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琼在联合国有关"香港真相"的演讲(中英全文)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12日 18点16分 PT
  返回列表
60721 阅读
84 评论
观察者

据《星岛日报》10日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2届会议9月9日在瑞士日内瓦万国宫开幕。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何超琼女士、监察顾问伍淑清女士作为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了本届人权理事会会议,并计划分别于10日和11日在大会发言。



何超琼(左)和伍淑清(右)

两位女性勇敢发声,旨在向国际社会介绍香港的真实情况。其中,何超琼是澳门博彩业大亨何鸿燊之女,现任香港信德集团行政主席,被称为“香港女首富”。伍淑清是香港美心集团创始人伍沾德长女,也是内地首家中外合资企业、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的创始人。

“我们是沉默的大多数,以为不是其中的一分子,现在我们都变成了事件的一分子。”当地时间9月9日下午,在会议开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何超琼反思道,“可能意识到这一点已经迟了,但还是要站出来。” 伍淑清则说,“有些事现在必须做,不然良心上过不去。”

选择“站出来”,为普通民众发声,也意味着要面对来自乱港分子的攻击和诋毁。何超琼表示,自从她们将要赴日内瓦演讲的消息传出,香港网络上便开始出现针对她们的攻击,甚至威胁她们的家庭和事业。不过,这些手段并没有吓倒她们,二人还是如期抵达日内瓦。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大会的下属机构,总部设在瑞士的日内瓦。2016年10月28日,中国等14个国家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任期从2017年至2019年。

全文如下: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第42届常规会议

2019年9月9日至9月27日

议程第四项

需要理事会注意的人权情况

《中国香港的真实情况》

——由何超琼女士(香港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提交的书面声明

引言:

我是作为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的主席在这里发言,香港妇协是一个具有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的咨询地位的非营利、非政治组织。

香港妇协成立于1993年,其宗旨是团结社会各界妇女,鼓励她们积极参与香港事务,并在世界各地倡导妇女权益。我们的会员总数超过10万人,包括商界女性、专业人士、工人、家庭妇女,以及其他热心妇女发展和进步的人士。

我在香港出生、长大,并在香港接受过一些教育,一生都在这里工作。我在香港依法享有非常多的权利,也非常尊重香港人无与伦比的职业道德、独立的思想和坚韧的意志力。

作为香港妇协的代表,和一个承载着骄傲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大家庭纽带关系、并对社会福利长期献身和持续进行商业投资的香港人,我在这里要提出一个基于事实的观点:这是许多香港人对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真实看法。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网站)

摘要

中国香港是一个拥有750万人口的强大地区。自1997年香港正式回归祖国并一直坚持“一国两制”方针的这22年来,香港继续保持高度自治、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然而,在过去两个月的暴力抗议活动中,这种繁荣与稳定的基础已被彻底动摇。

香港这一小群极端示威者的观点并不能代表所有750万香港人的观点。这些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行为从未被全体香港市民宽恕和纵容。

在本土和国际上的各个平台传播虚假信息,在公共场所煽动骚乱,破坏公共和政府财产,参与意图对警察和普通公民造成身体伤害的行为,通过诽谤警察来製造公众仇恨,以及从事非法行为以迫使警方作出应对,这些都是极端示威者为破坏香港政府维持社会秩序的权威而制定的宏大计划的一部分。

这些极端示威者以人权的名义进行暴力行为,但实际上侵犯了其他公民表达、安全和谋生的基本人权,这些公民既不属于这一群体,也不认同极端的观点和策略。

中国香港

1997年,香港正式回归祖国,成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自那时起,香港继续享有高度自治、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

据世界银行统计,2017年香港GDP为3414亿美元,人均GDP为46193.61美元;2018年失业率为2.8%;并于2019年被列为“全球最易开展商业活动的地区”第四位,仅次于新西兰、新加坡和丹麦。直到两个月前,香港还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旅游地之一。

在美国传统基金会公布的2019年经济自由度指数中,香港经济自由度的得分为90.2分,继续保持着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的地位。香港的经济韧性、高质量的法律框架、对腐败的低容忍、高度的政府透明度,高效的监管体制以及对全球商业的开放,继续得到该基金会的认可。

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最新发布2019年《世界竞争力年鉴》中,香港继续位居全球第二。该竞争力年鉴再次承认香港是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



图源:IC photo

激进的示威者继续破坏香港政府在法治和秩序上的权威性

香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于1990年4月4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管辖。香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基于公正的法治和独立的司法制度。

由香港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提议的引渡法案旨在为一名香港公民寻求司法公正,这名香港女性于2018年在台湾被她的香港同伴谋杀。

不幸的是,极端示威者强行控制了这一具有良好出发点的法案,并利用它在香港人民中间散播恐惧,将该法案作为一种宣传,以此破坏香港政府保护其公民权利的权威性。

每个人都享有生命、自由和安全的人权,不论其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国籍、社会出身、政治或其他意见。人权问题绝不能被区别对待,双重标准也绝不能被接受。

不论警察的政治或社会观点如何,他们的本职工作是执法和维持秩序。以警察为目标进行蓄意的人身伤害、曝光警方和其家人的私人信息,以及骚扰或威胁警察家人,都是伤害警察人权的行为。

对政府政策持有异见,并不代表有通过暴力行为剥夺他人人权的特权。没有人凌驾于法律之上。

香港人民支持香港政府制止大面积的暴力活动,逮捕暴力示威者,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全体香港市民。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议直播截图 图/北京日报

暴力抗议对香港经济及其民生的破坏性影响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已就“反修例”运动对香港经济的不利影响发出严重警告。

8月5日,数千人参加了香港几十年来规模最大的罢工,抗议政府引渡法案引发的危机。与此同时,香港遭遇了大规模航班取消、通勤混乱、交通堵塞和服务中断。据经济学家估计,当天抗议活动的经济成本在3800万美元至3.32亿美元之间。

根据彭博社8月15日的报导,持续两个月的抗议活动“正在冲击香港经济”,导致了以下严重的后果:

自7月初以来,股市损失6220亿美元。

6月,到店购物的外国游客下降30%至50%。

8月12日机场关闭,国泰航空的200架航班被迫取消。

美国银行预计,继6月的房价高峰之后,房价下降10%。

自7月初以来,房地产股的主要指数下跌17%。

自6月初以来,香港IPO融资5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96.3亿美元下降74%。

结论

香港人民尊重其祖国中国对香港的主权。居住在香港的人,在种族、文化和社会方面都是中国人,这些从生活方式、思维和社会交往方面都能体现。

我们,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是坚信正义的公民,我们正竭尽全力恢复社会的和谐。这就是我们对香港真实情况的声明。

(中文译稿 完)

英文全文如下(何超琼演讲稿英文部分原载于公开的联合国官网):

Human Rights Council

Forty-second session

9–27 September 2019

Agenda item 4

Human rights situations that require the Council’s attention

On the true situation of Hong Kong, China

Written Statement by Pansy Ho, Chairperson,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Women

Introduction

I am speaking as Chairperson of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Women, a non-profit and non-political organization with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 of the United Nations.

