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美国人政治联盟教给民主党人的事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18日 10点0分 PT
  返回列表
4542 阅读
4 评论
纽约时报

在联盟政治中,联盟的每一部分都很重要,尤其是当选举临近的时候。对民主党人来说,亚裔突然变得关键起来:他们是美国选民中规模增长最快的种族或民族群体,占选民总数的4.7%足以影响佐治亚州总统竞选的结果,乔拜登(Joe Biden)在那里大约以1.2万张选票的优势获胜。

出口民调显示,在全国范围内,亚裔选民支持拜登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比例约为2:1,标志着数十年来亚裔选民向民主党的靠拢。(1992年,55%的亚裔投票给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31%的人投票给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有理由相信这种转变会持续下去:虽然有三分之一的亚裔投票给特朗普,但在18岁至29岁的亚裔中,有83%的人投给了拜登。

亚裔活动人士认为民主党没有对他们的社区给予足够关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亚裔可以提供怎样的经验给民主党呢?尽管存在许多分歧,但他们有能力围绕政治共识形成稳固的多数,为民主党联盟乃至整个国家树立榜样。他们可以表明,身份认同和政治意识形态都很重要,而不是非此即彼。

在身份认同上,亚裔仍是一个极多元的群体。语言、移民、世代、宗教、文化和祖籍国方面的许多差异丰富了这一社区,但也可能导致分裂。亚裔美国人这种分类并非固有,因为生活在亚洲的人通常并不把自己想象成笼统的亚洲人,而是更愿意认同特定的国籍或民族。

在美国,来自亚洲的移民总是成为亚裔美国人,以对抗反亚裔种族主义。这种种族主义形式包括偶尔发生的暴力、持续不断的侮辱和轻视,以及将其视为模范少数族裔的正面但又傲慢的刻板印象带来了团结,有助于亚裔社区的联合。

如今,尽管存在许多差异,但亚裔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一致的进步联盟。可以肯定的是,亚裔的身份认同可能与一些保守目标一致,反对平权行动的亚裔虽然人数不多,但声势很大,就是一个例证。但那些认同亚裔身份的人通常立场偏左。认同亚裔身份的行为,通常是意识形态上的,意味着承认一个广泛的多民族联盟的重要性。

候任副总统、民主党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不仅热衷于讨论她的黑人血统,也热衷讨论她的南亚血统,这并非巧合。相较之下,共和党政客尼基黑利(Nikki Haley)与博比金达尔(Bobby Jindal)作为美国政坛最著名的印度裔,对自己是否认同印度裔美国人的身份顶多持模糊态度,更不用说认同亚裔身份了。

今天的进步亚裔联盟也是通过缓和其基本的政治冲动而形成的。这一联盟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8年,当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学生们创造了亚裔美国人(Asian-American)的说法,以表明对反种族主义、反战、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通常还包括对马克思主义运动的认同。这些支持往往来自联盟中的知识分子和政治领袖,但绝大多数亚裔的特点仍是更主流的自由主义,或者甚至是稍保守的自由主义。

总统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就是这种温和意识形态的代表。尽管他提出的全民基本收入计划相对进步,但他并不算一个政治激进派。虽然他没有积极宣传自己是个亚裔候选人,但他也没有回避这一身份(不过他还是对此开过几个尴尬或不着调的玩笑)。

亚裔之所以建立这一政治联盟,不是不顾身份认同,而是因为身份认同。他们的成功是对诋毁身份政治并呼吁将阶级放在种族或身份之上者的驳斥。文化理论家斯图尔特霍尔(Stuart Hall)经久不衰的洞见是:种族是阶级存在的形态。创造种族概念,利用种族差异,一直都是资本主义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任何呼吁阶级大于种族的主张,往好里说是大错特错,往坏里说则是不诚实。

当然,身份政治也有一些无效甚至恶意的例子。比如特朗普总统动员他的票仓时,故意突出白人身份政治,这一直是美国默认的身份政治,但很少被指出来。特朗普公然对这个国家有多白做出了明示,而非暗示。但问题并不一定在于身份政治本身。问题在于,特朗普将白人身份政治与有利于富人的经济政策,以及妖魔化其他种族的政治策略结合到了一起。

