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法学教授拒绝小区人脸识别门禁!她给出理由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26日 4点7分 PT
  返回列表
48647 阅读
53 评论
南方都市报

一场疫情,从多个维度改变了社会生活。流行起来的,除了口罩、消毒药水,还有小区的人脸识别门禁。在很多地方,原有的指纹、门禁卡设备被取消,人脸识别成为居民出入小区的唯一验证方式。

今年上半年,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也遇到类似的状况,但她决定对人脸识别说“不”。

作为一名法律学者,劳东燕发挥了自己的长项:她写了法律函,分别寄到物业公司和居委会。后来,街道方面邀请她谈话,在会谈中历数人脸识别的各种好处;她则列举了种种风险,认为在小区安装人脸识别装置并无必要,而且不经同意收集人脸数据,也违反现行的法律规定。

双方谁也没说服谁,最终街道方面同意安装设备后,让居民在三种方式中自行选择。不过,小区的门禁改造工作,不知何故被搁置下来。

在劳东燕看来,很多推动人脸识别落地的机构,可能并没有意识到随之而来的风险有多大。“如果人脸数据被泄露、被滥用,不仅不会改善社会治安,反而可能使相关的违法犯罪活动激增。”她说。

面对人脸识别门禁

她“稍微挣扎了一下”

9月23日下午,由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和蓟门智库主办的“蓟门决策”专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研讨会的主题是《小区门禁能否人脸识别?——人体生物信息采集的滥用及其法律规则》。

作为主讲嘉宾,劳东燕分享了前面的“维权经历”。她回忆,与街道相关负责人谈话时,对方的主要论据是人脸识别可以排查违法犯罪人员,让小区更安全。

劳东燕对此难以认同。在她看来,人脸识别技术给社会带来的巨大风险,远远大于它带来的各种便利。更何况,打击犯罪只是社会治理的目标之一,无法构成强制居民刷脸的理由。

后来,小区的门禁改造工作没有继续进行。劳东燕不知道是她的反对起了作用,还是另有其他原因。“我也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她话音未落,会议室里的人都笑起来。

劳东燕也笑。她解释道:“在这项技术得到公权力部门大力支持的情况下,个人想要为自己的权利做斗争,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这种代价并非我们普通人所能承受,因为它会严重干扰原有的生活。”

论坛主持人、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轩在一旁补充道,“据我所知,很多小区都在挣扎”。

李轩所言非虚。今年4月,《光明日报》曾刊发评论文章,点评江苏省常州市部分社区强制居民“刷脸进小区”的争议事件。文章称,争议的导火线,或许正是对门禁系统的强制推行触碰了信息被采集者的敏感神经,而信息的不透明、不对称加剧了被采集者的安全焦虑。

劳东燕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刑法学。这两年,有关人脸识别的争议性社会事件频频出现,让她关注到这一新技术应用中的风险与法律规制问题。去年,她撰写的一些分析人脸识别的法律文章,因为击中了很多人的心声在网上盛传。

“人脸数据一旦泄露,就是终身泄露”

近一年过去,隐忧仍在,而且变得更凸显了。在23日的论坛上,劳东燕详细谈了谈人脸识别推广适用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比如成为“透明人”、被操控的危险以及数据的泄露与滥用等等。

这些担心并非杞人忧天,现实中早有相应的案例。裁判文书网公开信息显示,从2018年7月开始,有犯罪分子通过非法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并制作相应的“换脸”视频,突破了支付宝的人脸识别认证。2019年,又有“00后”男孩绕过了厦门银行App的人脸识别系统,使用虚假身份信息注册多个账户并倒卖牟利。

在劳东燕看来,以上事件不过是冰山一角。随着海量的人脸数据被收集,人脸数据或许会和电话号码、身份证号一样,成为违法犯罪分子所使用的新手段。

值得注意的是,生物特征识别信息无法更改的特性,将使得受害者更难获得有效救济。“人脸数据具有不可更换性,因为我们无法换脸。一旦泄露就是终身泄露,即便采取法律手段维权成功,也难以恢复原状。”她说。

