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当初对这个世界期待太高,现在摔的好重

Goooo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85后,小时候一直听说我们长大了就是21世纪,各种文明,技术日新月异,我是literally理解成每日进步。当时国内有不好的事情,都会看到国外相反的故事,就会告诉自己欧美还是先进文明的,中国落后所以才不好。 结果出国时间一长,经历的事情多了。才知道1)医疗医疗发达国家也没弄好,看新冠,可以说是医疗很惨烈了。医生护士的健康都无法保障,普通人更不能要求了。 2)法制法治也没像以前听到看到的那么健全。对于普通人寻求法治公平仍然有困难。更不用说厉害的人譬如李文和也没办法。最近在文学城看到有个人维权的GoFundme网站和他写的在美国曾经打过的集体诉讼过程,一般人根本坚持不下来 3)人与人之间,能量都消耗在内卷内斗。也怪不得没时间搞科学技术文化的继续发展
一度以为生错了时代,应该再晚个几十年出生,这样这个世界能更先进文明,更符合小时候听到的那个期待。 但是转眼一想,根结不在于我生错了时代,而在于以前太单纯,对世界的exp太高。这点不得不服以前的土工,小时候书上写了的,中国处于且将一直处于发展中阶段(现在土工不行了,天天说自己是老大。)所以对中国没太多期待,而是把人类文明的期待寄托于欧美发达国家。 但是现实是人类的先进文明也就到现在这里了,甚至也许以后几十年不倒退就不错了。 从历史拉开回头看的话,自己生活的短短几十年,没准仍然是至暗时代。
Gooood
前几天看了文学城这个系列有感而发 https://bbs.wenxuecity.com/na/1984331.html

这个博主是先移民去的香港,又移民美国。也是老移民了。写的一系列亲身经历蛮值得讨论的,但是文学城大都还是讨论推娃,赚钱(可以理解,毕竟普通人,只能控制这些了),这个博主写的东西没什么人讨论。
pwwq
85后,小时候一直听说我们长大了就是21世纪,各种文明,技术日新月异,我是literally理解成每日进步。当时国内有不好的事情,都会看到国外相反的故事,就会告诉自己欧美还是先进文明的,中国落后所以才不好。 结果出国时间一长,经历的事情多了。才知道1)医疗医疗发达国家也没弄好,看新冠,可以说是医疗很惨烈了。医生护士的健康都无法保障,普通人更不能要求了。 2)法制法治也没像以前听到看到的那么健全。对于普通人寻求法治公平仍然有困难。更不用说厉害的人譬如李文和也没办法。最近在文学城看到有个人维权的GoFundme网站和他写的在美国曾经打过的集体诉讼过程,一般人根本坚持不下来 3)人与人之间,能量都消耗在内卷内斗。也怪不得没时间搞科学技术文化的继续发展
一度以为生错了时代,应该再晚个几十年出生,这样这个世界能更先进文明,更符合小时候听到的那个期待。 但是转眼一想,根结不在于我生错了时代,而在于以前太单纯,对世界的exp太高。这点不得不服以前的土工,小时候书上写了的,中国处于且将一直处于发展中阶段(现在土工不行了,天天说自己是老大。)所以对中国没太多期待,而是把人类文明的期待寄托于欧美发达国家。 但是现实是人类的先进文明也就到现在这里了,甚至也许以后几十年不倒退就不错了。 从历史拉开回头看的话,自己生活的短短几十年,没准仍然是至暗时代。
Gooood 发表于 2020-12-17 08:10

