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立:你们看我笑话 不如去看这600万等死的人(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2月16日 19点30分 PT
  返回列表
59648 阅读
76 评论
视觉志

  这几天,因为《演员的诞生》的撕X事件,沉寂了许久的袁立,又成为了话题的中心。

许多人印象中的袁立,还是《铁齿铜牙纪晓岚》中活泼机灵的杜小月。



但是当她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不少人在议论袁立是疯了吗?她这样做也太不得体了吧?

也有人说,是节目组的剪辑故意陷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这场并不体面的的嘴仗大概永远难分是非对错,唯一庆幸的是,这件事,让另一群人,一群在灰暗地带的人终于借由这次不体面的事件,有了人生最体面的发声机会。

我们在等死

他们就是中国600万尘肺病人



人们在关注袁立之后,发现袁立做了一件事她把节目组给她的80万酬劳,悉数捐给了尘肺病农民。

而这些年,袁立也一直在帮助着这个群体。



尘肺病三个字进入人们的视线。

而这三个字背后,是600万尘肺病人,600万挣扎求生,痛苦赴死的生命。

尘肺病是什么?是一种在我国极度普遍的职业病。

由于常年大量吸入灰尘,他们的肺变得像石块一样坚硬,成为黑色的纤维状,一天天失去呼吸的能力,最终在窒息中痛苦死去。

赚钱的路,怎么成了通往死亡的门?

他们直至死去,也没闹明白

何开宏从未想过,让村里一部分人盖起砖瓦房子的发财之道,竟然是阎王的催命符。

1989年,18岁的何开宏跟随村里人一起去了洛南陈耳金矿打工,成为村里第一批在外发财的人。

那时候何开宏觉得生活有了奔头,工作4年,他手里有了些积蓄,可以结婚了,可以给老家盖起砖瓦的房子。

他说,山里人一辈子就为了三件事:生一个男娃、盖一院房子、给娃娶个媳妇。这也是他一辈子的奋斗目标。

于是往后的十几年,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辗转于陕西、河南等地的金矿四处打工。他对这份工作很满意,因为在老家的小山村里,他可能一辈子也不敢想能够赚到这些钱。

直到身边的朋友,家人一个个重病,去世。他们差不多年纪,几乎几十年都在做着同样的工作。何开宏的大舅哥,也就是一同在陈耳金矿的工友张道银先死了,紧接着,二舅哥张道富也不行了。

何开宏以为自己躲过一劫,他带着老婆孩子回了老家,再也不敢去金矿。只是2009年,何开宏还是没逃过。



38岁的何开宏成了废人,打工赚的钱全付了医药费。15岁的儿子辍学去县城打工,因为还没有成年,只能借别人的身份证。

何开宏自小被送给养父抚养,他原本想着赚钱孝敬养父,却没想到正值壮年的他,需要70多岁的养父终日伺候。

能够起身的日子里,他就跪在地上充当砖瓦工,那是给儿子结婚的房子,因为他的病,房子一直没盖好,如今,他仿佛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最后的愿望就是盖好房给儿子娶老婆。



2015年10月28日,他最后一次去了县城医院,医生摇摇头,让他们别浪费钱回家吧。回家路上,他没舍得让妻子包车,坚持拖着虚弱的身体坐长途汽车。妻子知道他是想给儿子省钱结婚。

11月23日,何开宏儿子结婚的前一天,凌晨5点多,何开宏身旁呼吸机里的水泡在剧烈翻滚,何开宏有气无力地说,我心里滚烫得很,快叫村医过来救救我,一定要撑到明天。大夫来了,看了看摇摇头,又走了。

昏迷一会后,何开宏慢慢地睁开双眼,两只求生的大眼睛望着身旁的妻儿,紧紧地拽住儿子的手,使出他心肺最后一口气说:对不起,儿子,爸实在撑不住了



何开宏的儿子记得,爸爸身体还好的时候,很宠他。那时家里是村里条件好的。记得小时候父亲每次打工回家都会给我们买好吃的,还带着我坐汽车去城里耍过,父亲说,等我长大了就要盖新房,给我娶媳妇。

第二天,何开宏的儿子何波,哭着结婚了。红事白事交织在一起,演绎着人间的悲情。



人在死亡面前,谈不得体面

何开宏尚在求生,而何全贵却只想求死。

他太痛苦了,他说:如果世上有一种药能让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我愿不惜任何代价买到它。

