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那些年:靠一个镜头一夜爆红!他们"一步登天"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4日 6点46分 PT
  返回列表
23693 阅读
1 评论
盖饭人物ThePeople

在陆续曝光的彩排路透中,牛年春晚已经逐渐拉开了帷幕,大家近期都关注了吗?

说来也怪,近几年春晚,国民熟知的老面孔越来越少,各路流量偶像却加入进来,演员唱歌、爱豆演小品......一届比一届奇怪,不知今年除夕夜我们又会看到一场怎样的晚会。

曾几何时,春晚这个“造星圣地”不用依靠什么大咖嘉宾,更没有“请流量明星”一说,因为节目本身就是最大的流量,而登台表演的艺人就是经过全国观众认证的大明星。

通过春晚这个平台一夜爆红,不仅是艺人们的荣幸,还是很多素人的意外之喜。

你还记得那些年在春晚走红的普通人吗?

喜庆笑脸哥

提起春晚常客,大家第一反应可能都是冯巩、郭冬临这类艺人,殊不知有这么一位观众稳居春晚观众席长达19年,因年年镜头扫到他都是一张喜庆笑脸,人称“笑脸哥”。

笑脸哥原名冉少平,原本只是哈尔滨的一个普通农村小伙,但是由于自幼喜欢唱歌,一向在深圳等地打拼的他于1996年决定“北漂”,来到北京从事艺术工作,他还有个艺名“冉东升”。

1999年除夕夜,他突然想去现场看春晚,父亲惊讶地说哪有那么容易,冉少平自顾自去了央视西大门,刚好巧遇了一个拿着两张票等人的大姐,他给大姐唱了首歌证明自己很爱文艺,顺利把票买了过来,这就是他首次亮相春晚的时间点。

接下来除了2013年,每一年屏幕前的观众都能从镜头里看到这张熟悉的笑脸,有人觉得他是故意炒作,理由是“什么人才会连续这么多年不和家人一起过春节”。

笑脸哥回应自己是单身,母亲早逝,家里只有一个老父亲,坚持来看春晚只图一个热闹喜庆。

有人又觉得他背景强大,所以导播爱给他镜头,可是央视3位导演都出面澄清不认识笑脸哥,“长相打眼、喜庆,应该是偶然”。

还有人觉得春晚一票难求,笑脸哥神通广大,关于这点,冉少平没有反驳,他倒是解释过票的来源,一般上春晚的明星艺术家,央视都会送他们一两张门票。笑脸哥注重结交明星,每一年春晚,他就用车轮战术,轮流向认识的明星要票。

他和赵本山拍过合照。

和董卿现场合影。

与谢霆锋开心合影。

还与李宇春同框拍照。

这交际本事,谁能不羡慕呢?

但2018年,冉少平风湿病犯了,录制到一半,他的腿疼痛难忍,只好提前离场。

2019年遗憾再次发生,“其实我已经拿到了2019年春晚的门票 ,还是主会场10排的好位置。当天下午,我从哈尔滨提前赶到了北京,但下午4点多,我的左腿风湿病突然发作了。春晚录制过程长达7小时,我实在坚持不下去。”

他只能再赶回家过大年,过完年匆匆去往三亚调养身体,当时他还表示:“如果我的腿病治不好,恐怕就只好告别春晚现场了。而且我父亲已经90岁了,我想除夕陪陪他。”

果然2020年,我们并未见到熟悉的笑脸,笑脸哥也和赵本山、宋丹丹等人一样,恐怕是彻底告别了春晚观众席。

神秘白衣女

除了笑脸哥,还有一位神秘白衣女子曾引起过网络热议。

那是2007年春晚,在观众议论节目太过枯燥的非议声中,有网友指出观众席上的一位白衣女竟连续出镜14次,成功转移了声讨节目的视线,大家纷纷揣测起女子的身份。

有说这是春晚摄影师的女朋友,理由是摄像师利用职务之便,才会给她很多特写镜头,但记者联系上摄影组,工作人员却喊冤。

“那个白衣MM当然不是我们摄像组摄像师的女朋友了,这根本不可能啊。也不是我们有心给的,都是无心给的镜头,但是有人专门要炒这个我们也没有办法。”

有说这是潘长江的女儿潘阳,“中央电视台3套曾播放过他们父女二人演唱的片断,我感觉潘阳挺像那个白衣妹妹。”

