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疫情很像1918年大流感 武汉并未群体免疫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9日 21点39分 PT
  返回列表
70503 阅读
24 评论
界面新闻

图虫

记者 | 王磬

在遭到了各界的激烈反对之后,英国首相约翰逊似乎正在放弃他最初的“群体免疫”路线。几天以来,英国政府正在逐渐加大疏离的力度。但在许多科学界人士眼里,这不仅过于姗姗来迟,力度也仍然远远不够。

英国肯特大学病毒学高级荣誉讲师、研究协助网络主席杰瑞米·罗斯曼(Jeremy Rossman)是最早公开发文批评“群体免疫”路线的科学家。他于3月18日接受了界面新闻的专访,谈及了他对群体免疫、病毒突变、疫苗研发、欧美防疫的诸多见解。

以下是访谈全文,刊发时有编辑:

界面新闻:帝国理工大学的一项新研究称,如果只是采取缓解策略,英国将有25万人死于新冠;如果加大遏制,这个数字可以降到2万人。您如何看待这项研究及它的后续反应?

罗斯曼:这个研究展示的成果,跟世卫组织一直希望传达的信息是一致的:对这个疾病,光延缓(delay)是不够的,必须要遏制(contain)它。

让人欣慰的是,这项研究看起来对决策者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政府加大了人际疏离(social distancing)的力度,要求民众避免不必须的接触,苏格兰和威尔士关闭了学校——但这仍然不太够,例如餐厅、酒吧等仍然没有关闭。

更重要的是:它并未提到要提高检测率。那样的话,我们将不会真的知道谁有病。正如世卫组织说,如果你都不知道病毒在哪,是无法真正遏制它的。

界面新闻:您为何从一开始就反对“群体免疫”?

罗斯曼:首先必须要说,“群体免疫”在某种程度上被误读了。它不是一个策略或者一种选择,它是一种结果。但是,依赖群体免疫仍然是一件危险的事。

首先,我们还不清楚人体是否会对covid-19形成长期的免疫反应,这种免疫力也许是终生的,也许只有几个月,我们在别的冠状病毒上看到过这种状况。比如流感,其实是通过疫苗在人群中达到了某种群体免疫,但它每几年就会突变一次,所以每两年都需要去打一次流感疫苗。

第二,我们还没有到一个必须依赖群体免疫的时刻。中国是个很好的例子,韩国也做到了。武汉当时那么严重,都没有说我们要寄望于群体免疫。如果我们一直没有疫苗,又已经感染了人口中的很大一部分,也许我们可以这么说。但世卫组织也一直在说,我们仍然有希望遏制它。

界面新闻:“压平曲线”(flatten the curve)是一个常被放在跟“群体免疫”一起讨论的概念。它们之间有必然的因果联系吗?

罗斯曼:群体免疫跟压平曲线之间不是一回事,也没有必然因果联系。压平曲线是指,把一定数量的病例分散在时间轴上,避免出现感染高峰,理论上这将减轻医院出现挤兑的可能性。它只是一种延缓策略。完全可以压平曲线、但最后不出现群体免疫。

界面新闻:现在有不少针对欧美国家检测标准的批评,认为它们将之定得太高,例如有些国家需要满足去过疫区+有疑似症状才能被测,有些国家甚至宣布不再检测轻症患者。这背后是什么原因?

罗斯曼:主要还是测试能力(test capacity)不够。我了解到美国和欧洲现在终于开始尝试提升测试能力了,但其实已经有点晚了。我们知晓covid-19这个疾病已经好几个月了,专家一直在警告大流行的风险,但没有真的去准备。

对这个疾病的认识也在加深。我们现在看到,covid-19的人际传染是从初期就开始了,有些无症状的携带者也在传播病毒。这跟SARS不一样,主要是重症患者具有传染性。

covid-19的检测原理其实是相对直接简单的。它只依赖于病毒的基因序列。全球很多实验室都有这个能力。中国很早就公布了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我们也很早就拿到了它。欧美国家也很早开始制造测试盒,只是没有造够。

部分原因是,欧美国家当时有种侥幸心理,觉得这也许是又一次的SARS:一方面,虽然传染数量大、但主要还是会分布在亚洲。covid-19早期的传播路线也确实加强了这个“错觉”,比如在日本、新加坡等地流传。所以那时的主要精力放在防范亚洲来的输入性病例上。另一方面,因为觉得跟SARS很像,所以只需给重症检测即可,没有预料到轻症和无症状患者的检测必要和检测需求。

界面新闻:新冠病毒疫苗开发的难度主要在哪里?