九几年的时候,何全贵去了金矿,他以为是去拼锦绣前程,却没想到再回到故乡,只能坐在残破的房子中等死。

何全贵和妻子感情很好。他们已经结婚20年,仍然恩爱如初。何全贵擅长音乐,2012年,当他还有一些肺活量的时候,会教妻子米世秀吹笛子,自娱自乐。夫妻俩都喜欢唱歌,经常表演二重唱。



我不指望他的身体能够恢复到下地干活,我只要每天回家能看到他,跟我聊聊天,我就心满意足了。米世秀说。

可是何全贵不想活了。

他为自己做的木头棺材就放在阁楼上,用一张塑料裹尸布盖着,上面堆满了灰尘。

他曾无数次地尝试自杀,要么把自己电死(把手和电线浸到水里),要么喝农药,要么就趁着还能走动的时候,跳进河里,一死了之。

  



只是,这个家舍不得他走。妻子每天劳作,支撑起整个家。儿子早早辍学,去学修车赚钱。79岁的父亲,依旧在农田里干活。

在何全贵又一次病危时,79岁的老人支撑着佝偻的身躯,在神像前祈祷,他怕儿子比他先走。



何全贵又一次求死了。

凌晨4点多,趁家人都在睡觉,何全贵想把自己憋死。他拔掉氧气管,把纸巾塞进鼻子里,塑料袋塞进嘴里,又用白布紧紧捆住自己的双手。儿子何进波惊醒,从床上一跃而起,大声呼喊母亲。米世秀立刻扭头把纸巾和塑料袋从何全贵鼻子和嘴里掏出。何全贵双脚垂在地上,喃喃自语,求老天赶紧把他带走,去往另外一个世界。

生命被折磨至此,已谈不上活着的尊严,甚至连死,他都将以丑陋的面貌离开。

然而,坍塌的又何止这一个生命。



5个孩子死了3个

这个村庄,每天都有一个家庭在破碎

永安村的景家,五个兄妹,四人外出打工,三个人因尘肺病相继离世。

来到景家,年迈的母亲已经被儿女的死亡折磨得迅速老去,她看起来并不过分悲伤,大概是经历过极度的悲苦之后,只有对生活无力的冷漠吧。她指着墙上的照片,说自己可怜的儿女。大女儿,三儿子,小儿子,都死了。

 



空空的屋子里,这位老人对着一室寂静,悲鸣一声:我的孩子们都死得太可怜了。



老人或许想不明白,儿女们只是去奔前程,他们努力工作,孝敬家人,怎么就死了,死得那么苦,身体萎缩,面容扭曲,他们还那么年轻。

一个家,被尘肺病,压垮了。

他们在阴沟里舔着伤口

在笔记本上倒数死亡

他们中的很多人,有一个本子。那上面,记录着死亡。一起打工的工友,村里的邻居,家里的兄弟,死一个,记一个。

总有一天,自己会成为那个人,那个别人的本子上记下的一个名字。

  



有些村子,葬礼多得,让许多人都变得冷漠。

走出村子,没有人关心这些人如何死去。



没有人关心,这些人曾经对于走出贫穷充满希望。他们怀抱小小的梦想,走出村落,90年代,这些男人们扔下锄头,集体到金矿里去干活,变成了农民工。金矿大规模开采,他们就去金矿;城市开始飞速发展建设,他们就去建筑工地

世界变好了,他们却活不下去了。

这个悲惨的结局,真的不可避免吗?如果有一个质量好点的口罩,如果矿洞里认真加一条通风道,如果或许就可以为他们留住这条命。但是,没有如果。

亲手建造的繁华,他们从未享受过哪怕丁点。城市灯光能让夜如白昼,但他们的生命却被一粒粒尘埃,永远压在了泥潭阴沟。每当深夜万家灯火时,他们却在独自舔伤口

或许在不久的以后,城市更繁华了,社会又进步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他们了,工作环境人性化了,医疗技术更先进了,尘肺病不再是噩梦了,那么今天我们的呼吁和努力,就有意义了。

未来,世界真的会好吗?

