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莆田系教主:别人的救命钱,成他的出海路费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25日 4点47分 PT
  返回列表
59926 阅读
14 评论
精英说

你还记得生命“停留”在22岁的魏则西吗?他原本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2级的学生,却因为在百度搜索到一家“莆田系”医院,而错失了其他合理治疗方案的时机。

大学生魏则西在知乎提问“你问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中,回答了自己在莆田系医院就医无效的故事 图/知乎

大学生魏则西之死,让当年想要紧握舆论风向的百度被推到邪恶一边,但另一个主角莆田系,却更加深不可测:自始至终,它一直深藏在镁光灯的背后,低调得好像人间蒸发。

在多重风波面前,莆田系一直积极转(洗)型(白),想方设法以新面貌重回行业,再占民营医疗鳌头。

图/莎普爱思

最近,莆田系家族悄然收购了饱受市场诟病的治疗白内障“神药”莎普爱思。但实际上,全球眼科专家对白内障有一个共识“还没有任何一种药物被证明能治愈白内障,或阻止白内障的发展”。

很多购买神药的老年患者事后得知,自己被广告误导,狂热听信,不仅花了冤枉钱还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后悔不已。

近年来,莆田系旗下12家医院经历了2019年扫黑案风暴倒闭潮,又受到了疫情期间防护物资“自捐自用”的舆论批判后,营收、股价、口碑一路惨淡,饱受多重压力,前途多舛。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然而,这个主要由莆田市一个总人口不过8万人的小镇走出来的团体,却依然保持顽强的野蛮扩张,并在持续不断地事故中,成为全国80%民营医疗市场的操盘人。

剥开那张华丽的外衣,莆田系的生长图谱犹如宗教式兴起、病毒般扩张,隐秘且迅速,当我们深挖这个家族的渊源,一切都要回溯到莆田系曾经的标杆人物詹国团身上·····

莆田系教主詹国团

创造医疗帝国神话

“穷人孩子早当家”。在莆田系发展史中,开荒领袖人物詹国团曾家徒四壁、挨饿受冻。

“当时我为了填饱肚子,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这是“莆田系教父”詹国团的原话,他的发家故事则一直在江湖上流传。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1979年,15岁的莆田人詹国团父亲去世,本想通过读书改变贫困出身,但家里一穷二白,只好辍学谋生。当时詹国团崇拜靠“疥疮”神药发家的穷人陈德良,决定跟着他学艺跑江湖。

“抱团文化”从此崛起,当时詹国团还和陈家班其他弟子陈金秀、林志忠等人,依附师傅糊口谋生计,依靠卖膏药、杂耍、打拳灯“旁门左道”的技艺傍身,而后却各个都成为了最早奠定庞大“莆田系"家族的灵魂人物。

彼时,因为当地紧缺医师,卫生部门响应国家号召创办了个函授班。师傅陈德良便为了陈家班的长远发展,争取来了《莆田爱国卫生学会许可证》,这样在当地行医即合法又正当。而陈家班此前的坐诊靠忽悠、卖药靠广告一套经过包装,“狗皮膏药”也成了“国字号良药”。

而年纪最小的詹国团在陈家班八位师兄弟中,因为表现最突出,深得师傅绝活真传。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即为师兄弟中,詹国团也最早自立门户,拉了一帮人抱团壮大游医队伍。此时的他还“有样学样”,在车站、旅馆外的电线杆上贴治疗疥疮、鼻炎的祖传秘制配方广告。

但随着官方清除力度的加大,人们加大了警惕,这种粗暴的营销噱头越来越行不通。他也及时变换思路,大胆尝试新的市场营销方式--上电视。

当时,电视广告费用极高,播出并不保证效果,令很多人望而却步。但詹国团初生牛犊不畏虎,在连云港电视台播出第一支广告。在电视营销的作用下此后的生意越来越好,四面八方前来的患者排起长队前来治疗。

