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左的崛起,最后结果却是国家法西斯化

mouseCEO
楼主 (未名空间)

一次大战后的欧洲,战后百业待兴,因为经济萧条和失业,左翼分子 – 无政府主义者、共产党、左翼社会党,乘机作乱搞事。我们以前受的教育是十月革命,但那只是极左在俄国得手的个例。其实当时在欧洲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左翼分子组织的骚乱和暴动
– 纵火、抢劫、政变、捣毁教堂和攻击神职人员。而当时的许多政府,要么被“温和”左翼分子把持,要么内斗不休,使得政府要么对骚乱软弱无力,要么背地里默许和纵容。
左翼分子的构成和同情者,主要是城市和农村的赤贫阶层、城市知识分子。背后是革命成功的苏俄(联)。而反对骚乱的,主要是城市中产阶级、小业主、手工业者、农村自耕农和地主、宗教人士。
战后上千万军人复员,使得民间拥有了大量的武器和训练有素的军事人员。以上反对骚乱的一方,开始组织小规模的武装,用于维持和恢复社区的治安 – 这是美国目前也有的“社区守望组”的形式。这样的社区治安组织越滚越大,于是有了地方民团性质的准军事组织。这样的准军事组织对付左翼暴乱者卓有成效,于是在民众中获得了大量的支持。政府官方的强力部门,警方和军方的的中下层,由于上层左倾官员的压制,也由于在人员上和民团有大量的瓜葛 – 民团的成员,大多就是退役的军人和警察,于是对民团也持支持和默许的态度。有了民意的支持和(中下层)官方的默许,这些民团就顺理成章地把恢复治安和镇压左翼分子的权力拿到了手中。由于政府的权威扫地,他们就成了事实上的执法和军事机构。
“法西斯”这个词源于古罗马。指的是象征执政官权威的一个图腾:由十几根细木棍扎成一捆,上面绑一个斧头。它的原意是 – 一根木棍容易折断,然而把许多木棍团结在一起,就无往而不利。当时的法西斯党徒,用这个符号比喻由草根民众支持的权威。
不受制约的权利自然导致了腐化和蜕变。这些基层民团组织,他们开始组织跨地区的联盟,提出自己的政治诉求。- 推出自己的领袖进行权威统治,审查和关闭左翼媒体,对左翼官员和左倾知识分子进行清洗。- 全国性的法西斯组织,就这么成形了。
某些国家的政府权威扫地,无力弹压,如意大利政府,在法西斯“向罗马进军”的压迫下,乖乖交权。某些国家的左派激烈反抗,如西班牙的“联合阵线”,联合组阁后逼迫国王退位。然而获得政权的左翼,“温和派”无法制约极端派的胡作非为 。发生了大
量的攻击教会,掠夺自耕农和处决地主的事件。这近一步激起了右派、法西斯党团和军方的反弹。弗朗哥振臂一呼,内战开打,最终以左派彻底被屠而告终。

说完了历史,来讲讲现今:
几周前发生的威斯康星白人小孩枪杀示威(骚乱)者的事件。根据已经公布的信息,我个人认为小孩大概率会被判合法自卫而无罪。然而其中的一些细节,让人不安:
小孩不是一个人。他属于一个武装志愿者团队。团队有领导,有后勤,有本地的联系。警察对于这样的武装志愿者持支持或至少是同情默许态度。- 有视频拍到警察的广播感谢他们帮助维持治安,还有警察给小孩瓶装水。
在目前的时局下,这样的武装志愿者团队,全国有许多。- 小规模的,直接是社区守
望组织武装后升级,大规模的,是原来就成形的民兵团体。

如果今年大选后左翼上台,极左的骚乱和破坏会停止吗?- 肯定不会。极左是整个左翼阵线中最有战斗力的派别,他们的总人数在民主党中也在壮大- 看看今年民主党初选中”极端派“和“温和派”的比例就知道。 今年万一大选胜利,所谓的“温和派”绝对
压制不了极左的骄兵悍将。然而美国的现行体制,又无法快速兑现极左的希望。怎么办?极左的祖师爷们早有答案 – 继续革命!这就是为什么二月革命后的临时政府无法控制布尔什维克。上台后的西班牙人民阵线,无法控制共产党和无政府主义。北伐胜利的国民党,无法控制共产党的原因。