而亚裔联盟所要求的政策,则是在某种程度上帮助那些正在挣扎和需要帮助的人,他们往往是有色人种。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社会学教授、全美亚裔调查(National Asian-American Survey)的首席研究员珍妮弗李(Jennifer Lee)表示,亚裔在几个方面明显趋同,包括被歧视经历、投票行为,以及对环境保护、枪支管制、提高赋税和社会服务供给等政策的态度。

亚裔联盟,乃至整个民主党所面临的问题是,经济正义的构成是什么:是克林顿奥巴马支持华尔街和贸易协定,对中产和工薪阶级关注不足的新自由主义?还是一种更大力度的经济再分配形式,对富人征收更高税率、消除或大幅减少学生和医疗债务、扩大医保和儿保覆盖、支持公立学校、增加高等教育机会?

正如今天的亚裔联盟所看到的,如果不关注身份和差异,任何政策都无法有效执行。例如,大多数亚裔支持平权行动,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不仅是为了减少非裔和拉美裔面临的不平等,也是为了减少太平洋岛民和较贫穷亚裔面临的不平等。

这种平权行动的立场承认,有必要建立一个多民族亚裔联盟,也有必要建立一个多种族美国人联盟。群体利益和自身利益有时一致,有时不一致,但团结需要联盟成员有时为自身寻求正义,有时为他人寻求正义。

亚裔联盟带来的重要一课是,尽管赞美多元有时会将注意力从经济不平等的问题上转移开,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多元、差异或身份认同的关注会忽视经济不平等。相反,这个国家的经济不平等一直建立在种族差异上。只有确认种族差异的存在,并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实现经济正义,才能帮助缓解这个国家面临的许多经济问题。

非资式分子
1 楼
我发现特朗普在以他的美国性格挑战美国秩序。美国性格是老子天下第一,输不起,输不起就来下三滥确保比赛第一,特朗普代表美国不择手段地疯狂围堵出色发展到已直追美国的中国,展现的正是典型美国性格和心态,美国在世界上输不起,特朗普在美国输不起。如果说老子天下第一,容不得其他方说话是典型的独裁行为,那么美国对外则是独裁的,而且是对全世界的独裁。从重要领导人的产生角度讲,美国似乎是“民主”的,但从绝大多数官员的产生看,如果提拨和任命制就是“独裁”,那么美国则是独裁的,美国任命和开掉官员远比中国容易得多,美国各级领导人不仅可以合法提拔自己家人和朋友做高官,而且发个推就可以解除国防部长、司法部长等,中国领导人要撤高官还得集体开会,不可能发个微博就撤职某个官员。所以从多数执政官员产生的角度讲,美国更独裁;从国际关系态度看,中国更显民主风范,美国更具独裁特征。更有趣的一点是,本质上西方实行的也是民主集中制政治管理模式,各级主要领导人形式上是选举产生的,而之后大多数官员的任免和政策决策则是主要领导人说了算,权力高度集中在主要领导人个人手里,中国民主集中制至少形式上不是领导人可以随意决定重要决策和任免的,而西方的民主集中制形式上就是主要领导人直接个人裁决,中国有集体领导一说,西方没有集体领导一说,因为不需要,领导人个人说了就算。
田丁
2 楼
今天BBC和纽约时报都发表文章,很明显都是煽动亚裔特别是中国裔选民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纽约时报的重点在贫富差距是因为对少数族裔的歧视、不公平。但事实是亚裔在美国人均收入是不低的,特别是印裔、华裔。而且印裔的高管比例相当高。也就是说在美国贫富差距的主要因素并不是族裔,而与自身的努力有相当关系。而当前美国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的主要原因是支持民主党的国际垄断资本推行的“全球化”。垄断资本借全球化把企业迁移到不发达国家,或者让大批移民进入发达国家,剥夺了发达国家劳动者的工作。所以无序的全球化只是垄断资本发财的工具,他们及其附庸就要扼杀反对他们的力量。这就是纽约时报、CNN、BBC文章的目的。 特朗普、共和党不完美,但是煽动族裔矛盾的正是民主党。
o
o88
3 楼
左棍报纸牛阅屎报早被中共收买,不时地发些挑拨离间美国华人的文章。
j
jkerry11
4 楼
即使是五毛出没的文学城,大选前文学城自己的poll 川普67%,拜登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