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一名做临床试验的美国医生 我需要给反智的华人们普及一下Hydroxychloroquine的医学常识

Littleman18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大家不要因为账号比较新就踩我 我已经因为职业原因跟几个人关于Hydroxychloroquine (简称HCQ) 吵架自己账号被封了两个了。有时候你看到一个无知又无赖的attention whore真的就会忍不住骂脏话。 真是麻烦版主了 我本人在某大学医院心血管科,临床的文章也发过不少了,其实本来不想再来华人了,后来发现华人在医学常识特别是临床试验这方面的反智让我实在受不了,所以顶着老婆的账号上来最后逼逼几句,完了我保证就不再来了。
首先希望大家对以下三个常识表示赞同:
1)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是鉴证一个药物或是否有用的最好的方发,就是找 一群病人被随机分组到两组,一组使用药物,一组使用长得一样的安慰剂,期间实验人员并不知道谁是哪个组的,等病人结果出来以后才会揭盲。 FDA approve的绝大部分药物都是这个方法验证出来有用的。 2)是药三分毒,所以用一个药之前医生必须要考虑risk vs benefit,同时考虑用药的risk vs benefit和不用药的risk vs benefit,药物的benefit大于risk,而且不用药的risk很大, 才会使用。 3)美国医生水平参差不齐,也不是所有医生都是科学家,上完医学院做完住院医了出来行医了却还不明白scientific method还有临床试验是怎么搞的医生,特别是primary care的医生比比皆是。
这三点大家都同意吧?那我们继续。
HCQ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来证明有用。虽然华人其他帖子列出来了不少study,但都不能细看,也经不起仔细推敲。举个例子,最近被炒作的火热的Henry Ford Hospital Study, 称服用了 HCQ的病人死亡的hazard ratio降低了51%
https://www.ijidonline.com/article/S1201-9712(20)30534-8/fulltext
仔细看的话,发现使用了HCQ的病人绝大部分都同时使用了激素,而没有使用HCQ的病人只有少数给了激素。激素已经通过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被证明对新冠病人有用,所以使用激素就是明显的confounding,我们不知道这些病人是因为服了激素好的还是服了HCQ好的。还有就是服用了HCQ的病人上呼吸机的更多,假设两个病人都病得很重,一个愿意上呼吸机并且服用了HCQ活了过来,另一个不想上呼吸机也没有服用HCQ没有活过来,怎么证明病人是HCQ救活的? 类似这样的study还有挺多,相似点就是都是retrospective analysis,就是后知后觉,知道了病人结果以后再去对data做analysis,这种方式得出的结论我们肯定是不能相信的。 那么对于HCQ有没有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呢?当然有。这里有两个: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9014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6638 结论是:没用。 两个组的结果是一样的。
那么华人大妈人们会问了:管他有没有用,还证明啥呀, 干就完了,人都病了,为啥不能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呢? 问得好, 我们接下来讲到第二点,risk vs benefit。 我还在美国上医学院的时候就被教育HCQ是一计猛药,小心用,副作用多多,皮肤反应,肝脏衰竭,还有对于我们心血管科最可怕的事情:QT prolongation造成的心律不齐,猝死。 我知道华人上不少大妈会问我:这个药都用那么多年了,有毒的话早就知道了,怎么会现在才知道? 没错,HCQ的确在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病人上用很久了,而且的确是特效药,非常管用。所以虽然服用药物有risk, 但是服用的benefit远远大于risk, 而不服用的risk就是SLE几年内就造成多器官衰竭病死。所以应该用。即便如此,服用HCQ的病人也需要时不时的来化验一下,做个心电图确定没有心率不全。 HCQ还被用在某些疟疾上,因为疟疾如果不及时治疗造成贫血,多器官衰竭,死亡率非常高,所以服用的benefit再次大于risk。
华人大妈们掐腰问我:有本事你得了新冠以后不用这个药啊!虽然我在医院工作很容易感染新冠,特别是现在心血管ICU都住进了新冠病人,但是我用人格保证,HCQ在被randomize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证明有效以前,我是绝对不会服用的。
华人大妈们再次掐腰问我:那为什么美国会有医生会出来挺HCQ? 这就扯到第三点了。 美国医学界的guideline非常多,但是根据guideline行医的人不是很多。也就是一些academic center老老实实的follow guideline,很多私人医生,特别是做primary care的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行医,毕竟行医是很主观的一个职业,自己接触到的病人和经验对自己的行医方式以及治疗方法都有很大影响。如果你的几个病人吃了HCQ好了,你肯定会主观的认为HCQ肯定是有用的,哪怕其他几个医生的病人吃了HCQ并没有什么作用。这就是人的bias没办法。 聊一聊这个最近很火爆的Dr. Stella Immanuel吧。非洲卡梅隆上的医学院,号称见过了不少服用HCQ治疗好了疟疾的病人,所以她主观上应该就觉得HCQ是个好药。她又说她治疗过350个服用了HCQ病人没有一个死的。这些是疟疾病人还是新冠病人? 她自己是一个儿科医生,不应该接触到新冠病人,所以她说的应该是她还在非洲时用HCQ救治过350个人没有人死,但是这跟新冠有什么关系? 后来她又说了大家根本不用戴口罩,又说了人生病是魔鬼和女巫在跟人啪啪啪射精繁殖新魔鬼的过程,后来彭斯高调会见了她,后来大统领又retweet她的video,证明了大统领其实对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isk vs benefit等等医疗常识的匮乏跟华人大妈们没啥区别,所以在这里祝贺华人大妈们了。
我先逼逼这么多,大家踩啊骂呀随便,frankly, I don''''t give a $h!t.
------------------------------------------------------------------------------------
看了几个评论,补充几点: -我本人是希望可以做更大规模一点病人多一点的double blinded placebo controlled randomized trial,这样可以settle这么多的争执。但是我能理解为啥NIH的头头们不愿意做,很多临床试验不是说想做就做了,如果小规模实验没有什么signal一般不会进行更大规模的实验,如果小规模实验发现服用HCQ没啥用并且有有副作用,ethically做更大规模的实验岂不是故意让更多是受伤害? -每天跟病人聊天时需要把专业术语变得简单易懂,并且老婆是东北的,所以说话比较通俗,甚至粗俗,见谅吧 -我不是只搞临床试验,每天看病人,大部分时间在病房和导管室

