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房看上百次...大城市真中介 比孙俪更辛酸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5日 14点50分 PT
  返回列表
66762 阅读
3 评论
8号风曝

最近几部职场剧扎堆,然而翻车的却不少。街头律师在《我在北京等你》谈起恋爱,标榜为“国内第一部公关题材”的《完美关系》,示范了错误的公关人打开方式。

反而是最早播出的《安家》,颇有几分稳扎稳打的趋势,虽然已经开播了小半个月,但每天播出后,都有气到跳脚的情节冲上热搜:

正室不打小三打中介,房似锦妈C位吸血,张乘乘劈腿后死皮赖脸纠缠前夫,中年人恋爱的打开方式……

然而,去掉这些伦理与道德的情节,回到房产中介的日常上,《安家》的完成度又如何呢?

在对话3位来自大家熟悉的房产中介品牌旗下经纪人后,没有想象中的骂声连篇,他们反而在专业度方面给予不同程度肯定。

贾林娜  

我爱我家北京中关村店王牌经纪人

从业时间:10年

《安家》专业度打分:5分

理由:房似锦拉低房产经纪人整体素养

沈雄唯

北京链家青年湖店M店经理

从业时间:3年

《安家》专业度打分:8分

理由:比较贴近实际,但有夸大成分

徐勇军  

上海链家某门店M店经理

从业时间:5年

《安家》专业度打分:7分

理由:具体细节不够深入

有经纪人和同事一边追剧,一边吐槽着,“现实中哪有这么容易卖出去的房,以及这么容易搞定的客户”。另一方面,他们也表示理解,虽然细节有所欠缺,但《安家》确实勾勒出了房产经纪人的大致状态。

“如果一模一样,那就不叫电视剧,而是纪录片了。“

戏内人生很美好

佛系店长可遇不可求,员工1年不开单难留存

2009年,改编自编剧六六同名小说的《蜗居》播出,房价飙升的背景下,普通人又是如何在都市生活的;

2年后,她发了一条微博,吐槽自己在买房时,遇到了房产中介欺诈的“骚”操作;又过了9年,她再次提笔写下中国人的房子问题,在对房产经纪人进行长达10个月的采访后,聚焦房产中介行业的《安家》,2020年正式开门营业。

播出后,豆瓣评分迄今为止6.2分,评价也迅速分为了好几派,有人觉得相当写实,也有人觉得不够深刻、略作浮夸。面对后者,六六虽感到意外,但也承认将现实搬上银幕时,势必会经过选择,“我只是从千百万个故事里面抓出十个,最后呈现总体加在一起没有超过15个交易。”

而那些没有被《安家》收录的房产中介生存状态与套路,更让人觉得,各行各业其实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安家》的故事,围绕着安家天下中介公司坐落在上海的静宜门店展开。

小小的门店,虽然人不多,但却如同一个江湖,每个人性格分明无比,在新任店长房似锦空降后,反差更加明显——

上岗第一天,她便雷厉风行进行整顿,给员工制定目标任务,并且得定时向她汇报。

相比之下,原生店长徐文昌的人设截然相反,相当佛系,不在乎业绩如何,还提倡着要为看房的客户们创造幸福感。

因此,人送外号“徐姑姑”,连饰演者罗晋也亲自给角色盖章认证——“淡定”。

此外,门店还有一尊“吉祥物”——堪称是房产经纪界的“bug王”的朱闪闪,连续两年不开单,每天工作内容仅限于上班下班和打卡,只拿底薪,还不用担心被开除的风险。       

三人便是代表了三种不同的卖房风格——房似锦大刀阔斧,徐姑姑春风化雨,朱闪闪怎么都开不了窍。 在入行已经10年有余,来自北京的王牌经纪人贾林娜眼中,能遇到徐姑姑这样店长的概率只有1%。剩下99%的店长,基本都是热衷于“打鸡血、抓业绩”,“徐姑姑算是一位富二代,不存在生存压力。你试想,当一个人衣食住行都成问题时,还会佛系吗?反正搁正常人是不会的,这是抓的典型。”

