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左的崛起,最后结果却是国家法西斯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