Established in 1993, the Federation’s mission is to unite women from all walks of life, encourage them to take an active interest in Hong Kong affairs, and advocate women’s rights all over the world. With a total membership exceeding 100,000, our members include business women , professionals, workers, housewives and those who are fervent in women development and advancement.

Born, raised, educated in part, and working all my life, in Hong Kong, I have tremendous vested interests in the city, and immense respect for Hong Kongers for their unparalleled work ethics, independent minds, strength and resilience.

On behalf of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Women, and as a Hong Konger with proud Chinese heritage, extended family ties, long-standing commitments to the society’s well-being, and continued business investments, I am here to offer a fact-based perspective of many Hong Kongers on what is really happening in Hong Kong.

Summary of Statement

• Hong Kong, China is a 7.5 million-people strong region. In the 22 years since Hong Kong was rightfully returned to its motherland China in 1997 and has been operating under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principle, Hong Kong has continued to enjoy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economic prosperity and social stability. However, the foundation of such prosperity and stability has been shaken to the core by violent protests in the past two months.

• The views of a small group of radical protesters do NOT represent the views of all 7.5 million Hong Kongers. The systematic and calculated violent acts of this group have never been condoned by all Hong Kongers.

• Spreading misinformation across different platforms loc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instigating disturbances in public places, destroying public and government properties, engaging in acts with the intention to cause bodily harm to the police and private citizens, vilifying the police to create public hatred, and engaging in unlawful acts to impel police reactions are all part of a grand scheme created by the radical protesters to undermine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authority to maintain social order.

• These radical protesters carry out violent acts in the name of human rights, but are in fact violating the basic human rights of expression, safety and livelihood of other citizens who are neither part of this group nor share its radical views and tactics.

Hong Kong, China

In 1997, Hong Kong was rightfully handed over to its motherland China and became a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China. Since then, Hong Kong has continued to enjoy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economic prosperity and social stability.

According to the World Bank, Hong Kong’s GDP was US$341.4 billion and GDP per capita was US$46,193.61 in 2017; unemployment rate was at 2.8 in 2018; and climbed to number 4 in 2019 on its lists of easiest places to do business, just after New Zealand, Singapore and Denmark. Until two months ago, Hong Kong had been one of the safest places in the world for visitors to visit.

In the 2019 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 published by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Hong Kong’s economic freedom score is 90.2, sustaining its status as the world’s freest economy in the 2019 Index. Hong Kong’s economic resilience, high-quality legal framework, low tolerance for corruption , high degree of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efficient regulatory framework and openness to global commerce continue to be recognized by that Foundation.

Hong Kong has also continued to rank 2nd globally in the latest 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 (WCY) 2019, published by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Management Development. The WCY once again recognized Hong Kong as one of the most competitive economies in the world.

Radical protesters continue to undermine Hong Kong government’s authority over law and order

Hong Kong is governed by the Basic Law, approved by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4 April 1990. The rights and freedoms of people in Hong Kong are based on the impartial rule of law and an independent judiciary.

The Extradition Bill as proposed by the Chief Executive of Hong Kong, Mrs. Carrie Lam, was intended as a mechanism to seek justice for one of its citizens, the Hong Kong woman who was murdered by her Hong Kong companion in Taiwan in 2018.

Unfortunately, radical protesters hijacked the well-intended bill and used it to spread fear among Hong Kongers and as a propaganda to undermine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authority to protect the right of one of its citizens even in her death.

Everyone is entitled to human rights of life, liberty and security, regardless of race, colour, gender, language, religion, nationality or social origin, political or other opinion. Human rights are never discriminatory and double standard can never be accepted.

The very nature of the police’s job is to enforce the law and maintain order, regardless of the police’s political or social opinion. Targeting the police with the intention to cause bodily harm, exposing the private information of the police and family members, and harassing or threatening the police families are acts of violation of the police’s human rights.

Disagreement with government policies does not give anyone carte blanche to take away the human rights of another person through violent acts. No one is above the law.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support Hong Kong Government’s effort to stop the wide-spread violence and apprehend the violent protesters to maintain social order and protect the entire population.

Damaging impact of violent protests on Hong Kong’s economy and its people’s livelihood

Financial Secretary Paul Chan has issued grave warnings about the adverse impact the anti- extradition movement has had on Hong Kong’s economy.

As thousands of people joined the largest citywide strike in decades to protest against the government’s extradition bill crisis on August 5, Hong Kong suffered massive flight cancellations, commuter chaos, traffic jams and service disruptions. Economists had estimated on the economic cost of that day’s protests to be from US$38 million to US$332 million.

On August 15, Bloomberg reported that two months of protests “are slamming Hong Kong’s economy,” resulting in the following dire conditions:

• $622 billion of stock market losses since early July.

• 30-50% drop in foreign visitors to stores in June.

• 200 flights cancelled by Cathay Pacific during airport shutdown on August 12.

• 10% drop in housing prices Bank of America expects to see from the June peak.

• 17% decrease in the main index of property stocks since early July.

• Hong Kong IPOs since the start of June have raised $5.5 billion, down 74% from $19.63 billion a year earlier.

Conclusion

Hong Kong people respect their motherland China’s sovereignty over Hong Kong. People in Hong Kong are ethnically, culturally and socially Chinese in our way of lives, thinking and social interaction.

We,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Women, are concerned citizens who firmly believe in justice, and are putting together our best effort to restore harmony in our society. This is our statement about the true situation in Hong Kong.