“压力“这个词,在现实的房产经纪人们口中频频出现。在房产经纪眼中,压力是分为两层的。

一层是自上而下的,上海链家某门店M店经理徐勇军称,如果员工长时间不开单,领导会施压到店长,要求他们对员工进行帮助。如果依旧没有效果的话,店长最后可能会劝说他,“要不要换一个行业?” 另一层的压力,则源自如何在大城市生存下去。 按照行业普遍情况,房产经纪人的收入由底薪+提成两部分构成,底薪一般在3000元左右,且根据《2019百万房地产经纪人生存报告》,大约只有6成经纪人有固定底薪。

北京链家青年湖店M店经理沈雄唯透露,提成便是佣金,正常情况下,一个从业3年的房产经纪人成功卖出一套房子后,能够拿到60%佣金,剩下的40%则由其他角色方共同分得。

△《2019百万房地产经纪人生存报告》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长期开不了单,那么想要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生存下去,都成了难题。毕竟,衣食住行都需要成本。

所以像剧中“朱闪闪”这样2年不开单的情况,在现实中真实存在,但是不会太长久,因为没熬到店长驱赶,他们自己也会承受不住这些压力,灰溜溜地自行走人。

徐勇军就曾遇见过一年都开不了单的经纪人,通常情况下,还没等到领导施压,自己就会主动离职。

而《安家》里,就刻画了这样的情景,毕业于985高校的房产经纪人,由于迟迟未开单,顶不住压力了,中午饿了不敢叫外卖,只能吃两个包子和豆浆。

观众为之擦把汗的同时,也忍不住长叹一声,“这么多年的书真是白读了”。

与这样的窘迫形成反差的是,《安家》中房产经纪人的一天,是在看起来无比欢乐的早会中拉开帷幕:

徐姑姑弹着尤克里里,带着店员们倒数“一、二、三、四”,随后唱起了《成都》;旁边的几家竞争对手门店,则穿上整齐划一的西装,或是跳舞,或是喊起口号。

现实生活中,走在路上,您一定见过在饭店大堂、在理发店门口,时不时总有员工站成齐刷刷几行,引人注目得很。

早会,已经成为了服务性行业用于激励员工的常见形式。

贾林娜所在门店位于中关村,早会一般在早上9点开启,有时候是唱司歌,有时候则是喊口号,还有的时候,经纪人之间会彼此交流房源等最新“情报”。

不过,与剧中门店店员总是穿着便装不同,现实行业对着装有着严格要求,西装白衬衫往往是标配。

“在北京这座城市里,一看到穿成这样的,要么就是搞金融理财的,要么就是房地产经纪人。”

而链家对于旗下门店,有着更苛刻的“6S”标准——整理(SEIRI)、整顿(SEITON)、清扫(SEISO)、清洁(SEIKETSU)、素养(SHITSUKE)、安全(SECURITY)。

同时,不定期会有抽查员来到门店,如果“6S”不合格标准的话,那么经纪人会被扣分,影响最终业绩考核。

几年前,就有某地区的链家经纪人在微博吐槽,“自从下了6S的着装要求,居然找不出一件合规的衣服上班。”

△链家“6S”细则

戏剧效果太夸张

狼性卖房的房似锦,现实会被辞退好几次

房似锦刚来到门店后,迅速地以“狼一样的卖房风格”正式征服了众人,并感染着其他经纪人们,争先恐后去开单。

为了能够卖出房,他们使出了花样百出的手段:出钱装修、撬单同事、跟踪客户、联手演戏……

然而,这却遭到了追剧的房产经纪人们集体吐槽——“如果是现实,房似锦已经被辞退好几次了。”

为了能开单,在《安家》里,心切的经纪人们没日没夜地给客户发微信、打电话。

房似锦给客户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后,便去打探客户隐私,通过私人手段找到了客户的地址和电话,直接找上了门。

在现实中,连环电话轰炸的情况会发生吗?

