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最高法就哈佛案征询意见 打压亚裔破坏“精英社会”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6月19日 15点38分 PT
  返回列表
12781 阅读
45 评论
VOA

最高法就哈佛案征询政府意见 媒体人称打压亚裔破坏“精英社会” https://t.co/OX8JgAkvm3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ne 19, 2021

美国最高法院星期一(6月14日)要求拜登政府就大法官是否应听取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发表意见。哈佛大学录取程序涉嫌歧视亚裔学生的案件于今年2月被上诉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原告“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请求最高法院禁止在大学录取决定中考虑种族因素。如果案件最终被最高法院受理,相关判决或将对美国的种族多元政策,以及帮助提高非裔和拉丁裔录取率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产生深远影响。

“学生公平录取组织”反对在录取决定中考虑种族因素。这个组织指控哈佛大学在本科录取时歧视亚裔,包括进行“种族平衡”,给亚裔学生设定更高的标准,并且使用“个性评分”给亚裔打低分,以增加非裔等其他少数族裔的比例。组织还认为,哈佛大学在录取时过于强调种族因素,并没有考虑“种族中性”等方式,不符合最高法院判例所确立的在有限范围内考虑种族因素。

这起案件来到最高法院前曾在下级法院进行审理,下级法院做出了支持哈佛大学的判决。去年11月,波士顿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裁决认为,哈佛以有限的方式考虑种族因素,与此前最高法院的判例相一致。

最高法院寻求司法部意见

最高法院在一份命令中(Certiorari-summary Dispositions)要求司法部代理副总检察长(Acting Solicitor General)就此案提交一份摘要,“表达美国的观点”。司法部的介入可能会使案件推迟几个月的时间。最高法院星期一也没有为这起案件定下审理期限。

圣地亚哥大学法学院教授盖尔·哈利奥特(Gail Heriot)对最高法院要求拜登政府介入的决定表示失望。她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案子。如果美国要忠于自己的理想,它迟早必须解决大学录取中的种族歧视问题。如今,亚裔美国学生要比其他学生更优秀一些才能被哈佛这样的名校录取。这是错误的。在我看来,最高法院是在拖延时间。”

最高法院2021年已决定审议有关堕胎与枪支管控的案件。哈利奥特猜测,最高法的拖延是因为他们不想同时处理太多有争议的问题,“也许法官们认为三个这样的案件太多了”。

据路透社报道,“学生公平录取组织”主席、保守派活动人士爱德华·布鲁姆(Edward Blum)在一份声明中说,不管拜登政府的看法如何,他的组织“仍然希望大法官将批准审理我们的案件,并结束在大学招生中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

哈佛大学表示,在2025届学生中,大约有26%是亚裔美国人,约16%是非裔,12.5%是拉丁裔。美联社说,哈佛大学在敦促法院不要介入此案时对法庭表示:“如果哈佛放弃在录取中考虑种族因素,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美国人的人数将减少近一半。”

哈佛大学拒绝了美国之音就案件最新进展的置评请求。但该校媒体关系主任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复美国之音说:“创建和支持一个多元化的校园社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哈佛仍然致力于这一目标。”

华盛顿智库美国进步中心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在高校录取中应坚持平权原因,其中就包括平权行动有助于促进社会流动性,有助于各种背景学生的教育经历等。文章还说:“平权行动确保学院和大学为那些历史上因种族、民族、收入或身份而被排斥在体制之外的人提供了机会。因此,政策制定者和立法者努力在全国范围内保护种族意识录取政策的使用是至关重要的。”

长期研究种族意识录取的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副教授潘爱欣(OiYan Poon)并没有在本案中看到歧视亚裔的证据。她还说,把种族作为众多因素之一,是将每个学生的才能和潜力在他们的教育背景下进行评估,这并不意味着种族是学生被录取或被拒绝的原因。

亚裔美国人正义促进会(AAJC)主席兼执行董事杨重远(John C. Yang)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相信平权法案对国家有益,对大学制度也有好处,我们希望最高法院继续肯定平权法案的有效性及其在大学环境中的适用性。”

但他也提到,哈佛案实际上是关于法院是否发现了对亚裔美国人社群的歧视,案件实际上是关于歧视而不是平权法案。原告们正试图把这个案子设为一个关于种族在招生政策上的使用的案例,但是其实这两者仍应分开来看。

Kenny Xu(东风)是一位作家,一位媒体撰稿人,也是一位活动人士,他长期关注哈佛案及种族意识录取问题。在他即将出版的新书《不便的少数族裔》(An Inconvenient Minority)中,他详细讨论了哈佛案以及对案件背后体现出的对亚裔美国人的精心谋划的攻击,他认为这种做法损害了美国的精英社会。Kenny Xu(东风)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从自身经历谈及了他对哈佛案以及案件背后亚裔美国人处境的看法。

择优录取与精英文化

记者问:我知道您一直都在关注哈佛大学的诉讼,您能谈谈这个案件以及案件的重要性吗?

