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整理一下几个月来积累的 Notes, 是时候开个贴从纯科学角度说说新冠 covid-19可能的来龙去脉,慢慢更新中

chihuoshenqi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慢慢整理一下几个月来积累的 Notes
谢绝阴谋论,这个帖子会从完全科学的角度来分析。
这个帖子我会更的比较慢,因为每一句结论都需要引用足够多的 reference 和出处

最新回帖

s
sunychen23
428 楼
去年3月就有人说了,这是中国100X的切尔诺比例事故,当时国内一群舆情开始扒皮五毒所,吊打五毒所小三所长的时候党妈见大事不好,把战狼赵退出来胡咧咧军运会美帝投毒搅乱舆论的。管得了一时,管不了永远。Baric不是也出来了最近在science发文支持调查到底
Wahahanaicha
427 楼
再给lz加点料,石正丽手下学生的三篇论文 https://twitter.com/TheSeeker268/status/1392575597772107776
从论文可以看出他们手中有墨江矿工冠状病毒的部分测序和大量其他SARS-like冠状病毒的测序,这些和新冠关系很近的测序从来没有公开过。他们还用WIV-1毒株为骨架把很多很多只有部分测序的SARS-like冠状病毒给重建出来,并且验证了这些病毒对人ACE2受体的感染性,结论是只有云南地区采集到的毒株能够利用ACE2受体感染人体细胞。另外注意所有的这些实验都是在BSL2等级的实验室做的。
little_racoon 发表于 2021-05-12 21:43

这里很关键的是墨江病人样本病毒他们是有的,然而测序一直没有公布。这个病毒比他们公布那个RaTg13肯定更接近,很可能就是来源。 石正丽 2018年申请自然科学奖的材料也很多相关内容,那个申请材料也从网上消失了。
Jimatssf
426 楼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努涅斯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说,充分证据表明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因为这关系到生物武器和生物战。他还透露14年美国禁止「功能增强实验」,而中国从未停止。他还直接说「功能增强实验」就是武器化病毒! https://twitter.com/ZanXixi/status/1394066361224077317?s=20
pwwq
觉得很快要打起来了 round one !
doser
强贴留名
chihuoshenqi
首先我们从 Covid-19 的 Genomes 入手: A visualization of 56 SARS-CoV-2 genomes
Referenc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0305-7
umizumi
谢绝阴谋论,这个帖子会从完全科学的角度来分析。
这个帖子我会更的比较慢,因为每一句结论都需要引用足够多的 reference 和出处
chihuoshenqi 发表于 2021-05-10 17:10

科学是福奇博士的那种科学吗,出处是王部长和谭书记那种出处吗?
chihuoshenqi
在新冠爆发的初期,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团队对病毒 Genome 做了分析, 并发表在 Nature 上: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012-7?rel=outbound

他们对 Covid-19 和其他几种已知的冠状病毒做了比对:
chihuoshenqi
大家可以看一下其中的这张图:
顶上的红线是我加的,即 Covid-19 Genome 作为比较的 Baseline, 大家可以看出它和RaTg13 非常相近,远超过其他的冠状病毒
RaTG13 和 Covid-19 个 Genome Sequence 的相近度高达 96%
chihuoshenqi
由于其与 Covid-19 Genome 的相似性,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 RaTG13 的由来
RaTG13 的起源是于 2013 年由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的矿洞中发现的
Genome: https://www.ncbi.nlm.nih.gov/Tax ... wtax.cgi?id=2709072
论文: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090819/
CleverBeaver
科学是福奇博士的那种科学吗,出处是王部长和谭书记那种出处吗?
umizumi 发表于 2021-05-10 17:12

现在整个funding的funnel都被fauci的徒子徒孙们垄断了
谁还想在nih拿钱的敢说句人话啊?
chihuoshenqi
而之所以能够在这里发现 RaTG13 是因为在这的前一年,即 2012 年有六位矿工在清理一个废弃的铜矿时,感染了极为严重的肺炎,其中三人后来抢救无效死亡.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036791/