结果记者调查到潘阳在家过年,等待迎接表演完节目的潘长江回家一起守岁。

也有说这其实是姜昆的女儿姜珊,可姜昆根本没参加那年的春晚,闹得姜昆的助理出面辟谣。

“姜先生没有时间参加这个,尤其姜珊今年是在国外,不可能去参加今年的春节晚会。我看到关于这个白衣MM的新闻了,觉得挺有意思的,现在有好多人打电话来问这事的,我只能告诉大家那个白衣MM不是姜珊,弄得我也挺无奈的。”

还有说那是春晚赞助商汇源果汁老总的女儿,汇源的公关公司也赶紧进行澄清。

“那个白衣MM斜前方坐着的男子确实是汇源果汁的老总朱新礼,但那个白衣MM并不是老总的女儿,而且老总并不认识她。全汇源集团就老总一个人去了春节晚会的现场。”

再有就是猜测白衣女子是移动董事长王建宙的千金王尹馨,然而又有人透露移动董事长没有女儿......热闹地讨论了一场,最终还是没得出结果,这个白衣女子的身份便成了一桩悬案。

直到2008年春晚,该女子身着红衣出现在观众席。

2009年春晚,她又换了一身蓝衣继续出镜。

女子的身份才渐渐浮出水面,她是香港一家公司的经理,名字叫李紫淇,1986年出生,毕业于香港大学,年仅20岁就以个人名义为孤儿学校捐款30万。

看这出身和经历,想必家境相当不俗,只可惜,李紫淇此人后续再无消息,不再现身春晚,也没借着“网络红人”的身份在外抛头露面。

但她为当年的无聊春晚增光添彩,引发的网络盛况,还是非常值得纪念的。

吊带胡须男

白衣女子一事刚告一段落,2010年春晚观众席又出了一位特色红人——吊带胡须男。

男子名叫宋山木,是山木教育集团的总裁,当时算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和笑脸哥的走红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因为被网友发现他从2005年开始连续6年到现场观看春晚,被称为“春晚最忠实fans”。

他的各种吊带装、小领结、大胡须极具特色,因此人送外号“吊带胡须男”。

然而就在宋山木走红的这一年5月,他的公司一位女实习生报警,状告他采用语言威胁及拍摄裸照等手段实施强奸,坚决不承认的宋山木被曝光犯罪细节后,还流传出了一句“网络红语”。

“你现在身体里面充满了负能量,我给你注入一点正能量。”

这也是“正能量”一词的猥琐由来,最终宋山木被判刑4年,锒铛入狱。

如今此人也早已出狱,但从“网红”、“成功企业家”到“强奸犯”,造成社会性死亡的宋山木现在已经销声匿迹再无消息,希望他能改过自新,好好做人,不要再触及法律底线。

漫画家、睡觉姐、“强人锁男”

宋山木走了,但观众来来往往,春晚观众席依旧不缺下一个红人。

2011年兔年春晚,当李小冉捧着一副兔主题画作登台时,镜头给到观众席一位长发女孩,她身上散发的温婉气质被网友评价为“静静坐着也很美”,清纯的面容更是引起日本宅男群体的拥簇。

这就是兔画的作者、著名古风漫画家夏达,其实在亮相春晚前,她就已是作品获奖无数、名声响彻国际的名人了,例如迪丽热巴和吴磊刚拍摄的电视剧《长歌行》,原著就是夏达在当年创作的漫画作品。

但走红对于生性淡然的夏达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感觉一举抹杀了我十年的努力一样,我是一个漫画家,又不是艺人,我不需要大家认识我这张脸。”

之后,潜心创作的她很少再出席公开活动,连社交平台晒照片的行为都少有,2016年,她和夏天岛公司闹掰,便自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如今年近40岁,单身未婚,夏达却一点都不着急,每日画画、养猫,过着悠闲自在的日子。

到了2012年春晚,观众席上火了一位“睡觉姐”,现场气氛热烈喧闹,女子却独自酣然入睡,引发网友调侃和讨论。

伴随着网络媒体的兴盛,以及娱乐设施的丰富,接下来的每一届春晚,日渐缺乏亮点,再难产生一夜爆红的素人。

2019年春晚,陈伟霆唱歌时身后的两个伴舞倒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逗趣的舞蹈动作,被网友调侃为“强人锁男”组合。

然而这点热度也似一阵风,很快消散,甚至连伴舞的身份都无人在意,大家再没兴趣拿出扒神秘白衣女子的热情,来议论春晚。

千手观音邰丽华

如果说观众席上的素人走红是意外,注定了热度难持久,那么专门来春晚舞台上表演的普通人一夜爆红后,现在怎么样了呢?