让劳东燕忧虑的是,从民众到部分企业、管理者,似乎都还没有充分的风险意识。比如她的小区要安装人脸识别系统时,业主们在群里讨论。让大家反应最大的,不是刷脸,而是上传房产证信息的要求。“其实,人脸数据的收集所带来的风险,要比上传房产证大得多,二者根本不可比拟。”

如果说人脸识别的一端是一些民众对于便利的向往,那么另一端则是企业的变现冲动与政府的新型治理需求。

劳东燕认为,用人脸识别提升社会治安水平的初衷是好的,但人脸识别所涉及的,并不是个人隐私与公共安全的平衡问题——每个人就是“公共”的组成部分,人脸识别的推广运用,本身就会给公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带来“无法估量的风险”。“其间的问题在于,我们可能既不再享有任何隐私,也因此丧失绝大部分的安全。”

“互联网的基本逻辑是,安全问题的解决并不取决于安保水平与能力最高的部门或企业,而是取决于其中水平最低与能力最差的。允许各式各样的组织与单位随意收集民众的人脸数据,就等于埋下一个个地雷,数据被泄露与滥用的可能性会急剧地提升,这势必严重危及公众的人身与财产安全。”劳东燕说。

与技术的快速发展相对的是,现有的法律保护框架,难以对人脸识别实现有效的规制。劳东燕认为,在各方的角力之下,企业和政府成了强势的两方,作为个人之集合的民众,则变成最为弱势的一方。

她解释道,目前的个人信息收集以同意机制为基础,如果作为数据主体的个人表示同意,接下来的数据收集、使用、处理就交给了企业和政府,数据主体难以进行后续的监督和控制。

“基本上征得同意之后,你的个人数据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之后所有的风险都需要由你自己来承担。”她说,考虑到现实中,很多人都是在不知风险的情况下表示同意,或者由于必须使用相应App而不得不给予同意,以同意机制为基础的法律保护框架更是显得无力。

法律的滞后性总是存在。但在人脸识别领域,这一问题似乎更加突出。劳东燕用火箭来比喻人脸识别的发展态势,用马车来形容现阶段法律及监管政策对人脸识别的规制能力。“你用马车去追火箭,自然是追不上。”

学者建议引入公众监督机制和市场化手段

论坛与谈嘉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锴指出,人脸识别能达到识别目的,关键原因之一是有一个事先建立的人脸信息数据库,如果没有这个数据库,光凭技术也无法完成比对。“但是问题在于这个数据库不受我的控制。”

《网络安全法》明确规定,“网络产品、服务具有收集用户信息功能的,其提供者应当向用户明示并取得同意”。近年来,随着四部门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工作的推进,国内的App大都建立了要求用户授权同意的机制。只是时至今日,强制同意、默认同意等情况仍然存在,人脸识别领域就更是如此。

王锴表示,“同意”的基础是对风险有足够的了解,但是大部分民众对人脸识别的认知并不够。他认为,人脸数据库需要由一个统一的主体来建立,并且接受公众监督。“像企业这样各自去收集和建立,泄露风险很大。有必要引入公共机构或社会团体去监督。”

劳东燕则认为,法律保护的整体框架急需做出调整,不应以同意机制为基础。采用以同意机制为主的模式来保护个人信息,就等于是将数据的相应风险主要放在作为数据主体的个人身上。

在她看来,当前的主要问题在于,相应的风险是由实施收集、使用行为的数据控制者与处理者所制造,而因收集、使用个人数据的收益也主要由后者所享有。

“数据主体得到的便利跟企业和政府部门所获得的收益相比,根本微不足道,没有理由将相应的风险主要分配给数据主体来承担。”她同时认为,法律不仅需要规制数据控制者的非法收集行为,也必须规制对数据的滥用行为,可能后者才是法律真正应当规制的重心。

