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23年前疑遭两次顶替上大学,班主任自首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25日 9点55分 PT
  返回列表
54477 阅读
68 评论
凤凰新闻



班主任的那封《道歉信》,苟晶还记得信中的大致内容: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如果不是这几天很多老同学、同事把山东高考冒名顶替查出242人的新闻发给苟晶,她不会想到在网上捅出这件陈年往事。 1997年6月,山东济宁市实验中学尖子班的高三学生苟晶高考落榜;1998年复读,明明平时成绩优秀,高考前摸底考还全区第四名,结果她依然低分落榜。一个多月后,她收到了湖北黄冈一所中专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她从未填报过那个学校的志愿,去了之后才知道那是一所野鸡学校。在那里读了一年后,她到浙江打工,后来结婚生子,靠自己的奋斗成为电商企业的管理者。 20多年来,她很少回山东老家,也极力强迫自己忘记那段屈辱痛苦的记忆。同学们都上了大学,有的还拿到博士学位,当了教授。她从不与他们联系,态度冷漠,自我疗伤,试图埋葬过去。 而实际上,早在2003年,高三班主任就曾让人带信给苟晶,承认是自己女儿顶替她去北京读了大学。出身农家、无权无势的苟晶逐渐认命。在杭州的20多年,她努力拼搏,坚持读书,还把房子买在一所大学附近。

2018年父亲去世前,还对此事耿耿于怀。今年6月21日父亲节,她想起父亲早年辛勤的劳作和临终的颤抖,潸然泪下。两次落榜,太多神秘的事情让她无法释怀。苟晶说,她早就认命,不需要任何道歉和赔偿。可是,她只想搞清两次被顶替的真相,挖出背后的利益链。

苟晶(左一)在济宁读初中时的照片。受访者供图

 

高考两次落榜,上野鸡学校

苟晶几乎就要忘掉23年前的事情了,当年同学的面孔也早已模糊。 1997年,济宁市实验中学有14个毕业班,苟晶所在的理科班有大约56个人,她的成绩是中上等,常常在第10名到20名之间徘徊。6月高考后,她从老家接庄镇出发,骑车30里地去学校。在高考成绩榜上找到自己名字,后面是一个低得惊人的分数。 济宁实验中学,是全市第二好的高中,仅次于济宁一中。苟晶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同学们都去上大学,她开始复读。由于基础好,她在班上也一直名列前茅。 1998年第二次高考前的一个月,任城区举行全区摸底考试,几万个学生里,苟晶考了第4名。然而高考结束后,她再次去学校看榜,依然看到一个很差的分数。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时,我一下子都快站不住了的感觉。 苟晶大受打击。这个分数,连大专分数线都达不到。

无奈,填报志愿时,她选了三个省内的学校。我百分之百没填省外的学校。因为当时家里的确没钱。我觉得我都这么差的成绩了,更不要花那么多钱出远门读书。 奇怪的是,半个月后,她收到的,只有一封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这是一所她闻所未闻的学校。家里贫困,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她哭着跟父母吵了几架,提出想出去打工。父亲不同意,说,你总要读一个学校的,你总不能就这样子半途而废了。 1998年夏,苟晶去了黄冈上学。那年,她20岁。

苟晶在济宁任城区的初中毕业证。受访者供图

 

到了黄冈的学校,她才发现,那是一所野鸡学校。据百度百科介绍,该校是湖北省政府批准,于1979年创办的一所公办中专学校。但搜索今天的网络,有许多黄冈水利电力学校的黄页信息和垃圾广告,还有称学校建于1997年。但很难找到该校官网。在目前的全国职业院校专业设置管理与公共服系信息平台上,也查不到该校。 苟晶记得,1998年入校时,这所学校一片荒凉,只有一小栋办公楼、两栋宿舍,甚至没有学校大门。

学校地处一个黄土丘陵,食堂修在地下。根本就不像个学校,连我们高中都比不上。 她被分在发配电专业(发电厂、配电网及电力系统专业)。整整一年,她什么也没学到,觉得在浪费钱和时间。更令人吃惊的是,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来自山东各地。单单我们一个班40多个同学,除了一个福建南平的,三个陕西铜川的,其他都是山东的学生。而且,所有人都没有填过这个学校的志愿。他们感到莫名其妙,似乎是被什么神秘力量踢到这个角落的。

