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一下六四,贴下叔当时在北京和广场上的亲身经历。。。

morzz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为了忘却的纪念!其他莫言,只求真实记录经历。

最新回帖

Hbymm
671 楼
对,中央官方是第二方, 但是那些这个办那个办的代表,显然就是第三方了, 尤其是戒严令发布,赵紫阳公开党内矛盾以后。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0-06-11 15:14

你说邓办、赵办都是第三方?呵呵
shi557
670 楼
以前还有个计划生育,一人一孩。以后法定的孩子就不止一个了。 平民根本一点没戏。 当时是每个老干部推出一个孩子从政,其他孩子去经商发财。 我党这样的真是历朝历代皆无。 遇到美帝这样天真烂漫的傻白甜,真以为这样的党能改变,笑话。要不是美帝绥靖,共党当时也缓不过来。


asd1997 发表于 2020-06-11 17:41

主要是弟兄们都吃二遍苦,受二碴罪了。不能搞点补偿?
ChristinaW
669 楼
不是这样的。六四学生运动的问题是,这些学生和所谓的精神导师们实际上是在共产党的教育下成长的,他们拿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西方思潮做幌子, 他们的思想和抗争的方法和共产党是一脉相承的。一定要流血,一定要改朝换代,一定要非黑即白,你死我活。至于谁付出真正的代价他们没有思考过而且也不在他们思考的范围里。可惜的是,共产党就是搞这个起家的,邓小平当然是一眼就看出非得掐死这个苗头。来个最大胆的假设,六四成功了,你以为就好了?我的断言是如果六四广场上的任何学生领袖真的拿到了权力,他们会比共产党还要激进粗暴专制。
没有真正的思考和精神上的坚持,没有成熟的政治运作,六四这样的运动不会推动社会进步,最多是新一轮的政治洗牌和社会的巨大动荡。
ecoc 发表于 2020-06-11 17:42

你搞错了,广场学生从来没有取而代之的念头,他们的宗旨从来就是推动TG自身的进步。
至于你说这样的运动会不会推动社会进步, 不是每次运动都会推动进步, 但是古今中外所有的历史, 人类社会的每次进步,都是影响社会安定的运动推动的, 区别就是动荡有多大。
morzzy
回复 1楼morzzy的帖子
我是6月2日深夜到北京,6月4日子夜凌晨清场前离开广场的。 一直懒得动笔写这段经历。。。 现在抽空写写这段亲身经历和当时见闻。 以流水账的方式记录经历,贵在真实。
fxiyz
板凳。
agilis
Mark
Renshengkuduan
等啊 快啊
morzzy
(一)   过天津
   我是和一个同宿舍的同学在6月1日下午做免票搭火车到达天津的。这个时候已经不 允许任何火车客车进京,我们的列车也停靠天津站(应该是天津西站?)。
   我们俩下车没有直接出站,而是沿铁路步行,来到货车站,越过站边围墙道口,来 到站外紧靠货站的居民区。这时候是温暖的午后,居民区平房,胡同里面不少居民坐门 口聊天。一看我们两个标准学生模样,就围拢来,问长问短。有人赶忙给我们倒水倒茶 拿来吃的东西。十分热情,而且明显的关切焦急的心态。
   我们也没客气,边吃边把我们就把我们一路的见闻和知道的学运情况说给大家听。 大部分人是工人阶级吧,那个年代,感情淳朴,爱憎分明。向所有各地老百姓一样,大 家都拥护学生,支持学生的反贪腐、要民主的主张,关切学生,而且消息也很灵通。
ChristinaW
前排就座~~
为了忘却的纪念是鲁迅写的,不是莫言写的~~
utk
🍉+板凳
huanglin82
前排就座+瓜子
lightstarr
真的很想知道6月3号晚上发生的事情,楼主加油
f
funnyhaha
瓜子放好,板凳坐好,等听故事。。。
snowerrrr
前排就座~~
为了忘却的纪念是鲁迅写的,不是莫言写的~~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0-06-05 21:00

