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得酒业高管接连被查 被爆与地方政府关系微妙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25日 7点10分 PT
  返回列表
9166 阅读
3 评论
新京报

  9 月 24 日晚间,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舍得酒业 )突然发布公告,称已于 24 日从射洪市公安机关获悉,公司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一时间,深陷 天洋控股违规占用资金 漩涡中的舍得酒业,再次站到舆论风口。

高管接连遭查

舍得酒业并未就刘力、李强、张绍平被调查一事作出更详细的说明,仅在公告中表示,目前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公司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相关调查。另公司已对其相关工作做了妥善安排,由公司董事兼副总裁张树平代行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兼副总裁蒲吉洲代行总裁职务。



随着上述三名高管被公安机关调查,舍得酒业原拟定在 2020 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选举李强以及张绍平为第十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被取消。舍得酒业也承诺会尽快完成董事的增补工作。

刘力、李强、张绍平遭到相关部门调查,在 9 月初便已显露端倪。

9 月 1 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 证监会 )四川监管局已对刘力、李强、李富全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这其中李富全作为舍得酒业的首席财务官,在 9 月 17 日同样因涉嫌背信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射洪市公安机关调查。

除了上述 4 人以外,舍得酒业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实际控制人周政,9 月 2 日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值得注意的是,9 月 24 日被调查的三名高管,除了李强以外,刘力与张绍平在天洋控股均有较为深厚的背景,而周政,则是天洋控股的实际掌舵人。

刘力在舍得酒业履职之前,历任天洋置地有限公司总经理、天洋控股地产集团总裁、天洋控股集团执行董事、天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张绍平历任中国工商银行秦皇岛分行副行长,中国工商银行河北省分行内控合规部副总经理以及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从天眼查查询的信息可以看到,张绍平目前还拥有天洋控股法定代表人的身份。

周政不仅是天洋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更是天洋控股的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 80%,天洋控股则持有沱牌舍得集团 70% 的股份。沱牌舍得集团则是上市公司舍得酒业的母公司。周政的另一身份,是沱牌舍得集团董事长,这意味着周政无论是在沱牌舍得集团还是在舍得酒业,都具有相当程度的话语权。

周政、刘力、张绍平三人,仿佛一个牢不可破的铁三角,将天洋控股、沱牌舍得集团以及舍得酒业的核心管理权限掌控在手中。这种权力,被业界视为 天洋控股违规占用舍得酒业资金 这一丑闻爆发的关键所在。

资金丑闻爆发

事情的起点还要从 8 月 19 日晚间,舍得酒业爆出天洋控股违规占用资金一事开始。舍得酒业称,天洋控股存在通过四川省蓬溪县蓬山酒业有限公司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随后这一消息引起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并火速发布问询函,要求舍得酒业针对资金占用的具体发生过程、占用资金的实际流向以及相关责任人员等关键问题进行补充披露。



舍得酒业对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的回复一拖再拖,直至 9 月 24 日发布了一则模凌两可的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周政对资金占用事项事先不知情,但需要核实说明周政不知情的合理性。鉴于周政目前在接受证监会调查,司法机关也在对公司资金占用问题进行调查,需待监管机构和司法机关调查结束后对调查结果进行披露。

这一事件逐渐向不可控的方向行进。先是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天洋控股所持有的 70% 沱牌舍得集团股权,已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原因系建设银行廊坊分行与天洋控股存在债权债务事项。而天洋控股所持有的这 70% 股权,已多次被采取司法保全措施。

紧接着舍得酒业股票在 9 月 21 日停牌一天,并从 9 月 22 日起,其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 5%,股票简称由 舍得酒业 变更为 ST 舍得 。舍得酒业的股价也一路下挫,截至 9 月 24 日收盘,舍得酒业股价为 29.57 元 / 股,下跌 5.01%,自从被 ST 之后,已连续三天跌停。而进入 9 月份以来,舍得酒业的股价便一路下挫,与 9 月 1 日的 39.3 元 / 股相比,每股下跌近 10 元。舍得酒业的总市值,已经跌至百亿元以下,截至 9 月 24 日收盘,总市值为 99.55 亿元。

