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当庭痛哭忏悔视频曝光 检方:主观恶性极深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3日 7点34分 PT
  返回列表
23205 阅读
13 评论
海峡全视野

备受关注的劳荣枝杀7人案昨日庭审结束。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案在南昌中院,经过两天的公开开庭审理,12 月22 日傍晚,法庭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

检方认为劳荣枝主观恶性极深

庭审质证阶段,劳荣枝辨认案件现场照片。

在娱乐场所坐台物色人选,引诱被害人至住处,捆绑被害人,用死亡威胁勒索钱财,取钱后逃走12 月22 日,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的劳荣枝案庭审中,公诉机关总结了劳荣枝南昌、温州、常州、合肥4 起犯罪事实的犯罪模式。

公诉机关认为,劳荣枝为系列案件的主犯,其主观恶性极深,突破人性和法律底线,为保全自己未真诚悔罪,应数罪并罚,希望法庭严惩。

庭审中,劳荣枝及其辩护人不认可被指控的故意杀人罪,也不认可抢劫罪、绑架罪致人死亡的加重情节。刑事附带民事部分,劳荣枝辩护人认为,小木匠之死与劳荣枝的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该案法庭将择期宣判。

你可以说我不优秀,但不可以说我不善良。

22日庭审时,劳荣枝将自己形容为一个正能量的人。她表示,案发后她内心备受煎熬,后来自己曾去做过小学教师,也当过义工,想要教书育人、想要帮助别人、想要传播正能量。

与此同时,劳荣枝还自曝称曾在2009年时患上癌症,一度与死神擦肩而过,直到我得了癌症后,才更多地参与社会、融入社会。

然而,对于各种杀人的指控,劳荣枝及其辩护律师依旧保持着与前一天相同的说辞被逼的。

劳荣枝辩护律师表示,检察机关的指控部分证据存在不足,缺乏凶器等证据。辩护人强调,劳荣枝在案件中受到法子英胁迫,并且并无杀人预谋,也无参与杀人。此外,辩护人还认为,劳荣枝主动供述常州犯罪事实,具备法定从轻情节。

庭审现场,劳荣枝长时间低着头保持沉默。她多次表示,是法子英改变了她的人生。而她的犯罪行为也是受法子英的胁迫。她本人害怕坐牢,所以选择逃亡。

我错了,我认罪。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劳荣枝表达了自己想要赎罪的想法,并请求法官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劳荣枝称,希望能有机会回报社会,给被害人家属补偿。

受害人家属想要一个公道

你们的良心是肉长的吗?

22日,本案的被害人小木匠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参与了庭审。庭审现场,朱大红曾几度哽咽,千言万语的苦,谁知道我们母子的难?

1999年7月22日,劳荣枝诱骗本案另一位受害人殷建华到其出租屋。为了向殷建华证明自己有胆量杀人,法子英以修窗户为由,将无辜的受害人小木匠陆中明骗至出租屋内残忍杀害。

朱大红代理律师刘静洁当庭表示,不愿意接受调解,同时也不指望劳荣枝所谓的赔偿。刘律师在辩论环节中强调,劳荣枝具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反侦察能力以及非凡的表演才能。

而对于劳荣枝此前在庭审中强调自己逃亡生活暗无天日的说法,刘律师当庭反问道,你有想过受害人家庭过的什么日子吗?

此外,对于劳荣枝及其律师关于受胁迫犯罪的说辞。刘静洁也明确表示,不予认同。南昌事件后,如果出去报案,法子英被抓,那后面的事情怎么会发生,一次被胁迫两次被胁迫,那三次四次呢?

检方:劳荣枝突破人性和法律底线

在21日以及22日的庭审中,劳荣枝的辩护人表示,劳荣枝认可抢劫、绑架罪等犯罪事实,但不认可检方对劳荣枝故意杀人罪的指控。辩护律师表示,劳荣枝在这些犯罪中起到较小的作用,不认可检方关于致人死亡等加重情节的认定。

对此,检察机关认为,劳荣枝与法子英的犯罪行为并不存在主从关系,劳荣枝系案件的主犯,其抢劫致5人死、绑架致1人死、故意杀人致1人死亡。

检方提出,劳荣枝在与法子英有关的四起案件中都有直接参与。劳荣枝多次称自己被胁迫,但法子英在杀害熊某一家三口的时候,其犯罪行为足以被判死刑。劳荣枝没有报警,并采取放任的态度,其参与了四起涉及人命的案件,不可能次次都是被胁迫的。

在庭审的最后阶段,检察人员认为,劳荣枝与法子英在犯案时,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案发现场令人发指,引发当地恐慌,摧毁了数个家庭。劳荣枝当庭拒不认罪,主观恶性极深,为保全自己,未真诚悔过,突破人性和法律底线。