???你是想让人觉得你幽默吗
dbgirl
Mark mark
cristal2011
有故事听,搬板凳坐好。 楼主继续,给你加油。
express77
加油加油,关注
starfish1988
关注ing 好好写 谢谢
riveroam
这种历史太沉重了
karenkn
有故事听我来了
花生芝麻
马克,楼主加油
叶落知秋
楼主加油写,很想听亲历者讲述当时的情况
b
babolucia
等看。楼主加油
angelamela
等看!
政治科代表
占座先
bangobunny
等更新 当时民间是都支持学生的 我记事儿了 我记得我爸妈在家跟爷奶吵架 爷奶正经共产党 受不了这个
superpyz
回复 1楼morzzy的帖子
有什么好纪念的,一群没脑子的傻缺被人当枪使,你说美国人在乎你中国人的人权? 先美国国内解决种族问题再说。
flypig 发表于 2020-06-05 21:56

你不仅没脑子,还没良心。
meningitis
赞楼主!为了忘却的纪念,我们从未忘记!
meningitis
morzzy
 他们七嘴八舌地告诉我们不要到北京去了,现在去有危险的,而且进京的火车也都 停开了。一个胖大爷说,你们真要去,我有个办法,我带你们去。其他几个妇女就说, 他是原来咱们站里的工头还是什么,他有办法。我们也对大爷产生了信任。
   其实他的办法和我们两个想的差不多,就是搭货车去北京。不过没有人带着,扒那 个货车我们都不知道。这样就约好了我们晚上过来,他领我们进站,晚上有一路车到永 定门车站的,可以上。
morzzy
我们两个就先谢过大家,准备到天津市区去玩一会,然后回来找老大爷。记得当时 下午我们去了就近的海河边上转转。好像没坐公交车,没走远。
   最深的记忆是我自己掏钱买了一大瓶原汁橙汁。当时买的时候也不知道啊,就是渴 了,想买喝的。 看到橙汁,一大瓶(就是大塑料瓶可乐那种大瓶),赶紧买了。结果边走边喝,哇,真他 妈涩,真不好喝。再喝再看才明白是原汁,是要兑水喝的,不然浓度太高没法喝。那一 时也找不到水也就对付着一点点喝了。一大瓶原汁很贵的,那时候我们穷学生啊。兜里 没有几个钱,买这个大瓶装很奢侈了,不舍得扔掉。
   当然那时候也不知道去吵着退掉,都是单纯的学生。
   总之这就是我第一次天津行的记忆,几十年不忘。
morzzy
晚上10点多,我们回到站边围墙外居民区找到老大爷。他二话没说,和老婆交代一 声,给我们带上做的饼和鸡蛋,带着我们就通过胡同底的围墙缺口进入火车站货站内.
   然后带着我们转过几列货车,找到一个运煤的车,一节节敞篷车箱。他和一个检车 的师傅打招呼后,我们就直接上火车车厢上,坐在煤堆上面。车厢里煤装的不满,大半 车的样子,小碎块煤块。当时想,好在路程不远,天津北京正常也就个把小时的车程。
   那个师傅说,这车安全,急刹车也没问题,木材车你们可别这样做,会有危险。然 后说,你们上去睡觉吧,车停了就是到了,终点站北京永定门货车站(北京南站?)。
morzzy

(二)   到永定门车站
   我们还真美美的睡了一觉。应该是几天从南到北的旅行,回想一路上的各种经历, 包括蚌埠火车桥声援北京学生堵桥事件,神经一直都兴奋紧张,也十分疲劳,加上白天 跑了一天在天津大街小巷转,确实累了。
   结果火车也不算快,走走停停,深夜过了午夜才到永定门车站。我们先呆在火车里 一会儿没敢出去,看看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动静。因为听说戒严后各个进出北京的路口, 车站,都有军队驻守或者把守。好不容易来了,我们也不敢造次。

