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女子整容致9级伤残,院长狂言:大不了不赔钱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15日 11点24分 PT
  返回列表
12835 阅读
6 评论
凤凰星

眼部整形手术近4年后,河北女子孙雨涵终于可以与涉事医美诊所对簿公堂。3月15日上午9点,孙雨涵与北京幻颜医疗美容诊所(原名北京来美安医疗美容诊所)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一审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

2017年4月,河北女士孙雨涵到北京来美安医疗美容诊所,由院长王振军操刀,做了内眼角修复、双眼皮修复、双眼上睑自体脂肪填充3个叠加手术。术后,她出现了双眼皮形态怪异、不对称、眼距宽、疤痕明显等问题,并导致角膜炎、眼功能受损。

原本美丽的眼睛变得畸形,孙雨涵无法社交,丢了工作,还因此被闺蜜嫌弃,和丈夫离婚。后续则是艰难的维权,以及数十万费用的不断求医过程。

与孙雨涵有类似经历的还有不少人。她们遭遇的,是一个自称亚洲眼整形修复大师曹仁昌教授(韩国)首席嫡传大弟子的美容医生,一家自称中国第一个“眼整形修复技术国际品牌”的医美诊所。记者调查得知,该诊所在过去8年里,多次因虚假宣传被行政处罚,还涉及十多起侵权纠纷诉讼,但仍在2018年后改换名字、地址,成立新诊所,继续营业。

惨痛的美容代价

眼整形手术失败以后,孙雨涵的生活几乎毁掉。“因为毁容,我已经几年不愿出去工作、见人。”原本,孙雨涵在一家政府机关上班,手术失败后她变得抑郁,“自暴自弃,吃药发胖”,还丢了工作。

2020年,经过三年不断的修复治疗,情况有所好转,她的心情也恢复了一些。妈妈托关系给她找了一家培训学校的工作。上班第一天,孙雨涵花很长时间化了一个浓妆,“尽量遮盖我眼部的红肿和疤痕”。也许是天气炎热妆容失效,和校长见面后,校长表示完欢迎,随口问了一句,“你的眼睛是不是做的?”她强作镇定,回答“是的”。然后,“办公室一大群人都过来围观”。

她知道,办公室同事的关心、八卦没有恶意,但她不想再去学校上班,“平时说话,我是绝不敢正视别人的眼睛的”。

整形刚失败时,丈夫还安慰孙雨涵,“不找诊所了,我们自己攒钱修复”。心理受伤的孙雨涵对丈夫充满感激。但她很快发现,丈夫不再亲近她,对她越来越不耐烦,尽量不和她说话,也不看她的眼睛,对她处处挑刺。不久后,两人就离了婚。孙雨涵理解,“正常男人都会这样吧”。



孙雨涵在来美安手术前后对比图。术后不仅丑化,还导致眼角膜、视力受损。

在来美安做手术,孙雨涵花了7.9万元。后来她继续信任王振军,在祛疤膏药上又花了8万元。但后来,不仅前夫,连发小闺蜜也开始疏远她,“她说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去做个这样的眼睛,还一脸嫌弃、毫不客气地直言,如果她是我老公也不愿看到这样的我”。这让当时已经“人财两空”、情绪一落千丈的孙雨涵很受刺激。她和闺蜜吵了几句,此后不再来往。

这些变故,让孙雨涵不得不一再反思,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的。根据病历资料,2009年、2010年,孙雨涵曾在北京一家医院做过双眼皮整形手术,后来效果逐渐消失。2017年,她在百度搜索,很快被北京来美安医疗美容整形诊所的广告吸引。网上信息无处不在,王振军几乎被描述为“医神”。

孙雨涵回忆2017年4月第一次去来美安面诊时的情景说,“仓促的2分钟,200元的面诊费”。更关键的是,王振军根本都不看她,“而是对着满屋顾客和销售,批判其他医生手术不好,显得脾气很急躁,当时我认为他是有正义感的”。但王振军不看她,也不提技术问题,让孙雨涵觉得他不专业,决定不找他做。谁知回家后,销售人员打来电话,邀请孙雨涵做“更美”App的案例模特,手术费还会优惠。“我一听,心想,那院长势必会非常认真对待我的手术啊。”就这样,她又去了来美安。

接下来,与其他顾客遭遇的情况相同。孙雨涵关注了来美安“眼整形直播室”的微信,每天都能收到“全国各地的顾客来做手术”的视频。“我自己就给自己类似于‘来美安很火、别人能做我也能做、手术费这么贵可大家还是都来做了’这样的心理暗示。于是我上套了。”加上网络的大量宣传,又觉得北京的诊所肯定比老家好,她对来美安和王振军深信不疑了。