注意这里论文中说的是三人,而我为什么要说是六人得了肺炎,后面会详述
little_racoon
回复 1楼chihuoshenqi的帖子
占个座看看
chihuoshenqi
当时六位矿工被紧急送入昆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而有一位李旭同学正是救治的医生之一,他以此次事件写作了他的硕士论文:
chihuoshenqi
在论文中,有详细记录了当时六位病人的病情和症状:
212mr
就喜欢这种有理有据的
chihuoshenqi
同时论文中还有详细的记录了当时病人的 Chest X-ray 和 CT 情况:
可以看到肺部存在的明显纤维化和白肺情况
quirra
蹲住,坐等楼主更新
chihuoshenqi
当时所有病人都存在干咳,高烧,呼吸困难等症状
同时病人 1-4 都有明显的血氧下降
从论文中我们还知道:1)因为明显的紧急呼吸道疾病状况(SARS), 昆明医科大学和几个其他大学召开了远程会诊,其中还包括了钟南山院士 2) 几个病人的样本被送往了武汉病毒所 3)病人被确诊了冠状病毒(没有说明具体测试方法) 4) 传染源来自于一种马蹄型蝙蝠 5) 病人的治疗方式包括了呼吸机,抗病毒药物
timetraveller
火钳刘明
chihuoshenqi
当然这只是一篇硕士论文,其中的论点肺炎是直接由蝙蝠引起的则有些反常,因为一般由蝙蝠导致的冠状病毒需要由中间宿主的存在. (From 石正丽的论文: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2711)
bigjohn123456
前排占座,多谢楼主提供可靠信息来源!
chihuoshenqi
但同时我们再回去看石正丽 2016 年的文章,说明他们在云南矿洞中发现的病毒样本非常普遍,也就是后来被命名为 RaTG13
chihuoshenqi
而 RaTG13 是一种 betacoronaviruses. 在冠状病毒的世界中,betacoronaviruses 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像 SARS, MERS 都是 betacoronaviruses. 所以石在论文中提到 RaTG13 具有导致 Pandemic 的潜力。(原文为 “special attention should particularly be paid to these lineages of coronaviruses” )
当然我这里需要强调一点 RaTG13 并不是 Covid-19, 即使它们的 Genome 存在 96% 的相似度.
chihuoshenqi
花开两朵,各表一只。
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矿洞的发现,Nature论文的发表,自然也引起了地球另一边同是传染性疾病研究的同行的关注。一个著名的传染病研究非营利性国际组织 EcoHealth Alliance (EHA) 决定支持石正丽团队的研究。(著名的 Anthony Fauci 也是 EHA 的一员,并曾任主席)。针对冠状病毒的研究,他们向美国的 NIH 申请了资金,合作方为武汉病毒所 (从 2014 年开始)。(也就是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研究冠状病毒的资金,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美国政府,由美国的纳税人支付)
在 2020 年的四月份,因为 Covid-19, NIH 取消了给 EHA 相关冠状病毒研究的资金,在学界引起了很大的争论:
在 2020 年的八月份, NIH 恢复了对 EHA 研究的资金 ($7.5M):  https://www.statnews.com/2020/08 ... tical-interference/
chihuoshenqi
查看 NIH 的官方网站,可以发现给予石正丽团队(或者 EHA)的资金支持,包含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 2014 - 2018 年对于发现的冠状病毒本身的研究,而后一个部分则是引起业界学者争论的 2018 年开始的 Gain-of-Function 的研究:
chihuoshenqi
这里谈一下什么是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下面是 Wikipedia 给出的定义:
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 is a field of medical research focused on the serial passaging of microorganisms in vitro and in vivo. This places positive selective pressure on the microorganisms to effect mutations that would increase their pathogenicity, transmissibility, and antigenicity. (功能增益研究是医学研究的一个领域,侧重于微生物在体外和体内的连续传递。这给微生物带来了积极的选择压力,使其发生突变,增加其致病性、传播性和抗原性。)
可以看出这个研究对于疫苗的研发是有意义的
babybaby
lz这贴干货多,插科打诨的请暂停,小板凳搬好听讲先。。。
chihuoshenqi
当然 EHA 选择武汉病毒所来进行冠状病毒的研究有其自然的原因。武汉病毒所研究并收集了多种冠状病毒的样本,相关的论文:
X
XMAS55447
占座,看看
chihuoshenqi
并且武汉病毒所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个 BSL-4 安全条件的实验室
另外有人可能会提到 RmYN02
RmYN02 在病毒形态只有 93%
summerline
很多干货啊,支持楼主, 整理这个不容易 非常感动每个都有reference
youyichanzi
期待
M_OnTheWay
强帖留名!
chihuoshenqi
Gain of function (GoF) 的研究业界一直在讨论可能的风险和益处,NIH 内部也有详细的讨论: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285579/