就此,论坛与谈嘉宾、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许可指出,目前数据滥用的问题之所以还没有得到充分规制,是因为政府很难直接干涉企业内部的经营业务。“政府部门缺乏技术、人力,当它试图提高个人信息保护水准的时候,自身的执法力量可能达不到。同时,干涉企业内部经营,在法律上也缺乏相应依据。”

许可说,除了依靠法律监管,也可以考虑使用社会的力量,通过树立行业标准、增强市场竞争,来达到“良币驱逐劣币”的效果。“既有的思路过于强调了对企业的问责,但实际上它并不能真正发挥预期作用。能否通过一些市场化、技术性的手段来提升个人信息保护的水准?我觉得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他说。

“我个人认为风险没评估清楚之前,应该立法先行,”论坛与谈嘉宾、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说,“产业发展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让人幸福、安宁、自在地生活。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作为经济动物而存在的,不能为了经济不惜一切代价。”

读书行路
1 楼
全中国到处摄像头,我党如果想整你,越来越容易
K
Kristall
2 楼
你们这些暴民,一尊都懒得给你们讲初心了,直接植入芯片!
t
tesuji
3 楼
这是趋势,有一天美国也会用(美国现在有的机场已用刷脸入关),安全问题的解决可以把数据保存在国家指定的部门,小区上传人脸影像,得到结果即可,不需自己保存人脸数据。
有门部关
4 楼
中国人普遍不要脸,所以很少有人反对人脸识别。
f
fugang888
5 楼
有门部关 发表评论于 2020-09-25 15:33:18 中国人普遍不要脸,所以很少有人反对人脸识别。 ?????????????? 你说话很有中国特色。
有门部关
6 楼
不好意思,少打两个字。我本意是说: 中国人普遍不要脸隐私,所以很少有人反对人脸识别。
f
funtime
7 楼
早就进大数据了,还要你同意?地铁,机场,微信刷脸,太多地方了
泰傻
8 楼
政府控制机器 机器控制百姓
相信事实
9 楼
其实,这是一个矛盾,你拒绝认证,那么你就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但是,加入认证,你当然就要提供认证的样本,而样本本身的保密性并不能保证不被泄露。 所以,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认证样本保存的中心化和加密。而这就只能是国家层面的,也就是说,人们的个体认证样本,无论是脸型还是指纹、DNA等数据,应该只保存在国家中央数据库中,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再次采集数据样本。
s
st1025
10 楼
蚍蜉撼树。 如果不是小区要装,而是国家要求小区安装。 谁能抵挡?
相信事实
11 楼
国家级的样本数据是加密的,而且是只提供对比结果,不提供任何样本数据给任何单位和个人。这样,你就不能保存任何个人信息,只是传输给中央数据中心,由中央信息中心给出对比结果。
山地
12 楼
是应该这样,在不断的检讨中技术得到进步,法律得到完善。
l
lio
13 楼
开始都不当回事,一步一步挤压你的自由空间,知道死亡。 有门部关 发表评论于 2020-09-25 15:43:30 不好意思,少打两个字。我本意是说: 中国人普遍不要脸隐私,所以很少有人反对人脸识别。
逐风
14 楼
应该先给相信事实来个人脸识别,看看是不是八戒。
z
zhichi
15 楼
酒店早就认脸了,至于它们收集与否就不知道了
必须要有
16 楼
现在新点的手机都用人脸识别,她不用?
看一看笑一笑
17 楼
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早上必须扫脸连同测体温,合格后门自动开。也没看到有人不愿遵从的。
s
st1025
18 楼
李彦宏说的对。中国人民为了方便愿意放弃隐私。
p
phantomoftheopera
19 楼
这个顺序是搞反了。应该先有完善的法律保护你的隐私,科学技术的发展才能从正面保护你。 ========================================= 山地 发表评论于 2020-09-25 16:19:00 是应该这样,在不断的检讨中技术得到进步,法律得到完善。