Kenny Xu(东风):有关哈佛的诉讼非常重要,因为在谈论美国的卓越文化时,亚裔美国人是一个关键的少数群体,亚裔美国人,成就卓著,学术水平很高,如果这种文化开始与卓越背道而驰,哈佛的案例就是例证。受影响的已不仅仅是亚裔美国人,而是我们的下一代医生、工程师,商人,科学家乃至所身处这个国家的所有人。

哈佛的案子发生在2014,“学生公平录取组织”控告哈佛大学歧视他们,因为哈佛录取了条件相对较差的其他族裔和白人学生。哈佛大学称他们想要多样性,特别是种族多样性。但这里的关键点是,你可以在哪些领域用多样性换取精英教育(meritocracy)。哈佛大学在这件事上做得过界了,所以这个案子被上诉到最高法院。

:如果最高法院最终受理这个案子,您期望的结果是什么呢?

Kenny Xu(东风):我认为这是种族意识录取的晴雨表,因为种族意识(race-conscious)录取就是在说,我们不想录取最合格的候选人,我们想录取某个族裔的候选人。如果最高法院在本案中裁定哈佛大学败诉,那么我认为裁决的延伸意义就是,我们不应该再在招生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我们不应该根据种族来评判人,我们不应该根据种族来限制人。所以我认为,如果最高法院判决哈佛大学败诉,这将对社会有益。

问:放弃在招生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会不会导致更严重的种族歧视?是否会让大学更倾向于其他录取方式,比如校友子女录取?

Kenny Xu(东风):我觉得校友子女录取是另一个话题,招生就应该是择优录取,所以我觉得不应该有校友子女录取。但是如果你放弃“种族意识”的录取,这也许会对校友子女录取产生影响,因为这表明择优录取原则高于种族,也高于校友子女录取。

问:有些人会认为美国是一个包容、多元化的国家,有着多元化社会和多元化社群,所以,大学也应该海纳百川,变得更加多样化。您对这个观点有什么看法?

Kenny Xu(东风):美国人本身是多元化的。为什么你需要跨越种族的多样性,为什么这是你所关心的唯一的多样性形式,如果你录取了精英,你会发现他们有非常不同的背景和生活经历,就像亚裔美国人一样,他们的背景和生活经历都非常不同。所以我不认为多样性原则意味着你应该只关注种族多样性。

亚裔的困境与辛酸

记者问:我们知道您的新书《不便的少数族裔》将于7月面世,其中提到了哈佛案件以及亚裔美国人在多元化和包容政策下所遭遇的不公。能谈一谈您为什么想写这本书吗?

Kenny Xu(东风):我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上了高中,我们学校有很多亚裔美国人。学校里有一些人能进入常春藤盟校,大家都知道,他们中的一些普通而又平庸,但是他们与学校的联系,他们的种族让他们敲开了常春藤盟校的大门。很多亚裔美国人既勤奋又努力,他们有才,他们聪明,客观地说他们学习更好,但他们却被拒绝了,我觉得这太不公平了。在这个国家,你应该奖励刻苦勤奋,你应该奖励智力能力(intellectual competence),你应该奖励优秀卓越。但现在这种文化已经遍布全国,不仅在哈佛,不仅在常春藤盟校,而是蔓延到我们的公立学校,蔓延到我们的天才项目。你看到人们试图取消入学考试,试图通过抽签来录取,甚至在我们的公司里,他们的多样性和包容性在试图雇佣某些少数族裔而不是其他少数族裔,仅仅因为某些少数族裔是特定的族裔。我觉得这把种族提升到了过高的地位。

这本书实际上是对卓越原则的探索,当你允许合法的歧视在我们的文化中蔓延,针对关键的少数族裔时,究竟会发生什么。

问:破碎的精英文化以及亚裔美国人所遭遇的困境,是否也表明渴望来到这个国家的移民们的美国梦越来越难以实现?