极左的骚乱和破坏会最终导致革命和赤化吗?- 不会,因为根本的力量对比在那里。美国的普通民众,对极左普遍持反感态度。民间武装,军队和警察的基层,也大多在右翼手中。真正的危险是,由于(未来的)左翼政府对极左的软弱和姑息,导致民间武装力量的壮大,替代政府行使权威治理,从而导致整个美国的法西斯化。那么,大家就可以对美国的民主宪政和立国传统,彻底地说拜拜了。

写了那么多,最终就一句话:要避免这个国家远期法西斯化的危险,请从现在做起,投票支持法律与秩序,支持合法框架内的国家机器 – 警察。而不是支持一个与骚乱者眉来眼去,欲拒还迎的政客和政党。

coldhere

先支持一下有理有据

m
maomaocong

说的不错,黄左是既不要警察也不要枪,就靠菊花
m
miemuo

对什么大家对左派崛起这么恐惧?
其实这里没有左派,民主党里有左派,比如桑德斯和AOC,这些人不可能得势,美国
是资本家的,不是红二代的,这些左派青年只是在川普在台上,故意分裂的情况下
而起来的,这些人是川普带来的。如果你觉得左派形成一种势力了,那问题是
出在社会阶层的分化和不稳定因素,不是左派青年,而是民众,那说明社会必须要改革一些
东西,这不会影响到美国的资本主义根基。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都没有市场,在美国怎么可能有?
中国都在搞资本主义。

美国要恐惧的是法西斯主义抬头,左派恰恰是在意识形态上反对法西斯的。
这次左派的游行和混乱,混乱,背后有邪恶的因素,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是针对大选的。

至于美国右派的民兵组织,这是违法的组织。
美国19世纪有条法律,我可以查一下,已经宣布这个违法。

如果民间支持这种右翼的行为,真的是不信任政府的表现,这才是社会动乱的根本。
民间一直有右派极端分子,比左派可怕的多,听说过俄克拉荷马政府大楼爆炸事件?
在克林顿时期,是右派干的,虽然是个人行为,民间对政府的不信任,是右派。

【 在 mouseCEO (玩偶鼠)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次大战后的欧洲,战后百业待兴,因为经济萧条和失业,左翼分子 – 无政府主义者
: 、共产党、左翼社会党,乘机作乱搞事。我们以前受的教育是十月革命,但那只是极左
: 在俄国得手的个例。其实当时在欧洲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左翼分子组织的骚乱和暴动
: – 纵火、抢劫、政变、捣毁教堂和攻击神职人员。而当时的许多政府,要么被“温和
: ”左翼分子把持,要么内斗不休,使得政府要么对骚乱软弱无力,要么背地里默许和纵
: 容。
: 左翼分子的构成和同情者,主要是城市和农村的赤贫阶层、城市知识分子。背后是革命
: 成功的苏俄(联)。而反对骚乱的,主要是城市中产阶级、小业主、手工业者、农村自
: 耕农和地主、宗教人士。
: 战后上千万军人复员,使得民间拥有了大量的武器和训练有素的军事人员。以上反对骚
: ...................

m
miemuo

对民主党的不满已经成为这个版面的主流思想,甚至把民主党和共产党化成一家。
这种人是别有用心的。

如果没有民主党,川普会规矩吗?不会,川普不是被民主党逼出来的。
川普本来就是那样的。川普这个人,越批评越来劲,这是可能的。
那么佩洛西,也大概被脑控了,否则不会那么傻,一直和川普较量着。