但愿如此。

加成
1 楼
中国梦?
I
Iamoverseachinese
2 楼
赞扬袁立
f
flager
3 楼
中国是俺的地盘,俺的地盘俺做主。
d
dma
4 楼
赞袁立,有慈悲心的人做实事的实在人
a
azkaban
5 楼
这样给祖国抹黑,我都看不下去。本来还可以默默地帮助,估计很快连帮的机会都没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t
txntxnRiskon
6 楼
见不得光的正义?有感于: 本来还可以默默地帮助,估计很快连帮的机会都没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X
XM25
7 楼
支持袁立,但为她担心。政府正在打压低端人口,为他们发声的人会被视为异己。一个例子就是高耀洁。总有办法整你。找不到理由就栽赃,栽不了赃就封杀。政府要封杀要搞臭一个演员实在太容易。现在你还可以发声,到时候铺天盖地都是负面新闻,同行都落井下石,而你被屏蔽,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低端人口是政府的心腹大患,是动摇政权的社会力量,也就是所谓的敌对势力,是不可以碰的红线。
m
mirror1
8 楼
从建国开始 所干的一切 就是一个 面子工程
m
myquestion
9 楼
袁立帮助的另一个群体是国民党老兵,大多数是参加过抗日的,比低端人群还要低的群体
雅砻江
10 楼
袁立所为值得尊重。
l
lovingdaddy
11 楼
赞袁立
i
iBear
12 楼
完了。那个支持爱滋病人的后来流亡海外。她也危险了
F
FSENX
13 楼
有良知的演员。看着这里一些所谓“人”的评论,实在无语。
巧克力2589
14 楼
赞扬袁立!早就知道袁立几年来,一直为尘肺病人呼吁社会帮助, 无奈力量还是太小.但是,支持她!不管现在发生什么, 她做的好事还是应该被支持.
F
FSENX
15 楼
http://www.sohu.com/a/210904566_526461 好人!!! 和那个赵日军旗一比,立马知高下
n
nanax
16 楼
至少她捐钱捐物给这些病人,实实在在地帮了他们
X
XM25
17 楼
政府歌颂死掉的圣人。害怕活着的圣人。
俊龙
18 楼
赞袁立,中国最棒的演员
m
manhan
19 楼
国家即使没有补偿,总要免费给他们治疗吧。哦,我忘了,独裁贪腐政权下,人民是奴隶
x
xs2009
20 楼
600万人啊!那生不如死的惨状为什么不能被人关心?中国今天的经济就是他们的命换来的,那“无产阶级”的政党就这样无视”低端人口“
蓝靛厂
21 楼
600万?1/20?圆粒不错啦但是这个比例不靠谱儿
蓝靛厂
22 楼
擦.1/200
梦想偷懒的女人
23 楼
前两年的锵锵三人行她有说过片酬太高时她会让制片方少给她,给其他需要的人,她用不了这么多。挺耿直简单的一个人。还看过她在复旦尘肺的演讲,担心她捐出去的钱被耗费在不需要的人身上而选择身体力行去实施和关心,很崇高,反正我做不到这样崇高。节目组这样耍她阴她确实毒。如此强大的窗口部门可以无耻到到堂而皇之,广而告之地作假败坏一个人的名誉,令人吃惊。
d
dell_dell
24 楼
我忽然觉得袁立撒泼打滚的求关注是为了让大家关注这些可怜的病人。这样想袁立还是不错的。
g
gz178
25 楼
600万尘肺病人??太令人触目惊心了!真的对袁立肃然起敬,人靓心美!
t
tobright
26 楼
尘肺病人,用命换钱,真真悲惨世界啊!尽管不愿抹黑祖国,可如袁立这般仗义的人应该得到大家的力挺!
l
leonardo2025
27 楼
从低端人口成长起来,依靠广大低端人口的支持和浴血奋战夺得了政权,最后却一脚踏在低端人口的身上。这一切的一切多么像《大鸿米店》啊?
q
qi91856
28 楼
对资本主义市场私有经济的血泪控诉。
-
-宁静致远
29 楼
袁立,你让我肃然起敬.
青柏
30 楼
不知道她會不會遭到不測
T
True8888
31 楼
向袁立致敬。
R
Rundy
32 楼
自家有辣吗多低端人口急待救助,包子却用纳税人的血汗大撒逼。不如袁立一根毛。
海鸥在飞
