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和理非”:港人到底想要什么?为何不与暴力割席?(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9日 3点59分 PT
  返回列表
47476 阅读
71 评论
香港01

为平息修订《逃犯条例》引起的轩然大波,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上周三(9月4日)提出包括撤回草案在内的「四大行动」,藉此为与社会各界对话提供基础。然而,「对话」说来容易,实则困难重重。不少反修例者质疑特区政府的「沟通」旨在「分化、拖延」;而在「无大台」的现实下,不同光谱呼喊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是否仍存在程度不一的歧异?就此,《香港01》邀请两位秉承不同原则的「和理非」进行对谈——坚拒暴力的黄梓谦与坚拒「割席」的Kay,看似「殊途」却又「同归」的两人, 对反修例浪潮从「抗争」迈向「对话」有何异同看法?他们在「对话」中又激盪出什麽火花?

「如果你问我,我觉得我是『和理非』,但不单纯只是『和理非』,我希望通过这过程看到更多东西。」对谈一开始,儿童事务委员会及平等机会委员会委员黄梓谦便开宗明义表明,不希望自己被归类为支持政府或示威者的任何一方,而是站在解决问题的角度,希望政府与示威者都能藉由反修例争议所引发的危机有所反思——香港人究竟为何如此不满?大家想要的究竟是什麽?

「反修例者都在喊五大诉求,但从我的角度看,『一个都不给』或『必须五个全给』都不是主流声音,从0到5之间还有很多因素,又或者0到5的框架以外还有其他选项,这可能才是社会大多数。到底什麽是社会共识?这势必要透过理性对话才能找出答案,而不是每天抗争、勇武、群众斗群众。」黄梓谦强调,当下的抗争行动明显不只针对《逃犯条例》本身,而是升级到另外一个课题;他还发现,每个反修例市民对各个诉求都有不同的优先次序,因此,若要釐清大家的想法,首先便要停止过激的抗争方式,与极端激进示威者作出区隔。



黄梓谦认为,示威者对于争取五大诉求是「『一个都不给』或『必须五个全给』都不是主流声音,从0到5之间还有很多因素,又或者0到5的框架以外还有其他选项,这可能才是社会大多数」。(资料图片/欧嘉乐摄)

但所谓「叫停过激抗争」或是「与激进示威者做出区隔」,在不少反修例者看来,无疑是要求「和理非」与「勇武」割席。对于从来没有参与任何勇武或冲击行动的「和理非」Kay而言,她不认为自己有任何资格指导别人,什麽才是最好的抗争方式。

「我只是普通市民,我凭什麽觉得自己比别人厉害,所以别人必须听我的?这也是所有政府或有权的人要问自己的,为什麽我想的会比别人好?每个人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我(行动)的底线是不能造成任何人身伤害,但别人可能不是,我为什麽能拿自己的标准去judge人家?」以「612冲击立法会」为例,Kay说当时很多「和理非」都难以理解冲击行为,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开始反思——如果没有前线的冲击,条例很大机会已被掌握票数优势的建制派强行通过。虽然她隐隐认为不应以成败作为支持与否的因素,但这不禁使她质疑自己,是否不应坚持自己的手段才是最正确的?



Kay认为,很多「和理非」初时都难以理解612的冲击行为,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开始反思——如果没有前线的冲击,条例很大机会已被掌握票数优势的建制派强行通过。(资料图片/罗国辉摄)

「事情发展至今,不可能有任何一方没有犯错,但示威者间由于共同的目标,已凝聚成为命运共同体,若仅因手段及方法上的不同,就认为彼此不是一条船上的人,我没办法说服自己。」Kay如此说道。

「对你而言,这场抗争的目标是什麽?」黄梓谦饶富兴趣地问。

「目标就是社会与政府的施政需要有根本上的改变,譬如说我们要有更多的民选议员、政制上有根本的改变……」

「其实就是五大诉求中的双普选对吧?你刚才说与示威者间的目标是一致的,妳是指五大诉求全部一致,还是其中的双普选对妳来说是一致呢?」黄梓谦紧接着追问。

Kay回应说,应该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也有必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正如黄梓谦所言,每个人的优先次序不同,就她个人而言,双普选是她最在意的部份。



Kay认为政府应该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图为721民阵游行,有游行人士展示大幅独立调查的标语。(资料图片 / 余俊亮摄)

