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没跟物业干过仗,不算真正在中国买过房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7月24日 20点45分 PT
  返回列表
59954 阅读
11 评论
Vista看天下

尽管生活中大多数人都早已对小区物业没有任何期盼了,但是总会有一些奇葩事,让大家对物业的糟糕印象又上升到新的高度。

比如最近宁波的林女士就突然发现,自己5年前在老家买的800平米别墅,居然私下被物业拿去租给了影视剧组拍电视剧,造成了由房内多处物品损坏和丢失。

对于大多数网友来说,原本这种800平大豪宅的生活压根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然而偏偏“物业”就有这种神奇的力量,能让各个收入阶层的群体瞬间产生某种奇妙的共情。

甚至连蜗居在出租屋里的社畜们,一时间都被激起了极强的的代入感,用一句话概括起来大概就是:

“虽然我没有大别墅,但是我已经好生气了!”

01“感觉花钱养了群大爷”

无论是租房一族还是有房业主,大多数人虽然没住过别墅,但一定有过与物业打交道的不愉快经历。

至少在新闻下方的评论区随手翻翻,你就能看见一大堆抱怨:工作人员态度不好啦、需要他们的时候从来不出现啦……

秉承着“花多少钱办多少事”的思路,大家曾一度试图在自己身上找问题:是不是我住的小区不够高档?物业费一年才这么点,我要求会不会太多了?

再加上网上不少有关高档小区的业主有多牛、物业有多周到的传说。

导致每次因为正当诉求而遭到物业人员不耐烦的白眼时,都会暗下决心: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工作,争取住进更好的小区。

然而,这次800平豪宅被私自挪用的事件,却彻底击碎了人们最后一丝幻想——

中产也好,贫民也罢,在中国物业公司面前人人平等。

电视剧《我爱男保姆》中,女主角因为破产交不起豪宅物业费,被物业强行断电。

其实,高档小区被爆出物业服务差,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今年5月,李荣浩就曾在微博上控诉自家物业不作为,基本上把普通人日常对物业不满的点吐槽了个遍。

尽管整条微博没有一个标点符号,还是有不少网友在费力研读之后,发出了“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感慨。

由于槽点抓的过于精准,甚至还有人真心诚意的发问:“哥,你家住的是哪个小区?我有个姐妹想问问,买房的时候躲避一下。”

而新闻中很多业主维权的案例,也有不少发生在高端定位住宅。

高档小区尚且如此,普通小区的物业服务质量就更加让人糟心。

 

你如果去统计一下地方电视台新闻频道的那种“市民帮帮忙”一类的节目,业主与物业人员的各种纠纷,大概撑起了新闻线索的半边天。

基础设施无人翻新、电梯坏了没人管、小区内垃圾遍地、地下车库渗水……

一个已经见怪不怪的现象就是,很多人刚刚入住新房的时候,院子里有花花草草,出门就是人工湖。

结果还不到一年,绿植全变成了泥土地不说,人工湖也成了无人照看的臭水沟。

但如果你因此就去跟物业理论,大概也能猜到结局。

打太极推卸责任都算是好的,遇到脾气暴躁的工作人员,甚至还会对你冷嘲热讽。

在某物业纠纷的新闻中,工作人员面对业主的质问直接离场。

网上有人曾抱怨称,自己就连进出小区门都要看保安的脸色,楼道里有垃圾需要清理也得一次次求着物业尽责。

生了一肚子气之后,也只能到业主群里怒斥:物业明明是为业主服务的,凭什么在这当“大爷”啊?

然而更凄凉的现实告诉你,他们不仅要对你翻白眼,还要赚你的钱。

电视剧《安家》中,保安私自向看房者收取“进门费”。

根据诸多新闻报道,物业公司对于小区业主权益的侵犯非常普遍。

最典型的现象就是,电梯间、走廊内等公共区域的广告位出租本应经过业主同意,收益应该纳入住宅专项维修基金,或者由业主大会决定使用途径。

然而在现实中,几乎没有物业会就此事征求业主的同意,也很少会对广告收益的去向进行公示。

甚至有网友提到,自家小区的物业公司曾经在集中供暖的锅炉房弃用后,连带锅炉房所在的院子直接卖掉,完全没有咨询过住户的意见。

再加上偷鞋、私拉电线等偶有发生的奇葩行为。

从态度到业务,小区物业似乎都全面失守了。

中国消费者协会去年曾经发布过一份《国内部分住宅小区物业服务调查体验报告》,其中消费者对物业服务的满意度仅为62.59分。

而其中客户服务管理这一项,得分更是低至54.47分。

人们在对物业的不满不断累积的同时,又不禁开始思考另一个关键的问题:“如果小区物业太差,我就只能忍着了吗?”