Kenny Xu(东风):移民们的美国梦一直都希望自己得到的待遇是基于他们勤奋地工作,他们只是想获得平等的机会,在这个国家竞争并取得成功。我认为这是最伟大的原则,但这个原则现在正受到攻击,因为有些人更喜欢基于种族来对待别人,而不是以这个人的优秀和卓越。这削弱了亚裔美国人的优秀,亚裔美国人初来乍到时没有社会特权,没有社会关系,他们只有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才能在社会上取得成功。当你失去了崇尚精英制度的人,当你没有回馈那些兢兢业业的人,那你就是在摧毁美国亚裔的优秀品质。所以我认为美国梦,真的岌岌可危。

问:您在书中提到,亚裔认识到了自身的处境,已经开始了反击,而且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战。“他们正在努力追求一种原则,一种精英制度,这种原则不仅提升了数百万人的地位,而且建立了一种框架,使美国众多不同的人可以通过一种综合的方式公平地互动,而不是诉诸身份政治的火焰。”

Kenny Xu(东风): 是啊,亚裔美国人终于觉醒了,他们对这些问题已经沉默了太久。他们在这个国家向来没有多少政治或社会资本,但是他们开始大量积累。这是一个真正的鼓舞人心的故事,这是有关加州第16号提案的一个故事。加州第16号提案提议允许考虑种族等因素招生、招聘和公关承包,提案筹集了2800万美元。我们有一群华裔美国人,亚裔美国活动人士反对这一提案,我们筹集了大约200万美元的资金。他们筹集的金额是我们的13倍,但最终有43%人支持第16号提案,但57%的人反对考虑种族的招生和招聘。所以我认为这表明亚裔美国人真的在觉醒。