罗斯曼:每个病毒都很不一样,我们现在还不够了解covid-19和它的免疫学特性。我们现在知道,大多数被感染过的人不会重复感染,但也偶尔会听到关于检测复阳的病例。它有可能是因为在做痊愈检测时出了错,没有取到含有病毒样本的拭子。从疫苗开发的角度来说,这是好消息——感染之后一段时间,体内的病毒量下降了,所以不容易被测到,这意味着我们的身体对这个病毒是有免疫反应的。

但并不是所有的病毒性疾病都会有疫苗。比如SARS到现在也没有。当时很多公司开始去做,但很快疫情过去了,也就没有持续投入的必要。我们现在有一些基于SARS病毒的疫苗模板,

疫苗开发主要有两个原则,一是能否有效?二是是否安全?有时候疫苗会让人的状况更糟糕,登革热疫苗就是这样的情况。至于时间,我的估计是大约需要12到18个月。

界面新闻:现在也有不少团队在进行有效药的开发,您认为它的前景如何?

罗斯曼:我的预计是,会逐渐有药物或者疗法被证明对covid-19有效。它的速度应该会比疫苗更快,可能6到9个月就行。我们现在也在尝试再利用以前研发过的一些药物,当时是针对别的疾病,比如埃博拉、流感等。但这些药物的应用场景很有限,它们主要能用于治疗一部分的危重症病人,在最后时刻挽救生命,并不会对预防有效果。

界面新闻:您做过不少其他病毒性传染病的研究,比如埃博拉。covid-19这样的流行病以前是否出现过?

罗斯曼:covid-19跟埃博拉很不同。前者是呼吸道疾病,传染率高,但死亡率相对较低。后者传染率低,不太容易“大流行”,但死亡率惊人,达到60%以上。

作为流行病的covid-19跟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很类似,传染性都很高,死亡率约在2%左右,并且造成了大流行的状况。这种大流行病的可怕之处在于,即使只有1%的死亡率,总人数也是惊人的,大量的重症还会造成医疗资源的挤兑。

界面新闻:等待疫苗和有效药的期间,我们应该怎么做?

罗斯曼:筛查、隔离、延缓。

要加大检测的力度,找出确诊患者并进行隔离,找出他们的密切接触者。要继续保持社会疏离的政策,禁止大规模的活动,必要时可以采取封城的手段。同时加大对医疗的投资,要对普通公众和医护人员都尽好告知义务。

l
loserswinners
1 楼
中国还得死人。活该。
乄尾熊
2 楼
听说过疫苗么? 听说过科技进步么?
l
loserswinners
3 楼
中国假疫苗能杀死更多中国人,这个好。
g
gf4046
4 楼
不管你多么痛恨中国,请你先去死
白玉老虎
5 楼
生而在世,有三“不笑”: 不笑天灾,不笑人祸,不笑疾病。 立地为人,有“三不黑”: 育人之师,救人之医,护国之军 ​​​​
t
tintin9999
6 楼
感冒有群体免疫吗?普通肺炎有群体免疫吗?冠状病毒群体免疫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驻美解放军司令
7 楼
过来,把你妈带走! 在我屋里
b
bmleon2002
8 楼
你媽國內沒親人了嗎?
l
luchenxin
9 楼
我就是来cao你妈b的
R
Relief
10 楼
Jeremy Rossman ,Kent 大学确实有这个人。但这篇文章没查到。 内容很好,很详细。就是不知道可信度。
d
dadadada1234
11 楼
: JB you!!!
简直不可能
12 楼
你咋没死呢?
s
searay
13 楼
主要是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的温州人太多。他们过年回温州传染了从武汉回温州的人的病毒
网中静草
14 楼
说啥都晚了,直接面对吧,干就完了。
版神
15 楼
一楼的心理这是得多扭曲
你信不
16 楼
狗粮毒运轮和种族主义者丧心病狂。我配合你一下。给我点赞。
小犄角
17 楼
变态杂种
平凡句号
18 楼
一楼你这个loser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 你放心 你绝对比别人死的早
l
liuming0101
19 楼
你这几句话,顶了
白玉老虎
20 楼
人要有底线才叫人
s
seashade
21 楼
群体免疫大概率会成为这场全球疫情的最终结果,现在很多国家的抗疫策略就是flatten the curve,努力延缓疫情的蔓延速度,尽可能降低医疗体系出现overload的程度。残酷也好,无奈也好,流行病学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a
aikaida
22 楼
且不说过年时温州就封城了,就问你为什么西班牙疫情会比意大利晚了12天?法国疫情比意大利也晚了10天左右,难道他们过得不是同一个年?都是过年返回温州人作为传染源的话应该同时爆发,你的逻辑漏洞太大。 意大利最早传染源已经无法追寻了,某个中国归来的本国无症状感染者可能性最大,法国是意法边境感染者最多,属逐渐渗透。西班牙是两场欧冠球赛,来自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的亚特兰大队与西班牙瓦伦西亚队的球迷各自客场观战时分两批带回西班牙的,传播链非常清晰
23 楼
这是对人的道德规范,1楼是只畜生
H
Hamiloo
24 楼
不要侮辱畜生
g
godsnow
25 楼
你问错了,人家不是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