「所以如果真的坐下来问『和理非』,五大诉求是不是真的五个都必须要,最常听到的回答就像妳说的『NO』,其实五个中哪些相对重要,哪些比较不重要,但如果我们每天都在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要怎样才会知道哪些是大家比较着重的诉求呢?」黄梓谦说,民调显示五大诉求中「撤回条例」跟「独立调查委员会」支持度最高,但他自8月中开始举办的连场对话让他发现,10个说支持独立调查委员会的人,有10种成立的方案,因为每个人对于它的功能、组成、想要达到什麽效果,都有不同看法。

「所以目前的首要目标真的要『止乱』,如果我们每天都在打、在冲,大家如何对话?我们怎麽知道350万,即以上过半数的香港人真正想要的是什麽?这350万人没人能代表他们,只能用很多方法去对话才有可能了解。」黄梓谦补充,若先停止动乱再展开对话,有机会让外国媒体能看到,在历经三个月后,香港人仍有能力以对话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这有助提高香港的国际地位和认同。

对此,Kay则认为对话的前提是彼此之间能够互信,但在目前的社会氛围下,政府与市民之间早已产生极大裂痕,她质疑,在裂痕尚未修补之前,双方又能如何开展对话?

缺乏互信基础 港府需先取信于民

「我是生意人,跟你谈项目前当然要相信谈完后你真的会做到,对话的基础是互信。但我身边很多人,大部份都不相信这个政府,那我要怎麽跟它谈?它说话不算数怎麽办?只是浪费彼此时间,这问题我不知道怎麽解决。」Kay强调,自己并非认为不需要对话,但现实中大家仍有许多情绪,不是呼吁稍作冷静便能瞬间降温,要如何在不违反人性的情况下促成对话,对她而言仍是难解的习题。

Kay的忧虑确实也是多数示威者的心声,当林郑初提对话平台构想之际,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岑子杰便曾质疑是敷衍市民的「公关骚」, 亦有不少政治人物批评,政府不谈回应只求对话的行为形同作秀,并无实益。简言之,在《逃犯条例》正式宣布撤回之前,民间声浪大多认为林郑拒绝答应五大诉求、缺乏实质诚意,没有对话的空间与必要;然而,在正式撤回条例之后,又有声音将此视为分化示威者的策略,以及为动用《紧急法》的合理性铺路,如何让示威者间与政府抛开成见展开对话,在现实中确实困难重重。

「所以我给政府的建议就是,一定要小心处理第一次对话,如果第一次给群众的感觉是跟你对话没用,那就很难再走下去了。而且政府不能什麽方案都没有就去对话,因为来对话的人一定期望你给出实在的回应。」黄梓谦重申,若港府想藉由对话解决问题,就不能「为了对话而对话」,如果有哪些诉求难以达成、或是短时间内无法实行,也必须坦白告诉民众困难点在哪里,而不是一句「恕难从命」后,便再度关闭沟通大门。

黄梓谦解释,自己之所以如此坚持对话,是因为纵观历史上社会遇到重大矛盾,解决方式只有两种,其一是武力,另一种则是透过政治方式谈判、妥协,没有第三种可能。但他同时也理解,现下的政府与市民确实缺乏对话的互信基础,因此他反问Kay,政府要做到哪些事情才会取得她的信任?

五大诉求具体内涵 我们想的一样吗?

「五大诉求中港府应该先答应一些,以我个人来说就是政制改革,你答应我会有双普选,有个普选时间表,然后我们去谈里面的细节,但我觉得这是最难的。」Kay坦言。

「为什麽这麽难?」黄梓谦反问道。

「因为感觉中央政府能给的普选,跟我想要的是不一样的。」

「你想要的普选是怎麽样呢?」

「我想要的普选是政府不要先挑了三个人,然后说只有这三个可以选。」

「那是怎麽去运作?」

「我觉得是必须有提名,但没有一个higher power。」

「什麽是higher power?」

「中央政府吧,在『一国两制』下它肯定可以剔除不喜欢的人。」

「对,因为它是主权。」

Kay认为,831框架下的普选不是香港人想要的「真普选」。图为831港岛区大游行。(资料图片/罗君豪摄)

Kay认为,831框架下的普选不是香港人想要的「真普选」。图为831港岛区大游行。(资料图片/罗君豪摄)

