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蔽的歧视 美媒揭开华人留学生的交友难题(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8月9日 14点47分 PT
  返回列表
59651 阅读
63 评论
纽约时报

2016年10月,作者王俊岭在汤斯维尔近海向来自伊朗的大学校友Behnam介绍帆船运动。

今年6月初我结束两年的硕士课程从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的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毕业的时候,已经是当地中国留学生里面和本地社区融入得比较好的一个了。我是当地帆船俱乐部的网络管理员,还承担了俱乐部新网站的建设工作,不仅获得了一封充满赞誉的推荐信,还推荐了两个急于积累工作经验的中国同学到这家俱乐部工作。此外,我还在学习帆船的过程中结识了不少当地朋友,获得了难得的归属感。即使在6月份离开汤斯维尔并搬到墨尔本以后,我还和这家俱乐部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我最初的计划,我本来希望在大学宿舍楼里发展自己的社会关系。刚开始我对此很有信心,因为我自认为颇有一些关于西方国家政治正确的知识储备,明白即使一句恭维的话也可能造成对人的歧视,也知道如何避免因为无心的玩笑而冒犯别人。然而当我搬进宿舍区之后,才发现现实远非如此美好和简单,而且我显然忽略了一种必要的准备:被本地人冒犯时应该怎么办。

我来到澳大利亚以后第一次向别人介绍自己的经历就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开学之前,学校为了帮助宿舍区的新生们(其中超过90%都是本科生)相互了解,组织了一个“罗马长袍聚会”(Roman toga party),参加者把床单披在身上模仿古代罗马人。我也兴冲冲地参加了。聚会上一个本地的白人女生问我来自哪个国家,我说我来自中国。她马上转头对身边的伙伴说:“他们中国人为什么说‘中国’(China)这个词的时候总是声音特别大?哈哈!”然后她开始一遍一遍地很大声的模仿我的口音:“China! China!”(中国!中国!)。

一个中国人,刚到一个陌生国家不到两天,半裸上身斜披着一条床单,站在一群本地学生中间被人嘲笑口音。那种体验真是既尴尬又无助。但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愤怒和反击,而是在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把“China”这个词说得很大声。是不是在国内接受的多年的爱国主义教育,让我下意识强调“中国”两个字?因为我完全没有预料到一个文明程度很高的国家的女大学生会如此恶意地对待一个新来的外国人。现在回想起来,嘲笑对方的口音真是欺侮外来者的一件法宝,因为在这件事上,对方永远是错的,而且永远不知道正确答案。

后来我逐渐发现,我的遭遇并不算极端案例。今年7月下旬,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和同样位于这座城市的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校园里的一些建筑物的入口处竟然被亲纳粹的白人青年团体张贴了写有“禁止中国人入内”的海报。此事在中国留学生群体中引发了不小的反响。最近,澳大利亚官方对于来自中国日益增长的投资、移民,以及与其相伴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影响力越来越焦虑。甚至澳大利亚的教育家指责中国留学生中有很多正把中国官方的立场带入教室,以及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开始调查某些进行过大额政治捐赠的华人富商是否是中国政府的代言人。今年上半年,澳大利亚政府提出一项提案,希望修改现行的“反种族歧视法案”,因为他们认为该法案禁止种族歧视言论的规定妨碍了言论自由。但是,在这一议题的激发下,澳洲少数族群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遭受种族歧视的经历。最终,该提案被澳大利亚参议院否决。上述一系列事件至少证明现在的澳大利亚主流白人群体与少数族群之间逐渐显现出一种张力。

当然,这只能算一种隐约的趋势,其实不管在汤斯维尔还是在墨尔本,这种明目张胆的种族攻击行为都是罕见的。对于汤斯维尔这个种族构成相对单一,生存竞争也不太激烈的偏远小城来说,发生歧视行为的机会更少。根据官方统计,在汤斯维尔的19万人口中,说英语的白人占绝大多数。最大的少数族群是占当地人口7%的澳洲原住民。其他少数民族,例如意大利、韩国人、中国人,都少于0.4%。再加上学校官方对于禁止歧视、欺凌做了严格的规定,种族歧视现象虽然还是存在,但往往是以一种更隐蔽、更柔和、甚至是一团和气的方式存在着。