最新回帖

JJsHere
576 楼
回复 1楼Littleman18的帖子
建议楼主及其他在这个楼里反对HCQ疗法的医生也实名出来做个教育视频,和这个视频里的医生们辩论一下。
https://youtu.be/1x_11I5SLII
期待
保持沉默
575 楼
我对华人大妈的素质早就完全放弃了
g
gabbro
574 楼
回复 1楼Littleman18的帖子
赞楼主,写的好,有理有据。
NJ橘猫
话说华人大妈真爱掐腰
jiaru0099
我来简单总结一下
HCQ risk 比 benefit大,所以没用
hcrab
回复 1楼Littleman18的帖子
水平不知道,说话的素质看到了
Mary_Ann
话说楼主真的特别擅长自我带入的情绪化描写,很适合写小说 😂
v
vanillaicecream
你是发自内心的的想科普,听不进去的还是听不进。
湫湫
我是支持hcq的,因为我信国内医生,有不少国内医生在病人轻症时给了hcq,能控制转中重症。当然也可以说轻症能自愈。 但是美国的非洲大妈神棍医生说的话,最好完全不要考虑在内。
楼主说的123都同意。
s
sunfic
Hydroxychloroquine的大规模预防作用还没有实验报告 Hydroxychloroquine+zinc的疗效也没有实验报告 好多实验都在出结果之前被叫停了 这是咋回事
另外你作为医生不知道推荐的是使用Hydroxychloroquine+zinc吗?
b
bluecrab
哈哈哈,叉腰好形象,恭喜我才第三楼你已经收获了5个踩。
s
sunfic
话说楼主真的特别擅长自我带入的情绪化描写,很适合写小说 😂
Mary_Ann 发表于 2020-07-31 18:43

这种情绪化根本不想也不屑于使用新药的态度 跟那个女巫婆有得一拼 其实都是一回事
Mucinex
都这么好好解释,不删帖不更好么?
Fanfuliao
好贴! 生动,易懂!
amberyc
LZ是在中国还是美国行医啊?这么粗鄙的用词,很难和医生联系起来。
h
hanlin
第一条略改一下,漏了double-blinded,不过中文意思到了,其它专业部分说的不错。
k
kolanut
华人有一群疯魔了的川粉大妈,不会听你的道理的。否定global warming是这里主流信念你能相信吗?
姑逢獙獙
既然知道如此,你又何苦发这一贴拉仇恨。信者恒信,不是因为科学,而是信仰。大统领在粉丝眼里那是神,你见过质疑神的信徒么?
r
risingsun
赞一下楼主,居然有耐心写这么长给这边一些根本不care科学和证据的人
s
sunfic
赞一下楼主,居然有耐心写这么长给这边一些根本不care科学和证据的人
risingsun 发表于 2020-07-31 18:50

care科学和证据我们6月份之前都不应该戴口罩 WHO CDC都明确说了没有科学证据表明口罩有预防作用
hoho
niuhuang201
有理说理。给人戴一顶”反智”的大帽子不会让你更有说服力,倒跟黑命贵一样霸道。给川普开羟氯喹的也是医生,为羟氯喹正名的还有耶鲁的教授呢。不知道楼主哪来这么大的底气。
s
sunfic
有理说理。给人戴一顶”反智”的大帽子不会让你更有说服力,倒跟黑命贵一样霸道。给川普开羟氯喹的也是医生,为羟氯喹正名的还有耶鲁的教授呢。不知道楼主哪来这么大的底气。
niuhuang201 发表于 2020-07-31 18:53

一般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医生都有很大问题
你跟他描述症状 他很难听得进去 都是自己想自己那一套
awang20546
我靠,你老婆可是被你连累惨了😭。
Boilfrog
这么多字,这个帖子值一块二。
现在华人带节奏的就是看不得有特效药能让美国恢复正常,一定要看着更多的人感染死亡,这不是邪恶哪是什么?
umizumi
没有证据证明,不等于直接证伪。
yanhren
既然这么多争议,那么核心问题难道不应该是为什么疫情严重至此,却一直没有做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的实验吗? 为什么?
s
sunfic
既然这么多争议,那么核心问题难道不应该是为什么疫情严重至此,却一直没有做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的实验吗? 为什么?

yanhren 发表于 2020-07-31 18:58

在要做HCQ+ZINC的联合实验的时候 在结果出来之前被精确的叫停了 hoho
s
sunfic
一般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医生都有很大问题
你跟他描述症状 他很难听得进去 都是自己想自己那一套
sunfic 发表于 2020-07-31 18:55

仔细看了一下lz只是搞临床实验的所谓“医生”,不是面向病人的 万幸
cucurbita
回复 1楼Littleman18的帖子
我觉得楼主说得挺好,有理有据。没做过双盲试验的药效很大程度来自于主观臆断。
niuhuang201
在要做HCQ+ZINC的联合实验的时候 在结果出来之前被精确的叫停了 hoho
sunfic 发表于 2020-07-31 18:59

叫停试验的命令还是基于《柳叶刀》一篇不合常理开绿灯的造假论文。论文被打架了,停实验的决定却没被review。真不知道反智的是谁,打着科学权威的名义可以这样侮辱普通人的智商吗?
yanhren
在要做HCQ+ZINC的联合实验的时候 在结果出来之前被精确的叫停了 hoho
sunfic 发表于 2020-07-31 18:59

科学问题不按照科学的方法来进行,还叫停实验,骂普通群众反智,那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反智了!
MajiaX
作为曾经的同行赞一下楼主。这里的川粉大妈是油盐不进的,他们看帖的唯一目的就是通过使劲黑你来达到维护大统领不可置疑的地位。 顶一下楼主的目的,就是希望不明真相还在犹豫的人能看到,可以理智地做出判断,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科学用药。
nurulz
我也是美国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对楼主不能同意更多。我在美国最大的医学院附属医院之一工作,新冠病人很多,用激素remdesivir的都有,但从来不会用hydroxychloroquine。某些华人大妈政治行先无视科学,你给它科普没用的,直接左臂帽子就扣上来了
squirrel40
我来简单总结一下
HCQ risk 比 benefit大,所以没用

jiaru0099 发表于 2020-07-31 18:41

Risk 明确。 benefit没证明。
x
xiaoxuesheng
这个药的问题LZ分析了临床实验的文章.逻辑上基本说的通. 那么米国医生素质水平究竟怎样呢?LZ一句话就带过了.见到过一个统计,follow guideline的比例不高,但也就是一句话.
c
chartgame
疫苗背后是盖子,瑞德西维背后是索罗斯,所以羟氯喹必须无效!
Coth
楼主说的有道理。有些大妈觉得好用就吃嘛,吃坏了不要赖到医院就好了。
squirrel40
不错。这么完整的科普还挺辛苦的。
q
qwerty_sun
回复 1楼Littleman18的帖子
我觉得楼主说得挺好,有理有据。没做过双盲试验的药效很大程度来自于主观臆断。
cucurbita 发表于 2020-07-31 19:08