那是2005年春晚,应该没有人能够忘记,“千手观音”的领舞人邰丽华带给全国观众的惊艳,这是一群残疾人表演的舞蹈,而邰丽华也是一个因为2岁高烧没了听力的女孩。

若不是偶然间被电视上杨丽萍跳的舞所吸引,她应该也会同她在聋哑学校认识的同学一样,早早放弃求学、打工赚钱,所幸她爱上了舞蹈,也受到了残联的帮助。

15岁独自离家到武汉求学,对于处在无声世界里的邰丽华来说,要想让动作和节拍完全合上,她的方法很笨拙——就是记忆、重复、再记忆、再重复。

无数的汗水有了回报,登上春晚之前,邰丽华已经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旋转跳跃过,但登上春晚之后,这个不幸且坚韧的女孩迎来了全民的关注和欢呼。

此时,一夜爆红的邰丽华未满30岁,她没有利用这份名气获取更多名利,只是默默投身慈善事业,那一年,她还当选了《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

私生活方面,她拒绝了马来西亚富二代的追求,与华中理工大学的高材生李春踏入婚姻殿堂,两人从一见钟情到确定彼此,每一步都慎重而温馨。

婚后,邰丽华一边坚持自己的舞蹈事业,一边专注经营家庭生活,她生下了一个可爱健康的儿子,没有遗传什么听障类的疾病,一家人的生活平静且幸福。

这么多年过去,她渐渐退居幕后,很少再公开登台演出,但她不忘初心——牢记为残疾人群体做贡献,时常会变身特教老师,去教授一下舞蹈。

有时又会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关心残疾儿童的教育和未来。

就连去年疫情来袭,很久没有出山的邰丽华还专门录制了《坚信爱会赢》手语版MV,用自己的方式给观众加油打气。

真正的德艺双馨艺术家,不外乎此。

“吉祥三宝”一家人

到了2006年春晚,一首团圆喜庆中不失童真的《吉祥三宝》飘满了神州大地,歌火了,唱歌的一家人自然也备受关注,有多少人以为这是歌里的“爸爸+妈妈+女儿”组合?

三个人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爸爸布仁巴雅尔、妈妈乌日娜、侄女英格玛,夫妻俩的亲女儿彼时恰好进入青春期变声,春晚演唱时只好由侄女填补空缺。

爸爸布仁巴雅尔和妈妈乌日娜都是蒙古族歌手,因为热爱唱歌在文工团一见钟情,生下女儿后,爸爸看孩子整天“十万个为什么”的样子,就专门为她写下了这首歌。

走红后,歌曲和表演荣获多项大奖,夫妻俩却集中精力为草原孩子打造了一个“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

这个合唱团是一个公益性质的文化团体,其中特意设立了一个基金会,以便资助少数民族儿童的教育。

夫妻俩也没停歇继续创作的心,十余年间,推出了《乌兰巴托的爸爸》、《带我去草原吧》、《月夜》、《鸿雁湖》等单曲或专辑。

2016年春晚,他们带着女儿再次登上春晚,一曲《春天来了》,还原出真正一家三口的合唱模样。

同年,侄女英格玛从乐坛尝试转战演艺圈,在电影《乌兰巴托不眠夜》中担任女主角,电影还未上映,不知她的转型跨界表现会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2018年9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爸爸布仁巴雅尔因为心肌梗塞在家中逝世,享年59岁。

妈妈乌日娜走出悲伤后,一直坚持在中央民族大学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

女儿诺尔曼倒是非常争气,从世界名校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她就变身为自成一派的90后美女音乐人,至今已有上百首原创音乐作品,受到了著名词作人方文山的认可。

虽然“吉祥三宝”已是天人永隔不再完整,但祝福这家人未来一切都好。

周杰伦伴舞神童

时间来到2009年春晚,周杰伦一曲《本草纲目》,跨界跨风格的演出吸引了无数目光,但在这个节目里,更加引人瞩目的还有一位和周杰伦进行舞蹈互动的小孩。

这个名叫侯高俊杰的10岁小男孩火了,大家纷纷称呼他为神童,5岁学街舞,6岁夺得儿童选秀节目总冠军,他和潘玮柏合唱,与台湾著名舞蹈老师蓝波斗舞,陶喆也夸赞他,称想邀他当演唱会嘉宾。

