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产品堆如坟场 他15年终于赌对一个Clubhouse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16日 19点4分 PT
  返回列表
24412 阅读
4 评论
天下杂志

Clubhouse是去年3月美国硅谷两位创新企业家保罗•戴维森(Paul Davidson)和罗涵•赛斯(Rohan Seth)推出的手机软件。截止2020年5月,它只有1500个用户。直到2月1日,全球首富马斯克(Elon Musk)在Clubhouse上开了直播,马斯克的名人效应一夜带火了Clubhouse。 https://t.co/y0wp08y9Nv

— 卡茨穆迪代数 (@kacmoodyalgeb) February 8, 2021

脑袋永远在想下一个计划,但其实失败的产品堆叠如应用程序坟场。遇到老朋友后,决定最后一搏,不成功从此收山,然后Clubhouse就诞生了。

约莫12年前,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电影、互动式多媒体和音乐的艺术节与大会堪称网络现象级事件的发射台,推特就是在这个大会上展露头角的。

2012年春天,应用程序Highlight在西南偏南大会上爆红,开发者是32岁的戴维森(Paul Davidson)。这个应用程序会通知使用者,附近有人跟你有同样兴趣,或共同朋友。大会举办的那几天,到处都可以听到Highlight的通知铃声,风险资本家写着支票簿。

但一年后,Highlight销声匿迹。不得不说,它实在侵犯隐私,让人毛毛的。

9年过去了,很多人可能根本没听过Highlight,但绝对听过戴维森的新作,也就是当红的Clubhouse。

Clubhouse在很多特色上,都与Highlight相反,Clubhouse是多人线上语音聊天社交软件,使用者可以“开房间”谈论任何主题,也可以邀请人一起聊。

另一个与Highlight不同的是,Clubhouse看来不是昙花一现,从过去一年所募得资金看来,估值达10亿美元,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人,其中不乏好莱坞与硅谷的大咖。而这一次,风险资本家似乎也更有把握了。 

而戴维森似乎也从过去的隐私争议学到教训,3 月中的新功能让用户不必再提供整份手机通讯录。

过去15年来,Clubhouse执行长戴维森不断探索技术还能怎么样把人连结在一起。与他一起工作的人说,戴维森经常展开新的专案,而且还传教似的到处跟人说,他相信大部分的人都心地善良、立意良善。

风险资本家安萨里(Kamran Ansari)说,“戴维森真的不曾想过‘如果有人跟踪你怎么办?或是共同朋友是罪犯怎么办?’他总是很乐观,没想过那些边缘案例”。

但和所有线上平台一样,Clubhouse也被用来传播关于新冠病毒疫情的假消息,被用来散布种族歧视言论和仇恨言论,当然Clubhouse也同样发现这类内容难以管理。

Clubhouse发言人表示戴维森拒绝受访,但代为回应说,平台禁止种族歧视、仇恨言论、暴力和假讯息。

戴维森前进硅谷之路,平顺无波澜。他在加州圣地牙哥念高中,成为“未来领袖和企业家”社团成员。接着,到史丹佛大学念工业工程、再念史丹佛商学院,也曾待过管理咨询公司贝恩(Bain & Co)。

2007年他一边念MBA,一边加入新创公司Metaweb,想建立一个全球数据库,让使用者可以查阅困难的概念。当时与戴维森共事的陈盖文说,“戴维森非常目标导向,而且很犀利,但不是用很强硬的那种方式。他很有动力,总是想往前冲”。

后来,戴维森创办了Math Camp公司,而公司的第一个产品就是Highlight。为了宣传,公司还找了年轻人在西南偏南会场周边推销,当场教与会者如何用这个程式找到附近兴趣相投,或是有共同朋友的人。

几个月后,戴维森投书美国有线电视网CNN抨击“电脑恐惧症”,他写到,一开始技术看起来很荒谬、可怕,但这是因为它是全新的。“更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只会让生活更美好。在十几年过后,当我们回头看,会想要是没有这些技术,生活要怎么过”。