宿舍区有一个来自印度的男生,加入了一个本地学生自发形成的小团体,吃饭、出去玩都在一起。这些小团体一般是以肤色划分的,看见一个印度人和几个白人打成一片,我甚至有点嫉妒他。直到有一天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我和他坐得很近,发现那几个白人男生不停模仿他的口音,而他竟然没有任何抗议的表示。旁边还有一个本地的白人女生笑着打趣他:“你只要严肃地抗议,他们立刻就会停下来。真的,试试吧。”印度男生苦笑着摇摇头说:“永远没用的”。

据我观察,至少在我住的这个宿舍区,这种嘲笑行为更像是进入一个小团体的门票。这些小团体往往由一个很有侵略性的学生作为“首领”(例如那个模仿我口音的女生),几个相对温和友好的学生作为忠诚的手下。如果首领不喜欢一个人,那么这个团体的成员都不会和这个人交朋友,虽然表面上可能非常有礼貌。大学生们对关系疏远的人一般很讲礼貌,不过一旦你想进入他们的圈子,则是需要“买票”的——接受对你的嘲讽。

当然,这种看似兄弟情谊般的玩笑并非总是平等和有趣的。有一个来自南非的白人男生,是另一个小团体的首领,走到哪都有两个人跟着。刚开始他对我相当热情,稍微熟悉一些以后,他就根据我名字(Junling)的谐音给我取了一个绰号:King Julien。这个名字来自美国动画片《马达加斯加》(Madagascar)里的一个喜剧角色:一只环尾狐猴。我对此非常反感,因为这个角色眼睛很大像戴眼镜,身材矮小、猥琐滑稽,几乎集合了所有西方人对亚洲人的恶意想象。不过一开始我并没有反击,甚至还会友善地回应他。因为他对自己很好的朋友也总是以各种绰号相称,让人很难分辨这是恶意的嘲讽还是善意的玩笑。后来我发现他尤其喜欢当着女生的面这么叫我,叫完还要唱电影里的很滑稽的主题曲,引得那些女生窃笑。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于是我就也给他起了个侮辱性的绰号“Piggy”,意思是“猪仔”,因为他有点胖,而且的名字“Jono”听起来像中文词“猪猡”。他每次叫我的时候,我也用那个绰号叫他。结果和我预想的一样,他不再叫我的绰号了,甚至见面不和我打招呼。当然,我也就成了一个圈外人。

另一个让我难以和本地学生融为一体的原因在于我不是他们认为的很“酷”的人。我所在的大学的学生们最流行的交往方式就是喝酒聚会。经常有学生在Facebook群组里夸耀自己如何几周没有做作业,如何每天喝醉,这被看作是最酷的。而像我这样滴酒不沾的学生则被认为是无聊的。不过在我看来,这种肤浅的寻欢作乐才是真正的无聊,我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的行事原则。有一次,前文提到那个模仿我口音的女生开生日聚会。她是最受欢迎的女生之一,聚会者占领了整个公共区大厅,几十个人围着她又唱又跳。我本来没有被邀请,路过的时候,正赶上几个女生出来给蛋糕点蜡烛,其中一个一向对我比较友好的女生把我也拉了进去。我站在人群当中自己都觉得有点突兀。另一个女生算是寿星的手下,一边嬉笑一边挨个找人自拍合影,显然是作为Facebook的素材。她到我跟前的时候,竟然如同我不存在一样,直接跳过我,和下一个人合影。那一瞬间,我感觉我从入学开始就花了校外房租两倍的价钱住进学校的宿舍,试图融入本地群体的尝试算是彻底失败了。我准备离开宿舍,到校外租住。

