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孟达直播首秀卖大米:收15万"坑位费"却只卖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0日 8点5分 PT
  返回列表
25849 阅读
5 评论
商业街探案

 “在吴孟达28日的快手直播首秀,我们想带货家乡的鲜米,花了15万坑位费,对方承诺做一万单销量(1单约59.9元5公斤),当晚一共销售掉9单大米,听说其中还有2单是我们自己朋友买的。”刘强说:“这是助农产品,米是现磨出来的,卖不掉就不能算鲜米了,后来还差点被洪水淹毁。”

  刘强对【商业街探案】讲述了事件的起因:2020年7月,吴孟达直播招商总监付某某对其宣称,8月15日、16日吴孟达快手直播首秀,快手头部网红小沈龙、周周珍可爱、广东雨神、许华升联合带货。

  吴孟达的名头让刘强很是心动。除了依靠周星驰电影在内地观众里积累了大量观众缘外,他近年来还代言了一款传奇游戏,手机里的各个App都有几率刷出来“达叔”当着装备回收官,喊玩家去游戏里“发财”的视频。


总之,商家对吴孟达的总体感觉是,不但没过气,还挺有人气。而直播带货在宣传和阵容上的规格也非常高。

  从商家为探案提供的一份名为《星光盛宴(吴孟达)》招商宣传册看,项目主办方为泛太平洋影业(江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太平洋,刘强口中的“吴孟达直播招商总监付某某”就是该公司的招商经理),直播首秀为期2天,分别为8月15日、16日,号称直播总场次100场,1亿用户导流。

  至于直播形式,招商宣传册印了不少周星驰的电影海报和照片,据说将采取综艺直播的创新模式,把吴孟达过往参演的电影做足了噱头。舞台风格分别根据食神、少林足球、大话西游等电影设计场景、游戏及互动环节,光卖货就分游戏卖货、剧情卖货、PK卖货三个环节,听着就令人心潮澎湃。


但直播结果把刘强打入了地狱:“我们公司和乡民都遭受到了重大损失,甚至惊动了领导。我现在两头不是人,公司因此解体,我个人的话现在如果去打官司,连诉讼费都出不起。”

  “但我至少还播了,有位商家花了100万坑位费,连播都没播。”刘强说。

  一波三折的开始,和无比惨淡的收场

  刘强是黑龙江佳木斯汤原县人,在南方从事多年电子商务,看到直播带货大趋势,终于可以借势把家乡优质农副产品带出东北,2020年年初接到县领导邀约,回到家乡汤原县,参与到直播助农项目中去。

  在找到吴孟达直播带货前,刘强和乡里、农户关系都处的不错,多次受到表扬。

  被吴孟达直播带货首秀吸引后,刘强向主办方推荐了汤原县汤旺乡大米。“主办方收到样品非常满意,并表示吴孟达老师也愿意为助农做一份贡献,并承诺把我们产品做成爆款。7月16日,双方签订合作协议,我方支付15万元坑位费,吴孟达方承诺最低做1万单销量。”刘强说。

  此后,根据刘强的说法,吴孟达直播首秀经历改期,最终定在8月28日、29日连播两天。结果在28日开播当天,宣传的快手头部助阵嘉宾一位未到,实际售出9单大米。

  “付某某当时哭的稀里哗啦的。说钱都给老头子(吴孟达)了。”刘强回忆。

  刘强口中“投了100万坑位费却连播都没播”的商家是李明,他是某养生茶品牌的线上代理,一直负责该品牌的天猫旗舰店。李明为吴孟达首秀的8月29日场投入100万元,做1小时专场,销售12个产品,期望达到300万销售额。

  “28日全场销售额才40万不到,其中还有20万是吴孟达机构刷的(此处为李明原话,但飞瓜数据显示当晚销售额为250.6万元,而李明称该数据不准,且有刷单),导致其中一个被刷单的商家的店铺直接被封了。”李明告诉探案,当晚的销售数字就让现场的数十位商家坐不住了,开始和主办方交涉。


交涉延续到第二天,甚至闹到了派出所,导致29日直播被取消,他的100万坑位费也未被退还。

  29日后,李明、刘强等商家不断和活动主办方泛太平洋沟通交涉,但至今并未拿到任何解决方案。

  在这些商家的视角看:这场声势浩大的“吴孟达快手直播首秀”像一场闹剧:吴孟达收钱不善后?周周珍可爱坐地起价导致直播失败?抑或前述场景都只是泛太平洋甩锅的借口?于是他们找到探案,试图还原这场直播,找到真相。

