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放软”所为何来?“退两步”是为“进一步”?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3年1月13日 14点45分 PT
  返回列表
76600 阅读
20 评论
上报

郑吉珉 2023年01月12日



习近平在发表新年贺词时,竟然还得把他与江泽民、胡锦涛三人合照摆出来,可见其权力基础已开始鬆动,而必须再次强调正统以平息传言。(美联社)

习近平于去年底发表新年贺词时,央视同步播出习办公室书架上的相片,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习同江泽民、胡锦涛的合照(合照时间地点不确定)。毫无疑问,这张照片传达的是习一脉相承的正统性。而紧贴其侧的另一张照片则是在建国五十週年招待会上,江泽民向习近平父亲习仲勳敬酒,朱鎔基紧随江后。把两张照片合起来解读,无疑指习直接继承江,而胡只不过是江习间的过渡,无关整体大局。但再怎么说,胡总把位置再传给了习,不可能卸磨杀驴。

暗示胡锦涛只不过是江习间的过渡

这两张相片的唯一交集就是江泽民,这和习在告别式上对江的高度推崇是一致的。毕竟,习是江挑选的隔代接班人,而江又是邓挑选的接班人,习从江继承来的,就是毛邓等第一代革命元老(包含习的父亲习仲勳)传承给江的正统,也就是习常说的“不忘初心”。因此习一上台就以反腐拿大量江派官员开刀祭旗,以证明自己的权威与合法性。不时还放出小道消息,影射下一个即将被反腐的不是江,就是江的心腹曾庆红。但却未曾真正动手,而宁可不断受人质疑。



江泽民被特别展示,当然有其政治意涵。(图片摘自网络)

江死了,无法贯彻的反贪腐就不必再受质疑。而胡及其派系彻底瓦解,在政治上就无人能与习分庭抗礼。照理说,现在是习“一统江胡”的顶峰,为什么还需要刻意拿出三人合照?而且按共产党的斗争传统,输了的不只会失去权力与生命,更会在历史长河中彻底“被消失”,以証明伟大领袖的永远正确。以往的党史照片里,常见一群人中隔三差五就出现空位。合照哪来的空位?其实空位里原先站的是斗输了而被消失的人,而所传达的,是毛骨悚然的寒意。

这次两个已死亡(肉身生命和政治生命)的前任总书记被特别展示,当然有其政治意涵,不外是因二十大上对胡过于粗暴而引起物议,以及近来因江泽民逝世而引发的诸多议论与猜测(其实在江泽民的告别式上,胡锦涛就曾现身,象徵其并未完全失势)。可以说,二十大上因为怕胡闹场,坏了习的登基大典,所以把他给架了出去;但在江的告别式上把胡给请来,则是试图平息众多传言。然而习在发表新年贺词时,竟然还得把三人合照摆出来,可见其权力基础已开始鬆动,而必须再次强调正统以平息传言。

 

权力鬆动必须再强调正统

大权不稳,难免心神不宁,心里就像八个锅子、七个盖,七上八下之间难免顾此失彼,不免有异常的认知与言辞。习在见欧盟理事会主席时,说白纸革命是因经历三年疫情后,人们感到“沮丧”,并说Omicron的致命性低于Delta。说新病毒株的致命性较低,是为不再清零找下台阶,并对外释放即将解封的讯号。但说清零造成沮丧,其实已承认即便清零的目标没错,但执行方法与程度上却都有待检讨。



独裁者这一行的职业伦理就是绝对不能认错。古代“朕即天下”,天子如果错了,不就是天错了?(美联社)

但从历史上看,除了因过于自满或策略性的理由外,独裁者怎么可能认错?1956年中共完成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进入社会主义初期阶段后,毛泽东志得意满的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鼓励知识份子批评中共。最后却从原先针对党的“整风”变成针对知识份子的“反右”,鼓励批评变成是“阳谋”与“引蛇出洞”。大跃进造成数千万人非自然死亡后,毛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虽自我批评,但退居二线后,仍为了夺回权力而发动文革。