1999年,浙江温州一个工厂来学校招工面试,名额20个。苟晶从300多人里脱颖而出。校领导也劝她,机会难得,能去就去。从此,她在浙江生活了20多年。

 

同学个个成才,老师曾写道歉信

 

对于当年被冒名顶替的事情,苟晶早已知晓。 当时,高三班上56名同学,除了成绩最差的一位同学上了大专,其他同学都上了大学。只有苟晶,连大专也没考上。 多年后,当年班上的同学多数都当了中学老师,还有一部分在统计、环保等各个事业单位,过上了稳定和体面的生活。还有8位同学获得博士学位,当了教授。

1999年去浙江后,苟晶认识了现在的老公。

2000年,他们一起去了杭州,老公在一家单位上班,苟晶则从事各种各样的零工。 开始几年,她在杭州骑着自行车,满大街销售化妆品、软件。每天骑几十公里,晚上累得全身骨头痛,痛得都睡不着觉。其间,她曾进入几个销售团队,上了几天班觉得苗头不对,认清是传销团伙后,赶紧跑路。后来又去了移动公司,在大街小巷的商店兜售公用电话,并给别人安装。

2001年,苟晶生了个女儿,2006年儿子出生,2008年她开始做淘宝电商。她记得,头两年,要从义乌拿货,来回奔跑,每天蹲在地上打包、发货,一直干到半夜,发完半个屋子的货。此外,她还要兼做客服。 为了提高技能,照顾好儿女入睡后,她熬夜在网上学习电商课程。这样自己天天熬夜,太辛苦了,消耗身体,头发都掉了好多。积累了几年经验后,她去了一家电商公司做运营。再后来,她能够带团队,为不同的公司做运营了。2012年以后,全家的生活逐渐好起来,他们买了房子还有车。

苟晶的父母是农民,没什么文化。三姐妹中,只有小妹读了大学。2003年,小妹高三,班主任、语文老师邱老师也是苟晶当年的班主任。邱老师向小妹询问了苟晶的情况,得知苟晶在杭州打工多年,已经结婚生子,邱老师手写了一封信,粘好信封,让小妹回家后转寄给苟晶。

苟晶在济宁实验中学(高中)的毕业证。受访者供图

 

那是一封《道歉信》。苟晶还记得信中的大致内容: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邱老师教了苟晶三年语文,他的语气、神态浮现在她眼前。此时,苟晶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但她已经结婚,女儿也快2岁了,父母和自己也没有能力去追究此事。她的心里并不轻松,但回天无力,已经成定局了。 在济宁接庄镇的村里,苟姓是一个小姓,只有20多家。小时候,村里一家同姓富豪,女儿和苟晶是同龄好友,在幼儿园里两人经常一起跳舞。小学时,这家人搬到了北京,这位好友成了北京人。

 

上世纪90年代末,这位好友上了大学,听说隔壁的煤炭学校来了一位叫苟晶的女生,也是山东人,就兴冲冲地跑去见童年小友。谁知,这位苟晶不是她的朋友苟晶。 这位好友的爸爸打电话回去,问苟晶的父亲,北京怎么也来了一个叫苟晶的?作为农民的父亲迷迷糊糊,不明所以。但从那时起,苟晶知道,邱老师的女儿在一所煤炭学校。后来搜索网络,她不确定,那是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校区,还是北京煤炭工业学校。 虽然早已不抱什么幻想,但有时意识恍惚的一刹那,她还是会想:那本该是我的大学啊。

 

我们的老师会不会心里发抖?

1998年网络还没有普及,冒名顶替的程序多是人工操作,露馅儿也很容易。除了这封《道歉信》,苟晶被邱老师女儿顶替的事情,在同学圈中早已尽人皆知。反而是苟晶自己,远离故土,隔断乡音交流,因此后知后觉。 很多年里,因为痛苦,也因为丢脸,她在潜意识里强迫自己忘记一切。除了个别同学,她早已记不清同学们的模样,也记不得当年的高考是两天还是三天。这一段经历对我的打击太大了,好像就在记忆当中,我把很多高中的记忆特意抹掉了。 尽管当年成绩优异的她也曾疑惑,尽管2003年从老师的《道歉信》里知道了部分真相,但她后来几乎也不去查更多的细节。

为什么我不去查?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我们这种背景的家庭能做到的事。我们这种人,没有能力去接触到任何直接的证据、档案。于是她更坚定地埋葬过去,淡忘往事。 直到2015年之前,她从来没跟任何高中同学联系过。

