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正式“寿终正寝”,你会怀念它吗?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16614 阅读
0 评论
脑极体



文丨脑极体

前几天,我的电脑出现了一次令人迷惑的 " 行为艺术 "。一边是右下角新闻弹窗出现,Win10 新版本将完全删除 Flash,一边突然弹出来一个更大的窗口,告诉我 " 您的 Flash Player 已经更新 ",看架势更新之前也没问过我,现在只需要我默认同意使用就行。

这一消息让 Flash 这个我们很久没有注意到的软件再次出现在我们视野中,还是以一种如此神奇的方式出现,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关注。

从微软官方消息来看,在 Windows 10 的最新预览版中,Flash 的配置选项已经从控制面板中消失,在系统盘中,Flash Player 也成了空文件。而 Flash Player 的老东家 Adobe 早已表示,计划 2020 年底结束对 Flash 的支持。

近日,Adobe 将这个最后期限就定在了 2020 年的最后一天,此后将不会发布 Flash 的任何更新与安全补丁。但是,Adobe 特意为广大的中国用户留了一个尾巴。去年 10 月,Adobe 官方宣布与中国的代理公司继续合作,支持在中国大陆地区对 Flash Player 的独家发行与维护。

我们不禁要问,这是一波啥操作?为啥几乎所有大厂都已放弃 " 治疗 "Flash,2020 年底成为 Flash 的 Deadline?又为啥 Adobe 官方对中国的消费者 " 青睐有加 ",要在中国保留最后一块 " 飞地 "?Flash 到底会不会离开我们,这是本文要关注的问题。

眼见 Flash 高楼起:短视频和小游戏的开局

我最早接触 Flash 应该还是当年在县城的网吧中,看到了红遍网络的《大学生自习曲》,那极富调侃意味的饶舌说唱和欢脱的动画小视频,让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第一次对大学有了一丝憧憬。后来暑假还在一个电脑培训班里学习了一个礼拜的网页三剑客,其中便有 Flash 的动画制作,可惜实在没有创意天分便草草放弃。

不曾想到,Flash 在未来几年将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随着 PC 机的普及,各种 Flash 的动画和游戏红遍大江南北。

Flash 最初是在 90 年代初,由一家叫作 FutureWave 的笔触软件公司开发出来的,最初叫作 CelAnimator,后期为了宣发改名为 FutureSplash Animator。

1996 年,那个此后推出网页三剑客的 Macromedia 连同着 FutureSplash 一起收购了 FutureWave,此后才将 Future 和 Splash 结合起来,就成为了日后纵横 Web 时代的 Flash。

2005 年,Adobe 收购 Macromedia 时,已经有 98% 的联网个人电脑装载了 Flash。

最早互联网的网速还在以 KB 计算,因此支持自家小巧矢量格式 .SLP 的 FutureSplash 成为了当时大为流行的动画软件。在 2000 年前后,因为 Macromedia 对 Flash 的多次更新和中文版的推出,Flash 连同它带来的闪客文化,开始在国内的互联网世界里爆发。

相信那个年代过来的老牌网民们都会对当时风靡一时的 Flash 短片、GIF 图和小游戏如数家珍。除了上面红遍网络的《大学生自习曲》,后面陆续出现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等经典二次创作的作品。

而此后,大量的精品 Flash 动画出现,一些作品还跨越了互联网的兴衰周期,成功地活到现在。比如北京地铁依然在播放的《绿豆蛙》系列,引领 90 后童年的《喜洋洋和灰太狼》系列。还有一些以 Flash 技术为基础制作的动画经典,比如《大鱼海棠》、《罗小黑战记》、《泡芙小姐》等等。说多了都容易引发一波回忆杀。

除了动画,Flash 游戏在众人的互联网经历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记得那时去女友家,总是要陪女友的弟弟登陆一个叫 4399 的网站,来几局《森林冰火人》或者《黄金矿工》。很多大人的网络游戏体验都可能是从一个叫开心网的《开心农场》的偷菜大战或者是《抢车位》的游戏开始,无一例外,这些都是使用 Flash 制作的。



除此之外,搭建 Flash 的网站也非常普遍,那时的弹窗广告、视频网站的播放器和一些在线工作,都是靠 Flash 来支撑的。

Flash 的繁荣生态有当时互联网初期网速限制的因素,也有着自身的优势特质,一面是 Flash 依靠其小巧的矢量文件和 " 边下边播 " 的流式播放功能,成为最主流的在线多媒体文件;一面是 Flash 的简单可视化的操作界面,极大降低了创作者的开发门槛,给众多创作者提供了最好的开发平台,催生了新千年后国内互联网的一波原创内容生态。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移动操作系统对 Flash 一开始就保持的怀疑和拒绝态度,使得 Flash 不可避免地错失了再一次发展的机遇。一个名为 HTML5 的新时代开始了。