(英文原稿 完)

F
FGOT888
1 楼
什么时候赌王家族开始代表香港人民?
奇奇玩
2 楼
她敢不愛國嗎?
飞熊
3 楼
\u81F3\u5C11\u4EE3\u8868\u4E86\u6211\u4EEC\u5BB6\uFF0C\u6211\u6700\u538C\u6076\u5E7C\u7A1A\u56ED\u7684\u6E2F\u72EC\u7ED9\u6211\u513F\u5B50\u6D17\u8111\u3002
m
mirror1
4 楼
哈文,哈文 你收了多少钱 让这种无聊网购公司当枪使
F
FGOT888
5 楼
联合国非政府发言机会是为不同于政府声音的人准备的,该给予香港的不同于政府声音的人。
晴天好啊
6 楼
谁都能代表人民。不要以为只有反对派能代表人民。 所以,代表不代表的,无所谓了。无论在哪里,你都是被代表
路过2013
7 楼
看标题就知道她要说什么,商人牟利,悄悄谋就好了,这样明目张胆的“爱国”,我倒要看看他们会怎么收场。
U
US_Lion
8 楼
见风转舵,商人的基因。
泰傻
9 楼
把中国内部的事务,拿到国际场合上去说,去让他人讨论,这,这,这,是否合适。她若可以说,那,那,那,与她持有不同立场的她或他,是否也可以去说。
C
ChasingUS
10 楼
泰傻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08:59:14 把中国内部的事务,拿到国际场合上去说,去让他人讨论,这,这,这,是否合适。她若可以说,那,那,那,与她持有不同立场的她或他,是否也可以去说。 ======== 首先,别以为其他人就没有去,比如:何韵诗 其次,你想去就能去?也得别人邀请吧?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R
RainyApril
11 楼
说得挺好,支持
s
size0
12 楼
好,是个有胆有识的女性!不跟大陆靠拢,跟衰退的大英靠拢?还是抱远在天边的美国人的粗腿?什么时候上街不行啊,非赶在贸易战打得胶着状态的时候?看美国怎么给这些人好处,都全奖上哈佛还是直接给美国国籍?!大陆肯定会给在此次事件中维护香港稳定,站在大陆一遍的港警,政商界人士以及文艺界人士给予肯定和支持。
泰傻
13 楼
一个澳门赌王二姨太的女儿,一个连任两届全国政协常委的商人及教育家,她们的立场和说法,应该能代表全香港主流民意了,也应该是真相了。
仰韶
14 楼
这才是沉默的大多数港人的心声,讲得好!
s
size0
15 楼
为啥一定跟西方穿一条裤的发出的声音才叫真相?真相如何定义?!
p
pivotal
16 楼
国籍 葡萄牙 澳門 中国(澳門) 香港 中国(香港) 加拿大
c
cyte
17 楼
首先,联合国是个世界最大的舞台,不是由傻子组成的。不管发言人是什么样的背景,能让她们在联合国发声,是联合国熟虑决定的,也决不是联合国某个个人决定的。 其次,发言人说的内容,决不是百分之百由她个人撰写的,肯定由一个团队深思熟虑形成的,并由联合国事先过滤了。 另外,她(他)们的发言肯定是代表了大多数人,所以,肯定也会有少数人反对,包括了楼下的一些人。
丁丁猫和熊猫猫
18 楼
路转粉 Disagreement with government policies does not give anyone carte blanche to take away the human rights of another person through violent acts. No one is above the law.
丁丁猫和熊猫猫
19 楼
莫名其妙刪我贴!不就是引了兩段 Disagreement with government policies does not give anyone carte blanche to take away the human rights of another person through violent acts. No one is above the law.
B
Bali2018
20 楼
这种女人,成龙,谭咏麟啊,都成为依附在中共这块腐肉上的密密麻麻蠕动的蛆
C
Candy-北美55
21 楼
以后的特首备选人。
丁丁猫和熊猫猫
22 楼
讲理讲不过 就人身攻击啊!果然泰傻
南岭老三
23 楼
狠狠打脸,说得好!
丁丁猫和熊猫猫
24 楼
要不然就你说的是真相,好了吧?夠民主吧? 泰傻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09:22:30 一个澳门赌王二姨太的女儿,一个连任两届全国政协常委的商人及教育家,她们的立场和说法,应该能代表全香港主流民意了,也应该是真相了。
h
haveagood
25 楼
有胆有识!
泰傻
26 楼
丁丁猫和熊猫猫 无数的历史已经证明,所谓的真相,永远掌握在有话语权者手中。
z
zzbb-bzbz
27 楼
李嘉诚去演讲,他只会读几句打油诗
h
humimm
28 楼
和这些人相比,越发显得李嘉诚厚道。香港之乱,她们俩有损失,李嘉诚没损失吗?就算是自己有损失,李嘉诚也没抱怨,而是支持香港市民,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他是真对香港有感情,希望香港好,希望香港政治不会被独裁政权所侵蚀。普通市民也有损失,但是和失去自由相比,这点损失可以承担。
C
Chickred
29 楼
应该让不同的意见有表达的机会。何超琼的观点有理有据,是站得住脚的。 其他人(和理非者,甚至暴徒)也应该有机会,不只是在街头,还应该写出来,或在某一个正式场合说出来。看看你们上街、暴动的理由是否站得住脚。盗亦有道,说出来总比暴力冲动强
m
medigogo
30 楼
她的家族做赌博放贷洗钱生意,不知害了多少人,助长了无数贪官污吏坑害国家,这就是实情
希望和兴旺
31 楼
泰傻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08:59:14 把中国内部的事务,拿到国际场合上去说,去让他人讨论,这,这,这,是否合适。她若可以说,那,那,那,与她持有不同立场的她或他,是否也可以去说。 ------------------------ 反送中派在国际上说的还少吗? 黄之锋之流都跑德国说去了?你的双重标准也太明显了,选择性看不见啊?
g
grade005
32 楼
黄之风这只越南猴子能代表香港到处讲,别的人为什么可以
i
ilovefriday
33 楼
真是羡慕嫉妒恨啊,果然“泰傻”。
正大光明_Star007
34 楼
讲得对,反映了真实情况。
飞熊
35 楼
\u6D4B\u8BD5\u6587\u5B66\u57CE\u3002
风隐
36 楼
丁丁猫和熊猫猫 无数的历史已经证明,所谓的真相,永远掌握在有话语权者手中。 ========================================================================== 只有傻子才相信。
泰傻
37 楼
