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调查:中国农村是如何打着幌子强拆农民房子的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23日 7点26分 PT
  返回列表
18358 阅读
23 评论
南风窗

原标题:

山东合村并居的真实情况:先拆后建,倒贴十万左右才能住进楼房

近几个月,许多山东农民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合村并居搞得五味杂陈。

所谓合村并居,就是拆除农民住房、合并原有村庄,建立新型农村社区,让农民集中住进楼房。

如果说疫情还只是一场天灾,人们还可以躲在温馨的家园迎来黎明,阴霾终会过去。那么,合村并居就像是一场人祸,它来势汹汹,不讲人情。它对农民的心理冲击,怕是会伴随终身。

甚至,对许多普普通通的农民来说,何时能适应新秩序,还是未知数。

拆 除

刘彬的老家在山东莱芜刘家村,4 月 20 日,这里公布了合村并居规划方案,镇里召开动员大会,刘家村在被拆除之列。

刘彬有点懵,消息来得太突然,他心里说不出的恐慌。他和乡亲们都担心,一旦村子被拆了,将来怎么生活?村干部带回来的消息是,村子是要拆的,但怎么个拆法,未来的小区建在哪里,住了小区怎么耕种,一切都未知。

刘彬胡思乱想了很多,他和父亲都是党员,他很清楚,他家得配合 大局 ,会是第一批被拆的农户。拆迁补偿肯定不够置换楼房,这就意味着,经济条件本就不宽裕的他,现在就得准备一笔钱安顿父母。



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南湖镇弓山村新村

和刘彬相比,滨州的袁珍和她的袁家村乡亲们,甚至连发懵的机会都没有。

4 月中旬,村里突然召开村民大会,镇领导宣布袁家村被纳入了合村并居范围,率先拆村。随即,一百多位乡镇干部组成的工作组开进袁家村,入户宣传动员。目的只有一个:让村民签字,同意拆房子。

这一变故实在太大,袁珍和大多数村民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她是土生土长的袁家村人,亲眼目睹袁家村从一个落后村庄变成了道路、广场、电力、网络、垃圾桶等一应俱全的 美丽乡村 。没想到,刚过上好日子,马上就面临变故。

关键是,当地政府在动员农民拆房子的同时,却无法向他们承诺何时何地建好新社区。

袁珍实在想不通,本能反应就是守护自己的家园。她们一家和村里 23 户人家一起,坚决不签字,成了当地政府的 眼中钉 。

菏泽的孙野和他的孙家庄乡亲们也正在经历煎熬。三月九日,疫情还没结束,镇政府就通过村里的大喇叭和宣传车日夜不停地动员群众签字拆房子,搞得在家上网课的学生都不得安宁。

孙家庄是镇里唯一在拆的村庄,政府既未出示任何文件,也未告知还建楼房的面积大小和价格如何,只是口头表达被拆房子的最高标准是每平米 750 元,但有 20% 的折旧。换言之,最高补偿标准是每平米 600 元。



网上公示的菏泽合村并居试点名单及补偿标准(来源:齐装网)

村民大多都不同意,但党员和干部必须带头,当地政府动员有干部身份的亲戚上门做工作。软硬兼施下,全村 260 户中,已有 60 户签订了拆迁合同。

镇领导和拆迁组作风强势,派出所也时不时地将拍照 阻挠 拆迁的村民传唤问话。看样子,基层政府是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的。孙野不知未来如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最糟心的或许是李尚一家。李尚所在的临沂李家村,从去年十月开始大规模拆迁。虽说拆迁的同时,安置楼房正在离村 4 公里处建设,但因不具备入住条件,且补偿标准极低,拆掉的平房无法置换一套楼房,李尚和村里的部分村民也成了 钉子户 。

从三月底开始,李尚留守家中的父母亲每天都要面对家中田地被挖、作物被损毁、断路断电、家门口被放鞭炮、房屋玻璃被砸碎等滋扰。



村居拆迁现场(图片由作者提供)

李尚的父母无法忍受,于 6 月 11 日投奔在其他城市工作的李尚。6 月 13 日中午,在没有接到任何电话、短信告知的情况下,李尚家的房子终于被强拆了。

李尚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了。他报过警,写过上访信,打过市长热线,但都没用。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我安慰,看看有关合村并居的相关讨论,了解一下政策。虽于事无补,却也只能认命。