随后,他嗅到了商机。越小众的病痛人们难以启齿,却越有医治空间与利润。

鼻炎、狐臭、风湿、梅毒、淋病等,就算是医生医治不好,病人都会因病症难为情,不敢四处宣扬。他看准了这点,“亲戚带朋友,师傅带徒弟”的“莆田系”游医队伍,逐渐在全国开枝散叶。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眼见着80年代初的詹国团还只是一年赚几千元的暴发户,到了90年代,则跃升至亿万富翁行业,带着门下弟子创办了遍布国内的莆田系三甲医院,如“玛丽医院”、“玛利亚医院”。

80年代中期,国家对游医监管严格,他顺势抓住公立医院改革契机,跑回莆田注册公司,通过中间人牵线,以公司名义跟公立医院签合同,首创“科室承包制“。

 所谓“科室承包”,顾名思义是詹国团用公立医院的牌子、场地和设备进行科室独立运作,医生薪水由詹国团给付,每月他还向医院交纳一笔管理费。

詹国团科室的医生虽然被标榜为“海归名医”或“国内顶尖专家”,但实际上大多数还是自己的家族乡邻,“业余也当专家用”。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从风险小的皮肤科室承包开始,詹国团轻车熟路,深谙患者心理,他嗅到患有妇科、性病等病症的潜在患者巨大,他逐步以承包制都盘了下来。

除了游医为主力的“院中院”,他还信奉“技术创新论”,率先与中科院合作,联合开发医疗设备,向经费有限、设备短缺的医院租赁设备,詹国团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最让詹国团为首的陈家班弟子感到自豪的,并非是一跃成富豪的兴奋,而是带动家族、乡邻实现共同富裕。

陈德良的徒子徒孙不再被当作混江湖的游医,而是名正言顺进军公立医院搞承包、卖设备,依托“传、帮、带”的宗族枢纽,逐渐形成了从业人数与财富累积呈几何式增长的“莆田系”民营医疗势力。

然而,承包上百家公立医院科室的詹国团急速扩张,风头正盛,但却被90年代的“打假英雄”王海盯上了。

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合影。图/翟星理

性病兴起后,莆田系医院鱼龙混杂、过度治疗、天价治疗,消费者开始觉醒,而职业打假人王海顺势对莆田系进行“扒皮清算”。

千禧年是官方严整医疗机构标志性的一年,卫生部发布意见:政府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与其他组织合作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于是民营资本撤离,詹国团瞧见苗头不对,立即带着亿万财产,全家移民到了新加坡,避避风头,从长计议。

如果欲望可以平静,贪恋归于节制,故事到了这里,应该是戛然而止。

但詹国团不服输,39岁的詹国团在新加坡注册“中屿集团”后,以华侨身份回国,在浙江嘉兴投资创建浙江新安国际医院,拉开了医美整容的大幕。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从此,莆田系的生意由下至上,迎来了新一轮的扩张高峰。

但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医院的宗旨是治病救人,仅靠虚假华丽的包装就能掩盖其伤害无辜、谋取暴力的本质吗?

《我不是药神》剧照

显然不能。

就这样,人们眼见着年莆田系近些年在各个行业出现的乱象,愈发引起人们对伤人害命、无良医者的诟病与谴责。

病毒式扩张背后的“无人性”商业图谱

“莆田系”医疗帝国日趋庞大,将妇科、男科、泌尿、整形、皮肤、儿科、中医、肛肠等多种病症科室,全都纳入了版图。

其实在这场疯狂扩张背后,实则是从“祖师爷”时期遗留的“前科”:

虚假广告,过度医疗,无证行医……这些关键词,几乎成了“莆田系”的代名词,也吸引了相关部门的重点重视。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2014年7月,新东方一名女员工因在“莆田系”旗下的云南玛利亚医院分娩,意外死亡。随后,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发微博声援,医生隐瞒产妇抢救情况,拼凑抢救设备,整个过程医院从预警,抢救,转院存在重大漏洞。