好像德国刚刚成为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和联合国相比能算大多的舞台,不能代表主流的。
s
septrain
38 楼
一个海外华人对香港各方的寄语 2019-08-20 由《逃犯条例》引发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近来已经发展成了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而事态也似乎有可能朝一个各方全盘皆输的结局演变。 作为一个海外华人,想从个人观察的角度对香港利益相关各方说几句,算是给各方提供另一个中立的视角来审视当前的香港事态。 第一:对中共中央当权者的寄语 我不得不说,作为香港乱象的真正始作俑者,你当初的如意算盘已经打错了,现在放弃它并回归邓小平的一国两制路线上还为时不晚,否则,香港将成为你身上沉重的包袱,甚至是你政敌要你命的绞索! 想当初,英明的邓小平就是看到了香港人和大陆人的不同之处,不仅是物质富裕上的不同,更是精神信仰和价值观的不同,要想治理香港社会并使香港繁荣,只能实行两种制度。 而且五十年不变的意思是:中国大陆经过五十年的政治经济改革,其制度已经可以和香港的现制度接轨了。 可以说,邓提出的一国两制在97回归后法理上和事实上的一国已无任何异议,两制才是重中之重! 可是我注意到,自你就任储君并兼港澳领导小组组长时从在香港推“国教科”开始,到通过双非婴儿和单程证大批移民香港实行粤港澳融合,从炮制《白皮书》到推出831框架按意识形态单方面大幅度自我解释“基本法”并用人大决定变相修改“基本法”承诺的双普选,从越境绑架香港公民李波到越境执法带走肖建华去恣意践踏一国两制,直至公开撕毁已签署的法律文件《中英联合声明》,你一直在处心积虑地篡改和破坏一国两制的路线。 我还注意到,你不但否定了邓的一国两制,你还基本否定了邓的改革开放路线并全面开倒车。在政改上用党的一元化领导代替党政分开,用终身制和极权代替任期制,用定于一尊代替党内民主,用党委书记专权代替行政长官施政,用领导小组集权代替国务院行政系统,用党委办公代替法官办案,用电视认罪代替检察官,用禁言禁网代替舆论监督并掩盖真相,用随意抓捕的白色恐怖代替法治。 在经改上以国进民退压榨民营经济,以举国体制代扰乱市场经济,任权贵资本掠夺民间资本。 在文化上你鼓吹表忠看齐,用霸屏霸版极力塑造一个英明伟大的红太阳,强迫人民把强国App当红宝书。 在政治上你重新竖起马列的红色大旗,天天高唱党建整风和不忘初心。。。 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你是个虔诚的马列主义信仰者,后来我才知道你举起的那杆马列大旗不过是一颗挂起的羊头。欧洲真正信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者们早已用实践证明了:工人自主的工会和罢工就可以非常有效地遏制资本家利用剩余价值对工人的剥削。 早期的无产者现在都成了中产者或富裕者,成为和资本家平起平坐的社会公民了,无产阶级和革命早已进了历史的垃圾箱,民主的社会主义早已在西欧实现。 可是你却一边高举马列一边抓捕深圳佳士要求自主工会和罢工的工人,甚至连农民工拿不到拖欠工资维权上访都要被抓捕,可见你这个马列博士连什么是剩余价值和剥削都根本不懂。 由此我终于知道了你其实和你崇拜的毛始皇帝一样都不信马列,都是在以挂出马列这个羊头来招揽聚集红色革命信徒,你和毛的终极目标一样都是想借着这些革命信徒上位和用党建整风来极权,都想要做个被万民敬仰的“明君”。毛太祖做了一半就从“明君”的龙椅上掉下来了,你心有不甘,想继承毛的衣钵,把他未尽的“明君”事业继续下去,这才是你内心最真实的初心! 你之所以否定篡改邓小平的改革路线是因为你的这个初心在邓的改革开放路线下实现不了! 我不得不承认,拜几千年来历史上有限几个“明君”的福和毛的余荫,也拜你建的网络高墙之有效性,你还真在高墙里面圈了不少盼“明君”的红粉,唯一不同的是毛用极权的“共产梦”圈粉,你用极权的“中国梦”圈粉。就像金三胖的白头山血统和先军政治能圈到粉一样,你能圈到粉,只能说明高墙内的不少国人就好吃这一口,所以我也不打算劝阻你。 不过我估计正是这圈了不少粉的“成果”让你晕了头,使你忘了香港人和大陆人是信仰与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香港人根本就不相信也不会买账你的那个以牺牲个人自由和人权的极权主义“中国梦”,香港人也根本不盼望什么“明君”。老一代的香港人就是为躲避“毛明君”才逃难到香港的,而新一代的香港人接受的是普世价值观,认为“明君”都是恶魔。 所以,香港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颜色革命,更不是什么外国势力插手,本质上是香港700万人民脑袋里的价值观问题。 如果你不能彻底改变香港人的思想和价值观,那么你想在香港圈粉,想让香港人接受你的极权大国梦就如同想让南韩人民成为金三胖的粉并接受金家世袭一样的绝无可能,这是个用大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到的事。 当然,也许你的初心太强,“中国梦”做的太深,想不到这一点,当初误判了香港。 没关系,事到如今我可以帮你分析接下来的局势(我相信我比你更了解香港人):我看现今唯一对你有利的可行之路是回到邓的一国两制路线,按照基本法承诺的给港人真正的双普选,让港人治港。具体操作可以让林郑托病辞职,由政务司长接手安抚港人并落实双普选。 这条路肯定能平息当前乱象,稳定香港局势,还能收复港人的民心,并得以保持香港继续繁荣和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作为中西之间的窗口。香港人是最讲究现实和忽视政治的一群人,只要你让他们不再恐惧担心自己的人权自由受到侵害,他们就会一门心思赚钱。他们是肯定不会像西方民主政客那样向大陆墙内传播自己的价值观,你大可继续在高墙内圈粉,也不会妨碍你在大陆实现你的初心。 而香港未来的繁荣虽说不是在你这个“明君”的治理下的,但肯定可以作为你炫耀“中国梦”成功的一部分。 其它的路都是死路或危机四伏的险路,也许王沪宁国师给你出谋要你按照大陆强力维稳模式出动大批武警压制抓捕消灭香港的抗争力量,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这条路是个大坑!而且掉进去就上不来了。香港这样价值观的人都是视自由,人权为生命,不像大陆高墙内的人们被严厉打压抓捕后都会臣服,香港人是会誓死抗争到底的。可以想象,你出动武警镇压香港之后,他们不久肯定还会出来闹,你不让游行就罢工罢课,你能挨家挨户去抓他们来复工吗?你能保持大批武警长期驻扎香港吗? 你能无限期地戒严香港吗? 就算你能长期戒严,香港也已经是个死港臭港了,你要来何用? 如果你看不懂香港人的心思,那你总听说过“无自由,毋宁死”这句话吧? 你也知道中共当初是如何在大城市里组织地下武装不断地抗击国民党的统治并把其拖垮的吧? 等真到了那个地步,你的可选项就只有两个了,一个是守着个死港不断耗费人力物力与抗争者们做无休止的街头巷战,让台湾人民都凝聚在蔡小姐周围, 一个是大开杀戒把敢于抗争的人都杀光只剩下顺民,鉴于香港现在敢于出来游行示威的人数有二百万人以上,你至少要杀掉一百万才行。。。 你说这两个选项与我说的那个唯一可行之路相比是不是个大坑? 你一旦掉进去这个坑了,你的政敌会如何收拾你呢? 我看你不死也要扒层皮!