网页上中有这一段:
In Session 8 of the symposium, Dr. Ralph Baric,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nd a member of the symposium planning committee, explained that GoF experiments for CoV research encompass a very diverse set of experiments that are critical to the development of broad-based vaccines and therapeutics. Like Subbarao and Kawaoka, Baric listed experiments important for the identification of determinants of pathogenesis and virulence, defined the virus-host interaction networks, and described the alleles responsible for susceptibility and the host response patterns that drive a pathogenic or protective responses. However, he specifically noted that transmissibility studies for SARS and MERS-CoV actually fall in a different category than influenza research because of fundamental biological differences between these viruses. He first explained that the SARS-CoV has evolved over the past ~800 years to efficiently infect human cells that expressed the ACE2 viral receptor. To illustrate this, he shared sequencing results obtained from the Chinese during the 2003 SARS-Co**demic that show the gradual changes in the amino acid sequence across the genome associated with the expending epidemic. Among the 16 mutations found at the end of the pandemic, two were associated with the increased efficiency of the civets' strains to use the ACE2 receptor to invade human cells. In vitro experiments on human airway epithelial (HAE) cells and in vivo experiments on transgenic mice showed that while the human strain can efficiently infect and replicate in cells expressing the human, bat, and civet ACE2 receptor, the civet strain cannot use the human ACE2 receptor. This demonstrates the human SARS-CoV strain evolved to maintain its capacity to replicate and cause expanding epidemics while keeping its capacity to cycle through civets and most likely retreat into the bat reservoir following the control of the epidemic. In most instances, GoF experiments looking at receptor interactions with SARS-CoV and MERS-CoV showed that in in vitro or in vivo models with a civet strain gain human ACE2 receptors but also lose the civet ACE2 receptor. Cell receptors for influenza viruses are relatively similar across different species, and this prompts a concern about possible increased transmission in humans from an influenza virus that is adapted for readier transmission in other mammals. By contrast, the ACE2 orthologue receptor interface for coronaviruses varies more markedly across different species. (翻译如下:  在研讨会的第8场会议上,北卡罗来纳大学的Ralph Baric博士和研讨会计划委员会的成员解释说,CoV研究的GoF实验包含了非常多样化的实验,这些实验对开发广泛的疫苗和治疗方法至关重要。与Subbarao和Kawaoka一样,Baric列举了对识别致病和毒力决定因素的重要实验,定义了病毒-宿主相互作用网络,并描述了负责易感性的等位基因和驱动致病或保护反应的宿主反应模式。然而,他特别指出,SARS和MERS-CoV的传播性研究实际上属于与流感研究不同的类别,因为这些病毒之间存在基本的生物学差异。他首先解释说,SARS-CoV在过去~800年里已经进化到能有效感染表达ACE2病毒受体的人类细胞。为了说明这一点,他分享了在2003年SARS-CoV大流行期间从中国人那里获得的测序结果,这些结果显示整个基因组的氨基酸序列与不断扩大的流行病有关的逐渐变化。在大流行结束时发现的16个突变中,有两个与果子狸菌株利用ACE2受体入侵人类细胞的效率提高有关。对人类气道上皮(HAE)细胞的体外实验和对转基因小鼠的体内实验表明,虽然人类毒株可以有效地感染和复制表达人类、蝙蝠和果子狸ACE2受体的细胞,但果子狸毒株不能使用人类ACE2受体。这表明人类SARS-CoV毒株在进化过程中保持了其复制和引起扩大流行的能力,同时保持了在果子狸中循环的能力,并且很可能在流行病控制后退回到蝙蝠库中。在大多数情况下,研究受体与SARS-CoV和MERS-CoV相互作用的GoF实验表明,在体外或体内有果子狸毒株的模型会获得人类ACE2受体,但也会失去果子狸的ACE2受体。流感病毒的细胞受体在不同的物种中相对相似,这促使人们担心一种适应于在其他哺乳动物中更容易传播的流感病毒可能在人类中增加传播。相比之下,冠状病毒的ACE2同源受体界面在不同物种间的差异更为明显。)
另外需要说明一点的是 NIH 这个冠状病毒 Funding 的 Gain of function 研究的参加者并不仅限于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团队,在美国的 UNC 大学的 Ralph Baric 也是参与者之一:
https://www.med.unc.edu/microimm/directory/ralph-baric-phd-1/
chihuoshenqi
如果你注意到我前面的 NIH 官网的截图,会发现有这样一个情况, 是在 2017 年底,NIH 决定重启这个 Gain of Function 研究。因为这个研究原来一开始是在 2014 年就准备开始的,然后被 NIH 喊停的. 
这个喊停的过程是这样的:
因为 NIH 这个 GoF 研究的宣布,剑桥大学的研究组发出了一份关于 "潜在大流行病原体 "研究的危险性的强烈声明,有一百多位科学家签名。签名者说,这项工作可能会 "引发难以或无法控制的疾病爆发"。Fauci重新考虑,而白宫在2014年宣布将 "暂停 "对新的流感、SARS和MERS功能增益研究的资助。
chihuoshenqi
我们知道 2018/2019 年武汉病毒所开始了由美国 NIH 资助的冠状病毒 GoF 项目的研究。
先放下此节不表,我们把时钟拨回 2012 年,回到云南那个废弃的矿洞。我们来探讨到底可能发生了什么.
2012年4月,在中国墨江的一个铜矿中,三个矿工被告知要将蝙蝠粪便从矿井中铲出。他们在密闭、通风不足的矿井空间里,每天铲粪7个小时,到了周末,他们患上了病因不明的病毒性肺炎。这时又有三名年轻的矿工被雇来代替生病的人...
由于所有的粪便灰尘,他们肺里的病毒量非常大,他们的肺或许成了一种加速病毒传递实验的实验室。之后,他们接受了抗病毒治疗,他们的症状与病毒性肺炎及伴随的继发性真菌感染相一致。三位不幸的工人因此去世,在会诊的过程中,全国最顶尖的传染病专家 (包括钟院士) 参与其中。病人的病毒样本也送往了武汉病毒所。
虽然这是非常严重的疾病并导致三位病人死亡,但它并没有引起大规模的传染, 可以肯定它并不是 Covid-19 (护士/医生并没有被传染)。他们遇到的蝙蝠病毒并不一定有多危险,只是因为肺部吸入大量,免疫系统抑制超负荷的环境造成的恶性肺炎。
chihuoshenqi
我们也知道 2013 年石正丽组在知道了云南的矿洞事故后,在该矿洞中采集了病毒
在采集的病毒样本后他们在武汉病毒所或者美国的合作伙伴可能进行的实验包含了几个方向.
一类是叫做传递(passaging)的实验。传递是指将活病毒放入它不适应的动物或细胞培养物中,然后在病毒灭亡前将其转移到另一种动物或同类型的细胞中。passaging通常是反复进行的。理论上说,病毒会迅速进化(因为病毒的突变率很高),并适应新的动物或细胞类型。通过让病毒适应新的环境,传递病毒就会产生新的病原体。
最著名的此类实验是在荷兰研究人员Ron Fouchier 做的。Fouchier用一种不感染雪貂(或其他哺乳动物)的禽流感病毒(H5N1),在雪貂体内连续传代。实验的目的是专门为了进化出一个PPP。十次传代后,研究人员发现病毒确实进化了,不仅感染了雪貂,还传播给相邻笼子里的其他动物。他们创造了一种空气传播的雪貂病毒,一种潜在的大流行病原体,并在国际科学界引起了一场风暴。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36/6088/1534
chihuoshenqi
第二类是GoF实验。在GoF研究中,通过体外突变或将两种(或更多)病毒剪接在一起,故意制造出一种新型病毒。这种重构的目的是通过增加新的功能,如增加感染性或致病性,使病毒更具感染性。然后对这些新型病毒进行实验,无论是在细胞培养物中还是在整个动物体内。这就是美国NIH在2014年至2017年喊停的实验类型。