软硬兼施

袁珍讲述了一次被 做工作 的经历。

5 月 30 日上午,政府工作人员再次来到袁珍家。前两次是用手敲门,但袁珍的老公不在家,只有她和两个孩子以及患心脏病的公公在家,袁珍害怕,就没开门。

第三次,工作人员开始用砖头砸门,两个孩子被吓得哭起来。被逼无奈,袁珍开了门,随即被六个干部组成的工作组带上了一辆面包车。

工作组很谨慎,一上车,袁珍的手机就被工作人员暂时保管了。因怕有人跟踪,面包车在国道上绕了一圈,才开到乡政府的一个社区办事处(并不是袁家村所在的社区)。

袁珍回忆,从上午十点到晚上两点,六个工作人员与她谈了 16 个小时。

工作组总是软硬兼施。一方面,他们给袁珍畅想了许多美好前景,说将来住社区了,有更大的广场跳舞,政府提供电商培训,她可以做生意。有位干部甚至许诺,袁珍虽然只是初中学历,但到时候可以考个中专,到乡政府上班。



另一方面,他们又说合村并居是国家政策,做 钉子户 会影响子女上大学、考公务员,还影响子女结婚。

袁珍说,她刚被带走的时候,家里打电话报警。派出所民警立马就找到了谈话的地方,并让袁珍签了一个出警回执,解释说这不是非法拘禁,而是做工作。

乡干部见这情形,立马表示:你看,派出所也听政府的,报警也没用。

乡干部说了很多,但袁珍眼皮子底下的诉求,他们却没一句确切的话。袁珍问新社区在哪里、什么时候建,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明年八月十五就搬新小区。袁珍反驳,隔壁水库搬迁村,村子被拆了两年了,村民还在流浪!

最终,袁珍还是没签字。到晚上快两点时,家里打电话给村支书,说如果袁珍出了问题,唯他是问。村支书无奈,只能和乡政府协调,工作组终于把袁珍送回了家。

实际上,面对工作组和拆迁队,刘彬、孙野、李尚都有和袁珍一样的无力感。政策话语如此强大,以至于人们不服从都不行。

比如,只要是党员和干部,乃至于干部的亲戚,必须服从 政策 。在地方政府看来,这些人本就应该是 讲大局 的,无论是否理解,都必须服从合村并居这一 政策 。渐渐的,那些不服从 政策 的,也就成了 对抗政府 的边缘人。

这个逻辑实在强大,在农村,每个家庭总会有一两个在 体制内 工作的亲戚朋友;哪怕没有,也还是和 体制 有关联。当体制内的亲戚朋友来当 说客 时,大家都很尴尬,但说服群众签订拆迁合同,是体制内人员的 工作 。有些地方甚至规定,什么时候完成这项特别的 工作 ,就什么时候再回去上班。

对群众来说,心不甘、情不愿地让政府拆掉房子,实在窝火;但不接受吧,又像是给亲戚难堪,如果影响了别人的前程,罪过真是太大了。最终,无论结果如何,肯定是 亲戚不像亲戚,朋友不像朋友 。



农民被拆之后临时搭建的住房(图片由作者提供)

袁珍举了一个例子。袁家村有位村民,虽不是体制内的人,但也被政府 拿捏 地准准的。

这位村民在镇里开了一家工厂,因为不愿签合同,环保、安全、消防等各个执法部门不断上门检查,有一次还被强制停电停产了。这位村民被逼无奈,只好签字。

基层的工作力度越大,调动的社会资源越多,群众感受到的政策压力也就越大。从结果上看,很多村民签了拆迁合同,但有多少是真心拥护合村并居政策的呢?

哪怕刘彬这样有大局意识的人第一批签了字,也很难说他是心甘情愿的。至于别的村民,就更是软硬兼施下 逼签 的结果了。李尚的父母算是反抗到底,却还是逃脱不了强拆的结局。

补 偿

平心而论,无论是出于本能的敬畏,还是出于无奈,大多数村民哪怕一百个不情愿,但其实已经为自己的家园预设了被拆的命运。只不过,他们需要评估的是:上楼后的生活还有尊严么?

山东农民的传统房屋由正房、偏房、院子和门楼围合而成。一般来说,如果有单独的院子,老人会独居一处;如果没有,老人就住儿子家的偏房,住一起,但分别开火。

年轻人大多住在钢筋混泥土的楼房。这些楼房或是结婚时所造,或是为改善居住环境重新翻盖的。房子比较新,宅基地面积也比较大。

但在合村并居政策下,村民被拆之后,居住质量不仅大大降低,还得倒贴十万左右才能住进楼房。



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长兴集乡竹林社区

以袁家村为例,政府并未请正规公司来评估,只是工作组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评估表,只列了正房、偏房、宅基地、青苗补偿等几项大类,每个大类有个总价。

其中,正方(北屋)按 500-700 元每平方米计算,偏方按 200-300 元每平方米计算,土胚房评估价格会更低;宅基地不算价格。

袁珍家的正房共 163 平米,每平米按 713 元计算,评估下来不到 12 万,把偏房和青苗补偿加上,再加上 2 万元的安置费,也才 16 万。

安置房面积一般有 80、100、120、130 平米不等,按自家正方面积的置换价为 1100 元 / 平米,不足部分按 1800 元 / 平米的价格置换。这就意味着,袁珍把自己房子拆了还换不了 130 平米的毛坯楼房。如果真要入住,还得再花大几万的装修费。