丁丁猫和熊猫猫
39 楼
WTX?? 老李把瓜都摘完了 还厚道?还损失? humimm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10:08:41 和这些人相比,越发显得李嘉诚厚道。香港之乱,她们俩有损失,李嘉诚没损失吗
s
septrain
40 楼
第二:对港府高官们的寄语 首先,对于那些相信一国一制和为贪图权力而甘愿做傀儡的人,我给你们的寄语只有一句:其实你们不适合留在香港而更适合到大陆去谋发展,我相信在高墙内你们一定会有更美好的前途。 对于那些相信香港一国两制的高官,你们作为出生于香港的香港人,作为受过高等教育和接受普世价值观的公民,我相信你们选择加入公共体系时有立下为香港人服务并坚守香港人利益和价值观的决心。虽然你们的职位是远在中南海的那个人给的,我也相信你们都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懂得自己应该效忠的是国家和人民而不是当前的最高掌权者,也就是效忠香港和香港人民并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效忠国家。 可是过去这些年你们为香港人民做了什么?是怎么施政的?当中央有人别有用心地用单程证大肆往香港移民,侵害港人利益时,你们有谁站出来强力发声反对并讨要自主审批权? 当有人越境抓捕香港公民,公开破坏一国两制这个国家大法时,你们不但没有挺身保护港人,反而与公安合谋并行其方便, 协同破坏基本法。 当香港民众上街游行表达民意时,你们不分少数港独份子和广大民意的诉求差别,一概拒绝抵触游行示威,派警察用武力对付游行民众,把自己当成皇帝的封疆大吏,一切为上意尊, 站到人民的对立面。你们这一切都让香港人民失望和心寒。 我真不知你们心里还有一杆良心的秤没有,还有骨气没有, 那份终身俸禄竟可以买下你的人格吗? 我怀疑! 我宁愿相信你们多数时候是勉为其难,或受限于所谓制度。如果说在之前,香港人民与极权独裁者及其傀儡还没彻底闹翻摊牌的时候,你们是在隐忍,是在忍辱负重,那么现在到了大是大非的时候,也是你们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是回到人民的怀抱,站在人民一边,重新赢回香港人民对港府的信任,并带领人民争取落实基本法这个国家大法里的双普选, 还是苟且于权力之下,助纣为虐,随着香港一起沉沦,成为历史罪人。。。考虑好自己的选择吧! 如果你们还决定不了, 让我提醒你们一下:看看历任傀儡特首是怎么被香港人民一个一个赶下台的!再看看中国近代那些个自认的“明君”是如何成为人人唾骂,千夫所指的历史垃圾的!
s
septrain
41 楼
2. 关于港人支持港独。可能你也注意到民调显示有25%的港人没有对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做确认的表态。的确,近几年事态的发展确实引发了一些港人开始聆听思考港独的理念和可能, 他们对港独份子的所作所为也采取了旁观的态度。 造成这个的主要原因是中共对一国两制的大肆践踏,而甘当傀儡的港府又不替港人出头争取,港人要普选中央也不给,游行还被武力镇压,一些港人就会觉得看不到一点出路而绝望,只好急病乱投医地看看港独的可能。 我举例说吧,假设你是个北京人,拥有北京户口这个资源优势,可当权者不经你同意就快速放开北京户口,稀释你拥有的资源,你是否会觉得被强权给强奸了? 你不但没办法保护自己的利益,想发声抗议下还被武力镇压。你会作何感想? 中共的双飞婴儿政策挤占港人产妇的病床,单程证由大陆公安审批长期无限制地移民香港(仅限每天150人)就是和上述情形一样的。 事实上,这个例子还是不恰当的,因为北京人还可以卖了房子移民国外, 那些没有房产也没有移民能力的底层香港人其实是被逼的无路可走的。如果你能换位思考,也许你能理解这一部分港人复杂的心理状态。 3. 关于暴力。我相信你们一定看过视频里香港游行示威中激进的暴力画面,印象最深的应该是今年七一“冲击立法会”的一幕。可是你们知道吗?香港自2003年至今每年七一都有大规模游行,今年的“冲击立法会”是仅有的示威者主动实施的激进暴力,而这个激进的暴力举动的背景是:林郑要短期内把《逃犯条例》送立法会通过,在6月9日有一百多万人游行反对的情况下,林郑还是坚持要在6月12日送立法会二读硬闯关(仗着建制派占多数),结果引发了612大游行和示威者包围立法会大楼。林郑则继续强硬对抗民意,派警察使用武力(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强行驱散民众,并且还把“612”民众包围立法会大楼定义为暴动。正是林郑一味地以强硬手段对抗打压民意才激化了部分“激进派”青年做出了后来的“冲击立法会”这个少见的情绪化反应。 其它的所谓“暴力”基本都是游行后部分人不愿散去,警察首先使用武力清场而引起的示威者对警方武力的反抗对峙。 可以说历年的七一游行基本都是和平理性的,但港府对民众的诉求从来都是麻木不仁,既不接受也不协商,示威者稍有不满就使用警方武力镇压。港府如此冷漠地对待和平理性的民意表达,甚至强力对抗民意诉求才是导致民众里的年轻人越来越绝望和激进的根本原因。比如2014年的占中运动就是青年人对港府漠视民意的集中爆发,他们在和平游行后拒不离去,警察又用武力清场,导致了双方的暴力对峙。 所以当有人屏蔽了这些前因后果和事件的背景信息而仅仅给你们看一个“冲击立法会”的暴力短视频,然后就宣称香港的暴徒在搞乱香港,在颜色革命。。。那都是别有用心的诱导式宣传,目的是挑动大陆人对香港人的仇恨,其实这也只能骗一骗高墙内的你们。
s
septrain
42 楼
在澄清了以上被歪曲,抹黑的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事实真相后,我还想帮助你们认清一些认识误区。 1. 香港人在英殖民时没有一点民主也不闹,怎么回归祖国了反而游行死磕要民主? 这是大陆人一个很大的误区, 香港人真正要的不是民主而是自由和人权!自英国殖民香港以来,英国人除了没有给港人选举权,在社会治理的其它方面都是照搬了英国国内的法律和制度,香港人很早就享受着完整的法治环境,自由和人权得到充分的保障,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在毛时代的恐怖统治下不惜冒生命危险也要偷渡香港的原因。97年回归时就因害怕失去自由和人权而走了一批香港人,之后几年下来港人看邓小平有诚意要落实一国两制,还颁布了基本法承诺了双普选,港人才安定下来。 因为大陆是个人治社会,限制自由和侵犯人权的事随处可见比比皆是,所以港人认为在回归后要想保证香港政府继续以法治来管治社会,保障既有的自由和人权,唯一的办法就是立法会和行政长官双普选这个民主制度。 可是在你们的习大大上台后,港人眼见大陆的法治环境急剧恶化,香港的一国两制也被严重践踏,才对可能失去享有多年的自由和人权产生了极大的担心和深深的恐惧,所以,当人大在2014年用“831决定”给特首普选套上笼头加了限制(等于是中央先定下自己认可的几个候选人,再由民众去“普选”投票)后,港人认为是假普选,才有了占中运动,而这个要真普选民主也就成了港人至今死磕坚持的诉求了。
