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大师单田芳:人生其实就一个字,熬(图/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9月11日 9点47分 PT
  返回列表
32780 阅读
29 评论
柿子君

“童年记忆里夏天的傍晚,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吃晚饭,旁边放着收音机,吱吱啦啦的播着评书。才子佳人,帝王将相……一颗心就随着评书故事情节起起伏伏。听的最多,最爱的就是单老爷子了。”(来自网友)


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

不久之前,一代小提琴大师盛中国离世,短短一周,我们又失去了一位曲艺大师。



几代人都是听他的评书长大的,那时候连电视机都是稀罕物,但只要是“讲故事”的地方,总少不了单田芳的声音——“他所有的评书都听过。”

那个说着“尝尽人间酸甜苦辣,评说历史风云变幻”,每段评书结束都会带一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老爷子走了。

从小听到大的“下回分解”,这次没有下回了…



1934年,单田芳出生在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

外祖父王福义是闯关东进沈阳最早的竹板书老艺人;母亲王香桂是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父亲单永魁是弦师。家里连叔伯也是大鼓评书演员。



评书就是单田芳从小到大生活里最常出现的一个词,小时候他经常帮父母抄写段子、书词,十三四岁时就已经能记住几部长篇大书了。

然而那时候,单田芳对评书并不感兴趣,他喜欢医学,想做医生。家里人出钱供他上大学,可他在考试前偏偏生了病,不得已因病退学。

阴差阳错,最终他还是决定正式拜师学艺,把评书当做事业。



单田芳20岁时,第一次登台演出。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我20岁,在鞍山曲艺团,哆嗦着腿肚子登的台,紧张得要命,就怕把词说错。”

就这样,他从“话说朱元璋…”开始,满头大汗一口气说了两小时。就连茶社的负责人都来提醒他,“瞅这几点了你还说呢,都快散了都…”

这一次的一鼓作气,让单田芳充满了斗志,从那以后,他正式走上了曲艺之路,《三国》、《隋唐》、《林海雪原》,只要他说过的评书,都成了当时的经典。





那个时候,听评书就是一种全民时尚,比现在的说唱还火。家家户户都围在收音机旁,准时听从古至今的故事。

他的评书引人入胜,幽默又机智,武侠、战争、民国、历史…风格多变,但生动鲜明。六十年代,单田芳逐渐在鞍山成名。

但好景不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名气大涨的他也成了当时的“改造对象”,遭受痛打,哑了嗓子,听力模糊,九颗牙还被踢掉了。



人生其实就一个字:熬,他也坚持熬过来了。

“1978年,我恢复名誉,恢复公职,迁回城市,还拿到了国家赔偿我的十年工资——共计八千多块钱。那年,我44岁,重返舞台。”

直到1979年重返书坛,他也从未放弃过评书的舞台,回归后反而更加刻苦努力。



坚持凌晨三四点起来录书、工作,读读书看看历史查查资料,他还说这个习惯是乐趣,也是最大的爱好。

60年来,他一直保持平均半年出一部作品的速度。



后来他成为评书界最有名望、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从收音机转战电视,单田芳的评书也从广播里,走向了电视节目。

曾经的《曲苑杂坛》就成了他充分展现评书魅力的舞台。每天,单田芳的说书就通过一百多家电台和电视台向全国听众和观众传播。



看书、背书、录书,从《隋唐演义》到《童林传》,从《铁道游击队》到《野火春风斗古城》,还有《福尔摩斯》。只要是故事,他用单式评书一说出来,几乎都是这样的感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扣人心弦。

这一生,单田芳录了100多部评书作品,有人曾计算如果他的评书每天播一回的话,可以播到2036年。

2012年,单田芳获得了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2014年的一天,单田芳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读书静思,却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被诊断为脑血栓,并产生了严重的失语症状。

他曾接受采访回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这滋味,完了…”



后来在恢复训练里,单田芳重新开始说话,从说“一二三”开始,但腿还是动不了,记忆力也明显减退,一段5分钟的说书,对他来说都很困难。

但老爷子也是倔强的,力不从心,他却也“顺其自然不强求”,唯一不变的是对评书始终的关注。



单田芳(资料图) 北青报摄影记者 崔峻

“我搞了一辈子评书,我热爱这门艺术,也关心评书的命运。评书要往高端发展,希望年轻人增加更多的趣味性和知识性,让评书更有竞争力。”

只要身体还行,他甚至坐着轮椅,被几个人搀上讲台,也要讲一讲评书的从古至今。他还对着观众说,“临死前竭尽全力,我把书录出来了。”



醒木一拍,故事历历在目,人生千回百转。

有人说这是个大师陨逝的时代,更遗憾的是,评书好像离现在这个时代很遥远了,单式评书已成绝响,“大师陨落,后继无人”。



但单田芳曾在自传中这样说——

“我要是不说书了,真不知道干什么去。评书是传统艺术,后继有没有人,是个问题。外界感觉好像说书的就这么几个人,其实并非如此。我到东北地区和河北地区,那些小县城里,说书人很多,只是还没什么名气。”

——单田芳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如今,全国四百多家电台,都有“单田芳书场”,每天超过一亿听众。他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