楼主话糙理不糙,不是医生略懂统计,没看到一个像样的实验证明这个药有效。 我也很希望这药有效,况且我还买了两板。如果有人反驳也希望反驳楼主的技术或者统计错误,而不是阴谋论。
squirrel40
我还觉得最好笑的一点是。 华人上一些ID谈到非洲裔人分数低进入医学院,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现在又把一个非洲医学院毕业工作的医生当成指路明灯。 这算不是精神分裂啊。
niuhuang201
我也是美国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对楼主不能同意更多。我在美国最大的医学院附属医院之一工作,新冠病人很多,用激素remdesivir的都有,但从来不会用hydroxychloroquine。某些华人大妈政治行先无视科学,你给它科普没用的,直接左臂帽子就扣上来了
nurulz 发表于 2020-07-31 19:11

我相信别人主张的是给轻症病人使用羟氯喹的自由,本来羟氯喹对住院病人就无效。这些观点表述得很清楚,我们耳朵都听得起茧了,你一个医生居然到此刻还弄不清别人在主张什么,专业性差强人意吧。
Riquelme
回复 1楼Littleman18的帖子
楼主你来错地方了,这里不是华人网,这里是华轮网,你这是在对轮弹琴
rosesavels
太赞了,楼主我挺你!华人就需要像你这样的真专业人士!
Evergreen_S
所以HCQ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只是要权衡利弊。所以还是要由主治医生来确定要不要给病人用HCQ,以及怎么用。一刀切的禁了也是反智。
我想我是疯了
仿佛扫地僧有重现江湖。 先给大家扣一顶反智的帽子再说, 比较降低你的信誉啊。 对了,扫地僧当时也痛心疾首你们华人怎么不相信科学,怎么不顾美国人民的感情,为啥非要戴口罩呢, 他用了从医几十年的经验担保呢,戴口罩是弊大于利的, 只有生病了的人才需要戴口罩。
声明一下, 我对HCQ的功效无法判断, 爱用就用,不爱用就别用,不管我事。
我反对的是楼主这样condescending说话的方式。
layman1989
对那位非洲来的女医生的支持和同情,几乎可以肯定大妈们根本不是因为药效,而是对全网封杀这种纳粹极权行径感到愤怒和恐惧。封杀的理由是啥?因为这些医生说的话和政府机构说的不一致!这个理由要成立,首先民主党就是非法政党,所有异见均为非法!谁要对这个都没有感到不安,那我真的很无语。
Youtube,FB,各种websites上宣传各种奇奇怪怪的绝对违反常识的多了,卖大力丸的,如何依靠对某个方向放屁减肥的,掐人中能怀儿子的,咬自己鼻子来延寿的宣传广告无数,怎么就不封?
这事能在美国发生,以前真是匪夷所思,绝对无法想象。
s
sunfic
楼主话糙理不糙,不是医生略懂统计,没看到一个像样的实验证明这个药有效。 我也很希望这药有效,况且我还买了两板。如果有人反驳也希望反驳楼主的技术或者统计错误,而不是阴谋论。
qwerty_sun 发表于 2020-07-31 19:15

正式的反驳就是没有决定性的实验证据能够证明有效或者无效 这个连lz都不得不承认 HCQ+ZINC的疗效从来没有科学认证过 在这个时间节点 居然所有实验都被叫停了 为什么?
Fanfuliao
火爆脾气医生与掐腰大妈的辩论,火爆脾气医生完胜!掐腰大妈就是样子吓人,真要说点科学理论就傻眼了!
s
sunfic
我还觉得最好笑的一点是。 华人上一些ID谈到非洲裔人分数低进入医学院,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现在又把一个非洲医学院毕业工作的医生当成指路明灯。 这算不是精神分裂啊。

