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才女,出身青楼却成画魂,裸画价值近千万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57142 阅读
0 评论
798手绘网

假如老天爷给你出了道题

选择幸福的人生 或是才华与名声

不可兼得,二选一

你会如何选?

有的人选择幸福

有的人拥有才华

可有的人根本没有选择

《非洲裸女》,2006年西泠拍卖以902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

有一位来自民国的女画家

她极有才华

她的画作卖到了

一幅近千万元人民

《窗边裸女》,香港佳士得2006秋拍“20世纪中国艺术”专场以465万元成交

她的才华不亚于人们耳熟能详的西方大师,却又有着一股子独特的东方忧伤与乡愁。

她与林风眠、刘海粟、赵无极等近代著名艺术家都是拍卖场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她师出名门,曾与徐悲鸿师共同拜法国著名画家达仰·布佛莱。她是中国第一位女西画家,她的大量人体画与自画像在中国近现代油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可另一方面

她的人生几乎与“幸福”二字无缘

“这是我的家信,如果我死了,烦朋友们将这封信寄给小孙潘忠玉留作纪念。中国,安庆市,郭家桥41号。”这是潘玉良晚年在异国他乡的小屋中,压在枕头下的一封信。在经历了漫长的人生,她随时准备迎接最后的到来,凄婉、忧伤。

身世凄苦 坎坷人生

她原名杨秀清,又名张玉良,出生那年父亲病故,她8岁那年母亲逝世,13岁被赌棍舅父卖到了妓院当烧火丫头。因为拒绝接客,多次企图逃跑、毁容甚至上吊然而并未成功。眼见她的人生就要无望地埋葬于妓院。好在,她遇到了他。

与潘赞化的相遇,是她不幸人生中的幸运。潘赞化是当时的芜湖盐督,早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过洋,是个新派人物,他同情玉良,也被她的不甘、凄惨与抗争所感动。他替玉良赎身,把她纳为妾并请同学陈独秀证婚。

玉良感激潘赞化,改姓“潘”,成为潘玉良。潘赞化发现了她对画画的热爱与天赋,送她去报考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她入学成绩第一,但当时的教务主任不愿接受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而没有录取她。还是上海美专的校长刘海粟顶着压力,在录取榜上加了“潘玉良”这个名字。

“青楼”“妓女”的身份是伴随潘玉良一生的苦难。尽管她努力抗争,人们还是如苍蝇叮蛋般,绕着这个话题不放。陈独秀意识到潘玉良的才能无法在这种环境下得到赏识,便建议她去法国留学,并利用自己在教育界的影响争取到公费留学的名额。

不因才华而放弃抗争

她是有才华的。在留法时期,潘玉良参加意大利美术展览获得了奖章和5000里拉的奖金。1926年她的作品在罗马国际艺术展览会上荣获金奖,打破了历史上没有中国人获得该奖的纪录。徐悲鸿对这位师妹评价甚高:“夫穷奇履险,以探询造物之至美,乃三百年来作画之士大夫所决不能者也……士大夫无得,而得于巾帼英雄潘玉良夫人。”

后来,她曾回上海美专任教,担任过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女西画家展”。在她的画展上有一幅名为《人力壮士》的作品:一个肌肉发达的男子在努力搬开一块岩石,石头下是绽露笑脸的一朵花。当时正值日本入侵东三省,这幅画象征着中国人民抗日的决心。却在收展时,被人蓄意破坏,写上了“妓女对嫖客的颂歌”。潘玉良又一次求学法国,这一走就再也不曾回国。

背井离乡

潘玉良自称“三不女人”:不谈恋爱、不加入外国国籍、不依附画廊拍卖作品。她客居海外40年,终日在卧室作画,靠友人接济度日。生前几乎没有卖出几幅画,在死后的一段时间里也是默默无闻。

尽管她坎坷的身世给了艺术市场、电影导演、作家们无数的灵感,终于使人们认识了潘玉良。

张艺谋导演,巩俐主演的电影《画魂》

李嘉欣饰演潘玉良的电视剧《画魂》

这些热闹、煽情、虚虚实实,却使那个真实的潘玉良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抛开这所有的一切,她始终是个为艺术、为命运努力抗争、执着的艺术家。

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

梵高

唐伯虎

杜甫

贾科梅蒂

……

诸多诸多生前穷困潦倒

却为世界带来了艺术与力量的艺术家

面对命运的选择题

他们可能从来没有选择

他们只是

义无反顾地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