涉嫌参与四起案件

第一起:江西南昌一家三口被害案

承认主动提出剪掉邻居电话线

第一起案件在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6年,劳荣枝将熊某诱骗至南昌的租住处后,法子英持刀对熊某进行生命威胁并实施抢劫。法子英与劳荣枝先后将熊某及其妻子女儿杀害后,将熊某家财物抢走,返回九江市将财物交给法子英姐姐保管后,逃往浙江省温州市。

劳荣枝在庭审现场承认,1996年夏天,自己曾化名陈佳,当时自己和法子英住在一起,对方怂恿自己去坐台。

媒体此前报道的劳荣枝哥哥劳军所说劳荣枝当坐台小姐,目的是帮法子英物色有钱的男人,把他骗到出租屋供法子英绑架、敲诈。据法子英一案判决书显示,7月,劳荣枝打电话将熊某诱骗到出租屋,法子英手持尖刀勒索熊某财物,逼迫熊某说出家庭住址后将熊某勒死,并将肢体肢解。

劳荣枝在庭审现场

在庭审中,劳荣枝对有意物色男人进行否认。我没有去物色犯罪对象,我在坐台的时候认识熊某。我当时不知道法子英是否离开南昌,因为我和他分手了。

劳荣枝表示,自己将熊某叫到租住处,印象中熊某身高非常高大,法子英与熊某二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有互殴的行为。我想拉开他们被法子英踹开。我中途离开了出租屋,法子英让我去买烟,法子英说他要和熊某谈判。劳荣枝称,法子英用刀指着熊某,刀很长,熊某和法子英让自己一起捆绑了熊某。

劳荣枝承认,熊某的脚是她捆绑的,其他部位是法子英绑的。在此案中,法子英曾带她去过熊某家中两次。第一次是一个白天去熊某认门,遇到了熊某的邻居。开门的目的是看熊某是否撒谎说他家在哪里,因为这样被害人就不敢轻易报案。

据法子英一案判决书,他们拿走熊某身上的钥匙开锁进入熊某家,威逼熊某妻子交出财物,抢夺财物后,将熊某妻子和3岁的女儿勒死,为制造假象,将熊某部分肢体运至熊家。

对于第二次去熊某家,劳荣枝表示,是找熊某老婆要钱。法子英说只是威胁一下,他不会杀了熊某的。当时的自己犯了糊涂,以为就是去谈判他用刀指着熊某的妻子,不让我开灯,我在一旁找东西翻财物没有翻到。

熊某家属在法庭外

法子英说会放了熊某,让我不要回出租屋。我先离开的时候,熊某还活着。我曾提出放了熊某,当时熊某手指被剪断,我曾经提过要去送熊某去医院。

但当检方询问其是否提议剪了熊某家电话线,劳荣枝承认:他有剪熊某家的电话线,我说对面的也剪了吧。

第二起:浙江温州租房绑架杀人案

称租房不是为了物色绑架对象

第二起案件在浙江省温州市。检方指出,1997年到达温州后,劳荣枝和法子英继续采取由劳荣枝坐台陪侍的方式物色抢劫对象。劳荣枝在工作酒吧物色到两名女子后,两人以租房为由对其实施绑架。在取得被抢劫对象存折、手表、现金和手机后,劳荣枝前往银行取钱,法子英将两人杀害。

对于这起案件,劳荣枝表示, 1997年她和法子英来到了温州。为了生活,过完年她与法子英分别在温州住招待所。劳荣枝称知道自己被通缉了,也不知道该怎么逃,去KTV坐台,没有用过实名。

庭审现场

在坐台期间,劳荣枝认识了女子梁某。而对于检方所说的以租房为由进行绑架,劳荣枝予以否认。我租房的时候以前被骗过,租房是我的真实意愿,我想找梁某租房,看了一次觉得不错,后来我就带着法子英一起去看。

对于其当庭供诉和侦查机关内容不一致的问题,劳荣枝表示,我陈述的和他们写的不一样,因为很多时候我直接认罪了。前因我都不想去辩了。

据劳荣枝描述,后来法子英把梁某打倒,梁某就自己把钱拿出来了,后来梁某以肚子疼为由,要求另一女子刘某来,称刘某有钱。

刘某拿着存折卡来了之后,我去取了钱。劳荣枝说,法子英让我去取钱,因为我也是女的,我制止不了,于是我就去取钱。

劳荣枝与法子英约定之后收拾东西一起会合。对于被害人财物的去处,劳荣枝回忆,手表在法子英那里,手机被法子英扔到河里。

第三起:江苏常州抢劫杀人案

每次都先走,赃款花在了吃和住房

第三起案件在江苏省常州市。

检方称,1998年,两人逃往江苏省常州市,诱骗受害人刘某到租住处后,隐藏在门口的法子英将男子刘某绑架。法子英刺破刘某胸口后,劳荣枝用铁丝对其进行捆绑控制人身自由,并要求其给刘某妻子打电话配合法子英抢劫要求。在法子英外出取钱时,劳荣枝再次以生命威胁刘某。两人抢劫刘某7万元后,离开现场。