squirrel40 发表于 2020-07-31 19:16

出来讲话的有10几个医生 你就盯着一个黑人医生看 呵呵
Wsrf1133
楼主的意思羟氯喹对治疗COVID-19没用,还会有负作用?
bull1
大家不要因为账号比较新就踩我 我已经因为职业原因跟几个人关于Hydroxychloroquine (简称HCQ) 吵架自己账号被封了两个了。有时候你看到一个无知又无赖的attention whore真的就会忍不住骂脏话。 真是麻烦版主了 我本人在某大学医院心血管科,临床的文章也发过不少了,其实本来不想再来华人了,后来发现华人在医学常识特别是临床试验这方面的反智让我实在受不了,所以顶着老婆的账号上来最后逼逼几句,完了我保证就不再来了。
首先希望大家对以下三个常识表示赞同:
1)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是鉴证一个药物或是否有用的最好的方发,就是找 一群病人被随机分组到两组,一组使用药物,一组使用长得一样的安慰剂,期间实验人员并不知道谁是哪个组的,等病人结果出来以后才会揭盲。 FDA approve的绝大部分药物都是这个方法验证出来有用的。 2)是药三分毒,所以用一个药之前医生必须要考虑risk vs benefit,同时考虑用药的risk vs benefit和不用药的risk vs benefit,药物的benefit大于risk,而且不用药的risk很大, 才会使用。 3)美国医生水平参差不齐,也不是所有医生都是科学家,上完医学院做完住院医了出来行医了却还不明白scientific method还有临床试验是怎么搞的医生,特别是primary care的医生比比皆是。
这三点大家都同意吧?那我们继续。
HCQ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来证明有用。虽然华人其他帖子列出来了不少study,但都不能细看,也经不起仔细推敲。举个例子,最近被炒作的火热的Henry Ford Hospital Study, 称服用了 HCQ的病人死亡的hazard ratio降低了51%
https://www.ijidonline.com/article/S1201-9712(20)30534-8/fulltext
仔细看的话,发现使用了HCQ的病人绝大部分都同时使用了激素,而没有使用HCQ的病人只有少数给了激素。激素已经通过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被证明对新冠病人有用,所以使用激素就是明显的confounding,我们不知道这些病人是因为服了激素好的还是服了HCQ好的。还有就是服用了HCQ的病人上呼吸机的更多,假设两个病人都病得很重,一个愿意上呼吸机并且服用了HCQ活了过来,另一个不想上呼吸机也没有服用HCQ没有活过来,怎么证明病人是HCQ救活的? 类似这样的study还有挺多,相似点就是都是retrospective analysis,就是后知后觉,知道了病人结果以后再去对data做analysis,这种方式得出的结论我们肯定是不能相信的。 那么对于HCQ有没有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呢?当然有。这里有两个: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9014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6638 结论是:没用。 两个组的结果是一样的。
那么华人大妈人们会问了:管他有没有用,还证明啥呀, 干就完了,人都病了,为啥不能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呢? 问得好, 我们接下来讲到第二点,risk vs benefit。 我还在美国上医学院的时候就被教育HCQ是一计猛药,小心用,副作用多多,皮肤反应,肝脏衰竭,还有对于我们心血管科最可怕的事情:QT prolongation造成的心律不齐,猝死。 我知道华人上不少大妈会问我:这个药都用那么多年了,有毒的话早就知道了,怎么会现在才知道? 没错,HCQ的确在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病人上用很久了,而且的确是特效药,非常管用。所以虽然服用药物有risk, 但是服用的benefit远远大于risk, 而不服用的risk就是SLE几年内就造成多器官衰竭病死。所以应该用。即便如此,服用HCQ的病人也需要时不时的来化验一下,做个心电图确定没有心率不全。 HCQ还被用在某些疟疾上,因为疟疾如果不及时治疗造成贫血,多器官衰竭,死亡率非常高,所以服用的benefit再次大于risk。
华人大妈们掐腰问我:有本事你得了新冠以后不用这个药啊!虽然我在医院工作很容易感染新冠,特别是现在心血管ICU都住进了新冠病人,但是我用人格保证,HCQ在被randomize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证明有效以前,我是绝对不会服用的。
华人大妈们再次掐腰问我:那为什么美国会有医生会出来挺HCQ? 这就扯到第三点了。 美国医学界的guideline非常多,但是根据guideline行医的人不是很多。也就是一些academic center老老实实的follow guideline,很多私人医生,特别是做primary care的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行医,毕竟行医是很主观的一个职业,自己接触到的病人和经验对自己的行医方式以及治疗方法都有很大影响。如果你的几个病人吃了HCQ好了,你肯定会主观的认为HCQ肯定是有用的,哪怕其他几个医生的病人吃了HCQ并没有什么作用。这就是人的bias没办法。 聊一聊这个最近很火爆的Dr. Stella Immanuel吧。非洲卡梅隆上的医学院,号称见过了不少服用HCQ治疗好了疟疾的病人,所以她主观上应该就觉得HCQ是个好药。她又说她治疗过350个服用了HCQ病人没有一个死的。这些是疟疾病人还是新冠病人? 她自己是一个儿科医生,不应该接触到新冠病人,所以她说的应该是她还在非洲时用HCQ救治过350个人没有人死,但是这跟新冠有什么关系? 后来她又说了大家根本不用戴口罩,又说了人生病是魔鬼和女巫在跟人啪啪啪射精繁殖新魔鬼的过程,后来彭斯高调会见了她,后来大统领又retweet她的video,证明了大统领其实对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isk vs benefit等等医疗常识的匮乏跟华人大妈们没啥区别,所以在这里祝贺华人大妈们了。
我先逼逼这么多,大家踩啊骂呀随便,frankly, I don''''t give a $h!t.
------------------------------------------------------------------------------------
看了几个评论,补充几点: -我本人是希望可以做更大规模一点病人多一点的double blinded placebo controlled randomized trial,这样可以settle这么多的争执。但是我能理解为啥NIH的头头们不愿意做,很多临床试验不是说想做就做了,如果小规模实验没有什么signal一般不会进行更大规模的实验,如果小规模实验发现服用HCQ没啥用并且有有副作用,ethically做更大规模的实验岂不是故意让更多是受伤害? -每天跟病人聊天时需要把专业术语变得简单易懂,并且老婆是东北的,所以说话比较通俗,甚至粗俗,见谅吧 -我不是只搞临床试验,每天看病人,大部分时间在病房和导管室


Littleman18 发表于 2020-07-31 18:38

这次医学界从WHO到CDC到医生都大丢脸。以为掌握真理,结果一次一次被打脸。一月初就说HCQ早起用可能有效果,结果到现在还做不出个让人信服的双盲试验来肯定和否地这个假设。
c
colab
两篇文章一篇是在hospitalized的病人做的,一篇是讲prevention,都跟医生们claim的用法不完全align。可以作为参考,但不是slam dunk的证据。
家有玥萌妞
希望楼主不这么跟自己的病人说话。
默雨润苗
楼主既然是专业人士,要不来我隔壁帖子里揪纠错,添砖加瓦?
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html?topicid=2579477&fid=398&page=1
e
erniuth
lz你这第三条说的轻了,科研和临床也是千老的鄙视链之一啊,只行医的搞不懂试验才是大多数
cinderedna
正式的反驳就是没有决定性的实验证据能够证明有效或者无效 这个连lz都不得不承认 HCQ+ZINC的疗效从来没有科学认证过 在这个时间节点 居然所有实验都被叫停了 为什么?
sunfic 发表于 2020-07-31 19:19

这个我去查了,他们从四月份做到6月份,数据分析以后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所以不再继续进行。这个病基本是急性病,不是需要长期用药出效果的药,做这么久也够了,既然没有用,继续做的意义就没有了。
Fanfuliao
楼主别不来华人,多发点帖子让我们洗洗眼睛。 要不然华人要被掐腰大妈给毁了,谣言满天飞!
loveccc
一个胡说八道自称医生的人乱写
HCQ低剂量是超级安全的 每天400毫克,可以连续吃几十年。唯一要注意的是可能对眼睛有影响
shellmagic
非洲加纳是疟疾重灾区,联合国和几个大的慈善基金几十年来在加纳推广硫酸羟氯喹,现在街头巷尾的小药店都可以随手买到此药,加纳很多给婴幼儿服用的传统防疟疾草药糖浆饮料都添加了硫酸羟氯喹,加纳32%人口买不起口罩,家庭居住条件很差居住密集,昨天新冠死亡率仅 0.49%,全球最低:
World / Countries / Ghana Last updated: July 31, 2020, 23:25 GMT  Ghana
Coronavirus Cases: 35,501 Deaths: 182 Recovered: 32,096
我想我是疯了
建议大家回头看看楼里都是什么人在给不同意见的人贴标签。 除了labeling,你们能好好讨论问题吗? 在我看来, 人品高下分明啊。
s
sunfic
这个我去查了,他们从四月份做到6月份,数据分析以后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所以不再继续进行。这个病基本是急性病,不是需要长期用药出效果的药,做这么久也够了,既然没有用,继续做的意义就没有了。
cinderedna 发表于 2020-07-31 19:24

