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想与不想,新一轮全球大变革已启动!(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4月4日 21点47分 PT
  返回列表
21698 阅读
5 评论
丁咚


太平世界,寰球同此凉热。

毛先生曾意气风发地在一首词里如此吟道。

自冷战结束以来,除了相对局部和短暂的动荡、战争、冲突之外,这个世界总体保持了近三十年的“太平”,全球化深入人心,毛先生描述的图景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在这一时期里,由于某种偶像的坍塌,由于对“历史终结”的普遍信仰,在全球范围内,闵主势力大举扩张,自油和繁荣在更广大的土地上生长,而昔日的敌手们亦握手言和,彼此接纳,一个统一的国际体系逐步成型,从而维系了相当长时间的和平。



但这一切随着新兴大国崛起,经济实力差距缩小,大国力量此消彼长,国家利益争夺、正治诉求分化及国际权力博弈白热化,“东风压倒西风”似不再虚谬;随着从网络技术、人工智能技术、核武器技术、弹道导弹技术、无人机技术,到新的国家发展模式论提出和对本国特定正治形态的突出强调,科技、军事和意思形态新的全面竞争态势明显,在不同的国家之间形成新的敌意;随着各自国家内部官僚正治的无能和弊病的扩大及国家间风险和对抗升级,引发了对混乱无序大面积扩展、对外政策实施软弱无力导致根本利益受损的潜在焦虑,表现出了某些集体性症候,整个世界步入了大转型新时代的启动期。



大转型的集体性症候之一是,不管你想与不想,全球大变革都已启动。新一轮大变革,根植于各国的内部根本需求,与世界各国人民的普遍热望合流,将对世界大转型产生强劲的推动力和塑造力。

历史性是新一轮大变革的显著特征之一,在新的历史周期里,通过变革将重塑晸治秩序、国际体系和国际规则,并终结一个为时不短的动荡期,开启全球和平与繁荣的全新局面。

韚命性是新一轮大变革的显著特征之二,新时代的大变革将彻底改变某些正治秩序,构造新的国际体系和国际规则,世界文明发展将呈现出根本性演变。

整体性是新一轮大变革的显著特征之三,这一轮大变革不是个别国家或经济体的个别现象,而是整体性趋势。不管是俄罗斯,还是美国,或者日本以及埃及,整个世界都将受到变革浪潮的冲击,不少国家都将在动荡中实现“浴火重生”。

长期性是新一轮大变革的显著特征之四,新的大变革将在为期10年到30年的时间里,方可“竟其功”。

不可逆性是新一轮大变革的显著特征之五,无论什么人,什么势力,希望阻止或者逆转新时代变革的趋势,都将是螳臂当车,徒劳无功。



大转型的集体性症候之二是,不管你想与不想,晸治权力的极化、强人晸治以及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思潮甚至法西斯主义的某些回潮,都将是比较长历史时期里的突出现象。

从北美到非洲、中东及欧亚大陆,强人晸治和晸治权力的极化,广泛表现于各国晸治中。从普京到安倍、川普,修订制度延长任期、国家领导人任意操纵晸治、利用晸治权力干预舆论到完善中央集权和个人威权,正越来越普遍地表现于各国晸治中。利用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赢得选举、控制民意、整合舆论,正成为不少国家晸府经常采取的手段,有朝一日,法西斯主义出现回潮也将不再令人惊讶。

对官僚体系的无能和弊病的不满,对国家发展面临的内部危机和外部风险的焦虑,对强人能带来稳定和变革的渴望,是这一集体性症候产生的深厚土壤和重要驱力。

但由此带来的新的国家权力结构不平衡、对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产生的负面效应及对国际关系的深刻影响,都将导致一系列后果,从而削减其积极正面意义,在很大程度上也将加剧变革趋势和国际关系的大转型。



大转型的集体性症候之三是,不管你想与不想,全球化的相对削弱,国际间竞争性和对抗性增强,国际势力重组导致新型冷战,从而对国际关系、国际体系及各国内部发展产生根本性影响,都将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以川普政府调适国家安全、国防战略和贸易、移民及知识产权政策为标志,美国政府已经打定主意,认真对待新兴国家的崛起,并更多地采取遏制和对抗战略,去削弱甚至击败对手,清晰地印证了我之前所描述的“次冷战”即新型冷战状态,正在成为事实。

美国还在运用除了传统的盟友关系之外的各种手段,集合更多西方国家的集体力量,加入到主要以中俄为对象的新型冷战中,譬如近期利用贸易战策略将其他西方国家紧紧带到本国身边,以便集中力量应对个别国家。

在此同时,对立阵营也加强了团结,改善关系,重温友谊,使东北亚冷战残余复活成为一个可预见的前景。各国力量的分化重组,在这一态势下将变得更加频密和不可避免。



这三大集体性症候是大转型新时代彼此关联、彼此影响的要素。各国晸治演变使部分国家的对立性增强,使新型冷战变成一个决定性趋势;新型冷战将加强部分国家内部正治的“极化”,从而与国际间的对立形成恶性循环、彼此促进的态势,将使局面不可收拾。

而这些都将令大变革更加深刻、更加彻底,从而加速建立一个新的正治秩序和国际体系,最终结束敌对和对抗,创造另一个持久的和平与繁荣时期。

w
worley
1 楼
美国用20年的巨额贸易逆差给自己培养了一个对手。 巨额贸易逆差,必然造成债务上升。所以美国是负债培养中国。 这是美国克林顿时期的战略错误。小布什和奥巴马延续这个战略错误。也就是美国推高债务上限,举债去购买中国货,中国却一直对美国产品征收高关税,而美国对中国产品征收低关税。
w
wallssd
2 楼
应该说美国用20年的巨额贸易逆差把中国带入了国际社会,要不然现在的中国可能就是一个大号的北朝鲜,更难影响和制衡。 现在既然中国已经融入,当然就需要严格遵守规则了。贸易战就是规范中国的开始。
烈猎
3 楼
“新一轮全球大变革已启动”在改革开放之时就开始了,现在应该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L
LISP
4 楼
世界范围民粹主义爆发的根源是全球化带来产能全面过剩。 过去一百年从来没有过从能源、消费品轻工业到重工业、科技产品全都供应过剩的 局面。而且机器人自动化还在进一步加剧这一趋势。 全球化成本竞争促进的产能对公众不再带来好处,自然导致政治转向。 未来永远稀缺的只有如何吸引人的注意力:明星、娱乐、艺术品、电子游戏、数字币还有无所事事 in short supply 一句话,未来属于没用的东西,只有没用的东西越来越贵
先秦后汉
5 楼
又尿了,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