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同性恋的立场变了,但它的教科书还没有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0月30日 7点23分 PT
  返回列表
12324 阅读
16 评论
纽约时报

欧女士在香港的家里。别名西西的她起诉了中国一家出版社,原因是其出版的心理学教科书将同性恋描述为一种精神障碍。

 

欧女士刚上大学不久就学到了两件事。第一,教科书可能是错的。第二,很难纠正教科书中的错误,尤其是在涉及到中国的敏感话题比如同性恋时。

2016年,她在老家广州的华南农业大学读大一时,偶然看到一本心理学教科书把同性恋描述为一种精神障碍。

作为一名女同性恋者,欧女士觉得这不可接受,但她的抱怨毫无效果。

因此,别名西西的欧女士提起了诉讼,要求出版社删除这种说法,并公开道歉。在中国,基于性取向的歧视普遍存在,同性恋长期以来被视为与强调婚姻的传统格格不入,她的诉讼重新引发了关于宽容和人权的讨论。

现年23岁的欧女士在给法官的信中回忆说,她读这本教科书时被深深刺痛。她在信中写道:它唤起了我因为同性恋身份而被同学嘲笑的记忆。今年夏天,也就是在她提起诉讼的三年后,她的律师在法庭上大声读了这封信。

法官不为所动。上个月,中国东部江苏省的一家法院做出了有利于暨南大学出版社的判决,称教科书的表述非知识性错误。

中国LGBT权促会是个有一定影响力的倡导组织,举办过许多提高认识的活动,LGBT权促会主任彭燕子说,欧女士的诉讼案让很多人感到震惊,他们不知道一些教科书仍将同性恋列为一种疾病。他引用一个研究团队在2016年和2017年做的一项调查说,中国大学使用的91本心理学教科书中,近一半称同性恋是一种病。彭先生说,有几本修改了这种说法,但是还有很多仍这样写。

在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上,一个有关欧女士案件的话题已产生了2670万点击量,今年7月份,几家中国报纸报道了法院的审理。法院判决出来三周后,江苏一所学校说将对一份健康教育手册进行修改,那之前,一位网民曾指出手册中有这样的话:同性恋违反自然规律。

彭先生说,欧女士也激励了中国的LGBT社区。

也比较佩服西西三年来做这件事。这种勇气这类的,很多同志都觉得鼓舞的,他说。

近年来,LGBT群体一直在更有力地维护自己的权益,起诉了同性恋性转向治疗诊所、雇主,甚至政府。今年,在中国准备启用第一部民法典之际,活动人士发起了一场让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努力,但没有成功,他们向立法者提交了逾23万份网上建议和信函。

尽管中国在1997年将同性恋去罪化,并在2001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手册中移除,但在就业、医疗保健和其他领域,歧视依然存在。包括欧女士在内的许多人都没有向家人公开自己是同性恋。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的法律研究者达利斯朗格里诺(Darius Longarino)曾在中国管理过倡导LGBT权益的法律改革项目,他说,欧女士的案子把权益问题带入了一个科学和技术领域,这里的证据都站在你这一边。

LGBT群体过去曾尝试过这种方法。2015年,一名学生曾因教科书将同性恋描述为一种疾病起诉了教育部,她提出理由说,政府有责任确保教科书的质量,并公开审批教科书的流程;两年后,她被判败诉。2014年,一家中国法院判处一家诊所赔偿一名接受其电击疗法治疗同性恋的男子,法院认为该诊所欺骗了消费者。

但针对歧视的诉讼难度更大,因为中国法律没有基于性取向认同的公民保护。与起诉诊所的案件一样,欧女士的诉讼采用的是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案由,她的律师提出理由说,被广泛使用的2013年版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教材中有数十个错别字和其他错误。

他们说,最糟的错误是这句话:与人类绝大多数性爱方式相比,可以认为同性恋是性爱方面的一种紊乱或性爱对象的倒错。欧女士的律师莱昂葛(Leon Ge)说,既然同性恋不再被列入中国的官方精神疾病名单,这种说法有知识性错误,出版社应该对此承担责任。

由于案件一再被推迟,欧女士已在中国大陆读完了社会学本科学位后搬到了半自治的香港,她现在在那里的一个劳工权益组织工作。

这个案子,我们用很艰难的方式去起诉,而且经历了三年,我们仍然坚持要去纠正这个错误,葛先生说。这本身是有象征性意义的。

欧女士的活动始于大学,她在大选选修了关于性别平等的课程,并加入了另一所学校的LGBT学生团体。

她描述了自己在大一那年参加一场关于同性恋伴侣是否可以组建家庭的辩论时所感受到的屈辱。一位同学引用一本心理学教科书来反对同性婚姻。另一位同学问欧女士,如果她身边都是同性恋的话,她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我就是同性恋,欧女士说,教室里爆发出一阵笑声。她回忆一名男同学的反应是:你说你自己的事情没用,书上的才是对的!

