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神秘失踪案13年后 终于出现震惊全欧的突破性进展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11日 9点21分 PT
  返回列表
80424 阅读
12 评论
转角24小时



图为6月5日各大英国报纸头版。 图/英国报纸头版

「永远消失的3岁女童玛德琳,终于有机会『回家』了吗?」欧洲现代史上最大规模的失踪儿童搜索行动——2007年英国女童玛德琳.麦卡恩(Madeleine McCann)葡萄牙失踪事件——在悬案13年、投入无数警力资源后,本週终于出现了震惊全欧的突破性进展:根据德国联邦检调的交叉比对,一名因性侵长者而入狱的43岁德国籍连环性侵犯「克裡斯坦.B」涉有重嫌。此一突破进度,虽找到13年调查以来,玛德琳案最具体清晰的嫌疑人;但嫌犯不仅口供反覆,对玛德琳的生死下落更是完全拒提,因此英德葡三方检警4日才会公开悬赏请求证人现身,以避免2020年底即将袭来的「脱欧分手」,会让好不容易露出曙光的玛德琳案,再变回「断尾悬案」。

震惊全欧洲,并成为英国集体记忆与社会创伤的「玛德琳.麦卡恩失踪案」,发生在2007年5月3日,来自英国莱斯特的麦卡恩一家,与多名朋友为了度过春假特休,一群人带着孩子们——包括3岁的玛德琳,与她一双不满2岁的双胞胎弟妹——来到葡萄牙南方的度假胜地卢什(Praia da Luz)度假。

在度假村裡租下了短租公寓的麦卡恩一家人,在5月3日晚间20点30分、哄睡了各自的孩子后,来到公寓街角的酒吧餐厅喝酒聊天。过程中,孩子们虽然独自留在房间睡觉,但麦卡恩夫妇与一行朋友,却以每半小时为单位轮流巡房。过程中,大人们都没发现异状。直到22点妈妈凯特.麦卡恩(Kate MacCann)回到房间后,发现房门大开,「玛德琳却不在床上!」
 

Missing British girl Madeleine McCann is assumed dead by the German prosecutors who are investigating a new suspect for “possible murder” in connection to her case https://t.co/DpZAX6Z5Ed

— CNN Breaking News (@cnnbrk) June 4, 2020


葡萄牙南方的度假胜地卢什(Praia da Luz),案发之后海边出现玛德琳的协寻海报。 图/美联社

玛德琳凭空消失后,度假村随即发动全区大搜索,并报警协寻。但姗姗来迟的葡萄牙警察,虽然派人搜索,但却没有把「失踪者的特徵样貌」于第一时间发布给前线员警;直到翌日午前,葡萄牙警方也都没有封锁周边海陆交通盘查——换句话说,在搜索失踪者的黄金12小时裡,警方都只是毫无程序地在原地瞎忙。

由于事发时间是南欧的旅游旺季,卢什又是英国观光客滨海假期的观光热点,再加上失踪的玛德琳只是个3岁的小女孩,全案因此很快地引发媒体关注,并成为英国本地热议的重大刑事案件。

像是J.K罗琳与贝克汉夫妇,都曾为了玛德琳的失踪发起呼吁、悬赏与声援行动;但跨国的关注与迟来的大规模搜索,仍没有找到玛德琳的下落——自此之后,玛德琳就人间蒸发——可各种噩梦式的灾难状态,却一直仍持续袭向失去女儿的麦卡恩一家。

像是媒体与小报集团,一方面为麦卡恩家搜寻女儿的行动募款;一方面却也发出无端的阴谋论,抹黑麦卡恩夫妇不无可能是自己动手弄死小孩。与此同时,因为第一时间应对不当、错失黄金时间的葡萄牙检警,也极不满意英国政府、英国媒体与麦卡恩夫妇的指指点点与对外放话。于是双方始终找不到人,彼此也更互不相信。



但跨国的关注与迟来的大规模搜索,仍没有找到玛德琳的下落——自此之后,玛德琳就人间蒸发——可各种噩梦式的灾难状态,却一直仍持续袭向失去女儿的麦卡恩一家。图为玛德琳父母受访。 图/美联社

玛德琳就这样凭空消失,过程中各种谣言、人口贩运的风声,一下说玛德琳死了、一下又认为她还活着只是被「卖到」东欧或北非。儘管英国政府后来在压力之下,由时任内政大臣——后来的英国首相——梅伊(Theresa May)发动了专案调查,但10多年下来除了花费却是全无斩获,痛苦中的麦卡恩夫妇更是心力憔悴、绝望极端。

