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少年遭遇“校园霸凌” 打死他的都是“兄弟”(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8月21日 14点57分 PT
  返回列表
35725 阅读
10 评论
Vista看天下

邓俊贤(Michael Deng)的手臂上插满了针灸针。儿子已经没有救治希望,但邓俊贤的母亲还在尽最后一丝努力延续他的生命,让邓俊贤的父亲赶得及从中国见他最后一面。

这位19岁的大一学生,是在亚裔兄弟会派·德尔塔·普赛(Pi Delta Psi)的入会仪式上被凌虐致死的,参与殴打他的全是华裔。

派·德尔塔·普赛兄弟会是个什么样的组织?邓俊贤在2013年12月这晚的入会仪式上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什么美国亚裔始终逃不掉校园霸凌和身份融入的困扰?



亚裔兄弟会或姐妹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6年在康奈尔大学成立的Rho Psi。(网络图)
“和相像的人一起玩是人的天性”

邓俊贤的父亲是中国商人,1990年透过高技能人才签证与妻子来到美国。妻子待产时,二人搬去了到处都是移民的法拉盛——1990年,亚裔人口已占法拉盛人口的22.1%;到2010年,这一数字更突破70%。

1995年邓俊贤出生时,母亲为他挑了一个最受欢迎的美国男孩名“迈克尔”。

由于工作原因,迈克尔的父亲往返于中美之间,母子俩则努力适应着美国的生活:新食品杂货店、新公交系统,充满各种小团体的移民聚会。

迈克尔顺理成章地进入临近中产阶级社区贝塞(Bayside)的74中,那里的学生主要是亚裔。再之后,他考入布朗克斯科学高中(Bronx Science)。这是纽约一流的公立学校,但和74中一样,这里的学生也以亚裔为主。按移民模式、学区和房地产开发区等因素,学校里自发形成了法拉盛亚裔小圈子、曼哈顿亚裔小圈子、布鲁克林日落公园亚裔小圈子。

在布朗克斯科学高中,迈克尔最好的朋友是威廉·袁(William Yuan),他们一同玩游戏、打手球,吃饭,很快成了朋友。迈克尔和威廉既不喜欢热闹的派对,也没什么书呆子气,他们的周末活动带着典型的亚裔聚居地色彩:珍珠奶茶店、精灵宝可梦、学习小组,还有父母们的过度关注。

威廉回忆,“我们出来玩的时候,几乎只和中国孩子混在一起,但这并不是种族主义之类的东西。我觉得,和自己相像的人一起玩,这是人的天性。”

因为不想离开母亲,迈克尔考入了纽约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巴鲁克学院(Baruch College) 。这是所走读生为主的学校,但希望体验大学生活的迈克尔选择了住宿。



“人中王兄弟会(Lambda Phi Epsilon)”是美国最大的亚裔兄弟会之一。(网络图)
巴鲁克校园里的社交生活来自于它的小型希腊式体系,各种社团都会竭力招募对校园生活感兴趣的大一新生。入学不久,迈克尔还和自己的室友杰伊·陈(Jay Chen)讨论过,是否加入巴鲁奇的两个大型亚裔兄弟会——派·德尔塔·普赛和人中王(Lambda Phi Epsilon)。杰伊觉得兄弟会不适合他,但邓俊贤选择了派·德尔塔·普赛。

“迈克尔回家后就给我讲起他遇到的各种人物,”杰伊·陈说。“起初他似乎还很热心。但是随着入会活动继续下去,他似乎变得更加疲惫,他变得不那么正常了。”


邓俊贤居住的Flushing社区。(《纽约时报》图)
被歧视联系起来的亚裔美国人

2000年以来,亚裔一直是美国成长最快的族裔,截止2015年7月,美国亚裔人口已高达2100万。整体来说,“亚裔美国人”是个没什么意义的概念,他们的生活早已美国化;但他们却承受着一些共同的刻板印象——虎妈,音乐课,不经审视的通往成功之路。