年轻人在乎的还只是一次性的购房补偿,老年人想得更多。只要搬进楼房,不仅耕作不方便,水、气、取暖等费用,一年怎么也得增加几千元生活成本。很多老人说, 冲个厕所也要花钱 。

还有一个巨大的现实问题无法解决,一旦搬进楼房,老年人和年轻人如何相处?这些问题,看似细小,却是诸多人伦悲剧的导火索。

那些见过所谓新型农村社区的农民都知道,搬进小区后,老年人普遍都得住车库。面上的说法都是腿脚不便,不好上楼。但内心的无奈是,如果和子女住在一起,一定会在狭小空间内激起无数家庭矛盾。为了维持家庭和谐,老年人只能忍痛住在 冬冷夏热 的车库里。

最让人不可接受的是,绝大多数地方推行合村并居都是 先拆后建 。小区八字还没一撇就动员群众拆房子的情况,比比皆是。

一个现实问题是,群众如何过渡?政府虽然会发放少量安置费,但根本不够生活。被拆农民只有三个选择:租房、投亲靠友和搭窝棚。



农民自己搭建的窝棚(图片由作者提供)

在有些地方,由于合村并居的速度太快,被拆农户想租房也租不到。尤其是老年人,哪怕是有房源,房东也不愿意租。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怕老年人在居住期间出事,既无法承担责任,也挺忌讳的。

而如果一两年都还无法回迁,投亲靠友也不是长久之计。再加上,农民即便被拆了房子,总还有庄稼和果园需要照料。于是,绝大多数被拆农户都选择在田间地头搭窝棚居住。一旦哪个地方推行合村并居,农民住窝棚的景象就会大面积出现。

预 见

袁珍不明白,背着债务上楼,生活成本大幅度增加,种田的还种田,务工的还务工,这哪是好日子呢?大概率是,住进小区才发现,还是农村好。

其实,基层政府也没有底气。以至于,很多乡镇干部做群众工作时,说着说着自己都不信了。要么就像袁珍面对的一样,连哄带骗 逼签 ;要么就像李尚面对的一样,连道理都不讲,干脆强拆。

对大多数基层政府而言,合村并居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必须完成的任务。尽管最近山东省和一些地级市政府都宣称合村并组没有硬杠杠,不搞 齐步走、一刀切 ,但各个乡镇在推行政策的过程中,无不是以贯彻上级政府的决策为依据,无不是以 压实责任 等工作方法强硬推行。



观察者网采访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教授谈城乡发展问题

比如,孙家村所在乡镇主要领导在合村并居动员会上就强调,此次合村并居时间紧、任务重,要加强组织领导,压紧压实责任;要严明纪律,严格督查问责。

然而,合村并居需要大量的资金,从何而来?早先的试点,都是选择条件比较好、地方财政比较殷实的地区开展。济宁市有一个十年前合村并点形成的 万人社区 ,当地是济宁财政实力前三的乡镇,当年为搞试点,当地财政预算了 1 亿元建设新型社区;为满足群众实际需要,最终却花了 3.2 亿才建成。

即便如此,这个新型农村社区也还是有形无实,既没有实现乡村振兴,也无助于城镇化,更谈不上城乡融合发展。农民还是回村里种田,合在一起的两个村,虽共处一个社区,却还是有两个村级组织。连疫情防控,两个村的村干部也是各守大门的一边,各自管各自的村民。

面对种种质疑,6 月 17 日,山东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省自然资源厅厅长李琥介绍说,目前,农村社区建设还处在探索推进阶段,没有下指标派任务,没有大规模的大拆大建。

他还承诺,拆不拆、搬不搬、建不建,由农民群众说了算,村民同意率必须达到 95% 以上才能实施,不搞强迫命令 一刀切 ,不能增加农民负担。

山东省委农办主任、省农业农村厅厅长李希信也在会上说, 我们将对基层的创新创造进行认真总结,对工作中产生的偏差和问题及时纠正,坚决把维护农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坚持因地制宜,把好事办好。

我们希望,山东省能真正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上,让合村并居政策走上正轨,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前提下推进。

合村并居,千万不能成为一场瞎折腾。

(为保护采访对象,文中人物与村庄为化名。)