「所以我说很难啊,为什麽大家会说这不是真普选?为什麽2014年大家会出来抗争?因为中央政府有主权,它必须对香港有些控制来实现他的主权,我们的普选只能在『831框架』下去实行,但这不是大家心目中的普选。不如你说说你心目中的『831方案』应该如何改进?」在经过一连串的问答过后,Kay将「双普选」的问题抛回给了黄梓谦。

对此, 黄梓谦回应指,首先,香港人需要在「831框架」内认真思考,是否真的无法接受循序渐进的普选?如果实在不认同「831框架」,即无法在「831框架」内与中央寻求共识,那麽代表大多数反对者的泛民主派,或需要回到共识的起点、即《基本法》第45条的框架下重新思考,有什麽是他们、香港市民和中央都可以接受的方案?例如,《基本法》第45条虽然订明,特首候选人必须由提名委员会提名,但提委会怎样组成、由多少人组成、提名门槛是什麽,这些问题在《基本法》中都没有明确规定,依他所见亦非完全没有讨论空间。

「香港市民若愿在《基本法》第45条的框架下讨论这些细节,找出能通过的共同方案,例如提委会由1,200人增至1,600或2,400人,它的组成也可以不用四大界别,我觉得是有机会的。」黄梓谦指出,当局将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但为什麽香港市民仍然如此不满?真实的原因可能是很多香港人认为回归至今,政府做的政策都不是为了改善广泛市民的生活,而是为了一个小圈子服务,这个小圈子可能是1,200人的选委,也可能是立法会的功能组别,但无庸置疑的是,这个小圈子的利益比香港几百万人的利益来的更重要。

黄梓谦说:「我跟一些『和理非』朋友聊过,其中不乏高学历、高工资,有部份还有房子,为什麽这种背景的人不愿意跟『勇武』分开?有一个答案是最常见的,2014年佔中他们已用较极端的方式向政府表达了诉求,但从2014年到今天这五年间,政府对于民意的回应、对自己施政的风格都没有明显改变,他们觉得如果再错过这次(反修例的)机会,可能一切又回到原点了。」面对反修例市民提出的五大诉求,黄梓谦赞同Kay的看法,认同普选是最重要一环,但他同时反问Kay,大家现在所喊出的「落实双普选」,究竟是什麽内涵?

「我觉得很多人没有想过吧。但听完你的建议,对我个人来说是可以讨论的,确实不可能随便谁都可以获得提名,但究竟提名标准是什麽就是大家讨论的空间,我不认为真普选就一定要公民提名,如果能让提委会真的变得有代表性,这是我能接受的方法。」Kay坦言,很多人或许并未深究诉求的细节,而在了解黄梓谦的想法后,她也认同中央势必会对普选设有一定门槛,但若提高提委会的广泛代表性,似乎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方法。Kay同时也提出另一问题,在无大台的情况下,究竟有谁能带领群众与政府讨论这些?