济宁实验高中,苟晶的母校。网图

 

后来她听说,大约2005年,一位在中学当老师的老同学吴用,听说学校里来了一个叫苟晶的新老师。吴用高三时跟我坐斜对面。老同学来教书了,他当然要去迎接一下。等他过去一看,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我们班主任的女儿。

从那时起,苟晶当年高考被顶替的事情,就在同学圈中传开了。 在此之前,大约2002年,还发生过另外一件事。一份苟晶调任某中学教师的档案材料寄到了接庄镇。苟晶的一个姨父在镇政府工作,马上通知苟晶父亲来看。他说,你到镇里来看一下,你女儿可以去教书了。父亲很吃惊,他说,又没上过师范学校,也没有走过关系,哪来这么好的事情能让她去教书?而且苟晶当时在外地打工。 但他还是去了,负责材料的人问,是你女儿吗?苟晶父亲说,这十里八村的,还有叫苟晶的吗?负责人说,这个苟晶不是你家的苟晶。你家是接庄镇,这个苟晶的地址是兖州区的。父亲不甘心,要看看照片。看了照片,果然不是自己的女儿。他很失落地回家去了。 晚上,父亲给苟晶打了个电话。但父亲也说不明白,呜呜咙咙,稀里糊涂的。

那时,苟晶还没接到邱老师的《道歉信》,因此也不明所以。她喃喃自语,我一直在外面,回都没回去过,怎么可能去当老师。是不是他们这些处理档案的人给弄错了?几年后,回想起来,她感到些许梦幻,好像那次是命运在故意戏弄他们父女俩。 去了湖北、浙江后的22年里,苟晶很少回济宁老家。除非有要紧的事情,她才回来一两天,每次办完事情,就立即回杭州。 她刻意避开所有朋友和老同学,也没有参加过一次同学会。我觉得人家都是文化人,我不配。直到2015年的一天,一位同学去接庄镇的村里,找到苟晶的堂哥,联系上苟晶,把她拉进了同学微信群。 进群后,班长第一个出来发问:你还好吗?你在哪里生活?苟晶很诧异,冷漠地说:怎么了?后来,八九个老同学相继都来问候。他们普遍的表达是,我们都以为你被顶替了之后,会成为一个村姑,然后嫁一个农村人,随便就在农村里生活了。所以我们很担心你过得好不好。 当他们知道,苟晶在杭州过得很好,工作稳定、收入可观、家庭幸福的时候,同学们感到欣慰。他们有些释然了,觉得老天终究是待我不薄的。

济宁实验高中,苟晶的母校。网图

 

但苟晶依然不跟同学们主动联系。

2016年,退休后的邱老师由女儿挽着手,参加过一次同学聚会,苟晶在群里看到了照片。那是她第一次看见老师的女儿,此前她既没见过、也不知道老师的女儿在哪里上学。 她的女儿,真的跟我很像,至少有5分相像。我们个头差不多,都戴着眼镜,脸型也是方形的。稍微站远点看,是有些容易混淆。苟晶这才明白,她被老师选中,原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尽管如此,她还是无动于衷。那件事,的确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但她依然选择淡忘。

 

直到2020年6月12日,山东冠县女子陈春秀查询成人高考学籍,发现自己16年前被同县考生陈双双顶替上了山东理工大学。此事引起舆论关注后,山东省教育厅又清查出2002年至2009年之间242人涉嫌冒名顶替他人入学取得学历。 由于苟晶平时不怎么看新闻,所以并不知道此事。但最近几天,至少三个同学分享新闻链接给她。他们问我:我们的老师会不会心里发抖?我们的老师看到这个信息之后,会作何感想?

 

强迫自己认命

 

同学们始终没有忘记这个丢失的老同学。后来,几个当医生、电力工程师的同学每次到杭州出差,都会约苟晶见面。有的还会住在苟晶的家里,跟她彻夜长聊。大家自然会聊起那件事,聊起对老师的无语,以及这么多年对苟晶的担心。 有同学谈起老师的女儿,说她比较虎,在学校并非任课的老师,而是在做后勤。她顶替了你又怎么样?现在过得还不如你,收入也不如你高。苟晶不知同学是不是在安慰她。但她知道,自己现在还不错的生活,是自己一滴一滴血汗换来的。

 