  直播还没结束,商家们就开骂了

  “为什么敢一下子投100万包1小时专场?”探案问李明。

  李明回复,有三个原因:

  1、公司过去陆续也做过一些直播,效果有好有坏,而合作基本都算顺畅,就算销售额不好,对方一般也会马上提出补救措施。

  2、非常看重宣传时联合带货的快手头部网红,如小沈龙、周周珍可爱,他们有创造过比较高的带货数据,加上吴孟达首秀的卖点,相信直播数据不会差。

  3、签约前李明还专程去苏州考察了公司:“有栋楼,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作为商家我们也只能考察到这个地步了吧?”李明说。


不过,毕竟投了这么多钱,心里没底。所以李明方虽然是29日播,但他和另外两位同事在28日就赶到了苏州的直播现场在水一方酒店,现场督战。

  “我们当时紧张地都没吃饭,因为27日和其他直播商家交流的时候,听到一个小道消息,说是快手那些头部主播不来了。”李明说:“我们在知道小道消息后也询问过泛太平洋,对方保证说没问题。

  但到了直播开始时,李明担心的事儿果然发生了。

  直播间在酒店二楼,因为不让商家进入,李明一行只好在呆在大堂观察。

  “开播前我们心里就知道要黄了。因为现场特别冷清,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牌主播要来的迹象。当时现场大概有40-50个商家,部分是28日场、部分是29日场的。根据我的了解,他们招商一般一个单链接在15万到30万之间。”李明说。

  “我们知道直播要黄,但没想到黄成那样。”李明回忆:直播在7点刚开始时,在线人数只有1万人左右,此后始终在几千人徘徊,而假设快手几大头部主播都到场,按照李明的估计,这个级别的活动应该是10万人左右,“按照这个人数,这场直播卖不了任何销售额。”李明判断。

  李明告诉探案,果然,直播开始后销售数据一直比较惨淡,有播过的商家情绪开始激动,大喊遇到了骗子。“听说有商家因为吴孟达机构刷单被封了,不过仔细问了一下也不是被封,而是直播的时候遭遇到天猫店小二的刷单警告。”李明回忆。

  随着直播的品类越来越多,情绪激动的商家越来越多,开始找到现场的工作人员要说法。一位商家告诉探案:“直播间外有保安、还有一些带纹身的疑似社会人把守,我们根本进不去,只能焦急的在外面等。”

  当时,泛太平洋的一位策划总监和一位招商总监在现场解答情绪激动的商家们的问题。

  李明回忆:对方的说辞是,因为快手有个流量竞拍机制,他们没投到流量,所以直播间人气比较低,但是让大家放心,因为还在找流量,后面的数据会好起来的。至于对方的解释是不是真实的,李明说他无从判断。

  刘强的大米在28日播出,他告诉探案,事先已经给到对方完整的样品,但吴孟达播出时特别敷衍,对方展示的本应真空包装的大米还出现了涨袋现象。

  直播大约在12点左右结束,吴孟达从侧门离开,有商家想要去找吴孟达,但被保安挡住。李明说泛太平洋的人告诉他们,公司在内部召开紧急会议,让商家们等等,但是等到凌晨4点,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我当时甚至担心公司在第二天跑路了。”李明说。


夭折的直播首秀

  29日上午,商家们就聚集在在水一方酒店,和泛太平洋两名负责人对峙,其中一位商家告诉探案:她一夜没睡,并提供了几份录制于8月29日上午11点40分的现场视频。

  视频中, 泛太平洋两名负责人面色凝重,提到了直播间人气不高的问题,表示自己能做(刷人气)但没必要,把这么多人召集到这里直播,也是有诚意做好的直播。至于28日的直播事故,会给商家一些解决方案。

  “我们不可能承诺(补播)销量,大家都知道,我承诺了你们也不会信。我们还是说一些实际的东西。”对方表示,并建议商家们按照直播顺序,分别和销售谈解决方案。

  商家在彼时的情绪有些激动,但并没有过于激烈的言辞,只是要求谈统一退款,有其他诉求的商家再分别谈判。视频最后,一位自称安保人员、身材魁梧的男士插话,提出“一家一家来”的建议。


李明告诉探案,最终商家还是分别和对方进行了谈判。“听说谈的时候有一些社会人样貌的大汉在旁边看着,他们确实什么都没做,也没说话,我们也不能说他们是故意给商家制造压力,但商家就是在无形中感到了威胁。”李明说。

  根据几位商家的共同说法,要求退款商家们和泛太平洋的谈判并没达到期待的结果,对方负责人挑明不可能退款,29日直播还要继续,如果因为商家闹事导致直播不能顺利播出,责任都在商家。