f
fengfengloup
1 楼
终于有理性思考的声音了。 香港人需要想想,自己到底要什么。
飞熊
2 楼
占中时他们说支持占中是大多数,选民用选票告诉他们,反占中是大多数,这次干脆用暴力要胁,港独无耻可见一斑。
l
lllwww
3 楼
这次事件,看出来港人素质太低了
山龙
4 楼
97大限后香港的普选,就是由共产党选三个人出来让港人投票,投谁都是共产党赢
M
MovingTarget
5 楼
首先,香港人需要在「831框架」内认真思考,是否真的无法接受循序渐进的普选?如果实在不认同「831框架」,即无法在「831框架」内与中央寻求共识,那麽代表大多数反对者的泛民主派,或需要回到共识的起点、即《基本法》第45条的框架下重新思考,有什麽是他们、香港市民和中央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t
tailiumang
6 楼
和民主包装的垃圾讲民主?
t
topten
7 楼
就差请求美军进入了
d
duty
8 楼
暴力的理由:不暴力就不会有修例的撤回,顺这个思路,更大的暴力就有可能让5条诉求全部达到!多么恐怖!
方玉
9 楼
因为他们的诉求和对话在根本上就是不占理不合理的谬误,理论上没有根基站不住脚,对话必输,所以要暴力要耍耍港式赖皮。“和理非”只是他们口头上的幌子和行动上的遮羞布,港独们口头上赢不了必然使用暴力。
泰傻
10 楼
若香港搞不好,不单你们有责任,我们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手里搞坏,我们岂不成了民族罪人?---- 朱镕基
傻大目
11 楼
我建议他们继续闹下去,闹够了为止。最好越闹越大。闹过之后,看看会发生什么
土木匠
12 楼
这次暴乱让香港大伤元气,精英移民,资本撤离,最后损失的还是香港人。
a
anchoret98
13 楼
Kay认为,很多「和理非」初时都难以理解612的冲击行为,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开始反思——如果没有前线的冲击,条例很大机会已被掌握票数优势的建制派强行通过。 ====================================================== 港式民主——議題的最終決定權不在票數,而在於哪一方能進行更大的破壞。 垃圾!
国境之南
14 楼
duty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4:23:00 暴力的理由:不暴力就不会有修例的撤回,顺这个思路,更大的暴力就有可能让5条诉求全部达到!多么恐怖 ================== 你先说说“修例”到底是多数香港人支持的还是一小撮人支持的? 如果是多数香港人支持的,那你港府为什么要撤回?你撤回就是对香港人的渎职和犯罪! 如果是一小撮人支持的,那表明你港府已经站在了香港人民的对立面,香港人民让你下台过分吗?
看客678
15 楼
港人要作死,玩死自己。其他的都是唱高调,装高贵。
l
lio
16 楼
有啥恐怖的? 那个党当年这么闹出了新政权,有资格出别人? duty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4:23:00 暴力的理由:不暴力就不会有修例的撤回,顺这个思路,更大的暴力就有可能让5条诉求全部达到!多么恐怖!
风行线线
17 楼
那就回到港英政府时代,中央指派特首,议员。
血刀老祖
18 楼
就让它一直闹下去好啦!香港GDP归零对大陆影响我看也很有限!
p
pasadena18
19 楼
靠暴力起家, 打土豪分田地, 扇动百姓互斗的政党为什么那么害怕所谓的暴力了?
t
tesuji
20 楼
所谓“和理非”不过是一些阴险残忍的胆小鬼,他们需要“勇武派”为他们卖命,他们也准备随时出卖“勇武派”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d
duty
21 楼
@lio 国境之南,且不说香港的现状与几十年前中国的国情根本没有可比性,撒回修例也并不代表大多数港人的利益,只能说特区政府为了香港的稳定做出了重大让步而已。你们赞同暴力,那就不要停留在口头上,应该回到香港去积极投身到暴力活动中去。
S
Sam大树
22 楼
这批人得逞之后,因此而利益受损的另一批人上街打砸, 循环往复,直至香港变臭港,黑金耗光。
M
Meddy321
23 楼
最公平的办法是:全民公决五大诉求,少数服从多数。
弟兄
24 楼
普选就是为了淸楚地把香港人民要什么这个问题做个解答,否则月娥只关心习大大要什么
p
pdong95014
25 楼
黑老鼠,火里飞。
庄园1984
26 楼
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难忘的战斗
27 楼
那个党祸国殃民70年几千万人生灵涂炭不恐怖?700万港人和平示威仅仅是基本法赋予的五项诉求恐怖在哪里?第一项诉求撤回送终条例既然已经满足,第二到第四条应该自动满足,政府还死硬,明显是逻辑不通厚颜无耻。第五条双直线有点动了他们的奶酪,但这是中英联合公报明白无误规定的,但凡有半点契约精神还有半点羞耻之心都不会质疑。香港目前的局势归根结底是北方政府倒行逆施破坏一国两制破坏法制霸凌香港民众。北方人跪惯了,他们屡试不爽,哪知遇到将民主自由视作生命都香港人没能为所欲为。看到香港人的行为我很欣慰 - 中华人民共和国起码还有那700万人没有跪下,还在为自己的权利抗争。其他人,特别是这里的宫狗都是真正的吠青