由于前述的种种原因,大学生,尤其是国际学生比例较高的研究生中“自发种族隔离”的现象比较普遍。住在校外的自不必说,中国学生、南亚学生和来自中东的学生大多“聚族而居”,族群之间不相往来。就算在宿舍区为了增进学生相互了解而举行的每周一次的免费晚餐上,也经常是白人学生坐一起,和我坐在一起的永远是那几个亚洲人。我搬出校园后租住在一位来自兰州的挚友家里,每天只用汉语交流。这是我一直想避免的情况。好在他家还有两个四十多岁的澳洲本地男性租客,他们非常友好。为了避免自己的英语退化,我只好尽量多去客厅,和他们一起看板球,虽然我根本看不懂。

其实融入本地社区是有捷径的,那就是参加教会的活动。即使你明确表示自己不打算皈依基督,教会的人还是照样愿意接纳和帮助你。有一个北京来的女同学,就是通过长期参加教会的活动,结交了不少本地朋友,最终受洗,成为了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不过作为一个坚信达尔文进化论的人,我一直告诫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加入教会。不过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选择。入住学生宿舍一年以后,我开始收集一些教会活动的传单,查看了他们的日程表,甚至在平板电脑里下载了一部电子版的圣经。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没有走进教堂——我加入了帆船俱乐部。

我是纯粹出于兴趣才学习帆船的,不带任何诸如拓展社会关系等功利性目的。这个兴趣由何而来我并不清楚,也许是出于对驾驶乐趣的追求,也许是喜欢海上开阔的感觉。经过了一年多繁重而又与世隔绝的学校学习之后,我决定送自己一件略为奢侈的礼物——花300澳元参加一个帆船培训班。经过三个周末总共20个小时的入门课程,我就可以独自驾船下水了,还成了汤斯维尔帆船俱乐部(Townsville Sailing Club)的会员。帆船运动给我带来很大的乐趣,我可以连着几个小时在海上行驶而不觉得枯燥,同时也让我体验到原汁原味的澳洲社团活动。

所谓的俱乐部更像是一个社区活动中心,成员之间都很熟悉。其成员主要由两类人组成:已经退休的老年人和还在上小学的孩子。我发现这两种人都比大学生容易相处。尤其是年纪比较大的人,他们经常主动教我如何正确安装索具,帮我把船调整到最佳状态。虽然他们这样做的结果往往是我最终借助体力优势在比赛中赢过他们,但是他们根本不在乎。我练习结束上岸的时候,他们经常开玩笑地问我今天翻船了没有。如果我回答没有,他们就会露出很失望的表情。作为整个俱乐部里唯一的外国人,也是唯一的亚裔,我在这里完全感觉不出自己与别人有什么不同。

参加活动多了,会自然而然获得一些工作机会。有一次,俱乐部要举办一次“环岛赛事”,参赛船只要绕附近的一个岛屿一圈,全程几个小时。俱乐部的一位管理人员问我想不想到救生船上工作。我说:“我很想去,因为我听说这个岛很漂亮,我还没有环岛游览过。”于是我就成了救生团队的一员。这个工作并不繁重,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开着橡皮艇跟在帆船后面。比赛那天,我正在船上欣赏岛上风景,另外一艘救生船靠了过来,我这艘船的驾驶员说:“你跳到另外一艘船上。”我问为什么,他说:“你不是说你想环岛游览吗?其实没有任何一艘救生船会绕岛一圈,每艘船只负责一段水域,下一段由那艘船送你过去。”于是我从一艘船跳到另一艘船,用接力的方式完成了一次免费的环岛观光。那种受到照顾的感觉让身在异国的我体验到久违的温暖。在帆船俱乐部,我只不过是在从事一项自己喜爱的运动,却意想不到地得到了一些之前求之不得的东西。甚至我得到网络管理员和建设新网站的工作,也都是在闲聊的过程中定下来的。