s
septrain
43 楼
2. 经修改的《逃犯条例》已经把政治,宗教和一些经济罪犯的引渡排除了,足可以保证香港人的言论自由,为什么港人还坚持反对这个为完善法治的《逃犯条例》呢? 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大陆的司法太黑暗,它不但不独立,还是政权,政党打压异己的政治工具,公安,检查官和法官都听命于党委书记和党总书记,只要是党想要抓要判的人,这个司法系统就可以指鹿为马,莫须有的罪名随意扣,“颠覆国家政权罪”,“危害国家安全罪”和“泄露国家机密罪”的帽子满天飞,总有一顶适合你。更不用说这个司法系统还可以什么罪名都没有就先抓人,然后让你上电视自己认一个他们想要加给你的罪名下来。或者连罪名都省了,它可以让你直接失踪(被消失),一旦有人看见了就说你是“嫖娼拒捕致死的”。。。这些流氓手段岂是排除了几项罪名的《逃犯条例》就能挡住并保护港人的呢? 你们是永远无法理解港人在看到那些害死雷洋的警察们都不予起诉后的震惊和恐惧,特别是铜锣湾书店的李波被绑架后,港人都觉得自己有可能就是下一个李波。 享有自由,人权和法治的香港人肯定不会像你们那样只能祈祷自己不要倒霉成为雷洋,港人要的是一个确保没有人会成为雷洋的社会法律环境。 所以港人不信任大陆的司法系统,不相信它会遵守制定的法律才是坚持反对《逃犯条例》到底的根本原因。 当然,没有引渡条例他们也一样抓人,但《逃犯条例》会使他们的流氓手段表面合法化。 3. 林郑已经说了《逃犯条例》已经寿终正寝,为什么港人还不依不饶步步紧逼,非要林郑说撤回呢? 这一点正是港人法治观念强的体现。 你们也许不知道,香港立法会的《议事规则》中明确规定:法案一旦提交立法会首读,后续流程只有押后和撤回两种选择。这个法律条文的解读就是:法案只要不是撤回就等于是押后了。 而对于押后的法案,政府只要给12天提前通知就可以随时重启二读的,所以港人对林郑说的不伦不类的“寿终正寝”不买账完全是对法律严肃严谨,依法行事的做法。反而是林郑的那个说法有违法律精神。这是为什么港人坚持要林郑说“撤回”的原因。 总之,我能理解你们对港人的误解和不认同, 这是因为你们与香港人是长期生活于完全不同社会生态环境里的两群人,这两群人有着不同的精神信仰和价值理念,对个人自由和国家认同的认识与追求也不同。 我不期望你们去认同香港人,但你们应该知道香港走到这一步的真实原因,知道香港人为什么要如此抗争和他们在争什么。 而且我相信,一旦有一天你们走出了高墙,你们肯定会开始理解香港人的。
s
septrain
44 楼
第四:给香港同胞的寄语 1. 给坚决的港独份子的寄语。我也许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要港独,可我却不得不告诉你们:港独是一条死路! 无论你们付出什么努力,甚至生命代价,最终你们将一无所获,不仅如此你们还会连累其他香港人。 我甚至能理解你们还认识不到或不愿承认这个政治现实,毕竟你们还年轻,阅历尚浅。 我可以大概说一下:首先,可能从一个国家独立出去所需要的几个前提条件你们一个都不具备,包括种族文化宗教的隔阂,地理的隔阂,战争胜利的结果,历史遗留的原由,母国的认可或全民公投,其它大国的武力干预,机遇(如母国已分裂)等。 在不具备上述任一个前提条件下闹独立是不具有任何法理和道义的。 其最终结果要么是坐大牢,要么是被肉体消灭。 其次,香港人支持独立的是少数,理性思考的人都能意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独立后香港的生存将是极其艰难的,新加坡那样的发展机遇已经时过境迁了,何况香港还没有新加坡那样的周边环境和地理优势。 2. 给商业精英们的寄语。 本来我不想对你们说什么,因为我知道你们凡事首要考量的是如何赚钱,其次考量的是如何赚更多的钱,最后考量的是如何保住赚到的钱。加上你们不拿公俸,对香港人民不负有任何责任,我真不知该说什么。 不过,考虑到关系香港人未来的双普选是接下来的重中之重,我想提醒各位:不要再象2015年那样玩小聪明了。大家都知道你们是如何通过建制派议员代理人控制立法会,如何和傀儡特首勾结一气躺着赚钱的。其实你们是内心深处最不希望香港实现双普选的人,即使是2015年政改那种伪普选你们都要耍手腕抵制,足见你们的利欲熏心之态。 在接下来香港人民为争取双普选的抗争中,我不指望你们和人民站在一起抗争,只要你们不再耍心机破坏双普选我就谢谢你们了。何况,我相信精明的你们应该能看到:由傀儡政府管治香港这条路已经走到了岔路口,前面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双普选的一国两制,一条是没普选的一国一制。如果香港走上了后一条路,就凭你们在2015年用玩阴的一套来抗旨,遭圣上清算的可能性不小。 你们也需要做出明确选择了! 3. 给“本土派”,“激进派”和“勇武派”的寄语。 我想对你们说的有五点: A). 与港独“割席”,千万不要和港独份子走到一起,因为港独是死路一条,和港独搞在一起既会毁了自己也会毁了香港。要认清一个现实:只有坚持争取落实一国两制的双普选才是香港最好及最可行的路。 B) 淡化“身份认同”和“本土意识”。我能理解当你们说出“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香港人”这句话时所表达出的对大陆人治社会极大的不认同和抗拒, 你想要说的其实是“我不是奴隶”,对吗? 这里你们犯了和大陆人同样的错误,你们都没认识到:中国指的是它的土地和人民,包括香港,却并不包括执政党和其领导人(特别是当他们没有被人民授权时)。 就如同你提到美国时,并不会用来指称在执政的那个党或总统。 但是很多情绪化的人容易有个认知的误区:当提到一个独裁国家时也是在暗指那个独裁者,比如提到北朝鲜就联想到金三胖。因为那个独裁者完全控制了那个国家,所以潜意识里把独裁者和国家等同化了。基于这样的等同化,又想和那个人治的社会切割,便产生了“身份认同”问题,这时你早已忘了你真正要与之切割的是那个政体及其政党。而这样的“身份认同”很容易被认为是港独,这会降低你争取双普选民主的合法性。 C). 重新考虑“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一口号。 我不知梁天琦的本意是什么, 但字面上可能的含义有: (1)用革命手段恢复香港的法治, (2)用革命手段恢复英国或中华民国统治。 革命是一个崇尚暴力的红色用语,是列宁和毛最喜欢的用词, 而在普世价值和民主的字典里却找不到它! 其实港人真正要的是自由,人权,法治, 一国两制里的双普选就能给港人带来这些,而争取双普选是绝对有机会不使用暴力革命的。 