基多山人
28 楼
除非习近平集团改弦更张不再搞个人崇拜政治路线,重新回归邓小平的一国两制的治国路线,否则香港问题无解。看看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下场,香港人对习近平还有什么可以幻想的?只有听习近平的话,和习近平领导的政府斗争到底,让全世界看看,中国军队到底是保卫国家的利器还是为习近平个人崇拜路线服务的杀人工具!
2
2货他爹
29 楼
香港蟑螂应尽灭之!!
小矛
30 楼
楼下有编号的人提出要全民公决了,这就是他们要闹的根本原因吧?蒙古就是通过全面公决脱离中国的,英国也是通过公决脱的欧,港人想干什么?所以我一直说港人这次闹主要目的就是要独立。
难忘的战斗
31 楼
墙内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港人的五大诉求到底是什么就开始攻击诽谤香港人,这就是无知且暴戾,中国大陆从义和团到文革到今天历来不缺这种暴民,其下场大多逃不过被卸磨杀驴。当然做狗做惯了认为根本不应该有诉求,给口吃的就该窝在家里的奴才,是不过理解港人的内心的。其实港人并没有多么伟大,他们只想做一个有基本尊严的人,而不是墙内狂吠的狗
自我
32 楼
如果一定要普选的话,必须要限制港府的权力,比如把权力分割成地方层面的和国家层面的,然后港府只能拥有地方层面的权力。不然完全普选就等同于香港独立了。
东升公社
33 楼
难忘的战斗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6:09:56 ========================================================= 墙外的我们也不支持你这样的随便骂人的香港“人”
王剑
34 楼
想要温水煮青蛙,慢慢死,如他所愿呗
国境之南
35 楼
duty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5:23:00 @lio 国境之南,且不说香港的现状与几十年前中国的国情根本没有可比性,撒回修例也并不代表大多数港人的利益,只能说特区政府为了香港的稳定做出了重大让步而已。你们赞同暴力,那就不要停留在口头上,应该回到香港去积极投身到暴力活动中去 =================== 1.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赞同暴力”了?你反对暴力,那也要反对恶警对香港和平抗议民众的暴力才对啊,否则那不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嘛 2.林郑撒回修例已经明白无误的表明这个恶法被绝大多数香港人唾弃,否则真要是绝大多数香港人支持,那撤回修例才会破坏“香港的稳定”,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也不懂?
l
lio
36 楼
义和团基因就是强大。 王剑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6:51:00 想要温水煮青蛙,慢慢死,如他所愿呗
y
yzchenhh
37 楼
相对于几百万武装到牙齿的党卫军,数亿兆计宣传经费,以暴力革命起家中共而言,去呼唤手无寸铁的港人放弃暴力,好像有点很奇怪。奴才身份的真是如此贴心。 旁观者当然是让满身牙齿那个先放弃暴力吧!
难忘的战斗
38 楼
东升公社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6:41:40 难忘的战斗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6:09:56 ========================================================= 墙外的我们也不支持你这样的随便骂人的香港“人” 我根本不是香港人, 和香港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敬佩香港人为了自己的权益执着的争取。你这种公社里出来的人带着奴性的惯性爬到墙外,内心依然没有摆脱对权势的惊恐,还是回去被管着好
a
apache2000
39 楼
香港的事由港人处里, 爱砸多久就砸多久, 不就是在香港岛那个弹丸之地吗. 别当回事, 反正暴徒不敢到大陆来砸. 只要站在旁边, 手拿大棒, 看着就好了, 不着急, 慢慢煮, 慢慢耗, 耗掉他一代人.
老骨董
40 楼
港人取得一點點小小勝利,唔可以因此停止抗爭!勇武派,和理非,要通力合作。用毛主席的话来说叫做“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d
dailycoffee
41 楼
香港人在努力恢复自己小渔村的历史地位,要求退步也是一种诉求。
M
MovingTarget
42 楼