morzzy
  其实火车站站场的深夜还是挺寂静的。探照灯或者站内大灯的灯光照着婆娑的树影 ,加上6月夏季的热夜气氛,我们也莫名的有点紧张兴奋。面对未知的可能危险的环境 ,两个年轻人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调动起来,准备下一步冒险。
   我俩计划好,爬出车厢就尽快找围墙出口偷偷出站,以免被抓。商量好后我们先观 察四周,找好了个大致的方向和路线。然后就赶快爬下高高的火车车厢,接着阴影,猫 着腰一路小跑,跑过几排道轨,来到边上大树下树丛里,再观察四周。远处货场灯光明 亮,仓库外面有人在忙进忙出。
   似乎有巡逻的一两个人闲走,但明显不是军人,而且估计也不会来我们这边。我们 呼呼跳的心平静下来了一点。继续观察后,发现很不容易出站,因为我们站的树边外面 是围墙,上面好像还有铁丝网,也没有缺口。但我们看到远处有个桥,上边是铁路,下 面是街道,一个进站铁路桥,下面看起来是条大路,如果从桥边下去就可以溜出站了。
morzzy
说动就动,我们两个本来在学校运动会,军训都是一把好手,也都很爱爬山、户外 运动,骑行等等,这环境正好用上我们的长处。隔着几列火车,我们一通紧走小跑,来 到桥边。
   桥基水泥慢铺的,很不好下。那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爬过栏杆矮墙,顺着桥基下 坡迅速溜下去,顺利来到大路上。我们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一时方位莫辨,但还是赶紧 往北面灯火通明的市区紧走过去。
(我最近看了看北京地图。虽然后来工作长住过北京很久,出差更是无穷多次,各个大 饭店都住过,什么王府井、五洲、奥林匹克、长城饭店,。。。印象中住过20几个饭店 ,名字记得可能不准确,不过好像都是四、五星级酒店,北京几乎住了个遍,自诩对北 京还算很熟的。但是永定门一代,南站也新修了,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确切路线了。)
   我就按照记忆写吧。
morzzy

(三)   进北京
走着走着,街上的路灯由少变多,而且出现了那种北京特有的中华白玉兰花路灯。这时 大约是深夜一两点钟,寂静的街道也变得更宽阔。昏黄的路灯下,很少车辆,好像几乎 没有车辆,我们走在人行道上。这条大路整修的是不错的。现在想来应该当时碰巧走的 是一条永定门站到天安门广场方向的主干道。
   街道还是有点冷清的。
   可是不对,很奇怪。。。
Jxnc
回复 35楼morzzy的帖子
厉害,还有悬念。千万不要虎头蛇尾。到底死了多少人?
utk

meningitis 发表于 2020-06-05 22:02

这阵容!
你自己摆的吗?
meningitis
这阵容!
你自己摆的吗?
utk 发表于 2020-06-05 22:17

对啊,大伙可以放心拿去用。
ChristinaW
就这么进去了?一路都没碰到路障啊?
精甚一等兵
(一)   到天津
   我是和一个同宿舍的同学在6月1日下午做免票搭火车到达天津的。这个时候已经不 允许任何火车客车进京,我们的列车也停靠天津站(应该是天津西站?)。
   我们俩下车没有直接出站,而是沿铁路步行,来到货车站,越过站边围墙道口,来 到站外紧靠货站的居民区。这时候是温暖的午后,居民区平房,胡同里面不少居民坐门 口聊天。一看我们两个标准学生模样,就围拢来,问长问短。有人赶忙给我们倒水倒茶 拿来吃的东西。十分热情,而且明显的关切焦急的心态。
   我们也没客气,边吃边把我们就把我们一路的见闻和知道的学运情况说给大家听。 大部分人是工人阶级吧,那个年代,感情淳朴,爱憎分明。向所有各地老百姓一样,大 家都拥护学生,支持学生的反贪腐、要民主的主张,关切学生,而且消息也很灵通。
morzzy 发表于 2020-06-05 21:00