为什么我在大学宿舍和帆船俱乐部的遭遇如此不同?我还没有清晰的答案。也许仅仅是因为在这样一个主要由老人和儿童组成的群体里,我这样一个青年人的存在不会威胁到任何人,也不会有同龄人为了确立威信或在女生面前炫耀而对我发起“羞辱攻击”。我曾经和一位定居墨尔本的30岁左右的朋友谈到我的经历,他竟然说也有类似体验:“现在五六十岁的这一代澳大利亚人,待人接物真的没话说,人品特别好。但是二十多岁这批,就差点儿意思了。”我问他这是不是年龄造成的?如果现在的年轻人到了四五十岁以后,会不会也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富有包容心?我的朋友说不会的,因为时代已经不同了。经历过冷战时代的人知道宽容的可贵。当时西方在经济上处于统治地位,因此也更加自信。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他的解释对不对,我不知道。我更愿意相信这些大学生的排外行为并非针对其他种族的有意行为,倒是更像澳洲年轻人群体中普遍存在的小圈子和排外行为。据我在墨尔本就读的翻译学校的一位华人老师讲,澳大利亚崇尚“强者文化”。他举例说,他在澳大利亚出生长大的儿子曾经在自己就读的中学校园里目睹一个女生被另外两个女生架住胳膊,被第三个女生暴击腹部。而澳大利亚政府网站也承认欺凌现象的严重性,2008年的一次覆盖40多个国家的调查显示,澳大利亚是小学校园欺凌现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另一项调查显示,在8到14岁的学生中,有四分之一经常性地受到肢体或言语上的欺凌。这种文化自然也会延伸到大学,就连本地白人学生也可能成为受害者。

这样看来,我在大学宿舍所受到的令我不愉快的对待,不仅不像是种族歧视,倒像是受到了“国民待遇”。然而,在这种看似“一视同仁”的游戏中,像我这样在语言和文化背景上皆处于劣势的外来者很容易成为牺牲品,进而在自我身份认同和融入本地文化的摇摆中被“制造”成一个外来者。

中国人对于留学生活经常有一个说法:“越出国越爱国”。以我的切身体会来看,这大概并非因为资本主义国家人民水深火热的生活让人更加向往祖国,而是由于融入本地社区受到了挫折,被迫通过强化自我身份的认同来实现心理平衡。然而,这种自我强化又恰恰加深了一部分澳洲本地人关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焦虑。

前文提到的大学校园反华海报事件和对中国富商干预澳洲政治的调查就是这种焦虑的反映。甚至有人担心澳大利亚会受到中国人“共产主义价值观”的侵蚀。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中国留学生都会对这种指控感到冤枉,绝大多数肯定不是肩负国家使命来到这个遥远的国家的。他们只是想来这里寻找更好的教育或生活而已。而这些花费高昂学费、放弃原来的生活来到这里的人,对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的价值观也不可能是反对的。问题在于他们有没有机会被澳大利亚接纳,并分享它的这种价值观的果实,还是成为只有在交学费时才感到被需要的人。