从小,也许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她学习勤奋,从不服输。一次没考到目标,下次一定考到。这次考到十名以后了,我就没办法过自己心里这关,下次一定要扳回一局。就是对自己有一种强迫,要一次比一次考得好。小学时,她总是名列前茅,初中也经常是前几名。 因为只有高中学历,她曾经备受歧视。2003年,阿里巴巴在杭州大批量招生,苟晶立志进入电子商务行业。

 

在黄冈学校时,他们每星期只有一节45分钟的上机课,上课前要洗干净手、戴上鞋套,电脑还不联网。于是,老公给她买了电脑,电信包月。她投了阿里巴巴的所有岗位,前台、客服、业务员等,但无一接受,且都回复:学历太低。 直到近些年做了营销和管理职位,她才摆脱学历的困扰。她的工作一直都靠口碑,这些年我在外面,没人识破过我的学历,从来没人管我要过学历证书。从我的谈吐、气质,他们也根本看不出我是一个没有读过大学的人。

 

苟晶在济宁接庄镇的老家,是一座典型山东农宅。受访者供图

 

也因此,有了孩子后,她对应试教育一直有些排斥。在管教孩子的时候,我秉持的观念是,成绩没那么重要。我更希望他们成为一个综合素质高、心理承受能力强、具有自学能力的人。这些,都是她在社会上自学得来的。

我虽然跟大学失之交臂了,但是通过我的自学,能让我的生活不至于太糟糕。 苟晶早就告诉自己:这辈子没有读书的命。她也逐渐认命。我跟大学没有关系了,但是不应该跟书没有关系。她喜爱看书,读的最多的是心理学、营销学书籍。

后者与工作相关,前者,似乎是一种自我解惑、自我疗愈。 但她又很难完全忘记那件事。她觉得自己应该亲近文化,所以在杭州,买的房就在浙江工商大学对面。被顶替上大学这件事,成了她的一个心理创伤。很多人平时与她接触,都觉得她有点悲观、冷漠。苟晶说,毕竟她不可能去跟别人讲述那段经历,只能自己调节心理平衡,开导自己看开,我就是无数次、无数次地强迫自己认命。

2015年,苟晶的父亲得了脑癌,加上一个朋友的影响,她开始学佛,后来成为居士。我告诉自己,或许这里面有什么因果关系,也许我前世欠了人家的。 也是在2015年,一位在济宁医院血液科工作的同学告诉苟晶,邱老师的儿子患白血病去世了。说实在的,我觉得邱老师也挺可怜的。苟晶再次想到,或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吧。

 

愧对父亲,只要真相

 

2018年,父亲脑癌恶化,苟晶回家照看父亲。一个高中同学来到村里,向苟晶请教他的一个即将上马的电商项目。他们坐在离病床不远的地方闲聊,同学又谈起老师的女儿顶替她上大学的事情。 那时,父亲的肿瘤压迫了语言神经,已经说不出话。

但听到同学的话,父亲突然情绪激动,拼命颤抖着,把手抬到半空。你不知道,看到那个场面,我有多难过。也没办法去劝说父亲看开这件事。几天后,父亲就去世了。 苟晶时常想起小时候家里的贫穷。她们姐妹三人,苟晶读高中时,二妹为了补贴家用,初中读完就辍学去打工,接济上学的姐姐和妹妹。2003年小妹上大学后,学费、生活费,又由苟晶提供。 那时,她在杭州的工作刚刚起步,一家三口住在农民盖的三层出租房里,单间只有七八平米,屋里有一个卫生间。她每月工资只有2000块,还要省吃俭用,寄给妹妹。因为我,小妹的大学才能读出来。要不然以我们的家庭条件,小妹根本也读不了的。 对于一个农民之家,每一个可能上大学的孩子,都被全家甚至家族寄托了未来的希望。因为两次落榜,苟晶感到丢脸,感到永远的遗憾。

 

她觉得父母供养她考了两次,却都失败,我真的是无颜面对他们。因此,后来父女之间也都回避这个话题。 到浙江工作后,她既不想回老家,也不想嫁回山东。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回那个伤心地。苟晶说,两次高考落榜,对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好学的人来讲,你想象不到是一种多么毁灭性的打击。 她还记得父母那些年多么辛苦。家里种了几亩地,供养姐妹三人,孩子们放假回家要帮做农活。高三那年深秋,天气转凉,有一次周末,父亲拉着一板车一个季度收获的棉花,到30多里外的地方去卖。棉花堆得很高,道路不平,苟晶骑着自行车跟在父亲后面,顺便返校。遇到上坡吃力,她就去帮忙推一把。这车棉花卖了120块,快到学校的时候,父亲特地给苟晶买了6块钱的苹果。 是很大的苹果。苟晶想起当时的情景就哽咽流泪,就是那么紧巴的情况之下,父母在我身上花钱从来没有说不舍得,但是父亲连午饭都没吃。所以我觉得两次高考都没考上大学,真的是太愧疚了。

