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儿童色情主犯仅判1年半?网友怒曝所有恋童癖!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8月30日 14点46分 PT
  返回列表
9985 阅读
1 评论
英国报姐

孙正宇,世界最大儿童色情暗网的运营者,其网站以专注于儿童性剥削的内容盈利,遍布韩国、英国、美国等 38 个国家和地区。

网站中有超过 25 万个视频,受害者包括 6 个月大的婴儿,超过 100 万个用户账号通过上传原创性剥削视频或付费观看他人视频方式注册。



2019 年 5 月,孙正宇被韩国法院判处 1 年 6 个月刑期,今年 4 月刑满释放,由于网站的受害者和用户均有美国人,此前美国向韩国提出引渡逮捕,本月 6 号韩国法院拒绝引渡,孙正宇由此被释放。



图为韩国媒体处理

( 图源:m.post.naver)

面对这样的判罚,韩国人民倍感气愤,他们认为罪行严重的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无法抚慰受害者,无法维护正义。

而此前在韩国爆发的 N 号房事件中,截至 7 月 15 日,除了主犯赵主彬、创建者 godgod,以及四名共犯被公布长相之外,其余加害者的信息都未公布,尤其是未成年人加害者。

韩国警察厅一面确认了核心加害者中有相当多的未成年人,一面也表示他们不该被公布身份。

这样的处理,也引起了部分韩国民众的不满,他们认为在 N 号房这样性质恶劣的事件中,所谓的保护未成年实质只是对于罪犯的保护。

对罪犯罪行的深恶痛绝、对他们没有受到重判的不满,使得最近一个网站在韩国网友中火了起来。



点进网站能够看到四个大字:数字监狱。

运营者在网站介绍中写道:

" ‘数字监狱’是一个在韩国公开犯罪分子个人信息的网站 …… 直接披露他们的个人信息以接受社会审判。用这种犯罪分子最害怕的方法,来抚慰受害者。"

" 所有罪犯信息的公开时限为 30 年,其近况会实时更新。"



可以看出,运营者的意图是在网络世界为那些审判过轻的犯罪者们建造一所监狱,将他们的长相、个人信息等一并曝光,让他们接受大众的审判。

(图片为韩国媒体处理)

这个网站中公布的罪犯主要有三类:性犯罪,虐待儿童以及杀人。

其中,性犯罪包括网络性犯罪者、恋童癖、侮辱熟人(把他人面孔合成到淫秽影像上)。

在网站中,我们看到了前文提到的孙正宇。



下方介绍了他的个人信息:1996 年出生,哪个小学毕业,哪个中学上过学,犯过什么罪行,以及最近更新的一条消息是 7 月 12 日发现了孙正宇社交平台似乎有活动迹象,并附上其 facebook 地址。



网站也公布了韩国警察厅明确表示过不予公布的 N 号房未成年加害者。

比如这个报道中的赵某。



(图源:奋斗在韩国)

就是下面这个。



介绍了这个赵某负责的散布性剥削视频的聊天室,以及被捕时上的学校是哪所。



以及进过 N 号房的用户。



(参与多个儿童性剥削视频分享小组,下载且分享了视频的 N 号房用户)



(不仅在 N 号房里下载和分享视频,还对外发布自己妻子的裸体照片)



(多个聊天室的用户)

这之中也包括此前新闻报道中提到过的,进过流通儿童性剥削视频、被称为 " 萝莉房 " 的聊天室的军人。



他们的真实姓名、住址、工作单位、电话号码、IP 地址、社交平台地址等信息也被列出。

除此之外,还有我们比较熟悉的韩国电影《熔炉》的原型:前光州仁和聋哑学校行政室主任金姜俊(音译)。

在学校就任期间,他曾将患有智力障碍的女学生带到办公室性侵,并被其他学生当场目睹。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熔炉》里,那个小女孩被拖进办公室而后惨遭性侵的场景,原型就是这个 ……



后来他被判八年,在受害者需要接受长时间治疗、其母亲说判刑太短、内心很痛苦的情况下,这人还一再声称自己无罪,否认全部事实,更别提向被害者道歉。

于是网站公布了他的姓名、身高、体重和居住地等信息。

前阵子我们报道过被教练、队医以及队员霸凌、殴打、性骚扰之后自杀而亡的韩国铁人三项运动员崔淑贤,这个网站也将导致其自杀的人进行公开。







每个被公开者的页面下方都有评论区,运营者表示,在这个网站中百分百保证言论自由,因此可以随时评论和发布帖子。

这个网站逐渐引起韩国网友们的广泛注意,目前每天有 30 万的访问量,韩国网友们对此议论纷纷:

有的网友认为,这是一种正义的行为,因为那些坏人实在太过可恶,过轻的法律处罚不仅无法安慰到受害者,也会让那些犯罪者觉得侥幸并无法认识到自己的罪行,那么至少社会舆论可以让他们感受到犯罪会是怎样的下场,社会性死亡就是大众对他们的惩罚。



但也有人认为,按照韩国的法律,公布他人信息就是犯法的行为,哪怕你的出发点是维护正义,方法是违法的那就是不妥,不能对其进行鼓吹。

反对者们还提出,这样一种 30 年持续公开犯罪者个人信息的方法,是否有可能使得那些想要改过自新的人无法融入社会,如果他们破罐子破摔继续犯罪呢?



7 月 15 日,韩国警察已经介入,开始对网站主要运营者以及提供支持的人们展开调查,警察方面表示,即便运营者在网站说明上写着服务器设在国外,不受韩国法律的约束,他们仍然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追踪定位,从而进行追责。

为什么要采用一种明知违法的行为来抵制犯罪,使得自己的法律边缘游走呢?



运营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自己在 2 月份的时候,曾经开过一个账号,用来让其他人批评孙正宇所经营的色情暗网,在那期间 N 号房事件爆发了,得知自己的表妹是受害者之后,气愤之下,ta 开始每天思考如何惩罚这些加害者们。

" 如果我们这样改变的话,会更好吗?" 这样思考着之后,开始将自己搜集来的信息放在网站里,并且通过加密措施,让大众可以放心地评论。



事实上,像 " 数字监狱 " 这样在网络上公布他人个人信息以达到惩戒目的的网站,在韩国并不是唯一一个。

一个名为 " 坏爸爸 " 的网站里,赫然列着诸多名单,这个网站的介绍中写着,很多父亲故意不给那些抚养孩子的未婚母亲和离异母亲 " 子女抚养费 ",英澳等国会对这种行为采取严厉制裁,但是韩国没有,因此网站就通过公布个人信息的方法对这些 " 坏爸爸 " 施压。



因为管理者认为:儿童的生存权比这些人的肖像权更重要。

在实际操作上,网站不仅设置了 " 坏爸爸 " 一栏,也有 " 坏妈妈 " 的板块。



这些栏目中会公布不支付子女抚养费的父母的照片、姓名、住址、学历、工作地点以及未付金额。



如果有证据表明抚养费已经支付,那么网站管理员就会删掉信息。

这种做法其实和 " 数字监狱 " 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以社会性死亡的方式,达到惩戒的目的。



而这种做法并没有得到韩国法律的支持。

根据韩国惩治特别犯罪管理法第 8 条的规定,披露犯罪者的长相、年龄等个人信息,需要满足要求:

犯罪手段残酷、后果恶劣的案件

足够证据证实罪行;为了公共利益,如防止再犯、保证公众知情权

嫌疑人非 19 岁以下



(图源:news 1)

在此法规之下,韩国相关部门对于公布嫌犯长相的决定十分谨慎,而由个人或群体公布他人信息,也自然不符合韩国法律。

除了其非法性,公开信息的优点和缺点也是被大加论述。

有人提出,舆论是强有力的,能够起到震慑的作用,有评估表明,公开犯罪者的个人信息,能够破坏他们的犯罪意图,并且还让他们在日常活动中心理上也不会过于放肆。



(图源:blog.naver.com/turkian)

也有专家提出,这样会妨碍犯罪者的改造,侵害他们的人权,也会使他们家庭受到伤害。

并且公布他人信息的标准太过主观,如果权力边界放宽了,他人权益也会无法得到保障,万一误伤误判,又或者是被拿来作为报复的武器,带来的伤害也是难以弥补的。



(图源:naver)

其实归根结底,这些人实施网络私刑的原因是他们觉得那些犯罪者、违规者没有付出应有的代价,不管是之前我们报道过的 8 岁韩国女孩遭继父性侵、继父被判无罪,还是上文提到父亲或母亲该付抚养费却迟迟不付,当法律没有发挥足够的效力时,民众只能在朴素正义观中陷入愤怒,继而走向极端。

如果想要关闭网络中的监狱、取缔那些过于汹涌的数字审判,那么我们的现实,就该有它的力量。

来源 英国报姐

p
phantomoftheopera
1 楼
判得太短。支持vigilante jus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