我真担心总统选不出来,这个佩洛西当了总统,觉得她已经被脑控了。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什么大家对左派崛起这么恐惧?
: 其实这里没有左派,民主党里有左派,比如桑德斯和AOC,这些人不可能得势,美国
: 是资本家的,不是红二代的,这些左派青年只是在川普在台上,故意分裂的情况下
: 而起来的,这些人是川普带来的。如果你觉得左派形成一种势力了,那问题是
: 出在社会阶层的分化和不稳定因素,不是左派青年,而是民众,那说明社会必须要改革
: 一些
: 东西,这不会影响到美国的资本主义根基。
: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都没有市场,在美国怎么可能有?
: 中国都在搞资本主义。
: 美国要恐惧的是法西斯主义抬头,左派恰恰是在意识形态上反对法西斯的。
: ...................

m
miemuo

美国今天的街头左派和一战后的左倾力量不同,根本成不了气候。
街头左派是针对川普出现的。
社会主义的议员也得不了势力。

如果得势的话,说明在议会道路下,社会财富的确分配不合理,那就改良,
社会改良也是民主体制允许的。

美国走向独裁的唯一道路就是法西斯主义抬头。。。一个个人魅力的川普。
这就是为什么主流媒体一直防范着川普。。。这是民主政体的致命弱点。

【 在 mouseCEO (玩偶鼠)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次大战后的欧洲,战后百业待兴,因为经济萧条和失业,左翼分子 – 无政府主义者
: 、共产党、左翼社会党,乘机作乱搞事。我们以前受的教育是十月革命,但那只是极左
: 在俄国得手的个例。其实当时在欧洲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左翼分子组织的骚乱和暴动
: – 纵火、抢劫、政变、捣毁教堂和攻击神职人员。而当时的许多政府,要么被“温和
: ”左翼分子把持,要么内斗不休,使得政府要么对骚乱软弱无力,要么背地里默许和纵
: 容。
: 左翼分子的构成和同情者,主要是城市和农村的赤贫阶层、城市知识分子。背后是革命
: 成功的苏俄(联)。而反对骚乱的,主要是城市中产阶级、小业主、手工业者、农村自
: 耕农和地主、宗教人士。
: 战后上千万军人复员,使得民间拥有了大量的武器和训练有素的军事人员。以上反对骚
: ...................

r
rihei

麻痹的,松散的民间武装算个鸡巴的法西斯

猪党那些才是真正的法西斯,大政府独裁管一切,统一思想,钳制言论,祸害个人自由,搞烂法制。

m
miemuo

美国宪法选举法的选举人制度就是为避免民粹主义而设计的。
选举人制度均衡各个州,是联邦制度稳定不变的根本。

但是民粹的兴起,还是无法避免的,所以民主制度的终结者是法西斯民粹。
不是左派,更不是美国根基的民主党。民主党之所以看着比较抢眼,
是因为,共和党已经被川普解体了,川普和民粹取代了共和党的存在感。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今天的街头左派和一战后的左倾力量不同,根本成不了气候。
: 街头左派是针对川普出现的。
: 社会主义的议员也得不了势力。
: 如果得势的话,说明在议会道路下,社会财富的确分配不合理,那就改良,
: 社会改良也是民主体制允许的。
: 美国走向独裁的唯一道路就是法西斯主义抬头。。。一个个人魅力的川普。
: 这就是为什么主流媒体一直防范着川普。。。这是民主政体的致命弱点。

s
sutton999

魏玛是中左民主主义
德共是左翼国际主义
纳粹是左翼国家主义

其实就是魏玛承受战后危机,引发了极端左翼,最终流向外部做局,内部国民性最切合的
纳粹.

猪党就是这个魏玛,

危机是承平已久的体系, 国际大局是去全球化大洪水.

危机不算致命, 大局美帝坐看世界大洪水

结果是中右红脖国家主义, 不会走极端.
m
medu

什么乱七八糟的?Nazism formally known as National Socialism。纳粹是国家社会
主义,是正宗左派!跟共产主义是左派的不同分支。你说为什么大家会警惕左派?
Y
YXLM