你再去查查 看看有没有HCQ+ZINC的联合治疗方案的实验结果报道出来?
x
xiaoxuesheng
给自己个锅盖先.感觉LZ讲专业的东西很中性客观啊. 至于得罪人的部分,不多想的话,觉得LZ是在讲笑话吧.看来文字语言的确容易起歧义.
dayu2020
可笑,动不动说别人反智,
以为自己是科学的化身呢?
当初我支持戴口罩,
被几个自称医生、或医生家属的说是“反智”,
到头来,又是打了谁的脸?

janetyc58
华人特别有意思,经常有帖子出来猛夸氯喹大比例获赞,如果留言让他/她自己吃吃看,有病治病,没病预防,就会被猛踩,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到底大妈们是想吃还是不想吃氯喹?是真傻还是装傻?
s
sunfic
一个胡说八道自称医生的人乱写
HCQ低剂量是超级安全的 每天400毫克,可以连续吃几十年。唯一要注意的是可能对眼睛有影响

loveccc 发表于 2020-07-31 19:25

每天400还是太高了 应该是2天200左右 或者一周200-400
默雨润苗
这些专业人士都对隔壁我的帖子视若无睹?如果我科普的有问题,那为什么不来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是看不起我们这些门外汉的科普文么?
我想我是疯了
仿佛扫地僧有重现江湖。 先给大家扣一顶反智的帽子再说, 比较降低你的信誉啊。 对了,扫地僧当时也痛心疾首你们华人怎么不相信科学,怎么不顾美国人民的感情,为啥非要戴口罩呢, 他用了从医几十年的经验担保呢,戴口罩是弊大于利的, 只有生病了的人才需要戴口罩。
声明一下, 我对HCQ的功效无法判断, 爱用就用,不爱用就别用,不管我事。
我反对的是楼主这样condescending说话的方式。
我想我是疯了 发表于 2020-07-31 19:19

点踩的出来走几步, 你们是支持当时扫地僧发的视频呼吁华人不要戴口罩的吗?
Strawberry99
既然知道如此,你又何苦发这一贴拉仇恨。信者恒信,不是因为科学,而是信仰。大统领在粉丝眼里那是神,你见过质疑神的信徒么?
姑逢獙獙 发表于 2020-07-31 18:49

是,别浪费力气了,这里信奉川普教,那是信仰,你大费唇舌一点用都没。 我不拒绝死马当活马医,但要我因为信达赖就接他红白黄物绝对不可能
s
sunfic
华人特别有意思,经常有帖子出来猛夸氯喹大比例获赞,如果留言让他/她自己吃吃看,有病治病,没病预防,就会被猛踩,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到底大妈们是想吃还是不想吃氯喹?是真傻还是装傻?
janetyc58 发表于 2020-07-31 19:28

有很多人都从国内买了啊 还藏在衣服里带过来
当然有人吃 高风险的时候就会吃
rosesavels
非洲加纳是疟疾重灾区,联合国和几个大的慈善基金几十年来在加纳推广硫酸羟氯喹,现在街头巷尾的小药店都可以随手买到此药,加纳很多给婴幼儿服用的传统防疟疾草药糖浆饮料都添加了硫酸羟氯喹,加纳32%人口买不起口罩,家庭居住条件很差居住密集,昨天新冠死亡率仅 0.49%,全球最低:
World / Countries / Ghana Last updated: July 31, 2020, 23:25 GMT  Ghana
Coronavirus Cases: 35,501 Deaths: 182 Recovered: 32,096
shellmagic 发表于 2020-07-31 19:26