沈雄唯承认,他曾遇见过这样的经纪人,“像拼命三郎一样,才不顾客户怎么想的。”不过他也表示,“电话骚扰”是公认的讨人厌风气,近年来已逐渐消失。

从几位经纪人的对话中,并不难看出,一套与客户沟通的时间讲究已经成型。总的来说,一天有2个时间段最适宜沟通:一是早上10点后,二则是下班后至晚上20点前。

“如果超过了这两个时间,前者可能客户早上还没醒,后者则是客户已经休息了。”

如果“电话骚扰”是讨人厌,那么打探隐私与跟踪客户的房似锦,则直接成为了经纪人们最不耻的那一类人——

“我们跟客户还是会保持比较舒适的距离”,过度地去侵犯客户的隐私,严重时甚至会造成相反的结果,导致事倍功半。

徐勇军坦言,经纪人一般都不会如此冒失,“靠跟踪去接触客户的话,基本上会被客户拍死。经纪人不礼貌,会引起客户很强的防范心理。”

而房似锦遇到的第一单,是同事把自己半年没卖出去的奇葩户型,也就是俗称的跑道房,交给她来销售。

结果房似锦把跑道房装修好后,愣是顺利卖出去了。

“先装修、后销售”看似是一种卖房手段,但在现实生活中,由经纪人进行装修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

贾林娜告诉我们,经纪人并没有装修的权力,“房主不让你装修,你为什么要给人家装修?而且装修还是要有成本的。”

大家心照不宣地默认着“谁出钱,谁验收”的原则,正常情况下,房主出钱装修后,再将房子交给经纪人进行售卖。

经纪人们,并不会也不能“越俎代庖”。

另外在沈雄唯看来,电视剧的卖房太过理想化,单纯为了卖房而卖房,装修后的房子可以看见星空了,但是买房人并不知道原来的户型是跑道房,“经纪人有义务让客户知道户型的基本情况,房似锦单纯为了卖房而卖房,便是有点不专业、也是有点私心的行为”。

房似锦一枪打响了名气,但随后她三番五次把同事的买卖抢走的行为,也惹人诟病无比。

看到房似锦撬单时,和同事一起追剧的贾林娜忿忿吐槽,“这个电视剧真没下限,大家都要吃饭,但你通过不正当的方式去获取同事的资源,好像有点过分了。”

其他几位经纪人,也相当反感房似锦的行为——

徐勇军向我们解释,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和红线,具体到房地产中介,红线就是翘同事的单,一但触犯,便会被辞退;

沈雄唯则吐槽,不管撬单对象是同事、还是同行,在他入行后都没有遇到过类似现象,“这种行为,在我们业内叫做'吃相太难看'”。

最重要的,在现实行业中,店长的职责在于帮助员工开单,督促经纪人,“店长只能拿提成,是不能开单的。”

△《安家》中,徐姑姑告诉房似锦,“作为店长,怎么能跟员工抢单子呢?”

即使这样,他们仍然会遇到被同行撬单的情况:打电话搅合等“小破坏”层出不穷,甚者还有同行跟踪客户的车辆,一路跟进了客户小区……

曾经,徐勇军带客户看房结束后,便有同行骑着小电驴一直跟着客户。等红灯时,同行便上前去敲客户的车窗,并递上自己的名片。

“很可怕,因为客户不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陌生中介)跟踪到你的家里,做出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还是相当可怕的。”

这段客户告诉徐勇军的经历,现在依旧让他后怕不已。

随着剧情发展,后来的房似锦也开始互帮互助,为了促成员工成功卖房,房似锦就和店内其他员工联手上演了一出“好戏”——

由于意向买家不喜欢对门邻居辅导孩子时,经常发出的噪音,他们就先是假扮家长,和邻居分享育儿经验,然后以“转学更有利于孩子成长”理由,顺利劝说望子成龙的邻居搬了家。

此外还托了关系,给邻居的孩子安排转学事宜。

最后为了更快促成邻居搬家,他们特意选择在邻居带小孩去看学校的途径路上,支了临时中介宣传点,成功安利邻居,喜提新房。

贾林娜单是听到剧情描述时,就连连重复了两遍,“(房产经纪人)哪有那么大能耐”。

在她看来,这样的情节设置过于夸张,甚至已经脱离了现实的情况。再加上前文出现的打探客户隐私等细节,同样也有网友忍不住感慨,“房似锦做中介实在太屈才了,简直就是中介里的柯南!”