  你根本不理解什么是法西斯主义。
  有个人魅力就是法西斯,用这个理由作恶,你不觉得太直截了当了吗?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就不许有个人魅力?
  改良不是不可以。
  但请走合法路线。
  左派不走合法路线,人民组织起来武装自卫,结果就是法西斯主义。法西斯的根本要素是法西斯民团。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今天的街头左派和一战后的左倾力量不同,根本成不了气候。
: 街头左派是针对川普出现的。
: 社会主义的议员也得不了势力。
: 如果得势的话,说明在议会道路下,社会财富的确分配不合理,那就改良,
: 社会改良也是民主体制允许的。
: 美国走向独裁的唯一道路就是法西斯主义抬头。。。一个个人魅力的川普。
: 这就是为什么主流媒体一直防范着川普。。。这是民主政体的致命弱点。

h
how0

法西斯纳粹: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
还等着美式文革的革命小将打砸抢到自己家门口吗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什么大家对左派崛起这么恐惧?
: 其实这里没有左派,民主党里有左派,比如桑德斯和AOC,这些人不可能得势,美国
: 是资本家的,不是红二代的,这些左派青年只是在川普在台上,故意分裂的情况下
: 而起来的,这些人是川普带来的。如果你觉得左派形成一种势力了,那问题是
: 出在社会阶层的分化和不稳定因素,不是左派青年,而是民众,那说明社会必须要改革
: 一些
: 东西,这不会影响到美国的资本主义根基。
: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都没有市场,在美国怎么可能有?
: 中国都在搞资本主义。
: 美国要恐惧的是法西斯主义抬头,左派恰恰是在意识形态上反对法西斯的。
: ...................

m
miemuo

希特勒的那些经济政策是什么?

他暂停了金本位制,开始实施大型公共工程项目,如高速公路、保护工业免受外国竞争、扩大信贷、制定就业计划、在价格和生产决策上压榨私营部门、大幅扩大军事、实施资本管制等。实行计划生育,惩罚吸烟,进行国家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强加教育标准,最终出现巨额赤字。纳粹干涉主义计划对该政权拒绝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

这些项目至今仍受到广泛好评,即使失败了。它们是每一个“资本主义”民主的特征。

m
miemuo
https://www.sohu.com/a/127481060_601225

纳粹德国的经济神话是如何缔造的?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希特勒的那些经济政策是什么?
: 他暂停了金本位制,开始实施大型公共工程项目,如高速公路、保护工业免受外国竞争
: 、扩大信贷、制定就业计划、在价格和生产决策上压榨私营部门、大幅扩大军事、实施
: 资本管制等。实行计划生育,惩罚吸烟,进行国家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强加教育标准
: ,最终出现巨额赤字。纳粹干涉主义计划对该政权拒绝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
: 这些项目至今仍受到广泛好评,即使失败了。它们是每一个“资本主义”民主的特征。

challengeguo

说得不错
beijingren3


【 在 mouseCEO (玩偶鼠)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次大战后的欧洲,战后百业待兴,因为经济萧条和失业,左翼分子 – 无政府主义者
: 、共产党、左翼社会党,乘机作乱搞事。我们以前受的教育是十月革命,但那只是极左
: 在俄国得手的个例。其实当时在欧洲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左翼分子组织的骚乱和暴动
: – 纵火、抢劫、政变、捣毁教堂和攻击神职人员。而当时的许多政府,要么被“温和
: ”左翼分子把持,要么内斗不休,使得政府要么对骚乱软弱无力,要么背地里默许和纵
: 容。
: 左翼分子的构成和同情者,主要是城市和农村的赤贫阶层、城市知识分子。背后是革命
: 成功的苏俄(联)。而反对骚乱的,主要是城市中产阶级、小业主、手工业者、农村自
: 耕农和地主、宗教人士。
: 战后上千万军人复员,使得民间拥有了大量的武器和训练有素的军事人员。以上反对骚
: ...................

m
miemuo

和川普刺激就业的有类似的地方,让工人去搬砖啊。
另外,纳粹在经济萧条的时候上台,不实行一些国家福利怎么办?
连凯恩斯都赞同纳粹的经济模式是合适的,这不是左右的标准。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www.sohu.com/a/127481060_601225
: 纳粹德国的经济神话是如何缔造的?