  到下午,商家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李明告诉探案,他在下午三点联系了快手一位电商负责人,表示吴孟达直播涉嫌刷单,同时利用快手平台直播招商,有坑骗商家嫌疑。

  此后快手积极处理此事,封了吴孟达快手购物车到9月24日,但也到此为止,对商家和泛太平洋的纠纷再无回复。

  同时,现场有商家报警。

  在商家提供的现场出警视频中,一位女士激动地冲泛太平洋负责人喊:“见你们毛线律师啊。你们从昨晚沟通到现在,无非就是拖延吗!对不对?”此后,双方到派出所调解,调解失败,当晚直播取消。

  一位商家对探案吐槽:“泛太平洋说我们在恶意搞他们,但事实上直播间有保安,我们也可能不能进去拔网线,他们要播的话我们也拦不住的。而且我在当天并没有看到吴孟达本人。”

  刘强则说在29日谈判时,对方的态度还不错,口头答应在10天内帮忙把自己备货的一万单大米销售出去,并在口头上,说卖不掉的话双倍退款,并让刘强起草补充协议。

  但到了盖章那一刻,对接人员表示因为商家报警,老板暂时不配合解决任何问题。


交涉!起因真的是快手大V坐地起价吗?

  做某品牌茶叶的电商代运营的苏晓是原定29日直播的商家之一,她为这次直播缴纳了30万元的坑位费,并准备了价值150万元的产品,产品连播出的机会都没有,自然没办法对客户交代。

  8月31日,还没拿到解决方案的苏晓直接去往泛太平洋苏州公司对峙。苏晓向探案提供了一份长达25分钟的谈话录音,对方在录音中对事情的原委进行了解释。

  探案在这里以当事人的口吻对部分录音做一个还原,需要说明的是,考虑到文字容量和读者理解,内容会做适当编辑,同时内容只是对方的一面之词,不排除为甩锅推诿编故事的可能性:

  我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直播原定8月15日,当时其实我们已经和周周珍(周周珍可爱)、龙哥签了合同,打过了预付款,合同和转账记录我们都有,但是老师(吴孟达)给我们一个反馈,说延期。我们只好答应,不然老师拿捏,我们没办法。

  然后我们就和龙哥、周周珍沟通,龙哥说到时候再看,周周珍的助理反应比较大,说讲好了怎么又延期,然后说因为浪费了自己的时间,要提价。

  我们自然不可能提价,因为圈子小,我给你提价了,其他人呢?龙哥?广东雨神和许华升呢?其实27号彩排的时候,老师还等了周周珍半个小时。我们知道这个圈子里的网红不太认明星,但老师的咖位毕竟在那,当时老师还觉得小姑娘怎么这样。

  28日直播的时候,我们的车就在上海周周珍楼下等着她,说帮个忙。后来我们也和她撕破脸了,真的,你们怎么和我们走程序,我们就怎么和她走程序。

  这样的事情(指28日直播数据不好)发生了,我们也不想。我希望在我这个层面友好协议,尽力补救,但是如果还是像28号这个那个的,我对接不了,就要法务了。就算走法律程序,一弄1、2年,大家都是失败的。老师后面还有百场活动,我们尽力找个好的解决方案。你们是茶叶,其实可以等,像有些品类,比如现磨的大米、现杀的酸菜鱼,回库了也确实不好卖了。

  现在9月15日可能再播一场,但我和你交心,事情很急,很可能没有明星,也没法对效果做承诺。这里原因很复杂,像龙哥愿意帮我们,但是档期满了,他提出来两个方案:1是尾款结清,正常合作,但是要看档期;2是他在直播的时候,让我们选几个品,他给带了。

  但是这又有问题了,龙哥是要选品的,一些适合腰部主播、尾部主播的品,我们要找人带。我们也想找其他大牌,但是像辛巴这种,人家也不可能和你合作,我们也在和二狗(刘二狗)谈,但是老师不太懂网红这个圈子,说实话,觉得二狗有点low,就卡在这里了。再说,28日数据出来后,其他网红也知道了,这个圈子很小,人家也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了。

  针对31日的交涉,苏晓提到了一个很魔幻的细节,她说对方提到过招商的“800万一次性转给了吴孟达,说是1年内要播300多场。”探案问苏晓:“你觉得一年播300场可能吗?”苏晓一怔,说:“不知道,反正他们是这么说的,我也不太信。”

