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冠军没有强奸我”揭晓真相 可新网络暴力又来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9日 0点40分 PT
  返回列表
19859 阅读
4 评论
上观新闻

  

  9月7日中午,罗冠军去楼下菜场买了一条鱼、一块豆腐、几个蘑菇,做了一碗鱼汤。“有咸味的热汤到嘴边,感觉活过来一点了。”这是他过去一周里第一次在白天走出出租屋。

  过去的半年,用24岁的罗冠军的话说,自己经历了“两次社会性死亡”:第一次发生在3月的重庆,是熟人社会的“死亡”,前女友梁颖注册了微博开始攻击罗冠军包括“强奸”在内的诸多恶行,当时罗冠军因此和身边人的关系全部断裂了;第二次“死亡”似乎更加彻底。9月3日前后,一段梁颖对罗冠军罪行控诉的微博曝光,微博热搜上上亿人都在攻击谴责着一名叫做“罗冠军”的道德败类,强奸并强迫前女友梁颖和他谈恋爱……

  一夜之间,罗冠军的微博下出现了几十万条留言,尖锐刻薄的词汇不绝于耳,凡此种种叠加形成了一个似乎与真实世界里的罗冠军无关的“罗冠军”。

  转折发生在9月5日,罗冠军前女友梁颖委托她的代理律师王寅翼在微博发表声明:“罗冠军并没有强奸我,因双方没有处理好分手事宜,才会在网上曝光冤枉罗冠军强奸我,本人并没有购买热搜挑起舆论……在此向公众和罗冠军和他的家人道歉。”罗冠军也在当日发表了声明,呼吁大家不要网暴梁颖,并称自己放弃所有对梁颖的刑事控告,民事名誉侵权诉讼正常进行。

 

  9月6日晚,梁颖又在自己的微博中澄清此事并对罗冠军及家人道歉。

  记者曾通过梁颖的代理律师试图联系她本人,但是被拒绝了。理由是梁颖现在情绪极度不稳定,甚至是律师本人也只能通过她母亲代为沟通。

  真相似乎就在揭晓的前夜了,罗冠军却又在迎来事实反转后遭遇了另一轮新的“网络暴力”……


  罗冠军向北京互联网法院提供的互联网侵权诉讼申请。罗冠军供图

  分手“后遗症”?

  9月6日晚,梁颖和罗冠军以及双方律师通过语音电话进行了近5个小时的沟通,氛围还算缓和,语音里梁颖再次向罗冠军道歉。

  语音结束后,罗冠军说自己收到了梁颖发来的信息:“快半年了终于又听到了你的声音,真好!”罗冠军当时五味杂陈。

  罗冠军在3月初遭遇网络暴力时,在重庆搬过一次家,因为原本的出租屋是他和梁颖同居的地方。分手后梁颖提出过:随时会来出租屋里找他。罗冠军仓促搬家。

  尽管这是一次企图和过去决裂的逃离,但罗冠军还是保留了几件两人恋爱时共用的东西,一并搬到了新出租屋。

  毕竟和梁颖的交往,也是罗冠军第一次恋爱。2019年初刚工作1年的罗冠军和大四学生梁颖通过交友软件认识。俩人在线上聊了10多天,彼此感觉很投缘,就第一次相约在重庆的一个著名景点见面。

  在罗冠军的记忆里,第一次见面梁颖表现得很主动,她要求罗冠军背自己上台阶……当晚罗冠军回去就在网络上发布状态宣布两人相恋了。

  相处的日子,罗冠军并没有发现梁颖有什么异常,但是根据他的陈述,梁颖会时常翻看罗冠军的手机,哪怕是罗冠军对于她阅读自己的微信聊天记录提出反对,梁颖也照看不误。“那当时也是为了让她信任我,并没有多想。”罗冠军说。

  今年3月,罗冠军和梁颖在重庆分手,他清楚记得,这是两人在一起的第262天。分手是所有后来网络风波的开始。

  这次分手的原因,在罗冠军的表述中是因为梁颖报考复旦大学研究生失败,原本两人约定好去上海发展的计划落空。梁颖想去广州定居,并且向罗冠军提出了结婚、房产证加名字以及十多万彩礼的要求。

  而在罗冠军看来,首先双方之前甚至连父母都没见过,似乎进展速度过快了,而且他也难以一下割舍在银行做得不错的事业。

  但是梁颖的律师在向她求证这个问题时,梁颖却否认了自己曾对罗冠军提出过这样的要求。

  分手是梁颖主动提出的,刚开始争吵还算温和,梁颖时而在微信对话里私下骂罗冠军几句。

  2月底,梁颖注册了一个专门用于攻击罗冠军的微博账号,粉丝从0慢慢变成了2000。在微博中,罗冠军被塑造成了彻头彻尾的渣男形象:强奸梁颖后致使她怀孕,又逼迫她打胎。而梁颖当时究竟是否真的怀孕并且流产,罗冠军其实也将信将疑,但是他还是选择相信,并且安慰梁颖:现在不是要孩子的最好时间,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但是3月初,在几经曲折后,俩人的关系还是走向了破裂。