同样让现实房产经纪人觉得夸张的环节,还有《安家》中,经纪人在客户看房前使用马桶,结果水闸坏了,冲不下去,导致客户生气走人,单子自然也就黄了。

这条充满味道的画面,在徐勇军眼中实在是一个“低级错误”。 正常情况下,不仅是样板间,所有的房子都不会允许经纪人使用卫生间。若有使用,那么等待经纪人的不仅是内部检讨,还有公司惩罚……

艺术来源生活,虽然现实中难得有“卫生间”原型,但有时候的突发情况更让人啼笑皆非。

认证信息为“西安万人购房团团长”的博主@李连源 便发文称,曾有熟人儿子找他买房,但每次看房都不让业务员跟着。 结果有一次,熟人儿子刚取走钥匙,公司来了客人也要看此房,现场却碰见了熟人儿子和未婚妻正在做“尴尬事”。

戏外现实更动人

写2000字长信,带看百次才能卖一套房

《安家》中,可以看出从编剧到导演,都在有意地用笔墨去描述,房产经纪人们会遇到的“百般刁难”——

 比如有门店附近小区的物业公司,经常以各种理由,如采购了节日礼盒等,变相且公开地找房产中介索要过万“保护费”。       

比如小区大门的保安,都能趾高气扬向经纪人索取看房费,要价随时随地随心情而变。

比如还有对手,为了竞争什么招儿都使得出来,什么放狗屎啦,什么降低中介费啦……

再比如客户,更是对房产经纪人们有花样百出的挑剔理由:

他们说自己想喝热水,房似锦便跑着去买了杯热咖啡;

 他们下车时,一个关门就把房似锦的手夹着了,却当做看不见↓ 

百般挑剔房似锦的工作,觉得房产经纪人的赚钱方式,不过就是动动嘴皮子罢了↓

看到这一片段时,贾林娜相当不认同老太太的观点,“真那么简单的话,这个行业流失率也不会那么高(《2019百万房地产经纪人生存报告》披露,80%左右的经纪人工作年限在6年以内),并且这只是能被客户看到的内容,电视剧不可能把把我们的工作全部展示出来。”

那些没拍出来的内容,沈雄唯向我们娓娓道来—— 在房源端,从挂出房子到拍照片,每一步都需要经纪人进行维护,平均一套房子要卖出去,可能要经历60—100次的带看;在客源端,接触客户、筛选房源、斡旋价格、售后服务……整个周期下来,最长的可能会达到1年以上。 像房似锦停电生爬28楼,只为给房主送西瓜的情节,观众看来太夸张,而对房产中介来说,再正常不过了,“取决于经纪人的服务态度,如何去打动客户,打动房主。”

为了能够打动客户,受访的几位经纪人也都拥有自己的“营销策略”:

如果客户喜欢聊天,那么贾林娜就会投其所好,聊一些同龄人的共同话题,最终客户变成了她的朋友;沈雄唯的“带看包”中,除了房源资料和测量设备外,夏天会带上矿泉水、花露水和折叠雨伞,冬天则会给客户买热饮;徐勇军在带客户看房前,会提前预约好时间,具体到给每一套房子掐点,“不能让客户等太久,也不能让房主等太久”。 

△沈雄唯的“带看包”内容

有时候,房产经纪人们还得扮演居委会的角色,不仅要帮助客户解决家庭纠纷,还要调解邻里纠纷……

 《安家》中,罗晋扮演的徐文昌就被调侃为“万能的徐姑姑”,除了帮客户买房卖房外,一会儿是法律小卫士,一会儿又是道德小模范,客户的家庭矛盾、邻里关系、法律纠纷都承包到底。

在徐勇军看来,这虽然已经超出了经纪人的正常工作范围,但仍然属于情感范围,只要客户和房东找上了他,那么肯定会想办法去解决,尽力地去沟通。 沈雄唯还在负责租房业务时,曾遇见一对想要合租的女孩,她们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正在实习阶段。虽然沈雄唯找到了不错的房源,但是两个女孩却因为卧室分配问题闹掰了,一个生气地回到了自己出租屋,另一个则因为学校清空,当天晚上没有了去处。 “没办法,我只能安抚一下客户的情绪,当天晚上又临时给她找了住处,让一位女同事帮忙腾出了床位给客户暂住一晚。第二天,我请两人吃了一段饭,想让她们相互体谅一下,不然心里都憋屈呢。” 最后,在沈雄唯的劝说和帮忙下,两位女孩终于达成了一致,并顺利签约搬家。等沈雄唯忙完这个单子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早就过了下班时间。 类似的细节比比皆是,这些年来,沈雄唯接送过孩子,打印过文件,提供过应急雨具,甚至还在门店里设置了一个爱心图书角。 “我们把客户当作朋友,那么在他或者亲戚朋友有购房需求时,也会想到你。”