你是幼稚的一塌糊涂, 而且看似比较闲
white09
感觉有点无病呻吟
Gooood

【以身试法】在美国 - 1:权大于法 来源: 不测风云 于 2020-12-02 05:25:50  [档案]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771 次 (6452 bytes)  字体:调大/重置/调小 | 加入书签 | 打印 | 所有跟帖 | 加跟贴 |  当前最热讨论主题 本文内容已被 [ 不测风云 ] 在 2020-12-02 05:37:30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我是在文革“发祥地”清华校园里长大的,属于【臭老九】阶级,对权利为中心的【人治社会】刻骨铭心。1980 年代初移民香港后,才明白【人治社会】和【法治社会】的区别:一个【权大于法】、另一个【法大于权】。记得当年香港一个小警察斗胆包天,在最高法院门前给一位大法官开了一张非法停车罚单,全港称快。   香港当年实质是【间接民主】社会,政府权利源于民主英国。我真正【民主法治】社会的生活,始于30年前移民美国之后。本来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平平安安地生活在一个自由、平等、公平、正义、博爱的社会里了,不料还是屡屡“被”【以身试法】,包括:被“非法”开超速罚单、被“合法”炒鱿鱼、被“依法”强拆、被“依法”索取百万名誉损失。   我30年来美国生活的亲身实践证明,能够立即执行的【行政权】,会时不时借机侵害普通人的合法权益,因为依法维权即耗时耗钱,多数人在权衡经济得失之后,为了避免因【小】失大,都“明智”地选择向【权力】屈服。长此以往,我们普通人的利益在不知不觉这中被【权力】一点点地蚕食鲸吞,1970 年代至今的美国近代史是最好的见证人。   如果你不识时务、梦想讨回公道的,就必须面对孤独漫长的依法维权路。   (待续) 许宁 Frank Hui 2020-12-02 美国亚特兰大 Atlanta USA  
Gooood
【以身试法】在美国 - 2:不可能的【超速驾驶】 来源: 不测风云 于 2020-12-04 10:43:05  [档案]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3373 次 (12270 bytes)  字体:调大/重置/调小 | 加入书签 | 打印 | 所有跟帖 | 加跟贴 |  当前最热讨论主题 很多人都因为超速驾驶吃过罚单,违法认罚理所当然。一般人不会像 Bill Gates 那样死不认错,有钱没事在法庭上跟警察理论。多数情况下,美国警察不会无故冤枉好人,偶然遇到恶警,没超速也罚你一单,那你也只好自认倒霉。如果没有现场测速器记录,法官只会信警察,不会信你。   但凡事都有例外,95 年我在加州 Lassen 国家公园的超驾罚单就是其中一例。很多年以后,加州大学的一个物理学教授的 STOP Sign 罚单是另外一例。不同之处是,95 年的罚单是 $100 多,到 2012 已经长到 $400 了。另外,我当年在北大物理学教授的劝导下,忍痛放弃了心爱的物理学,跑去清华读计算机,不像人家最后成了物理学教授。   事发当天下午,我和太太在公园内北面 35mph 限速的弯曲山路上,以 30mph 的速度向公园北门出口方向行驶。太太当时有身孕,加上我们开的是一辆高重心旧款车,所以我需要在每一个弯道都特意减速,以免太太头晕呕吐。开着开着,我忽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闪灯的警车紧跟在后,于是即刻停到路边。我问警察为什么截停我,他说我以 45mph 超速驾驶 。我辩称不可能,因为我的时速表一路都没有超过 35mph。他说我的时速表不准,他跟踪我一段路后,警车里的时速表显示为 45mph 以上。见到他走回警车准备写罚单,我走过去跟他理论,他见状立即拔出手枪,命令我马上回到车里不准再出来。秀才遇到兵。   两夫妻兴致勃勃来国家公园旅游,临走被冤大头,心里当然愤愤不平。到了公园出口,我便向在场的工作人员投诉。他们说已经有不少游客投诉那位新任警官了,如果我不服气,可以写信向他上司投诉。问题是,当时没有测速记录,也没有第三方证人,他的上司怎么可能相信我一面之词呢?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和太太将事件的始末反复回忆推敲,一路车程连晚餐 6 小时,闲着也是闲着。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不容置疑的物理证据。   在被那个恶警截停前约 10 分钟,我们见到他截停了另一辆车,看起来好像也是准备开罚单。从截停那辆车到开完罚单,他至少要用掉 5 分钟,要用剩下的 5 分钟用来追上正在超速行驶的我,那他必须以 60~80mph 的高速在限速仅为 35mph 弯曲山路飞驰。职业赛车手开着一级方程式赛车也许可以,但普通人开着高大笨重的警车是绝对不可能的。另外,罚单上会注明时间地点。前后两张罚单,把事发时间地点紧紧地锁定在一个很窄的时空里,那个恶警应该无法狡辩。   回家第二天一早,我便给公园负责人写了一封信,详述事件始末,并附上数学公式和计算结果,证明我在那个特定路段和特定时间内、开着一辆高大笨重的旧款车、还载着孕妇,是不可能超速驾驶的。信尾,我要求撤销罚单,并要那个恶警向我书面道歉。   不久之后,我收到了公园负责人的回信,同意取消罚单。那位恶警已经离职,所以不会有书面道歉。   (待续)   许宁 Frank Hui 2020-12-03 美国亚特兰大 Atlanta USA
Gooood