百家争鸣2012
20 楼
国家应该设立专门的数据仓库去统一管理,防止这些数据让私人访问,就可以。毕竟人脸识别系统是非常好的系统,解决数据安全问题就行。
锦西
21 楼
就这,活什么呢?不嫌麻烦。
d
duty
22 楼
人脸数据泄露?这位教授应该了解一下谷歌免费贮存的照片,脸书更宠大的隐私被小扎掌握。
安拉
23 楼
樓下的,谷歌和臉書對於數據的掌握是在獨立司法的監管之下,中國政府沒有這個系統,所以不可信任
若平
24 楼
谁都不能保证在座的各位今后是否有违法犯罪行为,谁也不能担保多有接触人脸识别数据的人今后不会有违法犯罪行为。
平湖月
25 楼
这位教授从头到尾也没有说出来到底小区人脸识别门禁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巨大风险?
平湖月
26 楼
不方便叫鸡和去做鸡, 或者是不方便收受贿赂到是真的
路边的蒲公英
27 楼
你用任何方法收集数据,都可能被坏人利用。咋整?退回到解放前?
g
goldeyeball1
28 楼
这厮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有本事就滚蛋,永远别回来!
相信事实
29 楼
事实上,人生活在社会中,就必须要渡让一部分信息给别人,作为交换,你获得必要的服务。你不提供给银行你的个人信息和识别样本,你就无法存取你的钱。你整天害怕银行丢失你的数据,那你就不要用银行啦。同样,你要安全,就要让门卫掌握你的某些特征或者使用某种识别方式。拒绝识别,你自己的安全就不可能得到保障。 所有的一切,都是必须有得有失,自己权衡利弊,得到利益最大化而已。你想免费使用骨狗、非死不可,你一样要付出某些信息作为免费使用的代价。
弟兄
30 楼
人活一张脸
雅皮士
31 楼
这个社会,仅仅小区不装人脸识别系统,人脸的数据难道就不泄露了? 现在的小区物业也很难做,一方面是小区业主不断提升的安全需求,很多小区业主都要求,不要让外人进入小区;但一方面还要求物业,不要安装摄像头;中国大陆的小区不像美国,基本上都是独栋建筑,中国大陆的小区都是几十层高的楼房,住户比较多。假设一栋楼20层两个单元,每层每个单元4户来算的话,一栋楼就是160户人家,每家4个人,就是640个人;每个小区十栋楼都是正常的,也就意味着6400口人,请问这么大的数量,没有摄像头怎能保证安全? 不安摄像头容易,安装摄像头也容易,问题在于:摄像头只是工具,怎么能保证小区安全,这才是目的。请问这位法学教授,有什么方法,可以大快好省的解决小区安全问题?
a
abraham007
32 楼
人们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温饱舒适以外的东西,比如隐私以及数据安全,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这方面的管理应该可以跟上,大家都在与时俱进嘛。不过要警惕一些极端主义分子以及别有用心之徒兴风作浪,故意挑起矛盾。
大宋屯
33 楼
那个搞人脑“芯片”的,不是要控制全人类吗?
想做渔民
34 楼
“随着海量的人脸数据被收集,人脸数据或许会和电话号码、身份证号一样,成为违法犯罪分子所使用的新手段。”是不是应该停止使用电话号码和身份证?
照妖镜007
35 楼
用上监控和自动识别,小偷没生意了,改行搞诈骗,做贼心虚的也要与时俱进吗!
z
zzbb-bzbz
36 楼
中国治安太好,法律界人士快失业了
相信事实
37 楼
找个题目怂一下,出名。这就是这个驴师的目的。她的目的就是让小区业主们起诉小区,她好赚钱。
北卡山人
38 楼
圈内毳毛毛们不在乎,呵呵,等到自己被别人顶替了就知道了。
s
skyhorse913
39 楼
安拉 发表评论于 2020-09-25 17:14:00 樓下的,谷歌和臉書對於數據的掌握是在獨立司法的監管之下,中國政府沒有這個系統,所以不可信任 ----------------------------------- 只要有人的介入,就不可能独立。
s
skyhorse913
40 楼
这位叫兽用不用手机?如果用,就是在网上裸奔。
s
sigmazao
41 楼