王俊岭曾就职于中国媒体行业,詹姆斯库克大学IT硕士毕业。
l
lostman
1 楼
中国人大部分人的口音在本地人听起来是在生气,注意尾音要拔高一点就好了,千万别看书本上写陈述句尾音降调。刚来的,口音肯定差一些
中航科工六院
2 楼
“据我观察,至少在我住的这个宿舍区,这种嘲笑行为更像是进入一个小团体的门票。” 有实质MINORITY情况下,譬如你一个老中老印,加入6个以上白人,确实这样啊,从小到大都会这样,无分年龄。 看看美国经典老片 THAT 70'S SHOW,Wilmer Valderrama一个西班牙人,肤色稍黑,混一堆白人孩子里,也永远是最倒霉那个。 这个是政治正确
张一二
3 楼
王俊崆^?
中航科工六院
4 楼
换过来,你可以想象一个白人,加入8个或更多中国人,基本不会受到恶意玩笑或挑衅。 这个不是个人素质问题,而是东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区别 东方道德体系,基于一个“礼”字,尊重是默认的。 西方道德体系,基于一个“力”字,征服是本能的
D
Dengdengdeng
5 楼
因为你和别的学生是交配权竞争关系,而你的口音和长相文化是最容易被攻击的地方。如果你足够强大,完全可以反击嘲笑对方只会英语。最重要的是你要fun,有肌肉,有钱,那么你能击败对手而成为cool kid.
我是你的朋友
6 楼
人以群分,你跑去白人的聚会不受欢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你拿钱把他们砸死就好了。
l
lanxf126
7 楼
谁让你去和他们混,以为这就是主流了吗?
b
beijingchina
8 楼
我比较同意中科6院的意见。 可以看看泰勒(演混蛋拦桥的男星)另部片子《扬基在牛津》,讲一个美国人到牛津留学,开始一直被歧视被嘲笑,后来他在赛场跑道上击败英国人才开始赢得尊重。
w
wallingford1964
9 楼
其实完全不要太在意, 这是中国过去长期的国际形象和西方媒体妖魔化的结果, 我公司的白人同事们在没去过中国前和很多老外一样对中国很看不起, 但只要去过一次, 回来像变了一个人, 对中国赞叹不已。 自强才能赢得尊重, 随着去中国的外国人越来越多, 自然会改变。 100多年前欧洲人很看不起美国人, 直到2战结束才改变。 国力最能说明问题
青花
10 楼
开始就进入误区,为啥硬要往白人堆里凑呢?强扭的瓜不甜,人以群分的道理早就该知道。潜意识里还是觉得白人更高档,想人往“高处”走吧?没见多少人抱怨容不不了黑人团体的。还为此浪费时间想半天写这么多正是浪费感情啊
b
beijingchina
11 楼
50年代我父亲留苏时,我父亲除了是学霸还是体育明星,体育几乎全能,尤其擅长短跑和跨栏,当时百米的稳定成绩是11秒3左右,最好跑出11秒1,那时世界纪录是10秒,中国国家纪律是10秒5. 那时苏联和东欧虽是我们的盟友,但还是有些人瞧不起中国人。 中国留学生知道我父亲体育好,就主动拉我父亲与加里宁工学院苏联和东欧的体育特长生比赛,第1次非正式的比赛,我父亲穿双中国同学找来的跳高鞋就击败了那些苏联和东欧专业运动员。后来在多次正式的运动会上击败他们。 62年家父回国,原本国家要派我父亲去剑桥读博士,因为家母反对,没去成。留苏时家母是主动追求的父亲。 有时我也想,如果我父亲到了剑桥,那会又是怎样的叱咤风云!
o
obama_01
12 楼
西方人脑子里那点东西,包括害怕中国来的人带有共产主义病毒,包括怀疑中国人是不是都是间谍,这一切,多么似曾相识,多么像文革时怀疑某某是美蒋特务。他们的反共,多么像中国过去的反帝反资。
读书行路
13 楼
一个白人和8个中国人在一起确实不会被嘲笑,而是被忽视,所有人都说中文,没人理他。种族歧视和排外的现象肯定有,但其实有时候对外国人冷漠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和本族人交流更容易。所以不必太敏感。
P
Puan_2540
14 楼
自己无能怪别人,先改掉在大染缸里谈了那么多年的臭毛病再说吧。
b
beijingchina
15 楼
没必要专门往哪里扎,顺其自然。最关键要自信。 我父亲由于来时赛场上的胜者,所以总是自信满满。 我母亲小学上的法租界办的小学,从小受到西方式教育,所以也是自信好出风头。 他们都特别适合在国外学习生活。
b
beijingchina
16 楼
现在的中国要比往昔福强多了,中国人理应更加自信、更加从容。 现在很多年轻人嘲笑周总理,但有几个中国人有总理那么的风度。 记得总理刚去世时,有篇悼文讲到:他使中华民族振声威。。。。
潜水员大爷
17 楼