以身试法】在美国- 3:偷梁换柱 来源: 不测风云 于 2020-12-06 08:21:07  [档案]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2882 次 (13226 bytes)  字体:调大/重置/调小 | 加入书签 | 打印 | 所有跟帖 | 加跟贴 |  当前最热讨论主题 在今天的美国,如果公司全体 600 多名员工、包括除 CEO 和 CFO 之外的所有高管都认为公司欠了员工们钱,并集体要求公司立刻偿还,结果会怎样呢?2000 我恰巧在这样一家公司任职,最终结果是,公司不但拒绝认错还钱,而且将我杀鸡儆猴,以【抗命】为由【合法解雇】,连失业救济都拿不到,令我的四口之家立刻陷入经济困境。   当年我在 C-Cube 任职时正直 DVD 鼎盛期,而 C-Cube 是当时 DVD 行业的龙头老大,之前大陆几乎所有 VCD 里的视频解码芯片都是 C-Cube 的产品。公司为了集全部精力于正以爆炸速度成长的 DVD 市场,决定将机顶盒部分剥离卖给另一家公司。剩下的【新 C-Cube】 员工人数 600 多,约 为原来的一半,市值也大约减半,需要完成一个旧股换新股的程序。当年硅谷很多公司都发给员工【认股证】,C-Cube 也不例外,因此也同时经过一个旧认股证换【新认股证】的程序。   在公司刚刚公布员工新旧认股证【转换价】计算公式时,我并没有留意。因为这种事通常是由专业投资公司与 CFO 团队协同公司运作,其它员工不必操心。不料第二天公司内小道消息便开始疯传,说那个公式有问题,新认股证的转换价被高估了。于是我找到那位声称公式有问题的同事,听他当面解释后,觉得他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之后我自己私下又反复研读了公司提供的转换公式和附加说明,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那个公式偷换了外行人看起来好像一样、但本质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公司的【市值】和【价值】。   一个公司的【市值】=(公司股价 x 公司总股数),通常在多数股票信息网页都可以立刻看到。一个公司的【价值】相当于要 100% 买断该公司所需要的全部资金,除了要100%收购所有股票,还要 100% 承担公司所有债务,相关信息通常要看公司资产负债表。假如一个公司市值 1000 万,负债 200 万,你要收购该公司,除了要立刻支付原股东 1000 万,将来债务到期时还要另外支付 200 万给债权人,总【价值】 1200 万。由于公司计算错误,【新 C-Cube】 600 多员工累计损失超过 $40M。于是一位老中员工自愿请缨,代表所有员工发 Email 给 CFO 和 CEO,要求公司在新股上市前尽快纠正错误,公司同意会尽快与负责的投资公司沟通复核。   数日后公司在 CEO 办公室召开了一个讲解会,请投资公司直接向包括我在内的员工代表们解释为什么转换公式要用【价值】而不是【市值】。在仔细听取了投资公司的说明后,员工代表还是一致认为公式有误,并详细解释了为什么用【市值】才是正确的:   【认股证】价值 = 公司【股价】-【认购价】。对一位新员工来说,【认购价】= 就职当日公司【股价】。假设你就职那天公司股价 $100,一年后当你可以行使【认股权】时公司股价升到 $150,如果你用 $100 购入一股然后立刻以 $150 卖出,马上可以赚到 $50,你的【认股证】价值 = $50。当旧股转新股后,如果旧公司在将 60% 卖出后,剩下的新公司【市值】将仅为旧公司的 40%。如果总股数不变,每股市价将从 $150 降至 $70。要在新股票中保留你应得的每股 $50【认股证】价值 ,你的新【认购价】应为 $70 - $50 = $20。   而公司的错误算法是将公司每股平均 $10 的债务先加到 $70 股票【市值】,算出每股平均【价值】为 $80,然后以( $80  - $50  = $30 作为新【认购价】,而不是原本应该的  $20。员工们因此每股损失 $10。投资公司的代表无言以对,对应再回去重新审核后尽快答复。   会后员工代表们都很乐观,相信这个问题可以轻易解决,但几天会收到的正式答复,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待续)   许宁 Frank Hui 2020-12-06 美国亚特兰大 Atlanta USA  
Gooood
在 C-Cube 员工代表和投资公司的见面会之后,大家都很乐观。这样一个简单的数学错误,虽然不该发生在投行专业人士身上,但估计也不是蓄意为之,因此一旦被指明应该很容易被纠正。因此几天后 CEO 发给全体员工的 Email 内容令人大感意外:全体员工被正式知会,以【公司价值】为基础的【认购价转换公式】没有错误,公司的【新股】会如期上市替代【旧股】,要求所有员工从此不要再提【转换公式】的事情。   当时正值互联网泡沫高峰,硅谷所有高科技公司都求财若渴,C-Cube 也不例外。因为人才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公司除了大量颁发认股证,还给新人优厚的【上任奖金】,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 C-Cube 派人送到我家的大型礼品篮。公司此时此刻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得罪全体员工,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狭路相逢,勇者胜。