对于此案,劳荣枝表示,自己去坐台不一定是为了物色对象。我们在常州有租房,坐台没有为物色对象做准备。我没有朋友,我想交女性朋友。

旁听现场

随后,针对此案中的受害者刘某,劳荣枝表示,刘某是她和法子英共同选择的目标。她参与了捆绑刘某的行为,每天都要向法子英汇报。刘某是年轻力壮的青年,他主动说车里有钱财,我去拿了5000元左右,刘某妻子拿了7万元左右。后来这些钱在我手里。

随后劳荣枝离开了常州,前往南京。据她介绍,自己在南京等了法子英一晚上。每次都是我先走,他后走。我对他不会有任何要求,我也不知道他要杀人。

检方询问,其为什么和法子英分开走,之前有商量过如此善后?劳荣枝表示,确实商量过,但她从来没想过他会去杀人。是他要求我这么做的他说,受害人会影响我们办案。

劳荣枝表示后来她和法子英因为畏惧沿海城市,后来去了重庆。我们花钱非常快,在他的日程安排下,这些抢劫来的赃款我们也花在了吃和住房上。

第四起:木工案 曾帮忙推动了装有尸体的冰柜

第四起案件在安徽省。1998年7月22日,劳荣枝勾引安徽男子殷建华赴出租屋,进屋后将其装进狗笼实施绑架。为恐吓人质,法子英又以做工为名诱骗31岁的木匠陆某前来,残忍将其杀害并肢解后藏尸冰柜。

劳荣枝表示,1998年她来到合肥的时候,没有任何朋友,自己和殷某在KTV认识。当检方再次问及其目的是否为坐台物色目标对象,劳荣枝称,是法子英要求我这样做的。

劳荣枝记得殷某的身体非常瘦弱,被法子英用铁笼子关起来。法子英将殷某和陆某关在同一间房间,(为了恐吓殷某)法子英说他要杀一个人给殷某看。陆某发出吼叫声,我当时非常恐惧,也在尖叫。

媒体此前报道,殷某按法子英的意思写下了三张字条,然后打电话让妻子准备好30万元。

此次庭审中,当检方问及具体细节,劳荣枝称,自己不记得殷某在被关进铁笼之后是否给家人打过电话,但是记得他们让殷某交钱出来。当被问及殷某有没有给家人写纸条时,她表示,我不记得具体的环节,但是那个字迹我承认是我写的,因为很像。

据媒体报道,1999年7月29日,法子英供述,他离开出租屋时殷某还活着,他交代劳荣枝:如果十二点我不回来,就是被抓了。你要替我报仇,把他杀掉。后来庭审时,他又说,劳荣枝从未参与杀人。法子英离开出租屋的当天,劳荣枝还留在关着殷某和陆某尸体的出租屋内。

22日,当检方问及法子英是否和你交代过,如果殷某对你不老实,你就杀死他时,劳荣枝表示,我不会说这些话的。同时,她明确表示,自己听到了陆某被杀害时的声音,随后自己推动了装有陆某尸体的冰柜。他要求我这样做的,我真的非常害怕。我把冰柜从客厅推到另外一个小房间。

劳荣枝称,自己当时很害怕,于是就先离开了出租屋,同时因为害怕法子英报复家人,她给法子英留了字条。据其介绍,字条中写道:亲爱的,我先走了,我现在家里等你,我一直在车上躺着辗转多个城市,在车上睡着,不敢住招待所,无论哪一起案件,都不是我的意愿。

事件回顾

劳荣枝杀7人逃亡20年细节

劳荣枝生于1974年,江西九江人,曾是九江石油化工公司子弟学校的小学教师。在结识了男友法子英后,劳荣枝走上了不归之路。

1996年起,法子英伙同劳荣枝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实施犯罪,劳荣枝使用色相勾引看上去家庭殷实的男子,将其骗至出租屋后,采用持枪、持刀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财,前后残忍杀害了7人。

1999年,二人的罪恶之路在安徽合肥走到了尽头。7月,他们在合肥又绑架了一名商人殷某并将其杀害,后杀害了一名木匠陆某。在交涉赎金的过程中,殷某家属报了警。

7月23日,警方包围二人住处。法子英持枪负隅顽抗,叫嚣着:你们谁过来,我就打死谁。并不时向外射击。

法子英被抓捕

在劝说无效后,警方发射催泪弹、展开抓捕。最终法子英被击断右腿擒获。

同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被死刑执行枪决。然而,劳荣枝却逃跑了。此后20年间,她使用多个虚假名字在全国多地潜逃,流窜于不同城市,靠在酒吧、KTV等场所打零工、短工为生。

2019年11月27日下午,厦门思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通过大数据信息研判发现,一名疑似劳荣枝的女子出现在厦门某商场一带。