花和尚团
1 楼
人家是私立学校,招生这事外人管不着
正人伪君子
2 楼
私立也得守法,所以让法院判断。
笑薇.
3 楼
如果你有钱是不是你决定钱怎么花? 亚裔的短板在于给学校捐款不踊跃,政治上不积极。美国大学是给美国培养政治领导人的地方,如果政治不积极,人家自然不要。成绩只是录取中众多条件的一个方面而已。
黄雀在后
4 楼
就是有人整天盯着种族看。种族一栏本来就不应在申请表上。
1
10clock
5 楼
奥八的平权法就是歧视别人的特权。人人平等就是个大笑话。以后的社会精英会多是素质低下的渣子。
核桃溪
6 楼
這些私校全都接受联邦拨款,納稅人的錢。哈佛每年有5到6亿之多。拿著納稅人的钱来行种族歧視不可接受。
w
wxcbug
7 楼
美联社说,哈佛大学在敦促法院不要介入此案时对法庭表示:“如果哈佛放弃在录取中考虑种族因素,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美国人的人数将减少近一半。” ———— 为什么不会是白人的录取人数减少一半呢?
l
localappleseed
8 楼
核桃溪 发表评论于 2021-06-19 07:08:11 這些私校全都接受联邦拨款,納稅人的錢。哈佛每年有5到6亿之多。拿著納稅人的钱来行种族歧視不可接受。 ******************************************************************************* 种族歧視是联邦罪,无论是否接受联邦拨款,都是犯罪。
B
Blue_bluesky
9 楼
这些都是超级人渣管理的学校
m
mcsquare
10 楼
种族歧视永远不会消失。白人喊口号只是忽悠而已。即便是黑人受到歧视,黑人也歧视亚裔。
l
localappleseed
11 楼
这些支持哈佛的人,其实也是虚伪至极。 如果支持哈佛的人认为,对某些种族可以降低要求,希望将来这些支持人需要看病动手术时,也能照顾某些种族的医生,让误诊率致死率高,不要怪别人。
令狐冲.
12 楼
亚裔去了哈佛又如何,许多还不是成了默默无闻的打工人,不能给哈佛捐钱。
一一二二
13 楼
种族歧视的却永远都会存在,因为人作为每个独立个体就会有不同想法,你无法控制。但这不代表我们就放弃了争取更好的环境,被重视和平等对待。当然要说出来,我们要平等,尤其这不是美国崇尚的,顺便还不停拿出来炫耀的吗
一一二二
14 楼
现在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其实也是打着各种旗号打压亚羿,虚伪
天上星星
15 楼
NBA和NFA 某些种族人数超多,怎么没有人说要多元化呢?相反人们认可他们在篮球和橄榄球方面的才能和努力! 一个人配得的东西要与才能和努力相匹配。这才是American Dream! 人应该要有均等的机会去实现梦想,而不能因为种族和肤色而不顾他/她的努力付出并剥夺其梦想。适当在有限范围内照顾弱势群体,他们就应该要感激了,而不是过份要求按种族配额。政府要做的是帮助弱势群体的教育,从小做起!才能真正改善那个群体!
C
CTPCW
16 楼
亚裔美国人是一个关键的少数群体,亚裔美国人,成就卓著,学术水平很高,受影响的已不仅仅是亚裔美国人,而是我们的下一代医生、工程师,商人,科学家乃至所身处这个国家的所有人。
东方明珠中国风
17 楼
科学与政治挂钩,蛮好的。以后科学家也必须要实行种族平衡,质量差一点不是问题。
西
西岸-影
18 楼
天上星星 发表评论于 2021-06-19 07:33:12 NBA和NFA 某些种族人数超多,怎么没有人说要多元化呢?相反人们认可他们在篮球和橄榄球方面的才能和努力! 一个人配得的东西要与才能和努力相匹配。这才是American Dream! —————- 这些人能给NBA挣钱,亚裔上哈佛能给学校挣钱?前者是商业行为,是给人打工,后者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机会,并不是给人打工,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范畴,有什么可比性? 开什么玩笑?
读者A
19 楼
天朝人代表亚裔,给白人至上组织 SFFA 当枪使,没有辜负党的教育
采菊客
20 楼
白人至上除了白人外,他们对犹太人,亚裔,拉丁人黑人一个态度,所以亚裔还是二等公民 但是民主党左翼是白人和犹太人第一,黑人第二,拉丁人第三,亚裔华裔就是四等公民。所以白人至上某种程度对华人还相对友好。
w
wang5zhao6
21 楼
先把招生委员会里面平均了,再把校长换成黑穆斯林变性的,系主任,教授,职员统统按比例来,这样才是真正的所谓平权;哈佛这些顶级大学董事会,教授太白了
土拨鼠拨土
22 楼
没有学习能力为什么非要往需要学习能力的地方钻。黑人在艺术体育上有专长就好好在那里发展有什么不好。要说歧视,体育艺术可是对亚裔歧视的,看看NBA 的颜色就知道了。而且为什么只列出亚,黑,墨的比例,白人占了多少?那个杨奸是不是娶了黑老婆这么舔!
拾麦客
23 楼
以后能不能给NBA设立种族配额?奥运会的田径项目也应该啊。
采菊客
24 楼
白人至上除了白人,其他人犹太人黑人拉丁人亚裔都是一样的。这样亚裔还有很大机会争取除了白人以外的机会。现在亚裔尤其亚裔男性必须排在白人犹太人黑人拉丁人和女性之后。机会所剩无几,压力巨大,明显是打压亚裔破坏精英社会。
H
Hoosier
25 楼
那些认为亚裔捐款不行的人,真的很无知,脑筋需要与时俱进了。 According to a Wall Street Journal analysis of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data, Hong Kong has become the top international source of large gifts to U.S. colleges. As a matter of fact, Hong Kong donations make up 17 percent of the world’s total donations to U.S. universities. Both China and Hong Kong figure prominently in the list of top ten sources of donations to U.S. colleges from January 2007 to November 2013. Hong Kong is first, with $181 million worth of donations given to U.S. colleges. China is eighth, at $60.4 million. Furthermore, the biggest beneficiaries of these donations are elite colleges in the U.S., such as Princeton, Yale, Stanford,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 and Harvard.
H
Hoosier
26 楼