当然有人不认同他的话,要求匿名的前Math Camp员工说,“我不觉得他的想法经不起时间考验,他非常乐观,应该说过分乐观了”。

用app摸索使用者数位生活底限?
Highlight瞬间退烧,戴维森后来的几年持续尝试掀起下一波热潮,挑战使用者的数位生活底限似乎成了他的特色,比方说一个应用程序就预设使用者要分享更多的消费资讯。2015年应用程序Roll要使用者和一组朋友分享手机相簿里的每一张照片。

Math Camp找大学生推广Roll,并支付1000美元薪水,要大学生发送贴纸、叫同学用。

过了一年,Math Camp再推自动分享照片的app,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称“这个app简直是疯了”,戴维森回应,“我们喜欢思考,可以在哪些地方一点一点的逼使用者”。

但其实在那个时间点,戴维森认为Math Camp已经失去动能,于是他与Dropbox、Uber的执行长们见面,寻求出售。最后,由Pinterest收购了Math Camp。

两年后,戴维森离开了Pinterest,并遇见了老朋友赛斯(Rohan Seth)。赛斯当时正四处奔走为治疗罹患罕病的女儿筹治疗费。两人谈过之后,决定“最后一次”尝试做社群媒体,不成功就收山。不久后,Talkshow诞生,也就是Clubhouse的前身。

Clubhouse正式问世前,找了硅谷人试用,结果很快的引起风潮。

供使用者分享和发现产品的网站Product Hunt创办人成为Clubhouse的早期投资人,“我看过很多社群产品,很少人像Clubhouse一样带给我新鲜感、兴奋感”。

科技玩家认为,Clubhouse有一种不那么正式,又兼顾个人隐私的风格。但官方规范是禁止录音,似乎又让在Clubhouse散布假消息或言语霸凌的人可以不用负责。

随着注册人数愈来愈多,戴维森意识到总会有一些作乱的人,但他不改人性本善观点。上周他在Clubhouse房间里说,“Clubhouse是为全世界的人建立的,但真实世界难免有坏人。但他们并不一定具有坏的意图,只是喜欢测试底限,以及试试看这么说、这么做会怎样”。

截至今天(3月17日),Clubhouse一岁了。戴维森曾说,他希望可以把听众数拉高到5000人,这么一来,音乐会、记者会、赛后的球评分析、政治集会和企业全体员工会议都可以在房间里举办。

期待Clubhouse未来的模样,但对还没预想到的更是兴奋莫名。戴维森告诉房间里的听众,“人们用Clubhouse的方式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因为人本身就是精彩万分,对吧?”

弟兄
1 楼
技术再好还要看时机成熟了没有
小米干饭
2 楼
技术好不一定成功,技术不好不一定不成功。怎么才能成功?谁也不知道,大家都在赌。
l
lurenjia2014
3 楼
它用的中国公司的api,这个api收费很高,如果有1000个人同时视频,那么收费要乘以1000,所以,这个clubhouse是个烧钱的公司,需要投资。就像很多科技公司一样,前几年就是烧钱,不会盈利。
l
londonmist
4 楼
clubhouse更多的是商务上的成功,clubhouse使用的是上海声网Agora公司的底层软件,声网的底层软件提供实时视频、实时音频rtc、实时消息、实时录制、语音通话、互动直播连麦等各种API,开发者只需简单调用,即可在应用内构建多种实时音视频使用场景,我朋友去年有传言禁微信的时候,研究了一下,花了半天就建立了一个音频视频聊天室作为和父母沟通的后备。可以说clubhouse只是在中国软件外面包了个壳而已。 当然clubhouse现在有钱了,也许会花钱在美国照抄声网Agora公司的底层软件,以免继续付费和避免潜在的政治制裁。 clubhouse需要尽快找到新的经营模式,现在这样的纯语音论坛,长期不看好,哪里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强的表达欲望。