33 楼
@带刺的玫瑰 你最好用刺扎一下你的良心、 看有感觉吗? SELFISH, 还弄得自己很正义的样子。 在美国也是垃圾。
l
lovNordstrom
34 楼
袁立好姑娘。中国吹嘘GDP世界第二的时候,里边有很多这样的劳工默默死去了。
弱水三千
35 楼
心里难受死了
l
lovNordstrom
36 楼
袁立已经做了好几年了。前几年关注过她微薄一阵,那时候她就在帮人掏钱洗肺。如果不是这次闹起来,有几个知道她在做。她从来没有请过经纪人发通稿吹嘘自己。Just the opposite of what other actresses are doing.
p
psu
37 楼
中国就是资本主义原始资本积累阶段。 赞袁立,有慈悲心的人做实事的实在人
北京遇上波特兰
38 楼
替她担心
愚人木寸
39 楼
袁立要倒霉的,尘肺是中国改开特色,党的脸上无光。
捷兵
40 楼
支持袁立!袁立加油!!!,
y
yumidiee
41 楼
政府并不想看到这些低端人口
茉莉妈
42 楼
赞袁立
喜得利
43 楼
搞死他们比搞死你容易,所以得先搞死你。 还记得那些为低端人口免费辩护的律师吗? 你的命运将跟他们一样。
黄玫瑰888
44 楼
袁立了不起,不管她做错什么,说错什么,她把80万给了基金会,她亲自去乡村看望这些人。她自己亲自掏钱给病人换肺。中国演艺界那么多明星,有几个人做到了。600万被遗忘抛弃的可怜人,本该政府负担起来的责任,政府做了什么。剥削了他们还要说是低端人口啊。有谁关注这些可怜的人。整天大国崛起,盛世。看了简直可耻。
x
xincaige
45 楼
被左派遗忘的底端男性 底层(底端)男性已经脆弱到需要中高端女性关心。我们的社会牺牲了底端男性的所有权力。 左派疯狂地获取属于自己的权力,却把中老年男性推给了右派。我们的社会出现大批的最底端人口,低学历中年男性。
x
xincaige
46 楼
黄某某888,我们才是关心中国的爱国者,你一个逢中必反的玩意,最好别捣乱!你们反华,反政府,给国家和人民抹了多少黑?! 政府和人民不需要反中派来捣乱。滚,喷子们。
我是你的朋友
47 楼
完全赞同黄玫瑰。良心贴啊,真正的正能量。
x
xincaige
48 楼
底端人口的确存在,社会必须面对。不能不让说。喷子们把这个词都规避,太疯狂了。
x
xincaige
49 楼
臭名昭着的反中三妓,在文学城就是给中国捣乱,仇中媚日的家伙,在这个议题上,不可能起任何正面的作用。 他们利用一切机会诋毁中国。 真正关心中国的是我们亲华派,爱国派。反中派,只会喝倒彩。
x
xincaige
50 楼
立场问题是根本 反中三妓和其他反华喷子,看到中国所有的问题,他们都会通知给美日,然后继续抹黑中国,根本不会帮底端人口任何忙。 真正在帮助底端人口的是政府,是爱国者,是知华派。
弟兄
51 楼
我會一直維權到底!」內地工人鄧永紅今年才38歲,但只上幾級樓梯就會氣喘。他曾在港資企業力奇珠寶打工。資方罔顧工業安全,令最少45位工人患塵肺病,但老闆一直逃避責任,最近被工會逼得不能參加明天舉行的國際珠寶展,依然不肯遵照法院判決,向鄧賠償。患病的工友一般只活到40多歲,鄧永紅不知能活多久,誓言只要尚存一口氣仍會追究到底。
l
lhy86
52 楼
向袁立致敬!
a
aussie-2
53 楼
Sad
难为
54 楼
袁立,好样的!像袁立这样善良的人越来越少,因为众多唯利是图者,丑恶的社会容不下她(他)们。 这个社会病入膏肓,有一些人的良心给狗吃了。对弱势群体被剥削压榨,地方政府无视,甚至间接参与从中获利,十恶不赦;百姓明哲保身冷漠可悲。还有阻止别人谈论的简直莫名其妙。
户名已被使
55 楼
袁立比那曾经利用慈善给自己贴金,摆个样子就请一堆记者发通稿的诈捐导师要强得多,她是真正在帮助一些人,难怪遭到诈捐导师的打压。
M
Melbournerose
56 楼
這不就是職業病嗎?一個國家的醫療保障體系在哪裡?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你的底層勞動者的保障體系在哪裡? 這和我們小時候讀到的罪惡的舊社會有什麼區別。富裕起來的中國為什麼還有這樣的群體!
s
size0
57 楼