何况使用这个口号的一大副作用已经显现, 林郑就堂而皇之地把使用该口号的游行示威称作是意图推翻政府的暴动。 民众们不服,认为只是恢复法治,却忘了字面上确有推翻政权之意,林郑取的是含义(2)。 D) 远离暴力,放弃以暴制暴,向“和理非”回归。 我非常能理解你们面对林郑装聋作哑拒不回复多次游行的民意和诉求所产生的愤怒和绝望,你们以为升级暴力,以暴制暴可以增加林郑的压力,以促使她回应民意。 但事实已经表明了,以暴制暴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只能减轻一点你们的愤怒,代价却是增加了警民对立并且还授人以柄。 林郑对大游行不回应是有意为之,她等的就是你们的愤怒和暴力升级,因为一旦游行出现暴力,她就可以站出来用“制止暴力,恢复秩序,稳定社会”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来回应大游行了,她身上的压力反而没有了。 你们在现场的人感觉不到, 但我们傍观者看的真切,其实是“和理非”的大游行给林郑带来的压力最大,暴力只能给林郑更多的回旋空间和法理制高点。 暴力还有个最大的危害,当暴力升级到某个烈度,就给了人家“戒严”镇压的理由,一旦到了那一步, 不但意味着流血,更意味着香港现有的和将来的自由与法治被彻底摧毁,我相信那不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E) 追求自由和人权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平等!你不能以争自由和人权的名义剥夺他人的自由和人权。所以,瘫痪地铁和机场,阻碍旅客登机是反人权的行为。所以,禁锢他人自由的行为也是反人权的行为,不管付国豪是否国安,也不管他身上带了什么,只要他没犯法,他的人身自由就是不容剥夺的。所以,用激光笔随意照射别人的眼睛和身体也是反人权的行为,不管他是否大陆人,也不管他是撑警还是撑中共,他都有与你一样平等的人权包括不容侵犯的尊严和言论自由。所以,罢工罢课只是你个人的权利,任何强行要求别人也罢工的直接或间接手段或做法也是反人权的行为。你可以号召罢工,但要记住别人是否罢工的决定权在他自己,是他的自由。 最后我送你们一句话:正义不会因为你憎恨和反抗邪恶就自动降临到你身上,正义也不是你拥有了就可以指挥他人的权力,正义是你以身作则对他人的感召!
l
luo
45 楼
谢谢你们!讲得很好,就是我的心里话!
丁丁猫和熊猫猫
46 楼
再刪再帖!小Bian 你夠狠 Unfortunately, radical protesters hijacked the well-intended bill and used it to spread fear among Hong Kongers and as a propaganda to undermine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authority to protect the right of one of its citizens even in her death.
s
size0
47 楼
楼下长篇大论的九月火车,先别忙着寄语,先说说为啥偏偏在贸易战较劲时候,明年美国就要大选的时候,香港人就上街了?为啥2018年不上街,也不能等到2020年再上街大闹?地球人的民主自由只会越来越多,这是趋势!但是,是不是2020年就该让香港人普选了,2022年独立了。。。这可得说道说道。
s
size0
48 楼
2023年自动驾驶L3还没谱呢,香港就想普选了?!都想啥呢?!还为了纪念什么911停止游行一天,纯粹是舔美国屁股,至于吗?川普能给400万港人办理美国国籍?!
s
septrain
49 楼
4. 给“温和民主派”和“泛民派”的寄语。 我首先要给你们点赞,你们是“和理非”的中坚和主导,香港有了你们这个大多数,最后取得这场抗争的胜利就有希望了, 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这里有一些个人建议供你们参考: a) 为防止有人派黑社会或“卧底”混入游行队伍挑起事端或主动暴力袭警,可以组成6-10人一组的“纠察队”分布于游行队伍,一旦发现有港独或暴徒违法施暴,立刻实施公民逮捕,取证后送交警方。 b) 如果能保持“和理非”的抗争,可以劝说民众不要佩戴口罩,护目镜和防毒面具(可以携带以备不时之需)。这样做的好处一个是迫使警方降低使用武力的烈度,另一个是让那些混入队伍想挑起暴力的“卧底”们原形毕露,他们要么是戴口罩违法容易被“纠察队”识别,要么是不戴口罩违法容易被网民人肉出真实身份。 c) 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面对“和理非”的抗议游行,林郑和北京的策略有一个可能是继续装聋作哑不理睬,拖到百姓厌倦了游行,就会禁止游行。 另一个可能是如六四时烧死解放军士兵后栽赃给学生那样派“卧底”攻击警察, 只要有一个香港警察死亡,就有了武力镇压的理由。不过依我看,更大的可能是牺牲林郑后对五项诉求做部分妥协,由政务司长来收拾残局。而争取双普选的路恐怕还很长。 最后我想说,争取双普选虽然从香港局部看不是很乐观,但放到全局来看就会看到:时间是站在你们一边的。 中南海的那个“明君”在世界上已经臭大街了,不仅中美贸易战挨打,一带一路和中国模式也四处碰壁,国内经济也危机四伏濒临悬崖。由于被换人的压力,“明君”是最缺时间的那个人, 所以,坚持下去就一定会胜利! 香港, 加油!
s
septrain
50 楼
size0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10:44:29 你那些阴阳怪气的评论让人看不懂你的立场和背景,不过不妨给你(们)一句忠告:如果不能做这个社会的良心,但请至少不要混淆视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以扭曲如蛆虫。
挺没劲
51 楼
幸好赌王在澳门而且有钱请保安,否则废青们去他门口扔东西威胁可能会把他吓死
K
KINGTIE
52 楼
胡说八道,香港人没纵容能闹成这样? 至少是不作为, 现在出来太晚了。这些香港富豪利益受损,出来说几句话就要止损,太便宜了吧。
豫思敏
53 楼
谢谢网友septrain
邮政编码279
54 楼
没有人怀疑赌王家家族的爱国情怀吧?赌王的四太还带领博彩集团的60多名员工和儿子奔赴井冈山穿红军装,接受党的再培训呢。
豫思敏
55 楼
谢谢网友septrain。很详尽和全面的内容,存了,多谢!“第二”和“第四”之间有两个“2”节,理清框架结构有点费劲儿。二师兄圈里的二师兄们经常错以为自己对整个圈都有所有权和支配权似的,让它们做梦去吧。
q
qdknight
56 楼
和这些人相比,李嘉诚还真算是不错挺厚道的了。
F
FGOT888
57 楼
联合国非政府发言机会是为那些跟政府没关系的人和群体设定的。何家依靠政府,没有资格在这个场合讲话。中国以在联合国的地位搞到这个安排也是苦心
s
soldanella