几百万武装到牙齿的党卫军全部龟缩在营房里面一声不吭的,而港青勇武派一边唱歌一边烧车站, 你跟大家说谁暴力?要党卫军对你动傢伙,你勇武派史都打出来了。 ——————— 相对于几百万武装到牙齿的党卫军,数亿兆计宣传经费,以暴力革命起家中共而言,去呼唤手无寸铁的港人放弃暴力,好像有点很奇怪。奴才身份的真是如此贴心。 旁观者当然是让满身牙齿那个先放弃暴力吧!
m
mygloves
43 楼
\u4E00\u7FA4\u7F3A\u4E4F\u6559\u80B2\u7684\u5E9F\u9752\uFF0C\u53EA\u80FD\u7834\u574F\uFF0C\u7EE7\u7EED\u95F92\u5E74\u518D\u8BF4\u5427\u3002\u52A0\u6CB9\u3002\u54C8\u54C8
乱我心者
44 楼
共产党是最大的暴力。共产党将十四亿中国人民置于它的暴力机器之下,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鸦雀无声,听凭一人蹂躏。如果没有香港人民过去三个多月激烈的抗争,共党早就通过修例,将香港牢牢控制在其铁幕之下。共产党的奴才们现在谴责暴力,就像是豺狼谴责棉羊,你为什么跑这么快,不让我顺利地吃掉呢!
老爷们
45 楼
暴力当然好,其实共匪一直在暴力镇压其国民,进监狱就是其最初级的手段。 如果14亿人加入暴力抗暴,就可以马上推翻共匪。
x
xy999
46 楼
谋而不决非勇也,处事多疑非智也。 香港事拖这么久,被人哄着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希图得到别人夸奖乖孩子,内心的懦弱怯虚,...... 没行动不敢行动,错过决断时机,.....
v
vxmon
47 楼
不要代表所有港人,大部分人都是反对这种暴力示威的,只不过他们不敢站出来,只是在网上骂而已
八戒.
48 楼
难忘的战斗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5:44:22北方人跪惯了,他们屡试不爽,哪知遇到将民主自由视作生命都香港人没能为所欲为。看到香港人的行为我很欣慰 - 中华人民共和国起码还有那700万人没有跪下,还在为自己的权利抗争。 ==== 哈哈哈哈,你这段话真让人笑喷了,哈哈哈哈。 大阴蒂国统治香港一百多年,这700万人怎么一直跪着呢?怎么一直都没把民主自由当作生命呢?一百多年,哪个港督,议员是700万港人选的呀?哪部法律是港人定的呀?那个民主自由的生命在哪儿呢?怎么没人敢造阴国的反呀?哈哈哈哈。当狗一百多年,今天给你做人的机会了,你就来劲了?
v
vxmon
49 楼
港人一直跪着的,跪英美,日本人来了不抗争,大陆人来了就要做烈士。
老爷们
50 楼
一个对自己的政府不敢说不的国民,有资格评论谁站着谁跪着吗???
老爷们
51 楼
在圈里当你的顺民吧!
老爷们
52 楼
从没人说美国是个完美的社会,但是个可以畅所欲言(不是百分百,也是90%,土共1%也没有),人民自由抒发情感的国家。 但是有的国家的人愿意压抑自己,别人也帮不了!
v
vxmon
53 楼
示威活动在内地实际上是很常见的,一年有几万次,只是大陆示威者素质较好,不打砸抢
v
vxmon
54 楼
前段时间经济学人有一篇报道题目是Why protests are so common in China
独孤鹤
55 楼
什么港人,闹事的就是一帮港版ISIS恐怖分子。
w
wutianlong84
56 楼
老爷们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9:36:30 从没人说美国是个完美的社会,但是个可以畅所欲言(不是百分百,也是90%,土共1%也没有),人民自由抒发情感的国家。 但是有的国家的人愿意压抑自己,别人也帮不了! =========================================================== 很有趣。 来,尽管畅所欲言吧!! 但是你畅所欲言的内容里有多少是美国人的事?怎么还是跟中国的事儿没完没了? 这和那些香港人其实是一样的: 自己觉得自己比中国人高一等,更自由,觉得自己更国际, 但是却没胆子真正招惹国际的事儿, 还是回过头来和中国人比一比,炫一炫,指手画脚。没活明白。
飞熊
57 楼
================================================================= 坛子上的这些民主逗士不仅智力是有问题,怕是精神也有问题, 难怪你们穷啊! 这明摆的是土共早就和香港财团暗中达成妥协了,香港的大陆背景资金,在港本 地资金一起发力把香港股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拉抬了起来,给背后做空香港 股市的势力以致命打击(不知道肥老黎逃脱没有),恒生指数很快就会回到2700 以上,会逼得这些做空的倾家荡产或者断臂出局! 上次看到那篇中央社阻击香港股市,港币完美大风暴的文章,我都快笑喷了! =================================================================
K
KINGTIE
58 楼
这种讨论对大陆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此事如何结局,香港都完了。大陆会加快培养深圳上海逐渐代替香港,让香港自己烂下去,香港富豪们也看得出来,李嘉诚跑了,林嘉诚也会跑,跑不掉的就一起烂在那。