员工们心里虽然不服气,但所有走在我前面的员工代表们,一转眼不是立即自动噤声,便是躲到幕后,我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剩下的最后一只出头鸟。   在与其他员工多次反复计算核查,确认我们以【股票市值】为基础的【转换公式】没有问题之后,我便亲自逐一拜访公司各位中高层主管,直接听取他们的看法。多数人承认公司有误,一些人私下支持我继续寻求解决办法,包括直接找老 CEO 出门斡旋,但没有人愿意公开与公司唱对台戏,另一些人建议我就此罢手,不要以卵击石。也不乏少数昧着良心颠倒黑白的,警告我不要再无故寻衅滋事。   老 CEO 刚刚卸任数月,也正在参与新旧 C-Cube 的转换事宜,我于是先试着 Email 给他。但等了几天仍然渺无音信,很明显【沉默】就是一种答复。又过了几天,现任 CEO 再次发 Email 给全体员工,明令禁止任何人用公司的 Email 继续讨论【新认股证】问题。我于是发了最后一个 Email,表示完全服从命令,并请所有愿意继续寻求解决办法的员工用私人 Email 跟我联系。我准备在公司系统之外建立一个专用 Email 群组,当时 因为当时互联网不发达,还没有 Facebook,Google Group 等等,Email 群组也多数是收费的,我需要一些时间看看有没有能够容纳几百人的免费服务。   不料第二天临下班时,我的顶头上司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他个人虽然不赞同公司的决定,但还是必须依命炒我鱿鱼。我问他用什么理由,他说公司认为我最后那个 Email 属于直接抗命,因此必须解雇我。我辩称我那个 Email 很明显是服从命令的表现,他也表示认同,但上面不这么看,他也没办法。然后带我到人事总监办公室办理离职手续,并看着我收拾好个人物品,然后亲自陪同我走出公司大门。   很久之后我才听说,前一天 CEO 已经决定要立即解雇我,但高层主管多数持反对态度,因为以我最后那个 Email 为由炒我鱿鱼,一定会引起全体员工的反弹。于是 CEO 需要多花一天时间将公司管理层从上到下全部安抚一遍。在我离职之后几天,公司大小经理还花了不少时间威逼利诱所有员工,确保没有人再敢与我私下联系。之后不久,人事总监也因在处理解聘我这件事上与 CEO 的分歧而请辞。   事实证明,杀鸡儆猴在美国这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有时也非常有效,绝大多数人在矮檐下还是会低头的。
  (待续)
  许宁 Frank Hui 2020-12-08 美国亚特兰大 Atlanta USA  
Gooood
在我逐渐成为最后一只【出头鸟】时,一位 C-Cube 高管曾私下建议我立即聘请律师,以保护我个人的合法权益。当时我一方面缺乏法律维权常识,另一方面也不相信公司会如此蛮横无理地解雇我,所以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在之后的法律诉讼过程中,我在一份公司高管会议记录里看到,他当时不认为我的 Email 属于【抗命】,也反对 CEO 以此为借口解雇我。估计在他建议我找律师时,公司已经开始讨论找什么借口解雇我了。   当时我两个孩子还小,又有房贷,加上太太的文职工作收入有限,被解雇后家庭经济立刻陷入困境。在找到新工作之前,必须立刻申请失业救济,但 EDD 说我是被公司是以【抗命】为由解雇的,没资格领取失业救济。我找公司人事部要求更改解雇理由,也遭到拒绝,这令我开始担心 C-Cube 会不会也在我找新工作的过程中从中作梗。我不清楚当时硅谷人事部行内人士里有没有秘密黑名单,如果事发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我被解雇的消息绝对不可能瞒天过海,用不了几天全世界都会知道,估计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再愿意雇我了。   到了这个地步,要解决与 C-Cube 之间的纠纷,除了通过法律别无它途。不同的是,在原来【新旧认股证转换】纠纷的基础上,现在又衍生出一个新的【报复性解雇】。 因为我没有钱请律师打官司,所以第一个想到的是找  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 投诉,希望他们可以用 Unfair labor practice 的理由立案调查。开车 50 英里到他们在 Oakland 的办公室约谈后,得到的答复是,这个案子不在他们的权限范围内,建议我自聘律师。 以前我在聘书上签字时,对 At-Will 这种雇佣关系虽略知一二,但当时没有维基百科,查资料需要开车到市中心的图书馆,很不方便,所以不曾深究。直到我打开黄页开始打电话找律师时才被告知,At-Will 意味着 C-Cube 不但可以【以任何理由】解雇我,也可以【没有任何理由】地随时随意解雇我,所以我绝对没有胜诉索赔的机会。硅谷当地所有【雇佣关系】专业律师都这么说,只有一位叫 Michael Bewley 的例外。他是唯一愿意免费接我案子的律师,官司打赢他拿三分之一,打不赢不收费。 Michael 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他办公室的装潢与众不同,像个迷你私人艺术馆,墙上挂的、地上摆的、还有会议室里的桌椅等等都是当代艺术家的原创作品,价值不菲。后来听说他还投资烧大钱的电影制作。估计应该是赢过不少官司,赚了很多钱。 当时我对【雇佣法】一无所知,也没有互联网可以查阅,所以一切都是由 Michael 主导。他是如何在 At-Will 的法律框架内操作的,我至今没搞清楚,反正他最后成功地通过仲裁,叫 C-Cube 付给我相当于一年薪水的现金赔偿,一部分是补偿我几个月失业期损失的薪水,另一部分实质上是【报复性解雇】的赔偿,但在结案书上不会明写 。   (待续) 许宁 Frank Hui 2020-12-09 美国亚特兰大 Atlanta USA  