来美安(LOMEYE)官网自称我国第一个“眼整形修复技术国际品牌”,王振军是韩国某教授首席嫡传大弟子,研发创立“CF系列眼整形修复技术”,以及双重标准的眼整形美容理论。

“我彻底说服自己,借钱也要来‘改善’了。”和很多女性一样,交了5000元预约金后,孙雨涵以“借款+贷款”方式凑了手术费。回家后,她找亲友借钱,又在App上贷款。“如果重来一次,面对这一重又一重的套路,以当时的我的智商,多半还是会上当”。

高昂的价格,不仅让顾客以为医生“技术好”,也让她们以为手术“不疼痛”。事实证明,她们全都错了。孙雨涵回忆,手术当天,王振军急匆匆赶来,“没怎么观察就直接手术,照着助理念的清单,按顺序一项项完成”。手术过程中,她感觉王振军手法很重,“我使出全部的毅力强忍着,还是不自觉流出了眼泪”。

几年来,孙雨涵多次到来美安复诊,还到全国各大医院做修复,买各种祛疤膏。但2017年、2019年,孙雨涵两次都被诊断为双眼角膜炎。角膜炎一次次复发,有段时间,她的角膜还出现了斑翳。

发病时,孙雨涵睁眼困难、视力模糊、畏光流泪,白天也必须拉着窗帘;不发病时,她的眼睛也极易疲惫。“早晨睁眼困难,好不容易睁眼适应光线能看清楚东西,过不了一个小时,又困了。睁眼是疼痛的”。

“华丽”的营销宣传

贴吧、搜狐、博客,以及一些医美网站上介绍来美安(LOMEYE)是国内首家专做眼整形修复的美容机构,是中国第一个“眼整形修复技术国际品牌“,而院长王振军创立的“CF系列眼整形修复技术”,奠定了眼部整形美容理论,制定了“CF系列眼整形修复技术”操作规范。

大量的网页还提到,来美安的院长王振军教授,是“韩国曹仁昌教授的中国首席入门弟子,是亚洲曹仁昌眼整形修复学术委员会副主席,是韩国Bio-半岛眼整形医院中国事务代表,是韩国Bio-半岛眼整形医院技术培训(中国)总监”。同时,他还是“国内首先应用并唯一能成熟应用国际先进技术联合筋膜鞘(CFS)治疗上睑下垂的眼整形修复专家,给国内广大深受上睑下垂困扰的求美者带来崭新的希望。”



网络上,王振军被广泛描述为韩国某大师的首席嫡传大弟子,“首位、第一个”引进国外先进眼整形技术和美学理念的整形医生。

几乎所有人都是看到这些网络广告宣传,才找到来美安和王振军的。

何静怡是新疆人。2017年打算修复双眼皮时,她在网上搜索,“无论是百度,还是小红书、新氧,随便一搜,来美安都是排名靠前,甚至排名第一”。王振军被宣传为一名中国一流,甚至独一无二的眼部整形修复医生。

“北京来美安医疗美容诊所”官网介绍,来美安(LOMEYE)成立于2008年,“是我国第一个‘眼整形修复技术国际品牌’,源于韩国曹仁昌教授1984年成立的首尔眼整形修复医院,发展到其首席嫡传大弟子王振军院长创办北京来美安眼整形修复医学研究院,至今已有30年技术历史,师徒两代人都毕生专注于东方人眼整形修复技术的临床研究及应用。”

在许多网站、网页中,王振军都被描述为独创“CF系列眼整形修复技术”,奠定了以“眼科学的功能治愈标准”和“美容外科的医学美学标准”为双重标准的眼部整形美学理论,并由此制定了一套严格的“CF系列眼整形修复技术”。他的顾客遍布全球,吸引了日、美、法、德、韩、新加坡等30多个国家的求美者。

普通人不一定懂这些名词的准确含义,却很容易被迷惑。搜索网络可知,关于来美安、王振军的宣传广告,从2011年就开始在中文互联网上大量铺开。

从医美网站、百度贴吧、搜狐号、新浪博客到各种网页,包括新氧和小红书等新兴APP,王振军都被描述为一名中国一流的眼部整形修复专家,“专注于眼整形及修复”。每个平台都有海量的修复案例,以证明其技术高明。