眼见 Flash 楼塌了:跨不进的移动时代

Flash 曾经被视作互联网时代的 " 永恒存在 ",但是却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开始就被抛弃。最先对 Flash 发难的正是乔帮主,由于苹果在研发初代 iPhone 的时候,发现 Flash 插件的运行会消耗大量电力,对 CPU 资源的占用也非常严重,而移动端最重要的就是续航和响应速度,所以苹果从一开始就选择不支持 Flash。

为此,乔布斯在 2010 年特意发表了一封千字文,指出 Flash 存在的耗电严重、安全漏洞多等问题,表示 iPhone 和 iPad 永远不会支持 Flash。随着苹果的表态,各大网站在开发移动端应用时都采用了开放标准的免费软件。在 2014 年,这些软件正式制定出 HTML5 标准后,在网页端和移动端都得到了广泛使用,成为了 Flash 事实上的替代品,它可以让用户在无需安装插件的情况下在网页运行视频和动画。

Flash 本身的缺陷就藏在它自身的优势当中。由于 Flash 采用的是矢量图形,相比位图图形,占用的内存和存储空间特别小,因此非常适用于低速时期的互联网。但是由于采用了矢量图形,造成 Flash 不能成为浏览器的原生系统,只能作为插件运行。而 Flash 作为浏览器插件,运行效率并不高,容易占用较大内存,这会造成浏览器访问慢,电脑卡顿等问题,如果放到手机端这一问题将更为致命。而且 Flash 出现了多次安全漏洞,由于 Flash 本身支持多个平台,使用频率多,获取的系统权限高,那么一旦攻击者抓住 Flash 漏洞,就会影响多个平台和用户的安全。

因为 Flash 本身只是一个插件,任何浏览器平台都可以说禁用就禁用,命运始终掌握在别人的手里。而后面的命运就一目了然了,一边是各大浏览器纷纷支持基于 H5 的互动技术;一边是移动端从苹果开始,再然后是 2012 年 Flash 又退出了 Android 平台。再之后,火狐、Chrome、Facebook、YouTube 等平台也开始纷纷禁用了 Flash。

由于失去最主要的平台支持和 Flash 的营收,Adobe 早在 2015 年就在劝导用户主动放弃 Flash 格式,在 2017 年更是宣布在 2020 年底终止对 Flash 的更新。既然 Flash 的娘家人也 " 放弃了治疗 ",那览器市场霸主地位的 Chrome 和把持 PC 端操作系统的微软也顺水推舟宣布在 2020 年底移除 Flash Player 插件。

现在距离 2020 年结束也就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了,我们将彻底见证 Flash 的离去。不过,为何 Adobe 要单给中国用户留一个 " 念想 " 呢?

特供版 Flash,其实大可不必

Adobe 对中国大陆用户的特别关照,其实是和 Adobe 在中国大陆的独家代理的生意息息相关的。一些专业人士透露,Adobe 在中国曾经授权给一家代理商,同意其推出一个特供中国大陆地区的 Flash 版本。这一版本的特点就是在用户协议中公然声称 " 可以搜集用户的上网隐私 ",并且还表示 " 用户对此情况充分知情,且不会因此追责 "。

即使国人对隐私保护多么无感,也无法直视这样对隐私信息的赤裸裸的窥探。除此之外,几年前,人们还发现下载 Adobe Flash Player,还会自动绑定下载一个游戏中心,因为引发广大用户的不满,甚至一度上到了百度热词。现在网上还能查到大量关于如何在更新 Flash Player 时避免捆绑这个游戏中心的帖子。



而在去年 10 月,Adobe 官方微博和中国官网就公开发布了将继续与这家代理商继续合作,并支持其在中国大陆地区对 Flash Player 的独家发行与维护。今年 6 月,Adobe 官方微博又再次重申。中国大陆用户们在 2020 年后仍可以享受到 Flash Player 最新版本的下载、运营与技术维护等服务。



其中 Adobe 指出,要尊重中国大陆地区的特有发行渠道和使用习惯,大概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一方面确实有大量网站仍然在使用 Flash 开发的网页,使用旧版本的 windows 用户需要继续使用 Flash 插件,而另一方面是这个特有的发行依然还有巨大的商业流量,用上面微博用户点出的实质就是,Flash 还可以向中国区继续投放广告。

这就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在给予广大用户帮助的时候,总是要从中再拿回一点什么。

显然,对于已经采用了最新版本 Win10 系统的中国用户来说,他们显然不再继续需要这一版本 Flash 的服务了。Flash 只有痛痛快快、干干净净地彻底离去,才能真正让广大用户在未来怀念它。

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将结束历史使命的 Flash 放在 2020 年的告别清单里,才是一场真正正式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