逝者已矣,先生走好!
仰韶
1 楼
说得太实在了,大师、好人一路走好!
哈喜子
2 楼
大师 走好!我们小时候都是听他的故事长大的,太喜欢听了!
i
ironbar
3 楼
最喜欢的艺术家 RIP
D
Dalidali
4 楼
1966到1978, 十多年, 没有介绍? 没有任何作品? 文革其间, 我们小时候听的"革命小说,演义", 是谁说的? 有两个单田芳? ------------------ "但好景不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名气大涨的他也成了当时的“改造对象”,遭受痛打,哑了嗓子,听力模糊,九颗牙还被踢掉了。 人生其实就一个字:熬,他也坚持熬过来了。 “1978年,我恢复名誉,恢复公职,迁回城市,还拿到了国家赔偿我的十年工资——共计八千多块钱。那年,我44岁,重返舞台。”"
相当长久
5 楼
单老说的----好! 向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德艺双謦的老艺术家致敬!
d
dailycoffee
6 楼
单老走好,小时最爱听您的评书了
刀客行
7 楼
单田芳是大师,比袁阔成和刘兰芳说的好。 最好的地方是朴实生动,不娇柔做作。 RIP
京华人
8 楼
刀客行 发表评论于 2018-09-11 10:10:26 单田芳是大师,比袁阔成和刘兰芳说的好。 最好的地方是朴实生动,不娇柔做作。 —————- 我个人认为还是袁阔成更好!袁的短打书《水泊梁山》和《神州擂》无人能及。
无忌哥哥
9 楼
记得青少年时代每逢中饭和晚饭时间,打开收音机听评书小说连续广播是生活中的标配。单老爷子的隋唐、袁阔成的三国、田连元的杨家将、刘兰芳的岳飞传,不知道听了多少遍,有些情节倒背如流,随父亲回老家农村探亲还给乡亲们讲这些故事,居然也有好多人聚拢在一起听俺来讲。可以说这些评书小说陪伴俺们成长,对俺们的三观都是有影响的吧。前些年无聊又听了一遍隋唐,惊奇地发现有些听不下去了,原来这些传统故事里的人物三观与今天在西方的生活如此不同。哈哈
c
casinoeye
10 楼
RIP
s
shambles
11 楼
其实我现在也听老人家说书,做家务的时候听。那是一份逝去的记忆。小时候吃晚饭的固定时间听长篇评书。记得最早的是刘兰芳的岳飞传,后来是袁阔成的三国演义,再后来是单田芳的三侠五义。幸亏时代进步有了APP。可以随时听了。老人家的声音永存!老人家您一路走好。鞠躬。
B
BIT
12 楼
单田芳说书,从来都没有这一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不信你去听听。
空城之主
13 楼
记得78年每天下午五点刘兰芳说岳飞传。一到点,操场上正在去饭厅路上的人全部僵住了,整个中国凝固。我喜欢历史而不是历史故事,是唯一一个不听的人。那段时间食堂好菜任我挑。
右边
14 楼
就一个字,熬!说得太实在了,对的!
s
swmpsp
15 楼
小时候爱听评书,长大后爱读历史。 只有相声,从小听到大,还不厌烦
e
ethanyy
16 楼
RIP...
f
flyover
17 楼
最喜欢听老爷子的隋唐演义
t
tobright
18 楼
博闻强识,语言生动,最喜欢的评书大师,比袁**强太多,袁把一个好端端的三国演义讲的支离破碎,拖泥带水,几乎每一句都要解释一下,好似大家都不懂文言文呵呵。 走好单田芳老师!
s
swmpsp
19 楼
单田芳最经典的是百年风云吧,到处都找不到。
H
Horse66
20 楼
最近偶然听到单先生讲的“乱世枭雄”,很喜欢!于是在中文网上找到了,每天都在听。RIP!
s
sxtra
21 楼
以前上学放学都要手拿个收音机一边走一边听。他说的比刘、袁、田要好很多。 RIP
w
wohensha
22 楼
为文艺的传播者至敬。
安澜
23 楼
RIP,向大师致敬,一个熬字说透人生!
基层草民
24 楼
酷我听书有(百年风云),还有许多其它 @swmpsp 发表评论于 2018-09-11 12:51:19 单田芳最经典的是百年风云吧,到处都找不到。
t
tonyvan
25 楼
(百年风云)! 基层草民 发表评论于 2018-09-11 15:18:17 酷我听书有(百年风云),还有许多其它 @swmpsp 发表评论于 2018-09-11 12:51:19 单田芳最经典的是百年风云吧,到处都找不到。
碧蓝天
26 楼
小时候守着收音机听他的评书! 大师,好走!
雾里南洋
27 楼
叫兽说了, 谁让你生在中国?
俺是农民
28 楼
“大师陨落,后继无人”,这句话莫名感伤,大师走好,当年还有个说评书的女的叫刘兰芳的,我小的时候常听他俩的评说,一晃大师走了,一声叹息。
S
Singer8888
29 楼
单老的评书产量和质量都是登峰造极的,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永远铭记和感恩单老,一位启迪灵魂的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