m
miemuo


使纳粹党走上前台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经济。
  纳粹党的全称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在这个名称中,出现了“社会主义”和“工人党”字样,许多读者望文生义地认为,纳粹党是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代表着无产阶级、工人阶级的利益,在纳粹党的统治中,必然倾向于推行一个公有制的社会主义路线。
  纳粹党非但不是想象中的无产阶级政党,也不可能实行公有制,而且,它与坚持公有制的德国共产党以及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势不两立、水火不容,是一个极右翼政党。  纳粹党在活动初期是小资产阶级的——或者说是试图代表中产阶级利益的政党,进入夺权阶段又与德国的大资产阶级勾搭成奸——是真正的“封建余孽”。
  德国社会主义有着多种形态,一种是以卢森堡、李卜克内西为代表的激进的无产阶级政党,即德国共产党,这一政党的目标是积极推行公有制、消灭私有制,最终在德国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和实现共产主义。德国共产党与德国社会民主党的主要政治差异体现在实现这一目标的斗争方式上,德共主张通过激烈的暴力革命,而社民党则采取议会道路,试图通过议会获得执政权,对德国社会进行改造,尊崇法律,手段温和,具有一定妥协性。

  在这样一种“社会主义”形态之外,还有一种被称为“普鲁士社会主义”的形态,这种“社会主义”并不反对私有制,但反对资本垄断和自由竞争,强化国家对经济行为的干预,这是一种非常“德国式”的社会主义,它具有强烈的福利主义意味——福利主义正是德国在三十年战争中被提倡并发展起来的一种经济形态。纳粹党早期正是这种“普鲁士社会主义”的重要继承者。这使得纳粹党在它初创阶段,由毫不起眼的“德国工人党”,经过希特勒改造,一下吸引了大批德国群众追捧。
  从纳粹党的社会成员结构中可以看出,真正属于无产阶级主力群体的“工人阶级”数量始终没有超过三分之一,而各种身份的中产阶级的人数则超过了一半以上,所以,有学者说纳粹党是在“向中产阶级求爱”。
  纳粹党的政治许诺和意识形态,在它的“二十五条纲领”中有着明确体现,但是,当纳粹党面临夺权的时候,这个纲领失去了它的现实意义——如果希特勒得不到德国大资本家的支持,就很难在德国政坛立足,更谈不上获取德国政权。因此,纳粹党采取了一条现实主义的路径:投靠大资本家。
  为获得德国大资本家的政治支持,在夺权之前,希特勒即与他们进行了频繁接触。1932年1月27日,希特勒出席了在杜塞尔多夫举行的由300名资本家参加的经济会议,他在会议上表态:“我们要下定无情的决心,彻底铲除德国的马克思主义。”资本家们则以高额的竞选费用予以回报。1932年11月11日,由德国50位大银行家、工业家联名写信给兴登堡,要求任命希特勒为政府总理。
  纳粹掌权后,德国出现了高度的国家资本主义化,一方面,希特勒不仅没有放弃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反而更加强化,通过国家对市政建设和军备上的大规模投资来带动经济的发展和提高就业率。另一方面,私有化也进一步得到了加强,相比魏玛时期,第三帝国的经济出现了一股“再私有化”的浪潮,国家资本除在交通等少数领域内保持主导作用和绝对优势外,全面退出了金融、工业、商业、原材料等经济领域。
  为回报大资本家的支持,国家资本退出以后的空白没有令中小企业、手工业者得益,而是由原本就具有垄断性质的托拉斯全面接受,变成更大规模的垄断托拉斯。“德国经济总委员会”里的成员全部由垄断资本家和纳粹官员组成。1931年由国家控制着70%
的银行和大多数股份公司,经过“再私有化”后仅保留了帝国银行,通过1937年的《股份公司改革法》,股份公司从9148个减少到5418个,10万帝国马克以下股本的股份公司予以淘汰,关闭了70万家工商手工业。而德国著名的大企业如法本、大众、西门子等公司,则在二战中提供了大量战略物资和战备资源,成为战争的帮凶。
  纳粹党名义上嫁给了中产阶级,结果却滚到了大资本家的婚床上。
  中国读者对“极左”深恶痛绝,可谓深受其害,但对“极右”政治形态是什么往往不甚了了。所谓极右思想,产生于法国革命左派诞生之后并与左翼思想相对立的一种思想倾向,它最核心观点是主张经济上的绝对私有制,观念上的极端保守主义。由于担心自由主义和民主运动不能确保财产的私有化,因此在政治上倾向于采取独裁和极权统治,进而体现出反自由和反民主的特征。德国历史自有其特定历程,极右翼思潮直到二战前的德国显得尤为宏大,并产生了一大批极右思想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微信