一些研究人员甚至将GOF和传代实验结合起来,在passaging实验中使用重组病毒: https://jvi.asm.org/content/jvi/82/5/2274.full.pdf

这些实验都需要重组DNA技术和动物或细胞培养实验。
kop.red
不知道这贴能活多久
CleverBeaver
这里谈一下什么是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下面是 Wikipedia 给出的定义:
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 is a field of medical research focused on the serial passaging of microorganisms in vitro and in vivo. This places positive selective pressure on the microorganisms to effect mutations that would increase their pathogenicity, transmissibility, and antigenicity. (功能增益研究是医学研究的一个领域,侧重于微生物在体外和体内的连续传递。这给微生物带来了积极的选择压力,使其发生突变,增加其致病性、传播性和抗原性。)
可以看出这个研究对于疫苗的研发是有意义的
chihuoshenqi 发表于 2021-05-10 17:24

基本同意lz之前说的那些
但是对病毒做GoF研究有没有正面的意义很难说
因为这次疫情当中五毒所并没有拿出任何有益的研究成果出来
chihuoshenqi
从已经发表的文献来看,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组已经使用收集的病毒进行了非常类似的实验。2013年,石正丽实验室报告了分离出一个蝙蝠冠状病毒的感染性克隆,他们称之为WIV-1。WIV-1是通过将蝙蝠冠状病毒引入猴子细胞、传代,这是为了设计以人类ACE2受体(HeLa)的细胞系中测试其感染性。

2014年,就在美国GOF研究禁令生效之前,石正丽实验室与北卡罗来纳州的Ralph Baric实验室共同撰写了一篇论文,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GOF研究
\
在这组特殊的实验中,研究人员将 "在小鼠适应的SARS-CoV骨架中导入的蝙蝠冠状病毒SHC014 突触(Spike)"组合成一个单一的工程化活病毒。Spike(突触)是由石正丽实验室提供的。他们将这种蝙蝠/人类/小鼠病毒放入培养的人类气道细胞中,也放入活的小鼠体内。研究人员在受感染的小鼠中观察到 "明显的致病作用"。这种病毒的小鼠适应研究来自2007年的一个实验,在该实验中,Baric实验室通过传代(passaging)创造了一种叫做rMA15的病毒。这种rMA15对小鼠有 "高度的毒性和致命性"。
chihuoshenqi
2017年,同样是为了识别具有ACE2结合能力的蝙蝠病毒,石正丽实验室报告了用四种不同的蝙蝠冠状病毒成功感染了人类ACE2受体(HeLa)的细胞系。其中两个是实验室制造的重组(chimaeric)蝙蝠病毒。野生病毒和重组病毒都在猴子细胞中进行了短暂的传代。

这些论文共同显示的是 1)石正丽实验室收集了大量的蝙蝠样本,重点是收集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毒株,2)他们培养了活病毒并对其进行了传代(Passaging)实验,3)石正丽实验室的成员参加了在北卡罗来纳州进行的关于蝙蝠冠状病毒的GOF实验,4)石正丽实验室生产了重组蝙蝠冠状病毒并将其置于人类细胞和猴子细胞中。所有这些实验都是在含有人类或猴子ACE2受体的细胞中进行的。
这些工作的首要目的是通过在实验室中创造一个增强的病原体.
chihuoshenqi
同时通过查看 NIH 官方网站上显示的已经批准的资金研究项目资料,可以发现 ECA 的这个 Grant: #5R01Al110964-04

"将利用反向遗传学、假病毒和受体结合实验以及病毒感染实验,在不同物种和人源化小鼠的一系列细胞培养物上对宿主范围(即出现潜力)进行实验测试"
具体翻译如下: 该项目将通过对中国地区人与野生动物交界处的深入实地调查、新型冠状病毒和宿主受体结合域基因的分子特征分析、传播和进化的数学模型以及宿主范围的体外和体内实验室研究,研究未来冠状病毒(CoV)从野生动物中出现的风险。人畜共患的CoVs是对全球健康的重大威胁,2002年在中国出现的大流行性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SARS-CoV),以及最近和正在出现的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CoV)都证明了这一点。蝙蝠似乎是这些病毒的天然储存库,在过去的20年里,已经发现了数百种新型的蝙蝠冠状病毒。蝙蝠和其他野生动物物种在亚洲各地被猎杀、交易、屠宰和消费,形成了一个大规模的人类-野生动物界面,以及未来出现新型CoVs的高风险。该项目旨在通过在一个新出现的疾病热点地区(中国)的高风险地点(野生动物市场)研究关键的人畜共患病储库(蝙蝠)中的CoV多样性,了解哪些因素会增加下一个CoV在人类中出现的风险。这个项目的三个具体目标是:1: 1. 评估中国高风险的人类-野生动物界面的CoV溢出潜力。这将包括量化人们与蝙蝠和其他野生动物接触的性质和频率;对在湿货市场工作和高度接触野生动物的人进行血清学和分子筛查;利用分子检测方法对30多个物种的野生捕获和市场采样的蝙蝠进行CoVs筛查;以及对新型CoVs进行基因组特征和分离。2. 开发蝙蝠CoV出现风险和宿主范围的预测模型。一个综合的建模方法将包括对宿主受体和新型CoV基因(包括功能性受体结合域)的系统发育分析;预测宿主范围和病毒共享的融合生态和进化模型;以及研究进化和传播动态的数学矩阵模型。3. 3. 检验对CoV种间传播的预测。宿主范围的预测模型(即出现的可能性)将在实验中使用反向遗传学、假病毒和受体结合试验以及来自不同物种和人源化小鼠的一系列细胞培养物的病毒感染实验进行测试。