除了种族结构多元、左翼氛围浓厚的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和部分西海岸大学,美国社会对亚裔身份的讨论一直有限。但在1982年,情况出现了变化。

那一年,一群把美国汽车市场的滑坡归咎给日本人的暴徒,将美国亚裔陈果仁(Vincent Chin)殴打致死,而行凶者仅被处以缓刑和3000美元罚金。抗议者纷纷街头,泛亚裔首次出现了共识:如果进口自日本的汽车可以让中国移民之子陈果仁被杀,那么“亚裔美国人”的身份概念就值得关注。

“他的死亡是一个重大的觉醒时刻。”韩裔美国电影导演、前黑豹党(Black Panther Party)成员崔明慧(Christine Choy)表示,“这件事刺激了很多人。”

与此同时,美国大学的人口结构也在发生剧烈变化。1976年至2008年,美国四年制大学的亚裔美国学生的增长了六倍。从80年代中期开始,指责布朗大学(Brown)、斯坦佛大学(Stanford)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等精英大学用配额限制亚裔学生的声音就从未断过。为了对抗校方态度,许多高校里掀起了一场亚裔化的运动,学生和教授们要求设立更多亚裔美国研究课程、亚裔美国俱乐部和学生组织。


1982年的陈果仁之死刺激了亚裔美国人,促成了他们的身份觉醒。(网络图)
在这股风潮下,亚裔兄弟会和姐妹会也蔚然成风。获得全国亚太及印度美国大学校友会协会(National Asian Pacific Islander Desi American Panhellenic Association)认证的18个亚裔美国兄弟会和女生联谊会中,16个是在1990年至2000年创立的。

这些兄弟会和女生联谊会惊人地相似,强调团结和兄弟姐妹情谊建立的校友网络,入会仪式是宣传模糊的泛亚洲身份。

参与虐打邓俊贤的谢尔顿·王(Sheldon Wong)表示,加入兄弟会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种族遭遇过什么样的苦难。他为纽约公立中学的教育空白感到沮丧,“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关注一个种族,或者为什么我们要忽视某个种族……就像发生在亚裔身上的事情不那么重要一样。”新的教育改变了他,他说自己从未像觉醒的那些天里那样亲近身为首代移民的母亲。

但并非所有入会者都有这类体验。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分会的一名前成员就表示,“这个兄弟会声称他们想提高亚裔美国人的觉悟,但那全是瞎扯,实际上就是玩乐,然后感觉你好像属于什么组织。”

“玻璃天花板”仪式:

用肉体折磨象征亚裔屈辱

“玻璃天花板”是邓俊贤加入的派•德尔塔•普赛兄弟会最重要的仪式,它也被称为严酷考验(Gauntlet),是入会时的必经考验……
T
TheEarth
1 楼
评论: 华裔少年遭遇“校园霸凌” 打死他的都是“兄弟”(图) =================================================== 歧视比种族歧视还可怕。
泰傻
2 楼
我们这些华裔海外奇兵,堪比战神2中的勇士,能把美国社会搅翻天。
p
pokemama
3 楼
可怜的孩子,好难过!
凤羽
4 楼
移民移死的。
从此君王不早朝
5 楼
黑社会,黑吃黑!
l
lzh0007
6 楼
华人还是离华人远点
一线天际
7 楼
可怜的孩纸,入会以为有群体保护,谁知恰恰是被这群体同殴致死,真是讽刺,华裔家长要平时多关心孩子,不仅仅是学习上,更要注意他的朋友们的言行和种类,及时远离损友保平安
南岭老三
8 楼
白人照样被打死。这种事是少年人不懂事,与是否华裔无关。
x
xixi~~
9 楼
lzh0007 发表评论于 2017-08-21 17:19:47 华人还是离华人远点 +1
g
gnyd
10 楼
华人在美国无论怎么成功似乎都牛不起来。能牛起来的只有马云这样的人。再过十年二十年,等中国比美国还发达,人均收入比美国还高的时候,我们华人来美国都不会正眼看他们白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