  至于周周珍的部分是否真实,苏晓说,当时泛太平洋给她看过一个微信对话,里面显示给周周珍助理转发了一个100万的转账凭证截图,至于该对话是否真实,苏晓表示无从考证。

  苏晓还提到,泛太平洋称和商家关系闹得很僵,公司想谈某个网红的时候,有商家得到风声,就跑到网红那去讲,说如果你和泛太平洋合作,我们就去你们那刷单举报。当然,这到底是泛太平洋的托辞还是真事,苏晓也不得而知。

  总之,当天双方应该是达成了一致。苏晓向探案展示了一份签约于8月31日的补充协议,显示9月15日前补播原定于8月29日的直播带货,如超过时间,将退还坑位费。

  但过了9月15日后,既没补播,也没退款,苏晓不得不在国庆假期后的第一天,再次去往泛太平洋苏州公司要说法。

  苏晓告诉探案:对方态度依然不错,甚至拿出一张退款单,一位陈姓高管签名,同意走退款流程,并告诉苏晓正常流程是三个星期。


不过,苏晓至今仍然没收到过退款。她表示,流程走了一个月,对方忽然有一天说对公账号冻结了,款提不出来。

  苏晓说:“直到现在他们公司领导层已经无法联系到任何人,招商人员有的直接告诉我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态度蛮横无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欺骗我们说负责这件事情的王总权限被收回,现在整个机构公司只保留了基础员工在公司,其他高管领导全部消失了,各种微信、电话、登门拜访全部找不到人。11月初,我们通过第三方软件查询到泛太平洋公司的法人股东已经变更,目前我们公司已经正式向法院递交了起诉了。”

  在文中出现的商家也均对探案表示没拿到坑位费退款。

  损失!一场直播毁一生?

  如前文所述,文中出现的三位商家:刘强、李明、苏晓其实都不是品牌方,而是电商代运营机构。一场重量级直播翻车,他们不但面临着坑位费的损失,和合作伙伴即品牌方的关系也发生了破裂,直接影响到公司的前途。

  苏晓告诉探案,她的公司本来一直负责合作伙伴在快手渠道的销售,为吴孟达的直播首秀,让品牌方备了3个单品,每个单品备了1万份的库存,并在直播前打好了包,公司为此投入了30万坑位费、50万货品的预付款,加上包装费,将近90万。


(苏晓告诉探案,她后来才知道图中所谓泛太平招商其实只是兼职。)

  “我们这三个单品是针对吴孟达直播设计的,在别的直播间未必好卖,所以目前还只能在仓库里放着,每天的仓储成本也是个不小的数字。现在品牌那边对我们的态度也不好,我们再提快手的合作,对方就不积极了。同时以前可以不用预付款,先卖货再回款,现在也不行了。”苏晓说。

  刘强面临的处境最窘迫。

  他告诉探案:为挽回损失,自己在事后和主办方进行了多次谈判,但均未解决问题。一万单大米积压在仓库,不但面临折旧损耗,甚至还遭遇过洪水,耗费大量人力搬迁才避免了被浸泡冲走的危险。

  “你知道一个乡里的小厂子,一年的产能才多少?如果不是为了吴孟达直播,这一万单大米不会生产出来,也就不会有任何损失。现在不仅仅是鲜米变旧米的问题,当时为了躲避洪水,来回搬运,也会造成大米涨袋,品相就彻底没了。”刘强说。

  “坑位费都是我们公司出,其中有一半用的是我们应该给厂子回的货款。现在厂里问我要货款,闹得很僵。”刘强补充。

  至于投入100万坑位费、产品都没机会播、账面损失最大的李明,成了商家向探案爆料的组织者。

  采访过程里,探案坦诚地告诉李明,恐怕很难帮他把钱要回来,李明说他对此有数,曝光后,钱能要回来最好,否则,能对直播行业有一些推动,让这个行业各个利益相关方的权责明晰,不要让商家再被坑害,也是好的。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刘强、李明、苏晓均为化名,探案曾联系吴孟达方、周周珍方、泛太平洋相关人员,但截至发稿前,各方均未回复。)

空想家王莽
1 楼
所有明星都试水直播, 但是极少数能成功, 吴孟达这么坑很正常,
唐爽粉丝团
2 楼
难怪香港人反送中,拿了钱一跑了之。这么干了几十年了。
唐爽粉丝团
3 楼
十几亿人没记性,下次还看香港人明显的面子进行合作
l
ljcn
4 楼
厉害锅买什么东西都直播,不知道算不算一大“发明”。
土拨鼠拨土
5 楼
楼下的不知道美国有电视直销?你在国内的亲戚买菜也要靠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