另一方面,从2013年起,与来美安、王振军相关的诉讼接近20起,但多数均败诉。其中2018年底,青岛男子韩某到来美安做眼部修复手术失败后,在微博、新氧APP上多次发布“眼睛视力从1.5降到现在的0.1和0.8”、“术后用我的照片P图做虚假案例”、“医院人员抢夺病历,请黑社会来打、恐吓”,并指责王振军是“骗子”等言论。王振军方请求法院判韩某赔偿52.5万元。后因韩某提出管辖权异议被驳回,此案尚未宣判。



医美垂直类APP“新氧“搜索结果

余东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学,获外科博士学位,后从上海交大博士后出站,自称在眼整形、眼修复、颅面轮廓整形方面具有上万例手术经验。2018年至2019年,多位在王振军诊所做过手术的患者找到余东。余东在朋友圈发图评论,“且不说恢复后的照片,问题很多,一看这当时手术后的即刻照片,做得这么吓人,就知道手术很糙,水平很low”。尽管余东和王振军不是微信好友,余东还是很快收到了王振军寄来的《律师函》,要求他删除朋友圈发言。

为了不惹麻烦,余东把朋友圈发言删除了,但他声明,“接过很多你的修复病例,都失败得太夸张了”。余东说,“当然每一个医生都有这样的失败案例,但如此夸张、如此多,我认为你是不太懂眼整形的”。

刚开始起诉来美安不久,王振军和几名顾客提出私下和解,但赔偿金额太低,被拒绝。何静怡说,王振军一度口出狂言,“大不了我们就不给你赔钱,注销这家诊所,重新开一家也很容易,也就花个200多万就开了”。

2019年8月,来美安更名为“北京幻颜医疗美容诊所”,2019年12月,王振军又成立了“北京睐美安医疗美容诊所”。这一切,导致一些人在起诉诊所时,一度搞不清“来美安”“幻颜”“睐美安”的区别和联系。



最初的来美安,经过改名、开新公司,先后演变为4家诊所。

医师执业资质问题

实际上,北京有大量水准、规模远超过来美安的医美医院、门诊部、诊所。搜索百度“眼部修复”“双眼皮修复”,来美安也并不是第一。但搜索小红书、新氧等以年轻女性用户为主的APP,来美安的确排在最前面。搜索结果,往往是标志性的王振军、王恒父子照片,以及高达数万的手术费用。

据多位患者称,来美安除了中途有过张颖、刘柳两位医生外,实际上只有王振军一个常驻医生。而王振军着力培养的,是他的儿子王恒。

几年前不少网站中,王振军宣称自己在眼部修复上有30多年的经验。但仔细查询可知,王振军1989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1994年在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获得“西医眼科执业资质”。到2017年时,他的执业经历为23年。另据北京市朝阳区卫健委确认,王振军于2012年4月执业地点变更至北京来美安医疗美容诊所,2017年11月才进行美容外科主诊医师备案。

王恒生于1990年,毕业于黄河科技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17年7月才注册于来美安诊所,职业级别为助理医师,执业范围为外科专业。此后,王恒多次变更执业机构,2018年12月,重新注册回来美安。但在新氧APP上,王恒的标注是“从业10年”。

而王恒的微博显示,他从2017年2月就陆续开始单独做手术,而且还在“来美安眼整形技术高级培训班(第二十八期、第三十二期)”上给“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医生”讲课。



微博账号显示,2017年,王恒还未取得资质,就开始单独做整形手术。王振军也经常把做到一半的手术交给儿子练手。

《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医疗美容诊所只能开展一级美容外科项目。其中,负责实施美容外科项目的主诊医师,应具有6年以上从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关专业临床工作经历。受害人刘琴说,2017年许多顾客并不知道王恒没有资质,“交的是王振军的费,他做到一半让他儿子练手,自己坐一旁喝茶指挥”。

孙雨涵的代理律师、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的聂学律师指出,来美安一开始就是用别人的资质成立的,而王恒目前还不具备主诊医生资格。“虽然王振军具备做美容手术的资质,我们也想知道,他的资质是怎么取得的?”