2016年5月,欧女士在教科书中看到这个冒犯性的说法后,给出版社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但没有收到回复。她带着一封有300人签名的信来到出版社办公室,要求修改教科书。一名员工接受了她的信,但没有人跟进。随后她给省级新闻出版局写了信,后者回复说,教科书内容不存在知识性、逻辑性错误。

第二年,她把出版社告上了法庭。同学的侮辱性言论,以及2015年广州一所大学一名同性恋学生的自杀是促使她这样做的原因。

当法院最终把开庭时间定于今年夏天时,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引发的限制措施,欧女士未能及时返回大陆。她彻夜未眠,给法官写了两封信,其中一封她要求在法庭上宣读。

欧女士在信中说,法官和出版社一定有过因为超出他们控制的个人特质而被嘲笑的经历。

我相信你们能共情性少数学生在校园里的日常:被孤立、被咒骂、被殴打、甚至被性侵,她写道。我们不应该承受这一切,我们更不应该继续容忍歧视,我们应该做出改变。

欧女士表示,她正在对法官判她败诉提出上诉,并将这场官司比作她的远足爱好。

你怎么能退出?你只能继续走下去,她说。这是一段没有回头的路。

p
pennsylvanian
1 楼
纽时现在成了极左的大本营,关注的尽是些极左们津津乐道的杂碎话题。更重大影响人类社会更深远的话题,比如法国的恐怖主义袭击,欧洲的伊斯兰化,中共的独裁对世界的影响。。。这些对整个现代文明发展深远影响的话题它却鲜有关注,因为跟极左的路线不符。
w
wxc_visitor
2 楼
教科书和欧某,谁错了? 恋童癖、恋物癖,以及各种各样的人,都可以维护自己的主张,打官司,控告社会的歧视。
M
Mililani
3 楼
LGBT太招摇了一定要改变其他正常人的生活就让人烦了。
G
Gooddevil
4 楼
去了俄罗斯,或者中东,早就被打死了。中国还是比较宽容
w
wx3000
5 楼
同性恋子女是同性恋长辈之间的生殖结果?
百家争鸣2012
6 楼
同性恋是一种没法根治的病。对病人宽容不等于社会必须宣扬。
s
skyhorse913
7 楼
LGBT自己喜欢就好,不用逼着他人承认或支持LGBT。想象一下,如果有人整天去对LGBT说异性的家庭多么好多么好,LGBT也是会烦的。 还有,LGBT如果不能制造孩子,千万别去领养,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就得接受其结果。不能又要同性恋,又要异性家庭的氛围,那就不是彻底的同性恋。
梦遥2016
8 楼
大自然物种繁多。 每一物种有种本能去寻找‘爱的依靠’,寻找生存的力量,有了‘爱’,人才有勇气活下去!但会为自己的孩子带来不可言状伤害!
B
Bslrim
9 楼
教科书是不讲这些的,这才是中国的立场,允许存在,但是不允许公开讨论对错,避免激化矛盾。什么时候外国人明白了这点,才真正懂了中华文化的精髓。
雅皮士
10 楼
中国很少人反对同性恋,但是也不会去刻意支持同性恋; 我认为,你要是同性恋,你们就默默的谈恋爱就行了,没必要搞得满城招摇的,你也别打扰别人,也不会有别人打扰你,这样就行了,没必要非要改教材、改法律(如果非要改,就把同性恋能结婚的这一条改改就行了),其他的,从社会观念上,我认为,中国大陆的人民对同性恋还算是包容的。
w
watercow123
11 楼
变态
m
milkywayguy
12 楼
在人类的进化史中,同性恋是完全正常、应该自然出现的吗? 肯定是正常进化路上的一个失常分支吧。当然同性恋者有生存的权利,但也不能强制别人应该怎么说吧,同性恋者也可以把异性恋者看作不正常的。而且,据说有相当一部分同性恋者是由于后天的乱性造成的。
嘉人2020
13 楼
观念不改变,就会持续出现大量同妻,同性恋会迫于社会压力与异性结婚,然后造成对方的终身痛苦。
S
Swedenbo
14 楼
作为一个医生,倾向于对同性恋采取一种私下同情社会上保持一定的压力的做法。实际上真正的同性恋为数不多,多是因恋爱婚姻不顺而造成的一定的心理障碍,还有因为对异性产生一定的“审美”疲劳转而对同性产生一定的兴趣。再有一部分是由于权势地位金钱而对异性和同性的玩弄蹂躏,如中国旧时的军阀豪绅高官,美国的政客明星牧师。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对“同性恋”的推波助澜到了走火入魔,这是文被人类发展的规律的,是一个死胡同,必定会受到历史的惩罚,艾滋病是第一个警训。
S
Swedenbo
15 楼
纠正:这是违背人类发展的规律的。
何所思
16 楼
必须官方否定同性恋。私下怎么搞都行,但是不能上台面,未成年人觉得好玩会学,真的同性恋也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