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调查: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与全球化的未来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4月2日 13点19分 PT
  返回列表
12949 阅读
12 评论
纽约时报

巨型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3月23日在苏伊士运河的搁浅(已于周一脱浅)对世界经济来说是个坏消息。然而,世界各地的集装箱运输公司总部都在举杯庆祝这是承运商们至少自2008年以来最好的一年:船舶满载、运价飞涨,近几年利润微薄,而现在利润滚滚而来。

对于集装箱运输业来说,长赐号导致的混乱将会通过更高的运输价格来解决,因为延迟和绕路减少了船只在亚洲和欧洲之间可以完成的航行次数。

但这样的好消息对于海运公司来说可能是短暂的:大流行驱动的中国出口繁荣消退之后,未来数年内,填充集装箱的各类货物的贸易将会萎靡不振。许多运送这些货物的公司越来越认识到他们打错了算盘:自1980年代以来定义全球化的长途供应链隐藏着风险,苏伊士运河的阻塞而造成的运输延误,只是这种风险的最新例子。

过去,制造业是富裕国家的活动;较贫穷的国家向富裕国家的工厂提供原材料,然后购买其出口产品。富裕国家的政客们倾向于宣扬公开市场的优点;而穷国对贸易和外国投资持怀疑态度。

但是从1980年代后期开始,更便宜的集装箱运输、消失的通信成本和改进的计算技术的结合颠覆了故事的走向。制造商和零售商采用了新的策略例如,安排在A国购买化学品,在B国将其转变为塑料,在C国将其模制成塑料部件并将其运送到D国的组装厂。

集装箱船使零部件能够以较低成本从一个国家运输到另一个国家,而在互联网加速下的科技使管理人员能够从遥远的总部监督其供应链。

有两个因素推动了行业的重新分配。一个是工资:中国或墨西哥的工厂工人的工资与西欧、日本或北美的工厂工人的工资差距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即使低薪工人在一小时内能完成的工作量少得多,在上海制造也比在圣路易斯制造更有财务上的优势。另一个是规模经济。供应全世界的工厂可能会专门化,大批量生产较少种类的产品,并降低单位成本。

外国投资曾经与进出口密切相关。但是,有了外包,就没有必要让处于顶端的公司通常是最终成品上的品牌名称在需要零件或制成品的国家进行大量投资。企业可以廉价地建立供应链,与其他公司签约进行制造工作,而不是将股东的资本使用在工厂和设备上。

大约在1830年左右的工业资本主义兴起之时,全球化已现端倪,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将生产转移到国外所节省下来的费用令跨国公司高管欣喜。由于公司追求更低的成本,欧洲、日本、加拿大和美国的工厂关门大吉。从1980年代下半年开始,到之后的二十年,制成品贸易的增长速度是全球经济的两倍。

几乎没有人关注在制造和运输任何货物的过程中涉及公司数量所带来的风险。因供应链未能按时交付货物所导致的潜在收入损失完全被忽略了。

位于供应链顶端的公司通常对供应商或将供应商联系起来的运输系统一无所知。一次次的事件从911后的美加边界关闭,到2011年摧毁了数百家日本汽车零部件工厂的地震,再到2020年因大流行相关原因而倒闭的工厂已表明长供应链比想象的要脆弱。对于许多公司而言,后果可能是痛苦的,甚至是致命的。

而且业务风险不仅限于供应链中断。知名公司的名声因其供应链下游鲜为人知的公司的工作条件或环保实践的丑闻而受到损害。当欧洲和北美的消费者对中国维吾尔族遭受镇压表示关注时,他们要求服装公司披露他们的服装是否含有新疆产的棉花,许多公司不参与生产过程,因此对此一无所知。

同时,像长赐号这样过去几年进入全球船只队伍的超大型集装箱船,使长价值链变得更加棘手。这些船只载有多达1.2万辆卡车的货物,其航行速度比先前的型号要慢。货物装卸的复杂性常常拖慢工期,在一艘货轮上装卸大量的货柜,导致了港口的混乱和交货延误。

因此,与20年前相比,长途贸易更慢、更不可靠。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制成品出口在全球经济产出中所占的份额要比2008年少。一旦正确地考虑了风险,在偏远地区以低工资进行的制造业并不总是划算的。