对不同种族的成见和对不同地域的成见是类似的,老广被上海人笑话,上海人被北京人笑话等等,不一而足,难道要封所有人的口? 美国南北方人还有很多笑话,黑白就更不见待了。
g
ggww
18 楼
由于融入本地社区受到了挫折,被迫通过强化自我身份的认同来实现心理平衡。然而,这种自我强化又恰恰加深了一部分澳洲本地人关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焦虑 说的是,不同文件之间确实有杀鸿沟无法逾越。只要大家平时相安无事就好,毕竟真正的朋友在就算在同文化中都不容易获得并保持。
b
beijingchina
19 楼
东西方从思想上存在根本区别。 东方中国(徐志摩),我轻轻的走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手部带走一片云彩。 西方:我来过,我征服(凯撒??)
b
beijingchina
20 楼
在西方世界,最简单消除歧视的方式就是在体育赛场上,用最原始的方式解决,也最有效。 我父亲适中欣赏洋人发自内心的热爱运动,热爱竞争、热爱冒险。
g
gladys
21 楼
搞得那么敏感干什么? 找些自己喜欢的小圈子玩就好了。美国这么多不同的种族,这么多不同的小圈子
月巴猫
22 楼
老外讲两句蹩脚中文在中国都被夸,可中国人讲外语什么时候被尊重了。问题就在于这种尊重不是双向的
中华之星1
23 楼
Puan_2540 发表评论于 2017-08-09 15:41:22 ———————————————————— 要说无能,当然是文学城里的你们这群臭傻币最无能!天天就知道在这些民主流氓国家吃低保,然后就知道给咱华人丢脸,咱华人在外面就是给你这样的人渣丢脸丢尽了!!!建议你以后别再用中文,下一代赶紧换种!找白人找黑人找老墨换种都行,你们以后别再跟华人人种有半点关系,省得让我们嫌恶心!!!
t
tankbig
24 楼
有那么多造谣污蔑中国的人在,那么多偷渡的人在,那么多所谓政治避难的人在,中国人在国外能被看的起?
淡定哥
25 楼
beijingchina 发表评论于 2017-08-09 16:05:28 在西方世界,最简单消除歧视的方式就是在体育赛场上,用最原始的方式解决,也最有效。 我父亲适中欣赏洋人发自内心的热爱运动,热爱竞争、热爱冒险。 -------------------- 是战争好吗,经过一次血的洗礼,才是最原始最有效的
煤炭
26 楼
因为我完全没有预料到一个文明程度很高的国家的女大学生会如此恶意地对待一个新来的外国人 ============================================ 出国前应该多看一些狄更斯的作品, 流落在外的白人都是他作品里罪犯下等人的后代
z
zzbb-bzbz
27 楼
文明长的地区的人和文明短的地区的人处不到一块去的。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黄玫瑰888
28 楼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当你只是去读书,而且人数合理不影响当地生活价值观,当地人多数会很友好的。但如果是大量的外国人在当地买房子,买的房子当地人买不起,中学大学里学位都被外国人占领,要想本地人对你友好除非是雷锋了。就是作为第一代移民的我们,在面对失序的留学生人数,从来没有过的入读自己本州州立大学和5年前相比困难太多,你要我对小留印象好也是很难的。当然这主要怪贪婪的大学和美国签证制度放进来这么多留学生。当一所美国大学超过10%来自中国的学生,这就已经非常的不正常了。
l
luckystarweiwei
29 楼
谁让你去跟他们混的,有什么可“融入”的,不过是一个用来赚钱和生活的地方,个人过个人的生活圈,自己怎么舒适怎么生活,其他人面子上能大家客客气气就行了。
N
Near50
30 楼
1990年-1998年在悉尼学习、工作。同学、同事有白澳、德国、韩国、大陆、台湾,从来沒感觉到被岐视。后来一直在美国,现在时常倒听到澳洲华人的朋友讲反华事件。为什么?
我要真普選
31 楼
天天在唐人街混,晚晚看着中國好聲音。 今天成龍上身,明天李小龍上身。 今天鴉片戰爭,明天八國聯軍。 今年反美,明年抗日。 真不知道能夠交往得到什麼朋友?
好奇心想象力
32 楼
我只针对标题谈谈我的看法。其实并不是歧视,是人种之间的天然隔阂。中国俗话叫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除了文化教养背景。。。。其实还有肤色。就是自然而然的组群,一点儿也不复杂,你跟长相接近的人聊一聊就熟了,在学校最明显罢了。