红圈内为劳荣枝

警方高度重视,立即组织精干警力兵分两路开展工作:一路研判组深入追查该可疑女子信息,进一步查清身份;另一路抓捕组前往该商场一带实地开展搜索布控,进一步摸清位置。

经过通宵达旦的紧张工作,民警抽丝剥茧、循线追踪,初步确定该可疑人员系逃犯劳荣枝,并准确掌握其活动轨迹。11月28日11时许,经精准研判、蹲点伏击,民警成功在某商场将帮忙照看手表生意的她抓获归案。

2019年12月5日,南昌市公安局派员将劳荣枝从厦门押解至南昌。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于12月12日对该案提前介入侦查,南昌市公安局于12月15日对劳荣枝提请审查逮捕。

逃亡23年后,涉及三地、7条人命的劳荣枝在厦门落网

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在厦门一家商场的某品牌手表专柜帮朋友照看生意。被警方抓获时,她身穿卡其色外套,染成浅棕色的头发低扎着,与她被印在在逃人员详细信息上的黑色卷发形象相比,相差较大。

23年来,劳荣枝隐姓埋名在多个城市里逃窜,在酒吧、KTV等场所打短工、零工为生。2016年12月,身着抹胸短裙的劳荣枝,还曾登上厦门一家音乐酒吧的圣诞节宣传海报。

如今,距离她的同伙法子英被执行枪决已过去20年。法子英曾对其辩护人北京中银(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俞晞所言,当初劳荣枝因为特别佩服我这样敢打打杀杀的人,放弃稳定的教师工作,离开生长了20年的家乡九江市。自1996年起,劳荣枝曾跟随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犯下命案。

出走:20岁时辞职离家,追随敢打打杀杀的人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法子英作出的死刑判决书显示,1964年10月,法子英出生在江西省九江市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只受过初中教育。1981年,尚未成年的法子英因抢劫、故意伤害被判有期徒刑8年。

法子英出生10年后,劳荣枝也在九江呱呱坠地。1989年,劳荣枝考入了九江师范学校就读幼师专业,毕业后进入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做小学教师。

法子英的辩护律师俞晞表示,法子英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提前出狱了。据法子英对俞晞所称,1994年,在一场朋友的婚礼上,他和劳荣枝相识了。婚礼聚会结束后,法子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从此开始追求劳荣枝,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

当时年仅19岁的劳荣枝为什么会被29岁的法子英吸引住?可能是小女孩的英雄情结,她当时就特别佩服我这样敢打打杀杀的人,把我当成英雄,所以愿意追随我。法子英曾以一种得意的语气对他的辩护律师俞晞说道。

两人相识的第二年,法子英因抢劫伤人逃离九江市,20岁的劳荣枝选择放弃家庭和稳定的教师工作,跟随法子英踏上了亡命之路。

堕落:用假名在歌舞厅坐台,合伙仙人跳谋财害命

法子英死刑判决书显示,1996年5月,法子英与劳荣枝的足迹出现在南昌市。

在南昌某歌舞厅坐台的劳荣枝使用了一个假名陈佳。当年7月底,陈佳将物色好的绑架对象熊某带到了她和法子英居住的出租屋里,法子英从熊某身上抢走首饰、手表等物品,然后用铁丝和绳子勒住熊某脖子,熊某窒息而死。随后,法子英和劳荣枝来到熊家,将熊某的妻子及其3岁女儿残忍杀害。

当南昌警方来到出租屋后,劳荣枝和法子英早已不知所踪。

1997年10月,劳荣枝和法子英在温州暴力入室抢劫后,为灭口又杀害了两人。

不久后,陈佳变为沈凌秋。1999年6月,法子英和沈凌秋流窜至安徽省合肥市。

当年7月1日,两人租下了双岗虹桥小学恢复楼里的一间房屋。在出租屋里,两人为新家添上了一件特殊的家具钢筋笼。据法子英死刑判决书披露,法子英在白水坝附近的一电焊门市部,以关狗为名定制了一个钢筋笼,日后这个铁笼子成了另一被害人殷某的死亡之笼。

准备好绑架杀人的工具后,劳荣枝故技重施,在合肥某歌舞厅坐台,物色到了绑架对象殷某。

当年7月22日,劳荣枝打电话约殷某到出租房见面。然而殷某一进门,迎接他的不是劳荣枝的热情,而是冷冰冰的刀。法子英将刀抵在了殷某的脖子,劳荣枝则用铁丝将其双手捆住,并将他塞进铁笼子里。

为了使殷某相信其是绑匪并且逼迫殷某尽快交出财物,法子英谎称自己家里需要装修,将小木匠陆某骗到出租房当场杀害。

去了进门一看被关在铁笼里的殷某,陆某吓得扭头就跑,法子英就拽住他的头发,拽回来后就捅了他几刀。之后,陆某又往阳台上跑,法子英又在他背后砍了十几刀。陆某家属的代理律师刘静洁向南都记者回忆案情。随后,劳荣枝配合法子英将小木匠的尸首放入他当天购买的一台旧冰柜存放。