那些认为亚裔捐款不行的人,真的很无知,脑筋需要与时俱进了。 On September 8, 2014, Harvard University received the largest alumni donation in its 378-year history when alumnus Gerald Chan gave a whopping $350 million to th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Harvard is by no means a stranger to massive donations from its alumni. According to reports from The Crimson, alumni donations contribute greatly to Harvard’s enormous endowment of over $30 billion, and donations to Harvard totaled $596.96 million in 2010 alone. Up until Gerald Chan’s donation, the largest donation Harvard had received was, from Kenneth Griffin, billionaire hedge fund manager, who pledged $150 million towards financial aid, thus getting his surname on the financial aid office as well as on 200 undergraduate scholarships, among other things. However, Chan’s was the first donation to result in a school being renamed. Chan specifically stipulated that Harvard rename th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in dedication to his late father, T. H. Chan. Up to this point, only two surnames had graced the name of a Harvard school: John Harvard’s (Harvard College and Harvard University) and that of John F. Kennedy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 Now, th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will be renamed the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Though Kenneth Griffin and other alumni donors have gotten their surnames on various buildings throughout campus, none have come close to reaching this level of recognition. And what’s most surprising is that Harvard should rename one of its schools after an Asian surname, officially giving the highest level of recognition to a donor who does not seem to fit the archetypical mold of a classic Harvard alumni donor: that is, Caucasian.
H
Hoosier
27 楼
On September 8, 2014, Harvard University received the largest alumni donation in its 378-year history when alumnus Gerald Chan gave a whopping $350 million to th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Harvard is by no means a stranger to massive donations from its alumni. According to reports from The Crimson, alumni donations contribute greatly to Harvard’s enormous endowment of over $30 billion, and donations to Harvard totaled $596.96 million in 2010 alone. Up until Gerald Chan’s donation, the largest donation Harvard had received was, from Kenneth Griffin, billionaire hedge fund manager, who pledged $150 million towards financial aid, thus getting his surname on the financial aid office as well as on 200 undergraduate scholarships, among other things. However, Chan’s was the first donation to result in a school being renamed. Chan specifically stipulated that Harvard rename th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in dedication to his late father, T. H. Chan. Up to this point, only two surnames had graced the name of a Harvard school: John Harvard’s (Harvard College and Harvard University) and that of John F. Kennedy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 Now, th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will be renamed the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Though Kenneth Griffin and other alumni donors have gotten their surnames on various buildings throughout campus, none have come close to reaching this level of recognition. And what’s most surprising is that Harvard should rename one of its schools after an Asian surname, officially giving the highest level of recognition to a donor who does not seem to fit the archetypical mold of a classic Harvard alumni donor: that is, Caucasian.