然而一切的破口,却在无意中突然突袭浮现——在2020年6月3日晚间,英国、葡萄牙与德国检警单位,突然同步对外表示「玛德林案已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进展」;翌日晚间,德国检调更正式对外表示:「我们已抓到了一名『高度涉嫌玛德琳.麦卡恩失踪事件』的性侵犯...但我们需要全欧洲的证人出面协助!」

德国检方表示,这名「高度嫌疑犯」是43岁的德国公民「克裡斯坦.B」(Christian B),由于全案还未正式起诉与定罪,因此当事人的身份与姓名,于德国法律上是不可以曝光的。检方表示,身上背有十多条窃盗、贩毒与伤害前科的B,目前因为在2005年于卢什抢劫性侵一名72岁的美国籍妇女而被捕、去年12月才被判刑7年并于德国坐牢中。

根据德方的说法,B在未成年阶段时,就曾在德国犯下性侵儿童的前科,但在少年惩戒期满后,却在1995年搬到葡萄牙,从事各种房屋、车辆仲介的掮客生意。但过程中,B却涉入了一系列毒品交易与暴力诈骗的非法活动,生意状况并不理想,最终在2006年倒闭逃亡。

然而在财务状况吃紧,四处躲债的这段期间,B却涉嫌在欧洲各地——特别是长居且有地缘关係的卢什一带—犯下抢劫性侵事件,但却始终逃过法网、没有被检警怀疑。直到后来返回德国后,因案再度被逮的B终于被友人检举,向葡萄牙警方指控「曾在他的摄影机记录卡裡,看见B残酷性侵两名女性的犯罪自拍」。

根据友人的污点证词说法,他在B的自拍影带裡,看见他性侵一名高龄妇女,以及另一名疑似未成年女性。过程中,除了B对于受害者的疯狂施虐外,还有他正面的自拍犯案画面——于是葡萄牙警方这才透过比对,发现了高龄受害女性即是「该名美国妇女」,并因此确认了犯罪现场留下的体毛就是不曾被警方怀疑调查的B。

不过另一名被绑在农舍裡的不明受害女子,至今身份不详,因此未能立案起诉。同时,葡萄牙警方也没有说明或向德国警方提交这份「自拍证据」。因此在种种巧合之下,B就在犯案十多年后被一根「留在现场的体毛」给定罪。

然而葡萄牙警方在确认「B就是性侵美国妇人的凶手」后,却在后续的资料排查中,找到了更进一步的线索,并于今年年初开始高度怀疑:或许B就是绑架玛德琳.麦卡恩的真凶?



葡萄牙警方发现,在玛德琳失踪的前一天,B也出现在卢什的事发地区——此一证据,有电话通联纪录的定位为证;之后,B长期代步的积架跑车,也在「玛德琳失踪的隔天」,突然转卖登记给一名人在德国的好友。自此之后,B的出没纪录也就显示到处逃亡,不再重返葡萄牙。

由于B的前科——他曾惯性闯入卢什旅社行窃观光客,并有打劫性侵的纪录——与地缘关係,加上性侵美国妇人的证据发现,种种案件与悬疑因缘连结在一起,让各方检警联想到了2017年——也就是玛德琳失踪10週年时——曾经接获的一则通报指出,2017年B某次在一间酒吧看到电视播着的玛德琳新闻报导,在酒醉的状态下和朋友自白:

「我知道那个女孩的下场,我全都知道,只有我一人知道喔。」

B随后给朋友看他性侵不明女性的自拍影片,当场吓得朋友马上报警,此一口供后来也被列入刑事纪录。因此在今年经过警方的交叉比对后,发现各种可疑线索后,葡萄牙警方才主动联繫德国、英国联手调查,玛德琳案才自此突破性重启,并首度锁定了B为「头号嫌犯」。

儘管据报,德国与英国都曾经就此向B询问玛德琳事件,但他却从未有配合意愿,始终拒绝回答。未能再进一步抽丝剥茧、得到有力强证的悬案,顿时又被打回了查案的泥淖迴圈。德国警方于是才会在6月初公开呼吁寻找玛德琳案证人,以釐清涉有重嫌的B是否就是这桩13年悬案的凶手。