可以看出石正丽和合作者打算做更多这样的研究。
chihuoshenqi
仔细读前面帖的 NIH 的 Grant 内容, 这项资助的核心逻辑是通过基因工程或传代,或两者兼而有之,制造具有大流行(Pandemic)潜力的SARS相关蝙蝠冠状病毒,以测试其大流行(Pandamic)潜力。
除了Grant abstract 的描述,我们还不知道武汉病毒所/北卡Barry实验室到底在用哪种病毒做实验. 但有一点比较奇怪的就是,自 Covid-19 首次出现以来, 很多发表的论文都发现 Covid-19 (或者我们用更专业的名字 SARS-CoV-2) 的尖峰蛋白(Spike protein) 与人类ACE2受体结合的亲和力特别高. 比原来的SARS "至少紧密十倍 ". 这些论文我这里列举一下:

从这些论文中可以看出,作者对于这一事实感到困惑
bigjohn123456
同时通过查看 NIH 官方网站上显示的已经批准的资金研究项目资料,可以发现 ECA 的这个 Grant: #5R01Al110964-04

"将利用反向遗传学、假病毒和受体结合实验以及病毒感染实验,在不同物种和人源化小鼠的一系列细胞培养物上对宿主范围(即出现潜力)进行实验测试"
具体翻译如下: 该项目将通过对中国地区人与野生动物交界处的深入实地调查、新型冠状病毒和宿主受体结合域基因的分子特征分析、传播和进化的数学模型以及宿主范围的体外和体内实验室研究,研究未来冠状病毒(CoV)从野生动物中出现的风险。人畜共患的CoVs是对全球健康的重大威胁,2002年在中国出现的大流行性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SARS-CoV),以及最近和正在出现的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CoV)都证明了这一点。蝙蝠似乎是这些病毒的天然储存库,在过去的20年里,已经发现了数百种新型的蝙蝠冠状病毒。蝙蝠和其他野生动物物种在亚洲各地被猎杀、交易、屠宰和消费,形成了一个大规模的人类-野生动物界面,以及未来出现新型CoVs的高风险。该项目旨在通过在一个新出现的疾病热点地区(中国)的高风险地点(野生动物市场)研究关键的人畜共患病储库(蝙蝠)中的CoV多样性,了解哪些因素会增加下一个CoV在人类中出现的风险。这个项目的三个具体目标是:1: 1. 评估中国高风险的人类-野生动物界面的CoV溢出潜力。这将包括量化人们与蝙蝠和其他野生动物接触的性质和频率;对在湿货市场工作和高度接触野生动物的人进行血清学和分子筛查;利用分子检测方法对30多个物种的野生捕获和市场采样的蝙蝠进行CoVs筛查;以及对新型CoVs进行基因组特征和分离。2. 开发蝙蝠CoV出现风险和宿主范围的预测模型。一个综合的建模方法将包括对宿主受体和新型CoV基因(包括功能性受体结合域)的系统发育分析;预测宿主范围和病毒共享的融合生态和进化模型;以及研究进化和传播动态的数学矩阵模型。3. 3. 检验对CoV种间传播的预测。宿主范围的预测模型(即出现的可能性)将在实验中使用反向遗传学、假病毒和受体结合试验以及来自不同物种和人源化小鼠的一系列细胞培养物的病毒感染实验进行测试。

可以看出石正丽和合作者打算做更多这样的研究。
chihuoshenqi 发表于 2021-05-10 17:39

这些改进危险病毒而不提供解药的科学家,全家都该被拉去火葬场
chihuoshenqi
Covid-19 和 ACE2 的这种特殊的亲和力是原始SARS病毒的十到二十倍,从统计学上来说,不大可能是随机出现的,因此,除了该病毒在人类ACE2受体的存在下被强烈选择之外,很难有其他解释。
chihuoshenqi
病毒实验室的安全一直是科学界关心的问题. 
病原体实验室逃逸有各种形式。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 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美国国防部的一个实验室曾经 "在12年的时间里无意间将导致炭疽病的细菌--炭疽杆菌的活体送往全世界近200个实验室。该实验室认为,这些样本已经被灭活"。2007年,英国经历了一次口蹄疫的爆发。它的起源是一个BSL-4实验室的废物处理系统发生故障,泄漏到附近奶牛饮用的溪流中。该处理系统没有得到适当的维护

