咋办?人们会怎么说?而且这种可能性极大。原因,1.俄选用腺病毒载体早已成功用其它病毒疫苗,是安全的。2.俄所选用的新冠病毒s基因,同现在世界上都在试验的疫苗基本都一样,发表的结果都产生了有效的抗体。 所以,俄罗斯的疫苗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S
Science_东岸01
11 楼
jmszuo 发表评论于 2020-08-22 19:42:30 如果俄罗斯的疫苗成功了咋办?人们会怎么说?而且这种可能性极大。原因,1.俄选用腺病毒载体早已成功用其它病毒疫苗,是安全的。2.俄所选用的新冠病毒s基因,同现在世界上都在试验的疫苗基本都一样,发表的结果都产生了有效的抗体。 所以,俄罗斯的疫苗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 腺病毒载体用在这个病毒疫苗上本身有重大缺陷,因为几乎所有人或多或少早已对多种相似腺病毒有过暴露史。理论上这个载体是该优先被排除的,之所以被优先使用,更大可能是因为该病毒遗传背景等条件好便于赶进度出活。陈巍一期临床的毒性就很大,小剂量效果不好,中高剂量毒性很大,没到三期就已经暴露严重问题,硬上三期是政治任务。
实话100
12 楼
弯道超车,车毁人
j
jmszuo
13 楼
Science_东岸01 发表评论于 2020-08-22 19:50:11 ================= 腺病毒载体用在这个病毒疫苗上本身有重大缺陷,因为几乎所有人或多或少早已对多种相似腺病毒有过暴露史。理论上这个载体是该优先被排除的,之所以被优先使用,更大可能是因为该病毒遗传背景等条件好便于赶进度出活。陈巍一期临床的毒性就很大,小剂量效果不好,中高剂量毒性很大,没到三期就已经暴露严重问题,硬上三期是政治任务。 陈微选的腺病毒载体一个很大的问题是选用的人群感染率很高的人腺病毒载体,所以即使用最高剂量也基本产生的抗体滴度很底且加大了毒性,基本就没用了。而牛津选用的腺病毒载体是动物来源就没这个问题,希望俄罗斯的载体没这个问题。
l
lue96500
14 楼
呆蛙专家,什么时候只知道吹牛却做不出来东西的人也有资格指手画脚批评别人了?
D
Doctor11
15 楼
出产假疫苗的地方就别说人家了
黑蝙蝠
16 楼
钟老头,晚节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