刘静洁向南都记者介绍,陆某平时在家乡种田,因有一门木匠手艺,当年为了给孩子存学费才独自外出务工做木匠。

据法子英死刑判决书披露,在法子英的恐吓下,殷某按法子英的意思写了多张字条给其妻刘某,要刘某交钱赎人。但法子英还是用老虎钳拧紧环绕在殷某脖子上的铁丝将其勒死。之后,刘某以筹钱为由让法子英和劳荣枝在家中等待,随后向警方报案。

落单:法子英坚称劳荣枝未杀人,听说她逃走后笑了

1999年7月,合肥警方抓捕包围法子英,法子英在出租屋里持枪负隅顽抗,但最终被警方击断右腿后擒获。

当年7月27日,合肥警方在双岗发现了失踪五天的人质殷某,但劳荣枝已不知去向。《警探》杂志1999年第9期曾披露一个细节,房主向合肥警方描述,与法子英同来的是一位装扮入时的年轻女子,二人自称是夫妻,浙江人。

而据法子英的辩护律师俞晞所说,彼时法子英已在老家江西和另外一名女子成家,并育有一个女儿。

1999年11月,法子英杀人案开庭审理。担任法子英辩护人的律师俞晞向南都记者回忆,开庭前,他曾与法子英会见过四五次,每次回来,我都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鬼气,好像不是在和一个人在交流。

他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个子不高,比较瘦弱,看起来完全不像那么凶惨的人。俞晞见到法子英的时候,法子英的右腿被装上了钢架,不能行走。

俞晞表示,当警方询问劳荣枝的去向时,法子英一开始甚至不承认劳荣枝的存在。在证据面前,法子英仍然坚称劳荣枝并未杀人。

俞晞向南都记者表示,法子英很关心女友劳荣枝的情况,但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家里人。在得知劳荣枝仍未落网的消息后,俞晞认为法子英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死刑复核前,法子英主动要求和俞晞见面,人快死了,心里憋着很多话想说出来。那天,法子英再次回忆了和劳荣枝见面的过程。

据法子英当年供述,1996年和劳荣枝在南昌杀害了一家三口,之后又在温州杀死两人,加上在合肥杀害的殷某和陆某,一共杀害了7名受害者。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执行枪决。

逃亡:曾在酒吧里打工谋生,人称女神雪梨

彼时,法子英死前一直惦念的劳荣枝在哪里?

据厦门警方披露,法子英被抓捕后,独自逃亡的劳荣枝先后在多个城市流窜,在酒吧、KTV等场所打零工、短工为生。

2016年12月,圣诞节即将来临。在厦门某音乐酒吧的圣诞节宣传海报上,劳荣枝身着红白配色的抹胸短裙,头戴圣诞帽,低头微笑着。在那家酒吧,她的新名字是Sherry(雪梨)。酒吧制作的一张平安夜活动邀请函上,她的个人照被放在中间,一旁写着:女神雪梨。

该酒吧负责人向南都记者透露,劳荣枝确实与酒吧的部分工作人员在酒吧里同期共事过,但大家对她了解不深。

女神雪梨在该酒吧的工作并不长久,随后她又辗转更换了多个职业。直至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在厦门某商场的手表专柜帮朋友照看生意时,被厦门警方抓获。

现场视频显示,落网时,劳荣枝没有作出逃跑、挣扎的举动,而是默默地跟着警方离开了。

不过到案后,劳荣枝拒绝承认真实身份,自称是南京籍洪某娇。经DNA对比鉴定,厦门警方确认她就是命案逃犯劳荣枝。

他们(受害者家属)都恨她恨得要命,希望劳荣枝快点被抓到。刘静洁告诉南都记者,每年小木匠陆某的妻子都会询问劳荣枝有没有被抓到。

劳荣枝落网前,刘静洁曾怀疑劳荣枝是否已整容,或是换了一个身份生活。得知劳荣枝是在厦门一家商场被抓获时,刘静洁感慨,没想到她还敢在城市里抛头露面。

法子英最后一次与俞晞会面时,曾交代了其他的案件线索。俞晞表示,会面的笔录提交法院后,因为证据链不完整,且仅有法子英一人供述等原因,最终法院未对法子英交代的其他案件予以认定,劳荣枝落网后,或许有更多的案件得以告破。

女魔头劳荣枝被提起公诉

8月31日,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1996年到1999年,劳荣枝用仙人跳的方法,和男友法子英多地流窜作案,先后杀死7人。2019年11月,劳荣枝在厦门自己工作的商场被警方带走。警方通报称劳荣枝的踪迹是通过大数据信息研判发现的。

直击劳荣枝案庭审第一日

12月21日上午九点,庭审正式开始。

审判长、两名审判员、一名书记员坐在审判席上,他们的右侧有两排座位,前面坐着四位公诉人,后排是受害者小木匠的妻子朱大红和她的代理律师刘静洁。审判席左手边是辩护律师的位置。当天,三名律师出席了庭审。