  在梁颖律师王寅翼向罗冠军提供的解释中:梁颖告诉过他,这条发酵上热搜的微博其实写于8月初,但是因为平台审核不通过,微博一直没有办法发布出去,就留在了草稿里。8月底,这条微博忽然在梁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发布了,并且迅速攀升到了热搜榜单中。

  “究竟这条没有发布的微博是在什么样的运作机制下上热搜的,我们也想要查清。”根据王寅翼所述,事发后梁颖觉得状况失控,觉得自己难以应对,情绪也很不稳定。

  而眼下,罗冠军对梁颖做出的退让其实让家里人也觉得不解,但是他有自己的判断:梁颖情绪一直不稳定,罗冠军害怕她走极端。另一方面,如果这条微博的发布真如梁颖所说,她是不知情的,那梁颖也算是间接的受伤害方。

  梁颖代理律师王寅翼也在微博中表示“(9月5日)协商结束后不久,我联系梁颖母亲,她表示梁颖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暂时不能发布任何信息。”

  “我只能把我们短暂美好的感情和大半年来那个让我遭受网络暴力的女人切割开来看待。”罗冠军坚持。

  “社会性死亡”

  罗冠军庆幸,自己经历的大半年“被泼脏水”的日子是循序渐进的,不至于一下击垮他。“如果没有前面半年的铺垫,我或许这次就垮了。”他说。

  4月初,几乎身边同事、朋友都知道了梁颖微博上对罗冠军的控诉。有身边人相信了,就发信息来责问辱骂,罗冠军只回复“时间会证明一切的”。也有身边的朋友始终相信他,并提醒他“早点解决这些纠纷。”

  当时,罗冠军深陷熟人社会的误解,他工作银行的领导提出让他请假回去休整一个月。但是他还是主动辞职了。罗冠军原本在这家银行担任项目经理,2年多的时间他带领团队为不少小微企业解决了融资难题。但是他对摆脱旧环境的渴望,已经超过了他对这份工作的眷恋。

  辞职后的一段时间,罗冠军在重庆的出租屋里闭门不出。他消磨时间的方式就是看书、看纪录片。当时他一遍遍翻看余华的《活着》,至于纪录片,大多看的是关于大自然的、美食的,“总之,就是看那些让你感觉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事物存在的内容。”

  5月初,面对梁颖在网上不停歇的攻击,他开始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但是根据罗冠军所述,每当他告知梁颖,自己准备请律师上诉,梁颖就会以“自杀”等理由相威胁。俩人关于这件事的矛盾僵持着。但是梁颖在网络上对罗冠军的攻击依旧在持续。

  6月,罗冠军干脆去了北京,入职了一家互联网小微普惠金融机构。在面试时,罗冠军就对CEO坦白了他当时在网络上面临的窘境。

  好在这家公司还是录取了罗冠军,而且他的新同事也都不知道这段小范围的“互联网往事”。这时,梁颖又在微博里虚构了一位复旦毕业的优质新男友,罗冠军当时看到梁颖的状态,彻底放下了心,也觉得事情终究过去了,俩人都开启了新生活。梁颖也不再发布攻击罗冠军的网络言论了,罗冠军甚至准备把自己提交给北京互联网法庭的网络侵权案的诉讼撤销。

  然而9月初,梁颖一则谴责罗冠军罪行的微博鬼使神差又窜上了微博热搜榜。

  微博上热搜那天,罗冠军正在和同事们在外面玩游戏。手机在打车时耗尽了最后的电,等到回家充电开机时,他发现了姐姐已经打来了6个未接来电。接着,就是无数劈头盖脸袭来的微博私信,无一不在肆意谩骂罗冠军。

  当罗冠军去询问梁颖究竟是怎么回事时,却发现她也很慌张,并且解释“从来没有买过热搜,这条微博也不是最近编写的。”

  9月3日上热搜后,罗冠军的微博私信里每天都有几十万条留言,大多是来谴责谩骂他“道德败坏,渣男人品”。他每一条都读过,但是从来不回复、不辩解。

  “我是这样一个人,我越是读这些负面的东西,我越是坚强,就越会坚定自己追惩始作俑者的决心。她们这些责骂过我的人都会来给我道歉的。即使不道歉,他们也没办法摆脱内心的不安。”罗冠军这样解释。

  然而“副作用”也还是有的,上万条评论中的邪恶词汇在罗冠军心里叠加后,他开始整天吃不下饭,晚上成夜失眠。但是第二天,他还是要看完新出现的评论。

  罗冠军曾经翻看过这些来微博留言指责他的人的网络身份,发现大多是15岁至20岁出头的女生。在后来部分女生对罗冠军的道歉中,她们是这样解释的:“对不起,我当时实在是因为太善良了,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罗冠军听到这样的解释,哭笑不得:难道因为善良,就可以凭借网络上一篇空穴来风小作文,自己不经核实调查,随意对另一个人释放恶意?