不过侯高俊杰先和偶像周杰伦搭上了线,他现身周杰伦2008年的世界巡回演唱会,从《本草纲目》合作到了《稻香》,最终被周杰伦带上了年底的春晚舞台。

年少成名,往往是把双刃剑,整天忙于演出,侯高俊杰渐渐无心学习,父亲也干脆同意他不用去学校,完全不理会网友的质疑。

带着周杰伦力捧的光环,侯高俊杰参加演唱会、出专辑、录节目、去商演......忙得不亦乐乎,但当周杰伦不再捧他时,黔驴技穷的侯高俊杰一朝落下云端,2013年,这是周杰伦最后一次带他录制《鲁豫有约》。

之后,侯高俊杰彻底沉寂了下来,他也曾挣扎过,拍摄微电影《少年英雄》,却无人关注,偶尔登上一些网络节目,也没泛起什么水花。

2016年,他染了一头红发,说是为了拍戏,但实际上更像处于叛逆期。

逐渐被观众遗忘,侯高俊杰言行越发出格,晒出与干妈的合照,称被富婆包养,一时分不清他在开玩笑还是在玩梗。

“伤仲永”的悲剧,算是侯高俊杰这短短20多年人生的重现,他本可以有更光明的星途,不求上进的性格却成了拦路石。

西单女孩任月丽

2011年春晚,我们迎来了背一把吉他谋生追梦的西单女孩任月丽,其实从任月丽的名号就可以看出,最初她并不是成名于春晚,只是在这个舞台上的一曲《回家》让更多人知道了她。

出生于普通农村家庭的任月丽,有一对残疾人父母,她只能早早辍学承担起养家的压力,16岁开始闯荡社会,她背着一把吉他来到北京,便凑合着在西单的地下通道里驻扎下来,卖唱四年,每月挣1000块钱,这已是她彼时最大的幸运。

2008年,她弹唱歌曲《天使的翅膀》被网友拍下来发到网上,清澈动听的嗓音顿时引发热议,任月丽也很聪明,抓住机会参加选秀节目,再获得登场春晚表演的资格,一下子扩大了自己的知名度。

人红了,各种机遇都找上门来,除了发行音乐专辑圆梦,任月丽还跨界出演了反映农村留守儿童生活题材的电影《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在里面饰演山村支教女教师。

但她很快又冷静下来,婉拒了主演电影《西单女孩》的机会,不喜欢应酬的她只想专心唱歌。

事业飞跃,任月丽也因此收获了爱情,她勇敢向之前一直给自己提供帮助的音乐人示爱,那位音乐人曾向她表白,但她因为家庭自卑拒绝,走红后,她给父母买了房,大大改善了生活,于是决定敞开心怀拥抱爱。

当她清醒意识到“每个人都会被时代淘汰”,任月丽再次重新迎接事业挑战,2015年,她创办了一支牙膏品牌,转年被人以6000万收购,任月丽顿时变身身价上亿的女商人。

次年,她的广告海报登上了美国时代广场,连她当初扬言立为人生目标的董明珠也对她表示了赞赏。

踏进婚姻后家庭幸福,转行创业后事业有成,任月丽这仿佛开了挂的人生过于圆满,去年疫情,她不仅给武汉捐了款,还专门参与录制了抗疫主题曲,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草根组合旭日阳刚

2011年这个励志草根频出的春晚舞台,除了西单女孩,还捧出了一个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他们一曲《春天里》唱得太深入人心,甚至比原唱汪峰传播得更广。

只是很可惜,因为未经允许商用歌曲版权,汪峰发表声明,禁止旭日阳刚再翻唱自己的歌,双方拉锯一周,事情以旭日阳刚录视频道歉、汪峰接受道歉的和解局面落幕。

然而风波解决了,后续登上其他节目,旭日阳刚再也没能重唱《春天里》,加上其他歌曲体现不出他们的特色,这个组合慢慢销声匿迹。

两个成员王旭和刘刚本是生活困窘的普通农民,走红后却来到风口浪尖,月收入过百万、开豪车、住豪宅、只抽名牌烟、演出耍大牌、出现内讧......各种非议层出不穷。

2012年,年轻气盛些的刘刚开车闯红灯,他从最初狡辩到最后道歉的态度转变,让网友们失望至极,不久,又有人爆料他为催促老人让行,从车里拿铁棍欲动粗,刘刚澄清绝对没有打老人,但这半真半假的是非顿时使他名誉扫地。