由于疫情防控,审判庭没设旁听席位,劳荣枝的家属和赶来参加旁听的群众被安排在另外的房间内收看庭审视频。

当事人家属和社会人士参与旁听。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

根据法律程序,法官首先要核实被告人身份。劳荣枝的信息和履历被概括成几个关键词:女、九江人、中专毕业。

随后,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劳荣枝被控三宗罪:故意杀人、抢劫和绑架。涉及四起犯罪事实:其中除了第三起常州案件,法、劳二人没将被害人杀害,其余三起均涉及命案。

检方指控的第一起案件发生在南昌。指控内容为:1996年6月2日,劳荣枝和其男友法子英窜至南昌,在当地租下了一个单元后开始预谋勒索钱财实施绑架。由劳荣枝到当地夜总会坐台物色作案对象。同年7月28日,当地私营业主熊启义被法子英手持尖刀勒索财物并残忍杀害。之后,他们将熊启义肢解,并使用暴力手段进入熊家抢劫,杀死熊的妻女二人。

第二起案件是劳荣枝在1997年10月,和法子英逃到浙江省温州市期间犯下的。检方认为,法子英、劳荣枝绑架了22岁的女子梁晓春和29岁的女子刘素清,抢劫钱财后将她们用皮带、电线勒死。

作案后,法、劳二人逃到常州,犯下一起绑架、抢劫案后逃往合肥,在合肥犯下了第四起案件。起诉书详细地陈述了法、劳二人当年的杀人经过。

1999年7月22日,劳荣枝以熊案相同的手段绑架了当时35岁的私营业主殷建华。为了让殷建华尽快交出财物,法子英从合肥市六安路随机找了个木匠陆中明,将其骗到出租屋杀死并分尸。随后殷建华也被杀害。

宣读起诉书期间,劳荣枝一直低着头。

这是21年来劳家人第一次见到劳荣枝。1995年前后,劳荣枝带着自己一万多元的存款和一个小书包离开家。

二哥劳声桥对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劳荣枝离家那天。母亲挡着门不让她走,劳荣枝在家里又哭又闹。劳声桥还在生她的气。因为妹妹不仅私自做主辞掉了稳定的教师工作,还任性地要去外地和朋友做生意。他一把拉开母亲,赌气说让她走,她愿意去哪就去哪。反正在家也是个待业青年了。12月19日,劳声桥对新京报记者说。

之后劳荣枝再也没回过家。法子英伏法后,劳荣枝逃到厦门,直到2019年11月28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根据上述犯罪事实,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劳荣枝自1996年至1999年,伙同男友法子英流窜作案,在南昌、温州、常州和合肥共同实施抢劫、绑架和故意杀人犯罪。其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劳荣枝称法子英爱看法制报道 模仿犯罪案件

法子英骗我外面钱好赚,我就办理停薪留职。 劳荣枝在庭上称,她和法子英在朋友婚礼上相识,之后她想去找工作,但是法子英不让,并称是被其诱骗去坐台,满足两人的生活。

劳荣枝表示,自己曾堕胎4次,堕胎当天被侵犯。那时候没有通讯工具,非常害怕,生活、工作24小时都要和法子英在一起,任何事情都必须向他报备。我身上不会超过一百元。她称,自己如果想要劝他不要犯罪,就会遭到殴打,自己想从事正常的职业。

在庭审现场,劳荣枝多次提到自己是被胁迫的。我当时只有21岁,逃离不了法子英的魔掌,我的腿全部都被打青了。 劳荣枝称自己遭受长期的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折磨,所做之事是为了保命,非常害怕不可以和他分手,如果分手的话他会去报复我的家人。

劳荣枝表示,过程当中自己多次想要跟法子英分手。他1964年出生,我1974年出生,他长相其貌不扬,甚至有点丑陋,他还有家庭有妻子有孩子,他老婆是不上班的,他什么都没有给过我,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他只是利用我来赚钱,他把我3000块钱拿走了。

当年审判法子英庭审现场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安在线

而谈及是否与法子英合谋犯罪,劳荣枝称确定犯罪目标,都是法子英告诉她的,不存在合谋。钱都是法子英支配的,我不屑于用这非法的收入,每天开支很大花销一两百元。

公诉书中提到,法子英会对劳荣枝恩威并施。劳荣枝表示,法子英在刚开始对自己非常好,见面的时候就带很多吃的。据她回忆,自己的工资一个月不到200元,她想要存3000元需要三年事件。但是法子英会带着六千元带她去深圳。这些钱,他们这个钱一个月就花完了。当时我没怎么谈恋爱。他对我蛮好的,我对他有感情,他会做饭给我吃,因为我不会做饭,还会帮我洗衣服。 她称,有的时候愿意去卖淫来养活法子英,只要他不犯事。

劳荣枝回忆自己大概在2000年或2001年从《今日说法》上得知自己被通缉,那时候自己已经来到了厦门。在她的印象中,法子英喜欢看法制报道,模仿别人犯罪,而自己与他恰恰相反。我从来不关注这些,从不看法制报道,因为我想远离这些犯罪的细节。我喜欢文艺的东西。