  罗冠军到北京后,他将其视为“新生”的工作终究被这次热搜殃及了,公司负责人要求其主动离职。罗冠军没有去公司办离职手续,就像在几个月前的重庆一样,他又重新自己蜷缩进了出租屋。每天吃外卖度日,白天不敢出门,直到晚上才出去透口气。

  平时罗冠军抽烟不多,但那两天他几乎几个小时内就要抽尽三四包烟,烟味太大了怕熏到合租的陌生室友,他就只能在露天的夜晚时分抽烟。“在这个城市,似乎谁也不知道我是网络上的罗冠军,却又似乎分分钟都有人把我认出来的风险。”

  上热搜后的第二天,罗冠军在自己的微博里写下了一份“罗冠军的自白和呼吁”,他写了5点内容,无一不是在自证自己和梁颖原来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绝不存在强奸或者是胁迫关系。

  这时不同的声音才开始出现,但是这种声音相比互联网上已经热浪翻滚的“罗冠军是渣男”的口诛笔伐,似乎微不足道。

  不过少部分道歉来临得似乎比罗冠军想象得更早些。上热搜以后,梁颖见到局面失控,就在微博中把攻讦罗冠军的几条微博隐藏了。当时就有敏感的人发现这或许又是一场网络世界里的“狼来了”,他们的思想也开始松动,纷纷向罗冠军致歉。

  “二次曝光”

  9月6日晚,事情在微博上被澄清后的第一天,罗冠军在楼道里和一位年轻女孩一起等电梯。他忽然感觉不对劲,像做错了事一样跑进了楼梯间,爬楼回到了4楼家中。

  “我其实就是害怕那女孩在微博上见过我的照片,害怕她真的以为我是个恶棍,然后心里害怕。”罗冠军自己似乎一时也难以从“被污名”的生活中抽离。

  而事情出现转折后发生的一切,也的确让人意外。那些谩骂罗冠军的人少有回过头来向他道歉的,而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又遭遇了第二轮网络暴力。”

  这次,他们开始给我留言说“你是懦夫,所以才会宽恕梁颖,世界上就是因为有你这样姑息纵容的人,网络暴力才会没有休止。”罗冠军的微博里,一下子涌现出了上千条这样的留言。

  他错愕:宽恕是他个人的选择,为什么又被道德绑架了?此外,虽然他放弃了刑事诉讼,但是民事诉讼以及其他公诉部分也还在继续。

  无疑,这些声讨网络暴力的人正在不自觉制造着第二轮网络暴力。

  “如果普通人中,还有少部分来给我道歉的。那些曝光我的网络大V、顶级流量几乎没有一个向我道歉的,她们或许还在等着最终官方的调查结果。”即将真相大白,罗冠军的无力感却随着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强。

  其实年初梁颖以及其他网友刚开始在平台上诽谤罗冠军时,他曾多次向平台举报过,但即使是事态发展到当下,每次举报回馈的进度条上依旧显示“等待处理”或者是“驳回举报”。

  罗冠军也在自己上热搜、家人隐私被“人肉”后向北京当地派出所报案了。但警方表示这也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

  “我从来没有案底、犯罪记录,但是照片就这样堂而皇之以‘强奸犯’的名义流传网络,难道网络就是法外之地了?那是不是把我的名字和照片换一下,又可以编造出另一个全网攻击的渣男故事?”罗冠军觉得荒诞,却无处发问。

  “我是一个极度乐观的人,否则我可能挺不下去。”罗冠军总是这样告诉媒体。

  罗冠军说他不会因为这大半年的经历对自己未来的爱情产生任何怀疑和恐惧。“我读了那么多书,就是为了不让这些偏激的观点和情绪影响我的三观。”罗冠军说。现在,他渴望能够在真相大白后,获准继续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

  也或许再过几个月,“罗冠军”这个名字以及这些网络上留下的印记就要和罗冠军告别了。“我和父母商量过,肯定是要改名字的,我想以后跟着我母亲姓吧……”罗冠军叹了口气。

  罗冠军的微信朋友圈,最近也没有留下什么新的痕迹,除了那句很久没有更换的个性签名——“打不倒的终将会更强大”。

  
罗冠军曾向平台提交的举报申请。 罗冠军供图

 

c
charley3
1 楼
奇了怪了,网络警察对于这种明目张胆的辱骂,栽赃陷害,网络暴力视而不见,一天到晚就知道瞎扯啥正能量。
何所思
2 楼
活该啊,男的被她害惨了
L
Laren
3 楼
网络警察只管反党的
d
dus_安东69
4 楼
这就是土共纵容的网络实名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