 

本来,苟晶早已原谅了邱老师,当年的事情她也无力追究。但最近几天,同学们发陈春秀的新闻给她。6月21日,她的老板也发信息给她,你们山东竟然有这么多冒名顶替的。老板说,我也一直记着这件事情,心里一直为你感觉到痛。苟晶才发现,原来有那么多人都为她感到不公。

苟晶的父亲2018年去世。因为两次落榜,苟晶觉得愧对父亲。受访者供图

 

正好6月21日是父亲节。朋友圈里,到处是年轻人对父亲祝福,给父亲买礼物的情景。苟晶又想起父亲临终前一只手颤抖着,努力抬到半空的情况。她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 6月22日中午,她在微博上讲述了这件事。几个小时后,微博就有了数千的转发和评论。晚上11点,一个座机号码打过来,苟晶接通后没说话,那边是邱老师的声音,喂喂,怎么不说话?之后半小时,这个号码又打来6次,苟晶没有接。 这些年,即使苟晶不去追究,有些事实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老师的女儿用了她的成绩、名字,顶替她上了大学,而这件事,仅凭邱老师一个人是办不到的。学校领导肯定知道这件事,档案管理又涉及到学校、教育局,户籍可能还涉及公安机关。她用身份证查了学信网,没有自己的学籍信息。但90年代的学历信息都没入网,无法查证。要么,老师的女儿用了我的身份,要么她用了我的名字,又做了一个假身份证。但毫无疑问,这里面有一条利益链。

 

有人曾问她,如果1997年第一次高考被顶替,档案就被调走了,怎么还能考第二次?她不知道第二次的高考是真是假,当时自己的档案还在不在。想起黄冈水利电力学校那些从没填报过志愿,又糊里糊涂去上学的山东同学,她甚至怀疑,大家是不是都在没有档案的情况下,被卖了过去?这背后是一笔大生意吗? 还有,她的第二次高考是怎么回事?虽然现在没有证据,但真的也被顶替了吗?如果是,那个人又是谁呢?其中都有哪些人参与呢? 6月23日,身在杭州的苟晶密集接到多个电话,是来自济宁市相关部门的,还有一些电话她没接到。他们向她核实了一些信息。据苟晶的堂弟说,有几个政府干部去了村里,称将调查此事。下午,记者致电济宁实验高中(即原济宁实验中学),对方称教育部门正在了解情况;记者致电济宁市教育局,对方称此事已交给任城区教体局处理;记者致电任城区教体局,一位秘书做了记录。截至发稿前,济宁市相关部门尚无对此事的回应和通报。

 

23日傍晚6点,邱老师带着妻子、女儿和女婿,赶到接庄镇苟晶的老家,给苟晶的母亲带去了几斤桃子和1万元人民币,请求和解。苟晶妈妈没有收钱,但邱老师执意留下了桃子。其间,他问苟晶妈妈:你是不是还有个孙女要考高中啦!苟晶觉得,这是一种隐形的威胁。 苟晶的确同情邱老师。但她说,这已经不是一个老人不老人的问题了,也不是善良不善良的问题。这应该就是一个利益链。我现在并不是想去伤害老师,我就是想纠错,我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个利益链当时是怎么操作的,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6月22日,苟晶在山东省教育厅网络平台举报了自己被顶替上大学的事,并在微博公开。 苟晶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忘记、放下那件事。但是她发现,一提起来的时候,真的永远都是痛。自己始终不能释然,归根结底,是那个谜没有解开。如果我要知道那个利益链是谁操作的,怎么操作的,知道第二次是谁顶替了我,那我可能还真的就放下了,不再说这件事。可是这谜始终在那儿。 我不需要道歉,也不要赔偿。我就是想找到一个真相。苟晶觉得,这也是为父亲找一个答案。

 