另据一些患者反映,至少在2018年,还曾经有一位叫“张颖”的医生在来美安给患者做手术,后来也消失了。经向朝阳区卫健委确认,张颖最早执业于赤峰市一家煤矿医院,后来在杭州、赤峰、北京的几家医院频繁调动,2018年9月开始在北京一家整形医院工作,2018年9月进入来美安工作,但2019年3月才进行了美容外科主诊医师备案。

2021年3月,记者探访“睐美安”医美诊所,大堂人员名单上,有王振军、刘柳、王恒三位医生,其他均为“护士”。销售助理称,“现在能做手术的只有两位医生:王振军、王恒”。



睐美安诊所内的一户一览表,医生只有王振军、王恒二人。摄影 陈龙

“父子公司”“家族企业”

2018年至2019年,“来美安”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

天眼查工商信息系统显示,“北京来美安医疗美容诊所”的真正名称为“北京来美安眼整形修复医学研究院”,2011年7月成立时,注资仅10万元。2014年10月,公司注资增加至100万,2017年4月又增至300万。



2019年12月,王振军注资250万,新开了北京睐美安医疗美容诊所。摄影 陈龙

公司简介称,院长王振军“2006年之后只做一件事——眼部整形及并发症的修复”。但实际上,王振军还在5家商贸、珠宝、投资、园林绿化工程、管理咨询公司担任股东、法人和高管。王振军的妻子常金纳更是在11家企业任职。

来美安发展期间,王振军的妻子常金纳曾担任公司法人。一些顾客称,她们交纳的订金、预约金,也会直接打入常金纳的个人账户。

2018年5月,王振军、常金纳夫妇与人合伙,成立杭州来美安医疗美容门诊部,常金纳曾担任法人。后来,陆续有多名常姓人士参股,或担任法人、高管。



北京幻颜历史主管人员,基本被王、常两姓占据。(来源:天眼查)

2019年8月27日,“北京来美安医疗美容诊所”工商登记名称更改为“北京幻颜医疗美容诊所”。原本在朝阳区北苑路的经营地址也更改了楼层。

2019年12月,王振军又新开了一家北京睐美安医疗美容诊所。聂学律师说,“来美安一开始是用别人的资质成立的”。“睐美安”似乎也是如此。“睐美安”原名“北京来美安福熙医疗美容诊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0月。2019年12月,王振军参股250万。此后,王振军、王恒父子的执业单位就从“来美安”转移至“睐美安”。

知情人士称,“来美安”变化的前后,是一系列“家族企业”式操作。“护士长是表亲,王恒的妻子是护士,诊所其他人也有亲戚关系。”从股权结构看,除了王振军、常金纳担任多个公司的法人、高管外,杭州来美安诊所由其他常姓人士参股并实际控制。幻颜诊所的5名“历史主管”,被王、常两大姓占据,除了王振军、常金纳、王恒,还有另外两名常姓人士。而睐美安诊所,也由王振军、常金洁各持股50%。

尽管改了名字,“来美安”的工商信息、法律诉讼、行政处罚等还是留下了记录。

纠纷记录也越来越多。2013年至今,来美安、幻颜医美诊所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件共27件。



北京幻颜开庭公告,19个(来源:天眼查)

此外,来美安(幻颜)医美诊所曾被北京市工商部门行政处罚7次。早在2013年、2014年,来美安就因“虚假宣传”被行政处罚,合计罚款金额2.9万元。2017年一年,来美安因“经营者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等事由被行政处罚3次,合计罚款金额3.5万元。2019年2月,更名后的幻颜诊所又被罚款20万元,事由不明。

聂学律师认为,来美安能行走得这么远,得益于其三大法宝:百度竞价、佣金提成、全网广告。

聂学的这一看法,从来美安、幻颜的历史招聘记录中也能得到部分证实。记者统计了2016年至2020年5年间的78条招聘信息,发现来美安和幻颜招聘医疗和管理类(医生、护士、行政)岗位仅有23条,占比30%;而广告营销类岗位却多达55条,占比70%,包含网电咨询师、文案策划、自媒体编辑、医美自媒体段子手、SEO(搜索引擎优化)、网络营销、视频编辑、百度竞价专员、微博推广运营等。



身为一家医美诊所,来美安(幻颜)招聘了大量广告营销职位,占招聘总量70%。



SEO:汉译为搜索引擎优化。

曾经的维权者

医美投诉、维权,难度极大。过去几年,许多来美安的顾客在贴吧、微博、小红书、新氧申诉时,却很快遭到删帖和封号。

广西女子梁晶称,她因为左眼先天性上睑下垂,于2018年11月在来美安做了手术,给她做手术的正是当时还没有美容外科主诊医师备案的张颖。没想到术后眼睛闭合不全,导致暴露性角膜炎。经多家医院诊治无效后,她2019年5月第二次到来美安做手术,仍然无效,最终发展为角膜溃疡,瞳孔长出白斑,左眼失去视力。多次维权无结果后,目前梁晶也准备对来美安提起法律诉讼。