我确信我多年前读过非常相似的文章,如果不是同一篇文章的话
b
baobao557
等着楼主更新。
morzzy
这个时候应该是6月3日凌晨2、3点钟了,我们应该已经走了一会了。我们开始发现 不时的有和我们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从我们后边赶上来,一开始不多,只有几个人。他 们沿着街道、人行道或者紧走或者小跑。我们大约走了3、4里地后,3、5成群的人赶上 来的越来越多。而且好像都穿着白衬衣,挽着袖子。他们大都快速越过我们往前面赶去。
   我们最开始也没特别注意这些人,毕竟第一次到北京,人地生疏,我俩也是急匆匆 的走着。 想和一开始的几个人搭话,可是他们走的很快,比我们还急的样子。一开始是从我们后 来稀稀拉拉赶上来的。后来每路过一个胡同口、路口,好像都有成队的人出来,汇入这 些人流。他们都比我俩走的快,走得急,逐渐的好像他们有些人慢跑起来。
morzzy
我们还是不明就里。毕竟新到北京首都大城市,不知道这地方早上的人,扫街也好,晨 练也好,是啥情况。关键是我们也一直没多想。
   又接着走了几里地,过了一些大路口,这样的白衬衣人越来越对,变得成群结队, 甚至汇成整齐的队伍行列。
   这时我猛然醒悟过来,这是军队啊!
morzzy
 但有奇怪怎么全是如此便装?而且挽着袖子,领口开着,寸头,也不带武器? 我们 大学重点大学,学校不错,入学时也经过严格正规的军训,我们很了解军纪风纪,知道 平时军人着装是不允许这么随便的。军人穿军装时一定要装束整齐,不能领口不扣等等。
   现在知道,放军就是那时接到死命令军令状,必须进城清场。我们正好赶上这个放 军进城的整个过程。那是,空旷的郊区街道上,这个时间段、这样从郊区(永定门天安 门直线距离应该有十几里)一直往市中心徒步行走的人,整个北京市想来当时也不多, 我们正好赶上了这个历史的时刻!
ChristinaW
 但有奇怪怎么全是如此便装?而且挽着袖子,领口开着,寸头,也不带武器? 我们 大学重点大学,学校不错,入学时也经过严格正规的军训,我们很了解军纪风纪,知道 平时军人着装是不允许这么随便的。军人穿军装时一定要装束整齐,不能领口不扣等等。
   现在知道,放军就是那时接到死命令军令状,必须进城清场。我们正好赶上这个放 军进城的整个过程。那是,空旷的郊区街道上,这个时间段、这样从郊区(永定门天安 门直线距离应该有十几里)一直往市中心徒步行走的人,整个北京市想来当时也不多, 我们正好赶上了这个历史的时刻!
morzzy 发表于 2020-06-05 23:02

这是事先潜伏,冒充暴徒制造混乱的卧底?
b
baobao557
 但有奇怪怎么全是如此便装?而且挽着袖子,领口开着,寸头,也不带武器? 我们 大学重点大学,学校不错,入学时也经过严格正规的军训,我们很了解军纪风纪,知道 平时军人着装是不允许这么随便的。军人穿军装时一定要装束整齐,不能领口不扣等等。
   现在知道,放军就是那时接到死命令军令状,必须进城清场。我们正好赶上这个放 军进城的整个过程。那是,空旷的郊区街道上,这个时间段、这样从郊区(永定门天安 门直线距离应该有十几里)一直往市中心徒步行走的人,整个北京市想来当时也不多, 我们正好赶上了这个历史的时刻!
morzzy 发表于 2020-06-05 23:02

楼主写得真好,看得后背发麻
niubenniuben
楼主务必要写完啊,真是扣人心弦。 希望这种口述历史可以成为华人上面独特的风景。
v
vwie
楼主加油,这算第一手资料了吧
春露冷如冰
天津的大爷一定也记着你们,想着那两个学生到底怎么样了。
ChristinaW
楼主写得真好,看得后背发麻
baobao557 发表于 2020-06-05 23:11

两只混在狼群里的哈士奇?
9
9wlamp
Mark
ajimm
我们还是不明就里。毕竟新到北京首都大城市,不知道这地方早上的人,扫街也好,晨 练也好,是啥情况。关键是我们也一直没多想。
   又接着走了几里地,过了一些大路口,这样的白衬衣人越来越对,变得成群结队, 甚至汇成整齐的队伍行列。
   这时我猛然醒悟过来,这是军队啊!
morzzy 发表于 2020-06-05 23:00

看得我头皮发麻!还好lz你们没被抓起来啊
icemm2010
赞原创!
Augustblue
 但有奇怪怎么全是如此便装?而且挽着袖子,领口开着,寸头,也不带武器? 我们 大学重点大学,学校不错,入学时也经过严格正规的军训,我们很了解军纪风纪,知道 平时军人着装是不允许这么随便的。军人穿军装时一定要装束整齐,不能领口不扣等等。
   现在知道,放军就是那时接到死命令军令状,必须进城清场。我们正好赶上这个放 军进城的整个过程。那是,空旷的郊区街道上,这个时间段、这样从郊区(永定门天安 门直线距离应该有十几里)一直往市中心徒步行走的人,整个北京市想来当时也不多, 我们正好赶上了这个历史的时刻!
morzzy 发表于 2020-06-05 23:02

原来那个时候大学已经有军训了。一直以为是90年开始有的。
s
sillynut
那时候的大学生是天之骄子,最让人感动、也最有希望的年轻一代。现在的80后、90后、00后,被洗脑的的一代不如一代
utk
两只混在狼群里的哈士奇?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0-06-05 23:12