买不起口罩却可以买得起这个药而且经常吃?这个药真这么便宜?
w
whatfor
妈呀,lz你自己医疗系统的怎么会说大部分医生不根据guideline来行事呢。 不根据guideline行事的后果你也是知道的吧,你这么说实在不像在医疗系统做医生的啊。
c
cacp
LZ这说话态度, 也不怕被掐腰大妈们一屁股坐死.
nurulz
回复 39楼niuhuang201的帖子
NEJM 7/23的study, 对于mild-to-moderate COVID, hydroxychloroquine +/- azithromycin did not improve clinical status. 其他证明Hydroxychloroquine对mild COVID无效的试验太多,我也不多说了。我们医院轻症的病人一样很多,根本不会考虑这个药。你不相信别人的专业是你的自由,我也是sb工作那么忙还上华轮网
elee555
医学是经验科学,不过现在医生很多经验都来自大规模临床试验的总结报告,因为看总结报告来的更快更简单,看看文献就可以,谁都可以看。做不做科研其实和实际临床水平关系不大。楼主因为发过文章就歧视其它医生说别人水平差肯定不对的。根据目前的临床资料来看,HCQ加ZINC到底对COVID 19轻症有没有效果目前还没有定论。在没有定论的情况下,楼主上来就一棍子打死,说没有效果其实和被你歧视的那个喀麦隆女医生半斤八两。做不做临床试验和实际临床水平也没有太大关系。尤其是以自己在大医院工作,发过文章等来歧视其它医生没感觉楼主高明多少。
fitzroy
大家不要因为账号比较新就踩我 我已经因为职业原因跟几个人关于Hydroxychloroquine (简称HCQ) 吵架自己账号被封了两个了。有时候你看到一个无知又无赖的attention whore真的就会忍不住骂脏话。 真是麻烦版主了 我本人在某大学医院心血管科,临床的文章也发过不少了,其实本来不想再来华人了,后来发现华人在医学常识特别是临床试验这方面的反智让我实在受不了,所以顶着老婆的账号上来最后逼逼几句,完了我保证就不再来了。
首先希望大家对以下三个常识表示赞同:
1)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是鉴证一个药物或是否有用的最好的方发,就是找 一群病人被随机分组到两组,一组使用药物,一组使用长得一样的安慰剂,期间实验人员并不知道谁是哪个组的,等病人结果出来以后才会揭盲。 FDA approve的绝大部分药物都是这个方法验证出来有用的。 2)是药三分毒,所以用一个药之前医生必须要考虑risk vs benefit,同时考虑用药的risk vs benefit和不用药的risk vs benefit,药物的benefit大于risk,而且不用药的risk很大, 才会使用。 3)美国医生水平参差不齐,也不是所有医生都是科学家,上完医学院做完住院医了出来行医了却还不明白scientific method还有临床试验是怎么搞的医生,特别是primary care的医生比比皆是。
这三点大家都同意吧?那我们继续。
HCQ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来证明有用。虽然华人其他帖子列出来了不少study,但都不能细看,也经不起仔细推敲。举个例子,最近被炒作的火热的Henry Ford Hospital Study, 称服用了 HCQ的病人死亡的hazard ratio降低了51%
https://www.ijidonline.com/article/S1201-9712(20)30534-8/fulltext
仔细看的话,发现使用了HCQ的病人绝大部分都同时使用了激素,而没有使用HCQ的病人只有少数给了激素。激素已经通过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被证明对新冠病人有用,所以使用激素就是明显的confounding,我们不知道这些病人是因为服了激素好的还是服了HCQ好的。还有就是服用了HCQ的病人上呼吸机的更多,假设两个病人都病得很重,一个愿意上呼吸机并且服用了HCQ活了过来,另一个不想上呼吸机也没有服用HCQ没有活过来,怎么证明病人是HCQ救活的? 类似这样的study还有挺多,相似点就是都是retrospective analysis,就是后知后觉,知道了病人结果以后再去对data做analysis,这种方式得出的结论我们肯定是不能相信的。 那么对于HCQ有没有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呢?当然有。这里有两个: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9014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6638 结论是:没用。 两个组的结果是一样的。
那么华人大妈人们会问了:管他有没有用,还证明啥呀, 干就完了,人都病了,为啥不能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呢? 问得好, 我们接下来讲到第二点,risk vs benefit。 我还在美国上医学院的时候就被教育HCQ是一计猛药,小心用,副作用多多,皮肤反应,肝脏衰竭,还有对于我们心血管科最可怕的事情:QT prolongation造成的心律不齐,猝死。 我知道华人上不少大妈会问我:这个药都用那么多年了,有毒的话早就知道了,怎么会现在才知道? 没错,HCQ的确在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病人上用很久了,而且的确是特效药,非常管用。所以虽然服用药物有risk, 但是服用的benefit远远大于risk, 而不服用的risk就是SLE几年内就造成多器官衰竭病死。所以应该用。即便如此,服用HCQ的病人也需要时不时的来化验一下,做个心电图确定没有心率不全。 HCQ还被用在某些疟疾上,因为疟疾如果不及时治疗造成贫血,多器官衰竭,死亡率非常高,所以服用的benefit再次大于risk。
华人大妈们掐腰问我:有本事你得了新冠以后不用这个药啊!虽然我在医院工作很容易感染新冠,特别是现在心血管ICU都住进了新冠病人,但是我用人格保证,HCQ在被randomize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证明有效以前,我是绝对不会服用的。
华人大妈们再次掐腰问我:那为什么美国会有医生会出来挺HCQ? 这就扯到第三点了。 美国医学界的guideline非常多,但是根据guideline行医的人不是很多。也就是一些academic center老老实实的follow guideline,很多私人医生,特别是做primary care的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行医,毕竟行医是很主观的一个职业,自己接触到的病人和经验对自己的行医方式以及治疗方法都有很大影响。如果你的几个病人吃了HCQ好了,你肯定会主观的认为HCQ肯定是有用的,哪怕其他几个医生的病人吃了HCQ并没有什么作用。这就是人的bias没办法。 聊一聊这个最近很火爆的Dr. Stella Immanuel吧。非洲卡梅隆上的医学院,号称见过了不少服用HCQ治疗好了疟疾的病人,所以她主观上应该就觉得HCQ是个好药。她又说她治疗过350个服用了HCQ病人没有一个死的。这些是疟疾病人还是新冠病人? 她自己是一个儿科医生,不应该接触到新冠病人,所以她说的应该是她还在非洲时用HCQ救治过350个人没有人死,但是这跟新冠有什么关系? 后来她又说了大家根本不用戴口罩,又说了人生病是魔鬼和女巫在跟人啪啪啪射精繁殖新魔鬼的过程,后来彭斯高调会见了她,后来大统领又retweet她的video,证明了大统领其实对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isk vs benefit等等医疗常识的匮乏跟华人大妈们没啥区别,所以在这里祝贺华人大妈们了。
我先逼逼这么多,大家踩啊骂呀随便,frankly, I don''''t give a $h!t.
------------------------------------------------------------------------------------
看了几个评论,补充几点: -我本人是希望可以做更大规模一点病人多一点的double blinded placebo controlled randomized trial,这样可以settle这么多的争执。但是我能理解为啥NIH的头头们不愿意做,很多临床试验不是说想做就做了,如果小规模实验没有什么signal一般不会进行更大规模的实验,如果小规模实验发现服用HCQ没啥用并且有有副作用,ethically做更大规模的实验岂不是故意让更多是受伤害? -每天跟病人聊天时需要把专业术语变得简单易懂,并且老婆是东北的,所以说话比较通俗,甚至粗俗,见谅吧 -我不是只搞临床试验,每天看病人,大部分时间在病房和导管室


Littleman18 发表于 2020-07-31 18:38

科学素质
c
can-can
请楼主解释一下,多少人服用hcq会引起QT prolongation呢? 1%, 0.1 %? 有多少人发展成严重的心律不齐呢??既然你说这个药物risk 大, 有没有量化呢?
Strawberry99
可笑,动不动说别人反智,
以为自己是科学的化身呢?
当初我支持戴口罩,
被几个自称医生、或医生家属的说是“反智”,
到头来,又是打了谁的脸?


dayu2020 发表于 2020-07-31 19:28

就不能就事论事不延伸不类比不旁证侧引吗
s
sunfic
回复 39楼niuhuang201的帖子
NEJM 7/23的study, 对于mild-to-moderate COVID, hydroxychloroquine +/- azithromycin did not improve clinical status. 其他证明Hydroxychloroquine对mild COVID无效的试验太多,我也不多说了。我们医院轻症的病人一样很多,根本不会考虑这个药。你不相信别人的专业是你的自由,我也是sb工作那么忙还上华轮网
nurulz 发表于 2020-07-31 19:32

现在讨论的都是HCQ+ZINC 你看看哪个实验给出结果了?
bull1
买不起口罩却可以买得起这个药而且经常吃?这个药真这么便宜?
rosesavels 发表于 2020-07-31 19:31

口罩要每人带,天天带。算下来不便宜。
m
monmon
我来简单总结一下
HCQ risk 比 benefit大,所以没用

jiaru0099 发表于 2020-07-31 18:41

楼主说来普及医学常识的,这是医学常识吗?
s
sunfic
请楼主解释一下,多少人服用hcq会引起QT prolongation呢? 1%, 0.1 %? 有多少人发展成严重的心律不齐呢??既然你说这个药物risk 大, 有没有量化呢?
can-can 发表于 2020-07-31 19:32

