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父亲的选择:铤而走险自制药,还是等着孩子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