空城之主
1 楼
这就是中国梦的社会基础。
0
0101011
2 楼
孔孟之道 礼仪之邦
自由的射手
3 楼
毁人一生,丧尽天良。
n
novtim2
4 楼
这些毁人一生的事情,每个基层共产党员都做过无数
o
orlandomagic
5 楼
一辈子被毁,天理不容。
尘之极
6 楼
对女孩和她家人的伤害无法衡量!逮捕,判刑,赔款!!!
d
daddydee
7 楼
烂到根儿了
D
DanaD
8 楼
怎么这么恶,这个国家基础坏了。
s
sterlingbar
9 楼
记得如果对高考成绩有疑问,可以要求查卷的呀。这女孩太老实了,可惜了。
锦川
10 楼
无耻之尤。
v
va_landlord
11 楼
两次被顶替。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良心? 杀!杀!杀!
h
homedepotva
12 楼
这样的老师还有脸请人家原谅, 应该上公安局去自首
d
dwcaonune
13 楼
太可恶了。利益链上的所有的人都得坐牢。不在美国只要有足够的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上名牌大学了,用不着去冒名,多爽快
刚满十八
14 楼
干得对!
w
www12345
15 楼
为人师表怎么还有脸去写信道歉?毁人一生。即使不能判刑,也要大力判罚。
道心通明
16 楼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要做手脚滴
17 楼
不能要真相,要顾全大局,不然党要垮台的。
亘古未见的笔名
18 楼
前几名怎么会两次考不上?自己也太蠢了!家族一个人也没出吗? 现在主要要她老师赔偿20多年的经济损失,一万元就想了事?外加追究各种责任。 我们老家没有这种事,学生精明着呢!
潜伏999
19 楼
这是那个一切都造假的社会的常态
G
GingerAle
20 楼
感觉这篇文章不像是真事。下面的不问真假都跟着骂么?
b
bopingw
21 楼
缺德,那是改变不了的。把别人的一生掠夺去。你是赔不起的。
b
bopingw
22 楼
应该把受益者和班主任都终身监禁。
雾里南洋
23 楼
涉事者全部腰斩!
老白456
24 楼
古代科场舞弊案犯案者都是杀无赦,腰斩
R
ReddieC
25 楼
楼下的GingerAle : 自己去查查内网有没有这篇报道很难吗?这篇报道微信上也有了,中国自己也不藏着掖着都公开了。 倒是你还在这将信将疑,也不提出任何质疑的依据?
空城之主
26 楼
“GingerAle 发表评论于 2020-06-23 23:10:53感觉这篇文章不像是真事。下面的不问真假都跟着骂么?” 现在中国作弊成风,坑蒙成灾,这是公认的大环境。这篇报道有名有姓有实情,唯一缺少的是班主任赔了多少钱私了。你装得过度公正,也是个人才。
加州lalin
27 楼
什么世道
蜀葵
28 楼
看的人心堵得慌
专打抱不平
29 楼
为什么不判刑?这个应该重罚。还不如隋朝
h
hibiskus
30 楼
底层百姓都是被教育要安分守己、隐忍宽容,于是被人欺负得死死的,不敢奢望正义。最可怜的是那个老父亲...
功夫熊猫茶
31 楼
这个老师还用小孩上高中威胁,牛!
f
fugang888
32 楼
明白了吗?为什么香港人台湾人要独立
L
LaBrisa
33 楼
震惊于个体的无良,系统的黑暗。
邮政编码279
34 楼
中国明摆着是一个恶劣的,不公平的社会,但我更相信如这个农家女之类的被严重不公伤害过的人,一说到香港,台湾什么的,就会变成打了鸡血的粉红。这就是为什么自杀女童的背后,有一大批排除点赞的家长。
L
Leah_lee
35 楼
fugang888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02:07:39 明白了吗?为什么香港人台湾人要独立 ==============乱伦的案子在台湾也很普遍,那个可比这个邪恶多了。
明秋
36 楼
太可怕了,尤其是班主任这事。 我同学里学习不咋地,但很会打小报告的成为了老师。每次同学群里祝老师们节日快乐时,我都为孩子们感到可惜:什么样的人在教他们知识和人品呢?
有1说1
37 楼
上面学历造假,带职博士、硕士,对教育腐败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烂到根了,现在开始理解香港人和台湾人了
素食者
38 楼
善为阳,恶为阴,阴阳颠倒就会瘟疫丛生。瘟疫就是大自然的自我调适,怨不得老天爷,更不能喊人定胜天。
天涯散客
39 楼
这个国家在XX党的领导下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就连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教师都是这样的卑鄙无耻。怪不得台湾香港不愿意接受这种法西斯政府的统治。