🤣🤣🤣🤣🤣
morzzy
当然那时候我们对军队、对解放军完全没有恶感,还处于军民一家亲,亲人解放军 的心理认知状态。
   我俩就借着通明的路灯观察这些军人。结果发现大部分都是半大的孩子。我俩那时 18,19岁,自己觉得自己都算面嫩的。可是这些军人看起来也就16、17岁的样子,明显 比我们年龄还要小。而且这些人也不爱说话,一看就是大部分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农村兵 。我还特意追上一个兵,试着和他说几句话,可是他完全没有语言反应,也不理会,只 是闷头前行。
  就这样我们大约走了1、2个小时,才明显看到街道上出现本地居民了,感觉进入北 京市区了。
morzzy
(四)城区街道市民拼命阻挡军队进城
然后又走过一些路口,结果发现居民越来越多,感觉是不正常地多。这个时候是凌晨3 、4点钟,我们还奇怪怎么这么多人这么晚这个时间不睡觉? 结果再走过几个大路口后, 竟然突然看到前面人山人海,乌鸦鸦一片。人们簇拥着,吵嚷着,把那么宽的街道堵的 一丝缝都没有。
morzzy
 这时我们才发现,人群中有那些白衬衣的士兵似乎是拼命想挤过人墙去。而成千上 万的居民,男女老幼(中年人居多),空手紧紧地互相挽在一起,通过身体的碰撞,真 心是拼命的阻挡,不让这些士兵通过。一波一波的冲撞,甚至是有组织地冲击人墙,现 在想来士兵是有军令在身,这是在拼命想突破人墙。阻挡的市民也是在拼命,那情形绝 对不是菜市场两个人故作姿态吵架那种,而是认真地在拼命阻挡。
Peppa5
Mark慢慢看那段难忘的历史
s
sillynut
记得小时候去过北京几次。英雄纪念碑长期被围起,不让靠近。原因是上面枪眼太多。还有血迹、和打烂的浮雕。很长时间围起来,不让靠近、不让拍照,他们好尽快消灭罪证。父亲有朋友当时在人民大会堂里工作,后来说起当时的情况就是外面真是惨不忍睹。
ecko
其实对80后来说已经很少有人在意64了 在经济发展、舆论控制的洪流中 大家都接受了主流舆论宣传的“学生被别有用心的反动势力利用了”的论点
现在才逐渐明白 64是怎样的一个分水岭 那是对党为人民服务的信念还没有破产的年代 是普通人最后一次联合起来发声争取应有的公民权利 自此之后党也走上了专制加权贵资本主义的不归路
ChristinaW
 这时我们才发现,人群中有那些白衬衣的士兵似乎是拼命想挤过人墙去。而成千上 万的居民,男女老幼(中年人居多),空手紧紧地互相挽在一起,通过身体的碰撞,真 心是拼命的阻挡,不让这些士兵通过。一波一波的冲撞,甚至是有组织地冲击人墙,现 在想来士兵是有军令在身,这是在拼命想突破人墙。阻挡的市民也是在拼命,那情形绝 对不是菜市场两个人故作姿态吵架那种,而是认真地在拼命阻挡。
morzzy 发表于 2020-06-05 23:35

白衬衣们想干啥啊?赤手空拳的,进了城又能怎么样?去市中心集合领取武器?
含羞草
永定门那边变化很大,重新修路阔路时把原有的路都改了。
letgogogo
回复 1楼morzzy的帖子
有什么好纪念的,一群没脑子的傻缺被人当枪使,你说美国人在乎你中国人的人权? 先美国国内解决种族问题再说。
flypig 发表于 2020-06-05 21:56