2004年,源自中国北京国家病毒研究所(NIV)的SARS爆发,也是由于病毒样本灭活不足,然后被分发到大楼的非安全区域
Lynn Klotz在2019年2月为《原子科学家公报》撰写的文章中得出结论,在美国高度安全的实验室中,造成病原体暴露的大多数实验室事件背后都是人为错误。虽然设备故障也是一个因素,但在2009-2015年期间向美国联邦选择剂计划报告的749起事件中,Klotz得出结论,79%是由人为错误造成的。

但可以说最大的担忧是那些完全没有报告的事件,因为病原体的逃逸没有被发现。真正令人震惊的是,大量的病原体逃逸事件只是因为调查人员在检查一个完全不同的事件过程中才被发现的。这种发现有力地证明了病原体逃逸事件没有得到充分的报告,而且还需要吸取重要的教训




chihuoshenqi
关于北京2004年的SARS泄露,可以查看 https://www.cdc.gov/sars/media/2004-05-19.html

在2004年4月22日至29日期间,中国卫生部(MOH)共报告了9例SARS病例;其中7名患者来自北京,2名来自安徽省。其中一名患者死亡。 九名患者中的两名是在北京的中国国家病毒学实验室(NIVL)工作的研究生,该实验室进行SRS冠状病毒(SARS-CoV)的研究。该实验室已于4月23日关闭,潜在的暴露人员正在接受疾病症状的监测,并且正在调查这两名实验室工作人员的可能感染源。 在其他七个SARS病例中,有两个病例与在NIVL工作的一名研究生的密切个人接触直接相关;这两个病例发生在该研究生的母亲(已死亡)和一名为该研究生提供护理的护士身上。其余五个病例与护士的密切接触有关。

CleverBeaver
Covid-19 和 ACE2 的这种特殊的亲和力是原始SARS病毒的十到二十倍,从统计学上来说,不大可能是随机出现的,因此,除了该病毒在人类ACE2受体的存在下被强烈选择之外,很难有其他解释。
chihuoshenqi 发表于 2021-05-10 17:41

+100086
chihuoshenqi
欧美各国都有各自的生物安全法规. 
美国联邦政府在2002年制定了《联邦信息安全管理法》(FISMA)。在其指导下,制定、记录和实施保护其信息和信息系统的计划,并采用基于风险的策略,以实现成本效益的安全。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NIST)制定的标准和指导方针帮助各机构在风险管理的基础上实施有效的信息安全计划。FISMA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框架,以确保对支持联邦业务和资产的信息资源的信息安全控制的有效性。


国内在疫情发生之后也立即开始了生物安全的立法工作:


chihuoshenqi
联邦政府除了 FISMA 之外还有其他的对应法律和行政令:
https://www.phe.gov/s3/BioriskMa ... ity-Law-Policy.aspx


但这个法律的出台应该和 2001 年的炭疽事件有一定联系。
2001年,至少有五个含有炭疽杆菌孢子(炭疽病的病原体)的信封被邮寄给美国参议员和媒体机构。至少有22人因这些邮件而感染了炭疽病;其中5人死亡。经过近十年的调查,(这个调查被称为Amerithrax),通过基因分析,确定信件中的孢子来自一个单一的炭疽杆菌(艾姆斯菌株)的孢子批次,从德克萨斯州的一头牛身上分离出来,并分发给一些研究实验室,包括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2010年2月19日,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和美国邮政检查局正式结束了对2001年炭疽袭击事件的调查,确定USAMRIID的雇员布鲁斯-艾文斯博士在策划和执行这次袭击。
烟熏三文鱼
感谢lz,赞出处。
CleverBeaver
从fauci大力的推疫苗且在疫情最初提倡口罩无效
感觉nih这一季借刀杀人做的太高了
石正丽惨当背锅侠
bmyang
楼主虽然说谢绝阴谋论, 但想表达的观点在主媒看来也是"阴谋论"吧
CleverBeaver
楼主虽然说谢绝阴谋论, 但想表达的观点在主媒看来也是"阴谋论"吧
bmyang 发表于 2021-05-10 17:52

每个体制都会要维护他的阴暗面
tg估计也不会宣传孙郡主的豁免的缘由的吧
美帝也一样 主媒的东西 现在没多少还能看了啊
youyichanzi
多谢楼主,看整个过程好像看大片。
Xydghjk
留名慢慢看。
YSYS888
科学是福奇博士的那种科学吗,出处是王部长和谭书记那种出处吗?
umizumi 发表于 2021-05-10 17:12

你先别着急喷,LZ的结论可能和你认知是一致的呢
小虎快跑
Mark!
a
allstar
我一直都觉得是中国代工造成的泄露事件。
BubbleBee
回复 1楼的帖子
总结一下楼主的帖子: 病毒有没有可能人为泄露:有可能。 有没有实锤:没有实锤。 楼主,你这个只能说是时间轴和事件大串联和你的推理。一没有人证,二没有物证。真实事件可能是你推理的样子,但也完全可能是另一种样子。换句话说,你这就是教科书定义的阴谋论
萧瑟
从fauci大力的推疫苗且在疫情最初提倡口罩无效
感觉nih这一季借刀杀人做的太高了
石正丽惨当背锅侠
CleverBeaver 发表于 2021-05-10 17:51