而且独裁者不会认错这点,不限于他看自己,还影响到他对其他独裁者的评价:赫鲁雪夫发表批评史达林的《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时,毛一开始是认同的。但当意识到个人崇拜也会被用来批评自己时,毛就认为史达林是“功过三七开”,不能完全否定。而邓小平在评价毛的功过问题时,也延用了同一种方式。这完全无关个人好恶,而是兔死狐悲,就算不对盘,也得为同行找理由开脱。

 

独裁者的职业伦理是绝对不能认错

所以独裁者这一行的职业伦理就是绝对不能认错。古代“朕即天下”,天子如果错了,不就是天错了?天如果错了,人还活得下去吗?而现代的独裁者则是意识形态的具体落实(embodiment),他如果错了,意识形态所建构的世界不就会彻底崩解?就像赫鲁雪夫对史达林的批评一出,整个东欧震动,引发了匈牙利十月革命。而且崩解之后,群众势必追究责任,可想而知的下场让他们更加不能认错。

所以独裁者就像上帝,因为上帝在定义上是全知全能的,既不会、也不能犯错。犯错只会是人的专利,与神毫不相干。这就是何以独裁者不能承认错误的原因,他或以肉身扮演上帝,或承担支撑意识形态世界的重责大任,看来很伟大,但实则只是妄想。但独裁者并不想清醒,毕竟扮演神是会上瘾的。然而习近来种种前后不一的作为,不禁让人怀疑,他是否已清醒意识到各种可能的危险,进而因之动辄得咎?

除了与江胡合照外,习的新年贺词还说“中国这么大,不同人会有不同诉求,对同一件事也会有不同看法,这很正常,要通过沟通协商凝聚共识。”表面上看,这并未认错,但实质上却已承认并非唯我独尊,自己只不过是不同看法、不同诉求的不同人之一。但习为何愿意试图降低姿态来取得谅解?当然是因权力不稳。而在六神无主的状态下,不免经常自相矛盾。

像在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下,一夜间对疫情的处置从清零到完全解封,导致感染与死亡人数激增,而大损威信。经济上原採取“国进民退”,却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突然表示一贯支持民企,还说民企和企业家是自己人,当然会被看成引蛇出洞。外交上想与欧盟国家交好,以挣脱美国的对中包围网,但却交由粗野的“战狼”执行,自然事与愿违;而战狼的粗野掩饰的是,既想得到帮助,却又不肯低头的老大心态,它只会坐实美国对中国想重构世界秩序的批评,只会把欧盟更往美国的方向推。战狼代表赵立坚还从发言人调任边界及海洋事务司副司长,被嘲笑是“发配边疆”,但这其实是主子偷著“认怂”。而实际交好对象上,先是因为和俄国“上不封顶”,而受乌俄战争波及;后则为交好沙国而得罪伊朗,还没能完成以人民币定价并结算石油的预期目的。最终落了个鸡飞蛋打、人财两空。

 

国台办的地位与重要性大幅下降

而在对台工作上则是先强势主张一国两制,新年贺词却重提“两岸一家亲”,但战机仍持续扰台。依传统看,这不外是两手策略。但新任国台办主任的人事案却透露不寻常的端倪:宋涛只是普通党员,连中共权力位阶初级的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 注更多,这代表国台办的地位与重要性大幅下降,反映出台湾并非习新任期中的急务(当前有上述种种迫切事项)。但如果公开表示不急于处理台湾,势必有损习的颜面,所以象徵性的战机扰台(这其实是扩大且不定期的“单打双不打”) 注更多必须持续下去,加上用旧部接任国台办,以对外表示重视对台工作。宋涛过去是中联部主任,负责与各国政党来往,符合两岸一家亲温情统战基调 ,他一上台也强调“对话协商”。所以两岸一家亲的统战是实,而战机扰台的武吓是虚。但虚实交错,无非是因习一开始过于高调,难于铺排下台阶。