孙雨涵的代理律师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律师聂学说,“眼部整形,一个是外观问题,一个是功能问题。不能为外观牺牲功能,这是美容手术的基本原则。”

聂学认为,每个人眼睛基础条件不同,正规整形医生应该在术前给顾客做心理测试,评估求美者的情况,就可能实现的效果达成医患美学一致,而手术前应该与顾客充分沟通、精心设计、评估调整、细致操作,才可能在保证眼睛功能的前提下实现美学效果。“而不是像来美安那样虚假宣传,把自己说得无所不能,想做成啥就做成啥样,以此收取高额费用,做毁了就不管了”。

2017年,来美安因一起医疗纠纷曾被电视媒体曝光。据北京卫视《法治进行时》节目报道,家住北京东城区的白女士原本有一副明眸亮眼,双眼皮也很好看,2017年3月,白女士花11.3万元,在来美安做了双侧重睑修复术、双侧上自体脂肪填充术等四项手术后,出现了双眼无法闭合、疼痛流泪、视物模糊等情况,两个月后确诊为角膜炎,四个月后更是恶化为干眼症、虹膜睫状体炎和白内障。

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显示,2017年10月,白女士的男友王某到来美安,将诊所内的传真机等16件物品(价值14820元)砸毁。王某后来主动归案,被判刑六个月。

刘琴说,白女士和男友是在找电视台曝光、向多个部门投诉无效后,才这么做的。白女士被鉴定为伤残十级,但当时,没有起诉来美安成功的案例,“她觉得法律途径走不通”。



2017年,BTV《法治进行时》节目报道白女士被来美安毁容事件。

白女士自称,从2017年底开始,她寻找了“全国一百多名被来美安和王振军做坏”的患者,组成投诉微信群。其间,她经常被骑着摩托车的人在胡同里跟踪、威胁。“有一次他们砸白女士家的门,认错了,把邻居家玻璃给砸了”。但2018年,白女士逐渐开始利用群友,私下与来美安谈判,“她威胁来美安,如果不赔偿,就让群里的几百人每天投诉、闹事”。

2018年6月29日,白女士将微信群解散了。知情人士说,来美安与白女士达成保密协议,来美安为白女士安排了昆明的医院做修复手术,并赔偿80万元。但白女士和来美安方面均未对此说法做出回应。

在白女士之前,几乎没有消费者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成功。2019年,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律师聂学代理了包括孙雨涵、何静怡、王慧、陆敏、刘琴在内的7名顾客起诉来美安的案件。这7人中,4人被鉴定为九级伤残。2020年年末法院宣判,其中6人胜诉,来美安被判赔偿共计382余万元。

孙雨涵由于术后到其他医院多次做修复,眼部状况不稳定,第一次鉴定时无法确定伤残等级。2021年3月5日,孙雨涵拿到了最新的司法鉴定结果。因眼部遗留疤痕、眼睑闭合不全,她也被鉴定为伤残九级。

3月15日,孙雨涵诉来美安(幻颜)案一审终于在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

(文中孙雨涵、何静怡、梁晶、王慧、陆敏、刘琴等人物为化名)

X
XLD
1 楼
不过是撞了个年龄而已! 王菲老了,回不到跟杨紫一样正青春的模样了,所以王菲的粉丝们气急败坏了。
功夫熊猫茶
2 楼
不能找正规医院做手术吗?原来挺漂亮的干嘛还要整。
l
lue96500
3 楼
做什么都怕碰上草包,尤其是在人身上动刀的
s
size0
4 楼
不是说可以平视西方了吗?为啥这审美还是以西方为准?!习总应该把所有整容医院踢出中国!俺们的小眼睛,肿眼皮,饼脸,东西走向的脑袋才叫美!!!这些美容医院才是毁我大中华文化的罪魁祸首!
k
karlheinz
5 楼
size0 发表评论于 2021-03-15 07:21:47不是说可以平视西方了吗?为啥这审美还是以西方为准?!习总应该把所有整容医院踢出中国!俺们的小眼睛,肿眼皮,饼脸,东西走向的脑袋才叫美!!!这些美容医院才是毁我大中华文化的罪魁祸首! 嗯,就指望着习包子能让咪咪眼,肿眼泡,大饼脸再次伟大了
白云蓝天
6 楼
女子傻逼,医院无良,眼睛本来很好看,当然只能整坏,不能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