h
hounddog

楼上真辛苦,一边发帖子要人不要去看washington times,nypost,一边每天辛苦搬运百度百科,观察网,新浪,这些比大妓院都不如的共产纳粹国的文章。国家资本主义,那不正是共产纳粹国在干的吗?

m
miemuo

德国人为什么曾把希特勒当成大救星?

在世界现代历史上,德国人为人类文明贡献了众多的杰出人士,诸如马克思、爱因斯坦等大家巨匠,德意志又是一个具有崇尚理性传统和特征的民族,现代德国文明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诉诸理性。但在上世纪30—40年代,在德国人身上表现出的除了狂热还是狂热,整个德意志民族都卷入了纳粹的战争,导致了德国和人类文明史上一场空前的浩劫。德国人为什么会那么疯狂地拥戴纳粹党,把希特勒这个大魔头当成了大救星,任由其将整个国家带向毁灭之路?他们的理性到哪里去了?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以往谈及这个问题,多半都会强调希特勒的作用,说是希特勒这个大魔头善于蛊惑人心,对德国人施行了集体催眠和“洗脑”,使他们不由自主地支持纳粹或者情愿被纳粹所控制,因而德国大多数民众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都卷入了纳粹歇斯底里地反犹、反共活动,并任由希特勒引导德国走向了战争。这种解释有一定道理。的确,如果希特勒没有反犹、反共和侵略扩张的思想,对犹太人的种族清洗就不可能实施,二次大战也就不会发生。但纳粹集中营的屠杀这类大规模的侵犯人权行为,是早已超出了现代文明底线的种族灭绝和政治清洗,就很难说完全是领袖意志的结果,因为如果没有德国民众对纳粹政权的狂热支持或者因畏惧而放弃抗争,这样的行动是不能付诸实行的;而“通往毁灭之路”也早就无法继续走下去了。几十年来所有的客观研究都证明,无论从参加的人数还是从阶层分布来看,纳粹运动都是十分广泛的群众运动。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希特勒纳粹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是相当融洽的,当时的大多数德国人是真心和自觉地拥戴这个政府的。而第三帝国之所以能够有这样广泛坚实的群众基础,概括地说,主要有如下两方面的因素。
第一,当时德国上下弥漫的民族主义情绪,让德国民众把实现“强国梦”的希望寄托在了希特勒纳粹政府身上。
19世纪起,德意志经济社会发展明显落后于英、法等国,这刺激出德国人对国家强大的期盼和“落后就要挨打” 的焦虑,由此逐渐形成了德意志必须强大的民族共识。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按照《凡尔塞和约》的规定,战败的德国被解除了军备,民族屈辱、经济萧条、政治动荡、社会混乱交互作用,让骄傲的德意志民族更加渴望实现“强国梦”。而希特勒的纳粹党,敏感地把握住了这种国民心态,适时提出了“修改《凡尔塞和约》、收回失去的领土,把相信国家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人联合起来,团结整个德意志民族”的宗旨,并允诺要尽快改变战后700万退伍、复员军人和军工企业停产造成的大
量工人失业以及恶性通货膨胀的局面。这在当时的不少德国人看来,简直就是使德国摆脱困境的良方。1928年后的几次选举结果,表明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把纳粹党视为解决德国社会主要问题、实现德意志民族强盛的希望。1928年纳粹党在国会选举中只获得了2.6%的选票和12个议席,这还主要是来自农村地区的选票。而在1930年国会选举中,纳粹党的议席就猛增至108席。纳粹党在1932年的选举中更是大胜,得票率达37.4%,成为拥有230席的国会中第一大党,希特勒由此获得了组阁大权。