2014年在案发地点附近的搜查人员。 图/路透社

可德国联邦检调在6月3日的证人公开呼吁,一方面因为碍于德国法律,无法公开嫌疑犯的姓名与照片,仅能以「克裡斯坦.B」(Christian B)以及面容打马赛克的方式,向外界寻求线索,另一方面则是,此案已经整整过了13年,年代久远,无论是勾起有关记忆、或实际追溯,都有着现实极大难度,形同大海捞针。

结果在当地时间5日,英国媒体却不知从何处取得了B的身分细节,直接地以头版篇幅将B的照片跟名字公布了出来。

由于于英国本地,纸本报纸的当事人的身份姓名露出,尚且不构成犯法;但在网路上这些嫌疑犯的直白公开个资,若是被德国地方转传则又会牵扯到违反当地法律,于是像《BBC》就声明表示,其之所以将其报导中引用的英国报纸头版的B照片「全部涂黑」,就是为了避免因为网路跨国文章转贴,于德国发生违法状况。而德英两地的玛德琳证人寻找,以及媒体曝光的B资料,两者极为微妙的时间差与「办案默契」,也引发诸多联想。

此外,从B资料的曝光方式上,其实也连带反映了玛德琳案在牵扯事发国(葡萄牙)、受害者国籍(英国)、涉嫌重大者国籍(国籍),「德-英-葡」于国际法律上极为複杂且幽微的职责划分与办案限制。

像是当前德国方面是视玛德琳为死亡的前提下,以「谋杀罪」办案,但英国当前却视此为「失踪人口」案件。两者于刑事追诉期、罪责审判等本就存在着差异,若再考虑到2020年底的英国脱欧,德英两国也难以同以欧盟成员国的角色,适用相关法律,来进行引渡。

英国《每日电讯报》指出,此案后续若有进一步进展,则可能会在德国进行审判,而无法引渡到即将脱欧的英国;仍是欧盟会员国的葡萄牙,则可在框架下依「欧洲逮捕令」(European Arrest Warrant)要求引渡,但仍连动着极为複杂的跨国形式侦办与司法程序。英国于此的办案立场与角色,也连带地被削弱,亦可能因此让露出破案曙光的玛德琳案,又被脱欧程序卡住断尾的窘境。



2007年,葡萄牙街头。 图/美联社

 

笨傻痴呆戆
1 楼
不恢复绞刑不行了
O
OldPortland
2 楼
交给受害者家属处置
俺是农民
3 楼
孩子肯定被这渣给弄死了。为什么对这种已经定罪(已经性侵了两名女子)的嫌犯,连照片都不能曝,现代法律过度保护罪犯,不可能让这罪犯主动交代的。
飘过的云
4 楼
找人在监狱里执行私刑。
派出所他人
5 楼
警方太過無能!
w
wxc169a
6 楼
这标题,我以为找到了呢
不允许的笔名
7 楼
罪犯lives matter too
有空聊聊
8 楼
死刑对犯罪有遏制力,对罪犯有威慑力 对罪犯对宽容就是对无辜大众对潜在危害
l
lhy86
9 楼
这对夫妇都是医生。
梦遥2016
10 楼
妈妈一直在噩梦众度过每一天
E
Embassy
11 楼
这文笔看的真累。作者小学毕业了没?
青衣侠
12 楼
“像是媒体与小报集团,一方面为麦卡恩家搜寻女儿的行动募款;一方面却也发出无端的阴谋论,抹黑麦卡恩夫妇不无可能是自己动手弄死小孩。玛德琳就这样凭空消失,过程中各种谣言、人口贩运的风声,一下说玛德琳死了、一下又认为她还活着只是被「卖到」东欧或北非。” ——这种现象是不是很像疫情中的中国网络现状,各种谣言四起,巨量的碎片化的信息,完全淹没了真实情况。我的问题是:我们真的要这样的“言论自由”吗?我们的社会真的要承受这样的“言论自由”所带来的巨大代价吗?还是不要这样的“言论自由”为好?在网络上造谣、传谣必须负法律责任,限制碎片化信息在公共媒介上的传播,是不是更好的选择?总之,我们不能盲目地相信西方人的所谓“普世价值观”,必须对其进行深入的剖析,吸收其有用的、合理的成分,抛弃其荒谬的、有害的成分。我的思考结论是:西方式的“言论自由”是有害的,不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