Gooood
在控告 C-Cube 【报复性解雇】的同时,我也在积极筹备【新旧认股证纠纷】诉讼。该案涉及人数 600 多,平均每人损失金额约为 $6~7 万,以个人名义起诉不划算,因为律师费很可能还不止这个数,集团诉讼便成了唯一选择。   集体诉讼的代理律师通常不事先收费,而是在打赢官司之后经法官批准从赔偿金中扣除,通常不超过三分之一,打不赢官司不收费。C-Cube 这个案子金额高达 $4000 多万,估计应该不难找到律师愿意代理。在信息发达的今天,关于集体诉讼很多人多少也听说过,特别是在看过 Julia Roberts
那部电影
之后。但在 20 年前知道的人并不多,我也是在 C-Cube 事发前几个月偶然在财富杂志看到一篇封面专题文章,才知道小人物如何通过集体诉讼,也有可能在法庭上战胜财大气粗的大公司。   以前我一直以为美国人大多正值勇敢,不平则鸣,但当我开始打电话请老美同事和我一起站出来成为集体诉讼代表人时,才发现每个人都畏缩不前,生怕公司打击报复,【缩头乌龟】美中无异。更有甚者,一位之前曾大力支持我的公司元老,现在忽然反目成仇,不但拒绝加入诉讼代表行列,还在电话中对我破口大骂,警告我不要挑拨离间,破坏公司正常运作,让我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大陆【文革】时代。   我虽然在理论上对集体诉讼略知一二,但真到找律师时,才发现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打开黄页,律师栏目中各种专业琳琅满目,包括【雇佣关系】,但唯独不见【集体诉讼】。于是我只好先从雇佣关系入手,在咨询【报复性解雇】案同时也顺便询问集体诉讼事宜。但最后我只找到 Michael 代理我个人的【报复性解雇】案,在集体诉讼方面始终摸不到头绪。在别无选择之下,我只好请 Michael 通过行业内的关系网帮我找,他也欣然答应,事成之后他可以拿到 10% 介绍费,何乐不为?   在法律程序上,集体诉讼代表人数可以是多人,也可以是一位,并多了一道【认证集体】的程序。律师必须向法官证明所有成员的诉求是相同的,例如 C-Cube  600 多员工都是同一个错误【认股价转换公式】的受害人。因为是通过联邦法庭,代理律师可以是本地,也可以来自外州,我最后聘请了远在圣地亚哥的一家律师行。   这个案子的多数证据是 Email,事件始末也和我个的【报复性解雇】案是同一个,所以作为唯一代表人的我没有太多额外的工作量。两个案子同时进行,持续 4~5 年。我从开始整理证据、撰写事件说明、电话寻找律师、亲自与律师会面、一次被 C-Cube 取证和一次仲裁,总共用了 100 多小时的业余时间和2天假期。这些我个人为集体花的时间,事后经法官审核同意,都以合理的时薪率另行受到补偿。   C-Cube 【认股价转换公式】纠纷事件对错虽然一目了然,但从 2000 年事发到 2005 年以庭外仲裁结束,之所以要花 5 年时间,主要是花在法律程序的等待时间上,因为法官通常同时要处理很多案子,每个案件的优先秩序全由法官个人酌情而定,并不是先到先得。这个诉讼最终也是通过庭外仲裁结案的,因为涉及金额庞大,谈判从早到晚花了一整天,结束时已经是晚上 8 点多,不像我个人的案子那样在半天内搞定。最后谈妥的总金额,由 C-Cube 交给第三方专业公司托管发放,在法官审批同意后,先从中扣除律师费和给我个人的时间费,然后扣除发放管理费,剩下的金额,再根据过往预估的平均申报率,以每股预定的数额分发给合资格的申报人。   在赔偿通知信发出不久,我收到了唯一的一个感谢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位我并不认识的印度裔年轻工程师。公司上下我认识的其他上百位同事、包括当初最积极的员工代表们,没有一个在收到补偿后对我做出如何表示。他们很多人年资比我久,收到的赔偿比我多出数倍甚至十倍以上。20 年后我因为再次为公众利益出头被人诬告诽谤罪,在急需筹备律师费而向 C-Cube 老同们事求助时,只有一位我不认识的印度裔同事捐了$400,估计还是当初打电话感谢我的那一位。另一位比我资深的老美同事只捐了 $20,剩下的 600 余位老同事对我的求助置若罔闻,【有恩不报】同样也不分国界!   如果你好奇 C-Cube 为什么在这么一个简单的错误上死不让步,其实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原因很简单,就是怕夜长梦多,耽误分拆上市的进程。反正日后时过境迁,无论官司谁输谁赢都无所谓,$4000 万数目虽大,但也只不过是 C-Cube 平时在股市上一天的起落差,不是问题的关键。老 CEO 当时已经加入硅谷的一家创投公司,应该比普通人更清楚视频科技的未来走向,在我们大家还以为 C-Cube DVD 技术如日中天时,他一定已经看到了未来的 Netflix。所以公司高层当时的最佳策略是立即用高压手段把员工噤声,乘买家还没有回过神来尽快完成分拆上市,将生米煮成熟饭。我也是很多年之后,历经创投合并后才开始有了一点点长远眼光,包括告诫子女要为【40岁前永久失业】尽早做好准备。这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一下我之前写的【美国优先 】系列。   (待续)
  许宁 Frank Hui 2020-12-12 美国亚特兰大 Atlanta USA
545f
珍贵的经历和分享
Gooood
珍贵的经历和分享
545f 发表于 2020-12-17 09:35