素食者
40 楼
善为阳,恶为阴,阴阳颠倒就会瘟疫丛生。瘟疫就是大自然的自我调适,怨不得老天爷,更不能喊人定胜天。世界同此理,各国各族都需净化自己的社会人文。
z
zhongguoren8
41 楼
很多人总扯什么道德,人品,良心,全没用。 古代考试作弊要杀头的,现在顶替别人的成绩,这不也是作弊吗?立法啊?判刑啊?
A
Armweak
42 楼
天朝太黑暗了!这种顶替是实实在在的犯罪。无论过去了多久,对当事人要绳之以法!!
m
mike691969
43 楼
看到泪流,这就是共党下的中国!中国何有公平,何有天理?很庆幸我后代不再在这黑暗国家苟延。这些五毛唱赞歌难道他们良心被狗吃了吗?
我胖我的
44 楼
这事显然没那么简单,不只是招生环节的问题。那个假苟晶到北京上大学要转户口,那么所有档案信息、身份证件,这些都是怎么弄的?国内档案里一个人的社会关系都要详细记录的,这个孩子的家庭信息等等,都要重新编过才行。所有这些,根本不是一个招生办公室能处理的。太黑了。
f
fugang888
45 楼
mike691969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05:49:41 很庆幸我后代不再在这黑暗国家苟延。 !!!!!!!!!!!!!!!!!!!!!!!!!!
m
mike691969
46 楼
你这萨比,你怎么跟你家乱伦是你家事,除了你自己承担法律责任,对别人无危险,既使台湾有,也是个例,不是社会行为,也不是有组织的半官方行为。 你真TM吃屎长大的。 Leah_lee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03:22:32 fugang888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02:07:39 明白了吗?为什么香港人台湾人要独立 ==============乱伦的案子在台湾也很普遍,那个可比这个邪恶多了。
E
Emma_mama
47 楼
这事显然没那么简单,不只是招生环节的问题。那个假苟晶到北京上大学要转户口,那么所有档案信息、身份证件,这些都是怎么弄的?国内档案里一个人的社会关系都要详细记录的,这个孩子的家庭信息等等,都要重新编过才行。所有这些,根本不是一个招生办公室能处理的。太黑了。 ------------------------------------------------------- 没有那么复杂,有个在乡政府,或者地方派出所办事的办事员就能办到,黑到什么程度?当年我们这个地方中考不允许复习,一个班里半个班的人都有两套学籍、户籍,就为了第一套考不上,就再复习一年,再考一次,就跟常规操作一样。就是农村的,稍微家里人口多点或者富裕点的,也能找人办
小小鸭
48 楼
太恐怖,全国有多少这样的事情?这影响了多少人的未来,太造孽呀! 政府应该严惩,也需要当事人赔偿,这方面国家必须立法。
吴夕口
49 楼
东西方都在聊多立法。其实就是扯蛋。 立法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某些人转空子的速度。 大家不觉得当今人类的道德水准,确实一直在下降吗? 如何让不要脸的这帮人,知道要点脸?
m
mirror1
50 楼
你的命不是命
我胖我的
51 楼
吴夕口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06:50:10 东西方都在聊多立法。其实就是扯蛋。 立法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某些人转空子的速度。 大家不觉得当今人类的道德水准,确实一直在下降吗? 如何让不要脸的这帮人,知道要点脸? ======= 这个是道德问题没错,尤其是身为教师的人这么做确实太过分了。同时呢,这些事情说到底是老百姓为了自己孩子能上学,不择手段了。(当然我绝不是说老百姓就可以随便祸害其它老百姓。)楼下emma-mama网友讲的那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现实生活:有这样不合理的规定,老百姓的孩子想上学,怎么办呢?与此同时,有多少当官的孩子,用不着这么费劲就可以随便挑专业。所以我觉得想有效约束最底层的犯罪,一定要从高层开始约束,否则抓的都是小老百姓而已。再强调一下,我绝不是说这个苟晶的班主任就可以姑息。
b
blue6albion
52 楼
跟贩卖人口一样肯定有利益链条,受害者肯定不止百计,而是成千上万。这个女孩凭自身顽强总算还过得不错,估计只是少数。不知还有多少没经得起打一蹶不振甚至仇恨社会的。
g
gnyd
53 楼
