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 “欺骗”世界四十多年,甚至可能也包括你(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6月18日 6点29分 PT
  返回列表
40347 阅读
4 评论
英国报姐

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产生过巨大反响,可以说是最有影响力的社会心理学案例之一。

但是最近外媒却曝出,这个在心理学课堂上被作为经典案例引用,而且还多次翻拍成电影的实验,可能是一场“骗局”。



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实验的主要内容。

1971年,斯坦福大学教授Philip Zimbardo为了观察人在特定社会环境中的反应,招募并选定24名“心理健康,没有疾病”的大学生,参加了一个为期两周的监狱模拟实验。



  研究人员将斯坦福大学的地下室改造成一个逼真的模拟监狱。学生们被随机分成两组,9名学生扮演囚犯,9名学生扮演看守,其他6人替补,Zimbardo教授本人则扮演监狱长。



在实验过程中,“囚犯”和“看守”都尽可能模拟现实中的情况。“看守”身着警服,佩戴墨镜,虽然没有经过任何训练,却拥有狱警的权力。



“囚犯”的名字都被用数字替代,还经历了从家中被警方铐走的过程。



虽然实验第一天,双方都有些“不入戏”,但到了第二天,“囚犯们”开始尝试反抗,并挑衅“看守”。“看守”们也开始行使权力,通过各种处罚管制,企图控制局面。

一开始的惩罚方式相对较轻,如要求“囚犯”做俯卧撑,但后来,“看守”们开始使用更严酷的惩罚方式,如强迫“囚犯”用手清洗马桶,把表现不好的“囚犯”脱光衣服关禁闭,不清理他们的大小便,让他们生活在恶劣的环境里等。



经历或看到了这些惩罚,很多“囚犯”学会了服从。但是也有“囚犯”因为承受不了这样的虐待而精神崩溃。

编号为8612的“囚犯”就因为忍受不了压力,开始歇斯底里地大哭、咒骂,变得癫狂失控。他甚至认为自己不会被放出去,还向别的“狱友”说,这场实验不会结束。最后他被允许离开,由替补学生补位。



就这样,原本普通的学生们,仿佛都接受了自己在“监狱”中的定位:变成了真正的滥用权力的狱警和只能服从的囚犯。就连“监狱长”Zimbardo教授也几乎忘了自己研究人员的身份,而是认真思考如何管理这个“监狱”。



由于局面越来越不受控制,这场实验只持续了6天就提前结束了。

但实验所呈现出的结果却让很多人相信:只要身处在特定的环境中和位置上,人们就会接受自己的角色并产生相应的行为,甚至无法再去判断是非善恶。

但是最近,一位名叫Ben Blum的研究人员,仔细观看了那些未曾公布过的实验录像,还采访了很多实验的参与者,包括Zimbardo教授本人。他认为这个看似振聋发聩、火了四十多年的实验根本就是一场骗局。



实验中我们所看到的“囚犯”仿佛最终都失去了原本的自我,变得懦弱顺从。



但是那位几乎被逼疯的“8612”本人,现年57岁的Douglas Korpi,在回忆实验时却说:“我们心里都很清楚,他们(守卫)根本不可能把我们怎么样,或是真的动手。他们就是一群和我们(囚犯)一样的白人大学生罢了。所以我们很清楚这是一个安全的环境,我其实还挺享受的。”

他也直言,实验中他“癫狂”的表现,其实是装出来的。因为他想退出实验,出去为GRE考试做准备。“任何一个临床医生都能看出来我是装的。如果你们听听录音,就会发现我演的根本不好。”

在实验中表现最残忍的“守卫”Dave Eshelman也说,他之所以表现得跟虐待狂似的,并不是环境造成的,完全是因为第一天什么也没发生,实在太无聊了。

Dave Eshelman

当时18岁的他还觉得这个实验是为了证明监狱是个恶劣的环境,所以他就想办法让这个环境“恶劣”起来,“帮助”研究人员获得想要的结果。

于是,从高中开始就学习表演的他装出南方口音,不让“囚犯”?睡觉,踩在他们的背上,对他们进行各种羞辱。“这对我自己来说就是个即兴表演的练习。Zimbardo教授在实验结束时,还特别对我的表现表示了感谢。”



Blum指出,“守卫”们的残忍行为其实也是受到了引导。Zimbardo教授曾明确告知“守卫”们, 虽然不能使用武力,但是他们要使“囚犯”们感到害怕和无助,而如果“守卫”们没有这样做,还会受到研究人员们的“纠正”。

Zimbardo教授自己也曾说过,他在这场实验里其实是个积极的参与者,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实验的结果。



事实上,这个实验从一开始就颇有争议,也从来没有在主流学刊上发表过或是经过同行评审。实验结果依靠的主要是参与者的自述,重复实验也无法得到如此戏剧化的结果。

Blum的研究结果让一些早就质疑这个实验的教授借此呼吁把这个案例从课本中删除。

例如,UC Davis的心理学教授Simine Vazire就表示:“我很惭愧我的研究领域居然把这个实验和这个学者推崇到这个地步,它根本是反科学的,这项不可靠的研究甚至还影响了社会、政治等其它领域。”

其实,学术领域的新发现在很多时候都是可遇不可求,部分研究人员为了追名逐利而伪造实验数据和内容的事件也时有发生。Zimbardo教授承认过这项实验有很多不严谨的地方,不过他坚称实验中一切的行为包括他自己的,都是在当时环境下自然而然产生的。

虽然对于“斯坦福监狱实验”的有效性尚无最终定论,这项“揭露”性质的研究还是让我们看到了很多之前被忽视的实验过程。同时这也让我们更加意识到批判性思维的重要性,而不是盲目地把所有所谓的“经典”奉为圭臬。

问题哥
1 楼
这种社会心理学大型实验非常难做,难以做到没有瑕疵,其效度与可重复性经常与被试的选择和文化(以及同一个国家文化的变化)有关。然而,这个实验的基本结论,即 “只要身处在特定的环境中和位置上,人们就会接受自己的角色并产生相应的行为,甚至无法再去判断是非善恶。” (特别是在所谓“责任分散”的情况下),我认为是正确的。
t
tang07059
2 楼
“只要身处在特定的环境中和位置上,人们就会接受自己的角色并产生相应的行为,甚至无法再去判断是非善恶。” 这个结论的正确性根本就无需用实验来证明。纳粹集中营、文革、卢旺达种族灭绝大屠杀、红色高棉,等等等等,看看这些历史事件中人性的脆弱与扭曲就行了。
l
lightning101
3 楼
尽扯犊子。 如果参与者是盲试还可能。明明知道是假的怎么可能被误导。
问题哥
4 楼
lightning101 发表评论于 2018-06-18 09:48:11 尽扯犊子。如果参与者是盲试还可能。明明知道是假的怎么可能被误导。 ============== 这个实验有其自身的问题,没法blind,又不能把人往死里整,所以效度不够高。在此以前耶鲁大学Milgram实验室的那个实验在设计上更好,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