神经病吧
harmaline
马克一下,封存的记忆
morzzy
 仔细看这里面学生脸孔的人不多,但是边上一些倒着的公共汽车,和其他车辆上站 着一些学生,似乎在组织,在发出警报,阻挡想要突破人墙的士兵。路边的绿化带,树 林里也全是人,堵的满满的,而且重重叠叠,成千上万,估计有几个街道那么厚的人群 ,这里面有挤进去但走不动的白衬衣便装士兵,也有放弃了前进的坐地上的军人。他们 被市民团团一层层围住,动弹不得。
   凡是坐地上的军人,边上一圈的居民给他们拿水拿吃的,还有和他们说话安慰的。 而且有人哭着说话(几名妇女),大意是说你们是人民解放军啊,学生是反贪污反官倒 的,都是学生,你们进去抓他们干嘛。你们也是有父母的,说不定还有兄弟姐妹是大学 生。你们现在不要死听政府的,死卖命,你们也不看是对谁啊。
还有的说,你看我们这些就是住附近的居民,这么多人,几乎所有的人,大家都出来支 持学生,不信你们跟着我们到我们家去坐坐、去看看,我们都支持学生,你们要想想为 什么?你们要想想啊,千万不要伤害学生啊,你们是人民军队啊。     还有的说我就是老师,我是什么局的什么官员,还有居委会的领导,等等,都算是头面 人物的,他们也在和军队里面的看着像是长官的军官在对话、说服。
   但是大部分士兵都显然都不太不明白这些人在说什么,或者说他们不关心大家在七 嘴八舌在说什么。现在想来这些士兵毕竟太年轻,而且估计很多人连大城市都没进过, 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有长期在封闭的环境被各种洗脑。他们突然遇到这么多北京大妈, 虽然苦口婆心,也算是对牛弹琴。不管怎么说,这基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和事 在碰撞。
morzzy
我们反正也挤不过去,就四处转转到处看看听着这些。转了一圈我们发现还是进不去。 也不可能进的去。居民们是完全自发地拼命地挤在一起推着阻挡士兵进去。
人群的外围很多士兵似乎是有长官带领的,阵阵的发起冲锋,用身体去撞人墙,而且部 分还喊着口号。居民不断有人似乎受伤了退下来,又有新的成千上万的人扑上去,而且 从边上街道里胡同里还不断有人出来加入阻挡。大家都是拼了命的样子。
再往这条大道里面望去,似乎有烟火氤氲,燃烧什么东西的样子。而且街道上也很脏乱 ,还有各种路障,坏掉的汽车、杂乱的木头、砖石等等。。。
   这个场面宏大、壮观而且怪异。这么多普通的居民,各行各业其中不乏体制中的人 ,大家都这么齐心,真心奋力拼命在支持学生,很多人声音嘶哑、来回奔走、大声疾呼。

   我突然觉得十分热血,十分感动!但当时也没意识到自己是真真实实地经历在一次 历史性事件的正中心。
组成人墙的人中,有一个人我印象特别深。他个头高高棱角分明的,估计40多岁,一看 就是家庭和睦标准的一家之主那种。他拼命的拉着边上的人,组成人墙挡着士兵冲击。 很显然他身边的人都换了好多个了,他还不退下来,而且还大声沙哑这嗓子和士兵讲理 ,虽然看起来对牛弹琴的样子。
   我对他印象深是因为他几乎一直在人群的那个位置,应该是受了不少撞,也肯定会 受了伤。
ocmom
回复 28楼meningitis的帖子
这放到微信上,不知道什么效果。。
Chengqian
回复 26楼superpyz的帖子
这种五毛直接屏蔽。
COA
写的很真实
ocmom
原来那个时候大学已经有军训了。一直以为是90年开始有的。
Augustblue 发表于 2020-06-05 23:30

有可能楼主是国防相关院校。普通院校军训应该是89年以后。。
b
babolucia
感人...老百姓和学生一腔热血
ecko
ChristinaW
有可能楼主是国防相关院校。普通院校军训应该是89年以来。。
ocmom 发表于 2020-06-06 00:09

80年代后期就开始军训了, 隔壁子祥大叔那贴也提到他们当时军训过。
utk
回复 28楼meningitis的帖子
这放到微信上,不知道什么效果。。
ocmom 发表于 2020-06-06 00:07

很好奇图片和ID都能活多久🤔
morzzy
这时候街上的气氛加上昏暗的路灯,嘈杂声,整个场面也很有点悲壮的味道。但无论如 何,这个时候我还是知道士兵和居民是没有互相誓死的敌意的。大家基本还是停留在解 放军人民子弟兵的心理状态的。这些士兵如何感受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当时看起来也不 是很有底气对付居民的样子。总之想想去让他们开枪杀人、杀居民、射杀手无寸铁的学生 ,这无论如何是我当时所不能想到的。
ChristinaW
很好奇图片和ID都能活多久🤔
utk 发表于 2020-06-06 00:19

