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三环“富人区”面临烂尾:业主被迫住进毛坯房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1月14日 8点31分 PT
  返回列表
20668 阅读
2 评论
腾讯新闻

一步一挪,气喘吁吁 ,爬上十几层高楼已经满身是汗,在裸露水泥板 、砖墙的屋子里,时刻担心停水、停电以及人身安全问题……这样的情景并非只发生在昆明“别样幸福城”,在北京的东三环,同样上演着这令人心酸的一幕。

2020年10月份,当王凡被告知自己购买的位于北京东南三环外弘燕路的山水文园五期二段的房子将面临被法院查封拍卖时,他选择住在没有电梯、没有水电、还是毛坯房的位于12楼的“烂尾楼”里。

说起山水文园,在京生活的人可能会立马脱口而出:这不是那个豪宅吗?

没错,这就是那个在北京很出名的豪宅。

占据黄金地段的山水文园,曾一度自誉为北京豪宅的标杆,周边环境、配套都很成熟,这个小区也被称为“富人区”。

王凡当时买这儿的房子,也是因为这个项目是很有名的老盘,信任度较高,并且是眼见为实的“准现房”,而且售楼处还有之前买了二期、三期的业主来回购,他从来没有想过已经盖好的房子还能出问题。

山水文园五期二段实景

买了没有预售证的房子

山水文园五期二段,亦即宣传的“山水文园九御”。据了解,该项目从2014年开始建设,2016年主体8栋楼就已经基本建成,但赶上房价大涨,山水文园老板李辙开始捂盘,想等涨价后再销售。

成立于1986年的山水文园,以高端住宅发家。在房地产市场尝足甜头的李老板,在北京站稳脚跟后,野心越来越大,开始大规模扩张,将步伐迈进了文旅和大健康领域中。

2014年,山水文园相继牵手美国六旗、加菲猫、可口可乐、派拉蒙等国际IP,李辙曾豪言“得IP得天下”。

2016年,李辙将山水文园九御抵押给长城信托,借款38亿。

有了38亿的李老板,正式开始了他的文旅造梦计划,动起了要实现3800个小目标的心思。每年品牌费一个亿,并且打出了5年15个文旅小镇的招牌,包括浙江海盐,重庆壁山,婺源,崇明,南京等,号称单个项目总投300亿。

这一迈,步子扯得太大了。

由于山水文园住宅土储跟不上,自身造血能力弱,IP打造又是个无底洞且周期长,于是,资金链开始跟不上了,各种问题逐渐暴露。

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李辙,急成热锅上的蚂蚁,开始把捂盘多时的山水文园九御拿出来卖。

如果不是野心太大,李老板的捂盘也许能大赚一笔。但是,凭运气赚的钱,最终靠实力赔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据悉,到2019年,山水文园全集团有息负债超七十亿。

卖房迫在眉睫。

要卖这8栋房,就要先拿预售证,拿预售证就需要往监管账户打钱,但是李老板手里没有那么多钱。为了解决债务危机,山水文园开始饮鸩止渴,李老板想了个“妙招”:先拿一栋楼的预售证,再偷偷把其他几栋也卖了,毕竟这些有钱人不会真的认真去查预售证上每一行信息。

姜还是老的辣!事实证明,李老板赌对了,绝大部分买房人看到售楼处张贴的预售证,以为包含了沙盘上所有的房源。销售也告诉购房者:你看,我们是有预售证的,大家放心购买。于是,购房者的房款被pose机刷到不知名的非监管账户,他们开心地等待着销售承诺的“网签”,李辙则愉快地拿着这些钱去堵债务窟窿了。

在北京市住建委网站上,以现房为条件,可以查看到一个只包含一栋楼的房屋所有权证号。

就这样,大部分业主都买了没有预售证的房子。



开发商可能要跑路了

贺霖是2019年7月买的山水文园九御的房子。

2019年年底,一些关于山水文园的负面新闻开始在网络上传播,贺霖也听到了一些消息。

担心房子有问题,贺霖在春节放假前几天去了售楼部。当时案场还在正常营业,不少购房者正在交签约房款,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他想了想,哪个开发商没点负面新闻?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春节之后,疫情全面爆发,全国售楼处都处于关闭状态,3月全面复工复产后,大部分售楼处都开放了,一直没等到网签的贺霖,特意去看了看,发现售楼处的大门依旧紧闭。贺霖给销售打电话,销售已经离职了,但是他告诉贺霖:开发商资金链断了,老板正在筹钱。就连小区的保安都说:别来了,来也没用,开发商老板可能要跑路了,你们等着吧。

这个时候,贺霖等业主才意识到他们买的房子可能出问题了。

于是,有些业务开始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深挖原因,这一调查,把王凡、贺霖吓了一跳,问题远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许多:

除了一栋楼有预售证之外,其他几栋楼都没有预售证,也就是说他们都没有网签,也没有购房合同,所以不是“第一债权人”。这时候,开发商核心层面的人已经找不到了,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山水文园资金链断裂、资产被拍卖的消息。

王凡、贺霖们非常着急了,小团队开始通过各种网络社交途径联系其他业主,希望业主们能够团结起来共同面对困难、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最终,120户业主中联系到了90户左右。业主们轮流去住建委、市政府、法院交涉,他们最大的诉求就是能够网签确权。