这个清华教师哗众取宠的“拒绝”,非常可疑和令人费解! 人脸识别系统,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中国,特别是北京这样的超大城市居民小区,是提高居民素质,坚守法制底线,打击罪恶的唯一必要手段和措施!没有之一! 北京这样城市,普遍存在严重的居民小区管理顽疾,长期得不到治理。安全和环境,卫生长期低于全球发达国家难民营水准。这不是笑话! 什么人害怕小区人脸识别?闲杂人等顺手牵羊者(贼),楼道墙上到处刷贴小广告者(社区癌症),N房东和群居者(蚁族),入室抢劫团伙(匪),失足妇女(娼)。 上述人员长期盘踞在不设防小区,是城市治安和环境卫生癌症晚期。 借口数据安全,拒绝一个能保证绝大多数居民安全卫生整洁居住环境的人脸识别科技,用用心险恶和不可告人。
t
thanksgiving
42 楼
楼下那位skyhorse913显然是小粉红,人家教授做的对,凭什么说人“叫兽”,再说,同样有人介入,有没有司法监督完全不同。在墙内没见过司法独立,出来开开眼吧。
t
thanksgiving
43 楼
呵呵,这位sigmazao五毛又跳出来了。
P
Phenix
44 楼
回到原始社会吧,除了填饱肚子,啥也不用操心
带头大哥
45 楼
不要什么都往政治上扯,新生事物需通过实践不断优化。
老李子
46 楼
清华博士包子的脸被识别了吗?
石烁
47 楼
那些欧美国家的居民小区从来没有什么人脸识别系统,真是落后到家了!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48 楼
本人住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个普通居民区,没有铁窗没有铁门,没有摄像头甚至小区周围连墙都没有,治安不是一般的好。
雅皮士
49 楼
就是晚上不敢出门,哈哈哈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发表评论于 2020-09-26 00:30:00 本人住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个普通居民区,没有铁窗没有铁门,没有摄像头甚至小区周围连墙都没有,治安不是一般的好。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50 楼
@楼下鸭痞子,在一个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地方,你说我晚上不敢出门?
思想起
51 楼
墙内的脸都被刷过收集起来,有人愿意也有人无赖。墙外的你又没被刷,你着的哪门子急啊?是不是在墙外自由惯了,居然管起墙内的闲事来。
s
sigmazao
52 楼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发表评论于 2020-09-26 00:30:00本人住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个普通居民区,没有铁窗没有铁门,没有摄像头甚至小区周围连墙都没有,治安不是一般的好。 =================================================== 我们这里也非常安全,绝对不用围墙,铁门铁窗。路不是一夜不闭户。 原因很简单,我们这里人人家里都有AR-15,AK47和Glock。 你是贼还是匪,大老远开车过来,不是为了吃枪子得吧。
h
hbyzy
53 楼
现代社会里隐私早已没有了,以前看电影,指纹识别好高大上,那是西方兴起的,现在人脸识别西方落后了,开始说隐私,看看你的各种网络账户,从输入注册名和密码就可以进入到现在必须有电话号码邮箱等等各种信息的索取,手机里面应用对于各种权限的索取,你的隐私,甚至的声音和日常生活都被这些权限出卖了,看看whatsapp如果不开通通讯录权限你就无法加好友,你的隐私是成为别人所谓安全的借口。现在吹嘘的端到端加密实质上在app那里那里可以保护你的隐私,他们想要提取有的是办法提取你的信息。 在现代技术社会里隐私不是来自于对技术的拒绝,而是来自于对技术滥用的拒绝,小区人脸识别不属于技术滥用的范畴。用人口密集区和人员散步低密度地区的比照是不合理的,两者需求不同。 涉及隐私的技术应用,需要强调的是如何在技术上加强信息的保护,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事循序渐进的过程。另外需要法规上的保护,也就是政府监管的可靠有效的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