争议缠身的两个人渐行渐远,王旭回应内讧传闻时很委婉:“我们各自做着喜欢的音乐,有些他喜欢,有些我喜欢,不过我们还会在一块出合辑,但是商演通常不一起了。”

54岁的王旭没再坚持音乐梦想,而是顺应时代潮流,转型当起了拍摄小视频的网红,风格是一如既往的农民朴素风,但内容个个充满了噱头,不是种地送花生,展示农村生活;

就是睡在工地的板房里,声称自己搬砖都找不到地方了。

相比之下,刘刚始终没有放弃音乐,偶尔出首单曲还能引发些许热议;

但大部分时间,他还是要靠商演谋生,沦落到酒吧卖唱的地步也是非常惹人唏嘘。

大衣哥朱之文

和旭日阳刚的出身类似,大衣哥朱之文在2012年的春晚接受了全国观众的检阅,严格来说,朱之文并非“春晚造星”,因为他是先在《星光大道》上成名,才获取了春晚表演机会。

朱之文是个老实人,走红后,他除了偶尔上节目一展歌喉,平日依旧回归山东农村老家生活,始终不曾丢弃自己的农民身份。

可人红是非多,他依然会被造谣和提携他的恩人于文华关系不简单,逼得于文华屡次帮他证明家庭和谐,他也坚称不会抛弃“糟糠之妻”。

朱之文行过拜师礼的师父蒋大为也和他分道扬镳,莫名贬低他会作秀,“农民歌手把自己看成艺术家,门都没有,边都不沾,不配自称是艺术家。”

家乡的村民更是极其过分,帮忙修路嫌短、发红包嫌少、借钱赖账......为钱为利不达目的不罢休,实在不行就诋毁朱之文是“耍大牌的白眼狼”。

随着短视频直播的兴起,这些人发现了新的赚钱路径——直播拍摄朱之文的日常,朱之文一家彻底陷入了永无宁日的折磨。

对此,朱之文一直隐忍着什么都没抱怨,网友劝他搬离家乡,他也秉着不能忘本的想法没有听取建议,村民堵门闹事的行为时不时冲上热搜掀起热议,大家只能替他干着急。

去年10月,儿子结婚了,朱之文又开始提携儿媳进军直播行业,想必他已适应了这么多年来家里闹腾腾的日子,成名的烦恼难以躲避,唯有平静接受。

春晚陀螺小彩旗

除却人尽皆知的小沈阳、刘谦等人,春晚最后一个造星神话出现在2014年的小彩旗身上,得益于“杨丽萍外甥女”的身份,小彩旗在春晚舞台上不停歇地旋转4个多小时,从而一夜爆红。

本以为这么一个好苗子是要准备日后接杨丽萍的班,没想到小彩旗早早签约了唐人影视公司,成名后首次大型演出,她出演了话剧《山楂树之恋》,非科班出身的她一上来就演了女主角静秋。

之后,小彩旗又连续参演了多部仙侠题材电视剧,但无一例外均没泛起什么水花,反而逐渐惹上许多非议,“小彩旗染发”、“小彩旗去夜店”、“小彩旗交往大14岁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离谱。

后来沉寂的4年间,年满18岁的她依然决定投身影视事业,去英国深造时,杨丽萍特意发文送上支持。

但最近两年,由于杨丽萍开始培养新弟子,坊间流传出她和小彩旗闹掰的夸张传闻,小彩旗拍视频罕见露面,也被网友非议“太胖了”。

去年10月,她重返舞台,登上竞演类节目《演员请就位2》,和男演员配合的“拔丝吻戏”引群嘲,翻拍郭敬明导演的《无极》,挑战张柏芝的倾城一角,又被观众吐槽妆容“像女鬼”。

这复出不怎么成功,不知接下来小彩旗还会有怎样的安排,蹉跎多年的她早已不再适合跳舞,唐人公司的状况亦是江河日下,如果演艺事业就此停滞,今年刚满22岁的她还是相当可惜的。

结语

往届春晚,无论是普通观众还是草根明星,基本保持着一年爆出至少一位高热度人物的节奏,但规律在近5年甚至更早已被打破。

科技网络进步得日新月异,导致准时蹲守在电视机前看春晚的人越来越少,春晚造星时代逐渐远去,我们到底该为这份变化感到欣慰还是悲哀,已经是说不清的情绪。

无论如何失落,这总归是一个传统,除夕夜守岁没有春晚的相伴或许还会显得冷清,春晚倒计时还剩7天,屏幕前的你打算观看今年的春晚吗?

每天都来看看
1 楼
什么乱七八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