面对我们,徐勇军回忆起了他来到上海开的第一单,由于房主拒绝继续交易,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徐勇军只能买了一个水果篮,放到了房主家门口,没想到对方依旧生气,并扬言,“如果不把果篮拿回去,我明天就扔到你们店里。” 当天晚上,徐勇军写了一封2000字长信,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再次买了袋水果登门。这一次,房主终于给他回了短信,愿意继续合作,“你们也挺不容易的,感受到了你的诚意。”

“人生的第一单,基本上等于偶然的运气,再加上拼劲全力的努力。”但从他们的讲述中,这句话贯穿的是其实是整个职业生涯…… 成为一名经纪人的这3年,沈雄唯接过把自己累得够呛的单子,由于客户对于购房区域的要求并不明晰,为了能够完整地呈现房源资料,有段时间,他几乎跑遍了整个西城区;

也差一点儿,就过上了在北京吃不上饭、也交不起房租的日子。2017年,还是新人的沈雄唯接到了客户的购房意向,但房主得两周后才能回到北京。那段时间里,他孤注一掷般地,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押在了这一单上,沟通房主、维系客户,为之忙前忙后。

然而在约定好签订合同的前一天晚上,沈雄唯突然接到了一通房主的电话,对方连声说“对不起”。这时,沈雄唯才知道客户绕过了自己,并许以更高的价格,直接和房主签了约。

那时候的沈雄唯,入职刚4个月,没有底薪,一单也没有成功签下。被自己的客户撬单后,他向我们坦诚,当时的心情无比灰心和难过。不过,现在都还没有满30岁的他,已经能开玩笑似的说起往事了: “击垮一个中年男人,就在那个时刻。“  《安家》中出现的房产经纪人和故事,不能说100%贴合真实的行业情况,但十有七八,也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相似的影子。

虽然让真正的房产经纪人来评价这部剧,依旧能挑出种种不足,但对于普通的观众而言,这些毛病也不会让人难受到无法追剧,招来反感的反而是强行插入的小三等情节。

六六在3年前接到改编需求时,正在全脱产读研,于是她一边读书,一边花了10个月时间去看去悟上千个卖房案例。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不会忘记那些陪着中介一起漫步街头的时光”。 这也是为什么相较于同期的几部职场剧,诸如《完美关系》等已经变成了“悬浮剧”,而《安家》起码还能用四条腿着地走路。 可以预见的是,相比于经久不衰的爱情与狗血故事,现实情况倒逼收视需求,医疗、律师、公关、房地产等聚焦于专业人士的行业剧或者将会成为未来热门。依旧冷门的却是,如何才能写出一部让专业人士和观众都能看下去的行业剧。 2017年播出的《急诊科医生》,因为“神预言”疫情而再次走红后,人们才发现编剧娟子写剧本时,把许多医生拉了一个微信群,写完一集就发到群里,让医生来挑刺;40多岁的六六读研的原因也很简单,为了写中医题材的剧本,别人给她推荐了中医教授刘力红,结果对方要求六六需要全日制读完自己的研究生后,才能采访。

△《急诊科医生》截图

或者这也给为跃跃欲试职场剧的编剧们,提供了一条路径—— 想要把行业剧去伪存真,那不如去上个班,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让观众觉得“你很专业”的前提,是你需要先把自己变成一个“业内人士”。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铅笔人
1 楼
看几集不看了,实在看不下去
X
Xmaniac
2 楼
天朝房地产的潜规则是买卖成了陪你睡!当然是豪宅跟买得起的豪人了! 现在都带到美国华人圈了。
B
Beck_NZ
3 楼
看看中介的回扣 再看看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