王凡想过退款退房,找了一大堆关系,欠了一屁股人情,最终都无能为力。

贺霖想着,即使不能退房,只要能网签也行,哪怕现在房子还有很多工程没有收尾,只要网签了就踏实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业主们当时买房交的钱没有进监管账户,不满足网签的条件,且房子是抵押给长城信托的,目前开发商说了也不算,房子的所有权在长城信托手中。据贺霖讲述,长城信托已经起诉山水文园,冻结他们的房产,且申请了强制执行,业主们可能会“钱房两空”。

部分业主原本盘算着将尾款打进监管账户,以具备网签资质,但是希望破灭,因为80%业主付了全款的,也就是说,剩余业主的尾款加起来到达不了网签的最低额度。

王凡还有800万尾款未付,但是,他说即使现在给出监管账户,他也不敢支付,开发商的资产大部分都被查封、冻结,王凡认为目前这种情况下,监管账户也不一定安全。

回想整件事情,贺霖很懊恼自己的心大,在山水文园被全面曝光出现资金链断裂、大规模裁员等问题之后,他去查看相关信息,才发现早在2018年年底山水文园就已经传出了资金链比较紧张。

强行住到“烂尾楼”里去

从房产网站公开信息可以查到,山水文园九御的主力户型是147平米-476平米,总价1200万起。贺霖买的是155平米的两居,交了600多万元首付款。目前单身的他只有这一个购房名额,用他的话说“交代给山水文园了”。

像贺霖这种单身的业主并不多,大部分业主都是腾挪购房资格,卖旧换新改善居住条件,旧房已卖掉,新房拿不到手,现在面临无处可住的状态,甚至有的业主都不敢告诉父母,偷偷地在外面租房住。

为了能够网签拿到正式合同,从2020年6月份开始,北京山水文园的业主们开始频繁咨询房管局、住建委等部门,甚至给相关领导留言,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

6、7月份是北京最热的时候,他们每天顶着大太阳在各个部门之间跑动。贺霖无奈自嘲:夏天在外面晒太阳,冬天还要在凛冽的寒风中奔波。但是为了房子,他做好了与开发商死磕到底的预期 。

8月份,山水文园的一套超豪华“锚别墅”以1.05亿元被公开拍卖的消息广泛流传。这栋别墅是山水文园老板李辙亲自设计的,曾获世界级专利,内含伸缩私家泳池。别墅可在4分钟之内,与湖相融,瞬间成为室内外泳池。

外人看热闹,山水文园的业主们却看得心惊肉跳。

果不其然,9月份,业主群里陆续有业主传出自己的房子也被查封的消息。房子一旦被查封,如果没有异议,后续也要面临被拍卖。

于是,业主们再次多方跑动,最后得出的统一结论是:为了让房子无法正常被强制拍卖,他们需要采取“强行占房”的行动。

虽然强行占房在法律上也无法阻止房子的正常拍卖,但是由于房子存在纠纷,可能能阻挠房子拍卖流程,使得拍卖过程没那么顺利。王凡不想放过仅存的希望,他选择带着爱人和孩子住进了12楼的“家”。

贺霖反映,强行占有房屋这条路业主们也走得很艰难,因为这毕竟是一个“烂尾楼”,很多工程没有收尾,房子现在还是毛坯房。



有的业主住进去时想简单铺个地板、贴个墙纸之类的,都没有装修公司愿意接活儿,因为楼层太高,又没有电梯,工人不愿干这种活。水电这块更让他们头疼,最开始没有水电,经过业主们的努力争取,10月份装了水表和电表,但是走不了民水民电,目前水电路都非常不稳定,随时可能停水停电,还有极大的安全隐患。

除了强行占房,业主们也开始在“抱团”走法律流程。贺霖说,“维权已经进行了5个多月,但是局势完全没有好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寄希望于律师能有一定的把握打赢官司。”

请律师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贺霖的律师费是50万,有的业主律师费超过百万。贺霖说,他已经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摊上这种事,耗时耗财也是无奈之举。

尽管业主们寄希望于律师能够打赢官司,但是实际情况并不乐观。

10月份,有业主对自己被法院查封的房子提出了执行异议,但最终被驳回,这就意味着房子还可能会被强制拍卖掉。

时代的尘埃落在普通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贺霖坦言:有时在网上看到一些“仇富”情绪评论骂他们活该,会觉得很痛心,他们也是普通老百姓,做着一份普通的工作,靠拼命于常人的辛劳去赚取更高的收入来改善家庭居住环境,自己何错之有?

贺霖并不指望那些人能理解他的处境、能理解北京的高房价,但是他期望终有一日商品房资金监管能更严格、房地产市场秩序能更健康,各地不再频现烂尾楼,他说相信政府总有一天能帮他们解决问题。

只是,如今情况一天比一天差,他们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因为“每个消息都很糟心”。

目前,这座位于北京东三环的“别样幸福城”,已经有30余户业主住进去了,其他业主也打算陆续住进去,他们已经做好了长期住在“烂尾楼”的准备。

昔日“富人区”荣光不再。

种田农民
1 楼
当初强拆房屋时候公安 城管为开发商保驾护航,如今钱也交了 房也盖了可就不让你住。中国韭菜就是这种命,求人情不如联合冲进市政府。
青衣侠
2 楼
既然是“富人区”,那业主也应该“不差钱”自己装修,毛坯房更好,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装修,俺不差那几个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