而当公诉人问到,其在对侦查机关供述里,曾提到在《今日说法》看到杭州保姆纵火案,北大弑母案。劳荣枝表示自己并不关注这些。我喜欢玩手机,我对法制板块并不感兴趣。

劳荣枝称,自己潜逃20年,欺骗了一个男的。他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用化名跟他一起生活,一起走入婚姻。 她说,逃亡花费非常的大,我只想活着,原谅我的自私。

劳荣枝承认参与了后两起案件,在他殴打我的情况下,她说,前面两起我真的没有蓄意地去杀人。她表达了自己愿意道歉并赔偿的态度,称这20年只有3万多元积蓄,但她有工作能力可以通过劳动,尽所有能力进行赔偿。

但对于劳荣枝的辩解,被害人家属表示不接受。听到劳荣枝说熊某一案自己不在现场,熊某弟媳表示很愤怒。我们没有提出什么赔偿要求,给死者一个交代就可以了。三条人命,要她血债血偿。

直击劳荣枝案庭审第二天

12月22日,劳荣枝案庭审进入庭审辩论阶段,公诉方、劳荣枝及其辩护人展开庭审辩论,原告受害者陆某明的家属朱大红及其律师刘静洁也参与了庭审。

在庭审的过程中,劳荣枝突然提出自己被确诊癌症,但是她在法庭上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实,也没有说明自己是何时被确诊,为何种癌症。庭审双方就劳荣枝是否购买主动犯罪工具,是否与法子英合谋犯罪等展开庭审辩论。

公诉方公布了法子英劳荣枝两人的笔录、证人的证言,受害者殷某华给妻子的字条等证据来证明是双方共谋合谋犯罪以及劳荣枝主动犯罪。同昨天一样,劳荣枝始终否认公诉人对他主动犯罪的指控,称自己是被法子英胁迫的,因为多次遭受法子英的殴打,她曾多次提出要与法子英分手,但是法子英始终控制着自己,不经允许不能离开他的视线,甚至还威胁她家人的安全。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她才不得不和法子英在一起。

在双方辩论的过程中,劳荣枝对一些事实都表示记不清楚了。对于公诉方所提出的劳荣枝主动购买藏尸的冰柜等罪行,她都予以否认。

在殷某华、陆某明被害一案中,根据法子英的供述以及证据显示,殷某华见到陆某明被杀后,给妻子刘某写了一张纸条,内容包括他们在我面前杀了一个人。公诉方认为,其中的他们二字,证明劳荣枝与法子英共谋杀害了陆某明。对此,劳荣枝在庭审上表示,她突然想起来,当时法子英是想让殷某华的妻子刘某认为他们是团伙作案,震慑刘某才,所以特意让殷某华写了他们二字。

对于这样的否认,公诉方认为劳荣枝的抗辩是无力的,因为劳荣枝对于许多事实都表示不记得、记不清、很模糊,而对于这样的细节,她却突然表示能够想起来,很难让人信服。

殷某华是否是劳荣枝所杀也是本案一个关键点。

公诉人认为,法子英在被抓获后与律师沟通时的对话内容,可以说明法子英当时并不知道殷某华是否死亡,同时根据法子英的供述,他曾经对劳荣枝说,假如我12点之前回不来的话,你就用铁丝将你杀死,进而可以证明殷某华是被劳荣枝所害。但劳荣枝对此予以否认。

劳荣枝在庭审辩论过程中,除回应公诉人提出的质证外,还多次举手主动发言。她说:我从来不会去撒谎。劳荣枝在庭审上多次表示她想做一个好人:我想坦坦荡荡地做人,我想做个好人,我想赎罪,我表示道歉。

劳荣枝在庭审上突然透露自己被确诊癌症,想融入这个社会。截止到记者发稿之前,她并没有说明自己是何时被确诊为何种癌症,在法庭上也没有提供任何的证据。

受害者小木匠的家属朱大红在庭审现场发言时情绪比较激动,哭诉称你的心也是肉长的吗?

【辩论焦点】

是不是构成故意杀人罪?

庭审中,劳荣枝案合肥犯罪事实成为控辩双方辩论的焦点,在举证质证环节,也是用时最长的。公诉人将案件相关照片向劳荣枝展示时,劳荣枝多次哭泣哽咽,看到有些照片表示很残忍,没见过。在看到小木匠尸体照片时,劳荣枝尖叫了一声。

公诉人指控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便是针对合肥犯罪事实中小木匠陆某明被其与法子英无辜杀害的事实。

