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属出具谅解书 律师称吴谢宇很有可能保住一命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4日 17点53分 PT
  返回列表
13810 阅读
6 评论
中国新闻周刊

轰动一时的“北大学子弑母案”12月24日一审开庭。

据福州中院消息,2020年12月24日,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吴谢宇故意杀人、诈骗、买卖身份证件案。

公诉机关指控: 2015年上半年,被告人吴谢宇产生杀害母亲谢天琴(被害人,殁年48岁)之念,网购刀具等作案工具后,于7月10日在家中将谢天琴杀害。作案后,吴谢宇谎称谢天琴出国陪同其交流学习,骗取亲友钱款共计144万元于以挥霍。为逃避抓捕,吴谢宇先后向他人购买10余张身份证件。2019年4月,吴谢宇被抓获归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谢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为逃避法律追究,买卖身份证件,其行为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应依法予以并罚。

在吴谢宇被捕后,其亲属曾委托律师胡朝晖作为其辩护律师,但在律师申请会见时被拒。12月24日,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事发后,他曾与吴谢宇的亲属见面,其爷爷因此事受到很大的打击,个人状况并不是很好。同时,对于吴的行为和作案动机,亲属也表示愤怒和困惑。

不过,作为吴谢宇的亲属,他们还是希望法院能轻判,此前也曾写下谅解书。“一头是母亲,一头是孩子,家属也很悲伤。吴谢宇没有兄妹没有父母,就这么一个孩子。”胡朝晖说。

案发后逃亡三年

2016年,“北大学生吴谢宇弑母案”轰动一时。根据福州警方通报,2月14日,警方发现女子谢天琴被人杀死在福州一所中学教职工宿舍内,其22岁的儿子吴谢宇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后,吴被悬赏追逃。

谢天琴的遇害时间为2015年7月10日。新京报报道称,吴谢宇用塑料将母亲的尸体包裹数层,并在每层缝隙中放入活性炭吸臭;同时,他还在事发房间内安装监控,并连接电脑用手机监控现场情况。

2010年,吴谢宇的父亲因癌症去世。中国新闻周刊此前报道,吴谢宇的父母双方的家庭条件都谈不上优越。吴家出身农村,家境贫困,有邻居还透露,其家族有着隐形的精神方面疾病史,吴谢宇三个姑姑或多或少都存在着神经系统方面的异常;谢天琴的家族比吴家条件稍微好一点,谢天琴是全家族中唯一的大学毕业生。

至于吴谢宇,谢天琴的同事曾透露,从童年时代起,他就表现出了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强大自律性。

教过吴谢宇的一位老师称,“吴谢宇绝对是天才一般的存在”。

谁想,就是这位天才型学霸残忍杀害母亲。在弑母后的7个月里,吴谢宇还伪装成母亲身份与外界保持联系,并以自己去美国读书的名义,向亲友借款144万元。

在福州警方发布悬赏通告后,吴谢宇一直不见踪迹。2016年5月,河南商丘警方曾协助发布悬赏通告,称吴可能潜逃至河南,但此后仍没有消息。

直到2019年4月21日,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被抓获,被捕时,吴的身上带了30多张通过网络购买身份证。多家媒体还曾报道,吴谢宇逃至重庆后,藏身夜场做“男模”。

2019年5月27日,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对吴谢宇做出批准逮捕决定。8月,该案报送至福州市人民检察院,随后12月,该案又移送至法院。

在吴谢宇被捕后,其亲属曾委托了两位辩护律师,但会见时均被拒绝。

胡朝晖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去年6月,他曾受吴谢宇爷爷和姑姑委托,前往福建福州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吴谢宇,但被看守所告知,吴写了声明,称其不需要任何人代他委托律师,警方已通过法律援助机构,为其指派辩护律师。

胡朝晖回忆,他要求办案人员出示吴谢宇所写的声明,但警方告诉他,爷爷无权为孙子委托辩护律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三款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的,也可以由其监护人、近亲属代为委托辩护人。”而第一百零八条第(六)项规定:“‘近亲属’是指夫、妻、父、母、子、女、同胞兄弟姊妹。”

但胡朝晖称,吴谢宇父母双亡,又是独生子,没有同胞兄弟姐妹,在司法实际中,这种特殊情况,很多地方是允许爷爷代为委托律师的。最终,胡朝晖未能见到吴谢宇本人。

法律人士:手段过于残忍,影响太恶劣

吴谢宇弑母后,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迫于家庭教育压力,还有说法是“帮妈妈解脱”。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在杀害谢天琴后,吴谢宇称曾想和母亲一起跳楼,但后来他自己突然不那么想死了”。

在吴谢宇弑母后,亲属表示出愤怒和困惑,其奶奶、爷爷也先后去世。

胡朝晖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时,他曾与吴谢宇的亲属见面,其爷爷因此事受到很大的打击,个人状况并不是很好。

不过,作为吴谢宇的亲属,他们还是希望法院能轻判,此前也曾写下谅解书。“一头是母亲,一头是孩子,家属也很悲伤。但毕竟还是有亲情的,吴谢宇没有兄妹没有父母,就这么一个孩子,他们说不能不管。”胡朝晖说。

胡朝晖表示,此案的审理还是比较特殊,该案发生于2016年,2019年底已移交法院,但到现在才开庭,时间间隔较长,“不清楚为什么延长这么久,也许是出现了新情况。”

多名律师表示,吴谢宇能否适用死刑是该案的焦点。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胡朝晖猜测,吴谢宇很有可能被判无期徒刑或死缓,但其作案动机不明,案件也存在一些争议,最终还是要看法院如何判定。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表示,一是吴谢宇家属已出具谅解书,希望法院能够轻判,二是此案发生于家庭内部,是一起人伦悲剧,对吴谢宇的亲属造成的伤害和打击更大,而对社会公共的危害要少一些,因此吴谢宇很有可能保住一命。

对于吴谢宇此前供述的“帮助妈妈解脱”,范辰律师认为,该说法是否成立需要看证据。“谁也没有帮助他人结束生命的权利,帮助他人自杀,将可能涉嫌故意杀人罪,而且怎么来证实?”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刘昌松律师认为,吴谢宇涉嫌故意杀人,如果亲属出具谅解书,尤其是由其母谢天琴的近亲属一方出具,可能会对案件产生影响,“但我个人倾向于应该判死刑并立即执行,因为作案手段过于残忍,社会影响太恶劣”。

至于吴谢宇以母亲名义向亲友借款140多万,刘昌松表示,吴可能已无力偿还,而且在其杀害母亲后,也丧失了对母亲财产的继承权。但若亲属放弃索赔,也只是减轻了吴的民事责任。

南山阳
1 楼
如果这也能不判死刑,那么就全面废止死刑
e
elmonte
2 楼
小声问:什么是“谅解书”?
x
xy676131
3 楼
刀下留人吧, 家族有神经方面的病史, 希望能留他一命, 他妈妈一定不希望他死
h
houtou72
4 楼
杀无赦!
相信事实
5 楼
都是律师在说,法官还没说呢
读书行路
6 楼
不明白家属有什么资格代替受害者出具谅解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