然而,要宣称全球化之死,还没有充分的依据。只不过,我们所知道的自19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阶段已经走过了巅峰。在那个阶段,先进经济体中训练有素的雇员设计出产品,并在低薪地区进行实际的制造。而取代它的全球化的新阶段正在迅速发展,在该阶段,工厂生产和外国投资的重要性不如服务和思想的流动。

你最喜欢的流媒体服务上提供的宝莱坞电影和日本电视节目便是这种流动的一部分。不仅是这些,公司越来越多地在许多国家部署研究、工程和设计的任务,以利用本地人才并根据当地喜好塑造产品。

其他商业服务的跨境贸易不包含运输、旅行和与货物相关的服务在21世纪的前20年中,每年以大约8%的速度增长,是制成品贸易的三分之一。该数字不包括公司网络中几乎无法计数的跨境数据流量的增长。

在全球化的下一阶段,装满金属集装箱的货轮将不再是故事的中心。

t
thumpup
1 楼
长赐号这件事很可能是人为导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已经明确指出,他们说风的因素也有,但不是主要因素。搞这一出是为了影响油价、打乱欧美供应链。美国和其它国家正在调查此事,大家拭目以待,至于是否是中共干的,大家去想吧。就像新冠病毒,一开始大家都认为是来自自然,没有多想,但现在以基本确定是来自实验室,而且与中共军方有关。
N
Nosohard1
2 楼
thumpup可以去FBI工作了, 來這裡瘋言瘋語,浪費了
i
ice_ca
3 楼
靠,又是中共干的? 劝一句,呆蛙们不要再秀智商了。 你们没事,台下的吃瓜群众也快受不了了。
相信事实
4 楼
几十年一次的事故,根本不会成为打击整个世界供应链的因素。这种大型事故发生的概率到底有多少?如果贸易、生产、销售等等整天都是考虑这种小概率事件,那么就什么都不要做了,因为小概率事件实在太多太多。 经营管理的正确模式就是充分考虑各种风险的同时,继续按照自己设定的最佳模式去执行,把极小概率事件的风险交给保险公司去处理,这就是保险公司的作用。
L
LAOK
5 楼
紐時這文章不知誰寫的。鼓吹的是反全球化。想要把製造業搬回美國,先幹掉工會,再降低工資水平。
我要真普選
6 楼
LAOK: 降低了工資,找誰去幹製造業啊?
s
s6126
7 楼
大规模货柜运输前,纽约港的码头工人差不多类似封建世袭制,运输成本被这些行业流氓推高到4美元每千克以上,货柜运输淘汰这些落后的体力劳动和组织体系后,成本仅仅25美分每千克。现代海运甚至每千克货运成本低于10美分,现存运输链风险再高也比把货物交给从前纽约港的码头工人要低。
I
InNorthTexas
8 楼
每发运十艘常赐, 中共就开造一枚核弹, 欧耶!?
咋就五毛
9 楼
通篇胡扯,还“深度”。 “大流行驱动的中国出口繁荣消退之后,未来数年内,填充集装箱的各类货物的贸易将会萎靡不振。”这是你的想象,或者说假设,论据在哪里?事实是:自从川普孤立主义,美国优先以来,全球贸易额不降反升;集装箱货柜一柜难求。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大半年了,跟“长赐号”毛关系没有。 中国制造不是只是文中所说“工资便宜”一条,这一条其实没有那么重要。比中国便宜的有的是,越南、老挝、印度、墨西哥。。。更重要的是中国国内市场巨大,产业链齐全。所以本质上是产能外溢,而不是传统的“两头在外,大进大出”。互联网现代的业态变化飞快。如果没有国内市场,没有完整产业链,很难跟上。
木杉
10 楼
牛屎就是牛屎,又烂又臭!
咋就五毛
11 楼
解释一下什么是“两头在外,大进大出”,两头是指原料和市场,也就是外来原料,供应国外市场,本国只做加工,所以又有一个名词叫“加工贸易”。中国已经超越这个阶段。原料国际化,国内市场为主的市场全球化。
八哥
12 楼
全球化, 一国染疫, 全球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