天洋控股与舍得酒业之间的资金纠纷金额到底有多少?从舍得酒业最新公布的信息来看,2018 年 11 月至 2020 年 8 月 19 日,舍得营销公司共支付蓬山酒业资金 401136.3 万元,收回资金 357136.3 万元,应收蓬山酒业资金余额为 44000 万元。另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计算应收资金占用利息 3486 万元。截至 2020 年 8 月 19 日舍得营销应收蓬山酒业余额为 47486 万元。

数据中提及的蓬山酒业,同样是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舍得酒业资金的关键角色。新京报记者在查询蓬山酒业后发现,蓬山酒业在 2016 年沱牌舍得集团改制时已纳入战略重组转让标的进行了整体评估和交割;改制后,蓬山酒业公司的所有经营业务均由天洋控股指派的相关人员进行管理。

新京报记者在公开信息平台、电商网站进行查询,均未发现蓬山酒业生产的具体产品信息。

周政与射洪的博弈

在业内人士看来,舍得酒业爆出资金占用问题后,射洪市相关部门如此迅速将刘力、张绍平等 天洋系 高管控制,显露出射洪市地方政府对周政执掌舍得酒业以及沱牌舍得集团早已有不满之意。而周政此前越来越频繁地介入到舍得酒业具体经营工作中,尤其是 4 月份将舍得营销中心迁入北京运河壹号这个由天洋控股持有的物业中,被业界视为周政想要加强对舍得酒业管控的动作之一。

周政与射洪市地方政府之间越发微妙的关系,也成为业界质疑舍得酒业实际控制人或将变化的原因之一。有观点称,周政近乎 空手套白狼 的举动获得沱牌舍得集团 70% 股权后,舍得酒业的经营业绩又未能达到当初与射洪市地方政府所要求的 2020 年销售收入 100 亿元 目标,使得双方关系的不可调和性一步步加强。

彼时,射洪市地方政府开始谋划对沱牌舍得集团进行混改,并于 2015 年引入天洋控股。天洋控股以 38.22 亿元的高溢价将沱牌舍得集团控股权收入囊中。但有公开消息称,天洋控股收购沱牌舍得集团股权时,资金并未完全到位。

天洋控股与建行廊坊分行签订了《并购融资合同》,将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股权作为担保,以及天洋控股在河北燕郊开发的 4 个房地产项目销售现金流作为补充担保,融资 23 亿。这笔欠款天洋控股并未还清。这也是天洋控股与建行廊坊分行债务纠纷的来源。



除此之外,天洋控股开发北京房山超级蜂巢项目因出现销售困境而无力还贷,周政与天洋控股被恒丰银行告上法庭,周政及天洋控股于 2020 年 8 月 3 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涉及执行标的 26.65 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债务缠身的周政及天洋控股,不得不拆借舍得酒业的资金,在近两年的时间里,舍得酒业都未能将之披露,且首席财务官李富全被公安机关率先带走,这是否意味着舍得酒业近两年来的财报信息都存在作假嫌疑。

舍得酒业作为中国白酒行业公认的优质资产,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境地。有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调查结果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舍得酒业接下来控制权走向。若股权留在周政手中,满身债务的他以及天洋控股如何推动舍得酒业发展?若控股权变更,天洋控股挪用的资金何时能还?舍得酒业在资本市场所受的重创能否修补?这些问题都让舍得酒业的未来充满变局。

H
Huilianghu5
1 楼
没有对权力的利益输送,商家是站不住脚的。 权力内部利益分配不均,商家也是有隐患的。 复杂的关系在经济发展出现问题的时候就变得更复杂,最后是那些有通天关系的人留下来,成为官僚买办。 那些小商家,存活不易,今天已经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算是不错了。 权贵资本主义必须依附存活在专制体系下,相得益彰。
2 楼
47 没有对权力的利益输送,商家是站不住脚的。 权力内部利益分配不均,商家也是有隐患的。 复杂的关系在经济发展出现问题的时候就变得更复杂,最后是那些有通天关系的人留下来,成为官僚买办。 那些小商家,存活不易,今天已经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算是不错了。 权贵资本主义必须依附存活在专制体系下,相得益彰。 ————————— 西方的商业企业也通过游说,寻找政治代理人的方式影响符合自己利益的法律政策,不同的是,这些法律政策要公开而已。
e
elfen2299
3 楼
谁让你在中国干实体经济的?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