58 楼
黃之鋒說他們不是港獨,一向堅持一國兩制。提出的是五大訴求。
s
soldanella
59 楼
真的假的,對自己下手真夠狠的。 邮政编码279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11:07:04 没有人怀疑赌王家家族的爱国情怀吧?赌王的四太还带领博彩集团的60多名员工和儿子奔赴井冈山穿红军装,接受党的再培训呢。
M
Meddy321
60 楼
红色资本家
我爱我的家
61 楼
可惜那些年轻人书不读好,理解不了,只能跟着美英爸爸闹腾
C
Chickred
62 楼
To Septrain: Hi,大致看了你的留言。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就香港反送中发表的最总肯,最理性,最持平的评论。贴在人家的文章后面太可惜了。应该把它们整理出来作为一篇文章发出去。相信他会比何超琼的发言更有说服力。写的真不错!
西
西门桥
63 楼
黄之锋见了德国外长后,在柏林这个共产主义的葬身地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并发表了长篇讲话,并和多位颜色革命领导人合影,这就标志着欧盟开始加大了对香港抗争者的支持力度,这样美国、英国、欧盟、澳大利亚、加拿大,全都已经表明了支持香港抗战者的态度了,东欧前共产国家对香港抗争者的同情是不言而喻的。俄罗斯普京至今保持沉默,甚至连俄共领导人都保持沉默。习近平推翻了邓小平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并宣布中英联合声明作废,这就走到了空前孤立的境地,现在中国是真正的四面楚歌。 香港必须实行双普选,这点没有讨论的余地。 香港的年轻一代不信邪,不认命,他们正在谱写历史,他们正在重新铸造我们民族的脊梁。共产党已经死到临头了!
西
西门桥
64 楼
中共反对香港独立,很好。那就在全中国实行双普选吧!
h
hua0928
65 楼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14:27:00 中共反对香港独立,很好。那就在全中国实行双普选吧 ———————————— 从你取昵称的水平上就看得出你也就是看看金瓶梅撸一撸的水准了。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H
Helloooo
66 楼
澳门才几十万人口,这么小城市,不可能对档做任何形式的抵抗。赌王一家非常清楚形势,他们对档有跟五十年代上海民族资本家同样的感受,抵抗不行,心里再有十万个不愿意,口头上也要喊拥护,只希望能被手下留情,保住财产及家人平安。
H
Helloooo
67 楼
档叫他们去讲香港,他们敢不去吗?敢是内心话吗?
猪年行运
68 楼
商人看钱份上,委屈一下。
春的希望1
69 楼
中共驾驭资本家很有一套啊!
w
wutianlong84
70 楼
先崛起 再追求那些其他的 ———我选择先看到国家崛起。放弃在有生之年看到所谓自由民主。
M
Melbournerose
71 楼
抗著壓力,也要發出自己的聲音,這不就是追求民主和自由的和平的方式。
慢慢想想
72 楼
楼下口中不离自由民主的应该辩她说的有什么问题,辩不过就攻击人家,说明你们正是一群举自由民主大牌的虚伪人,连什么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捍卫你说话权力的基本点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说民主自由呢?
慢慢想想
73 楼
她说的有理有据,很好!
H
Herasaf
74 楼
共产党现在也涉足赌博业
美国老人
75 楼
联合国早就被XX控制了!
湾区范儿
76 楼
何超琼在澳门的赌场生意要靠中国大陆政府支持,明显conflict of interest。
y
yefenghaiyun
77 楼
凡是处心积虑想阻挡中国发展的,我都反对,管你披着什么人权民主法制外衣。所以,何超琼好样的。
l
lhy86
78 楼
可怜,都活成了金钱的奴隶了。
f
frombjwithlv
79 楼
香港200万人游行是少数人??你家开赌场要靠大陆赚钱也不至于这样没良心吧。you should go to hell. 楼下septrain关于香港发送中的论点非常全面,非常到位。谢谢你。也希望你把这些论点整理发表。反驳开赌场的资本家的跪舔文章。
毛头
80 楼
这两个人应该跟中国高层搭上话,没有胆量请中国政府让步以求平息事态,到联合国来指责都是抗议方的错,又不讲五点要求那个错怎样错。应该去中国高层对系铃人谈解铃。
过滤词
81 楼
FGOT888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08:51:27 什么时候赌王家族开始代表香港人民? ================================================================= 就从共产党宣称代表香港人民那一刻起。
彼采萍兮
82 楼
和我想说的一样。赞同她的观点,有事实,有数字。有理有据。 Unfortunately, radical protesters hijacked the well-intended bill and used it to spread fear among Hong Kongers and as a propaganda to undermine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authority to protect the right of one of its citizens even in her death.
彼采萍兮
83 楼
Septrain 说的是挺好听很有道理,可惜没有可操作性。 反送中的不会听的,真像你说的那么做了,就会 Die Down, 热情燃烧殆尽,最后不了了之 (虽然未必是坏事,然而惟恐天下不乱的,想翻身的,怎么忍得住?)。看似引领历史,实则逆势而为。 中共只怕想做的就是现在这样,资本家为个人利益领导香港,与中共贴的更近,同时避免与民主派正面冲突,让利以维系统治。(不插手而插手,完全符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而民主派既占不到便宜,而遭既得利益者的恨。让更多的人感到民主派既没能力领导且最终损害利益(经济下滑,失业率上升),支持者减少,由民主倒向社会主义。正是“让子弹飞一会儿”。让“港独”的脓疮流出来。这似乎符合习的政治理念,祸兮福所依,“挑战中存在机遇”。
豫思敏
84 楼
好一个“well-intended bill”!!!共产党的法律、法制就是个玩笑而已!他们想怎么玩怎么玩,看看维权律师的下场!多少的上访(当然绝大多数被堵在半路),如果法制完善会有这样的事情?图样图森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