而1/8日晚间中共突然宣佈,从当天0600至次日0600于台海实施多兵种演练,但未说明是否有后续相关军演。媒体推测此次军演或因美国国务卿访华前,将于1/11举行美日防长与外长2+2会议,而可能不利中国藉布林肯访华以扭转局势。此说其实符合中共藉武力宣示以企图达成政治目的之传统:1960年美国总统艾森豪访台,共军分别于其抵台与离台时,扩大“单打双不打”的砲击强度密度。但讶异的是,这次竟然先进行、再公佈,还只持续24小时。可能的解释是:去年8月军演虽事先公佈,但仍无法吓阻裴洛西访台。这次乾脆造成既成事实,避免要胁不成而损及威严,又可稍做欺敌。但如规模过大、时间过长,又怕使将举行的美中会谈破局。举棋不定之下,只能半调子一下,意思到了就算数。

上述作为均有客观因素,不全然是习主观意志所致。像疫情与经济的高度连动,说明中国经济目前已进入高度危险状态,而导致清零与国进民退无以为继。对台湾软硬兼施,除了延袭传统两手策略外,更因改革开放后的中共合法性已非共产主义,而是经济成长与民族主义。所以台湾变得像神主牌位,丢不掉也动不得,丢了就会失去合法性,而动了如打输就会垮台。而对中包围网的形成,更是因自以为相应于经济成长,而毫不掩饰地要求权力重新分配;加上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更主动为美国送上发动贸易战的正当理由。



习近平其实能力平庸,昇迁是因天外飞来的机会与贵人扶持,所以他必须证明自己承担重任的合法性。(美联社)

但真正的独裁者根本不在乎客观条件的限制与困难,只管彻底实现主观意志:据说毛泽东曾说中国可为核战死三亿人,事实上大跃进死了三千万人,只是为了实践“超英赶美”的理想。而对苏战争失利时,希特勒无视战局危急与资源窘迫,还在确立关于犹太人的“最终解决方案”。史达林为推行集体农庄,无视农民劳动意愿降低,最终导致大量人口死亡。从这个角度看,习近来种种退缩或转弯,不都显示出他其实不是个真正够格的独裁者?最多就是个“贋品”而已。这没不敬之意,因为“贋品”也可能“是个好东西”。但什么才是“独裁者的贋品”?这还是任志强说的好,那就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

 

习近平“退两步”是为了将来能够“进一步”?

这么说是否过于武断?习目前的“退两步”,可能是为了将来能够“进一步”。毕竟要实现意志,也要有策略与方法。但即便如此,也很难理解他实际操作策略的方式与顺序。以外部关係而言,合理的做法是先好言劝说,不接受再予以实力威吓,最后不得已再进行军力打击。习则正好相反,先硬而后软,很难摆脱光说不练的印象。而且一旦软化鬆动,对方必定觉得这是因为自己没有退让;所以如果再度强硬,对方必定继续坚持到底。就算将这种混乱无序的操作理解为想让人难以预测,但实际效果却很可能是:因为始终无法解读,所以乾脆将所有行动都当成敌意的讯号,而时刻提高防备,因而更难以让对方屈服。

这种时软时硬、反覆无常的表现,说穿了,就是色厉内荏。而这应该与习的从政经历有关:任正定县委书记时,河北省委书记高扬当众宣读习父的请托信,颜面扫地之后,习不得不调职福建任厦门副市长。但因政绩乏善可陈、名声不佳,未通过厦门人大等额选举所需50%选票,被调任宁德地委书记。1997年中共十五大中央候补委员选举时,习因权贵子弟形象不佳,仅以最后一名勉强过关。但时来运转,2006年江派储君、上海市委陈良宇被团派斗倒后,急于寻找接班人选的江派,在红二代大哥曾庆红引介下举荐了习,使其仕途从此由黑转红。而在江派与团派恐怖平衡下,习以貌似无害而出线。加上胡锦涛裸退连带逼退了垂帘听政的江泽民,所以习一上任就得以身兼总书记、军委主席与国家主席(江胡任期前两年均未能兼任军委主席),得到了完全的权力。

由从政经历看,习其实能力平庸,昇迁是因天外飞来的机会与贵人扶持。所以他为了证明自己足以承担重责大任,不得不展现出无比刚强之姿。对内为反贪腐、从严治党,既想得到民心支持,又使党内无人敢于挑战其权威;对外则因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蓄积的资源,让他敢夸口“太平洋够大,容得下中美二国”,并用“中国梦”、“强国梦”提振民族自信、增强人民认同,甚至还想完成连毛泽东都没做到的——比肩或超越史达林。