这个药是公认的比较安全的药物 lz上来就说这个药风险大。。。。。不知道这个药和伟哥哪个风险大
q
qwerty_sun
正式的反驳就是没有决定性的实验证据能够证明有效或者无效 这个连lz都不得不承认 HCQ+ZINC的疗效从来没有科学认证过 在这个时间节点 居然所有实验都被叫停了 为什么?
sunfic 发表于 2020-07-31 19:19

药上面决定不了有效,就不能推荐别人吃。这是常识好吗?至于你们的各种阴谋论,属于信仰,谁也没办法说服你们。
CFAA1511
大家不要因为账号比较新就踩我 我已经因为职业原因跟几个人关于Hydroxychloroquine (简称HCQ) 吵架自己账号被封了两个了。有时候你看到一个无知又无赖的attention whore真的就会忍不住骂脏话。 真是麻烦版主了 我本人在某大学医院心血管科,临床的文章也发过不少了,其实本来不想再来华人了,后来发现华人在医学常识特别是临床试验这方面的反智让我实在受不了,所以顶着老婆的账号上来最后逼逼几句,完了我保证就不再来了。
首先希望大家对以下三个常识表示赞同:
1)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是鉴证一个药物或是否有用的最好的方发,就是找 一群病人被随机分组到两组,一组使用药物,一组使用长得一样的安慰剂,期间实验人员并不知道谁是哪个组的,等病人结果出来以后才会揭盲。 FDA approve的绝大部分药物都是这个方法验证出来有用的。 2)是药三分毒,所以用一个药之前医生必须要考虑risk vs benefit,同时考虑用药的risk vs benefit和不用药的risk vs benefit,药物的benefit大于risk,而且不用药的risk很大, 才会使用。 3)美国医生水平参差不齐,也不是所有医生都是科学家,上完医学院做完住院医了出来行医了却还不明白scientific method还有临床试验是怎么搞的医生,特别是primary care的医生比比皆是。
这三点大家都同意吧?那我们继续。
HCQ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来证明有用。虽然华人其他帖子列出来了不少study,但都不能细看,也经不起仔细推敲。举个例子,最近被炒作的火热的Henry Ford Hospital Study, 称服用了 HCQ的病人死亡的hazard ratio降低了51%
https://www.ijidonline.com/article/S1201-9712(20)30534-8/fulltext
仔细看的话,发现使用了HCQ的病人绝大部分都同时使用了激素,而没有使用HCQ的病人只有少数给了激素。激素已经通过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被证明对新冠病人有用,所以使用激素就是明显的confounding,我们不知道这些病人是因为服了激素好的还是服了HCQ好的。还有就是服用了HCQ的病人上呼吸机的更多,假设两个病人都病得很重,一个愿意上呼吸机并且服用了HCQ活了过来,另一个不想上呼吸机也没有服用HCQ没有活过来,怎么证明病人是HCQ救活的? 类似这样的study还有挺多,相似点就是都是retrospective analysis,就是后知后觉,知道了病人结果以后再去对data做analysis,这种方式得出的结论我们肯定是不能相信的。 那么对于HCQ有没有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呢?当然有。这里有两个: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9014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16638 结论是:没用。 两个组的结果是一样的。
那么华人大妈人们会问了:管他有没有用,还证明啥呀, 干就完了,人都病了,为啥不能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呢? 问得好, 我们接下来讲到第二点,risk vs benefit。 我还在美国上医学院的时候就被教育HCQ是一计猛药,小心用,副作用多多,皮肤反应,肝脏衰竭,还有对于我们心血管科最可怕的事情:QT prolongation造成的心律不齐,猝死。 我知道华人上不少大妈会问我:这个药都用那么多年了,有毒的话早就知道了,怎么会现在才知道? 没错,HCQ的确在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病人上用很久了,而且的确是特效药,非常管用。所以虽然服用药物有risk, 但是服用的benefit远远大于risk, 而不服用的risk就是SLE几年内就造成多器官衰竭病死。所以应该用。即便如此,服用HCQ的病人也需要时不时的来化验一下,做个心电图确定没有心率不全。 HCQ还被用在某些疟疾上,因为疟疾如果不及时治疗造成贫血,多器官衰竭,死亡率非常高,所以服用的benefit再次大于risk。
华人大妈们掐腰问我:有本事你得了新冠以后不用这个药啊!虽然我在医院工作很容易感染新冠,特别是现在心血管ICU都住进了新冠病人,但是我用人格保证,HCQ在被randomize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证明有效以前,我是绝对不会服用的。
华人大妈们再次掐腰问我:那为什么美国会有医生会出来挺HCQ? 这就扯到第三点了。 美国医学界的guideline非常多,但是根据guideline行医的人不是很多。也就是一些academic center老老实实的follow guideline,很多私人医生,特别是做primary care的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行医,毕竟行医是很主观的一个职业,自己接触到的病人和经验对自己的行医方式以及治疗方法都有很大影响。如果你的几个病人吃了HCQ好了,你肯定会主观的认为HCQ肯定是有用的,哪怕其他几个医生的病人吃了HCQ并没有什么作用。这就是人的bias没办法。 聊一聊这个最近很火爆的Dr. Stella Immanuel吧。非洲卡梅隆上的医学院,号称见过了不少服用HCQ治疗好了疟疾的病人,所以她主观上应该就觉得HCQ是个好药。她又说她治疗过350个服用了HCQ病人没有一个死的。这些是疟疾病人还是新冠病人? 她自己是一个儿科医生,不应该接触到新冠病人,所以她说的应该是她还在非洲时用HCQ救治过350个人没有人死,但是这跟新冠有什么关系? 后来她又说了大家根本不用戴口罩,又说了人生病是魔鬼和女巫在跟人啪啪啪射精繁殖新魔鬼的过程,后来彭斯高调会见了她,后来大统领又retweet她的video,证明了大统领其实对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isk vs benefit等等医疗常识的匮乏跟华人大妈们没啥区别,所以在这里祝贺华人大妈们了。
我先逼逼这么多,大家踩啊骂呀随便,frankly, I don''''t give a $h!t.
------------------------------------------------------------------------------------
看了几个评论,补充几点: -我本人是希望可以做更大规模一点病人多一点的double blinded placebo controlled randomized trial,这样可以settle这么多的争执。但是我能理解为啥NIH的头头们不愿意做,很多临床试验不是说想做就做了,如果小规模实验没有什么signal一般不会进行更大规模的实验,如果小规模实验发现服用HCQ没啥用并且有有副作用,ethically做更大规模的实验岂不是故意让更多是受伤害? -每天跟病人聊天时需要把专业术语变得简单易懂,并且老婆是东北的,所以说话比较通俗,甚至粗俗,见谅吧 -我不是只搞临床试验,每天看病人,大部分时间在病房和导管室