这就是为什么必须结束共产党的黑暗统治。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o
o88
54 楼
没有人性的社会,还提什么道德?
尊义
55 楼
我父亲文革去逝,国家给予两个姐姐去国营企业名额。结果被人顶替了。老母亲没人际关系又穷。当初,我们家就这么认了。
彼采萍兮
56 楼
山东孔孟之乡,但大学少啊。山东高考分很高啊。看似是道德问题,其实是资源不足。靠道德与法律限制贪欲是有限度的。
龙头铡刀
57 楼
GingerAle 发表评论于 2020-06-23 23:10:53感觉这篇文章不像是真事。下面的不问真假都跟着骂么?” ------------------------------------------------------------------------ 感觉你应该去做个DNA看看你是不是真的.......
c
chinomango
58 楼
老实是无用的别名。至少,应当起诉要求500万的赔偿。
t
tree1889
59 楼
告国家赔偿。 学校,教育局和公安局(办假身份证)一起告。 不是个别现象。钱权交易。
p
phantomoftheopera
60 楼
你这样评论二十多年前一个18,19岁单纯的农村孩子,可见你有多“聪明”。 ==================================================== 亘古未见的笔名 发表评论于 2020-06-23 23:02:10 前几名怎么会两次考不上?自己也太蠢了!家族一个人也没出吗? 现在主要要她老师赔偿20多年的经济损失,一万元就想了事?外加追究各种责任。 我们老家没有这种事,学生精明着呢!
紫萸香慢
61 楼
事情已经发生了,除了谴责外,应该有个补偿受害者的办法和杜绝这种罪行的办法。搞个赔偿的办法,判顶替者和其父母(因为当年是其父母操作的)赔偿被顶替者。计算基础是顶替者毕业后的所有可查的工资和奖金总合,再加一大笔心理伤害的赔偿(按年数算)。另外,那些受害者如果愿意,应该允许入读被顶替的大学,那些大学也要免除他们的学费并提供一定的辅导帮助,来弥补当年没有核查之责。这个办法,可以稍稍弥补一下受害人,并帮助恢复社会对高考制度的信心。
B
BananaeEggs
62 楼
考生居然没有申請覆查的權利和制度?在清代科舉,曾發生批卷考官受賄,爛考生上榜的事,由於青年才子們學問的高低,大家心中有數,於是落榜考生不服,狀告朝廷,皇上震怒,查明斬了貪官,廢掉原榜,重新再試。中共統治區比清朝更腐敗!
W
Wenosoul
63 楼
tree1889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09:34:08 告国家赔偿。 学校,教育局和公安局(办假身份证)一起告。 不是个别现象。钱权交易。 ------------------------------------ 对!起诉中国政府,要求国家赔偿!
没事逛逛88
64 楼
sterlingbar 发表评论于 2020-06-23 21:57:51 记得如果对高考成绩有疑问,可以要求查卷的呀。这女孩太老实了,可惜了。 --------------------------------------------------------------------------------- 越是小地方越容易出现一手遮天的情况,山高皇帝远嘛。这些家庭没钱、没后台/人际关系、告状都找不到地方,被欺负了也只能忍着。
彼采萍兮
65 楼
有复查权利的,不光可以复查申请情况,还可以复查考卷,但是个人申请,考试机构通过。而且很麻烦。可以复查分数,不可以复查答案,也就是说分数算错了可以改正,答案因为判卷老师的主观原因标准不一,不能改分数。所以复查的人少。原来先报志愿后给分数的时候(时间紧迫的原因)更难,改成先拿到分数后报志愿时,复查稍容易。 BananaeEggs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11:58:12 考生居然没有申請覆查的權利和制度?
三木匠
66 楼
贱民没有黑人的胆识,不去“暴乱”,永远没有出路!
B
BananaeEggs
67 楼
台灣聯考制度,曾出現一次大失誤,台北高中聯招的考卷,在考前被外洩。某補習班所舉辦的「考前猜題」,居然命中率百分之百。如何平息眾怒?第一志願的建國中學,補習班的學生人數,假設全部考進,然後再依往例,安排各校錄取名額。建中那一年高一新生,人數是以往的兩倍。
s
st1025
68 楼
说的对!这已经不是针对不针对某个邱老师的问题。 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利益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