采菊客
28 楼
采菊客 发表评论于 2021-06-19 08:15:27白人至上除了白人外,他们对犹太人,亚裔,拉丁人黑人一个态度,所以亚裔还是二等公民 但是民主党左翼是白人和犹太人第一,黑人第二,拉丁人第三,亚裔华裔就是四等公民。所以白人至上某种程度对华人还相对友好。 ~~~~~~~~~~~~~~~~~~~~~~~~~~~~~~~~~~~~~~~~~~~~~~~~~~~~~~ 白人至上除了白人,其他人犹太人黑人拉丁人亚裔都是一样的。这样亚裔还有很大机会争取除了白人以外的机会。现在亚裔尤其亚裔男性必须排在白人犹太人黑人拉丁人和女性之后。机会所剩无几,压力巨大,明显是打压亚裔破坏精英社会 ~~~~~~~~~~~~~~~~~~~~~~~~~~~~~~~~~~~~~~~~~~~~~~~~~~~~~~ 估计潘石屹也捐了很多吧?至少几千万美元?
c
ca_lowhand
29 楼
左派大本营的哈佛整天叫喊种族平等多元化,事实证明左派的种族平等只包括白人黑人,左派既不重视亚裔权利也不在乎亚裔选票。
采菊客
30 楼
ca_lowhand 发表评论于 2021-06-19 08:55:16 ~~~~~~~~~~~~~~~~~~~~~~~~~~~~~~~~~~~~~~~~~~~那是亚裔选票太少。其实他们团结亚裔女性,这样也可以说我们喜欢亚裔(另外亚裔女性也比较努力还有占了性别指标)。其实主要还是打压亚裔男性。
天上星星
31 楼
美国已不再是曾经的美国。现在是政治正确、种族配额、贫富分化和中产阶级严重消退的美国。
采菊客
32 楼
白人和犹太人左翼在某种程度是在有预谋种族灭绝在美国尤其是美国东北部亚裔(男性)。。。
H
Hoosier
33 楼
潘石屹张欣夫妇给美国大学的捐款:https://new.qq.com/omn/20200329/20200329A0FDWF00.html 陈天桥给美国大学的捐款:https://new.qq.com/omn/20200329/20200329A0FDWF00.html
H
Hoosier
34 楼
陈天桥给美国大学的捐款:https://www.163.com/dy/article/G5LM98AQ0543MXK5.html
采菊客
35 楼
比如十个机会,按照左翼种族配额,白人占6个,黑人2个,拉丁人2个,亚裔1个。如果只有五个机会,按照种族配额,亚裔就没有机会了。。。左翼是在有预谋种族灭绝在东北部的亚裔尤其是亚裔男性
采菊客
36 楼
按照白人至少,比如十个机会,白人占6个,其他4个机会有能力者得之,亚裔可以和犹太人,黑人拉丁人竞争。如果只有五个机会,按照白人至上,亚裔至少还有2个潜在机会和犹太人黑人拉丁人竞争。。。
采菊客
37 楼
比较下来,华裔当然应该支持白人至上,至少还有机会。。。按照白左,华人机会少很多。也违反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原则。否则什么都按照人口来分,某种程度和计划经济有什么区别。华人连竞争出头的机会都没有了!!!!!!!!!!!!!!!!!!!!这还是美国么?
天上星星
38 楼
这些人能给NBA挣钱,亚裔上哈佛能给学校挣钱?前者是商业行为,是给人打工,后者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机会,并不是给人打工,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范畴,有什么可比性? 开什么玩笑? ————————————————- 给人打工还是增加自己的机会?这不是要点。现在CS和IT行业,亚洲人太多了,也是不政治正确,公司要求多元化,按配额增加其他种族! 这些CS人士也是给人打工,或者自己开公司为社会增加就业机会,也是需要政治正确的配额。不然会被人告的!不会有人按你的想法,去想是不是什么商业行为? 这不是玩笑,是现实! 就连一部电影里演员都得种族配额,奥斯卡奖也要种族配额,传统的白人角色得由不同种族来演,所有的雕像跟种族有一丁点关系,都得破四旧,管你历史不历史,一切不需尊重,只要政治正确! 这就是今天的美国!
采菊客
39 楼
华裔应该支持共和党,至少还有机会,比如至少还有外f赵小兰做部长,无论这个部长是不是摆设。现在民主党,华裔没有一个部长。。。绝对不要支持民主党,血的教训,华裔本来人就少,就要团结这1%的选票。让人家不能轻视。。。
采菊客
40 楼
开始也觉得支持民主党,支持黑人。后来发现华裔没有资格支持政治正确。因为华裔本身在美国也是人微言轻,应该为华裔本身争取权利才是华裔现在要做的事情。
G
Gooddevil
41 楼
亚裔应该多生孩子,在美国自己建党,孤立反华人士,为自己争取利益
读者A
42 楼
采菊客 发表评论于 2021-06-19 08:15:27 所以白人至上某种程度对华人还相对友好。 ========== 不会吧?过去白人至上的地方搞种族隔离,华人不能进白人学校,那时华人,包括留学生,如果想上主流大学,只能去蓝州的白左大学
读书行路
43 楼
关键给藤校捐款的亚裔不是在美国出生长大读本科的亚裔。藤校得到的msg是应该增加给国际学生特别是大陆香港富豪子女的名额。
读书行路
44 楼
读大学可以搞AA但是NBA和好莱坞不行。比如NBA,考核内容是篮球能力,NBA的终极目标是通过打篮球赚钱,这两者强相关。进大学就不一样了。resume上面的东西什么考试成绩兴趣爱好随着入学的一瞬间清零。没人真正关心你考多少分,钢琴弹几级,学校关心的是你取得这些成绩所反映出的能力和日后为学校争取荣誉、金钱、影响力的相关性。可见考核内容和终极目的是脱钩的。如果校方发现两者相关性不大,肯定想辙修改入学标准。这也就是为什么想通过告哈佛提高亚裔录取率是不现实的。不要老觉得学校公司都是傻瓜,录取谁不录取谁不如你懂行。为什么录取小布什,难道是因为他学术能力强?!另外并不是所有“不遇”的人都“怀才”,你可能真的不是人家要找的人。
没头没脑
45 楼
非裔优势的运动行业不搞平权,专挑她们弱势的学术行业搞平权。现在进监狱也要搞平权,极左民主党还没法把更多的白人和亚裔投入监狱大搞监狱的种族多元化,所以就为非裔量身定做了提高偷窃抢劫金额的入罪条件,以解决非裔在押人员的超高比例问题。现在美国社会都不敢正面面对非洲裔的自身形象问题,而一味强调平权,只会加剧种族之间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