一个性子耿直的女人,不适合混娱乐圈和商圈儿啊。
s
size0
58 楼
看小章那诈捐门,赵薇的偷漏税,人家混得不是当导师就是当导演,要家有家要娃有娃,袁立有什么呢?这个世界的是围绕着人性的自私,懒惰和贪婪运转的,星星点点的上帝,安拉,佛祖之火偶尔被一些牺牲了一切的人点亮一阵子。
b
bestsister
59 楼
现在知道章子怡为什么讨厌袁立,因为袁立是真正的在做慈善而且是默默无闻的做,不像章子怡募款搞的满世界都知道,最后还不知募来的款到哪里去了,就这还有脸坐导师席位,看见袁立出现当然不顺眼了,多讽刺啊
m
maple2017
60 楼
袁立想把中宣部气死啊。
s
size0
61 楼
小章是把世俗驾驭得很好的一个女人。术业有专攻,我并不想贬低谁。如果小章借着暂时的权力,打压一个跟其价值取向不同的人就没劲了,跟中共又啥区别啊?!
w
warara
62 楼
慘不忍睹
北极村姑
63 楼
袁立加油!你坚持做善事很多年了,点赞袁立!
读书行路
64 楼
美国也有类似的尘肺病人。年轻时当矿工,政府许诺照顾他们一辈子,等到老了真的病了,面临着失去保险的危险。trump整体bring coal back,还什么clean coal,deregulation,就是把美国往着中国野蛮生长的方向拉。中国开始重视环保了,美国又想回到可以自由破坏环境、污染的时代,真够讽刺的。挣大钱的是少数人,可所有人都要付出代价。
中号打狗棍
65 楼
一个国家是否先进,不在于有多少高楼大厦,有多少导弹。而在于政府怎样保障公平正义,怎样帮助“低端人群”。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党怎样救助这600万尘肺病人。 袁立令人钦佩!支持她!
c
ctrls
66 楼
是她到美国使馆去庆祝美国独立日吗?不过这个肺病不限于下井工人。在常年雾霾环境里,肺功能差的人都会有这个问题,过些年就显现出来了。
月亮树
67 楼
那你还上这种节目,你不知道上节目就是给人看的吗? 这跟那600万有什么关系,也不是不看娱乐节目的人,就会关心那些事。
专打抱不平
68 楼
支持袁立
阿强2016
69 楼
支持袁立!不像许多演员出于自身利益而搞公益事业,袁立是完全无私的!谢谢你唤醒那冠冕堂皇的和官僚衙门的人们.
s
size0
70 楼
月亮树。金星参加节目是为了挣钱养舞蹈团。你不认为做慈善也需要钱吗?袁立不会诈捐,也不会偷漏税,更不会陪什么富豪高官上床,比如许姓装嫩女明星,她不上节目去哪里搞钱啊?
F
F-U
71 楼
城市里的人看来,他们都不算人,只是会干活的工具,所以随便可以把他们轰走。事实是一线城市不把二线的当人,二线不把三线的当人,三线不把县城的当人,县城不把农村的当人。基本上中国人不把别人当人。
月亮树
72 楼
既然知道,既然是为了公益,那这么多抱怨干什麽?不是以后再也不上了吗?难道以后就不做公益了?看她上锵锵三人行,非常肤浅没思想还自以为是的一个人。这和做公益没关系,公益不需要有思想才能做,这边的孩子从小就开始做公益。 ========= size0 发表评论于 2017-12-17 08:04:45 月亮树。金星参加节目是为了挣钱养舞蹈团。你不认为做慈善也需要钱吗?袁立不会诈捐,也不会偷漏税,更不会陪什么富豪高官上床,比如许姓装嫩女明星,她不上节目去哪里搞钱啊?
S
SSL1234
73 楼
袁立应该用自己的名声高调宣传,让大家都关注,怎么给她捐款?谁知道?
又一农
74 楼
本来还挺同情她的,可那情商也太上不了台面啦。把人都得罪了,上哪儿弄钱去做公益啊。可别以为占领了道德高地就可以鄙视一切。粉丝们也别光喊不练,快捐钱啊。
无聊冒个泡
75 楼
我刚刚才在那篇“日本90的后”的文章留言,还是那句话,都只看到了表面的光鲜靓丽,哪知道背后的满目疮痍。这就是中国要赶上发达国家还需要努力几十年的原因。
无聊冒个泡
76 楼
都只关心怎么去善后,为什么不注重去预防呢?政府部门该负最大的责任。这种矿井该被严禁并且重罚。罚款用来给这些工人治病。只知道追求最大利益,根本不顾下层劳动人民的死活。这就是共产党的和谐社会,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