是的 这个系列还在继续 但是感觉并没有什么人愿意看 很多华人还处在只要不砸到自己头上,就不是大事上面
aiyamayayongle
2000年的时候硅谷没有互联网?
Gooood
2000年的时候硅谷没有互联网?
aiyamayayongle 发表于 2020-12-17 09:47

存在互联网 和 互联网有多少有用信息 是非常不同的2件事
BurningHot
也跳楼了吗摔得这么重
Gooood
也跳楼了吗摔得这么重
BurningHot 发表于 2020-12-17 09:55

正好砸到了你对么
yolandos
There are laws and there are company policies. The latter is hard to go against since you pretty much signed away a lot of rights when you accepted your position. Typically with the latter, you need to make a judegement if it is worth your time and money to fight it and a lot of times, moving on is a better choice. I was also fired from work for "no reason" a couple of years ago and hiring a lawyer to watch your interest does make a difference. The last thing one should do is to post in public for everyone to see.
youyichanzi
想起那句话: “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Gooood
There are laws and there are company policies. The latter is hard to go against since you pretty much signed away a lot of rights when you accept your position. Typically with the latter, you need to make a judegement if it is worth your time and money to fight it and a lot of times, moving is a better choice. I was also fired from work for "no reason" a couple of years ago and hiring a lawyer to watch your interest does make a difference. The last thing one should do is to post in public for everyone to see.
yolandos 发表于 2020-12-17 10:01

你的想法就是大多数人做的 肯定也是对的 因为对于个人来讲,这是理智的选择。
但是从社会层面,个人维权成本还是太高。 跟古代先打几板,才能去见官老爷是同一件事了
yolandos
你的想法就是大多数人做的 肯定也是对的 因为对于个人来讲,这是理智的选择。
但是从社会层面,个人维权成本还是太高。 跟古代先打几板,才能去见官老爷是同一件事了
Gooood 发表于 2020-12-17 10:06

Life is not always about black and white. Life is more about choices so don't let your emotions screw up your decisions.
雨前特级
快点长大吧
yolandos
在 C-Cube 员工代表和投资公司的见面会之后,大家都很乐观。这样一个简单的数学错误,虽然不该发生在投行专业人士身上,但估计也不是蓄意为之,因此一旦被指明应该很容易被纠正。因此几天后 CEO 发给全体员工的 Email 内容令人大感意外:全体员工被正式知会,以【公司价值】为基础的【认购价转换公式】没有错误,公司的【新股】会如期上市替代【旧股】,要求所有员工从此不要再提【转换公式】的事情。   当时正值互联网泡沫高峰,硅谷所有高科技公司都求财若渴,C-Cube 也不例外。因为人才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公司除了大量颁发认股证,还给新人优厚的【上任奖金】,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 C-Cube 派人送到我家的大型礼品篮。公司此时此刻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得罪全体员工,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狭路相逢,勇者胜。员工们心里虽然不服气,但所有走在我前面的员工代表们,一转眼不是立即自动噤声,便是躲到幕后,我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剩下的最后一只出头鸟。   在与其他员工多次反复计算核查,确认我们以【股票市值】为基础的【转换公式】没有问题之后,我便亲自逐一拜访公司各位中高层主管,直接听取他们的看法。多数人承认公司有误,一些人私下支持我继续寻求解决办法,包括直接找老 CEO 出门斡旋,但没有人愿意公开与公司唱对台戏,另一些人建议我就此罢手,不要以卵击石。也不乏少数昧着良心颠倒黑白的,警告我不要再无故寻衅滋事。   老 CEO 刚刚卸任数月,也正在参与新旧 C-Cube 的转换事宜,我于是先试着 Email 给他。但等了几天仍然渺无音信,很明显【沉默】就是一种答复。又过了几天,现任 CEO 再次发 Email 给全体员工,明令禁止任何人用公司的 Email 继续讨论【新认股证】问题。我于是发了最后一个 Email,表示完全服从命令,并请所有愿意继续寻求解决办法的员工用私人 Email 跟我联系。我准备在公司系统之外建立一个专用 Email 群组,当时 因为当时互联网不发达,还没有 Facebook,Google Group 等等,Email 群组也多数是收费的,我需要一些时间看看有没有能够容纳几百人的免费服务。   不料第二天临下班时,我的顶头上司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他个人虽然不赞同公司的决定,但还是必须依命炒我鱿鱼。我问他用什么理由,他说公司认为我最后那个 Email 属于直接抗命,因此必须解雇我。我辩称我那个 Email 很明显是服从命令的表现,他也表示认同,但上面不这么看,他也没办法。然后带我到人事总监办公室办理离职手续,并看着我收拾好个人物品,然后亲自陪同我走出公司大门。   很久之后我才听说,前一天 CEO 已经决定要立即解雇我,但高层主管多数持反对态度,因为以我最后那个 Email 为由炒我鱿鱼,一定会引起全体员工的反弹。于是 CEO 需要多花一天时间将公司管理层从上到下全部安抚一遍。在我离职之后几天,公司大小经理还花了不少时间威逼利诱所有员工,确保没有人再敢与我私下联系。之后不久,人事总监也因在处理解聘我这件事上与 CEO 的分歧而请辞。   事实证明,杀鸡儆猴在美国这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有时也非常有效,绝大多数人在矮檐下还是会低头的。
  (待续)
  许宁 Frank Hui 2020-12-08 美国亚特兰大 Atlanta USA  
Gooood 发表于 2020-12-17 08:30