此次微博声援事件产生了蝴蝶效应,玛利亚医院背后的陈家班最大势力“詹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受到了网友的一众声讨。

虽然此次事件不了了之,但莆田系医疗引发的恶性医疗事故却并没有止步。

根据莆田市官方数据显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约为260亿,而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有120亿广告费。莆田系一度自嘲是沦为百度推广引流的“打工仔”。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而一年后的魏泽西事件,更是让莆田系医院的形象跌入低谷。

2016年4月初,大学生魏则西离世前在网上公布了求医的真实惨痛经历。

他是滑膜肉牛患者,因通过百度广告找到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放心不下的父母也实地考察探访,在被该医院某科室的李姓医生告知可治疗后,魏泽西开始了在武警总队第二医院先后4次的治疗。

前前后后花费20多万后,魏则西经友人告知才发现该疗法在美国早已宣布无效,此时病情早已耽误且肿瘤扩散,最终在咸阳家中去世。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随后,这个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肿瘤生物中心”,被指出是由康新公司通过承包科室的方式成立的,而康新公司就是属于“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陈金旗下的产业。

众目睽睽下,“莆田系”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刽子手”,而百度和武警二院也成了“帮凶”。

人们开始真正检视民营医院的存在价值,各地公立医院也开始腾退莆田系承包的科室,舆论逐渐沉寂。

缺失了公立医院的信任,“承包制”不再吃香。只是谁曾想,近些年的潮流时尚撬动了医美医疗的崛起,莆田系医美医疗重走老路,再一次回到了风口。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2019年7月5日,大连32岁王丽在隆胸手术台上呼吸心跳骤停,不幸去世。实施“夺命隆胸手术”的正是医美时尚连锁品牌“Yestar艺星”旗下整形医院,而这又是一家“莆田系”医院。

这家自称“大连唯一一家卫生局批准的具有医疗美容专科医院资质”的整容机构,早在此前就劣迹斑斑。曾在营销时谎称当红大牌明星代言,牵涉“虚假宣传”、“不正当有奖销售”、“不正当竞争行为”在内多项违法行为,涉及了77宗肖像侵权和名誉纠纷案。

在中国莆田东庄,两名农民的身后,当地人用通过民营医疗网络得到的财富建起了豪宅,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对陈家班旗下的四大家族而言,畸形商业操作背后是生意。“怎么赚钱怎么来,医院不让开了我投资其他行业,就这么简单。情怀?那种东西一毛钱不值。”曾见证莆田系家族崛起的林勤宗不屑说道。

“借壳上市”——藏起尾巴的狐狸

在2019年官方以打击整治医疗乱象为目的的扫黑风暴中,“莆田系”经历了一轮倒闭潮。

全国各地多起医疗行业涉黑案,均指向“莆田系”。在这次扫黑行动中,至少有12家莆田系医院被查处,116人被抓获。

莆田系医疗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人们大多谈“莆田”色变。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但即便名声跌入谷底,“莆田系”还在。经过扫黑风暴倒闭潮后,“活着就好”的莆田系医疗机构正艰难转型,要想去除存在多年的“莆田系”污名化标签,需要付出超常规的努力。

相比有政策扶持的公立医疗机构,民营医疗机构自负盈亏,在市场寒冬及负面舆论的煎熬下,为了活下去莆田系家族必须寻求突围之道。

纵观“莆田系”的每一次财富增长,都行动于政策监管之前,市场在变,政策在变,行动力也在变。

陈璋豪在一家莆田系医院做了鼻腔手术后发现该医院不具备做此类手术的资质。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此时去除污名化最好的方式就是“借壳”上市。