h
helix22
33 楼
beijingchina, 体育特长多来自天赋,有天赋的人毕竟少数。 其实体育竞赛只是表面,真正的是勇于竞争,坚持不懈的精神。体育确实是可以锻炼这种精神的好渠道,没有天赋的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达到这个目的。
清漪园
34 楼
这孩子自卑呀。
轻松轻松
35 楼
各个国家学生这个年龄段都是最具有攻击性的时期,类似Teenager反叛期的延长,一旦进入社会,年轻人就必须收敛规范自己的行为,学会尊重他人,美国在这点上做的最好,从小学校就有严格的规范。不幸的是,留学生特别是本科留学生,在你最需要友情帮助的时候,却进入到一群最有攻击性人群中去。这是年轻人共性,跟种族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世事沧桑
36 楼
中航科工说得最好。这是两种文明的问题,不是年龄问题。
路人2017
37 楼
说的很客观,其实华人在外备受歧视,好像苟且偷生,就连越南,菲律宾,老挝这些下三烂都比华人地位高,他们也歧视华人
B
Bad
38 楼
“隐蔽的歧视”说的太确切了,新形势下的新方法,让你受了歧视却说不出道不白。常常中国人对外国人更友好,而外国人只对本国人更好;中国人不以口音歧视人而一些外国人连口音都是他们歧视他人的一种资本以此来构建虚拟的层次。
g
gz178
39 楼
心理不够强大,这孩子太sensitive了!
我可以发言吗
40 楼
刚来美国时觉得老美都很友好,彬彬有礼,也挺想跟他们交朋友。后来进了AOL的聊天室才知道他们的本来面目。得,咱以后还是敬而远知吧!
长剑倚天
41 楼
其实白人之间也是互相歧视的。 我的同事就和我说过他孩子的亲身经历。 他们是白人家庭,而且是生长在大城市里的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后来因为工作原因,搬到一个小城镇去生活。大人之间相处倒也和谐,但在学校里,3个孩子都受到欺负和歧视。 所以,这个问题很难说的清楚,也许楼下有位网友说的有些道理:年龄因素吧。
i
iBear
42 楼
在国内你要是外地人去和一堆本地人混,一样会有人拿你的口音开玩笑,
i
iBear
43 楼
学生转学到外地开始时被笑很正常。
杉杉coming
44 楼
刚刚查了一下Green card lottery Immigration Act of 1990是老布什签署通过的。布什父子真的是牛市父子。对美国经济发展没任何实质性好处。除了肥了军火商和石油商。真不知道美国人选了一次老布什还不够,四年下台,还选了他儿子。而且做了八年。
八百比丘僧
45 楼
同样环境里的同龄人其实你很正常,学生时代不在自己国家也有那种给人取绰号,几个小团体孤立某人的事件么,就因为你太个例,跟同龄人没什么能玩儿到一起的,人家对你也并不感兴趣,就出现了这个情况,那没啥,过一段时间换个环境就好了
s
starwars
46 楼
所以说融入洋人这种事做不得
s
starwars
47 楼
其实白人之间也有纽约人岐视乡下人这种,华人应该学会岐视白人,女的也不要总想着外F
h
hagerty
48 楼
看gordon chang上蹿下跳那股反中劲头就知道了,从小在白人堆里长大受尽歧视心里都扭曲了
h
hagerty
49 楼
在美国多年没觉歧视,不是比这女子会混,而是没像她那样绞尽脑汁要融入白人圈子。
长剑倚天
50 楼
hagerty 发表评论于 2017-08-09 20:11:30 在美国多年没觉歧视,不是比这女子会混,而是没像她那样绞尽脑汁要融入白人圈子。 ==================================================================== 是,完全没必要绞尽脑汁去融入什么白人圈子。 和则聚,不和则远之。白人也是人,也有好相处的,也有难伺候的。谈得来的就多交往,谈不来的,就不用太搭理。其实和在中国没啥大差别。初来乍到的,可能需要费点时间互相了解,还有个语言关要过。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你的人品,你就自然会有朋友的。
李鹏的卵蛋
51 楼
我记得以前中国的电视综艺节目常用一些外国人说弊脚的中国话让全场轰然大笑,没什么奇怪,不可能到了外国还要求与中国一样,还要求外国人都要骂美国支持中共,这种人脑袋被草了。
m
munchenxx
52 楼