02想换物业,比登天还难

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态度差、不作为,这都不是物业行业必然存在的问题,也不是其独有的问题。

然而每次公开的控诉都能激起极大共鸣的关键在于,大多数人都曾经经历过面对物业工作人员时的无力感。

有的人直到遇见了物业,才发现“顾客就是上帝”的理论在现实面前一文不值。

山东的一位业主就曾经在毫无通知的情况下遭到突然断电,并且被物业以”怀疑偷电“为由要求赔偿3万元;

而广西的一位业主因为物业在居民楼里喝酒扰民,下楼交涉时却遭到项目经理、客服主管、保安主管等人围殴,更是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按理说,物业明明是业主雇佣来管理小区的。

然而现状却是,物业常常成为小区说一不二的话事人,甚至某种程度上还会对不服管的业主拥有“压制性力量”。

这种力量的来源,首先源自业主没有选择权。

毕竟国内基本没有哪个小区物业,是业主自己挑的。

在大部分商品房小区中,物业与房产都是“捆绑销售”的关系。购房者一旦选中某个楼盘,就得接受开发商配置的物业公司。

而那些原来属于家属院的旧楼,“物业公司究竟是咋选的”更是一个让住户们困惑多年的未解之谜。

很少有人接到征求意见的消息。甚至很多人第一次得知小区被物业接管,是因为收到了物业费的催缴电话。

在很多物业与业主冲突的新闻中,我们都会看到一些所谓业内人士曝出来的“行规”:

物业公司往往有很厉害的背景、一些开发商会把“成立物业公司”当成筹码提供给拆迁的村民……

尽管很多信息并没有得到证实,但这无疑说明信息不透明引发的负面联想,会导致物业信任度的进一步下滑。

《小欢喜》中,沙溢饰演的业主被物业人员当成“变态”。

丧失了对小区物业最初始的选择权,也有人试图抓住第二次机会。

毕竟多年的网购经历早已告诉我们,面对无良商家的挑衅,最好的办法是靠脚投票。

然而当你摩拳擦掌想要“让物业看看谁才是业主”的时候,现实却往往告诉你——想换物业?还不如搬家来的容易。

尽管有关条例规定,业主有权利选聘并更换原有物业。

但在现实情况下,真正能够达成“换物业”成就的小区,往往都避免不了一场“惨烈”的交锋。

随便搜搜就会发现,这些年有关新老物业交接时发生冲突的新闻一点都不罕见。

某个小区的老物业叫来数十名黑衣壮汉与新物业及业主对峙;有的小区甚至出现了两家物业同时并存的情况。

图为2004年,四川某小区在物业交接时发生对峙。

而如果说以上这些还算是发生在黎明前的黑暗,那么更多的小区则是连黎明的边都没有摸到。

按照标准程序,无论是要解雇原有物业还是与新的物业公司签订合同,都要通过业委会召开业主大会,并取得2/3以上业主的同意。

这看似简单的流程,如果不亲自尝试一遍,你无法想象能会在哪一步出现幺蛾子——

当你按规定确定小区业主的专有部分面积时,可能会被地产商拒绝提供准确图纸;

当你号召住户参加业主大会时,可能发现真正在小区里居住的人很多都是租户,业主不仅八百年都不来一次,甚至连电话都打不通;

《蜗居》中,业主代表上门劝海萍夫妻联合起来抗议物业。

而那些热心的业主,背后的需求可能也不一样,有人想换物业,有人想降低物业费,有人想让物业给自己额外的方便。

在整个过程中,“牵头人”实在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于是也就不难想象,很多人平时忙于个人事业,如果不是遇到了非常过分的事,往往能忍则忍。

甚至会有人开玩笑说:如果一个小区的住户以退休闲在家里的大爷大妈为主,那么物业明显就会客气很多。

即使抛开时间成本不谈,由于物业天然拥有业主的家庭住址甚至个人信息,同时还掌握了小区门禁、水电等重要的基本生活设施。

难免让人产生一种“有把柄在别人手里”的危机感。

在各类新闻中,曾有业主因为参与抗议物业,家里门锁被胶水糊住;

也有人家里水管堵了,结果发现是被物业从进水口塞进了一团铁丝。

我们固然可以斥责这些工作人员本身“不道德”。

但当这种事情经常在新闻里出现的时候,大多数人也只能无奈地表示:“租房子的时候要看房东脸色,没想到买了房又要看物业脸色。”

03“不交物业费,

是我最后的倔强”

在与物业抗争无果后,有些人会诉诸法律。

“半月谈”曾经提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输入“物业”这一关键词,相关搜索记录达到358万余条,其中与物业管理相关的超过76万条。