因为当相关监管部门用“放大镜”审核公司常规上市流程、资质时,“借壳”重组上市的审核,相对就宽松一些。

纵观市场那些口碑好的优良企业,他们轻易不会买壳。而对于那些屡屡碰壁、略有劣迹的上市公司而言,选对时机卖掉壳将是绝好的套现机会。

于是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今年的2月27日,正值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莎普爱思陈德康已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向“莆田林家”的谊和医疗悄然转让7.24%的股份。

这对莎普爱思而言,是一次绝好的脱身机会。

只因这家上市公司在眼药水主营生产板块,并无实际白内障治疗效果,业务逐年没落,饱受市场消费者诟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莆田林家终于住进了这个丰满的“壳”。

等莆田系医疗穿上上市公司“华服”后,莆田林家马上就可以重走此前借壳重组上市的老路,卖掉股份套现,再与臭名昭著的“莆田系”无任何干系了,洗白之路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投机性选择。

回顾穷苦的莆田系灵魂人物,他们靠一张偏方,一个投机性的机会,在变局中实现逆袭,形成了相邻抱团、家族内核崛起的商业图谱,打出了民营医疗的一片天。

但莆田家族的商人始终信奉唯”利“论。

“都是莆田我们东庄人。一个接着一个,就搞医药,”陈德良说。“你的亲戚,他的亲戚,都是亲戚。”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资本积累的操纵下,一双双“刽子手”,一张张利欲熏心的面孔,伸向无数无辜的生命,却惨遭市场的淘汰,人们的诟病与谴责。

但商场难以分清好人和坏人,唯有靠资本说话。此时,莆田系则延续着祖师爷的“投机”选择,急速扩张之下,搅浑市场,饱受诟病,立即倒转风向,披上新衣,将自己的狐狸尾巴藏起来。

但能量终究守恒,在越来越成熟的营商环境中,规则与秩序终究让他们无路可退,缴械投降。

Reference:中国经济网《新东方女员工分娩身亡俞敏洪:别去莆田系医院》酷玩实验室《各位,莆田系快要洗白了啊》莆田系“教主”移民了:别人的救命钱,成了移民的路费凤凰周刊《莆田系医院都要撑不下去了》史遗《疫情反面:“莆田系”宗族往事》界面新闻《医疗涉黑案下的“莆田系”发源地:山雨欲来风满楼》梅奥国际《莆田系医院末日来临,谁还在吃“人血馒头”?》

M
Motormaster
1 楼
坑蒙拐骗之祖
l
lee999
2 楼
麻痹,这种情况,就应该派一支武装部队,除了老人孩子和妇女以外,全部枪毙,绝没有无辜的人
m
mrp
3 楼
胡建人,不奇怪
w
wzzh
4 楼
资本都有原罪
w
wzzh
5 楼
哪个资本原始积累不是血淋淋的?
金绳玉锁
6 楼
这后边不知道有多少"高衙内"。 在中国刮民脂民膏能没有保护伞? 那是作死。
z
zuobiao
7 楼
莆田系需要打下去了,这个资本集团严重损害国家医护卫生系统的正常运转,对人民生命安全已经造成威胁
佛安
8 楼
莆田ga
解决睡眠不足
9 楼
搞不懂做了这么断子绝孙的事情为什么留园那些正义人士视而不见那。最近喷山东的都哪去了?
爱尔兰小新代购
10 楼
蛮夷之地,出刁民。
g
greentee
11 楼
莆田这种没下限的地方,才真是该一个核弹扔过去抹平。
y
yxqp
12 楼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曼城勇士
13 楼
无良小编最喜欢这种趁热度的话题,你们不能因为某个地方出现一些很坏的人,而说这个地方的人都坏,世界上有哪个地方没坏人。说这个地方的人该去死的人 想想你家那个城市有没有坏人, 杀人放火犯?开医院的?那么你们老家应该去死吗?,当然不能。那就不要老是说这么肤浅的话,只会显得你幼稚。
福辽情
14 楼
赶尽杀绝莆田这帮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