作者 |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吕德文
 

k
kelvin219
1 楼
农村其实建的不错
s
sigmazao
2 楼
居住在城市,等于强制买房。不买房你就居无定所。没有你买不买思考的权力。这是城市人口的日常。农村地广人稀,居住环境和条件长期被忽视。人畜共居一院,上下水简陋。夏季臭气熏天。所谓街道大都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非铺装地面。卫生条件,居住环境可以用低劣来形容。 新农村,就是要在最基层改变这种居住环境散乱差,卫生条件无法健康的不发达居住区现状。这,当然护色剂巨大的成本和投资。也牵涉到抱残守缺,故土难离,鸡窝好过金窝陈旧观念,小农意识。矛盾必然会在新农村建设中不断产生,基层组织为完成任务简单粗暴加剧摩擦。
生于1974
3 楼
对农民资产的掠夺 后患无穷. 最惨的永远是农民。如果大规模 将是大灾难。小规模也许利大于弊
苍松翠柏
4 楼
中国要是不禁枪,早就爆发农民起义了
乡关何处
5 楼
政府就是现实的强盗和土匪,不依法,直接强拆
S
Soltek
6 楼
我怎么觉得强行合并自然村正是二战时候日本人干的事情。
若平
7 楼
农民自己的东西就都没有了。没有宅基地了, 没有自己的田地了。
若平
8 楼
什么是 剥夺 呢, 这就是剥夺,强行剥夺。
长剑倚天
9 楼
文章的报道显然不全面! 我看来自山东当地网友的评论,有的地方做的很不错,譬如:东营农村的就说政府做的很好。 也有地方说做的不好,如:菏泽的。 不要一边倒,还是全面了解,全面报道才对!
X
XYZ94538
10 楼
资本家,地主阶级正在掠夺农民的土地,农民不可能走几十里路起照料几亩农地,最后都得交给大地主管理。
雨润红尘
11 楼
做得好本来就是分内之事,做不好的当然要报道!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2020-06-22 20:32:14 文章的报道显然不全面! 我看来自山东当地网友的评论,有的地方做的很不错,譬如:东营农村的就说政府做的很好。 也有地方说做的不好,如:菏泽的。 不要一边倒,还是全面了解,全面报道才对!
东山蟊贼
12 楼
这种集中村落,营建格式单一,如同集中营。毁灭了传统生活方式。
泰傻
13 楼
地主阶级对于农民的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迫使农民多次地举行起义,以反抗地主阶级的统治。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 ——《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九年十二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
d
dus_安东69
14 楼
你把你家的房子主动贡献出去,就像你贡献你的身体一样, 自己长贝戋了之后,还要别人跟你一起吗?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2020-06-22 20:32:14 文章的报道显然不全面! 我看来自山东当地网友的评论,有的地方做的很不错,譬如:东营农村的就说政府做的很好。 也有地方说做的不好,如:菏泽的。 不要一边倒,还是全面了解,全面报道才对!
g
guoguolee88
15 楼
中国人民好惨……
吃素的狼
16 楼
呵呵,天朝官衙对百姓巧取豪夺,官逼民反,所以才把维稳当作国家第一要务。
c
charley3
17 楼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2020-06-22 20:32:14 文章的报道显然不全面! 我看来自山东当地网友的评论,有的地方做的很不错,譬如:东营农村的就说政府做的很好。 也有地方说做的不好,如:菏泽的。 不要一边倒,还是全面了解,全面报道才对! ================================================= 无语了,这是做的好不好的问题,还是保证公民财产的问题?
M
MJ0324
18 楼
土地,和独立的宅居地的价值,在中国应该是无价的。包子和裆正是看到这点,在全国进行全面的疯狂的圈地运动:一方面包子和当权者收刮无数钱财;另一方面,把分散的群体,赶入"集中营",易于管理和控制。包子忘了,毛泽东是如何打败老蒋的 - 用简单的口号 “打土豪,分田地”....物极必反,新一代的毛泽东是必然出现的,以反制疯狂的包子极权……
锦西
19 楼
改变农村的原来结构,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d
dumbttt
20 楼
中国农村的原来结构,早在土改时就被彻底打碎了。
d
dumbttt
21 楼
党妈的老祖宗列宁说:“资本主义国家的原始积累靠殖民地,而社会主义国家没有殖民地,就只能把农村当成殖民地来完成原始积累。” 所以党妈历来把农村当殖民地,不把农民当人。党妈的土改和后来的集体化,户口制度,等于把全国农民关进了集中营。 毛时代的计划经济和现在的改革开放,都以对农村人的迫害剥削为基础。
良心发帖
22 楼
这事我有发言权,我们那里的新农村建设就是被我告停的。表面上是搞建设,实质上就是政府勾结恶霸圈农民的地,抢农民的钱。老百姓也不傻,他们也会算账。如果真是为了百姓好,就不需要强拆了。
w
warara
23 楼
长贱一天说如果美国瘟疫闹得厉害的话后面有祖国接纳,现在闹得这么凶,为啥赖着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