肮脏战争“死亡航班”的嫌犯受审 有人曾被判9000年(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1月30日 18点39分 PT
  返回列表
10849 阅读
1 评论
VCG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29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52名士兵与两名平民因执飞“死亡航班”及ESMA海军学校虐囚事件遭审判。1976年至1983年阿根廷军政府时期(肮脏战争期间),这些被告涉嫌用军用飞机搭载数以百计在押人员,把他们活活抛入河流或大海(被称为“死亡航班”)。乔治·马里奥·丹尼尔·阿鲁(Georges Mario Daniel Arru)在宣判听证会上微笑。(图源:VCG)



“死亡航班”事件发生在阿根廷肮脏战争期间。肮脏战争发生于1976年到1983年间,阿根廷右翼军政府国家恐怖主义时期,针对异议人士与游击队所发动的镇压行动。由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的阿根廷军政府所支持的以暴力抵制持不同政见的人民。在这段时期,先后由魏地拉、罗伯托·爱德华多·比奥拉和莱奥波尔多·加尔铁里所领导的军政府不合法的逮捕、拷打、杀害或强迫9,000名(此值确认为已经遭到杀害的人数)至30,000名的阿根廷人消失,而这些罪行是兀鹰行动的一部分。文件显示阿根廷的残忍管制为当时由亨利·基辛格、杰拉尔德·福特所领导的美国政府所知。(图源:VCG)



豪尔赫·爱德华多·阿科斯塔(Jorge Eduardo Acosta)(后排左)在阿根廷军事独裁时期,绰号“老虎”;阿尔弗雷多·阿什蒂兹(Alfredo Astiz)(后排右)为绰号“死亡天使”,他们在之前的指控已经被被判终身监禁。(图源:VCG)



荷兰籍阿根廷人胡里奥·波奇(Julio Poch)(中)出庭受审,他在2010年5月从西班牙引渡回阿根廷。(图源:VCG)



关于在肮脏战争期间罪犯,著名案例是“阿道夫·希林格案”(Adolfo Scilingo)。希林格在1976年到1983年阿根廷军人统治时期任海军机械学校的官员。检察官指控他曾两次参与了“死亡飞行”,即将三十多名持不同政见的政治犯从飞机上推进大西洋,因而犯下了酷刑罪、恐怖主义罪和灭绝种族未遂罪。希林格于1997年自愿来到西班牙为另一案件作证,西班牙法院对其行使了管辖权并将其逮捕。由于其罪行的严重性,检察官要求法院判处他9,138年徒刑。法院于2005年4月19日作出判决,判决希林格640年徒刑,40年内不得假释。(图源:VCG)



据官方记录,1976年到1983年阿根廷军政府统治时期,共有1.3万人失踪或被害,其中很多人是在街上被人绑架,而且在处决之前都被严刑拷打过。一些人权组织认为,实际失踪或被害的人数可能高达3万。(图源:VCG)



法庭外的人们举着那些失踪的人的肖像。之前在一场关于“死亡航班”庭审上,一位幸存者向西班牙法庭作证说,当时学校里的军人明知她怀有身孕,却把她全身扒光,绑在床上施以电刑,并将电极放置在她身体的隐私和敏感部位长达3个多小时。此事见报后引起舆论哗然,在阿根廷媒体引发声讨浪潮。(图源:VCG)



人权组织Abuelas de Plaza de Mayo(Grandmothers of Plaza de Mayo)主席主席埃斯特拉·德·卡洛托(Estela de Carlotto)来到法院。(图源:VCG)



人们在法庭外观看庭审现场。(图源:VCG)



民众在场外集会抗议。(图源:VCG)



一名妇女坐在阿根廷军事独裁统治期间失踪的人们的肖像旁边。(图源:VCG)
修车师傅
1 楼
据官方记录,1976年到1983年阿根廷军政府统治时期,共有1.3万人失踪或被害,其中很多人是在街上被人绑架,而且在处决之前都被严刑拷打过。一些人权组织认为,实际失踪或被害的人数可能高达3万。 老毛发动的文革,被拷打被失踪和被害死的中国人数,远超此数。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女副校长卞仲耘活活被红卫兵打死于校中,只是冰山一角。 中共现在高喊依法治国,又反对三权分立。其实,没有司法独立,依法治国就是假的。他们心中最清楚,如果实行三权分立,他们就会因为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被起诉,被判刑。像这“死亡航班”的嫌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