其实很多事件在发生初期的证据往往是真相,越往后搅混水的就越多,人的视线注意力就被分散了。
我记得两件事,一件事,当时出事后,知乎微博上有很多人查阅了石正丽的paper,发现她搞的就是病毒的跨物种传播,而且有一位实名举报石正丽,以及有五毒所里的一个研究生死了的传闻;第二件事,就是第一篇发表在柳叶刀上的新冠论文,被感染的前几个病人,只有一个是和海鲜市场有关。
Seeking668
从fauci大力的推疫苗且在疫情最初提倡口罩无效
感觉nih这一季借刀杀人做的太高了
石正丽惨当背锅侠
CleverBeaver 发表于 2021-05-10 17:51

个人觉得新冠病毒是人造的概率很大 但是是美国还是中国,是事故还是蓄意,谁也不知道 但人类进入基因工程时代很可怕,就像有了新玩具,以后生物病毒也许像电脑病毒一样泛滥成灾那就悲剧了
b
brookeyang
mark 下 回头再,
YSYS888
我一直认为sars2是武毒所出力,外国机构出钱共同搞岀来的,初忠可能也是好的。 中国这些烂科学家为了钱啥底线都不要,啥活都接,又急功近利,操作不规范,最后酿成了灾难。
gvcc
最奇怪的是,疫情爆发以来,北卡教堂山的Baric研究组一直安静如鸡。 2015年,他们是全球第一个人工改造新冠病毒的成功的实验室, 用的样本就是石正丽小组提供的蝙蝠病毒样本。 换句话说,石正丽就是一个抓蝙蝠打下手的,在Baric的文章挂个名。 那篇文章10几个作者挂名,石正丽倒数第2,就一打酱油的。
新冠的PRRA很难从自然界出现,就算出现也要上万年的进化世间,基本可以断定是实验室产品。 新冠在传染率和致病率之间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无视天气影响,堪称有史以来最完美的病毒。 武汉的实验室靠着法国技术的帮助才从P3升级到P4,就国内那帮人的水平, 能开发出如此完美的病毒,我是不相信的。
ZYL
Mark
萧瑟
回复 1楼的帖子
总结一下楼主的帖子: 病毒有没有可能人为泄露:有可能。 有没有实锤:没有实锤。 楼主,你这个只能说是时间轴和事件大串联和你的推理。一没有人证,二没有物证。真实事件可能是你推理的样子,但也完全可能是另一种样子。换句话说,你这就是教科书定义的阴谋论
BubbleBee 发表于 2021-05-10 18:00

直接证据已经拿不到了。
但很多间接证据也能对事实真相提供佐证,比如中国政府的一系列操作,军队接管五毒所,病毒样品序列是上海病毒所解析和上传的,之后被要求封口,武汉医院难道不是应该把病毒样品第一个给五毒所分析吗?
除了第一篇武汉中心医院和病毒所发在柳叶刀上的新冠论文之后,不允许他们再发表论文是为什么?赵立坚甩锅美国,一定是上面的指示,他自己可不敢干这种事。
babybaby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虽然层主也觉得五毒所泄漏的可能性很大,不管是人造还是漏了之后迅速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所有的证据估计即使有,也已经被全部清除。所以后面即使全面调查,能查到什么?尤其是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
所以估计这会永远的成为一桩无头公案,可怜无数冤魂。。。
little_racoon
楼主能不能评论一下最近关于PRRA插入的争议?David Baltimore认为这四个氨基酸很难在RaTG13其他部分和新冠如此相似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突变出来,但是有些专家比如Kristian Andersen认为这个插入还是可以自然产生的,比如发生一次基因重组。
youyichanzi
我对最后真相大白于天下还是有信心的。现在还是事情的高压阶段,各方都谨慎掩盖着事实真相以免事态失控。
知道真相的人又不是只有一个两个,一旦因为某些事打破平衡,哪怕不是出于公心,而只是炫耀或者求利,也会有人站出来捅破谜底。
到那个时候,又是一场风云际会。
Alpha29
我一直都觉得是中国代工造成的泄露事件。
allstar 发表于 2021-05-10 17:59

最佳部结!
Peacelife
好吧,所以是联合搞出来的。。。害惨整个人类了
阳光下的蓝莓树
一定会真相大白于天下,现在正在角力,其实太多人知道真相,但保持着沉默。人又不傻。
gvcc
我对最后真相大白于天下还是有信心的。现在还是事情的高压阶段,各方都谨慎掩盖着事实真相以免事态失控。
知道真相的人又不是只有一个两个,一旦因为某些事打破平衡,哪怕不是出于公心,而只是炫耀或者求利,也会有人站出来捅破谜底。
到那个时候,又是一场风云际会。
youyichanzi 发表于 2021-05-10 18:16

几个大国的高层应该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大国之间博弈,各种权衡利弊,有些事情是不可能让公众知道的。
babybaby
我对最后真相大白于天下还是有信心的。现在还是事情的高压阶段,各方都谨慎掩盖着事实真相以免事态失控。
知道真相的人又不是只有一个两个,一旦因为某些事打破平衡,哪怕不是出于公心,而只是炫耀或者求利,也会有人站出来捅破谜底。
到那个时候,又是一场风云际会。
youyichanzi 发表于 2021-05-10 18:16