"又过了几天,现任 CEO 再次发 Email 给全体员工,明令禁止任何人用公司的 Email 继续讨论【新认股证】问题。我于是发了最后一个 Email,表示完全服从命令,并请所有愿意继续寻求解决办法的员工用私人 Email 跟我联系"
This statement showed what the problem was. it should have stopped at "表示完全服从命令". Continuing to solicitate support using company email (which means that last email) is an apparent misjudegement. No need to sugercoat with "自由民主"
Gooood
"又过了几天,现任 CEO 再次发 Email 给全体员工,明令禁止任何人用公司的 Email 继续讨论【新认股证】问题。我于是发了最后一个 Email,表示完全服从命令,并请所有愿意继续寻求解决办法的员工用私人 Email 跟我联系"
This statement showed what the problem was. it should have stopped at "表示完全服从命令". Continuing to solicitate support using company email (which means that last email) is an apparent misjudegement.
yolandos 发表于 2020-12-17 10:19

不觉得你需要停止对个人的挑错了 事实上最后法院也盼了公司赔偿
youyichanzi
你的想法就是大多数人做的 肯定也是对的 因为对于个人来讲,这是理智的选择。
但是从社会层面,个人维权成本还是太高。 跟古代先打几板,才能去见官老爷是同一件事了
Gooood 发表于 2020-12-17 10:06

维权也是鱼龙混杂,无法预判哪些维权是合理的哪些是无理取闹的。如果低成本就可以维权,要把政府/法院累死了。
yolandos
不觉得你需要停止对个人的挑错了 事实上最后法院也盼了公司赔偿
Gooood 发表于 2020-12-17 10:21

The court made a choice too here. Was there any punitive damage here? I think one year serverance was likely a company policy or common practice at the time, wasn''t it? Did he get his job back?
Gooood
维权也是鱼龙混杂,无法预判哪些维权是合理的哪些是无理取闹的。如果低成本就可以维权,要把政府/法院累死了。
youyichanzi 发表于 2020-12-17 10:23

法院就是为人服务的 没人维权 法院的人还失业了呢
a
angelina81
这个心态转折一般在从学校出来进入社会就完成了
Gooood
这个心态转折一般在从学校出来进入社会就完成了
angelina81 发表于 2020-12-17 10:39

恭喜你说的这类人 转帖的这个老中也是移民30年才发现
cistim
这个心态转折一般在从学校出来进入社会就完成了
angelina81 发表于 2020-12-17 10:39

那都晚了。楼主85的,熟的更晚。
cistim
恭喜你说的这类人 转帖的这个老中也是移民30年才发现
Gooood 发表于 2020-12-17 10:40

迟钝呗。 30年发现了,50多了,黄花菜都快凉了。 出国一两年就该发觉了。 30年也是服了。
hive
按你的要求,只能活在天堂里,一切都是鸟语花香公平正义,没有贫穷疾病罪恶,人人善良友爱 我觉得我们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已经很幸运了,没有经历战争,长时期的和平发展,适逢信息技术爆炸,享受到祖先们没有经历甚至无法想象的生活。没有十全十美的世界,我们所处的这个时空已经是光明多于黑暗,珍惜吧
cangtian
85后,小时候一直听说我们长大了就是21世纪,各种文明,技术日新月异,我是literally理解成每日进步。当时国内有不好的事情,都会看到国外相反的故事,就会告诉自己欧美还是先进文明的,中国落后所以才不好。 结果出国时间一长,经历的事情多了。才知道1)医疗医疗发达国家也没弄好,看新冠,可以说是医疗很惨烈了。医生护士的健康都无法保障,普通人更不能要求了。 2)法制法治也没像以前听到看到的那么健全。对于普通人寻求法治公平仍然有困难。更不用说厉害的人譬如李文和也没办法。最近在文学城看到有个人维权的GoFundme网站和他写的在美国曾经打过的集体诉讼过程,一般人根本坚持不下来 3)人与人之间,能量都消耗在内卷内斗。也怪不得没时间搞科学技术文化的继续发展
一度以为生错了时代,应该再晚个几十年出生,这样这个世界能更先进文明,更符合小时候听到的那个期待。 但是转眼一想,根结不在于我生错了时代,而在于以前太单纯,对世界的exp太高。这点不得不服以前的土工,小时候书上写了的,中国处于且将一直处于发展中阶段(现在土工不行了,天天说自己是老大。)所以对中国没太多期待,而是把人类文明的期待寄托于欧美发达国家。 但是现实是人类的先进文明也就到现在这里了,甚至也许以后几十年不倒退就不错了。 从历史拉开回头看的话,自己生活的短短几十年,没准仍然是至暗时代。
Gooood 发表于 2020-12-17 08:10

你先搞搞清楚什么是法制和法治的区别再来发帖带节奏吧,中国是百代皆行秦制度的法治,是用法律来治老百姓,欧美是法制,建立法律制度,人人要遵守 你对欧美的要求也是太高了,社会是人组成的,人有缺点,有私心,人也都有恶的一面,社会很复杂太正常了。作为制度,必然不会有如你想象中的完美的东西出现,但是,不断探索灰色领域,以后时机成熟了把灰色地带再界定清楚一点,这样社会就发展了。 我不知道你在呻吟些什么,因为欧美的制度不完美所以土工的邪恶法治看起来也挺好的?
Gooood
你先搞搞清楚什么是法制和法治的区别再来发帖带节奏吧,中国是百代皆行秦制度的法治,是用法律来治老百姓,欧美是法制,建立法律制度,人人要遵守 你对欧美的要求也是太高了,社会是人组成的,人有缺点,有私心,人也都有恶的一面,社会很复杂太正常了。作为制度,必然不会有如你想象中的完美的东西出现,但是,不断探索灰色领域,以后时机成熟了把灰色地带再界定清楚一点,这样社会就发展了。 我不知道你在呻吟些什么,因为欧美的制度不完美所以土工的邪恶法治看起来也挺好的?
cangtian 发表于 2020-12-17 11:21