拜托小编不要动不动拿土澳来代表美国好伐?! 作为一个racist最猖獗的地方有啥资格动不动代表别的地方来叫别人怎么“融入”当地的生活?!为什么非要“融入”呢?不融入他们就吃你家大米了么? 你要知道,像加拿大这样做的好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必须融入这件事情好吗?想做自己就做自己!
k
kvm
53 楼
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而融入就是消灭自我,辜负上帝的创造。
古道西北风
54 楼
我建议大家有空读一读已故的哈佛大学亨廷顿教授的《文明的冲突》,这才是对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矛盾的本质揭示,什么西方主流价值观、马列的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教,都是谬误,都是毒害人类思想的大毒草!!!
7
78需要
55 楼
不完全是种族问题。 不赞成参加让自己太勉强, 目的性又很强的活动。 会所本来是嗅味相投的人在一起的互惠组织, 硕士生干嘛非要跟比自己阅历浅的本科生混在一起, 一是让人觉得比较weird, 日后知道你是为了“融入”, 而不是喜欢他们才跟他们在一起,当然不会把你当成自己人。
古道西北风
56 楼
我建议大家有空读一读已故的哈佛大学亨廷顿教授的《文明的冲突》,这才是对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矛盾的本质揭示,什么西方主流价值观、马列的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教,都是谬误,都是毒害人类思想的大毒草!!! 二十一实际人类矛盾的本质就是文明的冲突,民族的冲突,与人权自由和阶级斗争无关!
路人2017
57 楼
都是自淫,国人受的教育就是个别,什么友好大家庭啦,融入阿。把人教育的傻了八级的。啥叫融入,你想融入,人家觉得你在骚扰,烦的慌,老白不喜欢外人融入,尤其亚洲,中国人,他就是不喜欢,而你不知好歹硬是凑近乎,能不招人烦吗,你所谓的融入,是中国的观念,老外不喜欢你这样,他喜欢你们离远点,别烦我,知点趣以后
z
zzbb-bzbz
58 楼
老外喜欢背后玩偷袭,不喜欢当面凑上去的。
i
int_arts
59 楼
刚学会的,对bully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自嘲。如果他们觉得嘲笑你伤害不了你,就会停止了。
Q
Quarx
60 楼
白人里素质不高的挺多,当然素质好的也有。个人觉得过了18-20岁这个门槛,就知道排外了,素质低的人, bully人也厉害起来了。
Q
Quarx
61 楼
白人里素质不高的挺多,当然素质好的也有。个人觉得过了18-20岁这个门槛,就知道排外了,素质低的人, bully人也厉害起来了。
窈窕lady
62 楼
古道西北风: 二十一实际人类矛盾的本质就是文明的冲突,民族的冲突,与人权自由和阶级斗争无关! ============= 完全正确!领土占领是低级的征服,真正的占领是在文化上征服,文化上没有认同国家不会有凝聚力。欧美早就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很早就在中国建教堂,学校,都是在进行文化侵略,目的是在文化上取而代之。 要我说韩国最成功的地方不是有多少世界级大公司,经济发展了多少,而是韩流的输出,这就是韩国文化征服其它文化,且不说韩流为韩国带来了多少经济利益。 中国文化有非常强大的同化作用,历史上中国多次被武力征服,但最后征服民族都被汉文化所同化。有一次谈论课我的日本教授感叹说,如果当初日本成功占领了中国,恐怕也会被中国文化所同化。 可悲的是,现在中国人自轻自贱自己的文化,精神被殖民浑然不知还觉得很时髦。肌肉秀不过人家,如果再丢掉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文化,中华民族就真的彻底完了。不肖子孙们!
窈窕lady
63 楼
不自信是因为不了解,一旦你对白人文化了解了,就会基于自己的文化生出自豪感,我对白人向来是自我感觉良好。 英语有口音怎么了?我是可以把英语说得像native,但从来不打算这样做,说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只要能表达清楚就行,没了口音就没有了独特性,再说粗陋的美音我是一百个瞧不上眼。 那些因为中国口音而感到尴尬难堪的都是对自己文化的嫌弃与不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