取得执政地位后的希特勒和纳粹党,用国家(民族)社会主义将国家再魔法化,以便从拟人化的国家那里去寻求正当性,第三帝国吞噬了市民社会,代之以国家、运动与政治的三分法,实现了国家与社会的合一,在“决断论”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全权主义的国家。这在当时的德国几乎没有遭遇什么反对,反而是一片欢呼声。在上上下下充斥着民族主义狂热的时候,通过建立一个强大的现代国家以迅速实现德国的复兴,很轻易地就成为了德国人最大的共识。有了这样的共识,纳粹宣传的所谓“德国民族共同体”的概念一下子就俘获了整个德国民族的心,“德国不强大就完蛋”似乎成了绝对真理,为了国家经济发展、一圆“强国梦”,以牺牲思想自由和个人政治意识为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正因为如此,纳粹的消灭异己思想、反犹和反共的罪行,也就容易在复兴民族主义的旗帜下被德国人容忍,整个德国也就心甘情愿地被纳粹党的宣传魔笛引上了通往战争的毁灭之路。
第二,希特勒上台后,德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德国国际环境的改善和国际地位的提高,让纳粹党获得了“政绩合法性”,得到了更多民众的支持和拥戴。
1933年1月30日,德国总统兴登堡任命希特勒为德国总理,纳粹党从在野党一跃而
成了德国的执政党。当时的德国经济凋敝、民生困苦、社会动荡。6600万人口中,几乎一半挣扎在饥饿和贫困线上,失业人数更高达600万。在国际上,德国不仅在1929年开
始的世界经济大萧条中受创最深,而且还饱受英、法等战胜国的挤压,是一个地位低下的战败国,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正常国家。可以说,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是在内外交困的危机中开始执掌大权的。
希特勒把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的第一把火,烧向了消灭失业现象。上台后的第三天,他就在广播电台发表《告德意志国民书》,声称政府要“拯救德意志的农民,维持给养和生存基础!拯救德意志的工人,向失业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全面进攻!”希特勒这样倒不是单纯的政治做秀,而是切实在多方设法解决失业问题。因为在纳粹当局的努力下,到1938年,德国失业率降到了1.3%,而同期美国失业率为1.89%,英国为8.1%,比利时
为8.7%,荷兰为9.9%。这样比一下,纳粹党宣传自己“创造了消灭失业的经济奇迹”,还真不是在自吹自擂。
希特勒上任后的第二把火,烧向了改变德国几乎陷于停顿的经济状态,宣称要尽快让德国经济发动机高速并持续地运转起来。平心而论,这也不完全是在吹政治牛皮。从1932年到1937年,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102%,国民收入也增加了一倍。这些实在的数据表明:纳粹当局的确在不长的时间里,创造了德国经济复兴的奇迹。
希特勒对内烧的第3把火,是重建社会保障体系、落实社会福利政策。早在1930年
希特勒就说过,“用警察、机关枪和橡皮棒,不能持久地单独维持统治”。因此,他上台后大力推行社会保险制度,增加和提高国民的社会福利,在通过“劳动美化活动”来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和劳动环境的同时,还扩大了职工的有薪休假制度。纳粹的属下工会劳动阵线,在疗养胜地鲁根岛等地,修建了一批疗养院和旅馆,建造“力量来自欢乐”旅游船,组织普通工人参加“力量来自欢乐”的休假旅游活动。仅1937年1年内,全
德就约有1000万工人享受到了这项福利。用当时纳粹广为宣传的话说,就是 “过去只
有资产阶级才能享受到的休假旅游,现在纳粹德国的工人也可以享有”。到1938年夏天,希特勒甚至允诺,要实现“每个德意志职工拥有一辆小汽车”。
如果说希特勒上任后对内烧的三把火,让除了犹太人之外的大多数普通德国人得到了实惠,因而在政治上支持拥戴纳粹当局的话,希特勒对外也烧的三把火,则使德国以不流血的外交征服,走出了战败的阴影,迅速崛起成为世界大国。这让德国人普遍感到脸上有光,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都大大增强,更加坚定地支持希特勒和纳粹党。