飞熊
59 楼
==================================================================== 坛子上的这些民主逗士不仅智力是有问题,怕是精神也有问题, 难怪你们穷啊! 这明摆的是土共早就和香港财团暗中达成妥协了,在林郑撤回条例声明一发,不仅财 团呼应,更恐怖的是香港的大陆背景资金,在港本地资金一起发力把香港股市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势给拉抬了起来,给背后做空香港股市的势力以致命打击(不知道肥老黎 逃脱没有),恒生指数很快就会回到2700以上,会逼得这些试图做空打劫的倾家荡产 或者断臂出局! 上次看到那篇中央社阻击香港股市,港币完美大风暴将要形成的文章,我都快笑喷了! 晚安了,民主逗士们! =====================================================================
老爷们
60 楼
wutianlong84.... 美国不管你的事,二战能结束吗??? 问问贪官们为啥都往美国跑,问问八戒董卿习皇帝的闺女为啥离不开美国? 人们离得开美国吗?必要嘴硬,不要吃酸葡萄。
早早的云
61 楼
到底是要闹哪样?独立,不可能!!!这次就是不出兵,急死他们!最后大家看看到底怎么收场。
老爷们
62 楼
其实美国不是一个国家,它是全世界追求自由的人民的一块圣地, 不光是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是United society of all human beings.... 当初它就是这样建国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追求自由的人们组成的,当然开始最多是英国人,后来川普他爹也来了,... 再后来我也来了。
为什么到处要注册
63 楼
wutianlong84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9:50:24 老爷们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9:36:30 从没人说美国是个完美的社会,但是个可以畅所欲言(不是百分百,也是90%,土共1%也没有),人民自由抒发情感的国家。 但是有的国家的人愿意压抑自己,别人也帮不了! =========================================================== 很有趣。 来,尽管畅所欲言吧!! 但是你畅所欲言的内容里有多少是美国人的事?怎么还是跟中国的事儿没完没了? 这和那些香港人其实是一样的: 自己觉得自己比中国人高一等,更自由,觉得自己更国际, 但是却没胆子真正招惹国际的事儿, 还是回过头来和中国人比一比,炫一炫,指手画脚。没活明白。 ================= 本来大多数人就不需要说招惹国际的事,本来大多数人其实也不关心政治仅仅是关心些民政身边事所关联的政治。这类事说说该没问题吧?掀不翻什么吧?国内一定能说吗?并不是吧。别人新闻有偏见,偏见也很大,可至少你想看什么也都看的到,看完自己判断,咱们叻。其实很多时候也能理解国内对稳定的紧张,其实不是不理解,但非不承认这点那还是算了吧。
b
bluetag
64 楼
想要什么呢?这个真没人知道,没办法群众运动只能是这个样子。
强者为王
65 楼
要么让暴徒再破坏香港惹总怒,要么签几千强壮的大陆愤青过去,黑衫可以破坏,白衫,红衫也可以表达自由,制止破坏。看谁的拳头硬!!!不用港警,平民对平民。
即插即用
66 楼
老爷们 发表评论于 2019-09-08 19:36:30 从没人说美国是个完美的社会,但是个可以畅所欲言(不是百分百,也是90%,土共1%也没有),人民自由抒发情感的国家。 但是有的国家的人愿意压抑自己,别人也帮不了! ------------------------------====== 那就电视上说点LGBT的坏话,说我讨厌LGBT,一帮渣渣,说说看。
我就想笑
67 楼
在讨论真假普选之前,应该先讨论公职人员是否必须单一国籍的问题,现在连这个起码的都做不到,难道选个美国人做港督这才是目的?
X
XM25
68 楼
争取5条的港人很多,打架的人很少。警察法官就搞得定。要把暴力和大多数港人联系一起是别有用心。
G
GG2018
69 楼
港毒暴徒要命,港人给??
古道西北风
70 楼
香港人是被惯坏了的!还真以为香港是靠自身的拼搏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人远没有新加坡人有自知之明
枕寒流
71 楼
港人自己要搞清楚,读读润涛阎的博文就明白怎么样做才能解决问题。我来简要概括,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政治解决,普选特首。在如今这个形势下,中央有没有可能同意? 港人有没有可能成功? 另一条是经济方式。港人自己搞打土豪啊。找垄断民生,令房价高企的富豪问罪呀。经济解决好,政治突破才有共同的基础。这方面可做的事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