公诉人指控,在法子英将陆某明杀害后,劳荣枝去购买了冰柜,用来存放陆某明的遗体。之后还与法子英一起,将冰柜推到了案发地的另一个房间。

对此,劳荣枝表示,当时并不记得去购买了冰柜。和法子英一起推冰柜,是因为自己吓到了。他割下小木匠的头,提到我和殷建华所在的房间,我都吓坏了,后面只能配合他。

辩护人则表示,劳荣枝去购买冰箱的证人证言在劳荣枝容貌和购买时间上存在差异,且冰箱、杀害小木匠的刀都已无实证,属于证据不足。因此不认可故意杀人罪罪名。

公诉机关认为,劳荣枝绑架并致被害人殷建华死亡。殷建华是怎么死的,何时死的,也成为案件焦点。辩护人认为,殷建华死于颈部被勒窒息死亡,但是检方未能出示涉案的铁丝、老虎钳等证据,也属于证据不足。

庭审中,劳荣枝和辩护人认可抢劫和绑架罪,但是不认可致人死亡的加重情节。

交代常州案件是立功吗?

在庭审辩论环节,劳荣枝及辩护人表示,到案后,劳荣枝主动交代了常州案件,虽然没有现实意义,但有法律意义,属于立功表现,应该从宽处理。

辩护人认为,法子英当年落网后交代了常州作案的事实,但是检方未就该犯罪事实进行起诉。而劳荣枝落网后,劳荣枝主动、如实交代了案件详情。而且,常州案发生于1998 年夏天,到2019 年11 月劳荣枝被捕时,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在庭审中,劳荣枝也表示,在常州作案时,自己是主动配合了法子英。

对此,公诉人进行了反驳。公诉人表示,当年因为证据不足,法子英常州犯罪事实未移送检方审查起诉,但是该案已经由侦查介入。劳荣枝落网后交代案件事实,不属于立功表现。

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赔偿?

12 月22 日下午,劳荣枝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庭审中,合肥被害人小木匠之妻朱大红的代理律师重申,要求追究劳荣枝的刑事责任,并提出了民事赔偿的诉求。

记者现场看到,在庭审中发言时,朱大红失声痛哭,表示小木匠被劳荣枝和法子英无辜杀害后,给一家人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苦痛。

劳荣枝的代理律师在法庭辩论环节表示,合肥小木匠陆某明死亡与劳荣枝的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不应承担民事赔偿。但是在其与劳荣枝的多次沟通中,劳荣枝表示,愿意倾尽所有,弥补被害人家属。不过,劳荣枝目前仅有3万多元的积蓄。民事部分庭审最后,审判长询问双方是否同意调解,朱大红及代理律师表示不同意,并要求严惩劳荣枝。

竞选
1 楼
薄嫂子(薄谷开来)可是亲自动手杀人,才判死缓。劳荣枝没有杀人情节,罪行应该比薄嫂子轻。
j
jiankliu
2 楼
与杀人犯同行即死有余辜!
v
valore
3 楼
魔鬼,psychopath
O
OldPortland
4 楼
疑罪从无,检察机关没有证据就不能算数
z
zhichi
5 楼
太残忍了,她不是被威胁是被洗脑。是从犯。
z
zhuniang
6 楼
以前是个合谋杀人犯; 然后是个逃犯; 现在是个为了脱罪免死极力拙劣狡辩的女骗子。 “在双方辩论的过程中,劳荣枝对一些事实都表示记不清楚了。对于公诉方所提出的劳荣枝主动购买藏尸的冰柜等罪行,她都予以否认。 在殷某华、陆某明被害一案中,根据法子英的供述以及证据显示,殷某华见到陆某明被杀后,给妻子刘某写了一张纸条,内容包括他们在我面前杀了一个人。公诉方认为,其中的他们二字,证明劳荣枝与法子英共谋杀害了陆某明。对此,劳荣枝在庭审上表示,她突然想起来,当时法子英是想让殷某华的妻子刘某认为他们是团伙作案,震慑刘某才,所以特意让殷某华写了他们二字。”
p
pangpangxiongxiong
7 楼
杀了7人,死罪不冤
随e行
8 楼
这货一句话都不能相信,竟然妄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些无辜受害者能生还吗?凌迟处死
猫猫哥
9 楼
竞选 发表评论于 2020-12-22 23:05:02 薄嫂子(薄谷开来)可是亲自动手杀人,才判死缓。劳荣枝没有杀人情节,罪行应该比薄嫂子轻。、、、、、、 —————————————————————————————— +!
1
123泛政治化
10 楼
竞选 发表评论于 2020-12-22 23:05:02 薄嫂子(薄谷开来)可是亲自动手杀人,才判死缓。劳荣枝没有杀人情节,罪行应该比薄嫂子轻。、、、、、、 —————————————————————————————— 薄嫂子杀的是外国人,白皮猪请入毫毛,而且也不是无辜的。依法应当轻判。
河西海龟
11 楼
可能是无期和死刑两选一。
f
fkkn
12 楼
可以批准入党!
k
karlstiger
13 楼
竞选 发表评论于 2020-12-22 23:05:02 薄嫂子(薄谷开来)可是亲自动手杀人,才判死缓。劳荣枝没有杀人情节,罪行应该比薄嫂子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