Littleman18 发表于 2020-07-31 18:38

踩你的都是把川普当成教主 cult leader 在拜的粉。
s
sunfic
药上面决定不了有效,就不能推荐别人吃。这是常识好吗?至于你们的各种阴谋论,属于信仰,谁也没办法说服你们。

qwerty_sun 发表于 2020-07-31 19:35

什么? 你那里来的常识说这个没有效?那你岂不是说好多国家卫生部都没有常识了?
somuch
谢谢! 也希望更多在一线的华人医生能出来说说。
lilier
甩开剂量说毒性副作用什么的都是不科学的,楼主最好在一楼把红斑狼疮的HCQ剂量是多少,疟疾的HCQ剂量是多少,现在提倡在新冠用hCQ 的推荐剂量是多少,我们就更有谱了。
loveccc
这个药超级安全 400毫克/天吃5天,配合 zinc,绝对是可以大大降低死亡率 不要引用牛津大学双盲实验,那是杀人,第一天就吃了2.4克
b
blackfriday9
有用没用不是应该由医生来判断吗?为什么要把药政治化,州市政府没有别的事可管的了吗?以后医生开什么药都需要政府审查过目吗?
f
fxsbluenight
HCQ 是否治疗新冠确实没有double blind trials还有待证明。 但是楼主夸大了HCQ毒性,我也在做的临床试验,药的辅料就是Q, 你是医生你知道Q可以抑制肝里的一种酶,使药效增强。我们的病人是针对老年痴呆病人,QTC prolongation 是要被监测的重要AE,但是在so far 2000多老年人里人里,我们只发现三例QTC prolongation with no severe consequences , 而且not related to drug.
ConnieBear
现在除了瑞德西韦没有任何药物在随机双盲里面成功的。 但是这么多drama就是hcq. 其实其他的药不也都在用吗。
q
qwerty_sun
对那位非洲来的女医生的支持和同情,几乎可以肯定大妈们根本不是因为药效,而是对全网封杀这种纳粹极权行径感到愤怒和恐惧。封杀的理由是啥?因为这些医生说的话和政府机构说的不一致!这个理由要成立,首先民主党就是非法政党,所有异见均为非法!谁要对这个都没有感到不安,那我真的很无语。
Youtube,FB,各种websites上宣传各种奇奇怪怪的绝对违反常识的多了,卖大力丸的,如何依靠对某个方向放屁减肥的,掐人中能怀儿子的,咬自己鼻子来延寿的宣传广告无数,怎么就不封?
这事能在美国发生,以前真是匪夷所思,绝对无法想象。
layman1989 发表于 2020-07-31 19:19

网上违反常识的事情多了去了,为什么不抓?我可以回答一点点。 1,你可以举报。 2,这种detect fake info 的算法很难,能有10%抓住就不错了。所以大公司一般只能focus 在流量大危害大的谣言上。 3,超速被抓,然后拿其他人超速为何没被抓来作为反驳,理由不成立。
CFAA1511
你是发自内心的的想科普,听不进去的还是听不进。
vanillaicecream 发表于 2020-07-31 18:45

红卫兵:反智, 反科学, 对领袖无条件盲从!
dextran
一个胡说八道自称医生的人乱写
HCQ低剂量是超级安全的 每天400毫克,可以连续吃几十年。唯一要注意的是可能对眼睛有影响

loveccc 发表于 2020-07-31 19:25

我看到他这个是不是来检查我就懒得看了,大家Google 一下看多久需要检查吧。热带地区人们怎么使用,也可以研究一下
CFAA1511
大家为什么不想一想川普为什么当初没有具体证实的科学证据就强推hydroxy, 是为什么, 有没有可能是像五岁小孩那样, 撒了谎被发现了就要一直撒到底的情况!
lifetobepositive
又找了个福气博士的华人伪科学家啊!我亲戚也是有执照的医生,临床经验应该比楼主多点,他的反应没你那么强烈,人家就是说这个药对肺会有副作用;但是在一定剂量还是可以预防的!但是最好还是自身免疫力去抵抗,不过她是基于病毒是自然病毒!如果是人造的!楼主这个伪科学家也是很站不住脚的!我请你回自己国家好好学习,多点临床经验再来发言!
q
qwerty_sun
什么? 你那里来的常识说这个没有效?那你岂不是说好多国家卫生部都没有常识了?

sunfic 发表于 2020-07-31 19:37

中国卫生部让你吃双黄连的时候,你觉得他们有常识吗?
华人马甲
第二篇文章,感染率降低了20%,还是那么小的一个sample,请问如何得出完全没用的结论的。做临床的应该知道这个是preliminary promising results然后enroll更多病人吧。 如果觉得20% improvement不够的话,现在很多医院催产的依据就是减少c的几率快20%,也是nejm上的文章
默雨润苗
请楼主解释一下,多少人服用hcq会引起QT prolongation呢? 1%, 0.1 %? 有多少人发展成严重的心律不齐呢??既然你说这个药物risk 大, 有没有量化呢?
can-can 发表于 2020-07-31 19:32

https://www.ahajournals.org/doi/10.1161/CIRCEP.120.008662
Results:
Two hundred one patients were treated for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with chloroquine/hydroxychloroquine. Ten patients (5.0%) received chloroquine, 191 (95.0%) received hydroxychloroquine, and 119 (59.2%) also received azithromycin. The primary outcome of torsade de pointes was not observed in the entire population. Baseline corrected QT interval intervals did not differ between patients treated with chloroquine/hydroxychloroquine (monotherapy group) versus those treated with combination group (chloroquine/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440.6±24.9 versus 439.9±24.7 ms, P=0.834). The maximum corrected QT interval during treatment was significantly longer in the combination group versus the monotherapy group (470.4±45.0 ms versus 453.3±37.0 ms, P=0.004). Seven patients (3.5%) required discontinuation of these medications due to corrected QT interval prolongation. No arrhythmogenic deaths were reported.

Conclusions: In the largest reported cohort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patients to date treated with chloroquine/hydroxychloroquine±azithromycin, no instances of Torsade de pointes, or arrhythmogenic death were reported. Although use of these medications resulted in QT prolongation, clinicians seldomly needed to discontinue therapy. Further study of the need for QT interval monitoring is needed before final recommendations can be made.
注意这个study用的hcq量比大胡子医生要高一些: hydroxychloroquine 400 mg by mouth twice daily for 1 day followed by 200 mg by mouth twice daily for 4 d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