很大的可能性不是故意泄漏,估计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如果不是故意而是实验室管理不严,处理生物废料无意泄漏而且迅速演化,就没有真相了。
windmelody
markmarkmark
YSYS888
最奇怪的是,疫情爆发以来,北卡教堂山的Baric研究组一直安静如鸡。 2015年,他们是全球第一个人工改造新冠病毒的成功的实验室, 用的样本就是石正丽小组提供的蝙蝠病毒样本。 换句话说,石正丽就是一个抓蝙蝠打下手的,在Baric的文章挂个名。 那篇文章10几个作者挂名,石正丽倒数第2,就一打酱油的。
新冠的PRRA很难从自然界出现,就算出现也要上万年的进化世间,基本可以断定是实验室产品。 新冠在传染率和致病率之间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无视天气影响,堪称有史以来最完美的病毒。 武汉的实验室靠着法国技术的帮助才从P3升级到P4,就国内那帮人的水平, 能开发出如此完美的病毒,我是不相信的。

gvcc 发表于 2021-05-10 18:09

我觉的技术上这个应该没有多难,做不做是职业道德的问题。 就像基因编辑人一样,相信很多国家都能做出来,却没人会挑战这一道德底线。 结果被一半道转行的无知无畏的混蛋做了还喜滋滋的邀功,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人类道德底线的大忌, 政府开始还大力宣传,以为自己又敢超世界了,看了外界反应才知道捅了楼子了,真是可悲。
阳光下的蓝莓树
科学界,政界,情报界都有知情人。打破利益链真相马上出来。或者狗咬狗。。。。 记得2019年武汉美国领事馆突然断网,不能签证了。那些人大概第一时间就知道怎么回事。不是说9月份病毒就出来了。(这点我承认有点阴谋论,只是合理推演)
shimu
回复 77楼YSYS888的帖子
你觉得没有多难,那为啥人家发nature?而且你没看出来石的武毒所在那项研究里就是打下手的。
babybaby
我觉的技术上这个应该没有多难,做不做是职业道德的问题。 就像克隆人一样,相信很多国家都能做出来,却没人会挑战这一道德底线。 结果被一半道转行的无知无畏的混蛋做了还喜滋滋的邀功,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人类道德底线的大忌, 政府开始还大力宣传,以为自己又敢超世界了,看了外界反应才知道捅了楼子了,真是可悲。
YSYS888 发表于 2021-05-10 18:23

你说的不是克隆人,是基因编辑吧。。。
J
Jeanjeanlu
强贴留名
shimu
回复 65楼gvcc的帖子
你这是问到要害了。 这个病毒我认为武汉病毒所是造不出来的。真的能造出来的也不在武汉。但是为何首发地在武汉,就引人遐想了。2019年底可以贸易战打到最关键的时刻。
YSYS888
几个大国的高层应该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大国之间博弈,各种权衡利弊,有些事情是不可能让公众知道的。
gvcc 发表于 2021-05-10 18:21

其实这种反应更说明曾经的合作关系,互相之间都有把柄,才能互相指责又互相不敢撕破脸皮。
阳光下的蓝莓树
很大的可能性不是故意泄漏,估计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如果不是故意而是实验室管理不严,处理生物废料无意泄漏而且迅速演化,就没有真相了。
babybaby 发表于 2021-05-10 18:21

deleted
YSYS888
你说的不是克隆人,是基因编辑吧。。。
babybaby 发表于 2021-05-10 18:26

是,谢谢指正
shimu
回复 69楼little_racoon的帖子
是不是专家要看他现在是不是还活跃在科研第一线。
YSYS888
可能我们太善良了。 你去看看闫丽梦博士说的,当时那个MALIK去秘密去武汉看投毒情况。最开始投的剂量小,没散播开来。
阳光下的蓝莓树 发表于 2021-05-10 18:28

本来挺好的讨论,非要把一个胡说八道的人搞进来,把一个讲道理的贴子引向阴媒论了。
CleverBeaver
其实这种反应更说明曾经的合作关系,互相之间都有把柄,才能互相指责又互相不敢撕破脸皮。
YSYS888 发表于 2021-05-10 18:28

yup
所以真相才那么难浮现
shimu
回复 78楼阳光下的蓝莓树的帖子
什么关联?美国知情?
shimu
回复 84楼阳光下的蓝莓树的帖子
你一提这个名字,这贴的严肃性要打个5折了。
b
brookeyang
回复 77楼YSYS888的帖子
你觉得没有多难,那为啥人家发nature?而且你没看出来石的武毒所在那项研究里就是打下手的。
shimu 发表于 2021-05-10 18:26

有挺多中国访问学者,研究生在美国打下手,学到手艺了就拿回国,变现。
宫迷
坐等强贴。
babybaby
好好的讨论帖子,轮轮一来就变了味。请各怀鬼胎的ID走好不送。。。。
阳光下的蓝莓树
回复 84楼阳光下的蓝莓树的帖子
你一提这个名字,这贴的严肃性要打个5折了。

shimu 发表于 2021-05-10 18:34

兼听则明,我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靠谱还是不靠谱。为了维持这个帖子的严肃性,我把之情说的删了。
curehbv
回复 1楼chihuoshenqi的帖子
那楼主能不能科普SARS 及MERS 怎么来的? 没有石正丽等对SARS 及MERS 的研究, 疫苗起码晚1年, 大多数人死了就像那些矿工一样, 不知道怎么死的.
bigjohn123456
本来挺好的讨论,非要把一个胡说八道的人搞进来,把一个讲道理的贴子引向阴媒论了。
YSYS888 发表于 2021-05-10 18:33

我一直觉得yanlimeng是被有意放出来搅浑水的。特意要搞些很荒诞不经的说法把人们视线从实验室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