希特勒对外烧的第一把火是秘密重整军备。1935年,德国实行陆军普遍征兵制,并正式成立空军,接着又大造军舰和潜艇。在看清国际联盟的底牌(即没有决心以强有力的实际行动来制止德国破坏凡尔赛和约的行为)后,希特勒更是肆无忌惮地大搞扩军备战。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使德国的空军力量超过英国,陆军力量也超过法国。到
1939年入侵波兰时,德国已经成为欧洲军力最强大的国家。
对外希特勒烧的第二把火,是收复失地和和平扩张。根据1919年6月28日签订的凡
尔赛和约,战败的德国一共丧失了拥有7325000人口的73485平方公里的国土,莱茵河地区则被“凡尔赛和约”和“洛迦诺公约”明确规定为“非军事地带”,由国际联盟驻军管理。希特勒上台后,经过一番折冲,不仅收回了萨尔地区、派兵占领了莱茵兰,而且在1938年3月让奥地利“回归”德国后,又把有350万人口的捷克苏台德地区纳入了德国版图。
希特勒对外烧的第三把火,则是通过举办1936年柏林奥运会,以最隆重的仪式,在德国人面前向全世界宣告了德国的重新崛起。希特勒亲自担任柏林奥委会大会总裁。他下令用16吨铜铸了一座奥林匹克巨钟,建造了一座高达70米的希特勒钟塔,建了一座能容纳10万人的运动场,建了一个可容纳2万名观众的游泳池,并修建了比美国洛杉矶奥
运会更豪华的奥运村,以此来展现德国的“繁荣与昌盛”。为了开好1936年柏林奥运会,希特勒不但允许一些德国犹太人优秀运动员代表德国参加竞赛,甚至还任命犹太人沃尔夫冈?菲尔斯特纳尔负责管理奥林匹克村。1936年8月1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第11届奥
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上,希特勒宣布开幕。会场上飘扬着纳粹旗帜,德国运动员通过主席台时,行纳粹礼,高呼“万岁——希特勒!”德国第一次通过电视播放了奥运会比赛盛况。当时,希特勒完全有理由称这是历史上最盛大的一次奥运会。在这次奥运会上,德国获金牌33枚、银牌26枚、铜牌30枚,拿了世界第一。体育政治和体育民族主义的狂热,被希特勒发挥得淋漓尽致。通过举办奥运会,希特勒为自己塑造了一个和平英武的政治家形象,不仅绝大多数德国人为他着迷,甚至不少外国人也都被他所蒙蔽。
希特勒上任后的内外三把火,烧得如此漂亮,表明德国在希特勒独裁之下的确曾经取得了一些卓越成就。德国人当然有理由为身边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成就而自豪。特别是希特勒个人生活方式又如此地简朴,是个素食者,不喝酒、不抽烟更不闹绯闻,从没有为自己的享乐乱花过纳税人的钱,让不少德国人感动得简直要用高尚纯洁来形容元首了。看来,独裁统治可不是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面目可憎的。至少到1939年,在大多数德国人眼里,希特勒已经是仁慈有为的统治者,甚至可以说是德国的大救星了。而对大救星,民众能够做的当然就只剩下狂热的拥戴、绝对的服从和无条件的支持了。希特勒一切对内的专横与暴政、对外的侵略与战争,就这样都被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希特勒不想止步,德国就没有人和力量能够迫使他止步了。
但已被迷惑了的德国人忘了,希特勒虽然不喜欢在个人生活上挥霍纳税人的钱财,但他从来不怕多流纳税人的血。在《我的奋斗》一书,希特勒早就透露过他的长远扩张计划,引导德国走向战争是他必然的选择。而后的事态发展证明,那是一条德国的通往毁灭之路。德国人对希特勒拥戴所造成的后果,即“以追求强国家为起点,以落得一虚弱兼分裂的国家而终结”,则再一次地证明了这样两个真理:一个期盼大救星的民族最终得到的往往总是灾难乃至毁灭。而一个大国如果任由民族主义情绪泛滥,一味地激发民族仇恨心理,却又缺乏民主和保护自由抗争的机制,就一定会导致本国甚至是全世界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