但“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刚强本不可久,何况是装出来的刚强?而且受限于能力平庸,顶多就是“小孩玩大车”罢了。不过职业伦理、历史教训与现实下场都使独裁者无法认错,自然也不可能好转,进退维谷之下只能过一天、算一天,像农夫在树下枯等始终不见踪影的兔子。隋末天下大乱到势不可为时,隋炀帝百无聊赖之馀常对镜自语“好头颅,谁当砍之?”这,或许就是独裁者最终等著的兔子吧(当然随时代进步,也可能是秦城监狱)?因为对那些自以为伟大到可以改变历史必然性的人,历史会反讽地证明,他们只不过是历史必然性的一小部份;习当然不是第一个,可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老李子
1 楼
包子是总倒车师
不好吃懒做
2 楼
独裁者的职业伦理是绝对不能认错 - You mean they are even worse than 独裁者/HuangDi? So many HuangDi (empire) also make some ZuiJiZhao (self-criticizing announcement) in Chinese history.
d
dadaxi
3 楼
二百斤习包子大战猪
z
zhongguoren8
4 楼
刁很阴,也狠毒。当时胡被架出时只是拍了一下李,李被吓得不轻,诚惶诚恐。 足以见得胡彻底完了,刁把李和众人拿捏的死死。
山龙
5 楼
习乃商纣王董卓隋炀帝之辈,祸国殃民之暴君,当然毛腊肉比他更甚
f
fancyorange
6 楼
时代不同了,现在也是黑箱作业,但他把胡架出会场全世界都看到了。怎么圆谎也圆不成了
我要真普選
7 楼
當年大躍進失敗,中國餓死3000萬人,毛澤東也是「放軟」退居二線。只不過後來「進一步」發動一個更大的文革
东岸老张
8 楼
应该是 退一步 进两步。指的是一种谋略。
C
CTPCW
9 楼
祸国殃民之暴君.
在路上!
10 楼
这个傻子哪会进一步
加拿大小毛驴
11 楼
做事无能,整人无敌。
R
Redcliff
12 楼
其实习大大挺好的:向全世界展示的中国的真面目!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极具有欺骗性。
多多锻炼
13 楼
习大大其实对美国挺好的,美国人一说脱钩,他马上用意想不到的办法,立马实现,等等,不一而论。
相信事实
14 楼
中国的领导干部都具有承上启下的能力,而且都非常团结一致。反华势力想黑中国,却找不到任何根据,只能瞎扯。
破棉袄
15 楼
习总不是不想折腾,是折腾不动了。整个西方都是对着干的,他无能为力,无手段可上。一带一路嗷嗷待乳,他囊中羞涩,也无手段可上。国内白纸也好,烟花也好,躺平也好,再也无呼风唤雨的能力了。只有普京那边倒是十分热情,是拉他进坑的,也无法凑乎上去,呵呵。
r
roliepolieolie
16 楼
美国不能重演农夫与蛇的故事。对于习胖就要重拳整治,不管他是张牙舞爪还是装小绵羊。狗改不了吃屎
马年生
17 楼
美国对中国长期软硬兼施,可是也奈何不得中国。证明中国从来没有对美国政客有幻想。同时,中国对美国民间的友好交往则从来没有断过,即便在没有建交的时期,大陆通过民间交流都与当年的飞虎队成员和许多美国企业家保持联系。
m
modems
18 楼
习蠢不得好死!这丫的底裤都被白纸运动捅漏了
D
Dingxiang
19 楼
200斤无疑会青史留名的,留下优秀倒车手和坑谠+祸蝈能手之大名。
旁观者XWY
20 楼
有的事情定于一尊,如官员升迁。有的事情超出能力范围,如国民经济。毛太祖要赶英超美大跃进,结果事与愿违。共产党搞经济有它固有内在矛盾,经济差就用民企,经济好就做大做强国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