啊,我刚看懂呢。。。好有才。
熊叔不介意这张图到处去发发吧?
morzzy
就这样,我们一直被人群裹挟着。再过了一会,我俩还是决定无论如何要到天安门广场 去,要进去,我们就开始沿边上没有士兵冲突的地方试着往里面进。但可能是因为我们 也是衬衣(短袖?)长裤,年龄和士兵又相仿,人群也不让我们进。
我们就大声说我们是学生。这时候人群中一个中年人(长相有点猥琐),他要我们出示学 生证。我们就拿出来学生证,他拿过去看,然后就一边蹲地上,似乎还要走远去,也不 还给我们学生证。我俩还不明所以,就说你还给我们学生证啊。结果我们一嚷嚷,边上 就过来了几个大人,他们立即揪住那个人说,把学生证还给学生。而且这几个大人还立 即给大家伙说,这个人估计是特务(国安什么的),让他滚蛋。
结果,那个人还真的赶紧灰溜溜走掉了。
后来我们返校后想起这一幕还后怕。试想如果学生证被那个人拿走,真不知道这后来的 各种审查,检讨,我们在学校要吃多少苦头。
icemm2010
第一次看亲历故事,很感动,要是能把所有亲历者的真实经历都收集发表就好了,真相不应该被忘记!
morzzy
然后那几个人就护着我们两个,对着人群说着这是学生。人群就挤着、拥着我们就往里 面进去。
这挤进去的过程基本上是我一生中最挤的一次经历了。而且时间漫长,估计短短几百米 ,我们用了1个多小时才通过。
费劲力气,我们终于来到了里面,在这些围堵士兵的人群的后面。放眼向前面街道看去 ,真是满目疮痍,遍地狼藉,各种路障。忘记了街边上的居民楼的情景,不过耳边多的 是学生宣传车的大喇叭声。空气中还有一种特殊的味道,但绝不是早晨的露水清香。
透过烟尘,隐隐看向宽大的街道深处。不远处应该就是天安门广场了。
我们也不多停留,赶紧往前走。
morzzy
(五)天安门广场
   走了一会儿,走过满是各种路障的街道,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早晨5、6点钟了。 天光初现,但是夜色也未退。突然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一大片空旷地带。茫茫烟气下面 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和杂乱排列的大小帐篷,还有涌动的人群,乌泱泱的,以及带有有明 显标记的救护车,到处跑动,最让我们惊讶的是空气中的消毒水的味道,十分刺鼻,在 诺大的区域里四处弥漫。
这种场景的混合记忆真是终身难忘。
Chengqian
回复 77楼morzzy的帖子
请继续,每一个有良知的华人都不会忘却这段历史。
mago
从这个视角看六四还是第一次 👍
ChristinaW
从这个视角看六四还是第一次 👍
mago 发表于 2020-06-06 00:22

对哦,从来没听说过~~ 还以为那天的军队都是荷枪实弹的呢, 原来也有赤手空拳的。
ocmom
谢谢分享。如果Steve jobs 和其他科技精英早出生20年,也许我们会看到不同的结果,和更多影像记录。。
chaolily
Mark...
zvents
mark mark
meningitis
啊,我刚看懂呢。。。好有才。
熊叔不介意这张图到处去发发吧?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0-06-06 00:21

随便用,我不收版权
Nim
(五)天安门广场
   走了一会儿,走过满是各种路障的街道,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早晨5、6点钟了。 天光初现,但是夜色也未退。突然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一大片空旷地带。茫茫烟气下面 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和杂乱排列的大小帐篷,还有涌动的人群,乌泱泱的,以及带有有明 显标记的救护车,到处跑动,最让我们惊讶的是空气中的消毒水的味道,十分刺鼻,在 诺大的区域里四处弥漫。
这种场景的混合记忆真是终身难忘。
morzzy 发表于 2020-06-06 00:21

赞,感谢分享,请继续
sophia002
感兴趣,恩。lz加油
Augustblue
有可能楼主是国防相关院校。普通院校军训应该是89年以来。。
ocmom 发表于 2020-06-06 00:09

了解,谢谢。
Augustblue
80年代后期就开始军训了, 隔壁子祥大叔那贴也提到他们当时军训过。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0-06-06 00:18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
i
inosh
做为80后,我是出国了才慢慢知道六四事件,在国内的时候问过爸妈,只是说“学生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再加党内争权”,没想到这段历史是这样一场大屠杀,屠杀的还是手无寸铁单纯热血的学生。忘英魂安息。
babybear
楼主写得真好!谢谢分享!这是我第一次仔细读有关六四的事情
XL1
最残暴的政府没有之一吧!
MacroMicro
谢谢楼主分享您的经历。写得真好👍请一定要继续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