你这最后一句怎么得来的啊 来讲讲推理过程呗
西
西岸玫瑰
我打开链接看了一下,结论相反。
哪都有小人。在中国你沒办法 ,在美国愿意贯时费力,最后都解决了不是?有的还甚至得到补偿。
lyksj
你先搞搞清楚什么是法制和法治的区别再来发帖带节奏吧,中国是百代皆行秦制度的法治,是用法律来治老百姓,欧美是法制,建立法律制度,人人要遵守 你对欧美的要求也是太高了,社会是人组成的,人有缺点,有私心,人也都有恶的一面,社会很复杂太正常了。作为制度,必然不会有如你想象中的完美的东西出现,但是,不断探索灰色领域,以后时机成熟了把灰色地带再界定清楚一点,这样社会就发展了。 我不知道你在呻吟些什么,因为欧美的制度不完美所以土工的邪恶法治看起来也挺好的?
cangtian 发表于 2020-12-17 11:21

说得很准确 👍
COHomeSearch
这个贴可以算凡尔赛吗? 奔四了还保持一颗如此单纯的心,可能过去的人生基本都是温室里的花朵,让人羡慕
d
dingdingdddd
赛博朋克就是高科技低社会,未来未必会比现在好,科幻乐观主义从来不主流,只是一个特例,前苏联写过一些,还有叶永烈的儿童科幻,小灵通漫游未来
foreverf
欧美的话, 有些阴暗面, 想看还是能看到的。 国内都是党想宣传什么, 你才能知道, 当然光鲜了。
luming
回复 1楼Gooood的帖子
至暗夸张了,已知历史现在是高点。技术的确一直进步啊。10年前跟现在都大不一样。 现在这个时代无论天朝还是西方都是相对最好的。欧美是停滞期,天朝还是往前走的。差距在缩小,所以看到一方面的缺点,另一方的进步。纵向比横向比生在现在的天朝,西方都还比较幸运。 只要没有大规模战争。没有社会动荡。就已经够幸运了。
Walker1921
比很多90后好些。 和很多90后压根就不能讲中国不好。一说就跳起来。疫情最开始买口罩寄回国也是最积极。 不知道后来党妈千方百计不让回国以后的感受如何!
impressionist88
回复 1楼Gooood的帖子
至暗夸张了,已知历史现在是高点。技术的确一直进步啊。10年前跟现在都大不一样。 现在这个时代无论天朝还是西方都是相对最好的。欧美是停滞期,天朝还是往前走的。差距在缩小,所以看到一方面的缺点,另一方的进步。纵向比横向比生在现在的天朝,西方都还比较幸运。 只要没有大规模战争。没有社会动荡。就已经够幸运了。
luming 发表于 2020-12-17 13:22

我记得你很早就反对川普了。当时好多人攻击你。。。我当时看的也是一团混乱,尤其去年的时候,不知道该相信谁。
别来无恙?
impressionist88
比很多90后好些。 和很多90后压根就不能讲中国不好。一说就跳起来。疫情最开始买口罩寄回国也是最积极。 不知道后来党妈千方百计不让回国以后的感受如何!
Walker1921 发表于 2020-12-17 14:39

我觉得教训应该是不要对任何国家政权甚至家人父母付出100%的真心。世事变来变去,情深不寿。
我看到的其实是90后仍然有一腔赤诚。你不能笑年轻人的傻。
L
LauritaBB
做人,只能期待自己。做狗狗才能期待主人能怎样怎样。自己过的不好与世界何干。
wbhmzn
没事儿的,外国不行还有火星
lyksj
我觉得教训应该是不要对任何国家政权甚至家人父母付出100%的真心。世事变来变去,情深不寿。
我看到的其实是90后仍然有一腔赤诚。你不能笑年轻人的傻。
impressionist88 发表于 2020-12-17 14:49

这话说的,年轻干什么都有理了?
绝大多数的人就是被社会不断教训中明白很多道理的
xinlaide
太长,看不完了。关于进步还是退步,推荐去读Steven pinker 的the Enlightenment Now。还有时间,了解一下福科的规训与惩罚。
tNatalie66
oceaniris
我们习惯了世界一直是progressively前进的,因为从我们出生以来如此。所以现在感受到世界在退步,我们很不习惯。理解楼主的心情。生于不断进步的时代,突然看到黑暗和退步,甚至是生命都要受到威胁,确实很难。
luming
我记得你很早就反对川普了。当时好多人攻击你。。。我当时看的也是一团混乱,尤其去年的时候,不知道该相信谁。
别来无恙?
impressionist88 发表于 2020-12-17 14:47

谢谢! 还可以。这4年真的是开眼界。希望现在慢慢回复正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