的确不乏有人通过努力,成功将不负责任的“原装物业”换成了更加正规的物业公司。

然而另一方面,漫长的司法程序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担的成本。

再加上国内物业公司成立门槛极低的情况下,即使是能够成功更换物业,也很难保证服务质量一定会有大幅度的提升。

一些心有不甘但又没得办法的业主,便只能使出奇怪的招数。

去年11月,江苏一业主因为不满物业公司的服务,拖着4.5万元的硬币缴纳物业费。

这些硬币重达 600 多斤,6个员工花了4个小时才清理完毕。

这种明显故意难为人的做法,居然在评论区里成为了被人津津乐道的“爽剧情节”,至少部分说明了人们对物业有多么大的怨气。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一片批评声中,一些从业人员也表示了委屈。

毕竟,在物业的实际工作当中,贪小便宜、蛮不讲理、爱挑刺的业主也经常见到。

要让所有业主满意确实很难。

另外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小区的物业费很难跟随市场进行波动。

再加上业主拒交、迟交的情况非常普遍,导致物业公司只能通过压榨成本来保证盈利,也是服务质量低下的重要原因。

平心而论,物业公司有高有低,工作人员有好有坏。把单独的某些“恶行”,一股脑地发散成对整个行业的全盘否定,的确很不公平。

然而服务行业这么多,为什么人们对物业会有如此大的“积怨”,更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一次,别墅被侵占的事件之所以引发了大众的共鸣,背后其实也是人们对物业的集体情绪。

正如上文种种案例中所体现的,真正令人愤怒的不单只是某个态度不好的保安/办事员/经理,而是在现有体系下业主选择权的被动和维权成本的高昂。

人们对物业愤怒的根源,更多来自无可奈何。

换句话说,就是一旦发生争端,对方有一万种方法恶心你,而你却毫无办法。

当这种无助搭配上国人对房子的重视程度,以及部分地区的高房价后,愤怒中就更掺杂了无数的委屈:“我这么努力买了自己的房子,怎么还被这样欺负?”

这么说来,人们对物业的不满,背后似乎多少有着一点对于“居有定所”的焦虑。

而从行业本身来看,如果不从根本上破解现在这种“捆绑销售+一锤子买卖”的模式,业主和物业之间的对立情绪,可能永远都得不到解决。

搞到最后,说不定大家一进小区就自动进入丛林模式:

不管怎样先多练点肌肉出来,至少让自己看起来就不好惹。

某小区物业雇请的保安暴力阻挠业主维权,业主组队练武术以壮声势。

f
fanzhou1989
1 楼
没被封过号,不算真正逛过中国的网站?
g
gdby
2 楼
物业都是彭佩奥,牛逼的不行,口交部上岗前都要到物业培训三年。
v
vanpig
3 楼
话这么说 国外物业每月几千rmb管理费国内物业收得着吗?钱到份了 跪舔也不是事 别做糊涂串筋人么
l
lucky武
4 楼
💩一样的共产党
2
24K铜
5 楼
习总看后说“谣言,肯定是谣言。这种事在中南海别墅区里怎么从来没有发生过?”
只爱大屁股小妹
6 楼
国外也是每个月几千的在交
胡大海5
7 楼
物业干物业的坏事,开发商干的坏事更多,物业物业没办法解决
胡大海5
8 楼
你妈体验过?
x
xiudache1
9 楼
不能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大家告诉我,在提投诉之前,有多少人去认真研究过物管条例,多少人真正地看懂了物业管理法,责任区分,以及管理公约,二次装修手册?真正地遵循规章制度?反正一遇到事情,就是这物业他妈的混蛋,只会收钱,不干事。我们这里有个国外的例子,有个大妈陪女儿在国外买了套公寓,以为可在中国一样,随口谩骂物业,结果被人家投诉到法庭,整个人怂哭,说还是中国的物业好,可以骂真是可以动手打他们。
r
rally
10 楼
不敢和赵家干架不算是人。
宇文拓
11 楼
前几年在国内物业真的跟大爷似的,很多都是空手套白狼,随便找个物业公司挂靠,就能到新的小区做物业管理。请几个扫地,请几个能动的做保安,只要搞好卫生,维修,屁事没有,一直收停车费,还帮装修拉生意。现在物业没那么容易做了,我有个同学就是物业起家的,没学历,打架斗殴读书时候就是常事,但是脑子很精,本来挂靠物业公司,整天被叫主任,还蛮有喜感的,后来自己成立物业公司,前几年回国吃饭聊天的时候,他就一直要我们参加搞物业公司,说包赚的,几个投了也确实赚了,我很后面才参加一点点,后来他自己钱多了也不搞了,公司就盘给别人。反正物业搞钱只要不太过分,定期孝敬业主委员会的人,屁事没有,躺赚,遇到刺头,三天两头给断电,断水,断网硬说小区维修,业主熬不过一般都能搞定。搞不定就服软,说可以免半年,一年物业费,反正也不差一两家物业费,维修费都能从承包商那搞回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